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经典颂古 第四章 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 一、一切现成
 
{返回 吴言生教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392

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


吴言生

[台湾]东大图书公司,《经典颂古》,2002年11月初版

第157页


      禅宗境界论揭示明心见性回归本心时的禅悟体验与精神境界。《颂古百则》、《碧岩录》所体现的禅悟境界范式主要有一切现成的现量境、能所俱泯的直觉境、珠光交映的圆融境等。表达、吟咏禅悟境界的公案、颂古,主要有以下几类:

    (1)一切现成:盘山三界无法(第37则)、云门尘尘三昧(第50则)、云门十五日(第6则)、汝是慧超(第7则)、黄檗口+童酒糟汉(第11则)、南泉圆相(第69则)

    (2)能所俱泯:急水上打球(第80则)、玄沙三种病人(第88则)、银碗里盛雪(第13则)、南泉庭前花(第40则)

    (3)圆融互摄:a.大小圆融:雪峰尽大地(第5则) b.一多圆融:青州布衫(第45则) c.自他圆融:南山起云北山下雨(第83则) d.体用圆融:智门莲花(第21则)、智门般若体用(第90则) e.南北圆融:不是心佛物(第28则) f.心境圆融:野鸭子(第53则)

 

一、一切现成


吴言生

[台湾]东大图书公司,《经典颂古》,2002年11月初版

第175-186页

      现量境是原真的、即时呈显的、未经逻辑理性干预的境界,不可用比量来推测揣度。现量境具有一切现成的禅悟特质,它要求观照者在观照对象未受理念涉入时用直觉方式去接受、感应、呈示对象,尽量消除由“我”造成的类分和解说,充分地肯定事物原样的自足。

    表达、吟咏现量境的有“盘山三界无法”公案及颂古。《碧岩录》第37则:

    盘山垂语云:“三界无法,何处求心?”

    盘山之语,电转星飞,如果拟议寻思,千佛出世也摸索不着。如果往自己心灵深处去参究,彻骨彻髓地悟透,就会发现盘山的话已是饶舌;如果拖泥带水在声色堆里转,连做梦都不会梦见盘山。对“三界无法,何处求心”这句话,如果用情识揣度,就会死在句下。雪窦彻悟透达,吟出了下面的诗句:

    三界无法,何处求心?
    白云为盖,流泉作琴。
    一曲两曲无人会,雨过夜塘秋水深。

    “三界无法,何处求心”,雪窦的颂词一似华严境界。在华严的一真法界中,世间出世间一切诸法,不论净染,有漏无漏,全是性起,诸佛众生交彻,净土秽土融通。一真一切真,鸟啼鱼跃,水流花谢,风起云行,都是毗卢遮那的大机大用。何物不是菩提?何处而非道场?“白云为盖,流泉作琴”,化用苏轼诗意。流泉作琴,意为借流泉作一片广长舌头。“一曲两曲无人会”,感叹涓涓泉声,竟无人领会。雪窦在诗的末句,呈显出“雨过夜塘秋水深”的思量不到处的现景。一真法界,性海无风,金波自涌,谱出气韵高绝的无弦之曲。对这千古绝唱,只有脱落情尘才能领略得到。

    此诗首二句以公案成句入诗,接着描绘出一幅幅美丽如画的清景,使之原真地呈显,不掺入任何主观意念的成分。对意路不及一切现成的境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自然原真地呈显。

    “云门尘尘三昧”公案及颂古也是对一切现成之境的典型象征。《碧岩录》第50则:

    僧问云门:“如何是尘尘三昧?”门云:“钵里饭,桶里水。”

    “尘尘”,是六识对象的六尘,指客观的一事一物。“三昧”是指将心定于一处(或一境)的安定状态。,它是一个人的心境完全与某物混然一体的境界。“尘尘三昧”,谓华严四法界中事事无碍法界。《华严经》称一尘之中现无量刹,进入一微尘的三昧,即表示一切诸法事事无碍。本则公案是拈出《华严经•贤首品》“一微尘中入三昧,成就一切微尘定。而彼微尘亦不增,于一普现难思刹”的话头,名为尘尘三昧,意为虽一微尘也入于事事无碍法界,万象互融互摄,同时安住于一一法位独立存在。但若对尘尘三昧只作概念上的理解,就得不到事事无碍的实证。所以云门直指现境而使人实证。禅之所以为禅,正存在于此(参《禅学讲话》第127~128页)。 雪窦颂云:

    钵里饭,桶里水,多口阿师难下嘴。
    北斗南星位不殊,白浪滔天平地起。
    拟不拟,止不止,个个无衤+军长者子。

    “钵里饭,桶里水,多口阿师难下嘴。”云门答语,意指在日常每一件差别事物之中,都有平等三昧的机用发动,此即是“尘尘三昧”,正如饭盛在钵里,水盛在桶里。对此,纵是擅长口才的雄辩家,想推求玄妙道理,也不容有开口处。

    雪窦在施行杀人剑后,又使出活人刀颂道:“北斗南星位不殊,白浪滔天平地起。”北斗星位于北,南极星位于南,各各安住。世间相常住,一一住法位。宇宙万有,一一安住于各自的位置,绝没有什么高下之别。然而为什么会平地掀起滔天巨浪似地生出各种议论呢?这是人的相对意识在作怪。雪窦的意图,在使人观照般若直观之境。

    “拟不拟,止不止,个个无衤+军长者子。”对此尘尘三昧之境,不能有分别计量的念头。如果歇不下计量之心,就像《法华经》中的那个忘却自己故乡,流浪远方,穷得连裤子都没得穿的长者子一样,弃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

    此诗设喻奇特,先是以钵里饭桶里水的现量境坐断意识思量,继而创造出与钵里饭桶里水相侔的北斗南星意象,以表达一切现成的现量境,再以寒山子诗所描述的《法华经》无裤长者子意象,形容拟议寻思者,悖离精神家园流浪乞食,形象生动而富有谐趣。

    表达把握现量境之禅悟体验的公案及颂古有“云门十五日”。《碧岩录》第6则:

    云门垂语云:“十五日已前不问汝,十五日已后道将一句来。”自代云:“日日是好日。”

    “十五日已前”,是威音王那畔的绝对世界,心物不二,性相一如,万法归一,一亦不立,情识不到,不容拟议。“十五日已后”,虽可言说,云门却不落言筌地说“日日是好日”。可见十五日以前泯除差别,十五日以后也泯除差别。必须摆脱好日的“好”字,否则仍然是拘执于“好坏”二见。人生多风雨,“日日”难得“好”。只有进入完全放弃辨别心、执着心的清纯境界,高兴时高兴,悲伤时悲伤,而不受其束缚,不被它们所烦恼,才是“日日是好日”。 雪窦颂云:

    去却一,拈得七,上下四维无等匹。
    徐行踏断流水声,纵观写出飞禽迹。
    草茸茸,烟幂幂,空生岩畔花狼藉。
    弹指堪悲舜若多,
    莫动着,动着三十棒。

    对“去却一,拈得七”,人们常常把它当作算术来思考,认为去了一,就是十五日以前的事,大错特错,切不可在言句中来理解。必须向言语未生之前领悟,如大死之人复活,长短好恶,打成一片,才能觑出“去却一,拈得七”的真意。
 
    “徐行踏断流水声,纵观写出飞禽迹。”徐徐行来,浩浩流水声可以于不经意间踏断;纵目流览,无印痕的鸟迹可以于意识中摹写出。能到这个境界,即使是热滚滚的镬汤,炽炎炎的炭火,只要轻轻一吹,就可以让它熄灭;即使是白芒芒的刀山,森戟戟的剑树,只要大声一喝,就可以令它摧折。

    “草茸茸,烟幂幂,空生岩畔花狼藉。”证悟之后,万象森罗,风光无限,无一不是自性中物。须菩提岩中宴坐,观空证性,诸天雨花,落红满地,适足证明,空有无碍,性相融通,诸法自在,在空有交彻的美妙世界里,并没有虚空之神舜若多的立足之地。“空生”即须菩提。须菩提岩中宴坐,帝释天雨花赞叹,须菩提问其缘由,帝释天说:“我推崇尊者善说般若波罗蜜多。”须菩提说:“我对般若,并没有说一字。”帝释天说:“尊者无说,我乃无闻。无说无闻,是真般若。”于是天旋地转,花雨飘落得更多。

    “弹指堪悲舜若多。”舜若多是虚空神,以虚空为体,没有身体的觉、触,受佛光照射时才显现身体。雪窦说纵然修行到舜若多神那样的境界,正好令人弹指悲叹。因为“日日是好日”,生命是如此的美丽,如此的庄严,如此的神圣,不容拟议(“动着”),一起心动念,就该吃三十棒!

    此诗先以去一拈七截断人们对“日日是好日”的意识揣度,指出只要摒除情识,一念不生,即是天上天下我独尊,上下四维无等匹。由于主体心境绝对澄明,对外物的感应也分外敏锐,“徐行踏断流水声,纵观写出飞禽迹”。雪窦又担心人们沉溺在枯寂境界里,随说随扫,以“草茸茸烟幂幂”的美丽景致将无事境界盖却,说纵然身体虚明似舜若多,也依然沉溺于死水。公案与颂古均表现了云门、雪窦对把握现量境的深刻体证。

    与“一切现成”相联系的禅悟体验是“本来现成”,它是“一切现成”的基础。“一切现成”注重对现前一切的感悟,注重当下。“本来现成”注重向真如本心的回归,注重本来。表达“本来现成”禅悟体验的有“汝是慧超”公案及颂古。《碧岩录》第7则:

    僧问法眼:“慧超咨和尚,如何是佛?”法眼云:“汝是慧超。”

    法眼有啐啄同时机,具啐啄同时用,方能如此接机,超声越色,得大自在。雪窦颂云:

    江国春风吹不起,鹧鸪啼在深花里。
    空三级浪高鱼化龙,痴人犹戽夜塘水。

    其僧如此问,法眼如此答,便是“江国春风吹不起,鹧鸪啼在深花里”。其两句诗用春天的美丽图景,来表示省悟的境界,象征着全无迷惑、不安、恐惧的开悟世界。

    “三级浪高鱼化龙,痴人犹戽夜塘水。”雪窦后二句,更是慈悲心切,把不宜点明的意思点明无余。大禹凿龙门为三级,故龙门有三级浪。古代传说,每年三月三桃花盛开时,鲤鱼游向龙门,能跳过龙门的,头上生角,于三级浪高中腾云驾雾化龙而去;跳不过龙门的,点额曝腮,困顿于死水。而愚痴渔人,不知鱼已化龙而去,以为还在塘里,连夜戽干池塘之水以求鱼。雪窦用这组形象,比喻慧超如鱼化龙,于法眼言下大悟;而后世愚钝禅人,以为佛法证悟在法眼言句之中,寻言觅理来进行参究,根本不可能得其真谛。

    此诗前二句以春风鹧鸪的美丽境象来象征脱落烦恼、一切现成的悟境,后二句以戽水求鱼的新奇喻象来表示咬嚼言句、胡饼觅汁的谬妄。颂古本身构成了一个完整的艺术境界,显示了作者深厚的诗学修养。

    参禅者认识到本来现成、本来是佛,形成了鼻孔辽天的精神气度。表达这类禅悟体验的有“黄檗口+童酒糟汉”、“南泉圆相”公案及颂古。《碧岩录》第11则:

    黄檗示众云:“汝等诸人,尽是口+童酒糟汉,恁么行脚,何处有今日。还知大唐国里无禅师么?”时有僧出云:“只如诸方匡徒领众,又作么生?”檗云:“不道无禅,只是无师。”

    禅宗发展到黄檗所处的中晚唐时代,如火如荼,马祖道一、百丈怀海、青原行思、石头希迁等大师们的法嗣遍布中华。而黄檗却说“无师”,这是因为在他看来宗派乃是人为的区分,各有各的体会。禅到处都有,佛在每个人的心中,主要应靠自己去领会、参悟,仅仅依赖于师家是没有用的。雪窦颂云:

    凛凛孤风不自夸,端居寰海定龙蛇。
    大中天子曾轻触,三度亲遭弄爪牙。

    “凛凛孤风不自夸,端居寰海定龙蛇。”按照一般人的理解,黄檗说大唐国内无禅师,是自逞自夸。但真正明白了黄檗的意思,就会知道他绝非自夸,而是要唤起禅僧的自信。只有将佛法道理统统舍却,将玄妙奇特全部放下,自然触处现成,不夸而自威。这样的禅者,心如明镜,是龙是蛇,入门来一验便知。雪窦赞叹黄檗具有定龙蛇的手眼,有擒虎兕的机用。

    “大中天子曾轻触,三度亲遭弄爪牙。”雪窦援引事实来承接上二句,说明黄檗禅风的凌厉迅疾。黄檗接人,向来施以本分钳锤,临济三度问法三度被打,终于大悟,禀承黄檗宗旨,开创了临济宗。非但临济遭打,纵使是大中天子,也曾多次遭到他的掌击。大中天子指宣宗。宣宗未即位前因躲避宫廷斗争,潜隐在香严禅师处剃度做沙弥。黄檗有一次礼佛,大中问:“不着相而求佛,不着相而求法,不着相而求僧,你礼佛是在求什么?”黄檗飞掌而击。大中说:“太粗鲁了。”黄檗说:“这是什么地方,说粗说细?”说着又是一掌。

    此诗首二句写出黄檗的机锋迅疾、气度威严,后二句援引唐宣宗做沙弥时被黄檗一再掌击的禅门典故,形象地描画出黄檗无依独运的精神气度。这种精神气度,正得益于对本来现成的自肯自信。
    表达大悟不存师悟境的,有“南泉圆相”公案及颂古。《碧岩录》第69则:

    南泉、归宗、麻谷,同去礼拜忠国师。至中路,南泉于地上,画一圆相云:“道得即去。”归宗于圆相中坐,麻谷便作女人拜。泉云:“恁么则不去也。”归宗云:“是什么心行?”

    南泉、归宗、麻谷等三人都是马祖门下的逸才,有一次他们准备上京去拜访著名的慧忠国师。南泉画圆相,象征自性圆满,是佛的境地。归宗举身便坐,超越相对,非圣非凡。麻谷见了作女人拜,象征男女同一,无有区分。南泉认为每个人都表现到家,等于已经晋见了国师,没有再去的必要。雪窦颂云:

    由基箭射猿,绕树何太直。
    千个与万个,是谁曾中的?
    相呼相唤归去来,曹溪路上休登陟。
    (复云:“曹溪路坦平,为什么休登陟?”)

    “由基箭射猿,绕树何太直。”由基姓养名叔,字由基,春秋时楚国人。楚庄王有次出猎,在山中看到一只白猴,命手下发箭,没有射中,那只白猴竟拾起箭来嬉戏,庄王遂命由基来射它。由基将弓一拉,白猴即抱树悲啼。发箭之时,白猴绕树逃避,那只箭也绕树旋转,射杀了白猴。这是绝世的神箭,雪窦却说“绕树何太直”,用得妙绝。他们三人殊途同归,都是“太直”。七纵八横,不离方寸,百川异流,同归大海,所以南泉说既是这样就不必前去。

    “千个与万个,是谁曾中的?”自古以来,参禅求道者不计其数,千千万万的人都想射中心猿,求得心国的宁静,但到底多少人能够中的?两句反衬三人对圆相一画一坐一拜,都表达了超妙的悟境。

    “相呼相唤归去来,曹溪路上休登陟。”颂南泉道“恁么则不去也”。南泉等人既已悟明心性,灭却烦恼,再去已是多余。诗至此本已结束,雪窦又下一语:“曹溪路坦平,为什么休登陟?”曹溪路绝尘绝迹,净裸裸赤洒洒,坦荡砥平,为什么却不去登陟?这与本则公案主旨息息相关。三人的作略,旨在将一切相对观念灭除,这才是养由基射猿的神妙之处。但灭除了相对观念,得到“曹溪路坦平”的悟境,还须用金刚般若随说随扫,将此了悟之心也予以拂除。

    此诗从由基射猿的意象加以生发。人心躁动,佛教喻之为猿猴。射中心猿,即是将相对的妄念灭除,以臻于心国太平之境。对于彻悟之人来说,即便七纵八横(“绕树”),亦能头头达道(“太直”)。南泉三人就是这样的悟者。三四两句宕开一笔,以众多求道者无由见道反衬三人能够当下明心见性。五六两句收阖,说一念心歇即菩提,不必再向外求道。此诗设置了背触意象“绕树何太直”,造境精警奇特。颂古以“千个与万个”的夸张手法衬托南泉三人是凤毛麟角的彻悟者;以“是谁曾中的”的反诘句式,衬托南泉三人顿悟本心,增强了低徊唱叹的艺术效果。以“相呼相唤归去来”的复叠回环句式,写出三人洒洒落落的悟者风致。复以“曹溪路上休登陟”以及著语,勾起悬念,将读者引向意路不及之境。

 


{返回 吴言生教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经典颂古 第四章 公案颂古与禅悟境界 二、能所俱泯
下一篇:经典颂古 第三章 公案颂古与禅门机锋 四、批评机锋迟钝
 沩仰宗禅诗研究
 黄龙宗禅诗研究
 经典颂古 后记
 经典禅诗 第八章 黄龙宗禅诗 四、触目菩提,水月相忘
 经典颂古 第二章 公案颂古与不二法门 二、截断意路
 禅的修行与受用
 吴言生论“禅宗哲学象征”
 经典禅诗 第六章 法眼宗禅诗 二、一切现成
 经典禅诗 第五章 云门宗禅诗 二、截断众流
 经典禅诗 第四章 曹洞宗禅诗 三、洞山“正偏五位”偈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漫说《杂阿含》(卷二十九)~F 810经~812经:此三经叙述比丘若修习出入息念,能令四念处、七觉支..[栏目:界定法师]
 印光大师说故事 33、一心专注 念极情亡[栏目:灵岩故事]
 心识活动[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心法]
 论隋唐五代至宋初的药师信仰(李小荣)[栏目:药师佛·文集]
 相应19经 具足经[栏目:相应部 48.根相应]
 圣者言教 第二十九课(十八)修行者如何观待流言是非[栏目:圣者言教]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一(五七四)[栏目:杂阿含经]
 佛说十善业道经讲记(五)[栏目:益西彭措堪布]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