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四六七 欲爱本生谭
 
{返回 第十二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323

四六七  欲爱本生谭
p.167.
                                                               〔菩萨═贤者〕

        序分  此一本生谭是佛在祇园精舍时,对某婆罗门所作之谈话。住舍卫城一婆
    罗门,于阿致罗伐底河岸,为作耕田而拓伐森林。佛见彼根机成熟,入舍卫城托钵,
    往路之近边而行,与彼亲切交谈。佛:「婆罗门!汝作何事?」婆罗门:「瞿昙!予拓
    伐作田。」佛:「善哉,婆罗门!精进甚佳。」如是言毕而去。如是,无论伐树拓殖美
    好之田时,耕种时或灌水时,佛均来与彼亲切交谈。播种之日,婆罗门云:「瞿昙!
    今日为予之播种祭日,予于此种子结实之时,将以佛为上首,向僧团为大布施。」佛
    即默然而去。复次于某日,婆罗门前往眺望田之作物,佛来其眺望之所,问曰:「婆
    罗门!汝为何事?」婆罗门:「瞿昙!予眺望田之作物。」佛:「婆罗门!甚善。」如是
    语毕而去。尔时,婆罗门自思:「沙门瞿昙时时前来,必欲乞得食物。予将施彼食物。」
    彼归家之日,佛又来其处,于是,婆罗门对佛起非常信赖之心。
        不久,作物结实,决定明日刈田之婆罗门,寝于阿致罗伐底河上游之处,终夜
    降落冰雹,河水大涨,一株之茎无余全部流入海中而去。洪水退后,婆罗门全部之
    田皆归无用,以自己之力到底不能再建,彼受此重大之悲创所击,以手抱胸哭泣归
    家,悲叹横卧。朝起,佛见为悲创所击之婆罗门,佛思:「惟有自己可救此婆罗门。」
    次日,向舍卫城托钵,集施而归,佛遣比丘等回返精舍,唯一人侍者弟子相伴来至
168 彼家之门前。婆罗门闻佛前来,思:「此必予之友人前来交谈。」于是,震起精神向
    前坐起,佛入来坐于所为之设座。
        佛:「婆罗门!何故如是消沉?贵君有何不快之事?」婆罗门:「瞿昙!予于阿
    致罗伐底河岸伐树以后,予所为之事如贵君所知,但今予之作物全部为洪水流失于
    海中,无一残存。损失百石之谷物,因而予非常悲痛。」佛:「婆罗门!然则由悲痛,
    失去之物究竟能再返回耶?」婆罗门:「不也,瞿昙!决无此事。」佛:「如此,汝何
    故悲痛耶?此等诸有情之财货者,生时即生,亡时即亡。任何造作之物,无不灭之
    法者,汝无须愁苦。」
        佛如是慰彼,示彼适合之法,说欲爱经 2;说经终时,前此悲痛之婆罗门获预
    流果。佛为彼除悲后,由座起而回归精舍。市中人等尽知其事:「佛为如此悲恼之婆
    罗门攘除悲痛,获预流果。」
        比丘等于法堂谈论此事,如花开放:「诸位法友!十力尊与婆罗门结友亲交,以
    方便为悲恼之婆罗门说法,攘除其悲,使获预流果。」佛出彼处问曰:「汝等比丘!
    汝等今有何语集于此处?」比丘白佛:「如是如是。」佛言:「汝等比丘!彼非自今
    始,前生即有为其攘除悲痛之事。」于是,佛为说过去之事。
        主分  昔日,波罗奈之梵与王有二王子,王授兄以副王之位,授弟将军之位。
    其后,梵与王崩时,大臣等欲使兄之王子灌顶,但彼云:「王位于自己实无意义,请
    授与弟。」大臣屡请,均遭拒绝,而于其弟灌顶时亦云:「统治之事,于自己无意义。」
    副王之位,彼亦不望。「如是,请受美味饮食,住于此处。」虽云如此,但彼云:「住
    于此市,于自己无可为之事。」于是,出波罗奈去赴边境,住居近于其处豪商之家,
169 自行劳动生活。其后,众人知彼为王子,不使彼工作,而为与王子相同之奉侍不怠。
        尔后,王之官吏为调查耕田之境界,来至其村,豪商往王子之所云:「王子殿下!
    我等扶养贵君,请向王弟陛下送信,免除我等之租税。」彼云:「甚善。」与以承诺。
    彼送信云:「自己于此豪商家之荫而生活,为予自身,望得免除此者之租税。」王云:
    「甚善。」如其所云。于是,其村居住人等,更有住于其它地方人等亦来至彼所云:
    「我等向贵君奉上租税,请免除我等之租税。」彼亦使此等诸人之租税为之免除。自
    此以来,此诸人等向彼奉交租税,如是,彼之所得财物及名声颇大,于是,彼之欲
    望亦与之共同增大。
        彼随后对王请求所有地方,更要求副王之位,其弟之王亦如其所云与之。彼之
    欲望,如之增长,虽为副王不能满足,为欲获得王位,引率地方人众来至城外:「授
    我王位,否则战争。」彼以书信送交弟王。其弟自思:「此昏庸者,先于王位及副王
    之位均与拒绝,今云以战争取得相见。然若自己与之战争,将彼杀之,则必对自己
    引起非难。王位于己何益?」于是,弟向彼云:「王位之事,予已十分满足,请足取
    之。」彼得王位,与弟以副王之位。此后,长期治国,彼欲望甚深,一国之王不能满
170 足,彼望为二三国之王,彼不知欲望之尽所。
        尔时,诸神之王帝释观察,「于此世界,究竟谁对父母行孝?谁积布施等福德?
    谁为欲深?」彼知此男欲深,彼思:「此昏庸者仅波罗奈之王国不能满足,应与彼以
    一教训。」帝释身扮青年婆罗门之姿,立于王宫入口,使人回禀:「贤明之青年,立
    于门所。」王云:「请其入内。」于是,往入,向王殷勤问候。王:「汝何故而来?」青
    年:「大王!予有欲向王申述之事,愿为秘密言之。」帝释以其力,使诸人立即退出。
        于是,青年婆罗门向王云:「大王!予知有三都城,街市繁华,人烟稠密,亦具有军
    队。予以予之力取得此等都市之主权,奉献与贵君。不可犹豫,须早速行。」欲深之
    王答曰:「谨如尊命。」但为帝释之力所拘,未能问及:「贵君为谁?由何处来?欲获
    何物?」帝释只言此数语,即往三十三天其住处而去。
        王呼大臣等至曰:「青年婆罗门云取三都之主权为奉献,速唤彼前来,向都中
    巡回击鼓,集合军队,速往取三都之主权,不可犹豫。」大臣:「大王!究竟是否对
    此青年婆罗门殷切交谈,更是否问其住居?」王:「不也,既未殷切交谈,亦未问其
    住居。速往寻彼前来相见。」
        诸人前往寻彼,但不得见。「大王!都中未见此青年婆罗门。」向王报告。王闻
    之甚苦,闷闷自思:「三都之主权归于无有,自己高尚之名声亦成泡影。此必青年怒
171 予而去,既未向自己索取报酬,亦未告以住居。」然,欲深之王,身体发出高热燃烧,
    胃中搅痛,下痢出血,每咽食物,必定下痢,医者不能治愈,王体衰弱已极。而彼
    之病情,都中遍知。
        尔时,菩萨学一切学问技艺终了,由得叉尸罗归来至父母之前,而闻彼王之一
    切始末。「自己为王治愈此疾。」彼往王宫之入口,使人回禀:「一青年婆罗门前来为
    王医病。」王云:「伟大伟大,四邻无比之医生尚不能治愈此疾病,此青年后辈能为
    何事?与以酬金逐出。」青年婆罗门闻此云:「予非为得治疗医金,予之治疗,惟取
    药之原价。」王闻之:「甚善。」与以承诺。青年向王问候后曰:「王请勿忧,大王!
    予为治疗,但请说明病情之原因。」「汝闻原因将谓如何?速与我药,我需饮药。」王
    发怒意。「大王!医者知斯病为斯所起,而后始能作适当之药。」「可矣!可矣!」于
    是述其原因,由一青年婆罗门来,云取三都之主权奉上之事开始,一切之始末言说
    无遗后,王云:「此为欲望,使予起病,汝如能医疗,请即治疗。」菩萨:「如此,究
    竟王因悲叹即能使此等都城入手耶?」王:「不也,不能入手。」菩萨:「既然如是,
    王又何须悲叹耶?大王陛下!一切有无生命之物,任何之物将坏损逝去,自己之身
172 体亦是。在获得四都主权情况下,大王不能一时进四皿之食,卧四张卧榻,更不能
    一度着四组之着物,王不可欲深。此欲望增大,则四种恶趣 3即不能免。」于是,摩
    诃萨向王忠告并示法唱次之诸偈:
              一  欲求彼欲望 4      欲若实现时
                  人间获此欲        诚然心喜欢
              二  欲求彼欲望        欲若实现时
                  夏日时增渴        更欲再求欲
              三  恰如生育牛        其角渐增长
                  暗愚鲁钝者        凡事由无知
                  爱欲与渴望        日益弥增大
              四  地上米麦田        牛马与奴仆
                  与之不满足        心静可正行
              五  王以统御力        领海与大地
                  此方尚不满        望获对岸地
              六  心想诸欲望        不能得满足
                  由此转回返        观彼之无益 5
                  人人以智慧        实能得满足
              七  智慧满足为最优        不以欲望被燃烧
                  彼以智慧满足者        不为爱欲被奴役
              八  破去诸欲望        少欲无贪取
                  心量如海宽        不为欲望烧
                  恰如草作履        恶草应摒弃
173           九  欲望各弃去        到达安乐处
                  若望得安乐        应弃一切欲
174     然,在菩萨语此偈时,菩萨以王之白伞盖为所缘生白遍定。王之病体亦豁然全
    愈,心甚欢喜,由病榻坐起云:「如彼诸多医者不能治愈予疾,然,贤青年人以自己
    智慧之药,使予病痊愈。」于是,王与彼交谈,唱第十之偈:
175         一○  尔语八偈            凡值千金
                  大婆罗门!汝可取金  尔语善诚
        摩诃萨闻此,唱第十一偈:
            一一  几百千金亿万金        于吾已无何意义
                  我今语王最后偈 6      心无欲望存快乐
        王非常欢喜赞叹摩诃萨,唱结语之偈:
            一二  青年善人实圣者        了解一切诸世界
                  爱欲实为苦之母        彼之贤者善了知
        菩萨:「大王勿懈,请实践法。」彼向王忠告后,向雪山凌驾虚空而去,而后出
    家为仙人,于尽形寿间,修行四梵住,成应生梵天界身。
        结分  佛述此法语后,佛言:「汝等比丘!如是于前生,我亦取除此婆罗门之
    悲。」于是,佛为作本生今昔之结语:「尔时之王是此婆罗门,贤明之青年实即是我。」

    注 1  可参照第二二八伽玛尼他婆罗门本生谭(汉译南传藏第三十三卷二一四页以下)。
       2  说欲爱经(Kamasutta)出于Snp.P.126。
       3  四恶趣为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
       4  此偈与Snp.V.766 同。
       5  无益乃由脚注Adinavam补足之译语。
       6  最后之偈系指「恰如作履」之偈而言。

 


{返回 第十二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四六八 阇那散陀王本生谭
下一篇:四六六 海商本生谭
 四七二 大莲华王子本生谭
 四七三 真友非友本生谭
 四六四 小郭公本生谭
 四六九 大黑犬本生谭
 四六八 阇那散陀王本生谭
 四六七 欲爱本生谭
 四六五 跋陀娑罗树神本生谭
 四六六 海商本生谭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胜生无罪:六度最殊胜的功德[栏目:六度万行]
 偃月刀(宋元庚)[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禅学的生命智慧 二、禅的传承[栏目:龚隽教授]
 杂谈《杂阿含经》的涅槃思想(明远)[栏目:涅槃思想研究]
 修诵简轨[栏目:佛子行三十七颂·菩提行法摄要集萃]
 身边的人习性很不好,而且又不爱干净,又不接受人家的好话,该怎么办呢?[栏目:明证法师·开示问答]
 大和尚 虚云长老传奇 第一章:观音送贵子[栏目:大和尚·虚云长老传奇]
 大量食用辣椒对身体有害[栏目:素食与健康]
 120.问曰:若般若波罗蜜相,一切诸观灭,语言道断,不生不灭,如虚空相;今何以说般若在世者,三宝不灭..[栏目:大智度论·四百问答]
 阿弥陀经要解亲闻记[栏目:宝静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