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缘起
 
{返回 贺继墉居士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290

第一次讲法:

我们大家心里想着昂旺朗吉堪布仁波切,向他老人家顶礼。

我们大家一起念三遍《皈依发心》。

我们大家再念一遍《心经》,后面的咒子念二十一遍。这样可以除障、忏除自己的罪业、开启自己的智慧

以后我们每次开始学法时都这样做,只是大家不必大声念,在心里默念就好,避免他人听到了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而造成误会。

今天我们能够一起在这里学习,都是大家过去生中努力修善,这些善风将我们吹到一起,这是很难得、很难得的。今天我们大家一起来共同学习是这部《三主要道》,佛经三藏十二部最重要的心要摄为《菩提道次第》,《三主要道》又是《菩提道次第》的心要,所以,今天我们学习的是心要中的正心要。这部《三主要道》才是真正有助于我们成佛的法,是我们修得起的法。现在有些人讲要修明心见性,要修无上密等等,可惜我们没有这个水平,修这些只能种些习气,但生不起功能。如果我们能够好好地思维、学修《三主要道》,就可以从心里生起一些扎扎实实的功能,这才是我们迫切需要的。

讲法首先要谈的是这个法源是否清净,我先简要地向大家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曾在康定依止昂旺朗吉堪布仁波且整整十二年,其中的七年时间主要是学《菩提道次第略论》,也听过他老人家所讲的《三主要道》。今天我们学习所依的是帕绷喀大师讲的《三主要道》,我没有直接听过,所以我只能将在昂旺朗吉堪布上师面前听过的《三主要道》的教授以及自己所知道的讲给大家听,我们一起来共同学习。这里我要对大家说明一点:我所讲的可不是自己看书理解了之后,就来给大家讲,不是这样的。在汉地佛教有这样的教授,但在藏传佛教就没有这样的教授,传法都是要有师承的。有了师承之后,上师所讲述的修行经验才能够理解,这些在经书的字里行间是看不到的,需要口耳相传。我们学法也需要有师承,法要有清静的来源。如果靠讲法人自己看书,然后再讲给别人听,可能会加入他自己理解的东西及他个人的聪明智慧,这样无论怎么样说都已经不再是由释迦佛传来的法。现在是有这样的人,只要他看懂了一部书(所谓看懂了无非是他自己的理解),自以为理解了之后他就可以给别人说法。因此外国人就拿这种情形来讥讽我们中国的佛教是教说,还说所谓教说者即说教也。

藏传佛教强调传法必须有师承,没有师承就不能传授。比如中国内地佛教有比丘戒、沙弥戒、比丘尼戒,沙弥尼戒,这些戒都是全的。但是在西藏地区就没有比丘尼戒的传承,因此他们在传戒时就不传比丘尼戒。我们中国的比丘尼戒是来自斯里兰卡的,后来斯里兰卡的比丘尼戒中断了,她们又来中国接过去。藏传佛教认为所传法都要有来自释迦佛的传承,中断的只能从周边的地区引来作为参考,但不能直接用作依据,作为依据都必须要有传承。

我今天所讲的也是有传承的,虽然我没有亲自听到帕绷喀大师的教法,但是我的上师昂旺朗吉堪布是以帕绷喀大师为依止上师的,我在昂旺朗吉堪布上师面前听过全部的《菩提道次第》教授,同时我也听过上师单讲的《三主要道》。因此,我今天就是根据昂旺朗吉堪布上师所讲的教授,给大家讲授《三主要道》,同时自己也是再学习一次《三主要道》。

这部《三主要道》是帕绷喀大师的弟子洛桑多杰记录下来,由汉族人仁钦曲扎翻译成汉文。缘起部分是我们印行这部书时我所做的,在这里我会对大家做简要的讲授。[改正动机与观察所修之法]以及[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这两部分都是帕绷喀大师所讲的,是我们主要要学的。除此之外的内容大家自己看,可以作为参考。

下面我简要的说明我写这部书的缘起:

缘起

西藏佛法由印度传入,藏地迭有大成就者和众多成就者。因众有情根性各别,因缘各异,佛虽悲慧普济有情,须根缘成熟者,乃易得度。但佛悲心不舍有情,佛度化事业从未停息,在藏地遂有宁玛、噶举、萨迦、格鲁等派先后迭兴,根熟缘聚众多有情,俱皆得度。蒙古、京沪暨全国各地区普惠宏扬,学人深受大益,亦迭出有大成就者。

这里首先我要说明什么是成就者,什么是大成就者。我们学佛都希望有成就,并不是仅求知而已。怎样才叫有成就呢?如果我们能够把下士道修好,行动上能够止恶行善,以后生生世世永远不堕三恶道、继续得人身、继续修学佛法,这就是小有成就。另外就是我们在传承上师的引导下,以修学道次第为基础努力修定,把定修好就可以脱离欲界而进入色界及无色界,这也是小有成就。我们至少要在这两样小有成就中把握好住其中的一样,如果一样都没修好,只能简单地说我们是初业有情,不过是在学佛法而已。请在座的各位自己衡量一下:没有生起这两样功能的要努力生起;已经生起这两样功能的更要用功增上。

一切修法都是有为法,有为法就是有造作的。在佛教上说有造作的就是有生、住、异、灭,在世间法上说一切有为法都有出生、成长、兴旺、衰败、灭亡。如果自己不继续修学,功能就会退化。修学就像逆水行船,自己不努力向前划,船就会向后倒退。如果我们不继续如法修学,生起的功能也可能消失。我们大家都要鼓劲努力,要将这两样修好,起码也要修好一样:或是得了定;或是搞清楚了业果,所做一切尽是纯善,不造一点恶,不种一点堕三恶道的因,这也就是得了世间正见。在佛法上就是两样正见——世间正见和出世间正见。得到了世间正见,在此基础上我们才可能修学正法得以解脱生死和成佛。没有这个基础我们就是空谈议论,就像过去善于空谈议论的士大夫,高谈阔论一番之后回家各吃各家饭,一点用处也没有。

我们学修佛法之人不能只求懂道理,只懂道理不起真实的作用,要重在实修。学佛法不重实修就好比一桌子上好的饭菜放在面前,你自己不肯动手、不肯去吃,那又有什么用处呢?所以,我们学佛法之人一定要依佛法改变自己的心境,达到佛法最起码的要求——离恶增善,达到离苦求乐,到最圆满、最清净的境界就是佛陀,也就是成佛。这个基础就是要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做起。

这里我要给大家谈一下,佛法既不是迷信,也不是自我陶醉,更不是逃避现实,佛法是在讲各种哲理,所谓哲理就是世间万事万物发展的共同规律或宇宙人生的真相。世间的哲理与佛学比较,世间的哲理没有普遍性,是有局限性的;佛学则将宇宙的真实相彻底显现出来,所以说佛法是讲哲理的,是具备普遍性的。佛法本身要讲体、相、用,不是今天我磕了头能保佑我的孩子长得胖,不是这个东西。佛法不是迷信,它是依哲理、依佛教的教理又和宇宙人生的变化、发展是一致的,因此佛法也是诸位知识分子要研究的。另外,佛法不逃避现实,佛法的教授要求佛弟子努力为善、努力去恶求乐,因此它不是在逃避现实。佛教徒在世俗世间的行为上还是要做得很圆满,做得很清净,最起码要做一个合情合理的人,不说是一个标准公民也一定要做一个好公民。佛法里有报四恩的说法,其中就有一个报国土恩,国土扼要地讲是指我们所生活的国家所在地,因此国家政府的规章法令我们要标准地守持,这样看来佛法不仅不是逃避现实,反而要把现实做得更好,这种行为就是在报国土恩。再有,佛法也不是自我欣赏,只求自己一个人独善。佛教上要求自己如是做,也要希望别人普遍都能做,而且普遍都能做得起。佛说的法都是对不同根性的众生说的,都是众生做得起的方法,而不是做不起的方法。释迦佛说法是根据不同的有情化现不同的身体来度化。对于我们人来说,释迦佛是化现人身来度化我们,因此佛所说的方法都是我们人能够做得到的,因此它不是空虚的,不是自我欣赏,要求自己如是的同时也希望所有有情都如是。在狭义来说佛化现的就是我们这样的人身,在广义来说是对于任何一个有情,乃至昆虫,佛都在化现与所度化有情相应的身子来度化它们。如果是一只狗,佛就化现为狗来度化它;如果是一只蚊虫,佛就化现蚊虫来度化它,佛的事业从没有停止过。我们学佛法之人应该把自己所学的佛法拿来推广,使大家都能够听闻,都能够接受;使自己之所作所为尽是离恶趋善,由很简单的求得人身的方法入手,最后做到解脱生死、为利众生而成佛之高远目标。成佛是我们学修佛法的最圆满的结果,这些事情都是我们佛弟子做得到的。

要不怕苦,但也不是去求苦,佛法不是要大家一味去受苦。释迦佛当年有六年苦行未得成就,他就重新来。他告诉我们世人,光有苦行不解决问题,还是要靠从义理上改变心的各个方面才能起作用。总的来说,佛法是人身的身心修养学。从现实的世间法来说,假如我们使用佛法,就可以把自己的世间法改到最好。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观一切有情是母亲,我们能不能在一切母亲面前发脾气呢?反过来说如果我们在一切人面前都不发脾气,我们的群众关系就好了。我们见人都是笑眯眯的,别人还能不给我们好脸色吗?看见人家有什么困难,我们都能当作自己的事一样诚心诚意地去帮忙,我们的群众关系能不好吗?这样延续下去,善业的团体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佛法总的概括起来就是我们最现实的人生修养学,适合于我们的身心修养。修佛法和练气功在身心修养上有相似之处,气功采用了佛法的一部分道理,修心就可以健身,身心就是我们的正报,正报变了依报就能变。所谓依报就是我们所做的一切善恶都是依他而受报:如果是恶业就依他而受苦果;如果是善业就依他而受乐果。同样是一个人,你的心情变了,大家对你自然就会转变观念。今后大家修学时可以自己体会得到,周围的人在你修学有进步时对于你的看法就不同,对于你的亲热程度也就不同。这就是因为你的正报变了。所以说正报变了,依报就随之而变,或苦或乐都依他而受报。

什么叫大成就者呢?那些生起了菩提心又证了空性的人才是大成就者。例如海公上师、清定上师,他们就是大成就者。我们都要发愿不但要成为小有成就者,还要成为大成就者。学佛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成佛,成佛由何而来呢?就是要具备证空性和生起菩提心这两个条件,才能成得了佛,所以这是我们大家学佛的共同目标。我们现在所学所修的就是起两种作用:一是如何生慧,一是如何培福。我们现在要紧的就是如何把福报培起来,如何把智慧开起来。智慧不是一件可以从商店拿得到的东西,智慧是对世间法、出世间法以及如何成佛具有清净圆满的认识,这种认识就是智慧。有了智慧我们才能起行,没有智慧我们就没有方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比如说我们将客观事物了解清楚了之后,自然就能够想出办法。学佛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要把成佛的因弄清楚,知道需要具备什么条件,需要怎样的先后次序,这可是不能乱的。当然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大菩萨,我只是以自己的程度说:我们现在要紧的就是将下士道修好。发心当然要为上士道,要为报母恩而成佛,这是我们的最终目标,但是基础是先要将下士道修好。下士道修好了,简单说就是我们把业果掌握在手上了,能够生生世世得人身。我们有了发愿的愿力,才能生生世世值遇上师,生生世世值遇宗喀圣教的教义。

我们现在为什么要学习宗喀圣教的教义呢?因为释迦佛过后,由于时间久远了,佛法慢慢地开始有了污染,并且有了很多失缺。后来有宗喀巴大师来整顿、弘扬、开演出了非常圆满的佛法,而且他的方法符合我们当前的根器,对我们来说是最需要、最实用的。这里我要说明:凡修佛法都是好的,即使是念阿弥陀佛的人都能成佛,不同的只是时间的早迟。如果找到正确的、圆满的修行教授,就能缩短成佛所需的时间。如果没有找到正确的、圆满的修行教授,修行者就不清净了,不清净的要想转变为清净的,那就很难、很难。

自无始以来,我们的烦恼一生比一生浓厚,要想把它清除是最大的困难。我给你们举个例子:我们给别人做思想工作是比较容易的,但是给自己做思想工作就困难了,因为我们总是会这样的原谅自己:“我是犯了错误,但那也是迫不得已,都是为了家人,或是为了别的什么。”我们总是要把责任推给别人,没有那个敢于大胆承认这件错事是我干的、该我负责,生不起这样的心嘛!每个人都会感到自己是尽善尽美的,即便实实在在是自己错了,也大都会把责任推给别人,因为生生世世都是这样的。我们学佛法就是要断烦恼,断烦恼就是要做思想工作,在帮助别人断烦恼时我们都能说得头头是道,可要帮助自己断烦恼就比什么都困难。多少生以来养成的习惯是:“我没错,我是正确的,有错都是旁人引起的。”我们学佛法之人要正面看待自己的过失,比如儒家就有这样的话:“君子过犹如日月蚀焉。”这就是说:真正正人君子的过错如日蚀、月蚀一样,大家都是能够看得到的,这样他们才能注意改正。

大家要认识到,我们学佛法就是要断自己的烦恼,佛说了一辈子法,都是教我们如何断烦恼。有烦恼生起,那就是我们的苦因,这一点大家要明白。当着人你不敢说,在佛面前你可以说嘛。你不说他老人家也是知道的,你何必不说,何必隐瞒呢?我们在修学佛法时所做的七支供养里面就有忏悔。不能说我们今生是好人,今生行的是善业,就能说过去生中没有恶业,这谁也不能保证。因为业果有一生受,有多生受,乃至多到五百世受。万一过去生中的恶业将我们引到三恶道该怎么办?因此,我们要乘着今生的人身好好忏悔。忏悔有什么作用呢?因为忏悔有追悔心,可以破坏恶业倍增的功能,所以我们要忏悔。我们不知道自己过去生是否做过坏事,在座的各位过去生中什么好事都做过,什么坏的、要堕地狱的事也大都做过,在我们的心识上什么善恶都是具足的,遇到什么境就会现起什么。我们学修佛法之人无论如何都要忏除一切恶业,修行是改造三世的业,我们要乘着今生的人身好好忏悔过去生中的恶业,不让它生果;今生的恶业更要好好忏悔,不让它生果;我们现在还要发愿未来生中不造恶业,这样三世的恶业就可以清除了。

关于三世的善根,由于我们过去生中没有生起求解脱的心,没有生起出离心,所以种的都是世间因。由世间因感得的果无论好、坏都要在世间受,因此,我们应该将善业拿来回向,将过去生中所做的一切善业回向给为报一切母亲恩自己愿成佛,变成为成佛的资粮。当善业变成为成佛的资粮以后它就可以倍增,在没成佛以前一切善业都不会消失,而且业的力量还在不断地倍增,这就等于我们在积福。我们将今生的和未来的善业都拿来回向,那么这些善业就不再在世间感果了,自己所做的点滴善业都要一直到了成佛才为止。大家也许会想:“我将一切福报都回向成佛了,那么今生的生活怎么办呢?”这是不必担心的,能够成佛的资粮我们都有了,现生的资粮自然会有。我举这样一个例子,比如我们要去北京,当然要经过许多地方才能到达,不刻意追求到这个地方,却自然而然地到了这个地方。佛当年成佛之时,他老人家将几万次转轮圣王的福报都回向给了未来所有的学佛者,即便是发生饥荒的时候,佛弟子都不会缺生活的来源,所以大家不必担心。另外我们天天在培福,天天在忏罪,自己也在不断地积累福报,因此不要去担心。内因果比外因果发展得要快些,发展得要大些,所以我们学佛佛法之人不要愁生活来源。

现在一般人认为:“今生我好聪明、好能干,所以我才会有高楼大厦可住,生活上才会有如此的好!”殊不知这些聪明都只不过是一个火药引线,现世的果报是过去生中培养好的,单是有点引线起不到什么作用。我们过去有福,它自然要来。我举一个现实的例子:那些踏踏实实工作的普通人即便是又聪明,又能干,总是在实干,可到头来他不一定能分到一个大房子,不一定什么都能弄得好好的。但是有些当领导的(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的领导都不对,只是说有这种现象。),虽然连话都说不清楚,可万事却都要他说了才算,而且他的享受还要优厚于其他人。这些是怎么来的呢?是来自于过去生。过去生中所积累的福报就好比你在银行里有存款,你走路去银行提款可以;坐车去银行提款也可以;甚至坐飞机去银行提款都可以,但必须要银行你有存款才能提得到。反过来大家可以看到,有许多常年辛苦劳作的人,到今天连住房也没能分得到,这种例子有很多。这就是说不是只靠今生的勤劳与聪明就可以得到一切,还是要有前生积得有福、积得有慧。积得有福享受就与众不同,积得有慧就能辨别善恶是非,这些都是由过去生中来的。我们今生努力地好好做人就是在发扬过去生中的好习气,如果我们坚持这样做下去,来生一定会更好。

我们修学佛法之人要掌握三世,趁着我们今生得到人身,不仅要将过去生中所做的恶业全都忏净,将善业回向成佛;还要把今生所作的恶业全都忏净,把善业回向成佛;还要发愿来生只作善业、不作恶业。这样做我们就能一天天地美好下去,不空过人生。假如我们去忙正修以外的事,自己最大损失就是过了一天,寿命就短了一天,福报也就短了一节。大家往往忽略的就是这个问题,总是认为自己的福报如银行里自己有存款一样,不断取就是了,殊不知世间的福报总是会有个限度。我的上师——昂旺朗吉堪布上师当年的生活就十分简朴,我们这些弟子们总希望他老人家过得好一些,舒适一些,堪布上师对我说:“成佛要好多的福报喔!”他老人家一生都示现一个普通出家人的样子,生活上十分节俭,每天都在孜孜不倦地修学,这就是他给我们做出的榜样,大家应该好好向他学。

我希望我们大家都能成为大成就者,这是最大的希望。假如不能成为大成就者,我们也要利用这个人生成为小有成就者:或者是能得定;或者是能将业果搞清楚,确保自己生生世世能够得人身,这是我们学佛法之人这一生中最起码要做到的。千万不要现在就去广看三藏十二部,等你看完了,头发都白了,就再也没办法修了,尽管心里很想修,但是堪忍性、坚持力都不够了。所以大家要趁年富力强的时候好好学、好好修。

宗喀巴大师依藏中各派大德教授实修,建立清净完整显密圆融教法,于拉萨建噶登寺,立辩论之规,建密院之制,使学人皆能依显入密,实践实修,由凡趋圣;遂使释迦牟尼教法,在藏地大为兴盛,故西藏僧俗尊称宗喀巴大师为第二法王。

这一段概略地说明宗喀巴大师是怎样整理复兴如来佛法的。他并不是一个人作主,而是先向当时各宗各派的大德学法,学法之后就实修,实修之后他发现了其中的不足,就亲见文殊菩萨,在文殊菩萨面前求教授,将不清静的洗涤清净,将不圆满的补充圆满,建立了完整的显密圆融教法。西藏过去的密法都是秘传,从宁玛派起就盛传密法,到了莲花生大师的时代,他就不仅仅是传密法,而是先讲显教。他对当时的二十五大弟子都是显密共传,这二十五大弟子也都是即身成就。当时的宁玛派还是重在传显教,以后的西藏学密法的人也都是这样一代代传下来,现在都归称其为宁玛派,这就是西藏的早期佛教。我们现在所说的宁玛派,意思是旧教,是原来就有的。不仅是莲花生大师一个人所传的,包括后来很多在西藏传密法的,我们都把他们统称为旧教。宗喀巴大师在拉萨建噶登寺,最为殊胜的就是建立辩论之规,现在称为辩经。大家学经教时,比如学《俱舍论》,论中好多疑难的、需要解决的问题,大家就互相问难。也就是我一问你,你立即要回答,如果你不能立即答出来,就说明你对教理还没有明白,就是你输了,这就是他们的规矩。就如电影《班禅东行》中所演的辩论那样,都是两人一问一答,击掌之间就必须回答。西藏考格西时也要进行辩经,无论怎么问都要能回答,才能考得上格西,这也就表明他已经将显教搞得清清楚楚的了。不像我们汉地学佛法的,听上师讲了一下,自己看了一下经书,就说自己懂了,这在西藏是不行的。在西藏,每一个教授都有难懂的、难理解的地方,他们就要把这些拿出来相互问,问者提出的问题都是难以理解、难以说清楚的,他手一击答者就必须立即回答,根本容不得考虑,如果教理不弄清楚,怎么回答得出来?有了这个规矩,每个僧人就必需把教理搞得很彻底。这是宗喀巴大师的独创,在他以前是没有这个规矩的,后来在西藏三大寺考格西要经过这样的过程,只有无论怎样难答的问题都能回答得出来的、教理上一点也不含糊的喇嘛才能考上格西。考上格西后还要在达赖佛爷和许多学问高深的大德面前去互相辩难,每年选出七名获胜者,就封为拉禳巴格西。昂旺朗吉堪布上师就是当年的拉禳巴格西。

现在有些人有这样一种主张,他们说修任何法都是起过渡作用的,过后就没有用了。这种说法很流行,其实是对《金刚经》的错误理解。《金刚经》本文上说的是这些修法都是要的,是在成就之后不要执实这些修法,但不是不要了。那些人就把这段话拿来说修任何法都是起过渡作用的,就像是渡船,过了河以后就不要了,其实这是错误的理解。

世界一切有的事物都是缘起有,缘起是条件、是因素。世间法也是缘起有,没有那一样是不要条件和因素的。但是任何事物自能成其为有的性质是没有的,都是各种因缘和合而成的,所以没有自能成其而有的自性,佛法中所说的空就是空无自性这个道理。世人所执实的就是执在这个事物硬是这样的,那个事物真是那样的,我们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起烦恼的。从《金刚经》文字表面的意义上看,好像是要我们以对待过渡船的方式对待修法,过了就不要了,总要有什么用处呢?其实经中真正说的是叫我们不要执实。我们从什么地方可以证明呢?我们所念的《心经》上的确说过无这样、无那样,但是《心经》上有这样一句话,“是故空中无色”,这就说得清清楚楚了,当我们在根本定中缘念一切皆为自性空,由于我们只一心缘念自性空,当然世间一切有为法都不现了。大家可以回去思维一下:一切有为法都只有在空性中才不现起,不是说在世间一切都没有,而是在根本定中一切才都不现了。我们在根本定中思维这样的自性有没有?那样的自性有没有?思维到最后任何东西的自性都不能成立时,一切突然都没有了,此时自己只是一心住念在自性空上,其他的一切有为法就都不现了,因为只要心里不缘念,一切有为法都不会现。

我们在生活中的一切思维,都是因为心在缘念,如果心不缘念,什么都不会现。简单的说:如果心无对境,就不会起思维。学过密法的都知道有个闷觉位,闷觉位就是说:如果你思想上没有对境,就不会起思维。我们现在无论修什么法,无论想世间什么境,都有个对境:要去上班了,就有上班这个对境;要去坐车了,就有坐车这个对境,没有对境就不起思维。佛法上也是这样的道理,没有对境就不会起思维。

我们学佛法的人必定都要有修法的所缘,什么是修法的所缘?我把自己总结的体会供大家参考:我觉得修法之所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形相所缘,一类是义理所缘。观佛像就是形相所缘,想道理就是义理所缘。无论修什么都必须要有所缘,没有所缘什么也修不起,因为没有所缘就没有引起思维的内容。

这里顺便跟大家说一下什么叫修:广义地说内心的思维就是修。如果只是一天到晚一个劲不停地念仪轨,不作深入地思维消化,这些仪轨对内心的改变有什么作用?那就成了“小喇嘛念经有口无心”,不会有什么作用的。如若你念的是好的,是可以得点加持,但是不能变心,因为念仪轨与变心没有关系,没有起思维就不会变心。学佛法之人最高的成就就是要能够彻底变心,就算你一天能把三藏十二部都背完,不能变心也不能起作用。佛法上讲“闻、思、修”,思就是思维,修的时候也需要思维。这里就出现一个问题:思的时候怎么思维?修的时候又怎么思维?在我们平时思的时候,一定要从正反两个方面去思维,正的方面思维如果做了能有什么好处,反的方面思维如果做了会有什么害处,这就是在思的阶段应采用的方法。经过从正反两个方面的反复思维,最后自己可以得出什么样的做法才对我们有利的结论,这就叫定见。有了定见,在上座的时候我们可以从正的方面简单地、扼要地缘正念而思维,思维之后要做到心与法二者合一住在心里,只有住在心里才能起作用。如果认真修法,心与法每天都会起摩擦作用,只有熟到极点了,才会发生功能。在显教来说,发生功能是在修到熟极了的程度之后要生热,加行道中的暖善根也蕴含此种道理。这也就是说要天天磨练,修到熟极了的程度时,身体内部要产生热。不去实修会认为这是在讲道理,当然大家现在是体会不到的,要在自己实修以后,这些功能就能体现出来。

宗喀圣教继阿底峡尊者嘎当派而为新嘎当派,即格鲁派,即善律派;俗称黄教。

这一段是说宗喀巴大师的教法是以阿底峡尊者教法为依据。阿底峡尊者将佛教三藏十二部精要浓缩为三士道,即下士道、中士道、上士道,他是将自己所证得的佛教最精要的、修行者最需要的,浓缩起来给大家说了。宗喀巴大师在这个基础上将其发展了,他在三士道上特别标出了“出离心、菩提心、空见”,这样就将阿底峡尊者的嘎当派的教法更丰富、更圆满了。所以他老人家就成为新嘎当派。阿底峡尊者是将佛所讲的三藏十二部总摄为三士道,宗喀巴大师则在三士道的基础上特别标出“出离心、菩提心、空见”,这就是新嘎当派与旧嘎当派的区别。这对于我们众生来说,就更明确地知道应该依止什么。新嘎当派就是格鲁派,因为格鲁派僧人喜欢穿黄衣服,所以又俗称为黄教。格鲁派的意思就是善律派,因为其最讲究守戒律。当时的红教发展得有些不象话,有些僧人在庙里还带家眷等等,后来红教也有大德站出来革除这种坏习惯,尽管革除了一些却没有除尽,直到现在还有。这种坏习惯也曾影响到黄教,直到帕绷喀大师出来很严厉地指出:三士道没有修好,你们把密法放下!这里隐含着指出不能学那些不好的东西。所以现在我们感到帕绷喀大师是宗喀巴大师后面的振兴之人,因为佛法流传久了就难免会加入世间的烦恼,需要有大德站出来加以清除。帕绷喀大师在西藏是令人畏惧的,他是文殊菩萨再来又有什么好怕的呢?因为帕绷喀大师对弟子要求最严,在这部《三主要道》里他说道:“没有把三士道学好,你先把密法搁下。”

宗喀圣教心要,显密圆融、径趣大乘、普利三士。密依显而生、显因密而速成;故圣教之心要,乃佛三藏十二部精要,摄为菩提道次第,道次第之心要,厥为三主要道。

[宗喀圣教心要,显密圆融、径趣大乘、普利三士。]这是说宗喀圣教和其他各教派及内地的教法不同,他要求我们不管修什么法都先发为众生成佛的愿心,这就是其殊胜的地方。所谓[显密圆融]就是他的方法。

[密依显而生、显因密而速成;]这是说如果单依显教成佛需要三大阿僧祗劫,依密法则只要把戒律守好了,最迟十六生成佛,最快即身成佛,乃至三个月、最快一个半月就能成佛,当然前提是要其他前行法都已经修好了。佛当时在世的时候,好多修行者是言下得证的,是因为他什么都修好了,佛单是把成佛的窍门告诉他,他一下就成佛了。他们所生的功能是多生修行的结果,我们现在也应该走捷径,精进地学显教,将密法拿来天天串修,一旦显教的功能生起了,再修密法一下就成就了。

这里我要说一下:你们学过的密法不能丢,这是宗喀巴大师说的。他在说戒律时曾说过:自己的本尊不能丢。但是如果我们现在专心专意地修密法,就把我们应该专修的显教耽误了。昂旺朗吉堪布上师的教授是:对于密法要天天作通常瑜伽串习,也就是按仪轨修一道就是了。

我们的全部精力应该用于学修菩提道次第。如果你们没有时间、忙不过来,无法学菩提道次第,就以修菩提心为主修。当年我在康定跟昂旺朗吉堪布上师学菩提道次第,就整整用了七年!可现在的人哪有这么多时间啊。我这次就是发一个大愿,我们大家来共同学习《三主要道》,在学完菩提心之后,我就把昂旺朗吉堪布上师传我的修菩提心的方法传授给你们,你们天天以此串修、天天去思维。这个教授的好处在于不仅是成佛时离不得,就在此生来说也是最有利于忏罪、培福。昂旺朗吉堪布上师对我说过:假如你的一念真实菩提心生起了,那么所生的福报是连太空都容不下的!修菩提心就是有这样的功德。有了菩提心的人,尽是在为众生忙。过去我们所造的恶业总是得罪了一部分众生的,如果我们现在一心一意尽为众生,劝他们如何离苦得乐,这忏罪的力量就大了。假如我们证了空性的话,那么忏罪的力量同样是很大的。我们之所以造罪就是因为执实,把什么都抓得紧紧的,认为都是真实的,所以才会造罪。假如证了空性就把执实的心破除了,所以忏罪的力量很大。简单的说:我们就是要抓紧时间生起菩提心,抓紧时间证空性,这才是我们修学佛法之人现在要做的。其他的方法都是为生起菩提心、证空性的方便,综合生起这两样的方便前行就称为一个菩提道次第。在大家实在忙、没有时间的情况下,就按这个扼要的教授来修,这是我的体会。我们好好修菩提心,好好修止,先在心中生起定,然后串习空性的道理,虽然生不起真实的功能,也是一种随顺修习正法的方法。

我们在修学佛法上有成就,在因果上也就有成就。我们这一辈子喜欢干的事情,来生就要起等流果。等流果就是你前一生爱什么,下一生还将爱什么,这里面要包括善与恶。比如你今生爱打麻将,我相信你来生还是天天麻将打个不停,这就是等流果的作用。这里还有个同类因,也就是我们前一生喜欢什么,下一生还将喜欢什么。简单的来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学修佛法,将随业力流转变为随自己意愿流转,这才是我们学佛法的目的。每个人的意愿自然都是愿意好,不会愿意坏,大家都希望有这种功能,这种功能是否会有呢?这是很有可能有的,因为只要有这样的欲心,我们就能达到。那些整天跳舞玩耍的人也都是由欲心所驱使,因为他认为跳舞玩耍很舒服,所以才跑去的,这就是由欲心所驱使。帕绷喀大师有这样一句话:世人对世间法是最会修了,假如将其转过来修佛法,那就会决定成功。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欲心所决定,欲心是可以自己作主的,就看自己是喜欢糖果还是喜欢粪便。假如你喜欢糖,你就天天吃糖,那就是甜的;假如你喜欢粪便,也就没有办法了。虽然说欲心是可以自己作主,但行善却仍旧很困难,不但要和自己的烦恼作斗争,还要和自己的业力作斗争。业果来了要能够承受,烦恼来了要能够转化对治,我们就是要有这样的心境才行。没有这样的心境,你就是再怎么懂三藏十二部都不起作用。

佛法重在实修,对我们初业有情来说不重在多闻,将来我们小有成就了之后,可以再多闻。因为大家目前最头痛、最恼火的事情就是忙,没有时间怎么能广学?广学好不好呢?广学的确好,也的确殊胜,可是等你学到半通不通之时头发都白完了,你还修什么呢?所以我们要学了一两个法门,就修一两个法门,在这部《三主要道》里就是这样说的。我们学了《三主要道》,就要把《三主要道》作为主修。如果你没有时间广修《菩提道次第》,就把《三主要道》作为主修,《三主要道》的核心就是修菩提心。没有证空性前修的是世俗菩提心,也就是修这部书中所讲的出离心、菩提心等内容。证了空性之后,我们原具菩提心的性质就变了,世俗菩提心就变成了胜义菩提心。简单地说,《菩提道次第》就是生一个菩提心。单有世俗菩提心只完成生起菩提心的要求之一半,要等到证了空性才圆满,才成就了胜义菩提心。各位将来如果证了空性,那么成佛就是明天的事,并不再要太多的时间。有了胜义菩提心之后,一切过去认为实有的法,我们的心不再认可它们是实法,不再生起实有的执著,我们的法身才圆满。在我们的菩提心生起了之后,我们为众生成佛的信心才博大,福报才能圆满,报身也才能圆满。法报二身圆满不是佛是什么?不是要谁称我们为佛,是我们自己具备成佛的条件了。

成佛之后我们不要起定,因为在定上才坐得舒服,才能坐得下去,如果坐得恼火,谁能坐得下去?没有定力的功能、没有证空性的功能和菩提心这三种的力量做支持,我们当然坐不起。各位可以自己试一下,假如什么也不想,能不能坐上一小时?坐不下来嘛!佛之所以还在就是因为他在不停地修,所以才能长存。

[道次第之心要]就是出离心、菩提心、空见。在座的各位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三样抓住啊!不要挂个招牌:我是学大乘佛法的人,结果心里却是空虚的,那怎么得了?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不是靠人家来说,也不是靠上师来传,而是要靠我们自己去修。

帕绷喀大师是拉萨色拉寺格西、善律派第十九代承传师,为西藏僧俗众所依止。于三主要道、依道次教诫,详为开演,既精辟,又简洁,又恳切,又踏实;依之则成,违之则失,诚学人断烦恼、趋圣地之津梁也。

[依之则成,违之则失]这两句非常重要。这就是说:如果依帕绷喀大师的教授就可以修得成,假如把这些丢了去学什么歪门邪道,那就什么都将失去。

这里附带说一下:障碍我们修法的违缘有两种,有必要将其仔细分析一下:坏事干扰我们修法当然是一种违缘;有一些好事来了也会干扰我们修法,所以也是违缘。比如别人对你介绍某个法怎样的好、如何的殊胜。他说的那个法是不是殊胜呢?是殊胜,但对我们修下士道的人来说不是主修。如果别人一说这个法很好,自己就忙着去学、忙着去修的话,就把自己该正修的耽误了。如果我们现在的水平不够,修再殊胜的法也生不起功能,反而把该正修的耽误了。这就是说好事也可以变成违缘,学法之人要注意这两种违缘。坏事来干扰是一种违缘,是障碍我们修学的;那些叫我们去学高深的法门,甚至说一些让我们感到害怕的,也是违缘。

我曾听到过这样的说法:“你们好好去修大圆满胜慧,修好了自然就会生菩提心。”这个说法是一种不顺因嘛!比如学舞蹈的,舞跳得再好是不是就等于把文学学好了呢?大圆满胜慧是教我们不执实,讲一切都是缘起有、自性空;菩提心是教我们念母恩,修慈、修悲、报母恩,两者性质不同,因就不顺嘛。假如这种说法成立的话,那么玉米杆下面就可以长红苕了!有没有这种事呢?没有嘛!比如我今天吃的是猪肉,口水里却是牛肉,有没有这种事?没有嘛!所以种因既要看其是不是正因,还要看其是不是顺因。他们所说的你还不能说不对,“你们好好去修大圆满胜慧,修好了自然就生菩提心。”这是现代的话,不是过去的话,现在正流传这种话。这种话是引导众生离苦得乐,还是引导众生浪费时间?对学法的人来说,佛说过要具备鉴别是法、非法的能力。我还有更深的体会就是我们要善与鉴别一个法是当前需要修的,还是下一步要修的,或是未来要修的,这是一定要分清楚的。我们要修的是现在需要的、生得起功能的法。有些法尽管是很好的,但是以我们现在的水平修了也生不起功能,同时我们的寿命和福报都浪费不起,浪费一点就少一点,对我们可以说就是损失。所以,我们一定要具备对法的鉴别能力。

不仅在我们内地,就是在西藏也有这样的习惯:一听说某个大德在传法或者灌顶,就赶紧伸长了脑壳钻进去,既不去问传的是什么法,也不去问这个大德有没有传承,只要他有名声,他是个活佛,就不怕有多挤,伸出脑壳让人家摸一下:“哦,舒服得很啊!”这有什么用处啊?这样能改变身心吗?改变不了嘛。凡是修改变不了身心的法,都对不起自己。我们耽误一天,福报就少一点,寿命就短一天,你总不可能天天睡大觉福报就能增长,要靠你自己去修。我们在防止障碍时,既要防止违缘方面的、不好的障碍,又要防止不属于我们当前需要的善业违缘。我们内地难得见到活佛,活佛一来,脑袋挤扁了也要伸过去让他摸一下,在西藏也同样是这样的情形。

我们学佛法的人有一个需要重视的问题,就是要择师。师要择弟子,弟子要择师,不是见哪个都行。现在有个说法,什么给一颗舍利结一个因缘。我举个例子大家想想:川医做不做广告?其他医院为什么那么起劲地做广告?真正货真价实的、有修证的上师,哪个去找过徒弟,完全是徒弟来求法嘛。我体会这和商人争市场是一样的,美其名曰我是在普度众生,其实就是争市场。他们的那些做法,我体会按流行的说法就是包装货:外边是精美的包装,里面却不是真实的东西。我们学佛法的人应该具备辨别能力,要学会鉴别是法、非法。依师要观德,假如你不观德,上师一旦与你接上法源之后,可能给你灌一脑子甘露,也可能给你灌一脑子污秽。那可就好比你掉进了粪坑里,要如何洗才洗得干净?这一点大家一定要仔细。为什么我这么强调这些呢?因为择师错一步,就要将自己带错千万步,方向一偏就是若干生的事情!修法稍微错一点,我们就可能要错若干生,而不仅仅是眼前这一生!我谈这些可不是有门户之见,而是因为这一点太重要。

宗喀巴大师当时是各宗各派都学了的,并且在他学圆满了之后,各宗各派的人都向他学。佛法原本是没有派别的,都是由传教师以后慢慢形成的,最后的源流还是要归成一体。修任何佛法都是要成佛的,差别只在于是否圆满、是否清净、是否快,得到的结果就是成佛的时间长和短。找到了正路,不需要很多生就能成佛;要是没有找到正路,时间可就成了无量数,不知道要修多少生才能成佛。学佛教各宗各派的教授都植有成佛的种子,都一定会成佛,这一点是要肯定的。就算是学了不圆满的法,造了很多恶业,在将恶业的果报受完了之后还是要成佛。即便是一个老太婆跑到庙里去为求她的娃娃长得胖而磕头,因为她礼了佛,同样也种了成佛的因。禅宗也好,其他什么宗也好,都是要成佛的,不同的就是时间的问题,是多少生的问题。这个多少生的数量很大,后面不知要画多少圈圈。因此在这段后面的文字说得很清楚:[依之则成,违之则失,诚学人断烦恼、趋圣地之津梁也。]这点非常重要。我们学佛的目的就是要断烦恼、所谓[趋圣地]就是断烦恼无苦;趋圣地得乐。

由大师的亲灸弟子洛桑多杰记录编辑,由仁钦曲扎译成汉文,学人见之,皆极欢喜,群力校核排印,备内部学修。

总分三部份:

初:改正动机与观察所修之法。

中: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后:附录:

后跋,三主要道笔记 Ÿ密钥,加持近传诸上师启请文,注释。

这部书的三个部分,[初:改正动机与观察所修之法],这是帕绷喀大师讲的,这是我们这次要学的。[中: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这是我们这次要正学的,在这部分的前言是翻译人所写,在这里我们不学,大家可以自己看看,作为参考。后面的附录、后跋、三主要道笔记Ÿ密钥、加持近传诸上师启请文、注释等内容在这里我们也不学,大家也可以自己看看,作为参考。

愿诸学修者依之皆发大心,共证菩提!

这是我们的愿心,[发大心]就是发菩提心,[共证菩提]就是大家都成佛。

低劣再传弟子昂旺敦振谨识

我不是帕绷喀大师的亲传弟子,但因为我是昂旺朗吉堪布仁波切的亲传弟子,所以我是帕绷喀大师的再传弟子。昂旺敦振是上师昂旺朗吉堪布给我取的名字。


{返回 贺继墉居士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改正动机与观察所修之法
下一篇: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恩师昂旺敦振简介 目录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3.释正见(5)应成派的独..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3.释正见(1)必须修正见..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2.释菩提心(1)必须生起..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一.序分 3.赞叹供养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1.释出离心(2)消除现世..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3.释正见(3)如何了知正..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3.释正见(4)正见观察圆..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2.释菩提心(3)生起菩提..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缘起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1.释出离心(1)必须生起..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善知识[栏目:成功的理念·迷悟之间 ]
 七十一世 元洁净莹禅师[栏目:佛祖道影·再增订版]
 一切亦是空性,亦是现象[栏目:达真堪布·微教言·2011年]
 62 一与十[栏目:大机大用]
 我的人生[栏目:盛噶仁波切自传]
 《入中论》第六次课程 第十二讲之:反对净土生净土,四谛非圆舍不得[栏目:入中论讲记·110]
 从修行的角度讲老子的《道经》第二章 功成弗居[栏目:法界法师]
 一种叫习惯的陷阱[栏目:佛网文摘]
 我在修窍决法的时候总是观想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怎么处理呢?[栏目:圣道光辉·答疑解惑]
 《金刚经注解》二十九[栏目:涤华禅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