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三主要道甚深引导笔记·开妙道门 二.正宗分 2.释菩提心(2)生起菩提心的方法
 
{返回 贺继墉居士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520

(2)生起菩提心的方法

第二,生起菩提心的方法。如本文所说:

(七)“四瀑流冲难阻止,业力绳索紧密系,

投入我执铁笼中,无明黑夜笼罩之。”

[四大瀑流]里面分因瀑流和果瀑流。因瀑流就是欲、有、见、无明。欲就是欲界中的执著;有就是色界、无色界中的执著;见就是我们的见解有问题,因为我们的见解是世间的;无明就是更进一步的执著,这些就是因上说的四种瀑流。在果上说则是生、老、病、死。有前面的四种因当然要感生、老、病、死四种果,这些在我们身上就是瀑流。瀑流就像康定城里的那条河,水的流速极快,后浪推前浪的;就像电视里的洪水,汹涌澎湃,人在其中丝毫不能自主,一旦落入水中就会立刻被冲走。

[四瀑流冲难阻止,]在因上来说是我们每天都在种恶因,在果上来说是我们每天都在受苦果,我们饱偿了这样的苦果。四种因瀑流我们无法脱离,同样,四种果瀑流我们也无法脱离。

[业力绳索紧密系,]我们都是被业力绳索捆紧了的,在没有证空性之前是无法摆脱的。换句话说:不单是证空性,只要我们在造业上不种因,这业力的绳索也能解得开。自无始以来到现在,我们造了无量的业,就像无量的绳索捆绑着我们,怎么能够轻易解得开?就是释迦佛,他证了空性、成了佛,在释迦族被诛的时候也还是感得头痛。所以说不管是谁,只要种了因,即便成佛之后还是要消业,因为有因必有果。

有句古话说:众生畏果,菩萨畏因。众生在苦受来了时感到十分痛苦,所以他们畏惧苦果的成熟;菩萨则不是这样,苦受来了他们会认为是给自己消业,消了业,业力就不会再倍增,就不会遭受更大的苦。但是菩萨在种因的时候非常谨慎,生怕种下了苦因。我们现在虽然不是菩萨,但可以学菩萨,在做事的时候,凡是种苦因的事情就不能干,放弃现在眼前的贪爱,不要给未来造苦果。

[投入我执铁笼中,]这说的是四大因瀑流中的无明。因为我们是抱着我执来的,只要一起思维就有执著。因为我们将无始以来的执著存在自己的心识上,进行各种思维都是心在活动,所以执著是丢不开的。我们每天总是把什么事都抓得紧紧的,在没有证空性以前,我们的心都是执著的。谁也不要说:“我没有执著。”这是你没有仔细想。举个例子来说:比方别人问你:“你执著吗?”你会说:“我没有执著。”可如果别人又接着问你:“你怎么会没有执著呢?”你的心里马上就会受不了,当时就会反驳说:“我就是没有执著嘛!”其实你这样说就是在执著,因为在你的心里抓着自己就是不执著。人的执著都是不知不觉的,在没有证空性以前在座的各位都是执著的(当然在座的如果有大菩萨例外,我是指初业有情而说。),在任何时候都是执著的。婴儿尽管什么都不懂,饿了就执著了,表现就在他会哭起来。妈妈赶紧给他喂奶,吃了以后他不哭了。他饿了又不会说话,当然只有哭,他知道自己一哭妈妈就会来喂他,所以人从小就是执著的。人逐渐长大了,可执著的境也逐渐多了,就会逐渐地广执著一切。待到成人之后,世界上的一切没有哪一样他不执著了。

[无明黑夜笼罩之。]说的是无明好似黑暗笼罩着我们。

(八)“无边有中生又生,三苦逼迫常无断,

诸母情状与处境,思已发起殊胜心。”

[无边有中生又生,]说的是在无边的三有之中,我们生了又生,在没有解脱生死之前,这是不会停下来的。这一生完结了又要有下一生。

[三苦逼迫常无断,]三苦即是苦苦、坏苦、行苦,这是由八苦、六苦总摄起来而说的。[常无断]即为永远是这样,未曾断过。

[诸母情状与处境,思已发起殊胜心。]说的是想到诸母有情的情况与处境,我们要发殊胜的心,发起为利益一切有情而成佛的殊胜心。这里面[思已]就是想过之后,要发为利益一切有情而成佛的心,如果我们这样想就能生得起菩提心。

下面是帕邦喀大师对这两个颂子进行了解释。

正如《入行论》中所说:“若仅思治愈,有情诸头疾,具此饶益心,即得无量福。况欲除有情,无量不安乐,乃至欲成就,有情无量德。” 以及《勇授请问经》所说:“菩提心福德,假设若有色,遍满虚空界,福尤过于彼。”等,发菩提心的功德无量无边。那些如母有情常被剧烈痛苦的因位四瀑流:欲瀑流、见瀑流、有瀑流、无明瀑流,以及果位四瀑流:生、老、病、死所漂流。

[若仅思治愈,有情诸头疾,具此饶益心,即得无量福。]这四句话的含义是这样的:假如我们想着自己要将一切有情的头痛病都治好,具备这样饶益有情的心,我们就可以得到无量的福。

为什么说仅是具备了饶益有情的心,尽管还没有行就能得到无量的福德呢?因为我们这样想就是意业的活动,意业只要一活动就种下了因,所以就培了无量的福德。这也等同我们的愿力,我们的愿力是天天想为利有情愿成佛,这也是意业活动,这样的意业活动同样种下了因。我们的身语二业所种下的因,都是在意识上种因,将来不管怎样的受生都要带着走。所以说虽然仅仅是想治愈诸有情的头疼病,因为是意业活动,不是虚的,同样是种下了因。意业活动在意识上种了因,身语二业也是在意识上种因,因此是同样的。

[况欲除有情,无量不安乐,乃至欲成就,有情无量德。]何况我们想要去除有情无量的不安乐的事情(这里的有情不是一个,而是所有的有情。),乃至于想成就一切有情,帮他们得解脱、成佛,生起这样的功德,像这样的意业活动功德好大啊!

[菩提心福德,假设若有色,遍满虚空界,福尤过于彼。]假如菩提心的福德有颜色可见,那么将虚空中全都布满,你所生起的福德比这还大。因此,这里说能够生起真实的一念菩提心之功德,你所得到的福德遍虚空都容不下。说菩提心生福的功德大,是因为我们想着为那么多的有情而成佛;说菩提心忏罪的功德大,是因为我们想着将一切有情的罪业忏尽,想给他们福德,这就是因。因此对自己来说,生起菩提心后生福的功德大,忏罪的功德也大。

[发菩提心的功德无量无边。那些如母有情常被剧烈痛苦的因位四瀑流:欲瀑流、见瀑流、有瀑流、无明瀑流,以及果位四瀑流:生、老、病、死所漂流。]这就是我上面所说的,四种因瀑流:欲瀑流就是欲界众生的贪著,有瀑流就是色界、无色界的贪著,见瀑流是我们见解中的错误,无明瀑流就是我们执实的心。以及由此而感得的生、老、病、死四种果瀑流。在这样的瀑流中漂流,就像在汹涌的河里被冲来冲去,我们能有什么好结果?

他们不仅在这四大河中漂流,而且被业索牢牢地绑住,就像手脚被绳子捆住一样。

如果我们被业力的绳索捆绑,这种业力的绳索不是普通的绳索,就好像是扯不断的绳子捆住了手脚一样,是无法解开的,简直没有希望解脱。

不仅如此,这种系缚之绳与普通的皮绳、毛绳不同,它们难断难解,好似铁索捆绑一样,如母有情就这样被关在我执的铁笼里。

业力的绳索是难解、难断的。我们大家从懂事开始到今天,都是被我执的铁笼所关住。我们什么时间才不执实?我从这里可以证明:有人碰了你一下,你马上就会认为不得了;人家说你一句不顺耳的话,你也会马上就受不了,这就是执著。如果不执著,别人说你说得再多,是他的事情,与你何干呢?但是假如你被我执无明抓住了,别人一说你,你马上会跳起来:“我就是这样啊!”这就是因为有了我执。如果没有我执,我的身体也是四大和合的,有什么关系呢?人家说他的,自己想一下:“与我无关。”就不会起执著。假如你想:“我怎么能被人说啊!他怎么能说我呢?!”当然一下就会觉得不得了,就会引起争吵,还可以引起打架,甚至动刀。这些都是有我执所引发的。

不仅我们大家(在座的菩萨除外)被关在我执的铁笼里,我们所有的母亲也同样被关在我执的铁笼里。

更有甚者,如果在白昼,这些如母有情尚可呼喊求救而存一丝希望。但这是夜晚最黑的时候,他们是在夜幕笼罩之下在大河中漂流,如母有情就是这样被无明的黑暗完全蒙蔽着,在无边无际的有海之中,生而又生,相续不断地受到苦苦、坏苦、周遍行苦这三苦的逼迫。

想到与自己的母亲在这样无救的情况下不断地受苦,我们做儿女的怎么能不心痛?当然应该引发让所有的母亲得到解脱的心。为了让所有的母亲得到解脱,我们除成佛之外没有其他办法。我们发愿成佛的目的不是自己成佛之后可以代替一切有情受苦,让他们得以解脱,而是自己成佛之后就可以告诉一切有情自己是如何得到解脱的,他们如能这样做,也同样能得到解脱。

引导一切母亲有情得到解脱,还有她们是否听话的问题,听话的就能接受佛法,很快就能生起善业,可以少些痛苦;那些不听话的还会不相信佛法。大家可以看看,现在不相信前生后世的人很普遍:“管他哟,死了就了!”他们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不管我们怎样对他们说恶报如何恼火,他们根本不相信,只相信死了就万事都了结了。如果死了真的能了断一切,我们就不需要着急了,问题在于死了未必能了断一切!我们有来的地方就有去的地方,不相信因果是一切痛苦的根源,相信因果的人就能慢慢地得到解脱,不相信的人只会一生比一生更糟。

像这种难以忍受的处境、局面,母亲有情自己这边是无以为计的,解救他们的担子就落在我们的肩上,我们现在既已找到解救他们的方法,就应思维如母有情受苦的情状,依次修习承担解脱之责的增上心等,努力设法生起大宝菩提心为要。

帕邦喀大师在这里用的就是[母亲有情]而不是[如母有情][如母有情]是汉人通常的用法,藏文的本意是[母亲有情]

[无以为计]是自己没有办法。既然母亲有情自己没有办法摆脱痛苦,我们做儿女的当然要挑起解救他们的重担。看到母亲有情如此地痛苦,做儿女的就不能不救,至少应该为母亲减轻一些痛苦。不这样就是在世间法上也说不通:母亲生病了在床上躺着受痛苦,儿女回家起码要给母亲递杯开水,在世间法上这都是应该做的事。

[我们现在既已找到解救他们的方法,就应思维如母有情受苦的情状,依次修习承担解脱之责的增上心等,]这里特别提出了[依次修习],也就是我们起始修行应该从知母、念恩、报恩、修慈、修悲 、增上意乐的顺序依次修,没有增上意乐就是阿罗汉或辟支佛,有了增上意乐就是菩萨,区别就在这一点。

[努力设法生起大宝菩提心为要。]为什么这里用 [大宝菩提心]一词?因为如果没有菩提心就不能成佛,所以菩提心就像成佛的大宝一样。[大宝]是汉语通常的译法,依藏文直译应该是摩尼宝,也就是求什么就有什么的宝贝。生起了菩提心就等于有了摩尼宝,一般人修了多年都不能起作用的仪轨,生起了菩提心的人只要念一遍就能起作用,所以就等于我们求什么就有什么。[大宝菩提心]是我们只能这样译,如果用[摩尼宝菩提心]一词,在意思上还显得弱了一些,依藏文的原意上应该是[如摩尼宝般的菩提心]。生起这样的菩提心是十分重要的,因为没有菩提心就不是菩萨,就不能成佛,所以非常重要!

为生起菩提心就需先思维,为思维就需先听闻。希望一切有情具足安乐之心明显生起时,即是慈心;希望一切有情远离痛苦之心明显生起时,即是悲心。比如为母极其珍爱的独子遭受重病时,他们的母亲在行、住、坐、卧一切威仪中,心里只想着若能找到一种迅速治愈爱儿痛苦的方法该有多好,这些想法在她心中相续不断,极为自然地明显生起。只有像这样才算达到生起大悲心的标准。

[为生起菩提心就需先思维,为思维就需先听闻。][思维]就是反复想成佛的道理,为了思维当然需要先听闻正法,知道生起菩提心有什么好处,怎样才能生起菩提心等道理。

[希望一切有情具足安乐之心明显生起时,即是慈心;]希望一切母亲有情具足安乐的心在自己身上能够油然生起,这就是慈心。什么时候我们的心上才有慈心呢?一定要每天在自己的心上都能油然生起愿一切母亲有情得乐的心,这才是有慈心了。

[希望一切有情远离痛苦之心明显生起时,即是悲心。]同上面所说的一样也是自己每天都油然生起愿一切母亲有情能够远离痛苦的心,这就是有悲心了。

慈心、悲心这两样是我们成佛所必需的。在修菩提心时慈心还要加两个字,叫做[悦意慈心],也就是我们像爱自己的孩子、爱自己的独生子一样爱一切慈母有情。这样的慈心和一般所说的慈心还所不同,所以要加上[悦意]两个字。只有爱极了,才能想到给他们拔苦予乐。

[比如为母极其珍爱的独子遭受重病时,他们的母亲在行、住、坐、卧一切威仪中,心里只想着若能找到一种迅速治愈爱儿痛苦的方法该有多好,这些想法在她心中相续不断,极为自然地明显生起。只有像这样才算达到生起大悲心的标准。]在孩子的病痛没有彻底解除之前,母亲的心始终想着怎样迅速治愈孩子的重病,这样的心念是不会中断的。在一切众生没有得度、还没有得解脱以前,菩萨的心里也都是这样的,他们每天都在惦念我们这些众生。做母亲都有这样的体会:在孩子的病痛没有治愈前,她们总是睡不着觉、吃不下饭,睡梦中醒来就会想着孩子的病是不是好些了?赶紧看看孩子是不是退烧了,只有母亲有这样的体会。这种想把孩子的病尽快治好、彻底治好的心念,在孩子的病治愈之前,在母亲的心里是相续不断的。在我们众生没有得解脱之前佛菩萨都是这样一直牵挂着的,决不会放弃我们。在座的诸位没有一个人被诸佛菩萨放弃了的,因此我们要有信心:诸佛菩萨这样的爱我们,我们要成器啊!有他们这么大力量的帮助,如果我们不尽快努力,那就是自暴自弃!只有我们能够极其自然地生起这样的心,才算是达到生起大悲心的合格标准。

佛陀的教法中,修习大宝菩提心的方法有二种:一.七重因果;二.自他相换。随便修哪一种都一定能生起菩提心。修此菩提心的方法,既完全又正确,大地之上无与伦比者,即是妙音怙主大宗喀巴教法的心要——《菩提道次第》,所以应从这一法门修菩提心。

在整个宗喀巴大师的教法中,包含了那么多法,但心要就是《菩提道次第》。没有生起菩提心,其他的法尽管说得再好,都修不起功能,所以我们应该从《菩提道次第》中来开始修菩提心。

修菩提心的方法,简要言之,即先修[平等舍],其次依次修【知母】等。【知母】,【念恩】,【报恩】三者为【悦意慈】之因,【悦意慈】是【知母】等三法之果,同时又是【大悲】之因。

帕邦喀大师这里简单讲了修菩提心的方法,也就是先修平等舍心之后,依此修知母、念恩、报恩、慈心、悲心 、增上意乐,直到正修菩提心,我们应依这样的次第来修。

这里所要修的慈心不是一般的慈心,而是[悦意慈]心,就是有深爱一切母亲有情的心。这与单讲慈心有一点区别,要先生起爱他的心,就像父母对儿女的那种极为珍爱的心,才会生起给他们拔苦予乐的心。

[悦意慈]心是知母、念恩、报恩的果,有了[悦意慈]心才生得起大悲心。对一切母亲有情只有爱极了才会想到为他们拔苦予乐,才生得起大悲心。

菩提心是否有力,是由大悲心力量大小决定的。如果发觉难以生起悲心,你可以修【上师观自在瑜伽】作为生起的方便法门。如果你努力启请,修观自在之心与自心无别瑜伽,便能从中获得加持,这是一种极其殊胜的生起大悲心教授。另外还有一些甚深扼要,但不便在集会中讲。

[菩提心是否有力,是由大悲心力量大小决定的。如果发觉难以生起悲心,你可以修【上师观自在瑜伽】作为生起的方便法门。]菩提心有没有力量,需要看大悲心有没有力量,要看悲心的大小。如果我们感到大悲心总也生不起来,可以修《上师观自在瑜伽》,这是一种方法。我们可以观修观音菩萨,因为观音菩萨是诸佛菩萨悲心的总聚体,得到了观音菩萨的加持,大悲心就容易生起。帕邦喀大师在这里为我们说了一种帮助生起大悲心的方法。如果我们想要好好修习,可以多念母恩,多念母恩才生得起报恩之心。

[如果你努力启请,修观自在之心与自心无别瑜伽,便能从中获得加持,这是一种极其殊胜的生起大悲心教授。]如果我们努力启请观音菩萨,那么修观音菩萨的心与自己修法的心就能合起。[无别瑜伽]就是相应并能够合得起,这样我们就能得到观音菩萨的加持。观音菩萨在不了义上来说就是观音菩萨;在了义上来说则是诸佛的悲心。如果得到诸佛悲心的加持,我们的悲心就容易生起,这是帕邦喀大师所说的帮助生起大悲心的一种殊胜的教授。在没有得到这样的教授之前,大家可以多念母恩,多思维母亲的功德,多思维母亲对我们的好处,也有助于我们生起大悲心。

[另外还有一些甚深扼要,但不便在集会中讲。]帕邦喀大师还有其他的一些殊胜修法,但在大庭广众讲法和传修法是有些区别的,所以帕邦喀大师不能在大庭广众下传那些修法。一般在大庭广众下只能讲道理,讲应该怎么做,在真正具体修时还要有殊胜的方法,所以上师要另外传修法大家看《菩提道次第》里面的【马车】,那就是修法。

我在康定曾得到昂旺朗吉堪布上师单传的菩提心的修法,我想将这些修法贡献给你们大家,在这一部分讲完之后,我要给大家传上师传给我的菩提心的修法,也就是用什么方法修菩提心,怎样才能生起菩提心。大家要天天至少想一遍,这并不难。如果天天想一遍,我们就能消无量的罪业,也能生无量的功德,同时对生菩提心的方法也一天天的熟悉了。

如能生起【大悲心】,便能生起承担利他之责的【增上意乐】,由此即能生起菩提心。

没有菩提心,连自了的事都做不好,哪里还能想到为利有情愿成佛?没有增上意乐就生不起菩提心,有无增上意乐就是那些声闻缘觉与菩萨的区别,区别仅在于此。能够生得起增上意乐,心相续就发生了变化,就将变成大乘的相续,将来的最终结果,无论需要多长的时间,都是要成佛的。只要我们的菩提心真实生起了,二乘人见了我们都要礼敬。他们不是礼敬我们的功德,我们的功德比起他们差得太远了,连给他们提鞋的资格都不够。但是我们真实生起了菩提心就一定能成佛,他们却没有这个资格,所以那时我们受他们的礼拜都没关系。就像皇太子年龄再小,宰相见了称其为千岁都没有关系。

在修平等舍之时,先观一个非亲非仇的中庸有情在自己的面前,消除贪瞋,令心平等。然后观二个人在自己面前:一个是你最奇爱的亲友,另一个是你最讨厌的仇人,次思这位亲友在过去无数生中,曾是你的仇人并伤害于你;这位仇人在过去无数生中,曾是你的亲友并惠助于你,这样来消除贪瞋令心平等。

帕邦喀大师在这里将道理和方法都讲了出来,我们要天天这样想,才能起到让自己的心消除贪瞋、生起平等的作用,单是懂这个道理是不能起作用的,所以我们应该依照昂旺朗吉堪布上师所传的菩提心的修法天天串习、天天思维、天天想,才能逐渐生起菩提心。

然后应思,一切有情,从他们自己这边来讲,都想要快乐,是平等的,都不要痛苦也是平等的。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曾作过我的亲友和仇敌,同样是平等的,所以我到底应该贪爱哪个?瞋恨哪个?你必须这样思维,直至对遍虚空的一切有情生起平等心为止。

这段话叫我们从三个方面来思维平等舍心:一切有情想快乐是平等的;一切有情想远离痛苦是平等的;一切有情都曾经是我们的亲人、都曾经是我们的仇人,这也是平等的。因此我们想想:应该爱哪一个?应该恨哪一个?都是一样的嘛!这就是修平等舍心的方法。

第二修知母。如配合《释量论》中所说的成立心智无始的正理而修,对生起【知母】帮助极大,所以在此略说一下。

[心智无始]就是说我们的心流自无始以来是相续不断的:今生的心流是自中有而来,中有的心流是自过去生中来的,过去生中的心流还是自其中有来的,这样一直就可以推到无始。这就像世间法所说的一句话:究竟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你可以说:没有鸡哪来的蛋呢?这个话是对的。那么鸡又是从哪里来的呢?鸡是由蛋孵化而来。这样一直推下去可以推到无始,就是找不到第一个的起源。我们还可以想到大梵天,他说人都是他所造的,我们反过来可以问:他又是哪一个所造的呢?因此他所说的不可信。《圣经》上说:上帝拿泥巴捏成了亚当和夏娃,后来就有了我们,那么上帝又是哪一个造的呢?所以这些都不是究竟的。

因为向回推无始是找不到头的,所以我们都曾经受生了无量次;因为每一次受生都有母亲,所以我们母亲的数量是无量的,从这两个道理我们就能相信一切有情都是母亲,因为这是一个无穷大的数字。按佛经上所说的,没有哪一趣我们没有受生过,也没有哪一个地方我们不曾受过生,所以没有哪一个有情不曾做过我们的母亲,这是因为心流找不到始。既然心流找不到始,那么我们的母亲也多得无法计数,我们从这个道理来思维,就可以认识到一切有情都是我的母亲。[知母]就是认识到一切有情都是我的母亲,都应该是我们爱不够的,这样我们的心里就可以承许一切有情都是自己的母亲。

就像你今日之心是昨日之心的延续,今年之心是去年之心的延续一样,你今生之心是前生之心的延续,前生之心是再前生之心的延续。你可以像这样无限地追下去,【在这之前我没有心】的上限是绝对找不到的,故能成立心智无始。

这段话是帕邦喀大师对[心智无始]这个道理的解释。因为找不到[在这之前我没有心]的地方,所以心智的起始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的,因此我们的心流就是相续不断的。

这样的话,我的轮回也必然是无始的,所受之生也一定是无边际的,我未曾受生之处一个也没有,而且无数次地在同一个地方受生。没有我未曾受过身的有情种类,而且也是无数次地受同一种身,单受生于狗一项,也是无法以数字计算的,每一类有情都一样。

所有我们能够见到的和见不到的有情种类自己都曾受生过。我们可以看到猪的一生都那么恼火,其实每个人都曾无数次地受生于猪。同样,我们过去都曾经受生过帝释梵天,并且不知受生过多少次。像转轮圣王那么大的福报,我们也同样有过,但却只是成就世间,不知道要断烦恼、断三恶道,脱离轮回。我们心识里种下的世间种子,是无量无边的,各种好种子心里都有,各种坏种子心里也都有,下一世如何受生就要看我们的缘:坏的缘先来了,坏种子就要先感果;好的缘先来了,好种子就要先感果。

我们过去生中曾无数次受生于狗,这个数字同样是算不出来的,而且每一类有情都是这样。世界上每一种有情我们都曾无数次受生过,并且无论好坏都曾受生过无数次。在我们的心识里什么样的习气都有,看我们今生的遇缘,有什么缘,就现起什么样的习气。

所以,未曾作过我母亲的有情一个也没有,每一个有情又绝对是无数次地作过我的母亲,单是人身一项,作母亲的次数就无法估算。

这句话是说:没有一个有情不曾做过我们的母亲,而且单是给我们做人身母亲的次数,就是数不清的。

这样不断地修,直至生起有力的定解:每一个有情都曾无数次地作过我的母亲。

我们必须天天不断地这样想,这样思维,一直到心里真正能够承许每一个有情都是自己母亲,就达到了修佛法中要求的[忍]。一个法修到在自己心里承许了,而且是真正承许了,这就叫[忍]。不是今天我修了一个法,我忍得一切痛苦了,那只是粗略的。只有这个法在自己心里心安理得地承许就是这样的,只有修到这样的程度,才是修法的[忍]。开始修法我们要克服一切痛苦,坐得腰酸背痛、脚都麻木了,那只是初步的;要紧的是法在自己的心里真正生起就是这样、确实是这样、不会不是这样的,才达到修法的[忍]。加行道里的暖、顶、忍中的[忍],就是这个东西。比方说我们今天学习佛法,听了很多教授,回去想哪些自己能完全相信了,哪些还不能完全相信,能完全相信了才是安忍;还不能完全相信就没有达到安忍的水平,只是知道了这样的说法,有了一些新的见识而已。

上面是说得是修 [知母],下面说得是修[念恩]。

其次修念恩。以我今世的母亲为代表,从我住胎开始,阿妈就像一个病人一样,要作种种的苦行,以避免任何可能对我的伤害,小到所进的食物。在我住胎的九个月另十天期间,母亲对待自己的身体就像对待病弱者一样,连迈步也要踌躇。

在这方面男人只能看到,没有体验,如隔岸观火一样,毕竟与亲临火灾现场不同。只有作母亲的才有体验:怀孕不是件舒服的事,怀胎十月期间母亲是坐立不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睡也不是;为了避免孩子受到伤害,就算是吃一点食品,她们也要先考虑是否对胎儿不利;她们对自己的身体十分小心,生怕影响胎儿成长;她们走路十分谨慎,避免不慎摔倒造成胎儿夭折;可以说母亲从知道怀胎开始,就是她们苦受的开始,要一直到分娩、满月、身体复员后才算解脱住胎的痛苦。分娩之后母亲带孩子的苦受又开始了。一直到孩子有了工作以后,做母亲的还会想:孩子的工作是不是做得好?不知道领导是否喜欢他?等等问题;一旦听说孩子受到领导的批评,母亲的心又开始为孩子忧虑了;直到孩子可以独立工作了,母亲还在期盼着他事业有成。知道孩子工作做得好,母亲为他高兴;知道孩子事业上遇到挫折,母亲为之忧虑。

我不是说男人不好,男人大多不如女人爱孩子,母亲爱孩子是发自肺腑的,孩子再调皮都要设法让他改掉毛病;父亲则不然:他们要求孩子就要这样做,不这样做就要骂他,甚至揍他一顿!过后就算了。

在她生我的时候,母亲虽然遭受剧烈地疼痛,但她仍像得到如意宝般的欣喜万分。

做母亲的都是这样的心:尽管历尽痛苦才生下孩子,生下孩子之后她首先是问孩子好不好,不会问自己好不好。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非常爱惜,无论是儿是女都喜欢,如果生一个儿子就更加喜欢,就像生了一个皇太子那样高兴,因为汉人有传宗接代的说法。只有母亲才有这样的心,男人对儿女则没有这样的心。

在当时,我除了啼哭和晃动手臂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无可奈何,是个哑巴,瘸子,只不过像个红嘴雉鸟而已,然而阿妈却以十指捧玩,用她的体温温暖我,待我以慈爱的微笑。

婴儿刚出生自然什么也不懂,他什么都没接触过,除了感到粗糙之外,什么都感觉不到。无论给他穿什么衣服,都只感到粗糙,都不如在母亲胎中那么舒适、细润。婴儿除了哭之外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他因不会说话所以只会哭。大人给他做什么都是无可奈何,他不会站立、走路,就像一只不会飞的小鸟,像一个蠕虫,随大人摆布。母亲对自己的儿女都是十分的喜爱:看着怀里的孩子,她会自己笑起来;尽管孩子不会说话,会在母亲身上大小便,但母亲还是十分疼爱;如果孩子大便,来不及拿纸时母亲会用手指给孩子擦拭,只想着让孩子舒适些;万一孩子夜里尿床,母亲会将孩子移到干的地方,自己睡于湿的地方,这些都是只有母亲才做得到的,父亲是做不到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无论自己吃什么苦都无所谓。父亲虽然也爱自己的孩子,但不如母亲爱得那么深,他往往只关心孩子大的方面。只有母亲才关心孩子的细微之处,她的心整天都在孩子身上,就是在上班心也在孩子身上,下班立刻慌里慌张赶回去看看孩子怎么样了。父亲一般只会嘴上说说,但爱的最关切的只有母亲。

母亲用喜悦的眼睛注视我,用她的嘴唇擦去我嘴上的鼻涕,用手拭净我的屎尿,亲口把乳粥等食物喂入我口中,尽她最大的努力保护我不受伤害和给予帮助。

这样的事情母亲都曾做过,冬天婴儿大便了,如果草纸不在手边,母亲会先用自己的手指擦净孩子的屁股,给他盖好被子,不要使他着凉,然后再去取草纸处理一切。无论孩子需要什么,母亲都会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这些也是父亲做不到的。

在那些日子里,我的苦乐好坏一切都要指望她,我的所有希望只能依赖一个人:她就是我的母亲。如果那时没有母亲的养育之恩,我恐怕连一个时辰都活不到,除了给鸟、狗等吃掉外,没有生存的希望。每天不下一百次地保护我不出意外,母亲有如此的恩德。

母亲养育之恩除了抚养还有教育,她是儿女的第一个老师,教他们说话,教他们走路。没有母亲的保护,婴儿怎么活得下来?母亲从早上一醒,就怕孩子出意外;一直到晚上睡着了,都在警惕孩子受到伤害,做过母亲的都是这样的情形,所以我们要念母恩。

在我成长的时候,她又不顾罪、苦、恶名,为我筹备所需之物,把自己舍不得用的所有钱物都交到我的手上。对我们这些有出家修行缘分的人来说,是母亲毫不吝惜地拿出财物,作为必要的花费,安排我们入寺,从那时起,只要有需要,她都会倾囊资助。这种恩德实在是无量无边的。

母亲为了孩子,只要能做到她都会竭力为孩子去做,哪怕背恶名、造罪业都无所顾惜。母亲给儿女钱时毫无舍不得,但她对自己却舍不得多花一点钱。藏区出家和汉地不同,僧人出家之后的一切需要都靠母亲的支持,这和汉地是完全不同的。藏区的寺庙僧人的所有生活所需都靠家里母亲供给,汉地虽不是这样,但出家人也是要靠家里母亲供应一些钱物,母亲都会设法带一些钱物给出家的儿子。藏区要安排儿子出家,要给寺庙一定的供养,要给儿子准备些生活必须品,这些都要靠母亲操办。那里可不像咱们汉地,想出家了一个人到庙里去,庙里会给你换上袈裟,会安排你食宿,像昭觉寺的清定上师还会给出家人发一点津贴,藏区可没有这样的事。在藏区只要出家的儿子需要,母亲花完所有的积蓄也在所不惜。母亲在这方面的功德是无量无边的。

今世之母不仅在现世恩养于我,在我众多的前生中,也曾以大恩一次又一次无数次地养育我。不仅是今世之母,一切有情在前生都曾是我的母亲,像今世之母恩育我一样,全都对我有大恩德,只不过是因为生死的变迁,现在互不认识而已。

我们今生的母亲都是过去生中曾经养育过我们的母亲,她生养我们决不是第一次,而是多少次养育过我们。过去生中的母亲和今生的母亲一样养我、育我,养是提供给我的生活需要,育还含有教育的意思。今生的母亲对我有多大的恩德,过去生中的母亲也对我有如是大的恩德;今生的母亲对我有多生的恩德,过去生中的母亲也对我有多生的恩德,只不过由于彼此都换了身体,所以现在互不相识了,我们要生起这样的心量。

这里有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能知道过去自己的母亲该多好,免得像现在这样见面互不相识。” 不要认为没有这样的可能,学佛法之人都会知道,在六种神通中有他心通,有宿命通。有宿命通功能的人知道过去生中的事情。比如谁是自己过去生中的老朋友、谁是自己过去生中的母亲、自己曾经是过去生中哪些人的母亲等等。只要我们照着佛法认真地修,就会生起这样的功能。要得到宿命通首先需要得定,只有得了定才靠得住。现在偶尔现形的都是潜伏意识之现形,是靠得不住的、不稳当的。只要我们好好修,最大的感觉就是法修到最熟的时候,有时突然会知道今天将有什么事情发生,今天将有谁会来。得到这样的功不需要到下辈子,今生就能得到。只要自己好好修,是会发生这样的事的。如果我们修好了,心里就不能想世间的安乐,只要一想就会来。比如今天想吃巧克力,明天就会有人给自己送来。

这些可不是神话,是可以办得到的。当年海公上师在净慈寺时,管伙食的僧人对上师说:“上师,明天就没有粮食了。”海公上师说:“没关系,明天会有人送来。”管伙食的僧人心想:哪里会有人送来粮食?但是上师说有,自己不敢说不对。到第二天上午真的有人送了米来。这就是说只要很好地修,今生就能产生这样的神通。一般人认为这不得了,是奇异功能,其实每个修学佛法的人都能产生类似的神通。但是我要告诫大家:如果有了一点功能是不能拿来宣传的,一宣传就没有了。就像蒸饭没有熟就不能揭锅盖,一旦放了气,再怎么蒸都是夹生的。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