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6.西藏后弘期佛教
 
{返回 法尊法师佛学论文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249

6.西藏后弘期佛教

  西藏佛教自朗达玛王辛酉唐武宗会昌元年(公元841)灭法后,卫藏等地都没有出家的僧众,经百余年,才有卢梅等往西康学佛法,回到西藏建僧伽,弘扬佛教,直到现在,约一千年来的西藏佛教从未中断。史学家把这一期的佛教,对前弘期而言,名为“西藏后弘期佛教”。
  一、后弘期开始的年代
  朗达玛灭法后,什么时候佛教才由西康复传到西藏,诸书记载互有不同。据《布敦佛教史》(136页上)说:“卫藏佛教毁灭经七十年,后有卢梅等十人重建佛教,十人到西藏时,有一个七十六岁的老妇说她六岁时曾见过僧人。”就依这个传说,布敦说西藏佛教中断了七十年。并称“有说已经一百零八年”(似即指内巴班枳达所说)。
  《青史》(27页下──28页上)引内巴班枳达名称愿戒说:“从辛酉后经百零八年没有佛教,至百零九年已酉才又有佛教。”又说:“辛酉灭法后百零九年是指卢梅等在西藏初建拉摩惹结寺的一年,不是指佛教最初复传到西藏的一年。”并引卢梅的弟子跋希上座的文说:“大善知识卢梅慧戒同松巴智慧,先想在陇穴金比陇建寺,没有成功,后于酉年才建拉摩惹结寺。”这证明卢梅等由康返藏是在建拉摩惹结寺之前的。它还引种敦巴说:“辛酉灭法后七十八年戊寅佛法复兴,戊寅后六十五年壬午阿底峡尊者到西藏”,并认此说为正确。阿底峡尊者到藏是公元1042年,逆推65年,故说相距78年(901年灭法之说不合理,已如《西藏前弘期佛教》中说)。又《青史》记贾拉康的历史时说:“拏曩金刚自在……丙子年(976)生,三岁时戊寅(978),律教由西康传到西藏。……三十七岁壬子(1012年)建贾鲁寺。”拏曩金刚建贾寺后,直至明成化十二年丙申(1476)共465年,代代相承,记载详明,最为可信(见《青史》11页下──13页下)。故后弘期的开始,可定为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978)戊寅,距唐武宗会昌元年辛酉(841)朗达玛灭法,为137年。卢梅等回藏建立僧伽时,正俄达墀巴在位。从朗达玛之子母坚到俄达墀巴,共历七王,经137年。由于这时期政治很混乱,对朗达玛灭法到卢梅的复兴佛教的年代,诸史颇多异说。比较上以841年到978年的说法为可靠。
  二、本期佛教弘传的情形
  从西康复兴佛教重建僧伽。当朗达玛灭法时,有藏饶萨、鈅格回、玛释迦牟尼三人,满载律藏典籍,经俄日(阿里)绕新疆,逃往西康玛墝潜修。又有迦胜光称、绒敦狮子幢、拉墝吉祥金刚等,亦各携所有经典,先后逃往西康(《藏王纪》页上及100页上)。当时西康地区尚佛有教徒,如喇勤所亲近的浓妙吉祥、宝金刚、吉胜顶、曩具喜菩提等(《青史》页)。
  藏饶萨在西康,穆苏萨巴从之出家,以鈅格回为阿阇黎,受沙弥戒,法名格瓦饶萨。因他的智慧广大,尊称为贡巴饶萨,后期佛教复兴之功最着,故又称喇嘛勤(大师之意)。喇勤年满将受比丘戒时,邀请西康墝塘、吉祥金刚等,足受戒僧数。吉祥金刚自言曾刹藏王,不能入僧数,代于西宁附近邀汉僧二人参加。仍以藏饶萨为亲教师,于五众僧团受比丘戒。
  《伦主史》(127页上)称,即依此僧团,复有西康人仲智幢、弩菩提幢等多人,出家受戒,学习戒律和对法。《藏王纪》100页上也载:继喇勤之后,西康有跋金刚自在、仲智幢、觉热慧菩提等众多大德。《青史》说喇勤西康的弟子,有粗胜慧等。
  喇勤在西唐弘法,声名渐传入西藏,藏王智幢,先派卫藏的卢梅慧戒、积智德、聪格慧狮子、罗敦金刚自在、松巴智慧、贾罗卓协饶、云本法胜等七人往西康;后又遣塔乙胜圣、惹希戒生、跋尊慧自在、结雷仰珍法救、仲馨慧愿等五人赴西康;先后皆依仲智幢、觉热慧菩提等受戒学法《藏王纪》100页下──101页上)。
  据《布敦史》(132页下)说:“卫藏十人,赴康学法,卫五人,卢梅戒慧、诊智慧、惹希戒生、跋戒慧、松巴智慧;藏五人,罗敦金刚自在、聪尊慧狮子、俄日巴俄解兄弟、及博东巴邬波得迦。时藏饶萨年老不收徒众,令从喇勤求戒。卢梅留康从仲智幢学戒,余人先回,后惹希及跋戒慧之弟来,在墝塘相遇,亦出家受戒。卢梅等十二人之说,《布敦史》与《藏王纪》相同,但人名及受戒师互有出入。《青史》则说卢梅等为粗胜慧戒弟子,也亲近喇勤并从仲智幢学律,又是一种说法。
  卢梅等回藏,据《伦主史》说是辛未(971),他们都不敢迳回拉萨,先到桑耶,等待时机。卢梅住迦曲,跋氏兄弟住邬刹和邬则,惹希兄弟住格结,诊智德住桑康,罗登等往后藏。经过了一段时间,佛法渐传播出去,从学的弟子多起来了,民间信仰也一天天地多起来了;于是重立僧团,营建寺庙便着着地进行了。
  据说卢梅与四大弟子建立僧团寺庙有十八处,惹希戒生及其弟子的传派有六处;跋戒慧及其弟子有七处;诊智德有五处;罗敦金刚自在及其弟子有十七处;聪尊慧狮子有九部十六处。卫藏九人中的前藏松巴和后藏俄解兄弟及博东巴,诸史没有记载他们的活动。
  另有阿霞智坚往西康从喇嘛勤弟子枳窝却喇受戒,和他的弟子名竭邬聂曩巴等,这一系名叫阿众。又有枳童戒的往西康从喇勤弟子雅洗本敦受戒,回藏后发展了结地的八处,这一系名枳众。以上见于记载的,共有寺庙七十五处。
  西藏佛教的复兴,得力于前藏卢梅等,后藏罗敦等,他们致力于弘传戒律,重建僧伽,法门龙象辈出,使全藏人民重瞻慧日慈云,教化之盛,已远驾乎前弘期。后来阿底峡尊者在哦日闻种敦巴述及盛况,急合掌赞叹说:“如此兴盛,必圣僧所建树,绝不是凡夫所能做到的。”
  由哦日弘传律学朗达玛灭法后不久即遇害。朗达玛王系传第五世阔惹,惹传其弟松内而出家,法名智光,迎请法护、慧护论师等到哦日传比丘戒,从学比丘律仪。
  时有漾绒巴胜慧,从法护受戒后,往尼泊尔从枳达迦学律,并在尼泊尔及迦湿弥罗等地,亲近当时著名律匠,故于律藏特精。传其弟子跋觉及菩提狮子等,广事弘扬,是为哦日律学之复兴。
  留印诸师返藏的弘化。智光在哦日弘扬佛法时,觉前弘期留下的教法多不完整,而对于一般所谓咒师,既未达真空法性,辄妄行杀害法等邪行,尤认为深违佛意,为此特选了哦日三区的青年二十一人,先令学声明及佛教基本知识,然后厚给以资斧,遣往印度求法,以图补偏救弊。当弟子们临行时,付嘱他们的使命是:
  要迎请迦湿弥罗国宝金刚论师,东印度达摩波罗论师,西方迦鲁国摩尼洲论师。
  要从中印度般若转黎论师学二部摄续(《集密》,《摄真实经》及《摄真实经庆喜藏释论》,从摩尼洲与达摩波罗学《断除业障续》及注释,并学《曼茶罗三百四十尊》(胜天造)、《集密曼茶罗仪轨》(佛智足及龙菩萨造),从宝金刚论师学时轮及四金刚座续释论。
  要迎请的或近亲的比札玛尸罗寺有名论师108位,大论师位,被尊重称之为无可比者位,为顶珠者位,为赡部庄严者位,为三界眼目者位;此诸论师,上者当迎请来藏,次者当从之学习,最下者亦当访知其人通达善巧某法,求其传承,请其经书(伦主史131页)。
  二十一人中唯宝贤与善慧学成返藏,余皆病殁于印度。
  宝贤译师(958~1055),十三岁依智贤出家,曾在印度及迦湿弥罗留学三次,亲新过弩热巴等七十五位大论师,学习一切显密教义,迎请了作信铠、作莲密、佛祥静、佛护、莲花密等来藏翻译显密经论,重要的译出瑜伽部及集密续,并广事弘扬,又迎请了法护、慧护二论师来藏弘传戒法。后弘期密法之盛,多由宝贤译师之力。宝贤八十五岁时,阿底峡尊者始到藏,得尊者的教授,闭关专修得大成就。宝贤的弟子很多。以玛喜慧译师为上首。
  藏王光护(朗达玛次妃之子)之长子吉祥积据拉朵与吉祥积三子,俱信佛法,致函后藏罗敦金刚自在,请派其弟子来拉朵建立佛教,罗敦遣弟子释迦童、智精进二师应请前往(《青史》2页,《伦主史》134页上说是十人)。二师在拉朵二百余僧众中,选拔有智慧的青年卓弥释迦智(994~1078)和达罗童精进二人(《伦主史》说有加陵云努共三人),使赴印学法(《青史》说约在宝贤50岁时),嘱以善学戒律、般若(《指现观庄严论》)与密咒,二人初经尼泊尔从静贤论师(寂静论师弟子)学声明,次往比札玛尸罗寺从六大论师(东门寂静、南门语自在称、西门般若生慧、北门拏热巴、中央宝金刚和智吉祥)学法,达罗热衷朝礼圣迹,学法甚少。
  卓弥亲近寂静论师八年,兼从余师学法,后又到东印度从慧王明论师广受灌顶及解经修行的教授,并得道果教授,所以他的成就是很大的,回藏后,从事翻译,先后译出二观察等三续(母部欢喜金刚法)及寂静论师的二万般若释,并很多其他密法。卓弥51岁时(1044年),伽耶达罗论师来藏,又从学五年,尽得其教授。卓弥在印度及尼泊尔共留学十三年,回藏后,即讲说修学,摄益徒众,后并闭关精进修习,85岁卒。他的弟子甚多,玛巴译师、廓译师,皆曾从学。继承卓弥正传的为昆宝王,发展成萨迦派。
  玛巴译师(1012~1097)名法慧,15岁从卓弥善学声明,次往尼泊尔住三年学四座续等法;后往印度三次,曾亲近过拏热巴、弥勒巴、静贤、庞廷巴等诸大论师,广学集密、胜乐、欢喜金剬、摩诃摩耶、四座续等教授。弟子甚多,弥拉惹巴承传其法,成迦举派。
  廓枯巴拉则译师,初曾亲近卓弥,后三往印度,亲近过七十二位得成就的大论师,依止静贤论师时期最久,学集密龙猛派教授,并翻译《胜乐金刚宝行续》、《四座续》《摩诃摩耶续》、《欢喜金刚续》等。主要的是阐扬龙猛派的集密。
  以上四大译师中,宝贤译讲《二万般若释》、《八千颂般若》及狮子贤《八千颂大疏》等。由于他竭力提倡,般若教义得以盛行于藏地。宝贤总弘四部密法,特弘瑜伽部诸经的广释、仪轨、修法等。卓弥释迦智,主要弘传欢喜金刚等瑜伽母续。玛巴译师主要弘传拏热巴、弥勒巴所传集密等瑜伽续,以及佛顶瑜伽母续。廓大译师主要传龙猛派集密教授。经此四大译师弘传,西藏后弘期的密法和讲说修行,都很完备了(《青史》页下)。
  此外,还有俄善慧,弘传戒学的漾绒巴盛慧,请阿底峡尊者来藏的精进狮子、拏措戒胜,宝贤的弟子札觉协饶、噶法贤、释迦光、玛善慧,都是当时著名的译师。
  俄善慧之侄俄大译师罗敦协饶(1059~1109),幼从伯父学法,十七岁往迦湿弥罗求学。十七年中先后从利他贤、善根王学因明,从萨恼那、廓弥其梅等学慈氏五论等显密诸法。他回藏后,从事翻译《因明庄严疏》等,广弘因明、般若、入行论等,并曾协助绷茶松巴等诸大论师译经。罗敦协饶弟子二万三千余人,以卓墝巴慧生及枳慧为上首。
  跋曹日称译师,往迦湿弥罗留学年,并迎请迦那迦啰玛论师到藏,翻译中观宗月弥派诸论,广事弘扬,于是应成派学说因之而盛。
  又有吉觉月光译师,翻译时轮、佛顶、金刚甘露、胜乐等法。桑迦胜慧、宁盛称、克邬格巴轮称、绷钥明称、恼弥佛称、跋日宝称、罗甲慧积、梅觉慧称、卓慧称等,也翻译许多经论,使藏文的经典更丰富起来。
  以上是留印诸师返藏弘化的情形。
  西藏后弘期的佛法,就由西康、哦日、印度三个方面传入而复兴起来。
  各教派的建立。西藏佛法复兴时,各大译师各弘师扬于一方,因之他们的弟子传承修行方式也各有不同。从1042年阿底峡尊者到哦日以后的百余年中,产生了许多教派。
  迦当派 此派起自阿底峡尊者。“迦”是佛语,“当”是教授的意思,此派说一切佛语(经论)都是修行的教授,故名“迦当派”。经过朗达玛灭法而复兴的西藏佛教,在一般学佛的人中形成了一片混乱。多数的是重密轻显,重师教而轻经论,但也有人重戒律而毁訾密法,尤其在显密之间形同水火,修行更显得没有先后次第,妄趋高深密法而轻视了出离心菩提心的基本修证精神,对法空真理没有理解而只依密法条文作诛戮仇敌等事。这显然是违背了佛意而趋向邪恶的途径。哦已王智光与菩提光(松内之孙),为救此等流弊,不惜生命资财而至诚迎请阿底峡尊者来藏弘法。尊者1042年到哦日,为菩提光等广转甚深*轮,为了对治当时西藏佛教混乱现象,特造《菩提道炬论》,指示修行次第和显密教义相一致的精神。后由种敦巴的迎请,尊者到卫藏各处弘传佛法。致力针对当时邪行密法轻视因果的流弊,特提出重视因果,宣说皈依,故有显果喇嘛、皈依喇嘛的称号。
  阿底峡尊者的一切显密教授,都传给了种敦巴;尊者圆寂后,门人皆依止种敦巴修学。1056年建惹真寺,成为迦当派的祖庭;种敦巴弟子有朴穹瓦、博朵瓦、仅哦瓦、康墝巴等,继承阿底峡尊者的教授,成为迦当派。这派传承甚久,直到宗喀巴大师建立的嘎登派时,转形成为“新迦当派”,实与黄教同为一家。
  迦举派。“迦”指师长的言教,“举”意为传承,“迦举”,正指所修一切法门,皆由师长亲语教授传承下来的。此派起自玛巴译师。玛巴译师先赴印度,从拏热巴、智藏论师等学多种密法。晚年又赴东印度亲近弥勒巴,依大印教授,亲证无生法性;又得萨惹哈加持,证得“万有一味”的境界。摄益门徒甚广,上首弟子有四人:梅村薄。福幢,俄法金刚,粗自在,弥拉闻喜。前三人传承了讲释经论,而弥拉则偏承修行的教授,四人中以弥拉为嫡传。
  弥拉(1040~1123)幼年孤苦,备受伯父姑母欺侮,因学旧派诸法,杀死了伯父亲友三十五人;因此欲学法忏罪,乃往罗札亲近玛巴译师。玛巴用多种苦役方使净其罪业,最后传给圆满的教授。弥拉回哦日,先在帕比日静修六月,次登吉绒山顶静修九年,先后成就于火于风获得自在,末了发真实智,证大印法性。渐次说法教化,以八十四岁卒。门弟子中继承了他的教法使遍播于全藏的,为岗薄瓦福宝,称迦举派。
  岗薄瓦·福宝将迦当派的修菩提心教授,与迦举派的大印教授结合,名为“俱生大印”,传授门徒,转而成为达薄迦举系。
  达薄的弟子迦玛巴都松钦巴(1110~1193),建迦玛寺(1159)和粗补寺,弘传教法,又成为迦玛迦举系。
  达薄另一弟子帕摩主巴金刚王(1110~1170),建帕主寺,于是又成帕主迦举系。
  帕主弟子陵惹(1128~1188)传藏巴贾惹(1161~1211),广弘大印教授于康藏各地,发展为主巴迦举系。
  帕主另一弟子止贡宝祥(1143~1217),三十七岁(1179)住止贡寺广弘迦举教授,成了止贡迦举系。
  帕主另一弟子达墝吉祥德(1142~1210),三十九岁(1180)到达陇建寺弘法,称达陇迦举系。
  此外尚有刹巴、跋绒、雅桑、缀朴等诸系。总之,迦举派系最多,传布也最广,是拥有地方政权实力的一派。初与原来拥有政权实力的萨嘉派抗争的是迦举派止贡一系,次之帕主系的大悉都,也起与萨嘉派相争,最后尽夺萨嘉政权,帕主系统一了治理西藏的政权八十七年。到明宣德十年(1435),后藏仁绷巴善财于桑主则独立,造成前藏后藏政权分裂凡一百五十年。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迦玛璀敦多杰在政权上又推翻仁绷巴一系而独立。以上皆属迦举派系内政权之争。崇祯十三年(1640),固始汗进藏,尽取前后藏政权,迦举派虽失其政治上势力;然其教派各系的传承,至今未绝。
  萨嘉派。“萨嘉”是地名,因就此地建寺弘法得名。创始人为卓弥译师,特别以道果教授为最着。卓弥摄受弟子虽多,得圆满教授的不多;昆宝王得其讲释经论的教授并继承了他的道果教授。
  昆宝王(1034~1101)四十岁时建萨嘉寺,弘法三十年,66岁卒。其子萨勤庆喜藏(1092~1158),先从父卓弥所传讲释经论的教授,后从法然等学得卓弥所传的通果教授,成为卓弥教授的集大成者。萨勤住持萨嘉寺四十八年,为萨嘉寺五祖之首,被尊称为“萨勤”,即萨嘉大喇嘛之意。后传承其法者,蔚成为萨嘉派。
  自萨勤以下一百五十余年间,世代相承所弘扬的是道果教授等显密教法。至发思巴(1235~1280),元忽必烈从欢喜金刚灌顶,进帝师号,以西藏十三万户为谢礼,西藏的教政全权,皆归于萨嘉派所有。到了管理政事大臣童自在,菩提金刚、阿伽伦三人的时期,常与迦举派中的止贡寺众斗争,接着大臣阿伽伦,邀元兵进藏,焚毁止贡全寺。于是政权与教派之间斗争更剧烈。元至正九年(1349),前藏尽为迦举派帕摩主巴系的大悉都菩提幢所据;越六年(1354),后藏也全归大悉都所有。然而萨嘉的政权势力虽然失去,但其教法传承方面,至今未衰;其传授显密教法的大德,仍遍布全藏。
  觉曩派。“觉曩”是地名,因悲精进在其地建寺弘扬他空见,故名觉曩派。此派创始人名不动金刚,初为在家瑜伽师,出家后名信王,从迦湿弥罗国卓敦曩拉则,学时轮及集密的经论教授。由修时轮金刚法,获得感应(见色空色的天身从内显现),又依“如来藏经”等说“一切众生皆本具相好庄严的佛身名如来藏”等,遂起“他空见”。信王将此见及时轮教授等传其子法自在,法自在传虚空光,光传虚空幢,幢传慧光,皆对于时轮教法十分珍秘。唯慧光以下,弘传渐广。慧光传法身光,光传悲精进。悲精进建觉曩寺,传胜者智,智传功德海,海传慧幢。慧幢着《了义海论》等,广弘他空见,遂成觉曩派。
  悲精进为发思巴弟子,故觉曩寺也是萨嘉派的属寺,住持大德也多是从萨嘉学成后转入觉曩派的。
  明朝末年,有名达惹那他者,以当时执政权的迦玛敦回旺薄为施主,建达敦彭磋陵寺,弘他空见法门,盛极一时,颇敌视黄教。不久,迦玛失位,该寺势亦渐衰。五世达赖时,将该寺改为黄教属寺。易名嘎登彭磋陵。其他如却陇降则等觉曩派寺院,亦多变属黄教。现在西康藏塘地区,还有慧幢弟子宝祥所建的寺院,讲习觉曩派的他空见。卫藏地区的觉曩派寺院及他空见学说已衰绝。
  其他教派。(一)希结派。“希结”是能息灭的意思。说依此教授能息灭业力或非人损恼所致的身心众苦。即是依般若空义对治我执烦恼,加上密法的观想和修自他相换的菩提心力,来息灭惑业苦等。此教授由印度帕荡巴桑结来藏传授。初期传承者有喀伽若那姑赫拉。由翁薄译师翻成藏文的有“息灭灯”及“大威德”等教授。中期传承的有玛法慧、梭穷僧然、岗智幢等,其教授包括显密无量法门。后期传承的有荡巴卡勤、卡穹、班恼卓达、荡巴滚嘎等,主要传习“大印无垢点行持”。此三期先后所传的般若波罗密教授,总名希结派。
  (二)觉宇派。“觉”是能断义,谓以慈悲菩提心能断自利心,以般苦空见能断我执;此二种和合,能断四魔。“觉”又作“决”,是行义,指修菩萨方便般若行。此派也是从印度帕荡巴桑结传来。帕荡巴中期在后藏传法时,传与觉敦梭曩喇嘛及雅陇玛惹赛薄二人。玛惹传宁巴赛绒,宁传则敦、松敦,这系相承的称男系。由觉敦传劳淮,以下多女性,也称女系。此系教授法门,遍融于全藏各宗派中,至今未断。
  (三)廓札派。“廓札”是地名。此派创始人福幢(1182~1261),初从释迦室利学修菩提心法,又从金刚祥学旧派密法,于贡摩山静修,证得大印甚深义。复从宝铠论师受胜乐灌顶。曾在底斯山专修五年,现证如理量智,如实见金刚身真理。后在仰垛建寺名廓札巴。福幢遍学新旧各派所传一切法门,故当时前后藏的大德们,没有一人不从他参学。他的学说,不定属于那一派。
  (四)响巴迦举派。“响”是地名。创始人是波瑜伽师,曾七度赴印度学法,亲近过大善知识一百五十人,尤以大金刚座、弥勒巴、鞠多瑜伽、罗睛罗鞠多、尼古空行母、乐成就空行母等六人为主。归藏后于响地建寺108所,弘法三十年,摄受弟子八万余人,神通变化不可思议,寂时寿一百五十岁。其教授皆从印度学来,故别成一派。
  (五)霞炉派、又名布敦派。创始人布敦宝成(1290~1364),原是中兴律学的嫡派,后又遍学迦当、迦举、萨嘉所传的因明、对法、中观、及各部密法,成为一代教主。三十一岁时住持霞炉寺,兴建七十余种大曼茶罗仪轨,广弘四部密法教授,并校订西藏所翻译的藏经,编有大藏目录,著述三十余函流传于世。晚年建霞炉山谷茅蓬,住修行者一百六十人,霞炉寺常住僧至三千八百人,讲说修行极一时之盛。弟子有法祥、童福、宝胜等,名霞炉派。
  以上诸派中的希结、觉宇,时代稍久,其教授及修法,已融入其他各派中,无独立的系统可寻。廓札与霞炉二派教授,后被摄入萨嘉、迦举、格登等派中,而宗喀巴大师即尽承两派遗轨,故此二派也没有独立地流传下来。
  (六)宁玛派。此派即传前弘期中莲花生、无垢友、遍照护等所传的密法教授,虽经过灭法期间,由于娘智童、梭薄吉祥智、努佛智、功德海等维护,继续传承未断。功德海是后弘期初期的人物,法传仰慧胜,胜传仰智生,生传素薄伽释迦生,再传素穹慧称,素穹之子卓朴巴释迦狮子,广弘宁玛派各种教授于全藏。元朝末年有陇勤饶绛巴,广学显密一切教法,后传宁玛派宁提教授,并造“胜乘藏”等七大藏论,广弘宁玛派。明末清初,有吉祥力胜,在前藏建金刚崖寺;又有得达陵巴不变金刚,建邬仅民卓陵,五世达赖亦曾在尊胜利乐善说洲兴建宁玛派修法。是为宁玛派极盛时代。这一派寺庙后虽经准噶尔王一度摧毁,但不久即修复,代有大德住持,至今未衰。西康的迦陀寺、佐勤寺等处,亦代有大德住持,故宁玛派教授,亦遍弘于全藏。
  黄教的兴起和弘布。西藏因萨嘉、迦举两派互争权势,真学实行的人日渐减少,至元末明初,显密教法都很衰微。除少数大德外,几乎不知戒律为何事。虽尚有研究教理的人,仅能启发知识,而无实义可修。对于因明,误为一种辩论术,全不解其中有证解脱与成佛的道果。对于密法,惟知乱受灌顶,偏修一部分教授,至如何亲近师长,如何守护律仪及三昧耶等,全不讲求。此时具有卓绝孤诣的见解以整理佛教以弘扬光大佛教为己任的,就是宗喀巴大师。
  宗喀巴大师(1357~1419)丁酉年生于青海宗喀地区(即现在塔尔寺),十六岁进藏,先在极乐寺依吉祥狮子学习“现观庄严论”,次到后藏从宝胜、未底班禅大师等受学深法。后至觉摩曩寺从尊胜大师学六加行法(时轮法),从那塘的庆喜祥大师复习“现观藏严论”,更从惹达瓦童慧大师学习中观、现观庄严等。后回前藏,从觉摩陇寺的慧明律师学戒律,从措勤寺住持戒宝律师受比丘戒,从布敦大师高足法胜(或译法祥)大师受学时轮金刚大疏,从童福大师学布敦所传一切密法。遇喇嘛中观师,请问中观正见,曾闭关专修,获得中观甚深空见。复从住持迦当派教授的法依贤及虚空幢二位大师,受学阿底峡尊者传来的菩提道次第教授。
  宗喀巴大师如是学如是行,终于得大成就,于是乃作化他事。一、为对治当时戒行废弛的流弊,首先提倡戒律,自与徒众着割截衣,擎体持杖,少欲知足,清净自活。二、鉴于大乘的愿行根本在于发菩提心和持菩萨戒,故广弘修菩提心教授,并着“菩萨戒品释”,率领徒众切实履行菩萨学处。三、因修行密法必须如法依止善知识,严守三昧耶戒,方有成就,故广释《事师五十颂论》及《密宗戒》,并为学密法的徒众讲授修学。四、为抉择始从凡夫直至圣果的修行次第,着《菩提道次第广论》与《密宗道次第广论》,对治当时好高骛远躐等偏缺之弊。如是以戒为基础而弘扬圣教,受到群众的欢迎,从学者很多。大师五十三岁,于拉萨大昭寺兴建广大供养法会,这法会流传至今。是年建嘎登寺。大师六十三岁(1419)示寂于嘎登寺。大弟子嘉曹盛宝、继位十三年,次由克主杰善祥继位八年,大师之法席代有大德继承,从未中断。
  大师的上首弟子妙音法王,依大师命于1415年建哲蚌寺,次年落成;大慈法王于1418年建色拉寺,亦于其次年落成;与大师所手创之嘎登寺通称拉萨三大寺;是为大师在世时所创建之黄教根本道场。大师寂后,根敦主巴于1447年,建后藏札什伦布寺,广弘大师教法;哦日的慧贤,在芒宇建达摩寺,慧贤之侄又建敕色寺;大师的教法,遂弘布于西藏之极西区域。又有昌都的慧贡,在昌都建慈氏洲寺,更有许多大德分别在西康南北各处建寺,盛弘大师之法。
  在安东(即今甘肃、青海一带)方面,初有义成宝(即宗喀巴的师长)于妙翅鸟崖建寺。后在宗喀巴大师降生处建塔尔寺。第四世达赖,又派人建滚陇寺,讲弘教法。妙音笑金刚于甘肃夏河建拉卜楞寺,广弘显密教法,阐扬大师宗风,远及蒙古皆受大师教法的化导。
  由于宗喀巴大师常住嘎登寺弘法,故此派名嘎登派或名格鲁派;又因大师躬弘戒律,着黄色衣帽,一般人遂称之为黄帽派,或简称黄教。
  三、本期所弘的教法
  教的方面 朗达玛灭法时,一部分佛典被焚,一部分由藏饶萨等携到西康,也有一部分被在家信徒保存着未毁。后弘期佛教即在此余存佛典的基础上,经诸大译师新译补充而更丰富充实,成为现在的圆满大藏,完好地被保存下来。其中显教经典,大体上多是前弘期所译。如初*轮摄的小乘经目中,除宝贤等所译的数种外,皆系前弘期所译;第二*轮的般若、宝积等部,尽系前弘期所译;大乘经集中除宝贤译的《小涅槃经》、《问无我经》,与善慧译的《观音问七法经》、《菩萨别解脱四法经》及日幢译的数种小品经外,余尽是前弘期所译。故后弘期在显教经典翻译事业上没有多大发展。
  论藏中关于瑜伽方面,无大变化;唯慈氏五论之学,尤其《现观庄严论》,经俄大师极力弘扬,至今尤盛。龙猛教学方面,前弘期译出的有《中观论》、《无畏疏》、《佛护释》、清辨《般若灯》及大疏、《七十空性论》、《六十正理论》、《回诤论》及注,月称的《六十正理论释》,静命的《中观庄严论》、莲花戒的《中观明论》,智藏的《二谛论》等;其余中观诸论及月称的大部著作,皆译自后弘期。因明学在前弘期译出的有法称的《正理滴论》、《因滴论》、《观相属论》、《成他相继论》,并此数论的注释,若陈那的《集量论》,法称的《释量论》、《决定量论》及其注释,则都是后弘期所翻译弘传的。大小乘对法及律学方面,多承前弘期所传,发展也甚少。至于密宗经论,则后弘期所传译弘扬者,远非前弘期所可比拟。尤其是无上瑜伽部密法,前弘期禁止翻译的,后弘期尽量译传,分量上几乎占大藏经的一半。
  证的方面 宗喀巴大师出世以前,戒律在藏地曾经一度废弛,经大师的倡导,挽回了颓流。由于各派密典的译传,有关于修证法门的定学,也甚为丰富多采。在慧学方面,新旧各宗派见解不同,教理有浅深差别,显教有大小、性相之分,密部也有迦举、萨嘉等之别。黄教宗喀巴力唱应成派般若中观见与秘密金刚乘融合之说,树大法幢,县慧日于中天,斯为极盛。至于其他各派,其所弘之宗义亦不出于弥勒瑜伽与龙树中观之慧学法门。
  参考资料
  一、布敦佛教史(拉萨版)
  二、土官 各宗派源流(德格版)
  三、童祥 青史(拉萨版)
  四、伦主 佛教史(德格版)
  五、福幢 藏王纪(德格版)
  六、西藏 历书引言(拉萨版)
  七、藏文 经藏目录(拉萨版)
  八、藏文 论藏目录(德格版)
  九、西藏王臣史(五世达赖着,拉萨版)
  (原载《现代佛学》1957年第六、七期)

  


{返回 法尊法师佛学论文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7.西藏佛教的宁玛派
下一篇:5.西藏前弘期佛教
 50.与法舫法师书
 38.论学僧之成绩──汉藏教理院开学训词
 28.甘肃噶登协主却稞寺学习五部大论的课程
 54.复刘宇民居士书
 44.善慧海
 51.复苇舫法师等书
 52.与福海先生书
 40.嘉曹杰(1364-1432)
 5.西藏前弘期佛教
 27.龙树菩萨的六部论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阴泰阳才能安[栏目:仁焕法师]
 见坏僧誓毁佛地[栏目:南海普陀山传奇异闻录]
 最大的功德在哪里?Where is great merit to be found?[栏目:一问一智慧 Buddha-Dhamma for Students]
 现代佛教:太虚大师的思想背景[栏目:宋立道教授]
 根机与信心[栏目:普巴扎西仁波切]
 略论《楞严经》的修与证(方兴)[栏目:其它法师]
 96.问曰:般若波罗蜜是何等法?[栏目:大智度论·四百问答]
 佛说十善业道经-第109集[栏目:佛说十善业道经讲记·净空法师]
 经典禅诗 第三章 沩仰宗禅诗[栏目:吴言生教授]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 第一五0二卷[栏目: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第十六集]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