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阿含经》卷18
 
{返回 中阿含经讲义·福严佛学院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930
《中阿含经》卷18
(大正1,539b?547a)
 
(七三)1《中阿含》2〈长寿王品〉《天经》3第二 (第二小土城诵)4
解经
[1] 《法界圣凡水陆大斋*轮宝忏》卷2(卍续藏X74,956c2-4 // Z 2B:2,436a8-10 // R129,871a8-10):「二、《天品经》:佛为比丘说自[巳>己]修行得光明事,凡八事,谓:见形色说乃至曾生此天等。」:
[2]《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17,n.2:本经叙说佛告诸比丘,在其未成就正觉之前,曾依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得生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集会、相慰劳,乃至知曾否生此天等八事。
※《增支部》(A. 8. 64. Gayā 伽耶)。
 
一、序分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枝提瘦,在水渚林中。
二、正宗分
(一)佛说昔未成无上菩提时,由勤修故,渐次正知八行5
1、见形色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本未得觉无上正真道时,而作是念:『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6──如是我智7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见形色也。
然我未与彼天共同集会、未相慰劳、未有所论说、未有所答对。
2、与天集会乃至论答[兼含前1项]
我复作是念:『我宁可(539c)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如是我智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也。
然我不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
3、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兼含前2项]
我复作是念:『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如是我智*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具>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也。
然我不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
4、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兼含前3项]
我复作是念:『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如是我智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也。
然我不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540a)久住、如是命尽。
5、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兼含前4项]
我复作是念:『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如是我智*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也。8
然我不知彼天作如是如是业已,死此生彼。
6、知彼天作业受生[兼含前5项]
我复作是念:『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业已,死此生彼──如是我智*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业已,死此生彼也。
然我不知彼天彼彼(540b)天中。
7、知彼天、彼彼天中[兼含前6项]
我复作是念:『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业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如是我智*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业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也。
然我不知彼天上我曾生中、未曾生中。
8、知彼天上我曾生中、未曾生中[兼含前7项]
我复作是念:『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业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亦知彼天上我曾生中、未曾生中──如是我智*见极大明净。』
我为智*见极明净故,便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我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即得光明,便见形色;及与彼天共同集会、共相慰劳、有所论说、有所答对;亦知彼天如是(540c)姓、如是字、如是生;亦知彼天如是食、如是受苦乐;亦知彼天如是长寿、如是久住、如是命尽;亦知彼天作如是如是业已,死此生彼;亦知彼天、彼彼天中;亦知彼天上我曾生中、未曾生中也。
(二)佛自称因正知此八行故,乃至自知得无上道、超越一切世间等
◎若我不正知得此八行9者,便不可一向说得;亦不知我得觉无上正真之道;我亦于此世间、诸天、魔、梵、沙门、梵志不能出过其上;我亦不得解脱、种种解脱;我亦未离诸颠倒;未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若我正知得此八行者,便可一向说得;亦知我得觉无上正真之道;我亦于此世间、诸天、魔、梵、沙门、梵志出过其上;我亦得解脱、种种解脱;我心已离诸颠倒;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三、流通分
佛说如是。
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天经》第二竟10 (千七百七十四字)11。
汉译经论对照
[1]《集异门足论》卷7(大正26,395c8-396a4):
四修定者:一、有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现法乐住;
二、有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最胜知见;
三、有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胜分别慧;
四、有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诸漏永尽。
◎云何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现法乐住。
答:于初静虑所摄离生喜乐俱行心一境性,若习、若修,坚作、常作,精勤修习。是名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现法乐住。
◎云何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最胜知见?
答:于光明想俱行心一境性,若习、若修,坚作、常作,精勤修习。是名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最胜知见。
◎云何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胜分别慧?
答:于受、想、寻、观俱行心一境性,若习、若修,坚作、常作,精勤修习。是名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胜分别慧。
◎云何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诸漏永尽?
答:于第四静虑所摄清净舍念俱行阿罗汉果无间道,摄心一境性,若习、若修,坚作、常作,精勤修习。是名修定,若习、若修、若多所作,为能获得诸漏永尽。
如薄伽梵于波罗衍拿起问中说:「断欲想忧怖,离惛沉睡眠及恶作掉举,得舍念清净。*轮为上首,得正智解脱;我说断无明,得胜分别慧。」
[2]《瑜伽师地论》卷12(大正30,339a11-23):
复次,
◎云何修定为得现法乐住?
谓于四种现法乐住方便道中所有修定,及未圆满清净鲜白诸根本地所有修定,为显修习未曾得定,是故世尊说初静虑前方便道。
◎云何修定为得智见?
谓诸苾刍于光明相殷勤、恳到审谛而取,如经广说。当知此在能发天眼前方便道所有修定。
此中天眼,于诸色境能照、能观,说名为「见」;能知诸天如是名字如是种类,乃至广说,如《胜天经》,是名为「智」。
◎云何修定生分别慧?谓谛现观预流果向方便道中所有修定;或为修习诸无碍解。
◎云何修定为尽诸漏?谓阿罗汉果方便道中所有修定。
[3]《大智度论》卷27(大正25,258a21-23):
复有四修道:一、为今世乐修道;二、生死智修道;三、为漏尽故修道;四、分别慧修道。
[4]《大智度论》卷47(大正25,400a4-8):
「欢喜三昧」者:得是三昧,于诸法生欢喜乐。
何者是?
有人言:初禅是。如佛说有四修定:一者、修是三昧,得现在欢喜乐;二者、修定,得知见,见众生生死;三者、修定,得智慧分别;四者、修定,得漏尽。
 
 
(七四)12《中阿含》13〈长寿王品〉《八念经》14第三 (第二小土城诵)15
解经
[1]《法界圣凡水陆大斋*轮宝忏》卷2(卍续藏X74,956c4-8 // Z 2B:2,436a10-14 // R129,871a10-14):「三、《八念经》:阿那律陀作是七念:道从无欲,非有欲得;及知足、远离、精勤、正念、定意、智慧一一对明。佛知其所念,便往赞之,并为说:道从不戏、乐不戏、行不戏得,非从戏、乐戏、行戏得。是名八大人念。」:
[2]《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23,n.3:本经叙说尊者阿那律陀于坐中作是七念:道从无欲、知足、远离、精勤、正念、定意及智慧得。世尊获知后,入如其像定而往赞之,并为说道从不戏、乐不戏、行不戏,非戏、非乐戏、非行戏得之第八大人之念。后并集合比丘为详说此大人八念。
※《增支部》(A. 8. 30. Anuruddha 阿那律)、《增一阿含》〈八难品〉第六经(大二?七五四上)、后汉?支曜译《佛说阿那律八念经》(大一?八三五)。
 
一、序分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婆奇瘦16,在鼍山17怖林鹿野园18中。
二、正宗分
(一)尊者阿那律陀自念道从「无欲乃至智慧」七事而得
尔时,尊者阿那律陀在枝提瘦19水渚林中。
彼时,尊者阿那律陀在安静处燕20坐思惟,心作是念:「[1]道从无欲,非有欲得;[2]道从知足,非无厌得;[3]道从远离,非乐聚会、非住聚会、非合聚会得;[4]道从精勤,非懈怠得;[5]道从正念,非邪念得;[6]道从定意,非乱意得;[7]道从智慧,非愚痴得。」
(二)佛知尊者阿那律陀心念,为往说教开解
1、明第八大人之念
◎于是,世尊以他心智知尊者阿那律陀心中所念、所思、所行;世尊知已,即入如其像定21;以如其像定,犹(541a)若力士屈申22臂顷,如是世尊从婆奇瘦鼍山怖林鹿野园中忽没不现,住枝提瘦水渚林中尊者阿那律陀前。
◎是时,世尊便从定觉,叹尊者阿那律陀曰:「善哉!善哉!阿那律陀!谓汝在安静处燕坐思惟,心作是念:『[1]道从无欲,非有欲得;[2]道从知足,非无厌得;[3]道从远离,非乐聚会、非住聚会、非合聚会得;[4]道从精勤,非懈怠得;[5]道从正念,非邪念得;[6]道从定意,非乱意得;[7]道从智慧,非愚痴得23。』
阿那律陀!汝从如来更受第八大人之念,受已,便思:道从不戏、乐不戏、行不戏,非戏、非乐戏、非行戏得。24
2、成就大人八念→得四禅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此大人八念25者,汝必能离欲、离恶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禅成就游。
3、成就大人八念→得四禅→获诸功德
(1)心无欲自在
A、举衣事──以粪扫衣为第一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复得此四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者,26
如王、王臣有好缄27簏28,盛满种种衣,中前欲着,便取着之;中时、中后29若欲着衣,便取着之,随意自在。
阿那律陀!汝亦如是,得粪扫衣为第一服;汝心无欲,行此住止行。
B、举食事──以常乞食为第一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复得此四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者,
如王、王臣有好厨宰。种种净妙甘美肴膳30。
阿那律陀!汝亦如是,常行乞食为第一馔;汝心无欲,行此住止行。
C、举住处事──以树下坐为第一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复得此四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者,
如王、王臣有好屋舍、或楼阁、宫殿。
阿那律陀!汝亦如是,依树下止为第一舍;汝心无欲,行此住止行。
D、举坐处事──以草座、叶座为第一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复得此四增上心、现(541b)法乐居、易不难得者,
如王、王臣有好床座,敷以氍氀、毾[毯-炎+登],覆以锦绮、罗縠,有衬体被,两头安枕,加陵伽波惒逻31波遮悉哆罗那32。33
阿那律陀!汝亦如是,草座、叶座为第一座;汝心无欲,行此住止行。
(2)游行之时,安乐无患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复得此四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者,
如是汝若游东方,必得安乐,无众苦患;若游南方、西方、北方者,必得安乐,无众苦患。
(3)善法增胜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复得此四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者,
我尚34不说汝诸善法住,况说衰退!但当昼夜增长善法而不衰退。
(4)得二圣果──阿罗汉,阿那含
阿那律陀!若汝成就大人八念,而复得此四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者,
汝于二果必得其一:或于现世得究竟智,或复有余得阿那含。
4、勉其增修大人八念、四禅已,还至鹿野园
◎阿那律陀!汝当成就此大人八念,亦应得此四增上心、现法乐居、易不难得已,然后于枝提瘦水渚林中受夏坐也。
◎尔时,世尊为尊者阿那律陀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
(三)佛为鹿野园比丘众宣说大人八念,并以尊者阿那律陀为例勉众
1、佛为鹿野园比丘众宣说大人八念
(1)佛命阿难集鹿野园比丘众
◎无量方便为彼说法,劝发渴仰,成就欢喜已,入如其像定;以如其像定,犹若力士屈申*臂顷,如是,世尊从枝提瘦水渚林中忽没不见,住婆奇瘦鼍山怖林鹿野园中。
◎彼时,尊者阿难执拂侍佛。
于是,世尊便从定觉,回顾告曰:「阿难!若有比丘游鼍山怖林鹿野园中者,令彼一切皆集讲堂;集(541c)讲堂已,还来白我。」
◎尊者阿难受佛教已,稽首礼足,即行宣敕,诸有比丘游鼍山怖林鹿野园中者,令彼一切皆集讲堂;集讲堂已,还诣佛所,头面礼足,却住一面,白曰:「世尊!诸有比丘游鼍山怖林鹿野园中者,已令一切皆集讲堂,唯愿世尊自当知时。」
(2)佛开示大人八念之义
A、命众等谛听善思
于是,世尊将尊者阿难往诣讲堂,于比丘众前敷座而坐;坐已,告曰:「诸比丘!我今为汝说大人八念。汝等谛听,善思念之。」
时,诸比丘受教而听。
B、正明法要
(A)总说
佛言:「大人八念者,谓:[1]道从无欲,非有欲得;[2]道从知足,非无厌得;[3]道从远离,非乐聚会、非住聚会、非合聚会得;[4]道从精勤,非懈怠得;[5]道从正念,非邪念得;[6]道从定意,非乱意得;[7]道从智慧,非愚痴得;[8]道从不戏、乐不戏、行不戏,非戏、非乐戏、非行戏得。
(B)别释
[1]无欲
云何道从无欲,非有欲得?
谓比丘得无欲,自知得无欲,不令他人知我无欲;得知足,得远离,得精勤,得正念,得定意,得智慧;得不戏,自知得不戏,不欲令他知我无欲。
是谓道从无欲,非有欲得。
[2]知足
云何道从知足,非无厌得?
谓比丘行知足──衣取覆形,食取充躯。
是谓道从知足,非无厌得。
[3]远离
云何道从远离,非乐聚会、非住聚会、非合聚会得?
谓比丘行远离──成就二35远离──身及心俱远离。
是谓道从远离,非乐聚会、非住聚会、非合聚会得。
[4]精进
云何道从精进,非懈怠得?
谓比丘常行精进──断恶不善,修诸善法;恒自起意,专一坚固;为诸善本不舍方便。
是谓道从精勤。非懈怠得。
[5]正念
云何道从正念,非邪念得?
谓比丘观内身如身,观内觉、心,法如法。
是谓道从正念,非邪念得。
[6]定意
云何道从定意,非乱意得?
谓比丘离欲、离恶(542a)不善之法,至得第四禅成就游。
是谓道从定意,非乱意得。
[7]智慧
云何道从智慧,非愚痴得?
谓比丘修行智慧──观兴衰法,得如是智,圣慧明达,分别晓了,以正尽苦。
是谓道从智慧,非愚痴得。36
[8]不戏、乐不戏、行不戏
云何道从不戏、乐不戏、行不戏,非戏、非乐戏、非行戏得?
谓比丘意常灭戏,乐住无余涅槃,心恒乐住,欢喜意解。
是谓道从不戏、乐不戏、行不戏,非戏、非乐戏、非行戏得。
2、佛以尊者阿那律陀为例勉众
诸比丘!阿那律陀比丘成就此大人八念已,然后枝提瘦水渚林中受夏坐也。
我以此教彼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
彼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已,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四)尊者阿那律陀得阿罗汉,说偈自明
是时,尊者阿那律陀得阿罗呵,心正解脱,得长老上尊;则于尔时而说颂曰:「
 遥知我思念,无上世间师,正身心入定,乘虚忽来到。
 如我心所念,为说而复过,诸佛乐不戏,远离一切戏。
 既从彼知法,乐住正法中;逮得三昧达,佛法作已办。
 我不乐于死,亦不愿于生;随时任所适,立正念正智。
 鞞耶离竹林,我寿在彼尽,当在竹林下,无余般涅槃。」
三、流通分
佛说如是。
尊者阿那律陀及诸比丘闻佛所(542b)说,欢喜奉行。
《八念经》第三竟37 (千九百五十四字)38。
附:汉译经论对照
[1]《阿那律八念经》卷1(大正1,835c12-837a1):
闻如是。
一时佛在誓牧39山求师树下。
贤者阿那律,在彼禅空泽中坐思惟言:「[1]道法少欲,多欲非道;[2]道法知足,无厌非道;[3]道法隐处,乐众非道;[4]道法精进,懈怠非道;[5]道法制心,放荡非道;[6]道法定意,多念非道;[7]道法智慧,愚闇非道40。」
佛以圣心逆知其意,譬如力士屈申臂顷,飞到其前,赞言:「善哉!善哉!阿那律!汝所念者为大士念。听吾语汝大士八念,善思行之,当学四禅,捡意观法,而无中止,必获大利,不失所愿。
◎何谓四禅?
⊙惟弃欲、恶不善之法,意以欢喜,为一禅行。
⊙以舍恶念,专心守一,不用欢喜,为二禅行。
⊙欢喜以止,惟如法观觉见苦乐,为三禅行。
⊙又弃苦乐,忧喜悉断,而住清净,为四禅行。
◎已学如是,而后惟行八大人念,四禅为捡意法,快见于行,得利愿疾,不复中止。
又少欲者,其义譬如王有边臣,主诸緘簏,满中彩衣;而汝自乐着麁弊者,[1]少欲、[2]知足、[3]隐处、[4]精进、[5]制心、[6]定意、[7]智慧、[8]舍家,不以戏慢,无有差跌,必安隐人,至泥洹门,是八大人念,惟四禅捡意观法
其义譬如王有边臣,监主厨宰和调五味;而汝自乐乞食,趣得救身,不以快心。
其义譬如王有游观楼阁;而汝自乐山泽树间燕处精进,无欲于世。
其义譬如王有边臣,主诸良药及酪、酥、醍醐、石蜜;而汝自乐有疾以服,小便趣得除恼,以行八念、思惟四禅,精进不亏,心无差跌,必自安隐,至泥洹门。」
佛说是已,即还誓牧*,告诸弟子:「[1]道当少欲,无得多欲;[2]道当知足,无畜遗余;
[3]道当隐处,无乐众会;[4]道当精进,无得懈怠;道当制心,无得放逸;[6]道当定意,无得乱念;[7]道当智慧,无得愚暗。
[1]比丘!当少欲者快,谓:身自少欲,不使众人知我少欲。义当从是。
[2]比丘!知足,谓:应器法衣、床卧、病药,得食足止,不畜遗余。义当从是。
[3]比丘!隐处,谓:避人间,不入众会,远居山泽、岩石、树间,如有四辈、若王、大臣来从问道,为说清净,欲令疾去。譬如贫人负豪姓债为主所牵抴,欲离不乐,潜隐远遁。义当从是。
[4]比丘!精进,谓:断非法,勤行经道,未常懈惓;上、中、后夜经行坐卧,常觉寤意念净,以除五盖。义当从是。
[5]比丘!制心,弃欲恶法,坐意惟观,以断苦乐,得四禅行。义当从是。
[6]比丘!定意,谓:常一心,观身、观意、观法,不为猗行,摄念就道,舍痴恼想。义当从是。
[7]比丘!智慧,谓:知四谛苦、习、尽、道。
◎何谓苦谛?生苦、老苦、病苦、死苦、忧悲恼苦、恩爱别苦、怨憎会苦、所欲不得苦,合五盛阴苦。
⊙生苦者,谓人随行所堕,受胞成生,已出形现,根入受长。
⊙老者,谓人根熟形变,发白、齿落、筋缓、皮皱、偻步、拄杖。
⊙病者,谓人罪行所致痈疽、疮脓、癎癫、长病,亦百余种。
⊙死者,谓人命逝形坏,温消气绝,魂神离逝。
是皆为苦。
◎何谓习谛?谓淫心乐喜而生恩爱,志在贪欲,令复有漏,众行滋盛,以着自缚。所谓爱者,眼爱色,耳爱声,鼻爱香,舌爱味,身爱细滑,心爱所欲;但观其常乐,在望安以为利,呼言:『是我有』以着自缚。从是故色、痛、想、行、识五阴爱盛,见常贪乐,谓是我有,以着自缚。
所谓色者,精神所受,地气、水气、火气、风气变化为形,以所爱着,令眼识色、耳识声、鼻识香、舌识味、身识细滑、意识法着,信41为习谛。
◎何谓尽谛?不受、不入,爱尽无余,缚着已解。如慧见者,不复有一切故,世间人无所见五阴所着,计数已尽,爱缚都解,已从慧见非常、苦、空、非身故断。是为尽谛。
◎何谓道谛?谓八直道:正见、正思、正言、正行、正治、正命、正志、正定。
⊙何谓正见?正见有二:有俗,有道。
知有仁义,知有父母,知有沙门梵志,知有得道真人,知有今世后世,知有善恶罪福,从此到彼以行为证,是为世间正见。
已解四谛──苦、习、尽、道,已得慧见空、净、非身,是为道正见。
⊙正思亦有二:思学问、思和敬、思诫慎、思无害。是为世间正思。
思出处、思忍默、思灭爱尽着,是为道正思。
⊙正言亦有二:不两舌、不恶骂、不妄言、不绮语,是为世间正言。
离口四过,讲诵道语,心不造为,尽无复余,是为道正言。
⊙正行亦有二:身行善、口言善、心念善,是为世间正行。
身口精进、心念空净,消荡灭着,是为道正行。
⊙正治亦有二:不杀盗淫,不自贡高,修德自守,是为世间正治。
离身三恶,除断苦习,灭爱求度,是为道正治。
⊙正命亦有二:求财以道,不贪苟得,不诈绐心于人,是为世间正命。
以离邪业,舍世占候,不犯道禁,是为道正命。
⊙正志亦有二:不嫉妒、不恚怒、不事邪,是为世间正念。
离心三恶,行四意端42,清净无为,是为道正志。
⊙正定亦有二:性体淳调,安善、安固,心不邪曲,是为世间正定。
得四意志43,惟空、无想、不愿,见泥洹源,是为道正定。
是为道谛。
[8]比丘!舍家弃捐恩爱,安静思道,无所恋慕,意不随欲,净无罣碍,是为道法义,当从是。」
贤者阿那律闻佛说经,开导其意,受行三月,漏尽意解,得三治44以为证已,自觉得罗汉,便说偈言:「夫欲而无厌,乐众以放意,是行以致苦,修恶多所着。
              少欲知道行,知惭不自见,是法堕清净,远恶致度世。
              道意不贪生,亦无乐死别,吾以如空定,诸苦得待时。
              从佛受教命,守行弃欲恶,所身患已舍,得利就无为。
              自致至三治,已拔恩爱根,当于维沙聚,竹园般泥洹。」
[2]《增壹阿含经》卷37〈八难品〉(大正2,754a12-c13):45
闻如是。
一时,尊者阿那律游在四佛所居之处。
是时,阿那律在闲静之处,便作是念:「诸释迦文佛弟子之中,戒德、智慧成就者,皆依戒律,于此正法中而得长养。诸声闻之中不具足戒律者,斯等之类皆离正法,不与戒律相应。如今此二法──戒与闻,何者为胜?我今可以此因缘之本,往问如来,是事如何?」
阿那律复作是念:「此法, [2]知足者之所行,非无厌者之所行;[1]少欲者之所行,非为多欲者之所行;[3]此法,应闲居者之所行,非在愦闹之所行;[4]此法,持戒人之所行,非犯戒者之所行;[5]三昧者之所行,非乱者之所行;[6]智慧者之所行,非愚者之所行;
[7]多闻者之所行,非少闻者之所行。」
是时,阿那律思惟此八大人念46:「今我可往至世尊所,而问此义。」
尔时,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是时,王波斯匿请如来及比丘僧夏坐九十日。
是时,阿那律渐渐人间,将五百比丘游化,转至舍卫国,到如来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
时,阿那律白世尊言:「我在闲静之处思惟此义:『戒与闻,此二法何者最胜乎?』」
是时,世尊与阿那律便说此偈:「戒胜闻胜耶?汝今起狐疑;戒胜于闻者,于中何狐疑?」
「所以然者,阿那律!当知,若比丘戒成就者,便得定意;已得定意,便获智慧;已得智慧,便得多闻;47已得多闻,便得解脱;已得解脱,于无余涅槃而取灭度。以此明之,戒为最胜。」
是时,阿那律向世尊说此八大人念。
佛告阿那律曰:「善哉!善哉!阿那律!汝今所念者,正是大人之所思惟也。[1]少欲、[2]知足、[3]在闲居之处、[4]戒成就、[5]三昧成就、[6]智慧成就、解脱成就、[7]多闻成就。
汝今,阿那律!当建是意,思惟八大人念。云何为八?[8]此法,精进者之所行,非懈怠者之所行。
所以然者,弥勒菩萨应三十劫当成无上正真等正觉,我以精进之力超越成佛。
阿那律!知之,诸佛世尊皆同一类,同其戒律、解脱、智慧而无有异;亦复同空、无相愿;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而庄严其身,视无厌足,无能见顶者,皆悉不异。唯有精进不同。于过去、当来诸佛世尊精进者,吾最为胜。
是故,阿那律!此第八大人之念,此为最、为上、为尊、为贵、为无有喻。
犹如由乳有酪,由酪有酥,由酥有醍醐,然复醍醐于中最上,为无有比;此亦如是,精进之念,于八大人念中最上,实无有比。
是故,阿那律!当奉八大人念,亦当与四部众分别其义。
设当八大人念流布在世者,令我弟子皆当成须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罗汉道。所以然者,[1]我法,少欲者之所行,非多欲者所行也;[2]我法,知足者之所行,非无厌者之所行也;[3]我法,闲居者之所行,非众中者之所行也;[4]我法,持戒者之所行,非犯戒者之所行也;[5]我法,定者之所行,非乱者所行也;[6]我法,智者之所行,非愚者之所行也;[7]我法,多闻者之所行,非少闻者所行也;[8]我法,精进者之所行,非懈怠者所行也。
是故,阿那律!四部之众当求方便行此八大人念。
如是,阿那律!当作是学。」
尔时,阿那律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3]《长阿含经》卷9《十上经》(大正1,55c21-26) [~D. 34. Dasuttara-suttanta.]:
云何八生法?谓八大人觉:道当少欲,多欲非道;道当知足,无厌非道;道当闲静,乐众非道;道当自守,戱笑非道;道当精进,懈怠非道;道当专念,多忘非道;道当定意,乱意非道;道当智慧,愚痴非道。
[4]《佛说八大人觉经》卷1(大正17,715b3-c2):
为佛弟子常于昼夜至心诵念八大人觉。
第一、觉悟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阴无我;生灭变异,虚伪无主;心是恶源、形为罪薮。如是观察,渐离生死。
第二、觉知多欲为苦,生死疲劳,从贪欲起;少欲无为,身心自在。
第三、觉知心无厌足,唯得多求,增长罪恶;菩萨不尔,常念知足,安贫守道,唯慧是业。
第四、觉知懈怠坠落;常行精进,破烦恼恶,摧伏四魔,出阴界狱。
第五、觉悟愚痴生死;菩萨常念广学多闻,增长智慧,成就辩才,教化一切,悉以大乐。
第六、觉知贫苦多怨,横结恶缘;菩萨布施,等念冤亲,不念旧恶,不憎恶人。
第七、觉悟五欲过患,虽为俗人,不染世乐,念三衣、瓶、钵、法器,志愿出家,守道清白,梵行高远,慈悲一切。
第八、觉知生死炽然,苦恼无量,发大乘心,普济一切,愿代众生受无量苦,令诸众生毕竟大乐。
如此八事,乃是诸佛菩萨大人之所觉悟,精进行道,慈悲修慧,乘法身船至涅槃岸;复还生死,度脱众生,以前八事开导一切,令诸众生觉生死苦,舍离五欲,修心圣道。
若佛弟子诵此八事,于念念中灭无量罪,进趣菩提,速登正觉,永断生死。
[5]《菩萨璎珞本业经》卷1(大正24,1013b4-6):
佛子!五、修诸清白法,所谓八大人觉:少欲、知足、寂静、精进、正念、正定、正慧、不诤论,顺一切法故。
[6]《十住毗婆沙论》卷13(大正26,92c1-6):
复有八法能摄佛道,所谓八大人觉:少欲、知足、远离、精进、念、定、慧、乐不戏论。
如说:若人决定心住八大人觉,为求佛道故除诸恶觉观;
     如是则不久疾得无上道48,如人行善者必当得妙果。
[7]《成实论》卷5(大正32,277a13-16):
又八大人觉中,亦次第说:若比丘行少欲则知足,知足则远离,远离则精进,精进则正忆念,正忆念则心摄,心摄则得慧,得慧则戏论灭。
[8]《成实论》卷14(大正32,353b5-354c2):
八大人觉者,佛法中若少欲者能得利益,非多欲者;知足者;远离者;精进者;正忆者;定心者;智慧者;无戏论者能得利益,非戏论者。是名为八。……
[9]《成实论》卷15(大正32,358b1-2):
八大人觉中,六觉名止,二觉名观。
※三异译本之「大人八念」对照表
《中阿含》&《增支部》
《阿那律八念经》
《增壹阿含》
1.无欲
1.少欲
1.少欲
2.知足
2.知足
2.知足
3.远离
3.隐处
3.闲居
4.精勤
4.精进
8.精进
5.正念
6.定意
 
6.定意
5.制心
5.定
7.智慧
7.智慧
6.智慧
8.不戏、乐不戏、行不戏
 
 
 
8.舍家
 
 
 
4.持戒
 
 
7.多闻
 
 
(七五)49《中阿含》50〈长寿王品〉《净不动道经》51第四 (第二小土城诵)52
解经
[1]《法界圣凡水陆大斋*轮宝忏》卷2(卍续藏X74,956c8-10 // Z 2B:2,436a14-16 // R129,871a14-16):「四、《净不动道经》:说三种净不动道、三种净无所有处道、一净无想道,及说涅槃、圣解脱。」:
[2]《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1,n.4:本经叙说佛毁呰一切之欲、色、欲想、色想。以欲为无常、虚伪、妄言,为魔饵,为生无量恶不善法之本。若能善观,则能净不动、净无所有处想、净无想处而次第升进,以至于「舍」我、我所之本有。若又执着此「舍」者,则不得般涅槃(因法执);如果不乐、不住、不着此舍,则必得般涅槃。
※《中部》(M. 106. ā?a?jasappāyasutta? 《不动利益经》)。
 
一、序分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拘楼瘦53,在剑磨瑟昙54拘楼都邑。
二、正宗分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
(一)净不动道55
1、第一说净不动道
欲者,无常、虚伪、妄言56,是妄言法57,则是幻化、欺诳、愚痴。若现世欲及后世欲,若现世色及后世色──彼一切是魔境界,则是魔饵,因此令心生无量恶不善之法、增伺58、瞋恚及鬪诤59等,谓圣弟子学时为作障碍。
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世尊所说:「欲者,无常、虚伪、妄言,是妄言法,则是幻化、欺诳、愚痴。若现世欲及后世欲,若现世色及后世色──彼一切是魔境界,则是魔饵,因此令心生无量恶不善之法、增伺、瞋恚及鬪诤等,谓圣弟子学时为作障碍。」』
彼作是念:『我可得大心成就游,掩伏世间,摄持其心;若我得大心成就游、掩伏世间、摄持其心者,如是心便不生无量恶不善之法、增伺、瞋恚及鬪诤等,谓圣弟子学时为作障碍。』
彼以是行、以是学,如是修习而广布,便于处得心净。
于处得心净已,比丘者,或于此得入不动60,或以慧为解。61
彼于后时,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不动。
是谓第一说净不动道62。
2、第二说净不动道
复次,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若有色者,彼一切四大及四大造;四大者,是无常法、是苦、是灭。』
彼如是行、如是学、如是修习而广布,便于处得心净。
于处得心净已,比丘者,或于此得入不动,或以慧为解。63
彼于后时,(542c)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不动。
是谓第二说净不动道。
3、第三说净不动道
复次,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若现世欲及后世欲,若现世色及后世色,若现世欲想、后世欲想,若现世色想、后世色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彼64于尔时必得不动想。
彼如是行、如是学、如是修习而广布,便于处得心净。
于处得心净已,比丘者,或于此得入不动,或以慧为解。65
彼于后时,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不动。
是谓第三说净不动道。
(二)净无所有道66
1、第一说净无所有道
复次,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若现世欲想、后世欲想,若现世色想、后世色想,及不动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彼于尔时得无所有处想。
彼如是行、如是学、如是修习而广布,便于处得心净。
于处得心净已,比丘者或于此得入无所有67,或以慧为解。
彼于后时,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无所有68。
是谓第一说净无所有处道69。70
2、第二说净无所有道
复次,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此世空──空于神、神所有,空有常、空有恒、空长存、空不变易。』71
彼如是行、如是学、如是修习而广布,便于处得心净。
于处得心净已,比丘者,或于此得入无所有处,或以慧为解。
彼于后时,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无所有处。
是谓第二说净无所有处道。72
3、第三说净无所有道
复次,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我非为他而有所为,亦非自为而有所为。』
彼如是行、如是学、如是修习而广布,便于处得心净。
于处得心净已,比丘者,或于此得入无所有处,或以慧为解。
彼于后时,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无所有处。
是谓(543a)第三说净无所有处道。73
(三)净无想道74
复次,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若现世欲及后世欲,若现世色及后世色,若现世欲想、后世欲想,若现世色想、后世色想,及不动想、无所有处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彼于尔时而得无想。
彼如是行、如是学、如是修习而广布,便于处得心净。
于处得心净已,比丘者,或于此得入无想,或以慧为解。
彼于后时,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无想处。
是谓说净无想道75。」
(四)无余涅槃
1、总明依上所行,或有得、或有不得般涅槃
是时,尊者阿难执拂侍佛。
于是,尊者阿难叉手向佛,白曰:「世尊!若有比丘如是行:无我、无我所;我当不有、我所当(543b)不有;若本有者便尽,得舍。世尊!比丘行如是,彼为尽得般涅槃耶?」
世尊告曰:「阿难!此事不定。或有得者,或有不得。」
2、别解
(1)凡有所取著者,即不得般涅槃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比丘云何行不得般涅槃?」
世尊告曰:「阿难!若比丘如是行:无我、无我所;我当不有、我所当不有;若本有者,便尽得舍。阿难!若比丘乐彼舍、着彼舍、住彼舍者,阿难!比丘行如是,必不得般涅槃。」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比丘若有所受,不得般涅槃耶?」
世尊告曰:「阿难!若比丘有所受者,彼必不得般涅槃也。」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彼比丘为何所受?」
世尊告曰:「阿难!行中有余,谓有想无想处,于有中第一,彼比丘受。」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彼比丘受余行耶?」
世尊告曰:「阿难!如是比丘受余行也。」
(2)凡无所取著者,即必得般涅槃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比丘云何行必得般涅槃?」
世尊告曰:「阿难!若比丘如是行:无我、无我所;我当不有、我所当不有;若本有者,便尽得舍。阿难!若比丘不乐彼舍、不着彼舍、不住彼舍者,阿难!比丘行如是,必得般涅槃。」
尊者阿难白曰:「世尊!比丘若无所受,必得般涅槃耶?」
世尊告曰:「阿难!若比丘无所受,必得般涅槃。」
(五)圣解脱76
尔时,尊者阿难叉手向佛,白曰:「世尊!已说净不动道,已说净无所有处道,已说净无想道,已说无余涅槃。世尊!云何圣解脱耶?」
世尊告曰:「阿难!多闻圣弟子作如是观:『若现世欲及后世欲,若现世色及后世色,若现世欲想、后世欲想,若现世色想、后世色想,及不动想、无所有处想、无想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是谓自己有;若自己有者,是生、是老、是病、是死。阿难!若有此法,一切尽灭无余不复有者,彼则无生、无老病死。』
圣如是观,若有者,必是解脱法;若有无余涅槃者,是名甘露。
彼如是观、如是见,必得欲漏心解脱,有漏、无明漏心解脱;解脱已,便知解脱: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六)劝诸弟子应勤修习
阿难!我今为汝已说净不动道,已说净无所有处道,已说净无想道,已说无余涅槃,已说圣解脱。
如尊师所为弟子起大慈哀、[邻>怜]念愍伤,求义及饶益、求安隐快乐者,我今已作。
汝等当复自作,至无事处、至林树下、空安静处,燕坐思惟,勿得放逸,勤加精进,莫令后悔。
此是我之教敕,是我训诲。」
三、流通分
佛说如是。
尊者阿难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净不动经》第四竟77 (千七百八十七字)78。
附:汉译经论对照
[1]《瑜伽师地论》卷97(大正30,858a17-859a22):
◎复次,诸圣弟子已见谛迹,未离欲者,应知略有二种杂染,谓:欲杂染,后有杂染。
于此二种,诸圣弟子应勤加行,净修其心。
⊙诸圣弟子为欲断除欲杂染故,勤方便时,渐依三行,谓:趣无动行、趣无所有处行[、趣非想非非想行]79,证入无动、无所有、非想非非想处定。此由断对治80故及远分对治81故,超度欲杂染。
⊙或为断除后有杂染,勤方便时,已离欲界爱,未离色界爱,谓我所何当不有、我何当不有,我当不有、我所当不有;若今所有、若昔所有,如是一切我皆弃舍。彼正修习能断后有所有差别对治道已,离色界爱,乃至能入非想非非想处定。
◎[1]若现法中,于其上舍多生爱味,不般涅槃,彼于现法不全解脱一切所有后有杂染。
[2]若于上舍不生爱味,彼现法中能般涅槃,能全解脱所有一切后有杂染。
◎[1]当知此中,若为对治欲杂染故,修对治道,渐次乃至能入第一有定。
若为对治后有杂染,修对治道,渐次乃至能入第一有定。
如是二种,名「共解脱」,由诸圣者、非圣异生皆可容有,是故此解脱不名圣解脱。
[2]若于一切乃至有顶萨迦耶苦如实知已,超度有顶,于现法中永断一切所有杂染。如是解脱,唯诸圣者方能获得,故此解脱名「圣解脱」。
◎如是一切,总有五处:一、趣无动行,二、趣无所有处行,三、趣非想非非想处行,四、现法涅槃,五、圣解脱。
◎复有三种诸欲过患:一者、诸欲能为顺乐受境界所生贪欲因缘;二者、诸欲能为顺苦受境界所生瞋恚因缘;三者、诸欲能为顺不苦不乐受境界所生无明愤发因缘。
又此诸欲,当于三处应观过患:一、自性故,二、所缘故,三、助伴故。
自性故者,谓:虚妄分别所生贪爱。
所缘故者,谓:若内、若外五种色境。
助伴故者,谓:非理作意相应倒想。
◎又离上欲胜方便心,说名广大,何以故?由彼上地转上转胜,故修彼心,说名广大。
若能厌离下地世间,当知定以无常等行厌坏制伏;于其上地所应得处,当知亦以暂时方便起寂静想,住持其心。
◎又我已得于是处所具足安住生信解者,当知彼于加行道中修习净信,于是处所生净信心。由此净信增上力故,修习精进、念、定、慧等,从初静虑,渐次乃至识无边处诸无动定,皆能证入。
又由其慧,起是胜解,谓:我已能入如是定,此即能感识无动处所有生果。
若现法中不般涅槃,或不进求往于上地,彼于当来决定应往此无动处。
◎又由三缘,于是诸地,当知建立为无动处,谓:
外欲等散动断故,立初静虑为无动处;寻伺、喜乐色界地中诸动断故,立第四静虑为无动处;有色、有对、种种、别异想动断故,82立空无边处、识无边处为无动处。
第二、第三静虑中,后后所有诸动断故,当知亦得名无动处。识无边处,由空无边处外门缘动得远离故,当知建立为无动处。
以要言之,缘所有定无动摇故,皆名「无动」。
此定边际,极至识无边处。是故当知,乃至此处建立无动。
◎即此一切缘所有定,皆名「有上想定」。从此已上,缘无所有定,当知名为「无上想定」。从此已上,复名「非想非非想处定」。故由三分,宣说三行。
◎由三种门,诸圣弟子厌坏欲等;既厌坏已,渐次能入,乃至识无边处定,是故建立能趣三种无动处行。
◎[1]又若色想、若无动想,于诸下地深厌坏已,能入无所有处定,是名第一能趣无所有处行。
[2]又即此处,是无漏道修习边际。83此无漏道复有二种:一者、有上;二者、无上。
如有想定,其有上者,无常行俱;其无上者, 无我行俱。
由有上行,于其下地深厌坏已,入此处定;由无上行,于下、于上一切法中,思惟无我,能入无漏无所有处定。
此无上行,当知名为第二趣行。
◎此第二趣行,复由二行有差别故,建立二种。云何二行?谓能依、所依智差别故。
[NO.3]此中能依无我智者,谓诸所有,若有情界、若我己身,于中都无我所属处,谓地方域;我所属者,谓:诸有情;我所属事,谓:或父、或母、或伴、或主,如是等类。
如彼于我非所属处、非所属者、非所属事,如是我亦于彼非所属处、非所属者、非所属事。84
[NO.2]此中所依无我智者,谓诸世间空无有常及我我所,此中都无常、我、我所真实可得,唯有诸法。如是世间既悉是空,当复有谁有所属处、有所属者、有所属事?
是故当知前无我智,是其能依;后无我智,是其所依。
◎非想非非想处无无漏道,唯由厌坏无所有处想故,能入此处定,于中唯有此一趣行。
◎又于此中,「我所何当不有」者,谓:由生等苦故,说「我有苦」。
「我何当不有」者,谓:即以生等苦为我。
发生如是乐欲心已,正勤加行;正加行已,获得前后所有差别。由是因缘,复得决定,谓:「我当不有」,「我所当不有」。
「若今所有」者,谓今现法造作、增长所有新业。
「若昔所有」者,谓诸故业。
彼于此一切所有异熟果皆不愿求,一切弃舍无顾恋故。
[2]《瑜伽师地论》卷83(大正30,766a10-16):
复次,「我何当不有,我所何当不有」者,谓:约未来世,于我我所性所摄、内处外处所摄自内体性及摄受事,希求不生故。又复显示希求依止不生故;及希求依彼受不生故。
「我当不有,我所当不有」者,谓:约现在世说。
此观无常灭;前观于择灭。
又前但有希望故;后于现在因,观无常性故。
 
 
(543)(七六)85《中阿含》86〈长寿王品〉《郁伽支罗经》第五(第二小土城诵)87
解经
[1]《法界圣凡水陆大斋*轮宝忏》卷2(卍续藏X74,956c10-12 // Z 2B:2,436a16-18 // R129,871a16-18):「五、《郁伽支罗经》:为一比丘略说法要,谓四念处应与三定、四共俱禅并修,亦修四无量心,必得果证。」
[2]《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7,n.5:本经叙说佛游郁伽支罗,在恒水池岸,为一比丘说法,谓四念处应与三定、四共俱定并修,亦当善修习四无量心,则必可得果证。
※参阅《相应部》(S. 47.2. Sato 正念)、《杂阿含》卷二十四第六二四经(大正[  >二]?卷二十四?六一O经)。
 
一、序分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郁伽支罗,在恒水池岸。
二、正宗分
(一)某比丘请佛说法,使令得现法涅槃
尔时,一比丘则于晡时从燕坐起,往诣佛所,稽首佛足,却坐一面,白曰:「世尊!唯愿为我善略说法。从法88世尊闻已,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二)佛为说修习四念处并三定、四共俱定,及修四无量心,乃至所获利益
1、明修习四念处并三定、四共俱定
(1)修身念处并三定、四共俱定
世尊告曰:「比丘!当如是学,令心得住,在内不动无量善修。
◎复观内身如身,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外身如身,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内外身如身,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比丘!如此89之定,去时、来时当善(544a)修习,住时、坐时、卧时、眠时、寤90时、眠寤*时,亦当修习。
◎复次,亦当修习有觉有观定、无觉少观定,修习无觉无观定。
◎亦当修习喜共俱定、乐共俱定、定共俱定,修习舍共俱定。
(2)修受念处并三定、四共俱定
比丘!若修此定极善修者,
◎比丘!当复更修观内觉如觉,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外觉如觉,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内外觉如觉,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比丘!如此之定,去时、来时当善修习,住时、坐时、卧时、眠时、寤*时、眠寤*时,亦当修习。
◎复次,亦当修习有觉有观定、无觉少观定,修习无觉无观定。
◎亦当修习喜共俱定、乐共俱定、定共俱定,修习舍共俱定。
(3)修心念处并三定、四共俱定
比丘!若修此定极善修者,
◎比丘!当复更修观内心如心,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外心如心,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内外心如心,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比丘!如此之定,去时、来时当善修习,住时、坐时、卧时、眠时、寤*时、眠寤*时,亦当修习。
◎复次,亦当修习有觉有观定、无觉少观定,修习无觉无观定。
◎亦当修习喜共俱定、乐共俱定、定共俱定,修习舍共俱定。
(4)修法念处并三定、四共俱定
比丘!若修此定极善修91者,
◎比丘!当复更修观内法如法,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外法如法,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复观内外法如法,行极精勤,立正念、正智,善自御心,令离悭贪,意无忧戚。
比丘!如此之定,去时、来时当善修习,住时、坐时、卧时、眠时、寤*时、眠寤*时,亦当修习。
◎复次,亦当修习有觉有观定、无觉少观定,修习无觉无观定。
◎亦当修习喜共俱定、乐共俱定、定共俱定,修习舍共俱定。
2、明修习四无量心
比丘!若修此定极善修者,
比丘!心当与慈俱,遍满一方成就游;如是二、三、四方,四维、上、下,普周一切,心与慈俱,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544b)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如是悲、喜;心与舍俱,无结、无怨、无恚、无诤,极广甚大,无量善修,遍满一切世间成就游。
3、明修习之功德利益
(1)游行之时,安乐无患
比丘!若汝修习此定极善修者,若游东方,必得安乐,无众苦患;若游南方、西方、北方者,必得安乐,无众苦患。
(2)善法增胜
比丘!若汝修习此定极善修者,我尚不说汝诸善法住,况说衰退!但当昼夜增长善法而不衰退。
(3)得二圣果──阿罗汉或阿那含
比丘!若汝修习此定极善修者,汝于二果必得其一:或于现世得究竟智,或复有余,得阿那含。
(三)比丘依教奉行,证阿罗汉
于是,彼比丘闻佛所说,善受善持;即从坐92起,稽首佛足,绕三匝而去。受持佛教,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因在远离独住、心无放逸、修行精勤故,族姓子所为,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者,唯无上梵行讫,于现法中自知、自觉、自作证成就游: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更受有,知如真。
彼尊者知法已至,得阿罗诃。
三、流通分
佛说如是。
彼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郁伽支罗经》第五竟93(千二百六字)94。
附:汉译经论对照
[1]《杂阿含.610经》卷24(大正2,171b14-23)[~S. 47. 2. Sata.]: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当说修四念处,谛听,善思。
云何修四念处?谓:
内身身观念住,精勤方便,正知、正念,调伏世间忧悲;外身;内外身观(念)住,精勤方便,正念、正知,调伏世间忧悲。
如是受,心;[法> ]内法;外法;内外法观念住,精勤方便,正念、正知,调伏世间忧悲。是名比丘修四念处。」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过去、未来修四念处,亦如是说。
[2]《杂阿含.624经》卷24(大正2,174c21-175a16)[~S. 47. 16. Uttiya.]: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尊者欝低迦来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为我说法。我闻法已,当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须发,正信非家,出家学道」,如上广说,乃至「不受后有」。
佛告欝低迦:「如是!如是!如汝所说。但于我所说法,不悦我心,彼所事业亦不成就,虽随我后而不得利,反生障阂。」
欝低迦白佛:「世尊所说,我则能令世尊心悦,自业成就,不生障阂。唯愿世尊为我说法,我当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如上广说,乃至「不受后有」。
如是第二、第三请。
尔时,世尊告欝低迦:「汝当先净其初业,然后修习梵行。」
欝低迦白佛:「我今云何净其初业,修习梵行?」
佛告欝低迦:「汝当先净其戒,直其见,具足三业,然后修四念处。何等为四?内身身观念住,专精方便,正智、正念,调伏世间贪忧。」如是外身;内外身身观念住。受;心;法法观念住,亦如是广说。
时,欝低迦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从座起而去。
时,欝低迦闻佛教授已,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思惟所以,善男子剃除须发,着袈裟衣,正信非家,出家学道,乃至不受后有。
如欝低迦所问,如是异比丘所问,亦如上说。
[3]《大智度论》卷48(大正25,404a28-b5):
「除世间贪忧」者,
◎贪除则五盖尽去;犹如破竹,初节既破,余节皆去。
◎复次,行者远离五欲,出家学道,既舍世乐,未得定乐,或时心生忧念。如鱼乐水95;心相如是,常求乐事,还念本所欲。
行者多生是二心,是故佛说「当除贪、忧」。
说「贪」,即说世间喜,以相应故。
[4]《瑜伽师地论》卷32(大正30,464c2-11):
如是所有初修业者,蒙正教诲修正行时,安住炽然,正知具念,调伏一切世间贪忧。
◎若于如是正加行中,恒常修作、毕竟修作、无倒作意,非喧闹等所能动乱,是名                                    「炽然」。
◎若于如是正加行中,修奢摩他毗钵舍那,审谛了知乱不乱相,如是名为「正知具念」。
◎若能善取诸厌离相、诸欣乐相,如是乃名「调伏一切世间贪忧」。
→由是因缘,宣说彼能安住炽然乃至调伏世间贪忧。
 
 
(七七)96《中阿含》97〈长寿王品〉《娑鸡帝三族姓子经》98第六(第二小土城诵)99
解经
[1]《法界圣凡水陆大斋*轮宝忏》卷2(卍续藏X74,956c12-14 // Z 2B:2,436a18-b2 // R129,871a18-b2):「六、《娑鸡帝三族姓子经》:为阿那律等三年少说离欲法,乃至说授四辈生处记义。」
[2]《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41,n.4:本经叙说佛为阿那律陀、难提、金毗罗三位年少新学比丘说离欲法。又言如来住于无事处山林树下,乃为自现法乐居及为慈愍后生人得以效法之缘故。又如来记说弟子命终时生于何处,亦为清信男女得生信爱喜悦而效法。并举四众弟子为例。
※《中部》(M. 68. Nā?akapānasutta? 《那罗伽波宁村经》)。
 
一、序分
我闻如是。
一时,佛游娑鸡帝,在青林中。
二、正宗分
(一)佛为说:不受惑染,得无上止息,能具诸忍,出家行道,以尽苦边
尔时,娑鸡帝有三族姓子──尊者阿那律陀、尊者难提、尊者金毗罗,并皆年少新出家学,共来入此正法不久。
尔时,世尊问诸比丘:「此三族姓子并皆年少新出家学,共来入此正法不久。此三族姓子颇乐于此正法律中行梵行耶?」
时,诸比丘嘿然不答。
世尊复再三(544c)问诸比丘:「此三族姓子并皆年少新出家学,共来入此正法不久。此三族姓子颇乐于此正法律中行梵行耶?」
时,诸比丘亦复再三嘿然不答。
于是,世尊自问三族姓子,告尊者阿那律陀:「汝等三族姓子并皆年少新出家学,共来入此正法不久。阿那律陀!汝等颇乐此正法律中行梵行耶?」
尊者阿那律陀白曰:「世尊!如是,我等乐此正法,修行梵行。」
世尊问曰:「阿那律陀!汝等小时年幼童子,清净黑发,身体盛壮,乐于游戏,乐数澡浴,严爱其身。于后亲亲及其父母皆100相爱恋,悲泣啼哭,不欲令汝出家学道;汝等故能剃除须发,着袈裟衣,至信、舍家、无家、学道。
阿那律陀!汝等不畏王而行学道,亦不畏贼、不畏负债、不畏恐怖、不畏贫穷不得活故而行学道,但厌生、老、病、死、啼哭、忧苦,或复欲得大苦聚边。
阿那律陀!汝等不以如是心故出家学道耶?」
答曰:「如是。」
「阿那律陀!若族姓子以如是心出家学道者,为知所由,得无量善法耶?」
尊者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为法本,世尊为法主,法由世尊;唯愿说之,我等闻已,得广知义。」
佛便告曰:「阿那律陀!汝等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分别其义。」
阿那律陀等受教而听。
世尊告曰:「阿那律陀!
◎若为欲所覆、恶法所缠者,不得舍乐、无上止息;彼心生增伺、瞋恚、睡眠,心生不乐101,身生频伸102,多食,心忧。彼比丘便不能忍饥渴,寒、热、蚊虻、蝇蚤、风日所逼、恶声、捶杖亦不能忍;身遇诸疾,极为苦痛,至命欲绝,诸不(545a)可乐皆不堪耐。所以者何?以为欲所覆、恶法所缠,不得舍乐、无上止息故。
◎若有离欲、非为恶法之所缠者,必得舍乐及无上止息;彼心不生增伺、瞋恚、睡眠,心不生不乐、身不生频伸*,亦不多食,心不愁忧。彼比丘便能忍饥渴,寒、热、蚊虻、蝇蚤、风日所逼、恶声、捶杖亦能忍之;身遇诸疾,极为苦痛,至命欲绝,诸不可乐皆能堪耐。所以者何?以非为欲所覆故、不为恶法之所缠故,又得舍乐、无上止息故。
(二)佛为说:如来于诸漏亦尽亦知,复因此身故、因六处故、因寿命故,或有所除乃至所吐103
世尊问曰:「阿那律陀!如来以何义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耶?」
尊者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为法本,世尊为法主,法由世尊;唯愿说之,我等闻已,得广知义。」
佛便告曰:「阿(545b)那律陀!汝等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分别其义。」
阿那律陀等受教而听。
世尊告曰:「
◎阿那律陀!诸漏秽污,为当来有本,烦热苦报,生、老、病、死因;如来非不尽、非不知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104
◎阿那律陀!如来但因此身故、因六处故、因寿命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
阿那律陀!如来以此义故,或有所除、或有所用、或有所堪、或有所止、或有所吐。
(三)佛为说:如来为自现法乐居及慈愍后世故,于无事处随顺燕坐105
世尊问曰:「阿那律陀!如来以何义故,住无事处、山林树下,乐居高岩,寂无音声,远离,无恶、无有人民,随顺燕坐耶?」
尊者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为法本,世尊为法主,法由世尊;唯愿说之,我等闻已,得广知义。」
佛便告曰:「阿那律陀!汝等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分别其义。」
阿那律陀等受教而听。
世尊告曰:「阿那律陀!如来非为未得欲得、未获欲获、未证欲证故,住无事处、山林树下,乐居高岩,寂无音声,远离,无恶、无有人民,随顺燕坐。
阿那律陀!如来但以二义故,住无事处、山林树下,乐居高岩,寂无音声,远离,无恶、无有人民,随顺燕坐:一者、为自现法乐居故;二者、为慈愍后生人故──或有后生人效如来106,住无事处、山林树下,乐居高岩,寂无音声,远离,无恶、无有人民,随顺燕坐。
阿那律陀!如来以此义故,住无事处、山林树下,乐居高岩,寂无音声,远离,无恶、无有人民,随顺燕坐。
(四)佛为说:如来为令四众弟子生渴仰心而随顺行,故于诸弟子行授记事
1、总说
世尊问曰:「阿那律陀!如来以何义故,弟子命终,记说某生某处、某生某处?」
尊者阿那律陀白世尊曰:「世尊为法本,世尊为法主,法由世尊;唯愿说之,我等闻已,得广知义。」
佛便告曰:「阿那律陀!汝等谛听,善思念之;我当为汝分别其义。」
阿那律陀等受教而听。
世尊告曰:「阿那律陀!如来非为趣为人说、亦不欺诳人、亦不欲得人欢乐故弟子命终记说某生某处、某生某处。
阿那律陀!如来但为清信族姓男、族姓女,极信极爱、极生喜悦,闻此正107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故弟子命终,记说某生某处、某生某处。
2、别辨
(1)为化比丘众而说
◎若比丘闻某尊者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得究竟智,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 不更受有,知如真。
或自见彼尊者,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545c)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尊者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比丘闻某尊者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五下分结已尽,生于彼间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还此世。
或自见彼尊者,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慧108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尊者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比丘闻某尊者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尽,淫怒痴薄,得一往来天上人间,一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尊者,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尊者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比丘闻某尊者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法,定趣正觉,极受七有,天上人间七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尊者,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尊者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尊者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2)为化比丘尼众而说
◎阿那律陀!若比丘尼闻(546a)某比丘尼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得究竟智,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 不更受有,知如真。
或自见彼比丘尼,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尼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比丘尼闻某比丘尼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彼为佛所记:五下分结已尽,生于彼间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还此世109。
或自见彼比丘尼,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比丘尼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比丘尼闻某比丘尼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已尽,淫怒痴薄,得一往来天上人间,一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比丘尼,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慧>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复次,比丘尼闻某比丘尼于某处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法,定趣正觉,极受七有,天上人间七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比丘尼,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比丘尼如是有信、如是(546b)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比丘尼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3)为化优婆塞众而说
◎阿那律陀!若优婆塞闻某优婆塞于某村命终,彼为佛所记:五下分结已尽,生于彼间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还此世。
或自见彼优婆塞,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优婆塞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优婆塞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优110婆塞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优婆塞闻某优婆塞于某村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已尽,淫怒痴薄,得一往来天上人间,一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优婆塞,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111优婆塞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优婆塞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彼优婆塞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优婆塞闻某优婆塞于某村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法,定趣正觉,极受七有,天上人间七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优婆塞,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优婆塞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优婆塞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优婆(546c)塞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4)为化优婆私众而说
◎阿那律陀!若优婆私闻某优婆私于某村命终,彼为佛所记:五下分结已尽,生于彼间而般涅槃。得不退法。不还此世。
或自见彼优婆私,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优婆私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优婆私有信、持戒、博闻、慧*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优婆私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优婆私闻某优婆私于某村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已尽,淫怒痴薄,得一往来天上人间,一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优婆私,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优婆私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优婆私有信、持戒、博闻、慧*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优婆私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阿那律陀!复次。优婆私闻某优婆私于某村命终,彼为佛所记:三结已尽,得须陀洹,不堕恶趣112,定趣正觉,极受七有,天上人间七往来已而得苦际。
或自见彼优婆私,或复从他数数闻之:彼*优婆私如是有信、如是持戒、如是博闻、如是惠施、如是智慧。
其人闻已,忆彼优婆私有信、持戒、博闻、惠施、智慧;闻此正法律已,或心愿效如是如是。
阿那律陀!如是优婆私必得差降安乐住止。
3、结成
阿那律陀!如来以此义故,弟子命终,记说某生某处、某生某处。
三、流通分
佛说如是。
尊者阿那律陀及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547a)《娑鸡帝三族姓子经》第六竟113(三千四百六字)114。
《中阿含经》卷第十八 (万一百二十七字)115(第二小土城诵)116
1 《中阿含.73经》卷18(大正1,539b19-540c17)。
2 〔中阿含〕-【宋】【元】【明】。(大正1,539d,n.5)
3 ~A. VIII. 64. Gayā.。(大正1,539d,n.6)
4 〔第二小土城诵〕-【明】。(大正1,539d,n.7)
5 [1]印顺导师着《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p.847-848):说明在「原始佛教」中,早已存在「在定中见到了,可以有问有答」的记载。如《中阿含经》〈长寿王品〉中的几部经,是与定中见闻有关的:《长寿王本起经》[修习见光明,见形色,「广知光明,亦广见色」的过程],《天经》[修得光明,见形色,与天聚会、论说、答对等增胜的过程],《梵天请佛经》[佛于定中升梵天,与梵天问答],《有胜天经》[阿那律说:光天、净光天、遍净光天与我集,共相慰劳、论说、答对]。在定中,到他界,见诸天等,与其聚会、论答(与大乘的到他方净土,见他方佛与菩萨的情形相近),是存在于「原始佛教」的事实。
[2]印顺导师着《华雨集(三)》,p.153:
在修定中,如修光明想,能依光明相而见天(神)的形色,与天共会、谈论,进而知道天的姓名,苦乐,食,及天的寿命等,如《中阿含》(七三)《天经》(大正1,539b-540c),《增支部》「八集」(南传21,241-246)所说。《中阿含》(七九)《有胜天经》所说,能生光天、净天、遍净的,也是由于「意解作光明(天,也是光明的意思)想成就游」(大正1,550b-511c;南传11下,183-190)。这样,修光明想成就的,能见天人,生于光天、净天。
[3]印顺导师着《华雨集(三)》,p.162:
念佛,一般是先取佛像相,忆念不忘,如在目前,然后修念佛三昧。修行而成就三昧的,佛身明显的现前,还能与修行者问答(大正13,905a-b),这可说是《中阿含》《天经》的大乘化。
6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17,n.5:「我宁可得生其光明,因其光明而见形色」,巴利本作 sace kho aha? obhāsa? c'eva sa?jāneyya? rūpāni ca passeyya? (我如果能够知觉光明以及见诸色的话)。下文所有如此句子,其相当之巴利文皆同。
7 智=知【元】【明】*。(大正1,539d,n.8)
8 关于「如是姓~如是命尽」此八言说句,可参见:《瑜伽师地论》卷37(大正30,493c17-24),卷44(大正30,538b5-12),卷49(大正30,570a14-b9),卷85(大正30,777a15-20),卷92(大正30,824c6-11)。
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21,n.1:「八行」,巴利本作 a??hapariva??a? adhideva?ā?adassana? (八转依天智见)。
10 〔天…竟〕-【明】。(大正1,540d,n.1)
11 〔千…字〕-【宋】【元】【明】。(大正1,540d,n.2)
12 《中阿含.74经》卷18(大正1,540c18-542b2)。
13 〔中阿含〕-【宋】【元】【明】。(大正1,540d,n.3)
14 ~A. VIII. 30. Anuruddha,[No. 46, No. 125.(42.6)]。(大正1,540d,n.4)
15 〔第二小土城诵〕-【宋】【元】【明】。(大正1,540d,n.5)
16 [>婆奇瘦]~Bhaggesu.。(大正1,540d,n.6)
17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23,n.6:鼍山(Su?sumāragira)(巴),又作尸收摩罗山、设首婆罗山。
18 [>鼍山怖林鹿野园]~Su?sumāragira Bhesaka?āvana Migadāya.。(大正1,540d,n.7)
19 [>枝提瘦]~Cetīsu.。(大正1,540d,n.8)
20 燕=宴【元】【明】。(大正1,540d,n.9)
21 关于「如其像定」,其意可参考:
[1]唐?智俨述《大方广佛华严经搜玄分齐通智方轨》卷1(大正35,26a6-12):「…『即如其像』者:一、如器像;二、如器所对境像。『像』者:缘集似故,影现故也。『即如其像现神通力』者:…能随其行别位殊故,显会相应也。」
[2]唐?法藏述《华严经探玄记》卷4(T35,169b5-c1):「…『即如其像现神力』者:现像答也;满其器也。…又『像』者:缘集所成无碍之义;以机心器量印于佛身而成此像。…『如其像』者:明称法合机。…而佛身光先现彼像,令众见已,知说某法…。故云『如其像现神通』也。」
22 申=伸【明】*。(大正1,541d,n.1)
23 得+(道)【元】。(大正1,541d,n.2)
24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25,n.2:以上「第八大人之念」,巴利本作 nippapa?cārāmassāya? dhammo nippapa?caration, nāya? dhammo papa?cārāmassa papa?caratino ti(此法为乐无戏论者所有、喜无戏论者所有,此法非乐戏论者所有、喜戏论者所有。)
25 [>大人八念]~A??ha mahāpurisa-vittakka.。(大正1,541d,n.3)
26 「得四增上心~易不难得」,可参见:《中阿含.3经》卷1《城喻经》(大正1,423b4-16)。
27 缄=[禾*咸]【元】【明】。(大正1,541d,n.4)
28 [1]《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25,n.5:「缄簏」(dussakara??aka)(巴),指衣箱。
[2]《汉语大词典(八)》,p.1238b:「簏」:竹编的盛器。
2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25,n.6:「中前」,谓中午以前,即上午。「中时」,谓正午之时。「中后」,谓午后。
30 膳=馔【宋】【元】【明】。(大正1,541d,n.5)
31 《翻梵语》卷10(大正54,1051b10):「加陵伽波和罗(译曰:『加陵伽』者,国名。『波和罗』者,衣。)」
32 《翻梵语》卷10(大正54,1051b12) :「波遮悉多罗那(应云:『钵罗〔罗〕ィ-【原】赖咤悉多罗那』。译曰:[雨/复]酖褥也)。」
33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25,n.9:「加陵伽......罗那」,巴利本作 Kadalimigapavarapaccatthara?o 其意为:羚羊〔毛皮制造之〕最好毛毡。
34 尚=向【明】。(大正1,541d,n.6)
35 二=三【明】。(大正1,541d,n.7)
36 以上,可与《中阿含.3经》卷1《城喻经》(大正1,423a11-b4)之「七善法」相对照[其中,精进、正念、智慧三项,说法相同]。
按:若并参照《中阿含.22经》卷5《成就戒经》(大正1,450b8-29)明「长老比丘具五法,为人敬重:持戒,多闻,禅定,智慧,漏尽解脱」,以及《中阿含.56经》卷10《弥醯经》(大正1,491b25-c15)、《中阿含.57经》卷10《即为比丘说经》(大正1,492a16-b4)所说「五习法」:「与善知识俱,持戒,说圣法义,精进,智慧 」,则约为《中阿含经》卷36《瞿默目揵连经》(大正1,654c12-655a29):「具十法而得尊敬」之内容:「持戒,多闻,作善知识,乐住远离,乐燕坐,知足,正念,精进,智慧,漏尽解脱」。且由其同异之处,可见修学之重点。
37 〔八…竟〕-【明】。(大正1,542d,n.1)
38 〔千…字〕-【宋】【元】【明】。(大正1,542d,n.2)
39 [5]牧=枝【宋】*【元】*【明】*。
40 [6]道+(道法舍家)【宋】【元】【明】。
41 [19]信=作【宋】【元】【明】。
42 即「四正勤」。
43 即「四念处」。
44 依据隋?净影慧远《大乘义章》卷2(大正44,488c20-491b5),「三治」,即「空」、「无相」、「无愿」三解脱门之别名。
45 [3]~A. VIII. 30. Anuruddha.,[No. 26(74). No.46]。
46 按:若依上文,但有七项。
47 按:关于「多闻」一项之次第列于「戒、定、慧」之后,有可能与《杂阿含.25经》卷1(大正2,5b28-c8)说到:「若闻色…受、想、行、识,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是名多闻」的教义有关。
48 得无上道=能亦度人【宋】【元】【明】【宫】。(大正26,92d,n.6)
49 [1]《中阿含.75经》卷18(大正1,542b3-543b29)。
[2]本经可参考印顺导师着《性空学探源》(p.91-94)、《空之探究》(p.29-34)之解说。
50 〔中阿含〕-【明】。(大正1,542d,n.3)
51 ~M. 106. ā?a?fijasappāya sutta.。(大正1,542d,n.4)
52 〔第二小土城诵〕-【明】。(大正1,542d,n.5)
53 [>拘楼瘦]~Kurūsu.。(大正1,542d,n.6)
54 [剑磨瑟昙]~Kammassadhamma.。(大正1,542d,n.7)
55 印顺导师着《性空学探源》,p.91:
净不动道,经说:「若现世欲及后世欲,若现世色及后世色,彼一切是魔境界。……(如是观「彼一切四大及四大造」,亦复如是)若现世欲及后世欲,若现世色及后世色,若现世欲想后世欲想,若现世色想后世色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彼于尔时,得不动想。」这观欲观色皆是无常苦而超脱之,甚至连后世之欲色想也超脱了;离欲离色,与无色界的空无边处定同。
56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1,n.8:「妄言」,巴利本作 musā(虚妄)。
57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1,n.9:「妄言法」,巴利本作 moghadhamma(愚痴法)。
58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1,n.10:「增伺」,巴利本作 abhijjhā(增上思念),即贪欲。
5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1,n.11:「鬪诤」,巴利本作 sārambhā(激愤)。
60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1,n.12:「入不动」,巴利本作 ā?a?ja? samāpajjati(入不动定)。
61 MLDB(p.1311,n.1011)引《中部》注解书,成就此第一净不动道,若从「定」方面,乃等同于「第四禅」;若发慧观,则可成就阿罗汉道。
62 [1][>是谓第一说净不动道]~Aya? pa?hamā ā?a?jasappāya pa?ipadā akkhāyati.。(大正1,542d,n.8)
[2]《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1,n.13:「是谓第一说净不动道」,巴利本作 Aya? pa?hamā ā?a?jasappāyā pa[t>?]ipadā akkhāyati.(此被称为第一随应不动的道迹。)
63 MLDB(p.1311,n.1012)引《中部》注解书,成就此第二净不动道,若从「定」方面,乃等同于「空无边处定」;若发慧观,则可成就阿罗汉道。
64 彼=后【宋】【元】【明】。(大正1,542d,n.9)
65 MLDB(p.1311,n.1013)引《中部》注解书,成就此第三净不动道,若从「定」方面,乃等同于「识无边处定」;若发慧观,则可成就阿罗汉道。
66 印顺导师着《性空学探源》,p.91-92:
净无所有道,经说:「及不动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彼于尔时得无所有处。……空于神、神所有,空有常,空有恒,空长存,空不变易。……我非为他而有所为,亦非自为而有所为。」这与无色界的无所有处定同。但分析其内容,觉得它包含三解脱门思想在内。观欲色相,欲色想,不动想无所有,是无相的;观常恒我我所的不可得,是空的;观不为自不为他而有所作为,是无作(无愿)的。虽包含三义,但特重在无所作为,所以称之为无所有道。
67 按:原「不动」二字,今依本段文义,改作「无所有」。另参见印顺导师着《空之探究》(p.34,n.3)。
68 按:原「不动」二字,今依本段文义,改作「无所有」。另参见印顺导师着《空之探究》(p.34,n.3)。
69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3,n.3:「净无所有处道」,巴利本作 āki?ca??āyatanasappāyā pa?ipadā (随应无所有处的道迹)。
70 印顺导师着《空之探究》,p.30-31:
《中部》说:圣弟子作如此的思惟:现在欲,……不动想,这一切无余灭尽,那是寂静的,殊妙的,就是无所有处。这样的专心安住,于是得心清(净)。《中部》说:无所有处是寂静、殊妙的;《中阿含经》作:「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这可能是一般所说:观下苦、粗,(障),观上静、妙(离),厌下欣上的修法。厌下而专住于无所有处想,成就无所有处定。然经上说:修习无所有处的,或得无所有处定,或依慧而得解脱,可见这不只是世俗定了。依《中阿含经》说:「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坏法,那在离欲……不动想时,无常、苦、灭的观慧,是有解脱可能的。
71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3,n.4:「此世空──空于神、神所有,空有常,空有恒,空长存,空不变易」,亦即:此世间空──无我、我所的,无有常的,无有恒的,无长存的,无不变易的。巴利本作 sa??am(su??a? 之误) ida? attena vā attaniyena vā ti.(此由于我、我所故空。)
72 印顺导师着《空之探究》,p.31:
圣弟子作这样的思惟:我,属于我的,是空的。这样的专心安住而得心净,也有得无所有处定,或依慧得解脱的二类。《中阿含经》说;「圣弟子作如是观:此世(间)空:空于神、神所有(我我所有的旧译);空有常,空有恒,空长存,空不变易」。这是说一切有部经论,从常、恒、不变易法空──无常,以明我我所空的意义。修无我我所的空观,得无所有处定,古人虽有多种解说,其实是空与无所有的同一意趣。
73 印顺导师着《空之探究》,p.31-32:
《中部》(一0六)《不动利益经》(南传一一上?三四三)说:「圣弟子作如是思惟:我不在何处,非谁,亦不在何物之内。我所不在何处,不在谁中,亦不在何物」。《中阿含经》作:「圣弟子作如是观:我非为他而有所为,亦非自为而有所为」,意义不大明显。《大毗婆沙论》引此经作:「非我有处有时有所属物,亦无处时物属我者」,与《中部》说相近。依《婆沙论》说:无论何处、何时,没有我所属的物;也无论何处、何时,没有物是属于我的。从我与我所相关中,通达无所有,这也是空与无所有是相同的。依此而得心净的,也有得无所有定、或依慧得解脱的二类。
74 印顺导师着《性空学探源》,p.92-93:
净无想道,经说:「及无所有处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彼于尔时,而得无想。」这即无色界的非想非非想处定,重心在不起想念。佛教通常说的无想有两种:一在无色界的第四定,叫非想非非想定。一在色界最高处(除五净居),是外道住的无想天。不过,这两种分别为《杂含》所无,出于《中阿含?大缘经》与《长阿含?大本缘经》。校勘巴利藏的《中阿含》并没有这《大缘经》,《长阿含》才有;这可见是比较更后起的。从《中阿含》各处看,无想都在无色界的无所有定之上,与非想非非想定的性质相当。这里的无想道,就是一个实例。所以,从不动而无所有,而无想,只缺一个识无边处定,其余的次第,全与无色界定的次第符合。
75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35,n.1:「净无想道」,巴利本作 nevasa??ānāsa??āyatanasappāyā pa?ipadā(随应非想非非想处的道迹)。
76 印顺导师着《性空学探源》,p.93:
解脱,经说:「无所有处想,无想想,彼一切想是无常法,是苦,是灭;是谓自己有;若自己有者是生是老是病是死。阿难!若有此法一切尽灭无余不复有者,彼则无生、无老病死。……如是见必得解脱。」本经对前三道的说明,是:「或以慧为解,彼于后时身坏命终,因本意故,必至彼处。」这说修前三种道,如果不能得无漏智现生解脱,可由「本意」生于彼三种天。前三道是立足在禅上,于是就建立起无色定的层次组织了。在三道以上,再建立解脱。
77 〔净…竟〕-【明】。(大正1,543d,n.1)
78 〔千…字〕-【宋】【元】【明】。(大正1,543d,n.2)
79 按:原论文缺,今依《中阿含?净不动道经》补。
80 《瑜伽师地论》卷66(大正30,667a11-12):「从远离作意乃至方便究竟作意,名断对治修。」
81 《瑜伽师地论》卷66(大正30,667a13-14):「从此已上即此一切七种作意,堕=随【明】【宫】于胜地=他【知】,上地所摄,当知一切名远分对治修。」
82 《瑜伽师地论》卷53(大正30,594a8-9)。
83 关于无法依非想非非想定起无漏慧观,
  [1]参见:《大毗婆沙论》卷84(大正27,433c1-21):
云何非想非非想处?
如《契经》说:「超一切无所有处,入非想非非想处具足住,是名非想非非想处。」
问:此何故名非想非非想处?
答:此地中无明了想相,亦无无想相,故名非想非非想处。
◎无明了想相者,非如七地有想定故。
◎亦无无想相者,非如无想及灭定故。
→由此地想暗钝羸劣,不明了不决定故名非想非非想处。…
问:欲界、非想非非想处,何缘无有无漏道耶?
答:◎非由器故。谓彼二地非无漏道所依,由器故无漏道二地中无。
◎复次,断有根故。谓彼二地是有根本,诸无漏道断有根本,故无漏道二地中无。
◎复次,断二边故。谓彼二地是下、上边,诸无漏道能断二边住于中道,故彼地无。
◎复次,欲界无定亦非修地、非离染地,有顶暗钝不决似疑。诸无漏道必依定界修离染地明利决定,故二地无。
◎复次,欲界地中掉举增上,有顶地中寂止增上,非无漏道所依止处。
《大毗婆沙论》卷185(大正27,929b3-29):
如说:「苾刍!乃至想定能达圣旨。」世尊弟子生非想非非想处,彼依何定得阿罗汉果?
答:无所有处。
问:何故作此论?
答:欲令疑者得决定故。
如《契经》说:「有七依定,我说依彼能尽诸漏,谓初静虑乃至无所有处。」又《契经》说:「苾刍!乃至想定能达圣旨。」
想定者,谓四静虑、三无色。能达圣旨者,谓能起智断烦恼,修道尽漏。
或有生如是疑,非想非非想处既无圣道,若世尊弟子生彼处者,依何能尽诸漏,将无彼类不由圣道得阿罗汉耶!为令此疑得决定故,说彼依无所有处得阿罗汉果。
复次,为止分别论者说齐有顶阿罗汉故。彼说:「世尊弟子生非想非非想处,于命终时烦恼、业、命三事俱尽,不由圣道得阿罗汉果。」为止彼意显尽非俱必由圣道,故作斯论。
问:何故但说依无所有处,非余地耶?
答:此于有顶最邻近故。
问:生下诸地亦有邻近下地无漏,何故不说依之尽漏,而但说生有顶者耶?
答:下诸地中,有自地或上地圣道易可现前,非于下地。所以者何?下地系善皆已舍故圣道难起,由此无有起现前者。生有顶不尔,自地无圣道又无上地可依,不可不由圣道而能尽漏。是故下地虽难而起,然彼圣道由因力强非加行力,暂起现前断余烦恼得阿罗汉果已。设更住寿经八万劫,终不重起,以无用故。
[2]依南传的说法,乃基于非想非非想定的心心所过于微细,无法作为无漏慧观的所缘。[此由温宗坤老师提供]
84 遁伦集撰《瑜伽论记》卷24之上(大正42,860b27-c1):「『能依无我智者乃至非所属』者,如我不属他,他亦不属我也。」
85 《中阿含.76经》卷18(大正1,543c1-544b20)。
86 〔中阿含〕-【明】。(大正1,543d,n.3)
87 〔第二小土城诵〕-【明】。(大正1,543d,n.4)
88 〔法〕-【宋】【元】【明】。(大正1,543d,n.5)
89 此=是【宋】【元】【明】。(大正1,543d,n.6)
90 寤=觉【宋】*【元】*【明】*。(大正1,543d,n.7)
91 修+(习)【宋】【元】【明】。(大正1,544d,n.1)
92 坐=座【元】【明】。(大正1,544d,n.2)
93 〔郁…竟〕-【明】。(大正1,544d,n.3)
94 〔千…字〕-【宋】【元】【明】。(大正1,544d,n.4)
95 水=外【圣】(大正25,404d,n.13)。
96 [1]《中阿含.77经》卷18(大正1,544b21-547a3)。
[2]另参见:《中阿含.72经》卷17《长寿王本起经》(大正1,536a17-539b10),《中阿含.185经》卷48《牛角娑罗林经》(大正1,729b27-731a28)。
97 〔中阿含〕-【明】。(大正1,544d,n.5)
98 ~M. 68. Na[a>ā]?akapana sutta.。(大正1,544d,n.6)
99 〔第二小土城诵〕-【明】。(大正1,544d,n.7)
100 皆=共【宋】【元】【明】。(大正1,544d,n.8)
101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43,n.3:「不乐」(arati)(巴),不欣喜。
102 [1]伸=呻【宋】*【元】*【明】*。(大正1,544d,n.9)
[2]《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43,n.4:「身生频伸」,巴利本作 tandī pi citta? pariyādāya(倦怠也占据其心)。
103 本段可与《中阿含经》卷2〈七法品〉《漏尽经》(大正1,431c13-432c28)〔~M. 2. Sabbāsava-Sutta.〕相对照。彼经说明从七处断漏:「有漏从见[巴:dassana]断;有漏从护[巴:sa?vara]断;有漏从离[巴: parivajjana]断;有漏从用[巴:pa?isevana]断;有漏从忍[巴:adhivāsana]断;有漏从除[巴:vinodana]断;有漏从思惟[巴:bhāvanā]断。」另参照《增壹阿含经》卷34〈七日品〉(大正2,740a25-741b16),以及《瑜伽师地论》卷95(大正30,840b26-841c2)的释义。
104 《佛光阿含藏?中阿含(二)》,p.645,n.1:「或有所除,......或有所吐」,巴利本作 sa?khāy' eka? patisevati sa?khāy' eka? adhivāsati, sa?khāy' eka? parivajjeti sa?khāy' eka? vinodeti(思考而后或受用,思考而后或堪忍,思考而后或远离,思考而后或遣除。)
105 此段另见《中阿含经》卷49《大空经》(大正1,740a7-24)。
106 来=是【宋】【元】【明】。(大正1,545d,n.1)
107 正=王【元】。(大正1,545d,n.2)
108 慧=惠【宋】*【元】*【明】*。(大正1,545d,n.3)
109 生=世【宋】【元】【明】。(大正1,546d,n.1)
110 (彼)+优【宋】【元】【明】。(大正1,546d,n.2)
111 彼+(处)【宋】*【元】*【明】*。(大正1,546d,n.3)
112 趣=法【宋】【元】【明】。(大正1,546d,n.4)
113 〔娑鸡帝三族姓子经第六竟〕-【明】,娑=婆【宋】。(大正1,547d,n.1)
114 〔三…字〕-【宋】【元】【明】。(大正1,546d,n.2)
115 〔万…字〕-【宋】【元】【明】。(大正1,546d,n.3)
116 第二小土城诵在卷末题前行【明】。(大正1,546d,n.4)
《中阿含经》卷18
73-77经

{返回 中阿含经讲义·福严佛学院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阿含经》卷19
下一篇:《中阿含经》卷17
 《中阿含经》卷26
 《中阿含经》卷1
 《中阿含经》卷16
 《中阿含经》卷2
 《中阿含经》卷3
 《中阿含经》卷20
 《中阿含经》卷28
 《中阿含经》卷6
 《中阿含经》卷22
 《中阿含经》卷25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爱的真谛[栏目:真理的价值·迷悟之间]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六 (6)[栏目: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佛音梵唱话今昔(蔡惠明)[栏目:佛教与音乐]
 观智进程 VI、行道智见清净 10、重新观察智[栏目:观智进程·马哈希尊者]
 世间法的最高境界[栏目:雪漠]
 法以契机为最妙(妙莲)[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哪些人应当学佛(许魏文)[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灾难成因与解脱之道[栏目:仁焕法师]
 大悲咒句偈 40.佛啰舍耶 FWO LA SHE YE[栏目:大悲咒句偈·宣化上人Great Compassion Mantra Verses]
 《劝修净土诗》第十首[栏目:大安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