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九章 誓护佛法迎菩提1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304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九章 誓护佛法迎菩提1

于是 赤松德赞迎请

菩提萨埵 散射了佛法的光芒

南无佛 南无法 南无僧

南无三宝广大吉祥

甚深不变的大愿

成就了永不毁坏的三昧耶金刚

就是这里

就是这里

抉择了永固天成的桑耶大寺

让佛陀的智慧

在雪域的心中

源远流长

这时,巴赛囊也受到反佛大臣排挤,被贬到芒域做地方官。而赤松德赞王则密令他去迎请具足大德的经师前来西藏雪域。巴赛囊利用这个机会,经过尼泊尔去到印度,朝礼大菩提寺和那烂陀寺等佛教著名圣地。

接着,赤松德赞又派遣嘉白洛珠主仆三人,来到沙河尔地区,探听到底有哪些具足殊胜成就的修行人,值得礼聘,前往西藏住持佛法;另外更派遣朱古·埃巴夏前往大唐去迎请汉地的成就者。

当嘉白洛珠等到达印度时,由于印度地区与中国藏地的民族风俗、语言都不相同,所以印度人对于中国藏地的来使都感觉十分的稀奇,而前来围观;随后更有一些内侍大臣也好奇地前来观看他们。

他们在归途返回藏途中,经尼泊尔时被当作国家的使者迎请到皇宫之中。

尼泊尔大王在大殿上询问巴赛囊等三人说:“你们这三位来自西藏的使者,到底有何使命呢?”

巴赛囊向大王说道:“我们是为了寻找佛教的大德经师,才到印度与尼泊尔参访的。”

于是该国的大王就为他们介绍沙河尔的王子,出家后具有广大的妙德,现在正在尼泊尔弘法。巴赛囊听了十分高兴。

于是当沙河尔王子聚众宣讲佛经时,这些来自西藏吐蕃的使者也立即前去参访,并在座下听经;虽然使者们听不懂王子所宣讲的内容,但是他们由与会大众的口中知道王子的名号为菩提萨埵,是当时被公认为智慧与佛法第一的善知识,宛如鹤立鸡群一般的具足教法证量的功德。

因此,巴赛囊便有意请这位当时印度著名的佛教学者菩提萨埵(寂护Santaraksita或译为静命)到西藏传法;而寂护也有意透过巴赛囊的关系,会晤赤松德赞,将佛教传于吐蕃,因此同意了巴赛囊的邀请。

巴赛囊回西藏后马上到藏王的座前,对藏王详述了寂护堪布所说的话和一些因缘。藏王顾虑到玛尚若知道了巴赛囊的到来将会加害于他,因此先把巴赛囊藏了起来。

唐代宗广德元年(公元763年)赤松德赞有意延请寂护入藏,于是派遣巴赛囊前去迎接阿阇黎菩提萨埵(寂护),并派遣朗仲那惹、业远·真东日、章·嘉惹勒日三人为欢迎使者。

但另一方面,由于吐蕃大臣们很害怕寂护大师是尼泊尔金刚乘咒师一类的人物,因为尼泊尔自古以来咒师的咒术十分的灵验、厉害。因此吐蕃大臣很怕请来之后反而受到他的控制,决议先派人去了解寂护的情况。

他们派了桑喜、生贡拉萨日、青·麦伦三人前往芒域观察,由于彼此言语不通,还请求克什米尔的阿难陀译师,作为翻译。最后他们发现寂护是一位“品行端正、很有学问”的学者,尤其看到他讲法时的广大自在,心中十分折服。

这时,巴赛囊及三名欢迎使者才携带着一斗砂金,还有记载着一首欢迎诗的信,前来迎请菩提萨埵前往秦蒲,这首诗的内容是:

佛教宝伞盖, 覆我僻暗地,

微细如星火, 往昔未开展;

敬请除黑暗, 祛除众灾障,

并灭鬼神灾。

菩提萨埵堪布见到了邀请信之后,十分的高兴,开向巴赛囊等人说道:“各位!我很高兴贵王能够为了弘扬佛法的缘故,邀请我到你们那里。我的学养十分的粗浅,但为了众生利益的缘故;我还是十分欢喜地接受邀请,前往雪域西藏。”

因此菩提萨埵就很高兴的与使者来到了西藏秦蒲地区,而藏王也来到该地准备迎接这位来自沙河尔的大堪布。当菩提萨埵到达秦蒲的伦珠宫的时候,藏王赤松德赞首先向他致上最胜的顶礼之后,并开口说道:“伟大佛法的传承,正如同大地承载着万物一般不可思议;光辉的太阳让巨马拖着绕地旋转,也正如同大象背负重驮那样地精进努力。为了传承佛法,您不辞艰辛无私地来到了雪域西藏,我现在谨向您致上最恭敬的顶礼。”

接着藏王又唱了十三欢喜歌来迎接菩提萨埵大堪布:

“五宝齐聚吐蕃雪山岗, 五谷丰登我是黎民王,

温暖宜人日丽中心地, 生为吐蕃大王我欢喜;

细积细攒财物享无穷, 日思夜虑智慧如泉涌,

完成崇高事业建功绩, 大王赤松德赞我欢喜;

先祖脱脱日栗护佛法, 松赞干布使佛教发达,

赤松德赞我来奠佛基, 善业蒸蒸日上我欢喜;

众生走上天人解脱道, 蕃民歌信十善法圣教,

堪布菩提萨埵来蕃地, 消除堕落罪行我欢喜。

菩提萨埵堪布紧紧地握住了藏王的手,两个人十分亲切地会晤。此时,赤松德赞这位弟子施主与殊胜的上师菩提萨埵,两者都做了最圆满缘起的示现。堪布于是为藏王行三皈依,并赐予藏王优婆塞戒,使藏王成为佛法的居士;然后他们就前往扎玛真桑地方,又再为两位王后授予三皈依优婆夷戒。从此之后,她们每日诵经,成为正法的优婆夷。

菩提萨埵寂护属于大乘佛教的中观学派,传说是中观自续派创始人清辨论师的五传弟子。

寂护在秦蒲住了四个月,向赤松德赞宣讲: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恶口;六、不两舌(指不说离间双方的话);七、不绮语(指不说真话,只说取悦于人的话);八、不贪欲;九、不瞋恚;十、不邪见等十善教法。并宣说了眼、耳、鼻、舌、身、意,是为六根,色、声、香、味、触、法,是为六境,及眼识等六识等十八界的教说。又讲解了生灭轮回相续的:一、无明;二、行;三、识:四、名色;五、六入;六、触;七、受;八、爱;九、取;十、有;十一、生;十二、老死的十二因缘教法。

由于正法的传播,因此触怒了藏地所有的凶恶鬼神,吐蕃很快就发生了雷击红山宫,傍塘殿为洪水冲淹,以及年荒、人病、畜瘟等灾祸。

这样一来,那些以信奉黑教的大臣们为首的藏民都说,这是信奉佛法所得的恶报,因而对佛法大生反感。

藏王于是向堪布寂护询问到底这是什么原因?堪布回答道:“藏王!在你祖先父王的朝代,虽然曾经作过修建寺庙、塑造佛像、建造佛塔和翻译经典等善业,但是那时未能将此间凶恶鬼神降伏,因此一些藏王遭到夭寿的危难,佛法也发生一些中断的灾障。为了要用威猛法力来降伏此间所有一切凶恶鬼神,未来你必须去迎请乌仗那的阿阇黎莲华生大士。他确实是南瞻部洲中的一位大密师,过去生中我们共同在尼泊尔苏瓦扬布拿(Swayambhunath)大佛塔共修时,曾发过三昧耶誓愿,具有宿世的因缘。如果能将他迎请到西藏,一定能使藏王你的清净善愿,都获得圆满。”堪布对藏王作出了这些预记之后,就回到尼泊尔去了。

尼泊尔的苏瓦扬布拿大佛塔,传说为文殊师利菩萨所建立的。当时加德满都一带原来是一个巨大的那伽巴沙湖泊,湖内有龙王居住,后来文殊菩萨由中国前来此地,以手上的利剑劈开了湖的南边山岭,将湖水泄干,并在此建立了苏瓦扬布拿寺,而此地也称为尼泊尔了。

随后,赤松德赞为了能牢牢掌握政权,顺利进行佛法,便与手下尚·雅桑和郭·赤桑雅拉等崇信佛法的大臣商议弘扬佛法之事。

尚·雅桑说:“大王!祖辈松赞干布倡行圣法,使吐蕃繁荣,父王也继兴佛法。可惜君父死后,佛法被玛尚所灭。此人反对佛法,又极凶狠,您的兴佛愿望,恐怕难以达到。”

大臣郭·赤桑雅拉道:“我有办法对付他!请你们做我的后盾,我可使大王遂愿。”便按他的意思定下计策。

于是赤桑雅拉便暗地对赞普属下的传令使、卜者、预言吉凶者给予赏赐,嘱令他们一致散布预言说:大王将有大灾难,本地也将遭逢厄运,为禳除灾难,需将两位职位最高的大臣关入墓穴中生活三年,灾厄始得消除,赞普才能健康长寿,本地也可兴旺发达。如此广为散布,造成舆论。

赤桑雅拉便在君臣民众全体集会的时候,让尚·雅桑出面提出应设法禳除大王的灾难,大臣池桑说:“应该给大王寻找禳解灾难的替身。因此,谁是大王最大的属臣,谁就来承担吧!”这时,郭·赤桑雅拉大声地说:“大王的臣子中以我为最大,家世显贵,功高禄厚。臣属中哪有大过于我的,就由我来当其中一个禳灾替身!”

玛尚见此情景,无奈被迫起来说:“大臣中,没有比我再大的了,我同意作大王的替身。墓穴修建在哪里?”郭·赤桑雅拉说:“要嘛就修建在帕热,或是修建在居地的邦桑。”玛尚说:“还是修建在纳囊扎普吧!”

修建坟墓时,玛尚有些怀疑,说道:“把好石头砌到前面!”并设法把牛角凿通接起来,做成管子,引入流水,以供饮水之用,又开沟使之流出。还准备了防饥的食物,御寒的衣服,并开启穴孔以免憋闷。坟墓修筑完成之后,两位大臣不得不进到墓穴里面去了。

郭·赤桑雅拉和罗·德古纳巩商量好后,脚上穿起鸟毛的靴子,身上穿着土色的野生植物马勃做成的衣服。二人被送进墓里时,郭·赤桑雅拉说:“这里做玛尚的睡处,这里做我的睡处,这里可以放水。”一边说着,一边走来走去玛尚则在他身后紧紧相随。这时郭·赤桑雅拉忽然拍着手掌叫道:“看!那里是什么?”说了就跑。

待玛尚回过神去抓他的脚时,只抓了一把鸟毛;又因郭·赤桑雅拉穿着马勃制的衣服,躲藏起来,与土色相同,难以看见,所以顺利地溜出墓穴。罗·德古纳巩立即用巨石堵上墓门,就把玛尚关在里面了。玛尚气得说:“中了那老匹夫的圈套!”愤恨不已。

后来,看守墓穴的人在牛角管里发现一支从墓中射出来的箭,上面有玛尚写的:“纳囊族的人们,挖开墓,救我出来!”等字样。于是,赞普以此为藉口,把毁坏佛法的玛尚杀死了。

从此赤松德赞才得以放手与大臣们决定定期来振兴佛法。

弘扬佛法的决心一直在赤松德赞的心中涌现,在宛同现观之中,看到了先祖殊胜的往昔因缘。此时他心中想着:“我一定要如同先祖一般发展佛法,使显密的教法,弘扬于雪域。首先我必须建立佛法的宝刹,遍达西藏全部的区域。”赤松德赞于是就与大臣、民众商议他的决心。

当他把这些想法告诉内臣的时候,内臣们就向他劝谏说道:“大王啊!你不能只单单地提起这件事情,而说是要与大家商议,你应当列出数项的事情,使大家能够选择,大家才会真正心悦诚服的。”

赤松德赞王接受了这个建议,于是就向民众宣布道:“所有的大臣、人民,要仔细听着,我现在想要创建一件前所未有的伟大的事业,经我仔细地思维之后,有四件大事可以从事,现在先请大家决议应该做哪一件事情才好。第一件事是让我们铸造一条大铜管,以便汲取雅鲁藏布江的江水,来改善西藏地区的灌溉情形,使我们衣食富足;第二件事是我想在桑耶海宝日山顶上,修建一座水晶琉璃宝塔,使站在宝塔顶上的人,能够见到我的母舅汉人所生的地区;第三件事是我想用金沙填满瓦龙沟;第四件则是我要兴建一座广大宏伟的寺庙,面积是相当于用一斗的粮食种子能够种植出的广大区域。以上这四件事情,烦请所有的大臣与人民来决议,到底要先做哪一件事。”

臣民们听了之后纷纷议论地说道:“这四件事情,每一件事情都大得吓死了,根本不可能办到。别说是用铜管来汲取雅鲁藏布江的江水,事实上,在整个西藏地区,我们连一驮马的铜,都很难找到,怎么可能做成吸引大江江水的铜管呢?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必去想的。至于修建琉璃塔,用来瞭望汉人的住处,也是不可能的。事实上,现在的西藏,连制造一百颗佛珠的琉璃,都很难找到了,何况是建筑那么大的水晶琉璃塔?这件事自然也是不用想了。至于第三件事,是要我们用金沙来填满瓦龙沟,但是我们现在的黄金又不够多,连临时要去找一把金沙都很困难,更别说是把瓦龙沟填满了,这事当然也是做不到的。”以上三事既然都做不成,所有的臣民,也只好烦请大王放弃这些念头,而情愿去完成第四件事情,同心协力地来建筑一座大庙宇,这件事情,还有机会完成。

就这样子,赤松德赞王利用智慧,让所有大臣与人民欣喜地共同来建造这座宏伟的寺院,这也是他机智的显现。

赤松德赞王于是邀请了精通风水地理的汉人吴杰赞巴,察看西藏地区的地水火风空等五大的因缘,并善妙的依循风水缘起,在吐蕃境内寻找出最好的灵地来建造这座大寺院。

美丽的桑耶湖,点缀在扎玛山的山腰之上,映幻着奇丽的灵景,这是本尊授记的圣地。

吴杰赞巴来到了桑耶的山顶之上观察山川大地的形势,当他仔细观看了这整片大地的风水之后,不禁赞叹地说道:“这真是灵妙的圣地啊!其中海宝日山宛如雄狮要跃上天空一般,梅亚尔山宛如骡马饮水,青木普山飞跃宛如松耳石色的狮子,而香日山就像大王端坐在宝座之上一般,吉日山的山峰叠叠层层,宛如珍宝层叠,青木普沟就像盛开的莲花,红山则是宛如珊瑚色的雄狮跃跳半空之中,多力滩如同白布铺展开来,五彩林的湖泊就如同盛满酥油的木槽,南边的雅鲁藏布江就像青龙在天上飞舞着。

“总约而言,红山如同三羊开泰,具足众福,更宛若金龟一般,肚里能容纳许多甜蜜的蜂蜜,而四面八方的山恋互相连结着,能够使西藏四翼的财富汇拢而来,而这曲吾日山就是堆聚起来的宝物。依此福众的因缘,将来必定能够陆续出现许多得道成就的修行人。

“另外安香多山就宛如一颗星辰般的明亮,吐蕃因此能够获得长治久安。而后藏的茹拉地区,就像一个年轻人一样充满活力,这山能够成就许多聪明的大臣。强瓦达泽山如同一座雄伟的巨像,东吾日山美妙宛若琵琶的音弘,都是极为善妙的因缘。有时吐蕃也将会生起战乱,这是因为美中不足的黑山愤怒张狂如同异族的人一般。”

他仔细地观察了西藏雪域的风水,并加以评定一番。之后,选定了松赞干布出生地桑耶附近,作为建寺的地点。此时赤松德赞王驾临了桑耶,并且在红岩石的沙柳滩上,打下建立寺院的地基。这时整个西藏地区的凶神恶煞,由于精要的命地,被钉下了金刚地基,都受到了惊吓,于是他们就群起愤怒的来阻碍捣蛋,所以许多纷乱的事情都纷纷出现了。

这时赤松德赞王也不堪其扰,就请来善于观相的术士来勘察,他们经过占卜观察之后,都表示现在的西藏地区,需要迎请具足威力的大调伏者前来才有办法降伏这些凶恶的鬼神,并圆满地建筑这座寺院。于是赤松德赞王乃礼请来自印度、汉地、沙河尔地区的修行奇人与瑜伽士,来红岩沙柳滩上启建降伏的大法,在制伏这些凶神恶煞们后,大王才得以称心如意的开始筹建这座吉祥永固天成的桑耶大fǎ lún寺。

唐代宗大历二年(公元767年)十一月赤松德赞任命盏臧谢为使者长官,桑喜为副官,巴赛囊为佛法守护官,官仆共三十人出使大唐,目的在于求请可传授经律的比丘及经典,结果如愿地请到佛法,并带着唐代宗所赠送之大量佛经及赠与赞普君臣之礼品回到吐蕃。

藏历金猪年,也就是唐大历六年(公元771年)赤松德赞接着再派巴赛囊前往尼泊尔,二度迎请寂护前来西藏,并请阿阇黎寂护设计兴建桑耶寺。

赤松德赞第二次迎来寂护,引起蕃教徒与崇蕃大臣的抗议,他们十分强力地要求:“勿行佛教,当行蕃教!”

但是寂护却趁机说道:“如果实行两种宗教,这种情形极为不好。我们应当来互相辩论,如果你们获胜,我便离去,随即发展蕃教;假如佛教获胜,则应该废弃蕃教,而弘扬佛法。”

这时,赞普君臣,就共同居住于苏培宫红甫园,准备辩论。当时,倾向佛教一方的人有尚聂桑、聂达赞东息、森果拉隆息、琼波泽哇才米及烛氏等人。而在辩论中,由于蕃教起源恶劣,教理微浅而无力,而佛教起源清净,义理深广有力,论诤出色,智慧敏锐,所以极轻易地获胜了。

所以,蕃教徒暂时偃旗息鼓,多数流放边区,少数则改宗佛教,暂时为赤松德赞所镇压。

这件事对吐蕃内政影响匪浅:第一、所有拥蕃大臣、外戚均无法再藉蕃教,要挟赞普,甚或驾凌于赞普之上;第二、赞普开始重用奉佛之贵族,如巴赛囊、拔桑喜、娘定埃僧,他们先前均名不见经传。至此,赞普威权达于顶极,政令畅通无阻。因此倡佛抑蕃不啻是一场革命。

经过佛蕃辩论之后,桑耶寺的筹建快速地进行。菩提萨埵寂护在山南扎囊县雅鲁藏布江北岸,拉萨东南方三十里外,决定了桑耶寺的建立处所之后,开始构置桑耶寺的蓝图。桑耶寺是依据《俱舍论》所说的世界形象为基础,并依照欧丹多富梨寺(udandapura,即飞行寺)而设计的。

中央的乌策大殿象征世界的中心须弥山;南、北的尼玛(太阳)、达娃(月亮)庙象征日、月轮;大殿四角有白、青、绿、红四座舍利塔,象征四天王;围绕大殿有十二座建筑物,象征须弥山四方碱海中的四大部洲与八小洲;而圆形的围墙,亦是世界的外围铁围山。全部精心地绘成图示,并邀请菩提萨埵堪布调伏土地神加持地基。

这时藏王身上穿着白色的缎袍,手持黄金锄,亲自挖掘土地,掘开地基不过一肘的深度,就现出了白色、红色与黄色的三色土壤;这三色大地的精要,藏王捡拾轻尝之后,感觉味道真是十分的甘美,所以他以此大地的精要顶戴于头上,欢欣受用加持。

菩提萨埵看了藏王这样的动作之后说:“大王!这真是广大吉祥的缘起啊!你一定能够成满一切的愿望。祈愿佛教能够得到广大的发展,利益一切众生。”

于是,开始为桑耶寺仿照须弥山的中央大殿先打下地基后,先建立阿利耶波罗大殿。但是,在此殿奠基的时候,由于近处野石榴业里面住有龙王,所以产生了障碍。

由于龙王藏住在石榴业底下,当石榴业铲除之后,不只使他没有地方可居住,并且可能会伤害到他,所以龙王决定邀请西藏所有的鬼神来助威,一齐来阻难。其中有三位还是已经受过居士戒的山神,但却忘记了三昧耶誓句而来障碍寺院的建立,这些世间鬼神还是不能完全的去除他们的妄习。另外还有夜叉以及非人、世间神祇鬼众等等。整个西藏地区的鬼神界,都认为龙王受到了委屈,所以受到他的召请而来作障碍。桑耶寺因此开始发生了许多的怪事,人们白天砌成的墙,晚上的时候,忽然消失又回到了原处;原来八部鬼神众们已将墙全部拆毁,而且将土石运回原处了。

藏王看到这种情形之后,心中十分的难过,于是就向菩提萨埵问道:“上师啊!我是为了现在以及未来的众生,能够得到正法依怙的缘故,所以立志建成这座寺院,祈使一切众生得到利益。但到底是不是我的广大的罪业,还是因为堪布阿阇黎没有加持的缘故,所以使一切的事情都不能如意呢?看来我弘扬佛法的意愿实在是难以成就了。”

菩提萨埵堪布说道:“大王!这些全是鬼神恶魔的障碍,只要将他们调伏之后,不只能够建立寺院弘扬佛法,而且能使他们来护持正法。但我是依显教发起菩提心而修学成就的人,善于讲经弘法,要调伏这些恶魔鬼神,买在非我所长。而且我的个性温和,恐怕难以示现威猛的调伏相吧!但是没有关系,现在在印度菩提伽耶金刚菩提场,有一位乌仗那的莲华生班智达,他是一位通达五明的大学者,而且得到共与不共的殊胜真言成就。他具足降伏一切愤怒鬼神八部为奴仆的威力,所有的鬼神看到他就会害怕,一切的魑魅魍魉,都自然而然地向他顶礼、皈命。如果我们能够迎请这位三世的大宝、大成就者,那么一切鬼神就不敢再擅自妄为了,必然会为他所降伏的。他是一切众生的依怙,诸佛的清净化身,大王只管请他前来,我们就能够将一切的善愿完成。”

藏王听了以后,由于宿世的善缘,自然生起十分钦慕的心意,就向菩提萨埵说道:“上师啊!我听了这位莲华生大士的成就之后,自然生起十分仰慕的心念,渴望立即见到这位三世众生的大宝。但是我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前来雪域西藏,会不会因为我的福德不够,所以他不肯前来呢?”

菩提萨埵就笑着回答说:“放心吧!大王!你一定能够请他前来的。安心吧!因为在过去世,我们曾共同发起三昧耶誓愿。”

接着,菩提萨埵缓缓道出了莲师、菩提萨埵与赤松德赞的共同发心因缘,与另一则尼泊尔苏瓦扬布拿大佛塔的起建因缘:

“一切诸佛本来就是为众生发起菩提心,而究竟成佛的。像观世音菩萨为了要救度无量无边的众生,所以发起了殊胜的菩提心,誓愿在十方世界做无穷救度。他如是救度了无量无边的众生之后,回到了普陀山上的法界宫中休息;他以为经由他如是的救度之后,众生都已经救度解脱圆满而没有遗漏了。但是当他再以慧眼观察十方众生之后,才发觉轮回法界的众生还是无量无边;不只诸佛界不增不减,而众生界也不增不减。

“这时观世音菩萨顿时感到十分的悲哀无奈,传说在无量的悲心当中,他的两眼竟然流出了两滴眼泪,观世音菩萨于是用两手的无名指,将眼泪弹出并且说道:‘愿这两滴眼泪能够利益一切的众生。’

“这两滴眼泪在观世音菩萨的发愿之后,飞落在三十三天帝释天王的善现天宫之中。这时帝释天王就感得了两位公主,这两位天女,一位叫冈玛、一位名为冈强玛。当这两位天女逐渐长大了以后,有一天,冈强玛偷了天界的鲜花,因而犯了天上的戒律,降生到人间,转生为牧鸡人莎莉的女儿,名字叫做德木却吉。

“其实这些都是观世音菩萨的如幻示现,在无量的大愿化生因缘之中,与有缘众生的心念相互交应而成。

“这德木却吉出现在人间,由于因缘的缘故,与四个人,生下了四个儿子。这四个人都是牧人,她与牧马的人生下了长子,与牧猪的人生下了次子,与牧狗的人生下了第三个儿子,与牧鸡的人生下了幼子。靠着牧鸡的人的收入,四个儿子们渐渐地积聚了财富。由于观世音菩萨的加持因缘,他们自然对佛法生起了信心,所以就集资建成了苏瓦扬布拿塔。从佛塔的宝瓶到瓶台,每一方位各有九步宽,可是在这佛塔的宝瓶,还没有修建完成的时候,母亲就已经去世了。

“这位具有誓句三昧耶的占卜天女所化身的母亲,回到法界之中,继续修学而圆满成就了。于是在人间的四位孩子,他们继续协商说道:‘宝瓶上方的部分,我们应当继续努力来筹建完成,不能因母亲去世而停止。’

“因此他们就继续努力的搭建宝塔。而当这座宝塔完成之后,他们就各自在塔前安坐并各别祈愿。这时长子,也就是牧马人的儿子就发愿道:‘希望修建佛塔的功德,能够使我转生成为黑发人的儿子,成为王者。’而这个人,现在就是你赤德赞王。而牧猪者的儿子,就祈愿道:‘希望修建宝塔的功德,能够使我成为心净持明的密宗上师,并且在化生之后,能够自在调伏教化一切神鬼人等种种众生。’这样祈愿之后,后来成就了威力无穷的莲华生大士。

“而牧狗人的儿子祈愿说:‘希望修建佛塔宝瓶的功德,能回向未来成为建立佛法根基的僧侣,并能够通达一切佛法。’这个人就是我菩拉萨埵。

“而牧鸡人的儿子祈愿说:‘兄长护持佛教,保护佛教,服务于佛法,而我则愿意将来成为佛法的使臣。以修建佛塔佛瓶的功德,回向成为兄长们的使臣,来结合兄长的成就。’这个人就是雅龙·巴梅赤谢尔。也就是出生在西藏的大臣使者。

“虽然说众生转世的因缘都是由如幻而宛然现起,而莲华生大士此世的因缘,由无量光佛的体性而示现了清净的莲花化生;但是由于过去有这样的清净发愿,所以此因缘也将相应到现前的莲华生大士身上,让我们能吉祥的相会。由于我们过去的菩提因缘,所以你必定能够迎请莲华生生大士来到西藏地区弘法,并降伏一切魔障。”

菩提萨埵堪布向赤松德赞王解说了这些因缘之后,赤松德赞王的心中生起了决定的信心,他必定要迎请莲华生大士来到雪域西藏救度广大的众生。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九章 誓护佛法迎菩提2
下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八章 汉藏妙缘净法因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二章 五明善巧瑜伽王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四章 光明大海生金刚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十章 大悲力伏龙遍入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四章 修罗石洞净比丘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十一章 菩萨妙算极广大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九章 中阴救度解倒悬1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九章 调伏外道大自在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无终的结语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十章 六道轮回示极苦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五章 大力方便摄群生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我们在修金刚萨埵法的时候,观想金刚萨埵佛给所有的众生灌顶,这样可以吗?[栏目:达真堪布·学修问答]
 百喻经 95 二鸽喻[栏目:百喻经·白话文]
 从阿赖耶识之染、熏说生命现象——对中土唯识学的一点体会(严耀中)[栏目:唯识学研究]
 大圆满龙钦心髓前行引导仪轨 讲记 上篇 共同外前行 第五讲 解脱利益[栏目:龙钦前行]
 圣者言教 第十三课(十八)略述三殊胜法[栏目:圣者言教]
 八关斋戒开示(二)[栏目:传喜法师]
 藏传佛教分支及寺庙[栏目:西藏佛教·观察与研究]
 漫说《杂阿含》(卷三)~B 第61经(分别经)[栏目:界定法师]
 怎样看待大一学生谈恋爱这种事?[栏目:宽见法师]
 水牛 Water Buffalo[栏目:森林里的一棵树 A Tree in a Forest]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