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格萨尔王传 第40回 魔君魔臣失魂待毙文布达绒论奖争功
 
{返回 格萨尔王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148

第40回 魔君魔臣失魂待毙文布达绒论奖争功


  装扮成宇杰托桂的假祝古王以及大臣达郭琼登等人,辞别真大王和众将,向岭军大营行进。快到大帐的时候,只见那岭军将士纷纷拥来观看他们。呐喊声、嘈杂声,震耳欲聋。祝古的假君真臣们吓得心惊胆战,勉强控制着,才没有哆嗦起来。

  辛巴梅乳泽和丹玛出帐迎接,引入帐内,拜见王子扎拉。假祝古王手里托着系有“万”形生金块的哈达,献给扎拉:

  “请慈悲呵,祝古的神!尊贵的王子扎拉呵,雄威誉满天下!岭国的大军呵,世界无敌征天涯。这用哈达作饰品的黄金,献给王子您,愿有经常拜谒您的缘份。”说着,假祝古王献上了黄金哈达,又吩咐大臣达郭琼登将如意珠、珊瑚钥匙和摄魂铁钩一一献上。然后禀告王子:祝古王宫内已准备了丰盛的筵席,幻变的杂技,勇士们的比武,少女们的歌舞,请王子率诸臣快些驾临。

  王子扎拉面露喜悦之色:

  “岩山在霹雳面前胆怯,水洼在大鱼面前羞愧,星星闪光靠太阳,浓云降雨靠惊雷。祝古若想议和,我们不看财宝而要看诚意。今天我们大帐内已把筵席设置,还准备了歌舞杂技,明天再到你们祝古王宫,我们君臣整整齐齐一起去。”
  就在假祝古王和扎拉一来一往地应酬之时,老总管绒察查根看出了破绽。那祝古王毫无轩昂之气,猥猥琐琐的像个下人。丹玛和梅乳泽也觉不对。三人离席把仲穆·协堆纳郭悄悄找来,辨认那大王的真伪。

  协堆纳郭一眼就认出坐在扎拉王子身边的并非宇杰托桂。但他犹豫着是不是要把真相告诉总管王。左思右想,觉得祝古已不可指望,这才告诉绒察查根:那大王是乔装打扮的,另有几个大臣也是术士幻变出来的非实体的幻人。

  老总管和丹玛、辛巴梅乳泽又回到席间,向晁通使了个眼色。晁通会意,出来表演魔术。只见他口中吐火,鼻内喷烟,手捧一株邬昙波罗花树,树上有几千个枝杈,上面开着各种颜色的花。晁通略一摇晃,立即从花上降下八吉祥宝物,轮王七圣宝物,还有数不清的珍珠玛瑙。再一晃动,从树中飞出正在奏乐的仙女。听那音乐,比喝了美酒还要醉人。等晁通晃第三下时,从树中蹿出狮、虎、熊等猛兽,张牙舞爪地向祝古君臣扑来。只听帐外一声喊:“祝古军打过来啦!”帐内的岭国君臣立即持刀在手。呼啦啦又从帐外拥进许多持刀仗剑的岭国将士。
  那祝古君臣知道中计,忙抽刀自卫,已经为时过晚。噶德的飞索套在了达郭琼登的脖子上。达郭用刀砍,砍不断,连自己的神通巫术也施展不出来了,只得束手就擒。那假国王和七个幻变之人已经腾空而去。剩下的几员祝古将军虽然拼命挣扎,也终因寡不敌众,全部战死在岭营。

  正在准备迎接岭国君臣的祝古王宇杰托桂,闻知岭国提前动手,立即披上连环锁子甲、白色重甲、青色铠甲等三层重甲,佩上神威箭,手拿追魂刀。大臣霞赤梅久也在那黑胡椒般的战袍上束上青色水腰带,挺枪持剑,向岭营杀去。

  岭国君臣没想到祝古军会如此迅速地逼近,有些措手不及,慌忙中被祝古君臣杀死不少将士。宇杰托桂和霞赤梅久得胜回宫。岭国众英雄们追悔不已,竟让祝古君臣从岭营中逃掉了。

  祝古的这次小胜,大大地鼓舞了士气,决定乘胜继续向岭营进攻,以取得更大的胜利。

  宇杰托桂将所剩祝古军兵分成四路,向岭营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同时进击。
  宇杰托桂亲率南路军,进攻镇守岭营南方的姜兵。大将霞赤梅久则带兵直扑东面的营地。达摩琼杰进攻西营。达摩玉雅向北营冲锋。只听得四面八方杀声连成一片,刀矛并举,箭石如雨。岭祝两军战在一处。

  大将霞赤梅久挥起斩魔弯刀,横冲直撞,岭军碰上即死,撞上则亡。几员索波大将欲阻拦他闯营,当即被他砍成几段,鲜血染红了沙场。

  女英雄阿达娜姆率领北地魔军,迎战达摩琼杰。只见阿达娜姆张弓搭箭,一箭把达摩琼杰的天灵盖掀去半边。达摩琼杰的部下军兵见首领已死,纷纷退去,残兵败将并入达摩玉雅的队伍中。

  那达摩玉雅也好景不长,刚指挥着本部和达摩琼杰的残部冲杀上去,没有来得及砍杀一个岭军,就被岭国小将的黄金尾扣披箭射死在马下。

  岭国众将围住了已经冲进岭营中央的祝古大王宇杰托桂,只见他浑身上下光华闪烁,如彩虹般耀眼。砍他他不伤,射他他不死,岭将却被他劈死不少。岭国众英雄越聚越多,长枪挥舞得如流星急落,青锋宝剑劈刺得象雷电闪闪,呐喊声如千雷俱鸣,披箭纷纷象冰雹骤降。宇杰托桂见岭将层层叠叠,把他围得像铁桶一般,越战越感力不从心,遂念动咒语,腾空而起,在空中又变幻成无尽的兵器,向岭国诸将砸下去。岭军死伤不计其数,侥幸活命的也四处逃散。王子扎拉见祝古王运用魔法,立即向神灵祈祷,借助法力也向空中腾去。在空中,他把神箭搭在宝雕弓上:
飞翔在空中的鸟儿,
羽毛未丰而骄横,
自认为扇动羽翼有声势,
雪白灵鹫也难与它抗衡!
乳牙未脱的马驹,
跑技未精而骄横,
自认为张开四蹄走,
如火的骏马也难与它抗衡!
自称勇猛骠悍的托桂王,
本领不高又骄横,
自认为隐身逃遁到空中,
岭国英雄也难与你抗衡!
  “王子我虽不是龙,却能遨游在太空;我的坐骑虽没有金翅,却能在空中飞腾。我一有那与电光争速的大飞索,二有那如意宝刀赛彩虹,三有那白云似的银铠甲,四有那赛霹雳的宝雕弓,五有那生铁似的利披箭,所有宝物齐备在我扎拉手中。”扎拉一箭射出去,正中宇杰托桂的胸口,那祝古王在马上摇了三摇,晃了三晃,险些跌下马去。他慌忙祈祷神灵护佑,世间猛力大神当即钻入托桂王的体内。顿时,祝古王有了力气,马上把肋下的捕风蛇索解了下来,想乘扎拉王子不备向他投去。正在这时,那得到黄金锣的藏地大臣噶尔·旺秋坚赞坐着宝锣赶到了。他见祝古王要用飞索套扎拉王子,忙将炼就已久的法物抛出,各种污秽恶毒的法物立即破了宇杰托桂的大力巫术,抛起的飞索也垂落下来,气得宇杰托桂哇哇大叫:

  “凤凰在虚空中翱翔时,雄鸡扇翅多可耻;千里马在羌塘飞驰时,小毛驴奔跑惨悽;猛虎在森林咆哮时,懦狐竞争进地狱;当我大王炫耀神变时,你小孩来玩把戏太可气。我这闪电大飞索,并非牲畜绒毛所编织,黑白的图纹华而丽,铁钩环子自然来配就,有如瞋怒长蛇之口齿,与普通黑绳两相异,有闪闪腾冒之气,这怒蛇龙魔的大飞索,要把你四肢捆一起,虚空之上绕三圈,日落之时回到王宫里。”宇杰托桂再念咒语,然后两次把飞索向王子扎拉抛去,一下套中扎拉的脖子。扎拉来不及使出降敌的神力,来不及挥劈神赐的利刀,被那龙魔飞蛇索在身上连捆九道。旺秋坚赞见王子被捆,急忙挥刀杀了上来。那祝古王左手牵着捆绑王子的飞索,右手拔刀与旺秋坚赞格斗,边战边走,骄横万分。

  就在祝古王和扎拉王子腾空跃起的同时,霞赤梅久和辛巴梅乳泽也跳到半空格斗起来。梅乳泽挥动毒光炽热的宝刀,霞赤梅久扬起斩魔弯弓,二人如白鹫斗翼、苍鹰搏翅般打了一百回合,仍不分胜负。忽然,辛巴梅乳泽虚晃一刀,那光焰照在霞赤梅久的脸上,趁他一眨眼,毒光刀已经砍到他的后颈上。霞赤梅久耐不住毒气的熏烤,掉头就想逃,梅乳泽怎肯放过?他紧追不舍,一连砍了十八刀,把个霞赤梅久连同他的黑云凤翼坐骑一起劈成几瓣,黑尸滚滚坠入岭军左营中。梅乳泽正要降落下来,忽然看见王子扎拉被宇杰托桂用飞索牵着朝祝古王宫方向走,他急忙向前,幻变出一柄开山巨斧,奋力向祝古王的头上劈去。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虽没有伤着宇杰托桂,倒也把他吓得七魂出窍,手中的龙魔飞蛇索滑脱了。祝古王不敢恋战,生怕半空中再杀出个什么东西来,自己的性命难保,慌忙之中顾不得再去套什么王子,独自一人向宫城逃去。旺秋坚赞和辛巴梅乳泽在后面追了一阵,哪里还赶得上,便也不再穷追,任他逃跑。

  王子扎拉降落到岭军大帐中,并没有损伤什么,众臣也就放心了。

  那霞赤梅久被辛巴梅乳泽砍下地来,落在达绒的大帐旁边。他既没有死也未受伤,乃是他战不赢梅乳泽而幻变成碎尸而已。但是,他的马却真的被劈成两半,变不回来了。霞赤梅久落在地上所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马,他现在急需一匹马,一匹力大而快速的马。

  达绒的大帐前,一匹凤翅如意宝驹正四蹄腾空,长嘶不已,霞赤梅久高兴极了。那宝驹的黄金鞍、红宝石辔头和后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霞赤梅久急不可耐地冲了过去,几个护马将哪里是他的对手。左劈右砍,霞赤梅久结果了拦他的兵将,抓住缰绳,飞身上马向营门奔去。达绒晁通的儿子拉郭正巧从此地路过,见宝马被盗,立即打马从后面追赶。那霞赤梅久只顾逃命,并不曾注意有人追赶。拉郭见赶不上他,便投出飞索,套中霞赤梅久往后拖。霞赤梅久用力一挣,几乎把飞索挣断。拉郭手一松,霞赤梅久脱套而去,比先前逃得更快更急。眼见宝马被霞赤梅久盗走,拉郭急中生智,把格萨尔大王赐给自己的饮血神箭搭在弓上,一箭射去,正中霞赤梅久的肋骨,魔臣顿时从马上跌落在地,晕死过去。随后赶来的达绒部落的其他将士一拥而上,把个霞赤梅久捆得象一团肉球,拖着向大帐走去。拖到半路上,魔臣突然苏醒过来,也是他不该此时亡命,遂念动咒语,一咬牙,挣断缚他之绳,抢过一匹马,飞也似地奔逃而去。拉郭等在后面拼命追赶,却再也没有追上。

  当闻知祝古君臣闯入岭营厮杀之时,在达绒帐内和色巴·达吉闲聊的晁通突然紧张起来,只见他把衣服一脱,抓住达吉的胳膊:

  “快,快把我藏到马袋中。”

  “叔叔呀,您别开玩笑了,达绒部落的勇士多如星斗,还有像拉郭这样的儿子,您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达吉见晁通这副模样,甚觉可笑。

  “不,不是这样的,你不懂。一会儿将士们就要我保护他们,众英雄也会让我亲自出阵。我老了,不能让他们支使,也不能和那魔臣霞赤梅久对阵,现在只有躲藏起来才是上策。”

  “如果您真的要躲,也不要藏在马袋子里,万一有什么流箭飞镞射来,岂不会使您受伤?我的营地附近有个大旱獭洞,您就到那里躲起来好了。”达吉见晁通执意要躲,只好任其藏身。

  晁通迅速算了一卦,觉得那旱獭洞果然不错,立即随达吉到他的营地附近,钻进洞内藏了起来。虽然在洞里藏着,晁通仍不放心外面的战况,不时地探出头来观望。恰巧看见魔臣霞赤梅久向旱獭洞这边飞马而来,手里的飞索还拖着一员岭将。晁通吓得立即伏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眼见霞赤梅久越来越近,就要到洞口了,晁通再也忍耐不住,大叫一声,赤条条地从旱獭洞内跳了出来。霞赤梅久的坐骑惊得长嘶一声,前蹄腾起,把霞赤梅久扔下马来,脑袋正撞在一块大圆石上,头盔被撞掉,飞索也脱了手。晁通和岭将忙着抢头盔和飞索,霞赤梅久第三次抢马而逃。

  岭军虽然打败了祝古君臣,却没能彻底降伏他们,因为没有事先消灭他们的寄魂之物。为了弄清祝古君臣的魂魄所依之处,王子扎拉吩咐摆筵庆功,并向神灵祈祷,请神明示祝古君臣的魂魄所依之处。

  王子的大帐内摆满了香茶、美酒和其它美味食品。老总管绒察查根一边吃着一边揉了揉眼睛,清了清嗓子,把那条用璎珞、珊瑚等装饰的发辫向身后一甩,代王子给杀敌有功的将士发奖品。

  首先,奖给王子如意珠,系着黄金块的哈达,雪白马蹄银等十种珍宝;其次给丹玛、辛巴梅乳泽、玉拉托琚、阿达娜姆等众将以黄金、白银、珊瑚、松石等奖品。不等老总管把话讲完,那达绒长官晁通早已把脸气得通红,上半截脸像石块赶猴子,下半部脸如猎狗截盗贼,中间这块脸好似山羊受雨淋,两只小眼睛眨得飞快,一把长胡须抖得如筛糠。他想起岭国在东征西杀中,格萨尔的父王森伦只管在家披甲防守,总管绒察查根只会摇那三寸不烂之舌,只有我晁通才是冲锋陷阵的勇将,到了分配奖品时却把我忘在一边,这还了得?晁通唱道:
白鹫鸟飞呀六翼丰盛,
若冲不破乌云还不是给山谷丢人?
骏马跑呀与清风嬉戏,
若撞到悬崖还不是给平滩丢人?
老练的坐骑与野马竞技,
若跑掉鞍具还不是给骑士丢人?
奴仆们勤劳又能干,
若衣衫破旧还不是给长官丢人?
英雄好汉破敌建功绩,
若没有奖励还不是给岭国丢人?
对我达绒长官忿怒王,
没有奖励可不算一回事?

  晁通又讲起拦截霞赤梅久而得到他的头盔的事,怎么能不给奖励呢?

  老总管见晁通争要奖品,很是生气:

  “上师们走到财帛地,争布施多少是给施主丢人事;大官长来到村落里,争觐见礼多少是给法纪丢人事。你晁通若硬讨奖励也可以,一有怯懦狐狸的一张皮,二有一个扎如(注1)手鼓用作法器,三有大禅师旱獭的油脂,作为你据守那险要洞府的奖励。”

  那晁通对敌虽没有无尾地鼠胆量大,对自己的兄弟可比野牛还要凶猛。一听老总管这番讥讽的言语,他咆哮起来,如雄狮昂踞,那不该红的眼珠子红了起来,那不值得板的面孔板了起来,那不该翘的胡须也翘了起来,气势汹汹地正要说话,坐在虎皮座垫上的丹玛开口了:
上等汉子心胸广阔如天宇,
有容天鹅灵鹫翻飞翱翔地;
中等汉子心胸宽大象口袋,
有容青稞谷子播下的余地;
下等小人心胸窄狭如鞍子,
没有丝毫宽松回旋之余地。

  “老鸹的叫声没什么好听,晁通的话不值得考虑。我们还是说说如何破敌吧。”

  晁通一听丹玛此话,更加怒不可遏:

  “总管王老糊涂,丹玛这黑嘴灾鸟,你们两个要气死我吗?难道昨天我没有出力吗?你们笑话我,侮辱我……”
  见晁通从座垫上站起,意欲拼命,辛巴梅乳泽微微一笑,开言道:

  “我们岭国正值兵兴马旺之际,虽说兴旺,也不能安居麻痹,更不能在弟兄中发生争吵。多言本是纠纷的根基,尤其在这降敌之际。昨日祝岭大战时,达绒长官有功绩,应该给予九色礼品作奖励。现在应该把奖励之事先抛弃,要抓紧进军祝古的好时机。应向神灵祈祷,问那祝古君臣魂魄何所依,然后才能彻底降敌。”

  辛巴梅乳泽一席话,说得大家都满心高兴。那晁通得了九色礼品,也喜孜孜地不再吵闹。

  众臣簇拥着王子扎拉来到帐外的一处平地,煨起桑来,祈祷神灵明示。

  天母朗曼噶姆骑着白狮子来到,银铃和木鼓叮叮咚咚,甚是悦耳动听。在这悦耳的音乐中,王子得到了天母的授记:

  “宇杰托桂的寄魂物有五个:一是黑熊谷中的大黑熊,二是天堡凤崖上的罗刹鸟九头猫头鹰,三是罗刹命堡大峡谷的恐怖野人,四是蒙巴玛玛毒海的九尾灾鱼,五是富庶林海中的独脚饿鬼树。祝古大臣的寄魂物有凶猛的黄熊与红虎,花丽的豹子精壮的苍狼,都藏在稀奇的黄金洞府里。扎拉呵,想降伏祝古君臣,先要消灭他们的寄魂物。”

  天母说完,像彩虹般地消逝了。扎拉把天母的预言一字不漏地讲给大家听。众臣听罢,还是不明白这些寄魂物在什么地方,如何消灭它们。众英雄都有些发愁,只有那晁通把核桃大的念珠捋个不停,山羊胡子一翘一翘地向儿子拉郭挤眉弄眼。老总管一见晁通这副模样,知道他有话不说,又忍耐不住,所以向辛巴梅乳泽使了个眼色。梅乳泽会意地一笑,取出一条红色哈达,放在晁通面前,说:
  “达绒长官晁通呵,雄狮王的亲叔叔呵,马头明王的化身呵,按照王子所得到的预言,祝古君臣的那些寄魂物应该怎样消灭呀,该谁去消灭呀,请您把这些情况好好讲一讲吧!”

  晁通就等着这句问话呢。祝古君臣的那些寄魂物在什么地方,如何消灭,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是,一想起自己的遭遇,就一肚子委屈。是他驾木鸟到祝古城中破了敌人的巫术,是他从罗刹国取回了隐身木和黑白拂尘等宝物,是他消灭了祝古的寄魂鸟狗头雕。这些事,哪次都是拼着性命危险去做的,多少次都险遭不测、命丧黄泉,可岭国给了他什么好处呢?最多是一条哈达。晁通想,岭国这些人是非不明,好坏不分,特别是绒察查根和丹玛,根本就没把他晁通放在眼里,立了战功也不给他奖励,他说出寄魂物的所在来有什么意思。想到此,晁通慢悠悠地说:

  “我是消灭那寄魂物的引导人,但用什么来奖励呢?”

  扎拉说:“您是大王的亲叔叔,消灭祝古没有您怎么行?至于奖励,自然会让您心满意足的。”
  众英雄随声附和道:

  “晁通能行,晁通能行。”
  拉郭知道这是众英雄的应酬话,可也不好说什么。

  晁通是最听不得奉承话的,见众人都说他行,王子扎拉又许诺给他满意的奖品,因此得意洋洋地说出了降伏寄魂物的办法:
辛巴饱餐苍狼肉,
森达揉搓黄熊皮,
玉拉铺展豹子皮,
扎拉坐下老虎皮。

  “九头猫头鹰该由琪居色巴氏消灭;恐怖野人该由珍居文布氏消灭;九尾灾鱼该由琼居的穆姜氏消灭;独脚饿鬼树该由达绒部落消灭;那宇杰托桂的第一寄魂物黑熊该由岭国君臣十人前去消灭。”
  晁通说完,见王子扎拉面露喜色,马上提出要求:

  “该讲的我都讲了,如果能帮助王子消灭这些寄魂物,请王子把阿达恰郭鲁姆赏给我,作为奖励。”晁通生性爱美女,一想到能把那美艳绝伦的姑娘娶到手,那是比任何金银珠宝都要好得多!
  第二天,晁通在前,众英雄在后,来到一条山谷,只见山崖重重叠叠,森林郁郁葱葱。谷口有一道流水,顺着谷脑直泻而下。顺着这流水,岭国君臣来到一处像毒蛇般往下蜿蜒窜出的石崖下,一个极其隐蔽的洞口出现在面前。晁通一指:

  “这就是祝古君臣的魂魄所依处,我们今天要把苍狼的獠牙敲下来,把猛虎的皮子剥下来,把豹子的斑点割下来,把大熊爪子掰下来。”

  众英雄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洞内的猛兽听见洞外人声鼎沸,也骚动起来。只听那苍狼嚎叫,猛虎长啸,花豹猛吼,大熊咆哮,纷纷蹿出洞来。先蹿出的苍狼把晁通咬住拖来拖去,吓得晁通不敢睁眼。梅乳泽急步赶上,把苍狼劈成了两半。见苍狼已死,黄熊大吼着朝梅乳泽扑去,森达奋起大砍刀,把黄熊的头砍落在地上。花斑豹一跃而起,抱住了森达的头,森达一抬手抓住豹子的两只前爪,一下掼在地上,玉拉抽刀上前,把豹子拦腰砍为两截。只听一声长啸,猛虎蹿出洞来,把众英雄吓了一跳。猛虎直扑玉拉,咬住他的肩膀左摇右甩,王子扎拉上前挥起宝刀,劈开了猛虎的头。

  那最后出洞的乃是摧毁三界的大黑熊,咆哮声如苍龙轰鸣,一出洞就抓住玉拉的腰向上一举,又向下一摔。辛巴、丹玛、森达三人挥刀猛砍。黑熊丢下玉拉,又把辛巴抓起,像拖羊尸一样把他拖了去。众英雄紧随其后,拼命想把辛巴梅乳泽救出来。黑熊一眼看见晁通,竟把梅乳泽丢下,直奔晁通,吓得他三魂九魄都窜到头发尖上了,跪在地上大声哀求:

  “神熊呀,求您饶命,我把那祸首已经引到您这里来啦……”
  黑熊并不理会晁通的哀求,一爪下去,抓住他就往嘴里塞。晁通想这下可完了,慌忙把自己变成一块石头。那黑熊见嚼它不动,遂吐在地上。

  女英雄阿达娜姆早已忍耐不住,急忙在山岳宝弓上搭上闪电火焰铁箭,连连向黑熊射了三支,直射得大黑熊魂飞魄散,头朝地,脚朝天,像座大山崩塌,倒地而亡。众英雄像鹫鸟掠食一般拥了过去。那晁通比谁跑得都快:

  “这熊尸中有大自在天的亲赐宝物,你们都不知道,由我来取好了。”

  众英雄见晁通又要抢功,忿忿不平,待要说什么,被王子扎拉止住了:

  “这黑熊本是我岭国之敌,众英雄不必你争我夺,现在由霍尔、姜国和岭国各出三人,共同把大熊剥开好了。”

  众英雄依言而行。从黑熊的脑子里取出三块鸡蛋大的弹丸,这是天魔神、地魔神、空魔神的魂魄依存处。从心脏里取出精铁的九股金刚杵,是那托桂王的魂魄依存处。从肝脏里取出一个明显的鹫鸟翅膀,是众魔臣魔将的魂魄依存处。另外那大熊的爪子、猛虎的皮毛、苍狼的獠牙,这三件东西,在攻克祝古时都是必需之物。

  在天母的明示和帮助下,岭国君臣又取得了祝古的黄金福运。琪居色巴氏消灭了九头猫头鹰寄魂鸟,琼居穆姜氏消灭了九尾灾鱼,只是那该消灭野人的珍居文布氏和该消灭毒树的达绒部落各自遇到了麻烦。

  这麻烦依然是晁通引起的。预言中本来讲该由文布氏消灭毒树,而野人该由达绒部落消灭,只因晁通怕野人力大凶猛,所以在讲预言时把这两个寄魂物换了一下。因此文布氏找不到野人,达绒部落也寻不到毒树。

  拉郭带领达绒部落的人找呀找,找了一天,也没见毒树的影子,回来后问晁通:

  “父亲,找不到那毒树可怎么办呢?您有什么办法吗?”

  晁通想起了预言,这才把实话告诉拉郭。拉郭听了很不高兴,让父亲把实话告诉扎拉王子,以便重新分配降伏之物。晁通哪里肯依,况且事已如此,再说就不好了。于是晁通重新焚香占卜,卦曰:消灭毒树之人该是玛宁长官。拉郭无奈,只得去请玛宁长官帮助。

  拉郭王子随着玛宁长官走呀走,一下就找到了那棵毒树。那树长在一个小平滩中,就像一具僵尸,树梢上有男鬼猫头鹰在唱歌,树根有女鬼在舞蹈。见了树,拉郭等达绒部落的英雄一齐上前,轮番砍,但奇怪的是,无论怎么砍,也砍不断,用火烧,也烧不着。无奈,只得请玛宁长官亲自动手。那玛宁长官只一下就把毒树砍断,然 后用火烧尽。众将高高兴兴地回营复命。

  以玉赤为首的文布十英雄,一直朝那罗刹命堡大峡谷走,途中碰上无数次意想不到的袭击。好不容易来到那野人栖息的断崖下,找到了恐怖野人。谁知那野人竟刀枪不入,不仅不能消灭他,反倒被他杀死兵将二十多人。玉赤不肯罢休,一直与野人僵持着,已经坚持了七天。晁通等人消灭了寄魂毒树,想起那命该丧于他手的野人,遂带着达绒部落的英雄们朝罗刹峡谷走去。正碰上野人逞凶,晁通还是害怕得发抖,虽然他命中注定该是消灭野人之人。见那野人朝他走来,吓得他扭头就走,从脑后把刀扔了过去。说来也巧,这刀正劈中野人的脑袋。晁通仍没命地往后跑,跑了一阵,觉得无人追赶自己,这才回过头来。见野人已死,喜得他大叫着,蹦跳着,像个小孩。

  消灭了祝古君臣的寄魂之物,本是大喜大庆的日子。然而,一到评功分赏的时候,晁通便大吵大闹。只见他,周身穿戴得整整齐齐,华丽无比,得意洋洋,口气大得如苍龙怒吼:
大鹏鸟的金翅犀利,
将大洋中的如意珠取到手里,
附带着把龙魔的老命断送,
干牛粪色的臭鼬哪能竞争得起?
雪山上雄狮屹立,
威风镇慑了所有的野兽,
附带着将大象的乳房弄裂,
猎狗虽凶哪能竞争得起?
强大的达绒军天下无敌,
既把毒树烧彻底,
又将力大无比的野人消灭,
珍居文布哪能竞争得起?
消灭不了自己的敌人是狐狸,
吃不到分给自己的食物是福运低,
对英雄的战绩要有巨大的奖励,
对卑劣的懦夫要有严厉的处理。

  晁通这一番话,众人听了都不以为然,但却惹恼了珍居文布氏的英雄们。他们已经知道晁通用假预言骗了他们,本想不说,可晁通一再挑衅,这叫人如何咽得下这口气?!玉赤跳了起来:
  “烧毁寄魂毒树的是我文布的玛宁长官,要奖励应该奖励文布氏。消灭野人的奖励也应该归文布,因为我们已经和它搏斗了七天七夜,它只剩下一口气,才被晁通砍死。这还不算,晁通用假预言搞欺骗,让我们珍居文布白白死了许多将士,你晁通还要什么奖励,不处罚都算太便宜。”

  晁通也愤然地跳起,刚要说什么,被玉赤打了两拳跌倒在地。晁通爬起来也要动手,被王子扎拉喝住了。那拉郭见文布人欺他老父,非常愤慨:

  “在这大帐中动手算什么本事,要比的话,到大滩上比比马的脚程,比比刀的利钝。”
  达绒部落的勇士一听拉郭这话,纷纷站起,朝帐外涌去。那文布氏的英雄自然不甘落后,也朝大帐外走。顿时,大帐中的人纷纷向外涌。在帐外,分成两大阵营:姜军、阿扎军、象雄军、下索波军、索伦军站在珍居文布氏一边;达尔域军、郭觉军、丹郭军、北魔军、门域军、达穆黎军、竭日军站在达绒一边。剩下那琪居色巴军、琼居穆姜军、上索波军、霍尔军、嘉洛军等不知所措,不知偏袒哪一方好。
  两军对垒,虎视眈眈,眼看一场血战就要发生。

(注1)扎如:藏语音译,能两面敲打的小手鼓,比喻为两面派之人。


{返回 格萨尔王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格萨尔王传 第41回 祝古君臣魂归天界 岭国将士开启宝库
下一篇:格萨尔王传 第39回  讨顽敌岭军庆胜利 施诡计君臣生间隙
 格萨尔王传 第14回 霍尔兴兵欲抢王妃珠牡用计巧拖三王
 格萨尔王传 第10回 赛马途中屡降妖魔金座前面再论英雄
 格萨尔王传 第13回 天母送王妃回岭国大王降妖魔得胜利
 格萨尔王传 第55回 穆军似雪猪守孤城岭兵如猛虎破敌堡
 格萨尔王传 第64回 雄狮大王地狱救母绒察查根虹化归天
 格萨尔王传 第57回 岭军挥师远征伽地魔军受挫连折五将
 格萨尔王传 第1回 妖风骤起百姓遭难观音慈悲普渡众生
 格萨尔王传 第42回 尺丹兴兵进犯岭国晁通贪欲投降卡契
 格萨尔王传 第38回 雪耻辱托桂再发兵求神灵岭军又获宝
 格萨尔王传 第26回 雄狮单骑祛巫平妖麻夏降兽宝马归岭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量子力学(3)[栏目:量子佛学]
 最美人生 淡然一笑间[栏目:清心小语]
 恒顺与慈悲心[栏目:净空法师·开示集六]
 佛学入门简要 中级课题 (二十五) 三十七道品 (中)[栏目:佛学入门简要]
 出家 出世(刘先和)[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悉达多太子与频婆娑罗王(六)[栏目:宽运法师]
 佛教是随着郑成功渡台才传至台湾的吗?[栏目:张曼涛教授]
 《楞严经》大致是在说什么?如何修习楞严法门?[栏目:明证法师·开示问答]
 密宗大成就者奇传 第二品:绝地火瑜伽受教传承[栏目:密宗大成就者奇传]
 九乘次第论集 宁玛派的教法[栏目:九乘次第论集]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