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二 (8)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334

    亥三、难行精进(分四科)

天一、征起

云何菩萨难行精进?

这是第三科:难行精进。一共是八科,第一科自性精进,第二科一切精进,现在是第三科难行精进。这一科里分四科。第一科是征起。

「云何菩萨难行精进?」:什么叫做菩萨的难行精进呢?下面是第二科:略标。

 

天二、略标

谓此精进,略有三种。

就是略标其数目。

 

天三、列释(分三科)

地一、离一切想

若诸菩萨无间远离诸衣服想、诸饮食想、诸卧具想、及己身想。于诸善法无间修习、曾无懈废,是名第一难行精进。

这是第三科:列释,列出来它的名称,解释它的意义。这一科里又分三科,第一科是离一切想。

「若诸菩萨无间远离」:什么叫做离一切想呢?若是诸菩萨无间远离诸衣服想:「无间」就是不间断,就是长相续地作如是观的意思。无间的远离,远离什么呢?「诸衣服想」,诸衣服就是很多的衣服。「诸衣服想」,这句话怎么讲呢?这想,取相为想,取相分别名之为想。这个取相就是心里面与所缘的境界相接触了,认识它的相貌,这认识里面有一个执着的意思。说执着,也应该是说明白了;但是,若说爱着就更好一点,就是对衣服有爱着心。心里面一直地在思惟这件事。现在这个菩萨无间远离诸衣服想。就这样讲应该是明白了;但是,若是详细说,应该再多说几句。还是唯识的法相:依他起。依他起就是依阿赖耶识为种子而显现的一切法,是依他起。依他起的法是如幻如化的、不真实的,有而不真实;是如幻有,如梦中境似的。但是,我们的前六识和境界一接触的时候,我们的识一接触,又有一个所缘缘。这个所缘缘就是我们的第六识所变现的。变现的时候,没有智慧,不知道是如幻如化的,就认为是真实的。执着衣服是真实的,有爱着心,这叫做「衣服想」。现在说「远离衣服想」,观察心里面所想的衣服是毕竟空的,没有衣服可想。你常作如是观,叫做远离诸衣服想,那就是破除去遍计执了。

破除去遍计执的时候,但是还有如幻如化的衣服,就是这个意思:是自性空的,但是还是宛然而有的,宛然而有的那个就是依他起了。这和《中观论》说的观一切法自性空,一切法还是宛然而有,也是相合的,并没有冲突。

这样「远离诸衣服想」,实在这句话就是修唯识观的意思。如果你不修观的话,这个衣服想你不能破,这个着你就不能破,你这个遍计执不能破。你只修奢摩他,这个遍计执不能破。你就是得了色界定、得了无色界定,这个遍计执还是不能破。所以这上面说:「若诸菩萨无间远离诸衣服想」,就是长时期地修唯识观,我们心里面对于衣服有爱着心,这是遍计执。常常观察它是毕竟空的,无有少法可得,没有衣服可取着,这叫做「无间远离诸衣服想」。

「诸饮食想、诸卧具想」:也是一样是这样子。「及己身想」:这一句深一点。「己身想」这个地方有事情,在《披寻记》里有详细的解释。

「于诸善法无间修习,曾无懈废,是名第一难行精进」:这个「于诸善法」前面这一行文,这是修唯识观破遍计执。修唯识观就是善法,你对于这个善法:于衣服修唯识观;于饮食、卧具及己身都修唯识观,叫做「诸善法」。这个善法「无间修习」,不间断的要修习。

不间断的修习,这里有两个意思;说三个意思也可以。就是最初听闻如是法,你在文字上要明白这个道理,这就是闻所成慧。然后你要长时期地专精思惟,那就是思所成慧了。若是修禅定的时候,就是修奢摩他了,在奢摩他里边再修毗钵舍那观,那就是修所成慧;在这个地方可以说有三个阶段。对于闻思修三种智慧的无间修习「曾无懈废」,从来也不懈怠,不停止这件事,常作如是观。

常作如是观这件事,就是自从听闻这样的法,你根据文字上去思惟观察;合上本子了,你还是要思惟观察。你经过闻、思这两个阶段的道前方便,然后正式修止观的时候,它就会顺一点。就不会说:「我不会修毗钵舍那观。」没有这话,没有这个道理!所以,「于诸善法无间修习,曾无懈废,是名第一难行精进」。难行精进里有三种,这是第一种难行精进;不容易。我们看《披寻记》怎么说。

 

「无间远离诸衣服想等者:此显四种远离希求之爱」(《披寻记》p1432):这一段文是开示我们有四种远离希求之爱,四种不同。这个希求爱要远离。那四种呢?「谓衣服爱,饮食爱,卧具爱,有无有爱」,一共这四种。这四种,在文句上看:「衣服想、诸饮食想、卧具想」,这三种很明显;那「有无有爱」就是下边那个「己身想」,指「己身想」说的。

「闻所成地说:」这我们已经学过了闻所成地。

「又诸苾刍顾恋现法身命为依止故」:「又诸苾刍」,现在的文是〈菩萨地〉││是指菩萨;现在这地方是引〈闻所成地〉的话来说。诸苾刍也应该包括苾刍尼在内。

「顾恋现法身命」:顾恋,就是爱着。爱着现在的这个生命,现在这色受想行识,这是法,这个就是我们的生命。爱着这个身体,其实这是与生俱来的就是爱。爱着这个身体「为依止故」,以此为基础,实在也就是因为对这个生命的爱着,「而于衣服、饮食、卧具生希求爱」。因为爱着这个生命,所以就希望这个身体也不要冻着、也不要饿着,有一点苦恼也不可以。所以,就要有衣服、饮食、卧具生希求爱。希望穿得好一点、吃得好一点、住得也好一点。所以,这衣服爱、饮食爱、卧具爱从那来的呢?原来就是以生命爱为根本,然后才有这个爱。就是爱着这些东西来保护自己的生命。

「顾恋后法身命为依止故」:前面是现法生命。现在又是顾恋后法生命,就是爱着我将来的色受想行识的生命。这个身体终究有一天老病死,结束了;结束了没有终断,还继续有色受想行识的生命的。那么,对于那个身体虽然还没出现,但现在就已经开始爱着了。这是顾恋将来的生命为依止故,「而于后有生希求爱」:我现在常常地买买花供佛,使令我将来的生命能美一点。别的说是修止观、修学圣道、了生死,那事儿不要管!我放生,使令我现在的生命长一点,我将来的生命也长一点。想这个事儿,思惟这件事!我也看见杂志上很有名的大德做这个事情。这是「顾恋后法身命为依止故」。若是我们买花供佛,我们对于佛有恭敬心去供佛,那就意义不同了!说是对于鸟兽放生,有慈悲心放生,那也是不同。

「顾恋后法身命为依止故,而于后有生希求爱」:后有;现在这个生命叫做现有。这个现有结束以后,还是有一个生命的,叫做后有。对于后有也有一个爱;当然,这还是相信因果的关系。「而于后有生希求爱」,这是「有」。

「愚于涅槃为依止故,而于无有生希求爱」:这是有无有爱,现在说无有,什么叫做无有呢?「愚于涅槃为依止故」。愚于涅槃,对于涅槃这件事也不是太明白,所以叫「愚」,对于涅槃糊涂,所以叫愚于涅槃。

「为依止故」:因为对涅槃不太明了,听人说涅槃是个安乐处,所以就是「而于无有生希求爱」。对于那个无色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那个离一切相的、不生不灭的涅槃生希求爱,也爱着;其实,你这样爱就不是涅槃了。那个地方是离一切相,也就离一切分别。「法常寂然,灭诸相故;法离于相,无所缘故」,你一希求就不是了。所以「为依止故,而于无有生希求爱」。这样加起来有四种爱。这是陵本十四卷第十页,这是在〈闻所成地〉。

「今说菩萨于彼远离尚无有想,况希求爱」:那个〈闻所成地〉是说苾刍,现在这里是说菩萨。「今说菩萨于彼远离」,对于这四种爱都要远离,那当然就是修唯识观,唯识无义,观察这些都是毕竟空寂的。若是毕竟空寂,就是「尚无有想,况希求爱」呢?就是想也不生了,爱当然也不起了。修成功了,就是无分别智现在前了。

 

地二、尽寿恒行

若诸菩萨如是精进,尽众同分,于一切时曾无懈废;是名第二难行精进。

前面是第一个难行精进,这个是修学圣道;修世间上的善法,是随顺我们原来的贪瞋痴,不改变我们的贪瞋痴,随顺我们的贪瞋痴做一切善事,这比较容易;但是也有人不愿意做。现在是违背了自己的贪瞋痴,不可有贪瞋痴,这比较难,这叫第一难行精进。

这句话引〈闻所成地〉的文,说得比较完全一点,为了爱着这个身命才爱着衣服、饮食、卧具的。现在若是说离开这个有爱,于身命「及己身想」对这个身体也修唯识观,那也是一样,也是由第八识阿赖耶识所现的根身、器界,现的根身就是如幻如化的,有若无,不真实,如水中月、如镜中像,有而不真实。你在修奢摩他的时候作毗钵舍那观,观察这个身体有而不实;但是,我们就执着这个身体才生遍计执了。生遍计执的时候,遍计执主要是第六意识,他这个所缘缘能现出来这个身体,就执着是真实的了。这个执着真实的影像完全是没有的,是毕竟空寂的,他是一点体性没有的,观察他是毕竟空寂的。这就是修止观,是这么观。说是:「我不会修毗钵舍那。」现在告诉你:像打妄想那么想,一样。「今天吃面条不咸,昨天吃面条咸了。今天吃的面条不咸,这个面条好吃。」这件事这么想,你修观的时候也是这样想:「这个面条是我心的变现,是毕竟空寂的。」现在是,我们的烦恼主要不是面条,而是这个身体。我们主要的烦恼是这个身体,是色受想行识、眼耳鼻舌身意这里引起烦恼。你观察他是依他起,如幻如化的;但是我们执着是真实的。执着真实这个事无有少法可得,是毕竟空寂的。「什么物?恁么来?」「说似一物即不中。」道理就是这样意思;「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道理都是一样。

观察这衣服、饮食、卧具还有医药,都是毕竟空寂的;但是,主要是观察这个身体是毕竟空的。但是,依他起和圆成实是离名言相,离相,离言法性。我们第六意识所接触的一切境界,这是言说法性,都是不真实,只是内心的分别。这所分别的影像是无有少法可得,是毕竟空寂的。你要常常作如是观,常常作如是观,就从外凡位到内凡位去了。你的身份就升级了,给你升级了,你可知道!我们若是不作如是观,只是学习学习,是在外凡。外凡是什么样呢?就是和在家人差不多。在家人就是唯利是图;我们出家人学习佛法,但是你内心里面老是还是贪瞋痴,就是完全是没什么大的差别,和在家不修学圣道的差不多。若是出家人也不学习佛法呀!那就是更差一点。所以,我们学习了佛法,你要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是这样子,应该作如是观,来改变自己的思想,要知道这件事。说我们看见人家有修行,有修行,那就是这样子,这就是叫做有修行;那我们也应该这样学习。但是「我不愿意!」,那你不愿意,那就只好羡慕别人,你自己不能成就。

「若诸菩萨如是精进,尽众同分」:若是发了无上菩提心的菩萨能够这样的精进地修唯识观,观察这些名言安立的一切法都是毕竟空寂的,没有间断,常这样精进修行。「尽众同分」:(按:精进)到什么时候?「我就修行七天,打禅七的时候修行七天。」不是的!说:「我七七四十九天。」不是的!要尽众同分,就是尽形寿,尽形寿要这样用功的。不是我参加禅七,七天就完了,不是的!要尽众同分。这个众同分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有色受想行识,你也有色受想行识;我是人,你也是人,大家都一样,这叫众同分。尽这个生命体的寿命,一直是这样用功修行。「于一切时曾无懈废」:所有的时间,早晨起来,你就是这样修行,吃完早饭以后也是这样修行,吃完中饭以后也是这样,一直到晚间:初夜也这样修行;中夜可以休息;后夜还是这样修行。

我们可以知道佛菩萨的意思:我们出家人修行是这样子。不是像我们中国汉文佛教,早晨起来做个功课,念多少咒,然后又什么的,那功课就结束了;不是那么回事儿!我们从经论上看出来,出家人应该怎么样做功课呢?就是应该这样做功课。和我们汉文佛教祖师规定的功课不一样。所以,我们的同学到另外一个地方,遇见一位大德,问:「你们早晨做什么功课?」「我们早晨起来静坐。」「怎么你们没有念楞严咒?」说:「没有!」「那怎么可以呢?祖师定的规矩怎么可以违犯呢?」他这么说。

「若诸菩萨如是精进,尽众同分于一切时曾无懈废,是名第二难行精进。」第二种难行精进。因为这件事不是短时间可以成功的,若善根特别深厚的人,时间也可能不用很久就得圣道了,得无生法忍。得无生法忍以后,他还是这样修行。在经律上说:「重(按:音「崇」)虑缘真」。你没得圣道的时候这样观察;得了圣道以后,还是重复的这样子在奢摩他里面修观,还是这样修行。得了无生法忍以后也还是这样修行;一直到最后,得了阿罗汉以后,还是这样修行;乃至到佛的境界,到佛自然是这样无分别境界成就了。「于一切时曾无懈废」,一直的不懈怠,不停下来。

当然,我们回头想:我们出家人,我们的祖师定的功课,早晨念楞严咒,念大悲咒、念十小咒,这样,他也有个道理。这是什么?我们出家人不学习佛法,那么,一点功课没有,他这一天怎么个境界呀?我看就不要说了!那么不妨还立出念楞严咒、念大悲咒、念十小咒,这样的功课立出来,就是多少还有一点修行。立个早殿的功课、晚殿的功课,朝暮课诵,还算好!还算有一点功课。现在这上说:「若诸菩萨如是精进,尽众同分于一切时曾无懈废,是名第二难行精进。」你自己这样做功课,修这唯识观,能调伏自己的烦恼,把自己的贪瞋痴的烦恼调伏了,调伏了的时候,心情自在。遇见如意的境界,心里也不动;不如意的境界,心里也自在。你若不调伏啊,烦恼来了你很辛苦啊,那么这是一样好处!另外一样好处呢,你对于远离衣服想、远离饮食想、远离卧具想、远离身想,你常常这样修止观,佛法中的第一义谛你多少有一点认识。你若是遇见因缘,有在家居士、或者有出家的法师来请问你佛法了,你就说这一点,就很好!就说这一点,那么你看!你对他的请法,没有辜负他,你有布施佛法给他。你会说出来,而且还是非常重要!「是名第二难行精进」。

 

地三、平等通达

若诸菩萨平等通达功德相应,不缓不急,无有颠倒,能引义利精进成就;是名第三难行精进。

「若诸菩萨平等通达」:若是能这样精进修止观的菩萨,他久了,他自然会有成就。成就,他睁开眼睛一看!「你们都没有修行,就我有修行!」他会这样想吗?不!他「平等通达」,就是:有修行亦复如是;没有修行,亦复如是。无差别相,在第一义谛上无差别,所以「平等通达」。「功德相应」:你就不会起高慢心哪!这个是在第一义谛上那个功德,在你心里面相应了,不生高慢心。「若诸菩萨平等通达功德相应」。

「不缓不急」:而这位菩萨他心里面与这相应的时候,什么事情也不缓慢;但是也不那么急。这就是心里面很平和,而不缓也不急。说:「我不修!我每天就是上个早晚殿,我就是念楞严咒,我就念大悲咒,念十小咒,上个早殿,上个晚殿,天天做这个功课。」你做几十年了还是那样子,你的烦恼不能变动,你的烦恼一点不能调伏!当然也有点好处,这也是佛法嘛!念咒也是佛法。也可能早晨也念佛,晚间念《阿弥陀经》、念八十八佛,也熏习了一下;但是,那是很遥远的事情。那和这个修止观完全不一样!

一般的情形,如果你不修止观,你有一点特别的地方,你就有高慢心,就瞧不起别人,就是这样子。这个地方呢,修唯识观也包括我空观、法空观都在内的。所以,他就是有大修行,他完全没有高慢心。若是你不这样修止观啊,你有一点特别的功德,你就是有高慢心,高慢心就来了,这有所得你没有办法避免的。一有高慢心就引起很多很多的问题。所以,「若诸菩萨平等通达功德相应,不缓不急,无有颠倒」,无有颠倒就不会有高慢心,也不会:「我有修行!」也决定没有这个分别心,不会这样分别,不会有这个颠倒。

「能引义利」:你这样子与道相应的时候,就能引发你的定慧,无漏的戒定慧逐渐逐渐地出来,你就会有成就,会成就无漏的戒定慧;就是义利。而这个精进也就成就,不会懈怠,因为这时候烦恼愈来愈少。懈怠是烦恼来的,因为内心里有烦恼才有懈怠。现在这样的修止观,烦恼逐渐减少,你的戒定慧愈来愈强,所以你一直地会精进,就会有这样的成就,而不会懈怠。「是名第三难行精进」。这是不容易的啊!这个难行实在是赞叹的意思。赞叹这个佛教徒真了不起呀!他能做这种希有的事情。

 

天四、结因

如是菩萨难精进力,当知即是缘有情悲,及与般若能摄之因。

这个「难行精进」一共分四科。第一科征起,第二科略标,第三科列释。现在第四科:结因,结束他的因由,为什么有这样难行精进呢?

「如是菩萨难精进力」:这位菩萨他具足了难行的精进力量,具足了。是什么原因会具足呢?会有这样难行精进呢?「当知即是缘有情悲」:你要知道,就是他有观众生之苦、他有这个悲愍心,他要发无上菩提心,要努力地先要把自己栽培好啊!才能够度众生。不是说「我完全不修学圣道,我就要做大菩萨度化众生。」有那种事情吗?

「及与般若」:有大悲心来推动自己学习佛法、修学圣道;有大悲心同时还有般若的智慧。你修唯识观,这是般若,这是大智慧呀!能尽形寿不懈怠地修行,能够有修行还没有高慢心,平等通达功德相应,这都是般若啊!这个大慈悲││有悲愍心里边同时还有般若,以无所得为方便,大悲为前导,一切智智相应作意。能摄于般若,「能摄之因」,就是能成就这个精进的因缘。这样的精进能成就的理由,就是一个悲、一个慧;一个悲、一个慧,才成就这样的难行精进的。

 

《披寻记》(p1432)当知即是缘有情悲等者:此显三种难精进力。总能摄受缘有情悲及与般若,名为彼因。

  

亥四、一切门精进(分四科)

天一、征

云何菩萨一切门精进?

前边这是第三科:难行精进。现在是第四科:一切门精进。第一科是征。

「云何菩萨一切门精进?」怎么叫做菩萨一切门精进呢?

 

天二、标

谓此精进,略有四种。

这个一切门精进有四种不同。这是标,标数。下面第三科是「列名字」。

 

天三、列

一、离染法精进。二、引白法精进。三、净除业精进。四、增长智精进。

这列出来四种精进的名字。下面第四科是解释。分四科。第一科是解释离染法精进。

 

天四、释(分四科)

地一、离染法精进

离染法精进者: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令一切结缚随眠随烦恼缠,未生不生,已生断灭。

「离染法精进者」,能远离染法,这也须要精进才能成就的。

「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令一切结缚、随眠、随烦恼缠,未生不生,已生断灭」:谓诸菩萨所有的精进有什么成效呢?

「能令一切」;由于精进地修学圣道、修学止观,能令一切的「结缚」,这个结,前面解释过。结者,合也;能令你和苦恼在一起。烦恼它有这个作用,能令你和苦恼在一起,这个叫做结。结者,合也。

「缚」就是系缚,使令你不得自在,你想要怎么地都不行!

「随眠」:这个烦恼有睡觉的时候,它表面上好像没有烦恼,实在它还随逐你,并没有离开你呀!还在阿赖耶识里面,在那里隐藏着,潜伏在那里││随眠。

「随烦恼缠」:缠,就是烦恼活动出来了,它睡觉睡醒了,它出来活动了,就是缠。这个是随顺种种因缘,当然,烦恼活动出来,也还是四种因缘。要有一个所缘缘引发出来;还要不如理作意,这个不如理作意要有一个所缘缘。还要有增上缘。因缘、次第缘、所缘缘、增上缘││四缘生诸法。这时候这个烦恼它不再睡觉了,它就出来活动了,缠缚着你。随眠是烦恼的种子,随烦恼缠是烦恼现行活动了。

菩萨所有的精进是能使令你的烦恼「未生不生」。未生的时候就是随眠的时候,它就不生了。我们读《显扬圣教论》上说一句话:怎么样才能灭烦恼的种子?就是深入第一义谛,你才能灭除烦恼的种子。说:「我修奢摩他,我能得到高深的禅定。」不能断烦恼种子。因为你不能见第一义谛。你的禅定怎么高深,没有般若的时候,这个禅定它不能到第一义谛。不能到第一义谛,是不能断烦恼。所以,你到了非非想定,你还是凡夫,你的烦恼还会活动,你又从非非想天就掉下来了。所以,「未生不生」,你修唯识观,观一切法空的时候,能见第一义谛。

我们再念一念:「名事互为客,其性应寻思,于二亦当推,唯量及唯假。实智观无义,唯有分别三,彼无故此无,是即入三性。」按这两个颂来看,你修唯识观就到了圆成实性,到了第一义谛。到了第一义谛,它就能断烦恼。你不到第一义谛,它不断烦恼。说:「我修止的时候很舒服,修观倒不感觉到什么好,所以我就还是修止。」但是那个舒服不是真的。因为你没有修毗钵舍那,你修止,你感觉舒服,也不是很深,多数都是在欲界定里面走来走去的。到最后:调伏、寂静、最极寂静、专注一趣,都很难!你到欲界定最后的等持都不容易呀!那么到了未到地定那是高了一点。但是,这个都不能断烦恼;你一定要修毗钵舍那。说:「我修了毗钵舍那也不感觉什么好。」有好处!就是我昨天、头几天也说过。你修毗钵舍那,你对第一义谛:「一切法都是假的、是毕竟空的」,你这个想法就熟。会熟呢,虽然还没见第一义谛,但是,你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办事的时候,有烦恼的时候,你这个如理作意会出来,立刻就减少烦恼,烦恼就减少了。如梦中境、作梦的时候,我小时候常常作梦,狗咬我,唉呀!我还跑不动,也很急啊!然后醒了,醒了没这回事。你常常这样思惟呢?你就能减少烦恼,你就能够这智慧熟,熟就容易活动。我们烦恼常容易出来活动,就是熟。这境界一动不是贪心,就是瞋心,就是熟。我们如理作意不熟,所以境界出来了,我们的如理作意还在那里睡觉 ,不动。

「随烦恼缠,未生不生」就是深入第一义谛观察一切法空,它就不生。当然是我刚才念那二个颂,「彼无故此无」就是遍计执没有了,依他起也没有、依他起也不现前了,所以这个时候就是第一义谛的境界,就见第一义谛;见第一义谛就灭除烦恼种子。所以「未生不生」能灭除烦恼种子啊!烦恼再也不现起了,「未生不生」。「已生断灭」说我现在忽然间失掉了正念,我的贪心来了、我的瞋心来了,但是你的如理作意一现起呢!这活动的烦恼就没有了,都是心的分别,但是你这样的分别能灭烦恼,你那样的分别它不能灭烦恼。「诸菩萨所有精进,能令一切结缚随眠随烦恼缠,未生不生,已生断灭」这就叫作「离染法精进」。

「离染法精进」就是有这个功德能灭除烦恼,而我们人呢!谁不愿意离苦得乐呢?谁都是愿意离苦得乐,但是你知道这苦恼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就是从烦恼来的,有烦恼才有苦恼。你若是:「我不愿意有苦恼!」,你灭你内心的烦恼,就不会苦恼。不是说是所有的境界都如我意,我才没有烦恼,不是的,你苦恼的原因;是在你的心里面,不是在外面,你灭除内心的烦恼,心就自在,就没有苦恼、就安乐自在了。所以菩萨的精进就是能灭除一切烦恼,这就叫作「离染法精进」。「染法」就是烦恼,烦恼是染污的。这就是「门」;这个精进的门,能令你心清净、能令你灭除烦恼。

 

地二、引白法精进

引白法精进者:谓诸菩萨所有精进,一切善法,未生令生,已生令住,令不忘失,增长广大。

       这是第二个门;是「引白法精进」能引发出来清净功德法,你的精进有这样的功效能引出白法来。什么呢?「谓诸菩萨所有精进,一切善法,未生令生」初开始啊!用功修行的人所生出的善法,当然不是无漏的,但是你啊!你修学圣道,你最初发的愿是向于无漏的,你想要得圣道吗!你想要得圣道就是要得无漏的功德,你这个愿还是有所得啊?不是那么清净,但是这个愿呢?能引动你、引导你向无漏那里去、向出世间那里去、向涅槃那里去、向第一义谛那里去。你想要得圣道这个愿,它引导你向第一义谛那里去!你初开始修学圣道的时候,你没得无生法忍的时候,那心总是有所得,所以所成就的功德,还不能说是无漏的。但是也是了不起了,就是你得到欲界定、得到末到地定、得到色界四禅,你这由圣道的愿引发出来的功德;它都有向于无漏、向于第一义谛的那种能力,但是这个时候它不是无漏的,因为你烦恼、有所得的心没有去掉,没有断除这有所得的执着。但是你不断的努力呢?就会得无生法忍了,那就改变了,得了无生法忍有无漏的智慧,有无我、我所的智慧、有观一切法空实相的智慧,这个时候功德就变成无漏的,当然也还不是那么圆满,初得无生法忍,功德不是那么圆满。

所以「谓诸菩萨所有精进,一切善法,未生令生」就是修所成慧;闻、思、修的智慧,诸法实相的智慧,欲界定、末到地定、色界四禅、无色界四空定、乃至灭尽定,这个定、慧逐渐、逐渐就微妙了,这个「善法未生令生,己生令住」己经生出来了,能令它安住不退。「令不忘失」你成就这个定,成就了可以出定,但随时可以入定,那就不失掉,你得到诸法实相的智慧,也是,有的时候现前,有的时候不现前,但是你随时正念现前的时候,这无漏的定慧就会出来「令不忘失」。「增长广大」你继续努力的修行呢?你的定也增长广大、你的智慧也增长广大,那就不同,就成就了。这就是「引白法精进」,这个门就是能令你成就功德,这个精进能令你成就功德。

 

地三净除业精进

净除业精进者: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令三业,皆悉清净,能摄妙善身语意业。

      这是第三科净除业精进;第三个精进是净除业精进,你修止观呢,所有的无量无边的功德都从止观出来。不修止观,殊胜的功德不能成就。「净除业精进者: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令三业,皆悉清净」菩萨所有的精进啊!能使令他的身、口、意都能够清净,具足清净;就是身业也清净、口业也清净、意业也清净,原来那个不清净都能够灭除了,「净除业精进」消除了那些不清净的业,成就了清净的业。「能摄妙善身语意业」;「摄」就是成就,能够成就非常良好,「妙」就是好,好的身业、语业、意业;身业也是好、也是有功德庄严、语业、意业也有功德庄严。这是「净除业精进」。

 

地四、增长智精进

增长智精进者: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集能增闻思修慧。

「增长智精进」这个智慧精进,在那第二个引白法业精进那边,应该包括在里面,但是那智慧就是般若,是特别重要,特别提出来说。「引白法精进」这是通说的;「一切善法,未生令生,已生令住,令不忘失,增长广大」这下面净除业精进、和智慧精进,增长智精进就是分别地说出来,就是那「引白法精进」有分别成为净除业精进、增长智精进。

「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集能增闻思修慧」就是菩萨所有的精进,能够「集」、能够集聚、能够增长;集聚和增长是什么呢?就是闻、思、修慧。闻慧、思慧、修慧能使令你这智慧,渐渐由无而有、由少而多、由小而大、由世间而成为出世间、由不清净而成为清净、由有漏而无漏。成就了这个智慧;初开始成就闻思修慧都是很微小的,要逐渐地努力使令它增长广大,就成功了。这是四种精进,这就叫作「一切门」,所有的功德都从这里来的,所以叫作「门」。

 

亥五、善士精进(分三科) 天一、征起

云何菩萨善士精进?

这是第五科,分三科;天一、征起;什么叫作菩萨善士精进?这是征,下面

天二、略标

谓此精进,略有五种不同。

下面第三科,天三、列释分五科;第一个无所弃舍精进;五种精进里面,第一种叫作无所弃舍精进。

天三、列释(分五科) 地一无所弃舍精进

一、无所弃舍精进。「谓诸菩萨所有精进,不舍一切欲加行故」

「无所弃舍」不弃舍、不要丢掉。这是指什么说呢?「谓诸菩萨所有精进,不舍一切欲加行故。」不弃舍一切的欲、很多的欲的行动,都不要弃舍,这就叫作「无所弃舍精进」。

 

看《披寻记》:

「不舍一切欲加行故者:不舍一切有情无上正愿为所依止,起与利益安乐正加行故。」这个精进就是这样意思。「不舍一切有情」,这位发无上菩提心的菩萨,他不弃舍一切有情。「无上正愿」就是愿一切众生齐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就是这样的愿,这个愿他不弃舍。什么叫作「弃舍」?阿罗汉入无余涅槃的时候,对众生的事他都不管了。阿罗汉他没有发无上菩提心,他没有从今天开始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为饶益一切有情故,他没有发这个心。他发心就是他自己想要远离生死苦、想要得涅槃,他就是发这个心,但是他没有入无余涅槃的时候,你对他有所求,他也能帮你忙;阿罗汉虽然没有发无上菩提心啊!你对他有所求的时候,他也会帮你忙的,因为阿罗汉如果是有三明六通,他的作用还是很大的,他帮你忙的。

我看《庄严论》上有一个老女人啊!我看这个女人可能是一个有很多财富的人,她是带着工人到山里面去了,取了很多的建筑材料的木,还一大车、一大车运来,到了一个关口的时候,政府要她的税,她不给,那个地方政府的人,就把她带到国王那里去,说她不给税,国王说:「你怎么不给税呢?」她说:「我大儿子叫什么名字,得阿罗汉,我的二儿子、三儿子都得阿罗汉,你常常供养啊!他给你种福,就是我给你税了。」唉呀!这个地方很有意思,她有三个儿子都得阿罗汉。得阿罗汉呢,她也没有出家,她继续作生意发财,作这个行业,就是到山要里面砍柴,作这个生意卖钱。他的儿得阿罗汉没有劝他母亲:「你还有这么多的财富,就不要这么辛苦了,或者是你就修学四念处、你就出家嘛!」她这三个儿子对她没有这回事,没管这个事;阿罗汉有他的想法。现在,我是说阿罗汉在世的时候,你向他有所求,他会帮你忙,等到寿命到了的时候,就入无余涅槃了,这一入无余涅槃以后,你向他有所求,他不睬你了,那就叫作「舍一切有情无上正愿」。对于有情的事情,众生在生死里流转,他不管了,他不管这事,那就叫作「弃舍一切欲加行故」。菩萨不弃舍一切有情无上正愿,希望一切众生都能得圣道,远离生死大苦。

「为所依止」他有这样的菩提心为基础、为根本,因此「起与利益安乐正加行故」因为他有这样的菩提心,所以他就能发动,发动什么呢?「与利益安乐正加行故」能与众生利益、能与众生安乐,作这加行、作这样的行动、作这件事。「与众生利益」呢?就是开导众生,开发众生的智慧,叫作「与众生利益」。开示一些众生不要做恶事叫作「安乐」、就是与众生安乐,你不要做恶,你就没有苦恼就安乐了,你若有大智慧,你就会得到很多的利益「与利益安乐正加行故」。「正」字我以前曾经讲过是良好的意思,是良好的行动,菩萨有利益众生的行动、有安乐一切众生的行动。前面那一句是愿,「不舍一切有情无上正愿」这是愿,下面「起与利益安乐正加行故」这是行,愿与行;有这个愿就有这样的行,这就叫作「无所弃舍精进」不弃舍一切众生。

 

地二、无退减精进

二、无退减精进。谓诸菩萨所有精进,如先所受若等若增,发勤精进随长养故。

第二个是无退减精进,是无退、无减精进。「谓诸菩萨所有精进,如先所受若等、若增」:如最初发无上菩提心的时候所受,发无上菩提心的时候:「我从今始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为欲饶益诸有情故」,这是总愿,应该还有别愿,别愿就是我要做什么事情度化众生,这就叫作「受」。「如先所受若等若增」,以愿为依止,而有行动的时候呢,他这个愿和以前一样、是相等的。「若增」或者这个时候他的愿又增加,比以前还勇猛。

       「发勤精进随长养故」:他这种发动不懈怠「勤精进」的时候呢?「随长养故」这个勤精进是行动,以前发的愿,所受的是愿,这个愿能够长养他的精进,而这个精进的行动也长养他的愿,互相增长而不会减少的。我以前呢,我发心要作十样利益众生的功德,不过我作五样就好了,那五样不作了,那就是减了。现在他不减少,我以前我答应要这样利益众生,我一定这样做,不退减。

 

地三、无下劣精进

三、无下劣精进。谓诸菩萨所有精进,勇猛炽然,长时无间,精勤策励,心无怯弱,无退屈故。

第三个是无下劣精进,什么叫作无下劣精进呢?「谓诸菩萨所有精进,勇猛炽然,长时无间」,这个「勇猛炽然」就是无上菩提啊!修六波罗蜜,广度众生得无上菩提这个事情,太高深了,我怎能办到这种事情呢!如果你有这样的心情,就是下劣。现在这个菩萨他非常勇猛,说无上菩提不容易成功,我非要成功不可││「勇猛」;炽然是广大,勇猛广大的精进力。

       「长时无间」:要三大阿僧祇劫那么长的时间,他不怕,他还能不间断去用功。「精勤策励」,他这精进勇猛的去作功德的时候,他常能鞭策自己、警策自己努力去作这件事而不懈怠。「心无怯弱」:心里面不恐怖,说这件事很难作,他不怕,要吃多大的苦头,我不怕;「心无怯弱」。「无退屈故」:不会向后退的,「太苦了!太难了!我不要做这件事了,我要告假了。」不!他不向后退的,这是无下劣精进。

 

地四、无颠倒精进

四、无颠倒精进。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引义利,方便善巧,所摄持故。

「无颠倒精进」:就是没有错误的精进,说是未得无上苦提而行六波罗蜜,那就是无下劣精进,但是忽然间我希望到天上去享福也很好啊!那就是颠倒!贪着人世间或是天上的五欲乐,那就是颠倒、糊涂了。「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引义利,方便善巧」:他的精进啊!不是那么单纯,他有一个能引义利方便善巧的愿所控制着,用这个清净大智慧的愿来控制、来引导、来规律他的精进,来控制他的精进,所以就不会有颠倒的事情。「能引义利,方便善巧」方便善巧是智慧,这个方便善巧的智慧,是能令他引发出世间自利利他的义利,用这个方便善巧的智慧,「所摄持故」:来摄持他的境界;精进是所摄持、方便善巧是能摄持。方便善巧有什么好呢?能引义利。「能引义利,方便善巧」来摄持他的精进、来控制他的精进,叫他不要颠倒。就是这个智慧啊!这个智慧来引导他,就不会犯错误。

 

地五、勤勇加行精进

五、勤勇加行精进。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于无上正等菩提,速进趣故。

       善士精进第五个,「勤勇加行精进」:就是精进勇猛的行动。「谓诸菩萨所有精进,能于无上正等菩提,速进趣故」很迅速地向前进,那这叫作勤勇加行精进,而不会向后退的。就是一杯水供养佛也好,就是买一份面包,买一个糖也好,送给一切众生,愿以此功德得无上菩提,都是向无上菩提那里去,不会说愿以此功德跑到天上享福啊!那就是颠倒精进了,不是勤勇加行精进了。这就叫作善士精进,这五个总名字叫作善士。

 

亥六、一切种精进(分四科)

天一、征

云何菩萨一切种精进?这是征

 

天二、标

谓此精进,六种、七种,总十三种。

       这个精进啊!有六种的差别,还有七种的差别,这六种和七种加起来嘛!就是十三种,这叫作「一切种精进」。这下面第三科是解释,分二科,第一科先说六种,又分三科,第一科是征起。

 

   天三、释(分二科)

        地一、六种(分三科)

     玄一、征起

云何菩萨六种精进?

 

        玄二、列释(分六科)

黄一、无间精进

一、无间精进。谓一切时,修加行故。

       一切的时间都是努力去精进、修学圣道、弘扬佛法的。

 

看这个《披寻记》p1433:

谓一切时修加行故者:时有三种:一过去,二未来,三现在。如是三种,名一切时。

       这三种己经包括一切时间,一切时间都是努力而不会空过光阴的;叫作「无间精进」

 

黄二、殷重精进

二、殷重精进。谓能周备修加行故。

就是努力精进的时候,不是只作一样的功德,不是的,不是我只是持戒,我还要修布施、还要精进、还要忍辱、禅定、智慧,多方面的精进,就是周备修加行。我不只是修止啊!还修禅定、修般若,我还要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这就是周备、全面的、圆满具足地精进,所以叫作「殷重精进」。

 

黄三、等流精进

三、等流精进。谓先因力所任持故。

什么叫作「等流」呢?「谓先因力所任持故」:就是你现在发修学佛法,广度众生这件事啊!是由你最初的时候,你发无上菩提心为因,由那个无上菩提心推动你去作这件事,而这件事一直是在无上菩提愿所任持的,这叫作「等流精进」,就是你那个无上菩提愿,一直相续下来。你实际上在修六波罗蜜的时候,同时也有愿的力量。所以叫作「等流」;「等」是平等,前后相似叫作「等」。「流」是相续不断的,发了愿以后,你能实际上去行菩萨道,就是没有中断,但是你这个愿的力量继续下来了,所以就叫作「等流精进」。这里看出来,你后来行菩萨道是由愿的力量。如果你发了菩提心,你后来退失菩提心,那就没这事情了,那就不能等流了。

 

看《披寻记》p1433:

谓先因力所任持故者:最初发心,是名先因。彼所等流,名所任持。

       以前初开始发无上菩提心就是「先因」。「彼所等流,名所任持」现在行菩萨道啊!是无上菩提愿的等流,所以就叫作「任持」。   

 

黄四、加行精进

四、加行精进。数数思择种种善品正加行故。

前面的「等流精进」就是偏重于愿,是赞叹愿的力量非常大。这「加行精进」呢?就是你实际上的行动,什么叫作加行精进呢?

       「数数」就是一次又一次的这样做,不断的重复。什么事情呢?「思择种种善品正加行故」。你在思惟、抉择各式各样的善法,你心里面思惟这个善法、思惟那个善法。然后呢,就这样努力去做,所以就叫作「加行精进」。

 

看《披寻记》p1433:

数数思择种种善品正加行故者:「依奢摩他数数观察净行所缘」就是这位菩萨他成就了奢摩他,心里面很坚定地明静而住,在奢摩他里边,「依奢摩他」,这个「依」这个字就当个「在」字讲,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依奢摩他」就是在奢摩他里边,就是在定里边数数观察净行所缘,一次又一次观察这个净行所缘。「净行」,行者,心也。「净」就是清净你的心,这净行所缘就是五停心;多贪众生不净观、多瞋众生慈悲观……,就是那五种,五停心观;「净行所缘」。

       「或善巧所缘」;善巧所缘就是蕴善巧、界善巧乃至缘起善巧,那个属于智慧;在奢摩他里面就是定,定里边面修毗钵舍那观。「净行所缘」是五停心观,我曾经说过,五停心观是什么呢?初开始用功修行的时候,先要破除障道因缘;说我现在我所有的烦恼里边,我的贪烦恼重,那你先修不净观。说我所有的烦恼里边,瞋烦恼重,那我就修慈悲观。或者是说愚痴特别重,三毒里边,我的愚痴很重,那么修缘起观、修十二缘起观。我的烦恼里边,我的高慢心很大,那么修界分别观。若是说我的散乱心很大,那么修持息念、修数息观。破除这么多的障道因缘,就是道前方便的意思。「或善巧所缘」:善巧所缘就是学习蕴善巧、缘起善巧这些事,就是正式修观了、正式修四念处了,善巧所缘,就是智慧,增长智慧了。

       「或净惑所缘」;:净惑所缘啊!有世间的净惑所缘、有出世间的净惑所缘。出世间的净惑所缘就是苦、集、灭、道、四圣谛,这个时候真是能断烦恼的。「是名数数思择种种善品」。

       「于彼所缘数起胜解数正除遣」:于所缘的所缘境作如是观,或者修不净观也是,或者修缘起观都是数数地观察这个所缘境。但是呢?「数起胜解」数数的就是修观,「胜解」就是你闻思的智慧啊!闻思的智慧达到胜解的程度。观这色、受、想、行、识是无我、无我所的,你对于这无我的道理,你有深刻的认识,那就叫作「胜解」。或者观这色、受、想、行、识都是缘起的、自性空的,你有深刻的胜解。你数数的胜解、你数数的作如是观。

「数正除遣」:你也要一次又一次的除遣,就是把你那胜解的修观,你把它停下来。那就是等于修止了!先观而后止,或先止而后观,就是止和观、观和止数数的这么样修习,一次又一次地修习││「数正除遣」。「名正加行」这个加行是这个意思。义如声闻地说。(陵本三十一卷十页)

 

黄五、无动精进

五、无动精进。一切苦触,不能动故;亦不转成余性分故。

第五个是无动精进,前边是无间精进、殷重精进、第四是加行精进,现在是第五个无动精进。无动精进是什么呢?「一切苦触,不能动故」:修行啊!说我是修行,我不是放逸,但是修行有的时候也会有问题。就是疲劳了、辛苦了、或者有其他什么烦恼的事情,令你苦恼。而这些不如意的事情,「不能动故」,不能动摇你的精进,你还是继续精进地用功的。「亦不转成余性分故」,不会说是太苦恼了的时候,说我行菩萨道太难了。发出离心做阿罗汉也很好,做辟支佛也很好,不一定要成佛,那就是「转成余」。「转成余性分故」或者也包括退失了菩提心,就欢喜还是在人间、或天上享福也好吗!就变成人天的善法了。就是由大乘的菩萨道,退回二乘的圣道,或者二乘的圣道都保不住了,又退回人天的境界了。「亦不转成余性分故」虽然有很多的苦啊!你的无上菩提心不动摇,不会退成二乘啊!也不会退为人天的性分,属于人天性。这个「分」有不同的各式各样的情形。

 

看《披寻记》p1433:

一切苦触不能动故等者:「寒热蚊虻等触」,蚊子来咬你,你也要忍受一点,是「名一切苦触」。「不由此缘精进懈废」不会因为这样的因缘你就不精进了,这就叫作「不能动」。「摄事分说:有坚猛者」;〈摄事分〉是《瑜伽师地论》里面的一分,这《瑜伽师地论》一共有五分。〈摄事分〉说:有坚猛者,由寒热蚊虻等所不能动精进故。「寒」或者太冷,或者太热了,或者有蚊虻等,就是飞虫来咬你,这也不能动摇你的精进的,这叫作「有坚猛者」。(陵本八十五卷二十一页)说的。

《解深密经》说:若诸菩萨舍于大乘相应作意;弃舍了大乘佛法的相应作意,那就是大悲心和般若波罗蜜。「堕在声闻独觉相应诸作意中」就是没有菩提心,欢喜出离生死就满足了,那是声闻独觉的相应诸作意中。「当知是名作意散动」这就叫作「作意散动」就是退失了无上菩提心。这是(《解深密经》三卷十五页)说的,与彼相违,应知叫作无动,由是说言不转余分。

 

黄六、无喜足精进

六、无喜足精进。少分下劣差别证中,不喜足故。

       「无喜足精进」:「少分」不是很多;「下劣」不是很殊胜的,各式各样的所得的功德。「不喜足」:不欢喜、不满足。譬如说是我发了无上菩提心,但是我得了末到地定,我就满足了,就在这里享受,不修行了,那么就叫作下劣精进。没有这回事,就是无喜足精进。

 

玄三、结名

菩萨成就如是六种一切种精进,发勤精进故;所以说言:有势、有勤、有勇、坚猛,于诸善法不舍其轭。

      这下面就是第三科结名;菩萨成就这样的六种一切精进。「发勤精进故」他不懈怠,这样精进用功。「所以说言:有势、有勤、有勇、坚猛,于诸善法不舍其轭。」

 

《披寻记》p1434

有势有勤等者:「摄事分说:又由五相发勤精进速证通慧」;你有这五相的精进呢?你很快就会得到「通」,就是神通和智慧。神通就是有定,有定才有神通,是定、慧。「谓有势力者」这句话怎么讲呢?「由被甲精进故」;「甲」我们解释过,就是有愿,愿是甲,你有一个精进的愿,由被甲精进故,就叫作有势力者。「有精进者,由加行精进故」就是你采取行动了,被甲精进是愿,有精进是行,由加行精进故叫作有精进。「有勇悍者,由于广大法中无怯劣精进故。」就是无上菩提的广大法,没有怯劣的心情,不害怕这件事情,叫作「有勇悍」。  

「有坚猛者,由寒热蚊虻等所不能动精进故。」这些苦事,你都不能动摇你的菩提心。「有不舍善轭者,由于下劣无喜足精进故。」这个「轭」我们也是讲过的,轭是什么呢?就是牛和马拉车或者耕田有一根弯弯的木头架在马的脖子,把它套住,它不能跑出去,它一定一直拉着车,或者耕田的时候有那木头架在牛的脖子上,这牛就是用力往前拉这犁。这个轭,现在是指善法说,这个善法就是你不弃舍,一直努力地修学善法,就像那牛、马驾车的时候,那个轭套在它的脖子上,它跑不了。「于诸善法不舍其轭」,就是不舍掉一切善法,一直地、精进地、相续不断地修学善法,而不弃舍一切善法,「于诸善法不舍其轭」。善轭者;「由于下劣无喜足精进故」就是成就了小小的成就,不满足,我要继续努力去修行,这叫作无喜足精进。(陵本八十五卷二十一页)上面说的:如是五相,能摄前说六种精进,是故举说。有勤、有勇、坚猛于诸善法不舍其轭。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二 (7)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二 (9)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六 (3)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八 (6)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三 (5)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六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四 (4)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五 (1)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四 (5)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三 (9)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八 (11)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三 (7)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世间为何有贫富、贵贱、智愚、美丑的不同?[栏目:佛教徒基本问答]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