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11讲
 
{返回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515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11讲

2010年5月1日台北 下午

首先在还未闻法之前,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必须要先调整我们听法的动机。为了利益如虚空般的一切有情,我希望能够早获得圆满要佛果,以这样为菩提心,作为听法的动机,来听闻今天的大乘法。。

今天在这个地方,所要为各位介绍的是宗喀巴大师所造的《菩提道次第略论》。今天请翻到《菩提道道次第略论》的第88页。昨天我们有提到,如果投生在地狱道的话,他投生的时间有多长?并且在最后有引了《亲友书》当中的一个偈颂,提到了「乃至不善尚未尽,尔时与命终不离」。如果我们所造的恶业,它的力量在还没有完全消失之前,我们所受到的恶趣苦,就不会远离我们。如果更进一步,我们想要将地狱道的这些寿命,作一个严格的规范的话,这个时候在原文当中,就有再一次的提到,此复人间五十年为四大王众天之一日,这个地方有特别提到欲界六天。欲界六天分别是:四大王众天、三十三天、离斗诤天、兜率天、乐化天以及他化自在天。

第一个部分提到的是「四大王众天」。人间的五十年,是四大王众天的一日。以此三十日为一月,以这样的一种计算方式,乘以三十的话,就是四大王众天的一个月。十二月为一年,此五百年为四大王众生之寿量,简单的来说等于人世间的九百万年。总此一切为一日,以这样的一个单位,作为一日,以此三十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年,此五百年为等活地狱之寿量。如是人间百年、二百、四百、八百、一千六百年,如其次第是从三十三天至他化自在天之一日;它的计算方式,就跟之前四大王众天的计算方式是相同的。其寿量为各天千年、二千、四千、八千、一万六千年。此等依次是从黑绳地狱至烧热地狱之一日,以各自年,从千年直至一万六千年。《俱舍论》及《本地分》中说极热地狱为半中劫,无间地狱为一中劫。这个部分的内涵,是符合《俱舍论》的根本颂当中的内涵。

在其它的道次第的论著当中,有明确的指出来,等活地狱的一天,就是等于人世间的九百万年。确实我们藉由刚才的这种方式来作计划的话,人世间的五十年,是四大王众天的一日,以这样的单位乘以三十,再乘以十二,再乘以五百的话,刚好就是人间的九百万年。而以这样的单位,正是炎热地狱当中「等活地狱」的一日。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是近边地狱。

癸二、近边地狱(分四)

八大地狱一一各有四墙、四门,其外皆有铁城围绕,其城亦复各有四门。一一门外,各有四四「有余有情地狱」:近边地狱的另外一个名称,又称之为是有余有情地狱。也就是当有有情堕入了有情地狱,或者是炎热地狱之后,他还有一些苦,并没有完全的受尽的时候,这时候,他纵使能够跳脱有情地狱,但是还是必须要承受剩余的痛苦,也就是近边地狱当中的苦。所以近边地狱,又称之为是有余有情地狱。有余有情地狱,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四种:一、火炭坑。二、腐尸泥或粪秽泥,恶臭如尸。三、利刃道等,这个「等」字当中包含了剑叶林以及铁棘林。四、无极河。

子一、火炭坑(89页)

火炭深及膝部,彼诸有情为求宅舍,堕入火炭坑的有情,他为了要寻求一个安稳的,而且没有痛苦的处所,所以游走至此。下足之时,皮、肉、血脉悉皆烧烂;当他跨出一步的时候,他的脚上面的皮、肉、血脉都会被火炭所烧烂,而他将抬起脚的时候,举足之时,皮等还生。

子二、粪秽泥

与彼相邻有粪秽泥,恶臭如尸。寻求宅舍诸有情众,翻越至此,跌落此处,颈部以下深陷其中。其粪泥内有名为「利嘴」之虫,彼等钻入皮、肉、筋、骨当中,取髓而食。 

子三、利刃道等(90页)

与彼粪泥相邻,有仰刃利刀之路。这时候刀子它的刀口,都是向上的。寻求宅舍诸有情众,游走至此。下足之时,皮、肉、血脉尽断;举足之时,复生如故。

与此相邻有「剑叶林」。寻求宅舍诸有情众,游走至此,遂往其荫,于彼坐时,剑叶从树落下,截断其身肢体、分支。彼诸有情倒于彼地,众多猛犬前来,撕咬其背而食。

与此相邻有「铁刺林」。寻求宅舍诸有情众,游走至此,遂爬其上。这时候有情,他来到了这个地方,他自然而然的就会往树上爬,当他往上爬的时候,往上爬时,刺锋向下;这时候刺锋,也就是刀的面是朝下的。欲向下时,转而朝上贯穿支节。次有名为「铁嘴」大鸟,飞至肩上,或至顶上,啄食眼珠。

彼等同是兵器所伤,故合为一。

子四、无极河(91页)

与「铁刺林」相邻有「无极河」,而且在这一条河当中,沸腾盐水充满其中。寻求宅舍诸有情众,堕入其中,上下漂没而受烧煮,犹如豆等掷入以猛火烧煮、充满沸水之铜锅中。其河两岸有诸狱卒,手执棍杖、铁勾、大网住于两旁,不令逃脱;或以铁勾,或以大网取出,仰置炽燃大地之上,问何所欲?这时候狱卒们,把有情捞出来,就会问他说:你想要什么东西?彼若答曰:「我无觉知,亦无能见,这时候如果你回答说:我现在没什么特别的想法,我也没有办法看到外面的情境,但是我觉得非常的饥渴,然甚饥渴。」便以炽然铁丸置其口中,并以烊铜灌入其口。

《本地分》云:近边地狱与独一地狱二者寿量无定。然其能感彼等痛苦之业,未尽之前,尔时必将承受其苦。

癸三、寒冷地狱(分八)

八大有情地狱前方一万由旬之外,寒冷地狱的地置是在八大有情地狱的正前方,即有彼处。从此向下三万二千由旬之处,有「寒疱地狱」;从彼渐隔二千、二千由旬之下,有余七者。对于这一点,有一些人会提出质疑,因为在第一句话当中有特别的强调,八大有情地狱前方,而且这边的前面,指的是正前方的意思。但是之前我们在84页,介绍大有情地狱的时候,有特别的强调,从彼间隔至前四千、四千由旬之下,而在寒冷地狱的时候,他只提到说,从彼间隔二千、二千由旬之下。所以有人对这个部分提出质疑,他们并不是面对面的,因为他们的间隔有所不同。但是寒冷地狱之所以,以间隔二千、二千由旬之下的方式来叙述的原因,是因为它没将雪山的高度计算进去,如果将雪山的高度计算进去的话,他们的间隔,彼此之间也是相差了四千由旬,所以这个地方并不会有过失。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是第92页,寒冷地狱当中的第一个部分,寒疱地狱。 

子一、寒疱地狱(92页)

遭寒风所袭故,全身遂起寒疱,蜷缩而住。

子二、疱裂地狱

寒疱破裂,蜷缩而住。

子三、颤牙地狱。

颤牙地狱的翻译,是藏文原文字的翻译,下面阿扎呫地狱的这个词,是梵文的音译。

子四、呜呼地狱。

鸣呼地狱的翻译,是藏文的原文,赫赫瓦地狱,是梵文的音译。

子五、啊区地狱

啊区地狱,也称之为是唬唬瓦地狱。是以叫苦声音而立其名。

子六、裂如青莲地狱(93页)

遭寒风所逼故,身成青色,裂为五或六瓣。

子七、裂如红莲地狱

身色由青转红、这时候转红的原因,是因为他的身体已经开始不断的在流血。裂为十瓣,或为更多。

子八、裂如大红莲地狱

皮肤变为极红,裂为百瓣,或为更多。此等为《本地分》中所说。不管是炎热地狱,或者是寒冷地狱,这当中的描述最主要,都是依据《本地分》的原文,而在这个地方作介绍。而《本地分》当中的原文,是依据佛陀亲口宣说的《念住经》的正文,而引申出来的。

寿量:摩羯陀国中有纳八十斛芝麻大筐,过去在印度摩羯陀国的这个国家当中,有可以容纳八十斛芝麻的一个大筐。以芝麻粒装满其中,次每百年取一芝麻,如果将芝麻装满了这个大筐,并且之后每一年,都从这当中取出一粒的芝麻。芝麻尽已,寒疱地狱寿量较之尤长。当这当中的芝麻完全的取尽之后,寒疱地狱的寿量,并没有完全的消失。并说其后后寿量较前前多二十倍。「后后的寿量较前前多二十倍」是指说寒冷地狱可以分为八层,后后的寿量较前前是要多出二十倍的寿量。

癸四、独一地狱(93页)

位于寒冷、炎热地狱近边。《本地分》说人间亦有;《律本事经》亦说位于大海岸边,如同《僧护因缘经》中所说。在佛所说的这部经当中,有特别的提到所谓的「独一地狱」。独一地狱在我们的人世间,尤其是在大海岸边,都有所谓的独一地狱。而《僧护因缘经》当中,就特别的强调了这个部分。过去印度有很多的商人,他们都习惯出外去寻宝,但是在寻宝之前,他们都希望迎请僧众,随同他们一起去寻宝。而在这个同时,他们就发现在近边地狱,在独一地狱,也就是在海岸边,竟然有各种不同的这种独一地狱的面貌,会呈现出来。其实独一地狱,它的面貌有相当多种。有些独一地狱,它所呈现的面貌就像一颗大树,有的就像一条绳子,有的就像一个柱子。

为什么独一地狱,会呈现出各式各样不同的面貌呢?比方以呈现柱子的面貌而言,有些人在作法会的时候,他会靠在佛堂,或者是大殿的柱子上休息,这时候他所造的业,就会让也感得投生独一地狱,而感得的面貌就像柱子的面貌是一模一样的。或者是他把佛堂里面的柱子,大殿里面的柱子,刻意的把它弄脏,这时候他也有可能会感得这样的果报。或者是我们到寺院去帮忙打扫,但是我们故意把寺院里面的扫把弄断,或者是弄坏,这时候我们所感得的果报,也会投生在独一地狱,而我们所现出来的面貌,就跟扫把的面貌是很接近的,但是他是一个有情众生。所以独一地狱,他会呈现出各式各样不同的面貌出来。

在之前我们也有跟各位介绍,导师释迦世尊,他是在炎热地狱当中发起了菩提心。但是也有其它经中有特别的谈到,导师释迦世尊,其实是在投生独一地狱的时候,生起菩提心的。而这部经当中,它是如何叙述这个过程的呢?那个时候,导师释迦世尊投生为印度的一个小男孩,他的爸爸因为到海中去寻宝的缘故,这时候就身亡了,所以他也很想要追随他父亲的脚步,到海上去寻宝。但是由于他母亲不准的缘故,所以这时候他就打他母亲的头,然后毅然决然的就离开了他的母亲,并且到海上去寻宝。但是过了不久,他来到了一个岛屿。他发现在这个岛上面有一间铁皮屋,它四周都是用铁作成的,并且在这个铁皮屋中间,有几片的铁皮,不停的在旋转。这时候他就问周边的人说,这上面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它会不停的转?这时候他旁边的人就回答他说,这是因为要处罚世间上有一些人,不听母亲的话,然后还刻意打母亲的头所造的业,而感得会看到这种房屋,并且等一下这些铁皮就会打在这个人的头上。所以他就想到说,在出门的时候,他也打了他母亲的头,所以他马上就受到这样的一种果报。而当他受到这个果报的时候,他就想到说,虽然我因为之前造了恶业而感得了这样的一种果报,这是我自己活该,但是在受这个果报的同时,我也希望能够代替一切的有情众生,如果他们造作了相同的恶业,我也希望他们的果报,能够在我身上完全的成熟出来。他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状况下,而生起了菩提心。而他所看到的影像,就是我们这边所谓的独一地狱。

接下来下一段,这一段最主要提到的是,我们在过去已经集聚了相当多,投生地狱的因,在思惟这一点之后,我们在内心应该要生起畏惧的感受。如是感生彼等之因,如下将说,极易为故,于日日中亦集众多,昔所集者尚有无量,是故不应安逸而住,应思此等,心生怖畏。感生地狱的因,就如同之后我们在介绍业果这个部分同时,我们会为各位介绍。其实这些因,都是非常容易造作的,我们在一天可能就会造作非常多投生地狱的因,甚至在过去生,也有很多我们已经造作过的这些因。所以当下,虽然我们还活着,但是我们不应该放逸,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应思此等,心生怖畏」。为什么我们要思惟这个部分呢?与彼中间,唯有一息之隔而无余故。虽然我们当下,还没有遭遇到这些事情,但实际上我们跟地狱之间的距离,就只不过是我们现在还有一口气罢了。很庆幸的,我们现在还有这一口气,要是我们断气了,没有办法呼吸了,我们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的话,很有可能我们会在一瞬间之内,就投生在地狱当中。我们的心续里,累积了许多投生地狱的业,如果这样的业跟其它的缘聚集之后,有可能我们在一瞬间之内,就会投生在地狱里。如果我们是在上一个月,或者在去年我们就往生了,有可能我们现在就是在地狱当中受苦。因为我们的心续中,夹杂着非常多的这种恶业,而这样的恶业,如果在我们临终前,它的力量非常的强大而感果的话,我们想要不投生地狱都是很困难的。所以这时候,我们必须要思惟这个部分,觉得说我当下还能够活着,这是很庆幸的一件事情。因此我应该如何的来行善、断恶,这就是成为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目标。

《入行论》云:「已作地狱业,何故安逸住?」《亲友书》中亦云:「诸作恶者唯呼气,未断之时而间隔,闻诸地狱无量苦,如金刚性无所畏。我们大部分的人,纵使在听闻了地狱道当中,所要承受的痛苦之后,但是我们的心,就犹如同是金刚宝石般的坚固,对于这些苦不会生起一丝丝的恐惧。见画地狱及听闻,忆念读诵造形相,尚能令生诸怖畏,况诸正受猛异熟?」但实际,如果我们仔细的去思惟,我们在今生以及过去生所造的业,从这个角度,我们去思惟,不管是我们看见的地狱它所呈现出来的面貌,或者是我们听闻,我们心里面想到,或者是读诵有相关的论著。这时候照道理来说,我们内心都应该感到恐惧,「况诸正受猛异熟?」更何况是我们真的投生地狱之后,所必须承受的苦来临时,这时候我们内心当中的恐惧,更是无法言喻的。

其猛厉苦亦如《亲友书》云:「如于一切安乐中,永尽贪爱为乐主;在一切的安乐当中,能够完全断除贪爱的这种安乐,是最究竟的、最殊胜的。相同的,如是一切众苦中,无间狱苦极猛烈。此中日以三百矛,极猛贯刺所生苦,较于地狱轻微苦,非喻非能及少分。」如果我们以人世间的譬喻来作为例子,比方在一天当中,我们用三百矛,很用力的刺我们的身体所产生的这种痛苦,照道理来说一般人都会觉得这是难以忍受的。但相较于地狱当中最轻微的苦,其实我们之前所提到的苦,它是没有办法拿来作譬喻,也没有办法拿来跟地狱当中最轻微的苦相比较。能感如是众苦之因,应知唯是自之恶行,纵是轻微恶行,亦应尽力精勤莫为所染,如前论云:「此诸不善果种子,即身语意诸恶行,汝应尽力勤策励,纵其尘许亦莫为。」

壬二、思惟畜生之苦(95页)

诸畜生中,力大者杀害力弱者;为人、天之资具,畜生这个地方有提到,会成为人类或者是天人的资具。这当中的资具是指的,畜生也能够代替人、或者是天人作许多的事情,并且人也会食用畜生的肉等等,所以以这样的角度,说畜生是天或者是人的资具。无有自主,他是在一种没有办法自主的情况下,为他所使,被其它的人所控制。任其打、杀、伤害。

《本地分》说与人、天同住故,别无处所;《俱舍论释》中云:其处之根本为大海,余者皆从大海散出。畜生道的有情众,牠最主要的处所,牠的根源是来自于大海当中,而其它的畜生是从大海当中而散出来的。其余尚有生于黑暗之处及水中者。于彼等处,衰老而死、负重疲劳、耕耘、受驱使及剪毛。杀害方式亦有多种,当人在杀害畜生的时候,会透由各种的手段来杀害畜生。令其困苦而作杀害;又受饥渴、日风逼恼、猎人等众多方迫害。任何时中,应于此等心生怖畏,思惟众苦所逼之理,心生厌恶而生出离。

寿量,《俱舍论》云:「畜生长经劫。」谓寿长者能达劫量,短则无定。畜生道的有情,牠们的寿量,长的能够到达「劫量」,也就是一劫这么的久,短的话则是无定的。

壬三、思惟饿鬼之苦

近习大悭吝者,这边所谓的「近习大悭吝者」,指的就是平时如果非常吝啬的人,生饿鬼中。彼等亦感饥饿、口渴;皮、肉、血脉干如焦树;散发覆面;口极干燥,以舌舐之。饿鬼的有情简单的来分,可以分为三类:此中分三:

癸一、于诸饮食有外障者

癸二、于诸饮食有内障者

癸三、于诸饮食自有障者

癸一、于诸饮食有外障者(96页)

「于诸饮食有外障者」指的就是,当饿鬼的有情,他在找到了饮食的时候,这时候可能会有其它的阻碍,是在来自于其它外在的因缘。比方说,彼等若往泉水、大海、湖泊之地,即于彼处,有持刀剑及长、短矛之有情众,不令趋近;亦见其水变为脓血,而不欲饮。

癸二、于诸饮食有内障者

饿鬼道的有情,有一些他自己本身,就没有具备能够吃东西的这些条件。比方其口仅有针眼之大,他的嘴巴非常的小,小到只有我们把线穿到针里面的那个洞,这么的大。或口燃火,或有颈瘤,或腹宽大。若得饮食,纵无他人阻碍,然亦无法食用。所以当这些饿鬼的有情,纵使他能够找到食物,并且没有他人来作阻碍,但是由于他自己本身,能够吃这些东西的条件不具足的缘故,所以他还是没有办法食用。

癸三、于诸饮食自有障者(97页)

有饿鬼名「火焰鬘」,所得一切饮食悉皆燃烧;有名「食秽」,食粪饮尿,食用不净、恶臭、有害、可厌之食;或有一类割食自肉,不能受用净妙饮食。

处所,《俱舍论释》中云:瞻部洲下五百由旬之处,有其王国,余者皆是由此散出。寿量,《本地分》及《俱舍论》云:以人间一月为一日,以此能至自年五百。《亲友书》云:「由其恶行坚业索,束缚一类有情众,其间受苦无中断,五千及万亦不死。」其释论云:一类饿鬼寿量五千,另有一类寿量万年。《本地分》云:三恶趣中身形无定,在《本地分》当中有特别的强调,不管是地狱、饿鬼或者是畜生道的有情,他们的身形大小是没有一定的。由其不善力故,而成各种大小。这是在于他们所造业的,是大、是小,来取决于他的身形,会呈现出什么样的一种面貌。

接下来这一段是提到了,感受未生起前,须作修习之理。若思如是恶趣众苦,应作是念, 我们在思惟恶趣的这些种种痛苦的时候,应该以下面的这种方式来作思惟:「现今伸手于火炭中,住一昼夜;或不着衣,住于严冬寒风所袭之冰窟;或数日中不用饮食;令蜂、蚊等螫咬其身,尚且难忍,何况炎热地狱、寒冷地狱、饿鬼、畜生相互吞食之苦,我何能忍?」现今绝大部分的人,天气热的时候,就想要吹冷气,天气冷的时候,就会想要吹暖气。但是很少有人会在这样的状态下,问问自己:我是否能够承受外在的这些种种的痛苦?这时候就比方,我们这边举个例子,「现今伸手于火炭中,住一昼夜」,之前我们在提到地狱道的苦,这当中的苦,它的时间是非常漫长的。但是现今以我们人世间的角度,如果我们将我们的手,放在火炭当中,只要一天,这样的苦你有没有办法忍受?或者是你不穿衣服,能不能够住在这种寒冬的地方,被晚上的这种风所吹,这样的苦你有没有办法忍受?

现今有很多的外道徒,或者是内道徒,都有作这方面的练习。为了要感受三恶趣的痛苦,他们会试着到很冷的地方去,并且把身上的衣服脱掉,而让自己感受一下三恶趣的痛苦。甚至过去有一位成就者,他名字叫做札班助的一位仁波切,他就特别在夏天,大概是六、七月,天气非常炎热的时候,他故意跑到蚊子非常多的地方,然后把上衣全部都脱掉,只剩下下裙,他就安住在这个有蚊子的场所当中,一方面他练习取舍,一方面他想要思惟三恶趣的苦。而事实上如果我们在今天的这个时间点,我们就死去的话,我们所要受的苦,就是三恶趣的苦。这样的苦,我们扪心自问,我们有没有办法忍受?其实这是很困难的。所以当我们在讲述,或者是听闻三恶趣苦的同时,如果我们只是把经文当中所介绍的这些苦,当成是故事来听,其实对于各位来说,并不会有太大的帮助。我们在思惟的时候,应该思惟到说,我在过去以及今生所造的种种恶业,这是会让我来生投生这样的一种场所,我必须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如果我现今身为人,都没有办法忍受这些痛苦的话,更何况是我投生在这些情境当中。所以要以这样的方式来作思惟。

「或数日中不用饮食」现在很多的人在受八关斋戒,可能有一餐没有吃,他就觉得肚子饿得受不了。「令蜂、蚊等螫咬其身」有些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如果有一只蚊子出现,他就会觉得睡不着,并且内心会觉得没有办法忍受,「尚且难忍,何况炎热地狱、寒冷地狱、饿鬼、畜生相互吞食之苦,我何能忍?」如果前面所说的这些苦,都没有办法忍受的话,那更何况是三恶趣的苦?由今感受类推,直至未能起大怖畏转变心意之前,应勤修习。所以从今天人世间的角度,我们来类推的话,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来思惟三恶趣的苦,一直到我们在内心当中,还没有办法对于恶趣苦,生起决大、决强,而且非常坚固的这种恐惧的感受之前,我们都应该要努力的来作思惟。

接下来,以现前之善妙所依如是思已,昔所造恶皆能净除,于未来中减少趣入;现生我们有幸获得了人身。在获得人身的同时,我们能够有机会,将过去所造的种种恶业,藉由四力来将它完全的净除。并且告诉自己,我在未来的时间当中,我要尽可能的不要造作相同的恶业。其实不管是忏悔,或者是防护,这些都是能够藉由我们当下所获得的人身来成办的。就比方,在早上我们有可能造作了一个非常重的恶业,这样的恶业有可能让我们投生恶趣。但是如果你在造作了这个恶业之后,比方说下午或者是晚上,你能够藉由四力来作忏悔的话,短短的几个小时当中,会让你投生三恶趣的业,可能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当中,就能够完全的净化。所以我们这样来作思惟,其实对我们本身的修持,是很有帮助的。我们要尽可能的将过去所造的恶业忏悔干净,并且尽可能的去行善。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行善的话,我们所造的善业力量,也会比较坚固,比较强大。昔所造善,以猛厉欲发愿令其增多,并由多门能趣新作,故日日中,亦使暇身具足义利。如果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我们来过生活,我们当下的每一天,都会显得非常的有意义。

之前我们有特别的提到忏悔,如果我们懂得如何的忏悔,我们的忏悔如果是具力的话,短短的几秒钟,我们就能够将很多的恶业忏悔干净。相反的,如果我们不知道该如何的忏悔,甚至忏悔的力量不具足,这时候纵使你花了一个月、一年,再长的时候来作忏悔,你所能够净化的恶业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能否将过去所造的恶业忏悔干净,这取决于在你的内心,你用什么样的心来作忏悔?在忏悔的当下,四力是否具足?这是很重要的。

若于现今不思彼等,堕恶趣时,虽求从彼怖畏中救护之皈处,然不能得。尔时乃于应不应作诸取舍处,无有慧力,此为《入行论》中所说。在现今我们还没有堕恶趣之前,我们能够决定我们自己当下该作什么事情,不该作什么事情。就犹如同是,在大水还没有来之前,我们是有时间,我们是有能力可以逃的。但是如果当大水已经来到了我们的身边,这时候我们想要逃,也逃不走。相同的,我们在还没有堕入恶趣之前,我们是有机会能够将,会让我们堕入恶趣的业,完全的忏悔掉。

但是如果我们不小心堕入了恶趣,这时候想要行善,想要忏悔,这都已经来不及了。我们在堕入恶趣之后,纵使佛亲自来到我们的面前,也没有办法将我们从恶趣当中救拔出来。所以这个地方就特别的提到了,「堕恶趣时,虽求从彼怖畏中救护之皈处,然不能得。」你不仅没有办法获得你想要寻求皈依的这个对象,纵使你有机会遇见他,他也不见得能够被他救拔出来。「尔时乃于应不应作诸取舍处,无有慧力」,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投生在恶趣之后,对于该不该作,种种取舍的这些内涵,我们并没有智慧来作判断,所以想要在当下造作善业、避免恶业,对我们来说是相当困难的。这些部分在《入行论》当中都有清楚的提到。

我们这堂课先上到这个地方,休息十五分钟。(校稿中)

庚二、依止能生后世安乐之方便(分二)

辛一、趣入圣教最胜之门修习皈依(分四)

第一个科判当中,最主要提到的内容是皈依三宝。如果我们在今生,能够诚心的皈依三宝,就能够让我们来生不堕恶趣。透由前面的介绍,我们知道在我们的心相续中,累积了非常多,在来生有可能会堕入恶趣的因。这些因,有可能让我们在来生,会遭恶趣种种痛苦的逼迫。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藉由诚心的皈依三宝,并且在皈依三宝之后,如实的修学业果的道理,行善、断恶,这样才有可能让我们来生不堕恶趣。所以第一个部分提到的是「趣入圣教最胜之门修习皈依」。字面上它的意思是提到了,如果我们能够诚心的皈依三宝,这时候我们就能够进入佛教的大门,可以称之为是一位佛教徒。二「一切善乐之本发胜解信」,并且在皈依了三宝之后,最主要我们要作的,就是对于业果,也就是一切善恶的根源,「业果」生起强大的信心。首先我们看第一个部分,趣入圣教最胜之门修习皈依,分四:

壬一、依何者而皈依之因

壬二、依此因缘所皈依之境

壬三、应如何行皈依之理

壬四、既皈依已,所修学之次第

辛二、一切善乐之本发胜解信

壬一、依何者而皈依之因(99页)

如果想要生起至诚的皈依,它的因为何呢?总说其因虽有多种,以总相而言,皈依的因有相当多种,然于此中如前所说,于现世中不能久住,速将死去;死殁之后,生于何处亦无自主,为业所转。就如同前面在念死无常时所提到的,我们并没有办法长久安住在今生,我们一定会面临到死亡的到来,并且在死之后,我们也没有办法自由决定,我们将来所要投生的地方,这一切都被我们所造的业所控制的。而我们所造的业,就如同《入行论》当中提到了,其业亦如《入行论》云:「犹如乌云黑夜中,剎那闪电极明亮,就犹如同是在乌云密布的黑夜中,在天空当中降下了剎那的闪电,这个闪电它是非常光亮的。相同的道理,如是由佛威德力,世人暂生修福慧,透由佛的威德了,对于我们恶业深重的有情而言,我们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生起想要去行善的这种智慧。是故善行仅微弱,罪恶恒重极猛烈。」也就是因此我们所造的善业,它的力量是非常微弱的,但是恶业的力量却是非常的强烈。诸白净业力量微弱、诸黑恶业力量极强,是故思惟堕恶趣理,由于我们所造的善,它的力量非常的微弱,所造的恶它的力量非常的强大,所以在来生,我们是非常有可能会堕入恶趣当中。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思惟恶趣的苦。并于恶趣生起怖畏,透由思惟恶趣的苦,在内心当中生起一种恐惧感。

深信三宝有从彼中救护之能。并且更进一步的相信,佛法僧三宝是具备有能力,能够将我从恶趣当中救度出来的,这样的一种能力。故若此二唯是空言,则其皈依亦同于彼;如果我们想要皈依三宝的这一颗心,只是嘴巴上面说说的话,我们所具备的皈依,也只不过是言辞上的皈依。若此二者猛厉、坚固,则其皈依亦能转意,故应励力勤修二因。但是如果皈依的二因,也就是透由思惟恶趣的苦,对于恶趣生起恐惧,更进一步的对于三宝生起信心,如果这两者它是非常的强大,并且这两者的力量,是非常的坚固的话,在这同时,我们所生起的皈依,也能够转变我们内心当中的种种想法,所以我们应该对于这两个部分,精勤的来作修学。这个部分,我们所提到的皈依之因,是以「共」跟「不共」这两者当中,「共」的角度来作介绍的。而在大乘的时候,我们会提到大乘的不共皈依,这时候会在这两个条件以外,再加上其它的条件。但是在这个部分,我们所谈到的皈依,由于是在共下士道,所以是以「共」的角度来作介绍。

壬二、依此因缘所皈依之境(分二)

癸一、明辨其境

癸二、应可皈依彼之原因

癸一、明辨其境(100页)

之前我们所介绍的是如何生起皈依的因。接下来第二个部分,「依此因缘所皈依之境」。在具备了前面所说的这两种皈依之因之后,我们所要皈依的对象为何呢?这个部分分为二,一、明辨其境,二、应可皈依彼之原因。首先我们看到第一个部分,明辨其境。这个部分,就如同马鸣菩萨所造的《百五十颂》提到的,如《百五十颂》云:「谁于一切过,根本悉皆无?谁于一切种,住一切功德?谁能够去除一切的过失,又有谁在一切的状态之下,能够拥有一切圆满的功德?其实只有佛,他才具备有这样的一种功德。佛的这个名相,在藏文当中是用「桑给」的这两个字来作表示。「桑」的这个字,就是去除的意思。「给」的这个意思,就是增长的意思。所要去除的是什么呢?所要去除的是无明等一切的过失。所要增长的是,当去除了无明等一切的过失之后,能够让了知万法的智慧增长圆满,这就是佛的状态。简单的来说,佛他就是去除一切的过失,圆满一切功德的圣者。若是有心者,即应皈依此,赞此恭敬此,应住其圣教。」

若有能辨是依、非依之智慧者,理应皈依无欺皈处──佛薄伽梵;如果我们具有能够分辨,对方是否能够成为我们的皈依处的这种智慧的话,照道理来说,我们都应该要皈依,对我们没有欺诳的导师释迦世尊。因为他是断除一切过失,圆满一切功德的一位圣者。由此亦表法及僧宝,如果导师释迦世尊,能够成为我们的皈依处,这时候他所宣说的法以及修学法的僧,也能够成为我们的皈依处,这一点如《皈依七十颂》云:「佛法及僧伽,求解脱者依。」如果想要获得究竟的解脱,这时候我们必须要诚心的皈依佛法僧三宝。

这当中的「佛」指的就是我们之前所介绍的,断一切过失,圆满一切功德的一位圣者。「法」是我们的正皈依,而这当中的法最主要内涵,是指灭谛跟道谛。但是对于一位修学共下士道,或者是下士道的佛弟子而言,他的心续当中不见得能够拥有灭谛跟道谛的功德。这时他所要皈依的法,就是能够让他跳脱三恶趣的这种状态,这种现象的一种对境,所以它的法的层次是比较低的。一般而言,佛法僧三宝当中的法,它是以灭谛跟道谛的角度来作探讨;但是这个部分,修学下士道的行者,不见得能够具备这些功德,所以退而求其次,这当中的法,最主要指的就是能够藉由皈依三宝之后,跳脱恶趣的苦,这样的状态,我们称之为是这个地方的法。而「僧伽」指的就是如实修学法的一位对境,一位僧众。「求解脱者依」这三者是想要获得解脱的行者,所应该皈依的对象。

而佛亲口告诉我们,「诸佛非以水洗罪,非以手除众生苦,非以自证于余者,是法性谛令解脱。」佛在利益众生的时候,唯有透由宣说佛法,才能够利益众生。这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如实的修学佛所说的法义,就能够让我们跳脱恶趣,以及轮回的种种痛苦。所以皈依了佛之后,我们必须要能够如实修学佛所说的教义,才能够让我们的内心中,跳脱恶趣以及轮回的苦,获得真正的解脱。

癸二、应可皈依彼之原因(100页)

这个科判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提到的是正文。正文当中,一、自身脱离一切怖畏。佛他自己本身已经远离了一切的痛苦,一切的恐惧,具备了一切圆满的功德。佛以外的有情,比方大自在天,或者是世间的人天,虽然他们也具有神通,能够呈现出种种的神变功德。甚至有许多不可思议的功德,能够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以他们自己本身,他们或许也有长寿、无病,种种令人羡慕的功德。但由于他们自己本身没有跳脱转回的缘故,所以如果我们皈依了这些对象,也没有办法藉由他,让我们跳脱轮回。但是佛他本身已经远离了一切的过失,这一点是跟其它的有情不同的。所以第一个部份提到的是「自身脱离一切怖畏」。

二、善巧于令他脱离怖畏之方便。佛他不仅能够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且他更进一步的善巧的解决他人的问题。他知道如何藉由种种的善巧方便,让他人从各种贪瞋痴的状态当中跳脱出来。就比方过去佛在世的时候,有一个人他的瞋心非常的炽盛,由于有外道徒告诉他一个错误的观念。这时候有一个外道徒告诉他说,如果你能够杀一千个人,你就能够获得殊胜的成就。这时候,他就到处的杀人,一方由于他内心的瞋心非常的炽盛,一方面由于他所学的法是错误的法。所以这个时候,他看到人就杀,直到最后,他杀了九百九十九个人,直到他遇到了佛之后,佛对他宣说了正法,而改变他的观念,而让他皈依佛门。

甚至非常愚痴的小道圣者,这位圣者一开始的时候,他花一个月,也没有办法将一偈颂,牢牢的记在心里面,佛也是藉由善巧的方便,而调伏了他。甚至贪心非常重的人,佛也能够藉由种种的善巧,而将他的贪心完全的制伏。所以这也是佛的一种功德,「善巧于令他脱离怖畏之方便」。

三、大悲遍转,无有亲疏。佛内心当中的悲念,是不分亲敌的。我们一般的人,对于自方我们会生起贪念,对于他方我们会生起瞋念。但是对于佛来说,他并不会去分自方以及他方,他也不会因为某一些众生对于他的信心比较强烈,他就比较喜欢某一类的有情众生。只要众生本身的因缘、时机成熟的话,其实佛的悲心是遍于十方法界。这时候佛的加持,能够呈现在每一位众生的心续上,所以佛对于每一位众生,是不分亲疏的。

过去在论典当中,就曾经提到说,如果有一个人,他在佛的右手边以檀香水,涂抹佛的身体,来服侍佛。而在他的左手边,有一个人用斧头砍他的肉,这时候对于佛而言,他并不会特别照顾在右手边的这位有情,他反而会对他左手边,正在伤害他的有情,生起多一分的慈悲。他会觉得,这位众生为什么这么的可怜?为什么他心续当中的烦恼是这么的强盛?为什么他当下所造的业是这么的强烈?所以他反而会对他的左手边,正在伤害他的有情,生起多一分的慈悲,这也是佛的一种功德。

四、普利一切有恩无恩者。不管他所想要帮助的有情,对于佛而言,当下是有恩的,或者是无恩的,佛都会一视同仁,以相同的方式,来利益这一切的有情众。

在之前我们有提到,佛之所以能够成为我们的皈依境,是因为佛具备了四种的功德。具此四者,则成可皈依处。此亦唯佛方有,自在天等皆无,故佛即是所皈依处。以上我们所介绍的这四种功德,只要佛才拥有,其它的自在天等世间的天人,都不具备以上的这四种功德。所以佛能够成为我们最究竟的皈依处。由如是故,佛所说法及其声闻僧众,亦是可皈依处。这个科判当中的第二个部分,慎重的教诫,「信」为主要皈依之因。我们在皈依三宝的时候,最主要的条件,提到的是「信心」。佛的悲心是遍于十方,佛的悲心是关照于十方的一切有情。所以当佛,放出了大悲的绳索之后,我们自己本身要能够生起「信心」的这种坚固铁钩,这时候佛才能够藉由悲的绳索,将我们救度出轮回。如果当佛,以大悲的绳索要救度我们的时候,如果我们并不具备有坚固的铁钩,也就是不具备有信心,纵使佛对我们有强烈的悲,这也是没有用的。

所以这个地方,就有特别的提到,是故,若于《摄分》所说此诸道理能引定解,一心仰赖,必无不救,如果我们能够藉由《摄分》这部论当中所说的这些内涵,在内心当中对于佛生起强大的这种定解,「一心仰赖」打从内心里,你就是对于佛生起强大的信心。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必无不救,故应由衷生起定解。由能救自二种因中,外因虽无所缺,大师已成;我们是否能够被佛所救护,最主要的原因,可以分为内因、跟外缘这两种。以外因来说,以外在的条件而言,佛都已经具备了,就如同我们所介绍的,佛已经具备了自身脱离一切怖畏的四种功德。所以从外在的条件,我们来作探讨的话,其实这些条件佛他都具备了。然由内因未能至诚持为皈处,故苦恼矣。但是以内在的条件而言,由于我们对于佛,没有办法生起强大的信心,没有办法将佛认定为是我们终究的皈依处,所以直到现今,我们还是在轮回当中不断的流转。相反的,在外在的因缘条件具备的同时,如果我们能够具备信心的话,佛没有不救护我们的道理。所以这个部分,最主要强调的是,我们必须要具备对于三宝的一种强大的信心。

壬三、应如何行皈依之理(分四)

癸一、由知功德而行皈依

癸二、由知差别而行皈依

癸三、由承许而行皈依

癸四、不言有余而行皈依

癸一、由知功德而行皈依(101页)

须念皈依处之功德。此中分三:

子一、佛功德(分四)

丑一、身功德

丑二、语功德

丑三、意功德

丑四、事业功德

子二、法功德

子三、僧功德

丑一、身功德(102页)

「佛功德」的这个部分分二,第一个部分,提到是正说功德。第二个部分附注其它的内容。正说功德当中分四,一、身功德,二、语功德、三意功德、四、事业功德。首先我们先介绍的是佛的身功德。忆念诸佛相好,提到佛的身功德,在弥勒所造的《现观庄严论》当中,有清楚的解释,佛具备有三十二相以及八十种随形好的种种功德。而在这个地方,应如《喻赞》所说而忆念之。

如云:「尊身相所饰,美妙眼甘露,如无云秋空,以众星装饰。这个部分提到的是佛他的眼睛。「佛眼」就如同秋天无云夜空中,闪耀的星星。任何一个人,他看到佛的眼睛,他都会因此感到相当的欢喜。我们都知道,佛他的相好,非常的庄严,绝大部分的有情众生,在看到佛的当下,内心都会感到相当的满足,相当的欢喜。纵使你不喜欢佛,或者是你在内心因为邪见的缘故,你排斥佛,甚至诽谤佛。但是这些有情众,当他在看到佛的那一剎那,他的内心也会不由自主的,而赞叹对方,会觉得对方为什么长得这么的庄严?这也是佛的一种功德。

接下来,能仁具金身,法衣端严覆,等同金山顶,为彩霞围绕。这个部分是提到,具有金色身的佛,他身上穿的法衣,也是非常的庄严,就犹如同是金山顶上,被彩霞所围绕的这样的一种状况。

尊虽无饰严,导师释迦世尊,虽然没有其它的装饰品,来庄严他的色身,但是面轮极光满,他是他所呈现出来的面貌,却是非常的圆满。离云满月轮,亦莫能及此。纵使是远离了乌云的满月的月轮,也没有办法跟佛的面貌来相提并论。

尊口妙莲花,与日照开莲,蜂见疑似莲,如吊索而住。这个部分是提到了佛的嘴唇。佛的嘴唇非常的红,就犹如同是莲花般,所以第一句提到的是,「尊口妙莲花」这是提到佛他的嘴巴,他的嘴唇,颜色是非常的鲜红的。「与日照开莲」他嘴巴的颜色,跟透由日光照射之后而绽放的莲花,如果是摆在一起话。「蜂见疑似莲」蜜蜂在这两者当中,他会怀疑,到底哪一者才是真正的莲花,所以牠会不停的飞动,然后在心中生起了一种疑虑,怀疑说到底我面前看到的,哪一朵才是真正的莲花?「如吊索而住」所以这时候,牠是不停的在左右的两边摇摆着。

尊面具金色,洁白齿端严,如秋净月光,照入金山隙。这个部分是提到了,佛他的牙齿,是非常的整齐、洁白,而且相当的庄严。

应供尊右手,轮相所庄严,这个地方会特别的提到右手,是因为佛出生在印度。在印度由于他们的风俗习气,所以绝大部分的情况,他们都是使用右手的。所以这个地方特别的提到了,「应供尊右手,轮相所庄严」他的右手上,有一个*轮的相,而来作庄严。以手作安慰,畏轮回诸人。并且他会用他的手,来安慰在轮回当中流转的众生。在轮回当中这些流转的众生,由于他们遇到了轮回当中的苦,所以他们会对于轮回当中的苦,心生害怕、恐惧。这个时候,佛就会用他的手,来安慰这些有情众,告诉他们说,你不要害怕,我能够救护你们。

接下来,能仁行走时,双足如妙莲,印画此地上,莲苑妍难及。」这个部分是提到了,佛在行走的时候,他的双足就犹如同是妙莲花。甚至在他走过的地方,都会有莲花绽放。「印画此地上,莲苑妍难及」纵使是莲花池,也没有办法跟佛走过的这些路上,所呈现出来的莲花相匹拟。

丑二、语功德

接下来我们看到第二个部份,佛的语功德。世间一切有情于一时中,各以相异疑问请示,在世间上,一切的有情,在同一个时间点,提出各种不同的问题来请示佛。佛亦能以与一剎那心相应之智慧摄持,这当中的一剎那心,是指非常短暂的一剎那时间,所生起的一颗心王,与这颗心王所相应的智慧,能够摄持一切的问题。也就是佛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能够了解一切的众生,所对他提出的疑问。以一语音答一切问,并且藉由同一个声音,就能够回答一切众生的问题,彼等亦能各随自语而生领悟。并且发问的有情众生,也能够透由自己所了解的语言,对于佛所回答的内容,生起一种强烈的领悟。所以这个时候,佛他只要藉由他所熟悉的一种语言,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就能够让所有的发问的有情众,内心当中的疑惑,完全的去除。这样的功德,除了佛之外,没有其余的有情,有能力来拥有这样的功德。其实这种功德,我们现今在介绍的时候,一般的人应该都是没有办法想象的,甚至是没有办法相信的,但实际上这就是佛的一种功德。佛在宣说正法的同时,不管是天人、龙王,或者是在现场一切有情,都能够得到佛的摄持。甚至他们在听闻法类的当下,都能够藉由自己所熟悉的语言,所熟悉的声音听闻法义。

应思此极稀有之理,如《谛者品》云:「若诸有情于一时,发多定语而请问,一剎那心遍证知,由一音答各各问。由是应知胜导师,宣说梵音于世间,此能善转正*轮,尽除人天无量苦。」以此而思。

我们这堂课就上到这个地方。(校稿中)

 


{返回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菩提道次第略论第12讲
下一篇:菩提道次第略论第10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8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18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36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26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20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12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39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4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3讲
 菩提道次第略论第22讲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慈氏五论[栏目:观清法师]
 明末的菩萨戒 三、澫益智旭的菩萨戒[栏目:菩萨戒指要]
 缘起与实相(上)[栏目:吕澄居士]
 法云法师-诗歌[栏目:法云法师文集]
 宗喀巴大师传[栏目:格鲁派大德传记]
 打坐期间,腿疼,怎么办?[栏目:柯日密咒洲·佛法答疑]
 禅修指导一(衍空法师)[栏目:禅定]
 为鳏寡孤独者祈愿文[栏目:家庭·伦理篇]
 危机处理[栏目:宽心·星云大师的人生幸福课]
 律宗在福建的弘扬[栏目:律宗文集]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