[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桂平的西山
 
{返回 巨赞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130

桂平的西山

(编者按:抗日战争期间,  巨赞法师应桂平佛教界人士的邀请,曾驻锡西山龙华寺。巨赞法师不仅提倡新佛教,对西山风景亦有深厚的感情和独到的见解,《桂平的西山》最初发表在1943年香港出版的《旅行杂志》第16卷第9期上,柳亚子老先生见到此文后,尝赞叹“读之令人神往,惜少杖头钱,无能为买山终老计耳。”后印成单行本发行)

十里春山五里桥,松风一阁话清寮,

举头天宇临空净,极目关河入望遥。

大嶂远分双塔雨,孤城独锁两江湖。

谁将形胜兼名胜,写入风诗付短谣。

余思诏《游西山》

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但是到过桂林,游过阳朔的外省人,总觉得有点儿不够味。有人说,桂林山洞甲天下,这未免近于俏皮。诚然,桂林没有雄伟的高山,湛深的大川,但平地起峰,峰峰森秀,也非全无可取。广西在中国文化史上可以占一页的是词。清末王鹏运、况周颐两家的词,传诵大江南北,桂林山水或者可以说足词的味道。阳朔的风景在江边,记得过了黄泥峡,即入画境,比起四川的瞿塘三峡来,当然不大相称,但比嘉陵江的小三峡,似乎要明秀些。尤其是阳朔县城以南十里的青卮渡,幽深奇诡可以和灌县有名的青城山相提并论。

阳朔风景固然还不差,但只可以供游览而不可以供怡养,最大的原因是没有“林泉之胜”。桂林的气候,时冷时热,变化过于剧烈;沿江一带,商贾云集,真是俗不可耐。尧山硗确,并且水源不够,恐怕很难造林。至于丽泽门外的桃花江。顾名思义,应该是很香艳的,但也只有黄芦白荻摇曳在山影参差的江岸,有时野鸭子出没波心,配着残缺了的水车有意无意地转动,野趣很浓。被诗人画家咏叹描写着的红树,早已被村夫野老砍作柴薪,桃花则根本没有。兴安呢,秦堤的柔柳,有点扬州瘦西湖的味道,飞来石附近,似乎还够得上说一声秀丽,但仅仅飞来石附近够得上说秀丽而已。点灯山我没有到过,分水滩从风景的眼光看,并无多大意味。这么大的广西,难道再没有可游之地了吗?我不能不推荐桂平的西山。

先说桂平

自从太平天国被目为革命的先驱,知道金田起义的人,大概一定知道桂平。金田村在桂平县北四五塘路(桂平方言十里为塘)的宣二里,后倚紫荆山,《县志》说:“层峦叠幛中,包里村庄田地,周围百有余里,北连平南永安诸山,西通象州武宣界,无岩泉之灵秀,有草木之苍莽,乃当日瑶僮联络之窝巢,狼虎奔驰之径路”。咸丰二年,洪秀全被向荣、乌兰泰等击败于大湟江(洪氏晋号太平王之地,离紫荆山约有30里)之后,犹能进扰武宣、象州,逐渐长成者,当然受赐于该山。

此外县南70里的白石山在道家的《洞天福地志》上,列为第二十一洞天,和北流的勾漏洞天齐名。有独秀峰,五姥峰、白云窝,青玉峡、漱王泉诸胜。县西南60里的罗丛山,以岩洞着称,所谓“罗丛岩月”,和“白石洞天”,“西山览眺”,“浔楼春晓”,“铜鼓秋涛”,“东塔回澜”,“龙安悬碧”,“宾秀特朝”,称为“桂平八景”。县南百90里有大容山,是浔梧郁三郡的主山,据说山巅时有积雪,盛夏衾不脱棉。六峰四面相似,入者迷出,洞水屈曲分为九十九流,东南通北流勾流岩,西北通白石山。“两为润天,作神仙窟,前后招抗,灵异环居”,这是《县志》上的说法,就此也可知道桂平是擅山水之胜的了。

民国十年马君武省长任内,邹鲁、孔庚、曹亚伯等经过桂平游西山,留下了一副长联,古今桂平人引以自豪,上联为:

苍梧偏东,邕宁偏南,桂林偏北,惟此地前列平原,后横峻岭,左黔右郁,汇交二十四江河,灵气集中枢,人挺英才天设险。

这也就是余思诏所说的“形胜兼名胜”,而“孤城独锁两江潮”的两江,即汇交二十四江河的“左黔右郁”。其实桂平人以郁江为右江,又称南江,源出十万大山,合龙州太平诸水,自南宁府横州流经贵县,至桂平城东与黔江合。黔江实为左江,又称北江,源出贵州的都匀,自独山流入庆远、南丹,经融县柳州,下象县宣武至桂平城北与郁江合。黔郁二江合流之水称浔江,所以桂平别名浔州,地势有些象梧州,都是半岛形的三角洲。

桂平古称布山阿林,梁朝始名桂平。广150里袤370里,与平南、贵县、玉林、武宣、容县接界。全县人口五十余万,是广西人口最多的一县,但城内只有两万人。气候略如广东,大约阴历三月至九月皆为夏,九月至十二月为秋,十二月至二月为春,可称为冬的,不过十二月中的几天或十几天。最高温约在华氏95—96度,最低温亦在36度以上,更没有像桂林那么大的风。产米、糖、肉桂和各种水果。西山的茶‘香甘适口殊无涩,澹永如僧更可亲。’  (万民一《初试西山棋盘石茶》诗)称为广西的龙井。《县志》上说:‘西山茶,出西山棋盘石乳泉井右观音岩下,低株散植,绿叶铺棻,根吸石髓,叶映朝暾,故味甘腴而气芳芬,炎天暑溽,避地禅房,取乳泉水煮之。扑去俗尘三斗。杭湖龙井未能逮也。棋盘石外亦多种者,而气味不如。’的确是道地的话。据第二区农场调查的报告,西山一带雨量调匀,土壤又多系黄色沙质壤土,最宜于栽茶。棋盘石边的土质,酸性反应比较强,以此茶味比别处的好。栽培的历史,已有几百年之久,可惜历来管理不得其人,大半已经荒无枯死,即现存在的百多株也衰老退化,产量品种,皆不足道。市面上卖的西山茶,则是山后长冲坑的出产,据《广西年鉴》的统计,每年产量为101担,即10100斤,但中茶公司派专家实地去查看,全部茶树约有三十万丛,每丛每年以产干茶3两计算,则有56250斤,当然不能不算是桂平主要物产之一。

古来名流到过桂平,或在桂平做过官的,汉有唐颂,唐有李明远、张澹、韦待价,宋有姚坦、胡旦、廖德明、曾几、赵子崧、韩璜、析彦质。相传周濂溪于庆历年间来游,程明道、程伊川于皇佑间随父龚州任受业讲学于罗丛岩,有‘三先生祠’。明成化嘉靖间,韩雍、王守仁、蔡经、翁万达因平大藤峡(在桂平北五六十里)寇,先后至浔,陶鲁、田汝成亦以征瑶至浔,刘台因参张居正辅国不忠谪戌来浔,皆为浔人祠祀;徐霞客游过白石山,有记。至于本地人有功业文章可见的,宋则有陈坦然,元则有陆南金,明龙渊、龙国禄、陈文明、梁广达,或以德政,或以战功,皆祀乡贤。马文祥力御海寇,着有《西园传羡集》,清陆显仁着《易理溯源》、《将略》、《天文书》等百余万言,刘胜文着《田子集解》,潘亘着《前后闲居行路集》,潘兆萱着《三十三峰草堂集》,黄体正有《诗草》六卷、《杂着》六卷,林凤鸣有《白石山草堂诗稿》,覃图书有《四书镜》、《七经精义》,李少莲有《别有村诗钞》,赖学年有《双节堂文集》、《历代文实》,黄榜书有《少瀛诗文集》,崔瑛着《坝笙吟馆诗余》,黄熊祥有《绪昌诗集》,皆能成一家言,惜版本流传太少,见者不多。但太平天国的重要角色,如杨秀清、萧朝贵、韦昌辉、秦日纲、黄王昆、陈玉成等都足桂平人。黄炽昌说:“吾邑形势天然,思灵中耸,郁黔双流,交汇环抱,而北紫荆南白石,复蔚然挺立,竟秀标奇,山川洵美矣,然仆尝远披古籍,近阅新书,求所谓一人一事一文一物足表异于国中,显扬吾邑名者,似尚阙如。其影响近世史惟太平天国事,应大书特书曰洪秀全起义自广西桂平金田,实为桂平二字洋溢于中原纪载之始,关于学术者无闻焉。”这一段议论。民国初年总纂《县志》的程大璋也认为很对。其实要讲学术,不能不先有文化的蓄积,桂平地方毕竟是比较偏僻些,连黄炽昌自己到了苏州,羡慕着扬子江流域的声明文物之盛,就有终焉之志,不肯回来,怎能怪得其他的人。

程大璋字子良,足康南海的高足弟子,着有《经学通论》、《公羊讲义》、《王制义按》等书,戊戌政变曾被株连系狱。书法得南海的真传而秀逸过之,就其所编纂的《县志》看起来,虽然体例尚欠谨严,而论断事理,颇能博综名实,独具慧眼,所以有人称他为广西的书橱。其侄端门,也是不可多得的人物。他在留学日本时代和马君武等很相契,加入同盟会,参与过革命的大计。光绪三十三年回国,就提倡地方自治,办自治讲习所训练干部,讲述农田水利和蚕桑事业,时代限制他不能继续进行、尽量发展,但桂平地方至今仍深受其赐。尤其是他那种公正无私、关心民瘼的行为,每次和当地的父老谈到他,总会引起大家深刻的追念。现在桂平有中学五所——省立浔中、县立初中、国民中学、私立浔桂中学、私立金田中学,学生共约三千余人。

西山素描

西山也像西湖,同名的很多,都很着名。北平西山八大处是谁都知道的,山西的首阳,河北的房山,江西的南昌山,皆叫西山,皆有丰富的史实与大作家们诗文的传扬。譬如王子安《滕王阁序》里的“珠帘暮卷西山雨”,是指南昌西山而说的。宋蔡元定之称西山先生,则因为他住在福建建阳的西山;真德秀在福建浦城的西山讲学,所以也号西山。就中知道或到过的人比较少,同时也没有经过大作家们传扬过的,恐怕是桂平的西山了。

这个西又名思灵或思陵,何所取义,无可征考。离城西五里,宋以前,县城在山上,山形上锐下广,高约五里,蟠根数十里。《县志》说:“如荷叶倒盖,又若钜网自空中倒撤,复若大人端坐,左右张手于椅栏”。总之是非常端秀的。出西门,沿西山路而上,经过桂蝶村、官桥,抵北麓,上木鱼岭至忠勇亭,路旁森列着五六十株两人围抱不了的古松,绿荫满天,春天一路花香,调和在谡谡的松风里,真令人有已入灵山之感。其下云台石,突起在瀑流泻碧的涧水中,颜色斑烂如云霞,其上可坐数十人。晴天城里的妇女,三三两两携着衣服在石旁洗濯,据说用那里的水洗不用肥皂,洗净了就铺在丛草上等晒干,白一块,红一块,青一块,格外像云;而砧声人语,偶而还和着轻歌低唱,别有风味。更前行约一里,过廉隅坑上的小石桥,西折循石级穿林罅而上至“李公祠”,祠左有“洗石庵”,群木交映,蒙茸不见天日。从此循石级上“龙华寺”,两旁松林更密,嫩苔枯藓,斑斑驳驳渲染着虬枝鳞干,画意很浓。再上有巨石矗立路旁,上刻“碧云天”三字,真是名符其实。涓涓的流泉,应答着清脆宛转的枝头鸟语,则完全足诗境了。上去几十步就是“龙华寺”。寺前摩崖“摩青”两字,  尚秀润。寺门联语:“龙隐添诗境,华严说佛经”,虽因冠顶的关系,造句未免勉强,但能将诗境点出,也可以算是贴切的了。

过“龙华寺”向右循石路到“乳泉亭”,那是民国七年陆荣廷造的,“乳泉亭”三字额,据说足他亲笔所写。笔致固然生硬,但很有一定的蛮劲,可以说字如其人。唐继尧于民国十年护法讨陆过此留一联,上联:“自苍梧迤逦而来,造极登峰,伫看南流一束,北流一束”,即景生情,感慨时事,略略可以窥见他的风度;下联“离翠海钓游之所,清风破浪,试问在山如何,出山如何”;则自负不凡,很有气概,旧军阀在这许多地方似乎也还可爱。该亭四面回廊,涂以绿油,掩映在修篁古桧之中,全无俗尘。其下“乳泉”,清冽象杭州的龙井,有时喷出白汁如乳,故以为名,但见过的不多。

“乳泉”之上为“留翠亭”,其旁平地数弓,适当西山胜处,宜弈、宜琴、宜联吟、宜高谈。摩崖“别有大地”四字,很醒目,怪石如狮如象,如大鹏展翅,如卧虎扑食,星罗棋布,  目不暇接。而几抱大的古树,大都托根在石头上,大概足在艰困的环境当中,挣扎着,求生存的关系,各有各的雄姿,各有各的特点。老杜《题松树樟子歌》所谓:“阴崖却承霜雪干,偃盖反走虬龙形”,似犹不足状其万一。再上数十级的姚岩,巨石凌空飞下,势若危殆而自宋以来即然,乃宋太平兴国初年知州姚坦(明白)与高僧唱和之地。其前李德邻拓地构“飞阁”,画栋雕梁,明窗净几,远则极目百里,近则俯瞰双江,更加上塔影波光,山城积翠,风味颇似苏东坡的词。尤其是明月似水的深秋之夜,一片清溶,流光如雾,真会使人作“乘风归去”之想。有人说西山乃李德邻发祥之地,我则以为能选此胜地而建杰阁,其胸襟可知,人非因地而飞,乃地因人而灵也。兹录其《飞阁记》于下:

浔郡西山,夙擅名胜,癸亥秋督师驻此,军事之暇,时相登览,觉山河环拱,气象万千,洵足壮观。惟点缀名山,尚少杰阁,亭与郡人士谋,醵资沿姚翁岩故址,叠石卜筑,以宏远瞻。计甲子春经始,阅时半载,规模粗具。值边警频来,倥偬戎马,不遑兼顾,兹聿政局敉平,返辔遨游,复捐廉鸠工庀材,增其式廊,时乙丑冬也、数年积愫,一旦观成,窃喜而颜其阁曰飞阁,亦取凌起半空,如大鹏振翩之义云尔。民国丙寅仲春李宗仁识,

从“飞阁”下,左转循石级上至“吏隐洞”,其实是两块大石架成的门,高约二三丈,广五六方丈。据说唐御史李明远谪戌浔州,爱此林泉岩洞,隐居不归,因以为名。过洞,悬岩之下,构一亭,名“云林幽谷”,幽静得尘飞不到,夏忘暑热,则几乎是王诘摩的诗,不着人间烟火。该亭为黄植楠所建,其记文在西山的文献当中算是写得比较好的,兹亦录之如次:

西山为浔名胜,其最着之古迹,厥惟李洞姚岩;盖二公去中州,弃官爵而遁于此,所谓潜德而隐者也、今姚岩故址,飞阁巍然背岩跨石而立,信能发其幽光,而李洞自唐以来如故、洞广二丈许,张口若月下弦,  内穿穴若剖大瓮,石踞地而塞其半,游者辄止,以为其中空无有也。余穷而挖之,侧身蛇行,穿穴逾石而进,始知此洞别有天地,其危岩壁立环内,突怒错愕博噬,仰望古木肃森,隐见云际,  日光下彻,丛影摇拂,若舞鸾鹤。岩尽处,旁出石台,上平如砥,可列饮食,左右夹巨石,坠为大壑,缺为谷口,廊然开朗,一望无际。余得此喜甚,因名之为云林幽谷,纪实也。于是刈芜秽,补破缺,平奇突,凿石通道,筑亭于谷口。倚亭遥望,江城环抱,烟火万家,飞鸟回翔:舟楫与行人往来,皆在衽席之下。春花之朝,秋月之夕,弹琴赋诗饮酒于其间,几不知有人世之苦,然则是谷也,其西山之桃源乎,李公乐此而深藏之,至余始举以示人,非偶然也。余奉檄驻浔,喜浔无事,又喜郡人士相与有成,以发李公之藏,而光李公之德,故于亭之成,宴而落之,民十九年古循黄植楠。

“吏隐洞”直上二里许为“观音岩”,《县志》谓:“极目千里,俯仰天地,莫如观音岩。”可惜殿宇残破,不堪驻足,沿路两旁的古木,早被砍光,不足引人入胜。

风景写完,再说一说“李公祠”、“洗石庵”(下寺)与“龙华寺”(上寺)。“李公祠”是为了纪念李御史而设的,《县志》说:“唐李明远佚其名,以御史谪浔州,弃官隐思灵山之岩,不知所终。浔或旱,祷雨辄应,人以为仙去,立庙山麓祀之,宋封西山郡主。”可见历史很长。现在有三进屋,末进供李公像,两旁罗列着各种偶像,据说从前毁庙的时候,乡下人偷偷抬来安放在这里的。首进为藏经楼,有影印《宋碛砂藏》与《四部备要》等书,归佛教居士林管理。其旁水月宫两进,供观音大士,为浔城男女佛教徒礼拜之地。

“洗石庵”顺治三年募建,也有三进,厅事配置得很不差,“半青阁”、“妙虚楼”、“栖霞亭”题名已雅,可惜现为军用,颓垣破壁,鹤煮琴焚。“龙华寺”大概创建于宋,  与姚明白唱和的那位高僧,名字失传,但既有高僧,必有建筑无疑。现在的规模则创始于康熙年间,重修于咸丰癸酉,头进照例供四大天王,二进楼上楼下各五大间,作客厅和住房。“隐几双江台,开轩万木森”,盖为西山胜处。光绪间知府玉祥联云:“吏隐访遗踪,半世功名春梦里;思灵观夕照,万家灯火晚炊时。”颇为桂平人土所传诵。后进大殿三间,有释迦、药师,弥陀及十八罗汉像,但均非金身,未名不雅。

将来的西山

我们就把湖南的南岳做例子吧,凡是山地属于寺庙的总有一点林木,否则纵归林垦局管理,也是童山濯濯。作者以为真正的佛教徒,理智足真的,意志足善的,而情调则非常优美,所以“天下名山僧占多”,同时大寺庙称为丛林。桂平的西山,本为僧有,历来住持不得其人,至产业一度归当地士绅所组织的西山公产保管委员会所保管。现该会已取销,另组杜平西山风景区建设委员会主持西山一切建设事宜。将来的两山,或者可以造成广西的庐山,不妨分两方面说说。

甲、新佛教的建设方面。佛教西来,已经有一两千年的历史,和我国文化早巳打成一片,很难分得开。近几百年来,因为僧团组织的每况愈下,僧众分子,过分庞杂,佛教的真精神,隐没不显,以至不能随着时代的转变而前进。到现在,社会的各阶层,都有崭新的姿态,惟有佛教团体还是那么封建,那么死气沉沉。假定不设法革故鼎新,将因不切需要而被整个社会以厌弃,那实在足人类的一个最大损失,所以有新佛教运动的提倡。关于新佛教的理论,当然不足此地所能说得了的,我们提出两个口号作为改革僧制、推进新佛教的目标:一、学术化,二、生产化。“学术化”在于提高僧众的知识水准,博学慎思,研入世出世间一切学问,恢复僧众在学术界原有的地位。“生产化”则求生活之自足自给,根本铲除替人家念经拜忏化缘求乞之陋习,如此则佛教本身可以健全,然后才能淡得上对国家社会的贡献。我倒很想把西山做个实验的场所,最近已经成立了佛教会,会址设于龙华寺,会员约有二百余人;李公祠和水月宫本来足浔地男女佛教徒礼拜之所,亦已改为居士林,附设五明图书馆,  目下因为种种关系,规模虽具,成绩犹虚。我在龙华寺则实行自我教育,每天规定时间讲授佛学,和研究其他学问,每月下山两次,为女居士们所举办的女子佛学研究班授课。假定经济可能充裕的话,还得办刊物,和编印比较通俗的佛学书籍。这是关于学术方面的。“生产化”方面,从培植西山茶着手,已经开了十多亩田地,种了百多斤种子,大约三四年后,每年或者可以采到几百斤茶叶,照现在的价格算,约可值两三万元,将来物价低时也不会减少,那我们的生活,真可以连田租都不靠。同时上下二寺的山地很多,土质还不十分差,宜于植桐、植棉,种蓖麻和各种水果,我们都想分区次第栽培。至于三万多斤田租的收入,目下归西山风景区建设委员会掌管,大家都主张开支所余的移作增修西山风景的经常费用,那也未始不可。不过最使我感觉到困难的是桂平僻处桂东,关山迢递,言语不通,不容易招致其他各省有志于佛教改革的僧青年,来此共同努力,而广西本省则又无可就地取才。

乙、风景方面。西山林木葱郁,泉石清奇,所缺乏的是建筑不够,道路太单调,花卉的配备太少。万民一参议在山养病的时候,有《西山风景期望咏》十首,一桃坞,二莲塘,三枫林,四梅岭,五图书馆,六佛学院,七果园,八动物园,九茶园,十疗养院。都是为补救西山的缺点而设。风景建设委员会几经集议,大体上采取《期望咏》的原则;工程的进行,则分修理和建筑两方面着手。修理方面,最近即可动工,先将“龙华寺”、“洗石庵”和“飞阁”、“乳泉亭”修好,约需费十万余元。已有的款,建造方面则须分期进行,第一步先造客房一座,和增辟从下寺到“碧云天”,从“乳泉亭”到“幽谷亭”的路,以与原来的石板路迂回,则游人上下不必单调地循原路往返。第二步改建观音岩前面的“大悲阁”,就半山亭原址重建一亭,又在棋盘石前添造一亭,增辟从“云林幽谷”经棋盘石,回到“乳泉亭”,和从廉隅坑经北岭到下寺的路。第三步在出城上山的路上,夹道补种松柏或其他常绿乔木,每隔一华里,建亭一座,以为游人憩息避雨之所。将“乳泉”前面的大水池修好,种植荷花,则莲塘就有了。梅岭、桃坞和枫林,也都不难造就。听说桂平北部的山中产白鹤,设法养几只在莲塘之旁,再物色几只梅花斑鹿养起来,也未始不可以算动物园;将来麋鹿成群,鸾鹤成阵。飞鸣踯躅在苍崖碧涧之间,或者会不下于日本的神治明宫。第四步再谈图书馆和疗养院的建设。同时欢迎党政名流来山建造别墅。此外假定办得到的话,很可以仿山西的云岗或南京的摄山,在石壁上面,刻一点佛教故事,当然也少不了名人的题咏,对于风景自然增加庄严。还有西山的瀑布,虽然并不肥大,但久旱不涸,很可蓄积成湖,有了湖当然更有新鲜的布置,或者也可以办得到。

导    游

西山离城五里,不远不近,平时有车可以直达山麓,购买东西,非常方便。上山路并不陡峭,石级很宽,从“洗石庵”到“龙华寺”一点也不会吃力,同时绿荫蔽天,轻凉袭人,纵出点儿汗,也打不湿衣衫,所以很像杭州的栖竹径,又像“灵隐寺”的飞来峰路,但树木的种类之多,和姿态的清奇,又比灵隐好多了。就是石头,也比“飞来峰”有味,它好像有意千奇百怪而又善意迎人似地布置着,和厦门南普陀的“五老峰”,可称难兄难弟。但“五老峰”未免尘俗,此地则市喧不到,如高卧的隐士,又如守贞不嫁的名媛。有人说,风景近于长沙岳麓山的“爱晚亭”,我则以为有“爱晚亭”的明丽而幽深过之,从岳麓山望过去,虽然也看得见滚滚江流,横绕城郭,但满目尘嚣又是那么光溜溜的,引不起人们的空灵之感。此地则登高远眺,天南,白石山的双峰,矗立云外,旁边起伏着的岗峦,都足青莲蓬的。对面乎畴万倾,一望无涯,涤荡着人们的心胸,  自然浮起一种崇高的超矿的“作意”。沙鸥点点,隐现波心,衬托着横江的塔影,又几乎会令人铜琴铁椁,唱大江东去,所缺少的足远浦闲帆。

记着,此地不但有林有石,还有泉有书,不但可供游赏,还可以供怡养。气候的变化,不像桂林,寒暑调适而温暖的时候多。本地产物丰富,西山的米烧出饭来还是有光泽的,性软韧而富滋养。从桂林有车达大湾,三等票一百十几元,大舱六十几元,上午四时左右开,下午五时到。假定没有亲戚朋友的话,城内“金田旅店”最好,次则“西湖”、“双江”都很像样。最近县府在城外中山公园造了一所“思陵宾馆”,有旅店,有饭店,布置得很雅洁,达官贵人富商大贾过桂平者都寄宿该处,上西山最方便。如果从柳州来,水大的时候,有船直达桂平。梧州与桂平之间,每天有船上下,从南宁来则由贵县转船,比较麻烦点。至于一般物价,都比桂林为低,懂得广东话,处处方便,但本地人都很质朴,并不歧视外省人,这也应说明的。

(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8月5日改写于西山之龙华寺)

 


{返回 巨赞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两种精神
下一篇:关于佛教基层组织法
 悼念新佛教运动的战士理妙法师
 桂平的西山
 两种精神
 唯识甄微
 略谈佛教的前途--从大雄麻袋厂的加工订货说起
 学佛十讲
 东坡与禅——为东坡九百零五年生辰纪念作
 参礼祖庭记
 序乐观法师《奋迅集》
 五家学案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心安[栏目:实修教言]
 成佛必经之路—圆满布施之道 二、布施圆满愿 (五)菩萨如何从布施进入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的修..[栏目:大寂尼师]
 信心在修持上师相应法过程中的重要性[栏目:上师瑜伽·如何修持]
 楞伽经白话解卷一 一切佛语心品第一 第七章 声闻未度变易死[栏目:楞伽经白话解]
 把“我”放下时[栏目:传喜法师·微教言]
 拥有喜悦[栏目:益西彭措堪布·微教言]
 种福田 积资粮[栏目:传喜法师]
 修行和治病不分开[栏目:达真堪布·微教言·2014年]
 入菩萨行讲义 第八讲 护正知品[栏目:卓格多杰仁波切]
 修善益增慈悲心[栏目:慧光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