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第三章 般若中观和禅宗不是了义正法吗? 第二节 野心家的算盘
 
{返回 般若锋兮金刚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282

第三章 般若中观和禅宗不是了义正法吗? 第二节 野心家的算盘

    铁的事实还了般若中观之本面,躲在公开谎言背后的鬼胎,也就藏不住了。让我们顺藤摸瓜:

    “在《宗门正道》书中,平实导师如实的评论云:‘……中观、唯识俱以第八识为根本故;舍第八识性、于第八识性之外言有中观者,皆是误会佛旨故;误会佛旨而言中观者,俱名戏论也。’”(《真假邪说》P113)

    “若外于如来藏而有般若中道可证者,斯非真实中道般若;不能贯通三乘诸经故,不能依之而证解三转****唯识诸经所说种智奥义故,不证种智则永不能成佛故。若证如来藏而起般若中道智,则无如是诸过,众缘具足者,不唯一世即入初地,未来亦将速成佛道。此世所得道种智,其慧深妙,世间无有能与之对话者。”(《宗通与说通》)

    “然世尊所言之空性,乃谓众生皆各本具之第八识心,恒离见闻觉知、恒离贪染、不着一切三界法,本性清净,故名空性,非谓五阴及诸法之无常空也。”(《狂密与真密》)

    “真正之中观,不论在四阿含诸经中,或在第二****诸般若经中,或在第三****之唯识系诸经中,皆以如来藏之中道性为中道观之主体,依第八识如来藏之中道性而作观行,证知第八识如来藏之中道性,名为般若。亦依第八识如来藏之一切种子之证知,而成就一切种智。”(同上)

    ……

    照萧张师徒所言,为了证得可怜巴巴的一点“总相智、别相智”,般若经典和龙树中观也必须跟“第八识如来藏的中道性”挂上钩;而他们所谓的这个“中道”,却偏偏是与离戏空性无干、始终是以凡夫分别心确认和肯定下来的实常法。这样的般若中观,这样的“中道”,才符合“神我阿赖耶识”的实际需要,才能让萧平实师徒放心踏实。除此之外的一切理论(如中观应成派)和论师(如月称、寂天菩萨等),便不讨他们的欢心。

    那么,般若中观是否真可容忍“神我阿赖耶识”的渗透,接受“萧氏伪唯识”的贬压和收编,沦为其附属品呢?

    般若中观的真实密意,究竟侧重于遮破还是建立,是很明显的事。重点借助遮诠的方式抉择离戏空分,以及借助表诠的方式抉择缘起显现,是二、三转****和中观、唯识的不同特色,两大体系最终的殊途同归,是由现空双运法界本性所决定的。就像不能以火的热性抹杀火的光明,或者以火的光明抹杀火的热性一样,一本体异反体(侧面)的离戏空性和光明显现不能亦不需成为水火不容的对立面。对了义的中观、唯识或空分、现分任一方的排斥,在本质上都是对现空双运实相的反动。

    般若经里明确讲到,从色法至一切智智均为无实空性,可见空基(空性所抉择、适用的对象)是十分广大的,涵盖了三自性、八识聚、有为无为等一切所知法。天台宗认为,大乘空性可入通、别、圆教,由是亦知空理极为甚深微妙。若从现空双运、三谛圆融的了义角度看,何时何地皆无有与显现法截然割离的独立空性。所以说,此处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般若中观是否涉及到了第八识、如来藏,而是般若中观抉择出的究竟是何等样的胜义实相:是自性不空、可以分别心死死执取的呢,还是寂灭一切情执戏论无相无缘?是偏堕于空性或显现之一方呢,还是二谛无别现空双运?

    萧张师徒所谓“本来一法的佛法”,显然不是从现空双运、性相圆融的角度讲,这里的“一法”,仅仅是指拒绝了离戏大空性的实常阿赖耶识。空性既然成了“一法”之外的“二法”,那么其在大乘佛法中的地位,自然就不受保障。如此露骨的偏堕和实执,居然也好意思叫做“中道”,真是可笑!

    中观和唯识的圆融,并不需要以一方“吃”掉另一方为代价,就像火的热性和火的光明不必要也不可能分出个高低贵贱你死我活一样。完全堕在有边戏论、常见实执中的“萧氏中道观”和“神我阿赖耶”,竟想渗透、收编般若中观,给自己垫脚,可谓打错了算盘!

    我们知道,凡夫分别心的落处,不外乎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四边,而彻底遮破四边戏论抉显超言离思的胜义实相,即是般若中观的精华妙义。因此从本质上讲,大空性并不总是矛头对外,唯在外境上作文章,其根本目标,乃是遣荡内心的实执戏论。当分别心彻底寂灭的时候,圣者无分别智慧不欣然现前,是不可能的事。反过来看,千方百计地躲避大空性,必是出于袒护实执分别心的狭隘考虑。一面纵容“神我阿赖耶”的有边实执壅塞心间,一面热切期待离戏无垢的“道种智”从天而降,会有这般好事么?

    我们可以设想,假设有常见外道混入佛门,他们会急着做什么呢?毋庸置疑,肯定是对如照妖镜般直接危胁其常见戏论生命安全的大乘空性百般刁难,狠命打压。因此,即便对般若中观心怀不满,萧先生师徒也应当注意避嫌才是。

    事实证明,真正与登地成佛无缘的,恰恰是把实法与人的“萧氏伪唯识”!一边咬牙切齿地对般若大空性说“不”,一边掩着耳朵叫喊自家的胜义现基没有落在分别戏论中、非为意识境界、是唯一的成佛之道,这个贼样,真能把铃铛偷走吗?

    对这样的贼,必须单刀直入地拦住勘问:你们认为法界实相中存不存在四边戏论?你们认为圣者无分别智慧的现前,需不需要以四边戏论、意识分别心的彻底寂灭为前提?无误开显离四边的法无我实相、能帮助修行人直接断除意识分别心的般若大空性,对你们而言真是可有可无吗?

    你们手心里有没有攥着想躲避空性的东西?你们以意识心舍不得放下的这个东西,对转凡入圣难道不会构成障碍吗?

    既然紧执不舍,此“真心第八识”又焉能不落于四边戏论、意识分别中,不与离戏实相相违?违背实相的见解和修行,如何引生大乘圣果呢?

    对无倒抉择了离四边的法无我实相的应成派不满,等于是说四边戏论无罪了,难么请问萧张先生:你们的“真心第八识”,到底准备落在有边、无边、亦有亦无边、非有非无边的哪一边中呢?抑或落在某个更高雅的“第五边”中?

    何时何地,想要逃避离戏大空性,还自诩拥有个优美的实常现基的所谓“唯识”,都和常见外道一直津津有味地思议着的“不可思议神我”脱不开干系!倘若不止一打的先生相信,有一个可以骄傲地对离戏大空性说“不”,同时还不违法无我实相、不落意识分别的究竟胜义谛,那就是悲剧。

    远离光明却不陷入黑暗,魂牵梦萦还说毫无挂碍,这可能吗?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将欲证之,必先空之。大乘佛教告诉我们,只有爽利地放下对真心如来藏、胜义圆成实等一切法的挂恋贪执,才能悟入真如并现前无尽功德妙用。越是追逐,越发远离;越是爽利地放舍,越会乖巧地爬上您的手心——我们一再发现这条有趣的普适性原则在多个层面尤其是解决生命根层问题时悄无声息地发挥着决定性影响,并为之感动不已。

    最不能堪忍无生大空性的人,却说唯有自己证得“无生法忍”;坚持和意识分别心的直接对治法——般若空性作对,搂住“神我阿赖耶识”不放,却反骂别人都堕在“意识境界”……萧平实师徒不但在掩着耳朵偷铃铛,而且还在扯着嗓子喊“——捉贼!”

    这就更坏事了。

    如果一定要说般若中观会给人带来什么“损失”的话,那只能损失掉无始以来的非理妄执。——这有什么好心疼的呢?如果直接有效地对治实执戏论、意识分别心的大空性,需要成为般若经、应成派的罪名的话,那么,绝待离戏的胜义法界和如来不思议境界,又该当何罪呢?

    《中论》说:“不能正观空,钝根则自害。如不善咒术,不善捉毒蛇。”萧平实师徒正因为缺乏基本的佛法知见,想当然地把般若中观妙义和自己所能思及的断空、顽空混为一谈,才神经质地对般若经、应成派大肆贬毁。这个悲剧,让我们对如理了悟大空性的重要性,生起更深的认识。

    中观应成派和了义唯识宗,实际是圆融无违的。究竟无垢的唯识见,对有关三自性、八识聚的实执所作的破斥,与中观宗一样精彩。在究竟层面上,空有二宗早就互致了亲切的问候,岂敢烦劳萧先生师徒满腹心事地跳出来,极尽挑拨离间之能事!

    这些问题,在第五、六两章中还将作深入探讨。无论如何要知道,盗用唯识名义贬压般若中观,绝非出自广弘唯识正理的好心肠;趁机兜售“神我阿赖耶识”,拿“萧氏伪唯识”来渗透和收编传统教法,才是投机者的如意算盘。不信请看:

    “因此一邪见而否定唯识增上慧学,否定能令人成就佛道的唯识增上慧学,否定唯一可以使人成就佛道的唯识增上慧学,这样否定佛教中的最胜妙法的寂天,可以说是佛教中的菩萨吗?”(P158)

    “因为大陆现在没有宗门正法,全球都没有,目前只有台湾有。可是说一句不客气的话,全台湾也只有正觉同修会有,目前确是这个样子”(萧平实《大乘无我观》)

    萧平实独霸教界的美梦,可算是找到了一具称心如意的枕头。

    试想:当天下能够成就佛道的法门唯一剩下个“神我伪唯识”的时候,当这唯一的成佛之道唯一为“萧氏同修会”所拥有的时候,当这唯一拥有唯一的成佛之道的同修会又唯一地掌控在一个叫“萧平实”的先生手中的时候,人们还能说些什么呢?

    万幸,这一切都不过是场一厢情愿的白日梦而已;野心家不分昼夜的做梦功夫,人们不是头一遭领教。

    假唯识之名,吞掉所有传统教派而独霸教界,此即是萧平实的“战略部署”。要实现这个既定战略,需要完成一项配套工程,即无条件成立“唯一的成佛之道唯一地掌控在萧某人手中”。这项工程,对一般人而言,是有很大难度的,甚而可说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到了厚黑有术的萧平实哪儿,却似乎什么都不成问题了!这不,几番搅扰,几番折腾,这一最高原则不就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挂起来了么?闯打江山之际,稍有风吹草动,辄祭出这把“尚方宝剑”,那古往今来一切宗派法脉、高僧大德谁能不剑下领命,一任老夫摆布?!想起古代封建帝王常爱拍打着胸脯喊的那句话“朕就是法律”——这话等价于另一富含中国特色的名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们也就不难理解萧平实为何总乐颠颠地喜欢以“独夫孤子”自况了。

    要顺顺当当地称孤道寡,还需要对正统唯识学下一番手脚。一旦将法性如来藏和有法阿赖耶无条件等同起来,一旦悄悄赋予此“萧氏阿赖耶识”诸项常见神我特性,一旦将此实常现基捧为可对般若大空性说“不”并须以意识心死执不舍才能登地成佛的绝对真理……,此种一反大乘精神的“神我伪唯识”一出笼,势必带来巨大的无序杀伤力,并对佛教界造成极大破坏。而在破坏和混乱中成事,正是小人们的拿手好戏!抱着他的那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萧平实做开了美梦……

    当一切教法和祖师的正邪贤劣,都需要以一个投机小人捏造出的古怪标准衡定时,这个乱子就未免闯得有些大了。但是,古德们早就说过:“涅槃无异路,方便有多门。”(语本《楞严经》“归元性无二,方便有多门。”)为适应众生千差万别的根性和意乐,如来圣教中也备有多种多样的方便法门,俾有缘众生皆能因病就药,超凡入圣。若欲将众多传统教法都贬谪到不能证得圣果的下位去,则不啻于诽谤一切智智的佛陀未能洞悉众生机缘而大开方便之门,或者断言天下众生只有一种病症、一种根性、一种意乐……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对的。

    进一步分析,如《成唯识论》云:“若执唯识真实有者,如执外境,亦是法执。”可见,即便执著刹那无常的依他起识自性实有,也是大乘了义教法所破斥的对象,更何况具足外道神我特征的实常僵化的“萧氏阿赖耶识”呢?大乘佛教的修证精要(“涅槃无异路”),乃是扫相离戏的“真如实观”,而处心积虑地把实法与人的“萧氏神我伪唯识”,却完全与此善证修法背道而驰,始终落在粗大的有边戏论和意识妄执中。不好生检点自身过失,反而自鸣得意目空一切,可知道世上还有“羞耻”二字吗?

    我们不说“萧氏神我伪唯识”是登地成佛的唯一障碍,但如果说它是妨害获证圣果的大邪见之一,说它是断人慧命塞人悟门的典型遍计法,应当是恰如其分的!


{返回 般若锋兮金刚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第三章 般若中观和禅宗不是了义正法吗? 第三节 仗不上人势的尴尬
下一篇:第三章 般若中观和禅宗不是了义正法吗? 第一节 空性无畏
 第六章 聚焦阿赖耶 第三节 阿赖耶?如来藏?
 第三章 般若中观和禅宗不是了义正法吗? 第三节 仗不上人势的尴尬..
 第八章 如意自在 第三节 事事无碍与性具善恶(2)
 第八章 如意自在 第四节 浅谈降伏
 第八章 如意自在 第一节 禁行、善恶、戒律(2)
 第七章 修证之道 第三节 菩提心和观想法(1)
 第一章 无尽的恩赐 第三节 五部大论和九乘次第
 第四章 不容亵渎的尊严 第三节 学术研究的误区(1)
 第五章 现空双运 第二节 在大空性怀抱(1)
 第四章 不容亵渎的尊严 第三节 学术研究的误区(4)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修心七要精义略释(唐巧奥萨堪布传授)[栏目:其它善知识]
 十义量 序[栏目:韩清净居士]
 庐山慧远的念佛法门(向学法师)[栏目:净土宗文集]
 三棵树苗[栏目:智空和尚讲禅]
 佛化家庭篇 一、家庭教育[栏目:佛化家庭篇]
 十七届:在赵州塔前的开示(明海法师)[栏目:生活禅夏令营演讲集]
 西藏佛教的建设[栏目:历史源流]
 佛陀的悟道[栏目:杂阿含经选集]
 禅悟密法 从参禅、入中脉、透顶到开悟[栏目:果煜法师]
 知道感恩才能融入大众[栏目:净慧禅语]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