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第九章 神圣的回归 第二节 五智五佛与虹身成就
 
{返回 般若锋兮金刚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4868

第九章 神圣的回归 第二节 五智五佛与虹身成就

    《狂密与真密》云:

    “第五节密宗五智之妄想

    第一目法界体性智之妄想:

    密宗上师每有如是妄想:‘以第四灌顶而成就究竟佛。’如是而言密宗之佛较诸显宗佛多证一智——法界体性智。……密宗诸师既言修学佛法者,必须转识成智;并一一指明八识所转生之智,并言密宗之佛具足五智,较显教之佛多得一智,则已显示密宗之佛亦必须证得四智。……密宗之佛既仍须求证四智,则知密宗行者仍然必须求证第八识、及此识所有一切种智;然由密宗古今诸师所传之法义而观之,已可明显了知:彼等密教‘佛’悉未证得第八识如来藏,显见密宗所言诸多古今上师已成佛道之言,乃是虚妄之言也。既未证得第八识,而皆同以意识心作为佛地真如,显然密教‘佛’皆尚未能证得第七住位菩萨之般若慧总相智;未证得七住菩萨之智慧者,而言已成佛道、已证四智、加证四智上之第五智者,自相矛盾,显系谎言。”

    “然而成佛之道,实与五方佛无关;欲藉五方佛之观想修行,而成就究竟佛道者,乃是密宗古今诸师之自意施设,并非真正佛法,何以故?谓世尊未曾如是开示故;谓如是观修者,完全不能与般若之总相智、别相智、一切种智相应故,而成佛之道实乃在于般若之智慧,绝非在于观修五方佛,绝非在于将所观之五方佛变为五金刚者所能成就也。”

    大乘佛法是否必须接受“萧氏神我第八识”的主宰,现在已经不是个问题。清净善妙的见解、修行,使得密宗行人完全可以实现圆满的转依,从而证得究竟无垢的身智功德。

    把“法界体性智”谤为密宗的臆造,认为“五智”是藏传佛教的独家说法,是毫无根据的。玄奘法师所译《佛说佛地经》云:“尔时世尊告妙生菩萨:‘妙生当知,有五种法摄大觉地。何等为五?所谓清净法界、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亲光菩萨等所著《佛地经论》(亦玄奘法师译)云:“清净法界者,谓离一切烦恼所知客尘障垢,一切有为无为等法无倒实性;一切圣法生长依因,一切如来真实自体,无始时来自性清净,具足种种过十方界极微尘数性相功德,无生无灭犹如虚空,遍一切法,一切有情,平等共有;与一切法不一不异,非有非无,离一切相,一切分别一切名言,皆不能得;唯是清净圣智所证,二空无我所显真如,为其自性;诸圣分证诸佛圆证。如是名为清净法界。大圆镜智者,谓离一切我我所执一切所取能取分别,所缘行相不可了知,不愚不忘,一切境界不分别知……成所作智者,谓能遍于一切世界,随所应化应熟有情,示现种种无量无数不可思议佛变化事,方便利乐一切有情常无间断,如是名为成所作智。

    复次建立如是五法,因故果故,果差别故。……复次如是所说法门建立五法,总摄佛地一切佛法,总摄无为诸功德故,闻熏成熟任持一切佛地所摄诸功德故,于诸有情常现起佛利益安乐平等事故,陀罗尼门三摩地门无边无量福智庄严所随逐故,能成一切利乐有情变化事故。”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大乘庄严经论释》(菩提品第十)中讲道:以下四颂(“二障已永除,法如得清净,诸物及缘智,自在亦无尽”起)的内容可归纳为宣讲清净法界之义,先示此义,后说大圆镜智等四种智慧。关于彼者,《圣佛地经》云:“如来之地摄于五法,即法界清净、大圆镜智、平等性智、妙观察智、成所作智。”对彼义,本论归纳而作抉择。

    清凉国师《华严经疏》(卷47)云:“清凉山,即代州雁门郡五台山也。于中现有清凉寺,以岁积坚冰夏仍飞雪,曾无炎暑故曰清凉。五峰耸出顶无林木,有如垒土之台,故曰五台。表我大圣五智已圆,五眼已净,总五部之真秘,洞五阴之真源。故首戴五佛之冠,顶分五方之髻,运五乘之要,清五浊之灾矣。”《华严经随疏演义钞》进一步讲道:“言五智者,若准佛地经论五法摄大觉性,谓四智菩提、一真法界。依金刚顶即一真法界名清净法界智,故成五智。二五眼可知。三言五部者,一佛部,二金刚部,三宝部,四莲华部,五羯磨部。……五言首戴五佛之冠者,诸大菩萨多有此冠,而大圣不论戴冠。六复常有五髻,然诸五义类例大同,谓当中髻即中台,表之毗卢遮那佛居,是佛部主,法界清净智亦佛眼也。其东一髻即是东台,是阿閦佛居,为金刚部主,是大圆镜智即是慧眼。其南一髻即是南台,宝生如来所居,是宝部主,是平等性智即是天眼。其西一髻即是西台,阿弥陀如来所居,是莲华部主,即妙观察智即是法眼。其北一髻即是北台,不空成就如来所居,是羯磨部主,是成所作智即是肉眼。”“疏‘体不出五’者,即摄论佛地论皆言五法摄大觉性,谓一真法界、四智菩提。……今清净智,即一真法界,清净智即本来智性。金刚顶瑜伽说有五智,初法界清净智,即一真法界故。”

    从理上讲,一真法界是客观实相。既然有此实相,那么在名言中,将清净圆满的能知智慧称作“本来智性”,就顺理成章了。萧平实自己孤陋寡闻,随随便便就说“密宗之佛具足五智,较显教之佛多得一智”,显然是自讨没趣。

    究竟胜义之中,佛地功德一味无别,唯于世俗名言中,才勉强加以分别宣说。如果就此误以为佛的身智功德是独立存在的异体实法,进而妄加取舍、耽执,便大错特错了。

    密宗在地道等名言安立上,的确有些玄妙不共的提法,然其根本核心,与显宗没有任何冲突。不少密宗法义,其实早就于显宗里面隐含地讲到了。无视客观事实,妄下定论随意批判,显然是极不严肃的。

    关于五智和五方佛的对应关系,清凉国师也和密宗观点一致。《华严经随疏演义钞》云:“且如总持教中,亦说三十七尊皆是遮那一佛所现。谓毗卢遮那如来内心证自受用,成于五智,从四智流四方如来。谓大圆镜智流出东方阿閦如来,平等性智流出南方宝生如来,妙观察智流出西方无量寿如来,成所作智流出北方不空成就如来,法界清净智即自当毗卢遮那如来。言三十七者,五方如来各有四大菩萨在于左右,复成二十。……已上总有二十五也,及四摄八供养,故三十七。言四摄者,即钩索锁铃。八供养者,即香华灯涂戏鬘歌舞。皆上有金刚,下有菩萨。然此三十七尊各有种子,皆是本师智用流出,与今经中海印顿现大意同也。”《宗镜录》(卷24)中,作了同样的宣说。汉文大藏经密教部的相关论述,更是多不胜举。

    因此,五智、五佛并不是密宗臆造出来的非理之谈。

    证得殊胜果位,示现奇妙验相,是认真修学密法的必然结果。至尊上师堪布仁波切撰写的《密宗虹身成就略记》,讲到这方面情况:

    “自古以来,无上密法以其高深的见地、殊胜的方便使无数有缘接触到密法的人在极短时间内获得解脱,直至如今,成就者依然层出不穷。判断一个学密者是否成就的常用方法之一即是观察圆寂时的状况,本文首先摘引经续、论典中与不同证悟程度相对应的具体验相的教证,然后总述了历史上有关成就者的记录,最后将历史上有代表性的及现今的一些成就事迹逐一作了简略的介绍,其中还收集到了一些汉族人修学密法后成就的事迹。本文取材力求准确无误,凡所引用的材料均出自已被公认的史籍,故具相当可信度,并标明出处;凡根据口述整理的材料需口述人亲眼目睹,或有多位见证人,且不带神化色彩。普愿大众能藉此文而对殊胜密法生起无上的信心。

    关于密宗行人成就的征相,《句义宝藏论》第九金刚处说∶‘密宗行者中,上等精进者即身得成就相,中等者中阴得成就相,下等者自性幻化界得成就相。’《金刚萨埵意镜续》云∶‘修密法者所得涅槃有二种,一为正等觉,二为现前觉。所谓正等觉,即是以无余肉身而成佛;所谓现前觉分有数种,即修密者圆寂时出现彩光、妙音、坚固舍利、大地震动等瑞相。……坚固舍利有五种∶若现蓝色坚固舍利,于毗卢遮那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白色坚固舍利,于不动金刚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黄色坚固舍利,于宝生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红色坚固舍利,于无量光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绿色坚固舍利,于不空成就佛刹土现前成佛;若现五色坚固舍利,则成就五身圆满任运果位。又所现的佛像有二种,若现寂静相,立即得安稳并现示化身;若现愤怒相,亦得安稳,二十一日后现示化身。’智悲光尊者的《大圆满无上智慧引导文》中也阐述了此两种成佛之相。……

    总之,密宗成就者圆寂时大致有下列四类不共同征相∶一、肉身直接飞往清净刹土;二、以智慧火完全焚烧了异熟肉身,或仅剩下头发、指甲;三、以智慧火焚烧异熟身后,身体缩小,未完全消失;四、出现其余虹光、彩云等等瑞相。密续中就把生前所证到的透明光蕴体及圆寂时的这四种成就称为‘虹身’或‘光身’。

    在现实中,学密成就者的事迹并非只是一种古代的传说或是现代人的吹嘘标榜,而是确凿有据的事实。有关印度、藏地密宗行人成就的实例,在敦珠仁波切所著的《西藏古代佛教史》等史书中有详细记述,阅读此类宝书,能增上对密法的殊胜信心。

    本文下面所介绍的多为正等觉及现前觉的实例。事实上今生获得正等觉的成就者非常多,中阴和下世成就的就更多,因为我们平常人以中、下根者居多。既然密宗行人中有那么多的上根精进者以正等觉即生成就,那么远非我们凡夫的眼目所及的又有多少个中等精进中阴成就与下等精进下世幻化界成就的大德!虽然有些修行大圆满的大德圆寂时未显现任何瑞相,我们也并不能因此而断定他没有成就,因为只有当我们智慧神通自在时方能了知个中因缘。显宗临终往生也是同样的道理,若临终出现瑞相,大家都会认为此人已经往生,其实我们看不到的四十九天中阴内往生的那些人,也特别的多!也有些大德本身已证得最高成就,在广转****摄收众多弟子后,若出现有破密乘戒的弟子,也会受其影响,而不能显现虹身,只能在中阴时才显现成就。

    关于印度的修密成就者,在多罗那它的《印度佛教史》中有如下记载∶‘在圣者无著兄弟时代,无上瑜伽的教法在具缘的人众中并不是没有流传,先前在大乘教法流传不久时出世的千千万万持明者以及乌仗那国获得持明位的一切人众也大多依止于无上道。但是,这些人都是由秘密主等本尊同时现身向百千具缘者教示真言乘,所有这些人化为虹身之后,并没有留下教诫。以前的众人在努力观修时都保守秘密,所以在他们还没有成就持明时谁也不知道他们是秘密真言修行者。他们一旦有了广大神通,腾空而去或隐形不现,人们才知道而惊叹说∶“哎唉,他们是真言行者!”’……

    关于藏地成就者的史料则更为丰富,记载也更为详尽。根据印度南方高级显密佛学院历史编辑室编辑的《前译光明史》中说∶‘莲花生大师在桑耶期间有多吉登炯(金刚降魔)等具各种神变之二十五大成就者,同时也巴密乘寺(拉萨东北一山寺,系松赞干布妃子蒙萨赤赞命工修建,寺内有碑刻、大钟等文物,均为唐代遗物)成就光身者有一百零八人。在华庆曲沃日(西藏贡噶县境内一山名,后来唐东加波(1385—1509)在山下雅鲁藏布江上造一铁桥,并于南岸建寺,名为加桑寺)成光身者一百余人。又在多康续莫果华密乘寺,一百一十三名女众持明者成为光身,此外还有二十五位空行母成就光身等,前宏时期有如是等甚多大成就者。’

    《前译光明史》还记载说,从噶丹巴德协(1122—1192)最初修建白玉噶托寺时最初成就的五大光身∶喇嘛布顿、滚甲、云登奔、嘉扬云登、智慧比丘,到1883年新龙喇嘛班玛登德成就光身为止,共有十万人获得大圆满光身成就。此于《噶托大史》中有详细记载。噶托是宁玛派三大系派之一,一个派系仅在七百年里就成就了十万人,这在显宗的历史上是很难见到的。

    《西藏古代佛教史》说∶‘依靠前译续部和大持明者的窍诀而修行,现前共不共成就的人极多,如依大圆满界部的教言,邦?麦彭恭波的七代传承弟子皆成就虹身,从杨?当珍桑波至党玛等七人修持光明心要后也证得虹光身。又有苏氏祖孙三代等,均是能起死回生的大成就者,还出现了很多身体消失于空中的成就者,南北方地区也有从大圆满修证成就虹光身的无数人。同样在近代的1883年,大持明者班玛登德成就虹身,后来他的弟子伏藏大师让如在明卓大寺圆寂时,其光蕴身缩小为六英寸许,被迎请至多康地区,至今仍现量可见。同时伏藏大师敦珠朗巴(即第一世敦珠仁波切)的弟子证得光蕴虹身者十三人(在色达喇荣),1935年多康郎苍扎巴扎西俄热成就虹身,1937年加查洛珠降村证得无余虹光身,1952年,德格玉陇人索郎南杰成就光身。如此,我们(指敦珠仁波切等)亲自了知并现量所见的也有许多虹身成就者。此外还有德哲?智美俄热、扎格德炯王母、西庆晋美巴玛南嘉、佐青堪布县潘曲吉郎瓦、格芒土邓单比尼玛、夏扎根嘎华单、德胜晋美白玛单珍、佐青大师班玛他确洛邓、我的根本上师索郎南卡多吉、恰达晋美尼东汪波、科洛滚波德为尼玛等,他们圆寂时,出现大地震动,妙音、彩光等种种瑞相,身体大部分都化为光蕴,或仅剩下一肘而已,又有成为五种坚固舍利,有如是等无数的成就。’

    现在五明佛学院的所在地喇荣,是一百多年前第一世敦珠仁波切的修行地,据《敦珠自传》记载∶敦珠仁波切47岁时到色达喇荣圣地,降伏地神恶龙等,向数百弟子传授大圆满,成就幻化虹身,仅在喇荣就成就了巴玛、鱼尼、降措、卓名等十三大虹身,因此现在就被称为十三大虹身大密静处。从传记中可看出,当时其弟子中有彭措扎西、如珍绛措等共一百余人,修密获得光身成就。

    根据笔者的上师堪布德巴所著的《多芒寺志》记载,炉霍县多芒寺自乾隆年间建寺以来,寺中成就虹身者16位,其中3位完全不余肉身,只剩下头发和指甲。扬唐活佛编著的《多芒寺纪实》有同样记载。

    又据索郎华单所述,在西藏容哲神山(胜乐金刚的圣山)有数百人修持周巴嘎吉的密法成就虹身。又钦哲意西多吉的传承中,有三百位修持大圆满的耽著自解脱法的弟子获得虹身成就……又百年前色达的诺西?心性金刚修第一世敦珠仁波切的伏藏品愤怒空行母法,后来在桑耶青普圣地成就虹身。

    最近印度新德里出版的诺西堪布著作的《大圆满大史》旁述中说∶‘大成就者嘛呢仁青的一百多名弟子在色绕觉刚圣山成就虹身,他们所住的山洞、闭关房遗址至今犹存。如今我回忆起的事情还有很多,如新龙的让如多吉(觉性金刚)和其空行母圆寂时身体缩小为一肘,其遗体至今还在宁莫寺;空行母德庆和德格老人也成就虹身;德格桑珍忠玛圆寂时身体缩小为一肘,此后消于法界;新龙喇嘛菩提金刚之女(当珍拉姆)在西藏贡觉县成就虹身。同时在石渠县牧区村落旁一荆棘丛中有一位密宗瑜伽士成就无余虹身,当时树上的鸟群也因之成就虹身,仅乘下少许羽毛而已;德格喇嘛曲觉尔成就虹身时只剩下了他的发髻;在青海一带有堪布泽翁如珍、索郎尼玛、降华以及班玛郎加活佛等成就了虹光身。’因此密宗虹身成就并非古代的一种传说,而是如今仍可亲见的事实。

    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弟子中也已有不少在圆寂时显现了殊胜的成就,如朗卡、曲巴、金旺、明慧等等,本文将在下面作一择要的介绍。当然他们之中既有象国王恩扎布德那样得到了无学道的成就,也有得到一地和见性了脱生死等不同层次的证悟。在本学院,藏、汉四众弟子中也有不少证悟本性的人,但他们并不象现在社会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那样自我标榜已经大彻大悟、不必再积累资粮等等,在显现上他们都是严守戒律、遵循因果、取善舍恶、广积福慧的普通修行者。

    同样,在前几年圆寂的堪布门色尔以及如今堪布阿秋的寺院里也经常传授大圆满法,他们的弟子中也有很多证悟本性的。在国外,美国的仲巴仁波切,法国的索甲仁波切,印度贝洛法王的传承弟子中也有不少密法证悟者。以前的敦珠仁波切、刘锐之、嘎仁波切以及不丹国师庆哲仁波切在香港、台湾、美国等也有许多亲证本来清净实相的弟子。若以求实之心去实际了解,便可知当今也有许多证悟实相者。”

    下面从该书中摘录几则虹身成就实例,供诸方佛友缅仰:

    “朗当珍桑波等

    朗当珍桑波在布玛目扎前获得密法,后来将所有窍诀交付单金护法神隐藏,又为后代不致失传,传于卓仁庆巴,最后在拉萨天崖龙洞变成虹光无余身消失于空中而成就。朗当珍桑波圆寂100年后,当玛宁加取出朗当珍桑波所藏的伏藏教言,并传给了杰珍桑格王修等,最后他在圆寂时呈现满天彩虹,火化后出现无数的坚固舍利。当时在一起的一位朗噶丹派的大德,只知当玛宁加戒律清净,而不知有如此大的成就,因此深感希有。朗噶丹派那位大德也在杰珍桑格王修前求得密法窍诀,最后在桑耶第卓崖洞里修行二年后成就无余光身。杰珍桑格王修少年时广闻多学,遇见当玛宁加求得甚深密法,在章俄静处修行七年七月后,将所有窍诀传给加瓦香顿活佛,在125岁时显现满天彩虹而成就光身。如今藏汉有缘密宗弟子所修的殊胜‘杰珍大圆满’,主要就是他的智慧结晶,并由后来的蒋扬庆哲汪波等加以弘扬的。”

    “大译师仁青桑波

    大译师仁青桑波(898-995),他于公元898年诞生,13岁时出家,少年时到喀弥罗钻研显密教典,具足极大智慧,并翻译了许多显密教法,广弘显宗与密乘,西藏佛教在后弘时期较前弘时期更为兴盛,这也大多是由于大译师的恩德所致。他前后依止过七十五位上师,一生广建塔庙、塑造佛像,摄受了众多弟子,其宏法利生事业广大无边。他曾诵《文殊真实名经》梵文本十万遍,请他人代诵十万遍。后来阿底峡尊者令他进入专修,译师于闭关房门外的三道门上贴着警语说∶‘如果我心中生刹那贪恋此世之心念,诸护法当粉碎我头。’如是一心专注而获得殊胜成就,享寿98岁,于乙未年在喀扎莫根地方现示圆寂,此时诸天神遍满虚空,齐奏天乐,同时天雨妙花,此瑞相为彼城中所有的男女老少所亲见,肉身全部化为光蕴,只剩下三颗红色坚固舍利,又在发出如同雷音之巨声时,此三颗红色坚固舍利也消失于虚空法界中。他的传记在《青史》的第二辑中有详细记载。”

    “新龙喇嘛班玛登德

    据《班玛登德传》记载∶班玛登德(1812-1883),出生于富贵家庭,早年丧父后,受到当地人们轻视和欺负。他到处流浪,以念观音心咒来维持极为贫困的生活。后来依止法界自解脱等金刚上师,求得殊胜密法。在托嘎神山闭关九年时,靠取精华的窍诀仅吃大米、小米、石头做的丸子,后来顿悟了赤裸觉性,获得生死自在。在他刚证悟时,甚至连凡夫的眼识都能现量见到周围的山、石、人、房屋等不清净的显现都变成了彩虹。一次,弟子为他扎腰带时,竟扎了个空,腰带被抽成了一个小结。还有一次他从木头中捏出了水来。其所摄收的弟子中,有13大金刚名,900证悟实相者等。最后圆寂时嘱咐弟子七天中不得打开帐篷。七天中,数百弟子只见从帐篷中不断放射出光芒。七日后,其座上只剩下了十个脚指甲、十个手指甲以及头发,关于他虹身成就,全知麦彭仁波切也有专门论述。从《传记》里看到他一生的苦行和无上的成就,令人对密法生起极大信心。”

    “全知麦彭仁波切

    全知麦彭仁波切(1846-1912),从小显现究竟的智慧,七岁时就在玩耍中著写了汇集显密精要窍诀的《定解宝灯论》,听闻《入菩萨行》仅只五日,便著成了著名的《智慧品释?澄清宝珠论》,在著完《大幻化网光明藏论》时,格萨王等诸大护法神亲自现身发誓永久守护,如是一生著写了从大小五明到五部大论直至大圆满的大量论著,鲜明地建立了宁玛派自宗的显密观点,集成了26函的《麦彭全集》;并显现了极大的神通与事业,从意伏藏中流露出了大量的修法仪轨,特别适合末法时代的众生,故为当今国内外大部分宁玛派弟子所学修之法。于壬子年(1912年)四月二十九日,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双足跏趺,左手定印、右手说法印,无漏之意,融入法界。其身体荼毗时,有放出虹光等殊胜瑞相。为该地所有人们所现见。圆寂前,东方发出巨响,表示已得法身无别之位,荼毗时,舌头和双眼,自聚一处,现出文殊菩萨之相,表示生起次第圆满之果相,荼毗后,坚固舍利充满房屋内外,表示圆满次第圆满之果相。当时五色彩虹,上下排列,纵横虚空,并明现许多咒语,遍满于方圆六百里的虚空,经久不散。详见《麦彭仁波切传》。”

    “菩提金刚

    菩提金刚是一位虔诚的居士,平时常穿白色的氆氇,依止过第一世敦珠仁波切(降魔金刚),获得了密法的灌顶和教授。他在色达的珠日神山附近住了许多年,经常转绕珠日神山。后来与两孙子一起去朝拜拉萨,到大昭寺时,他们将身上仅有的五十多枚银板,全部供养了佛像,并向守门喇嘛请求在佛像座下过一晚上。第二天早晨时,他的衣服里只剩下了指甲和头发,殿堂里弥满芳香。两孙子见到此事时,守门喇嘛说∶‘这并不希有,曾经有许多修密法的人,来此佛像前虹化。’以上由多扎活佛的弟子允萨口述。”

    “索郎南杰

    据索甲仁波切著的《西藏生死书》中记载∶索郎南杰是西藏东部人,早年曾作过猎人,后以在石头上刻经咒为生,身边经常带着一条狗,经常唱些自编的歌曲。临终前,人们经常见他坐在山顶,仰望虚空,79岁临终时留下了死后一星期内不动他的身体的遗嘱。圆寂后,屋里充满彩虹般的光芒,8天后,已只剩下了指甲和头发。另据法王如意宝回忆,索郎南杰的指甲与头发被分成了三份,二份由其家人、寺院供养,一份由众人在圆寂之地玛尼冈果建塔供养。法王如意宝当时在石渠求学,曾在他虹化数日后见到他剩下的指甲和头发。94年法王去德格时,还特意在玛尼冈果的泥塔旁住了一个晚上。”

    “堪布才旺仁真

    红原县堪布才旺仁真,一直在腾格县一寂静处修行大圆满。1958年9月在华更唐草原开公判大会,准备批判才旺仁真堪布。他们专门派了人去抓他,因腿脚不便,才旺仁真堪布骑在牦牛上,一路上口诵莲师心咒。走到一个叫萨多栋南的地方时,突然刮起一阵遮天蔽日的狂风,民兵们被刮得晕头转向,都用衣服蒙住头,蹲在地上。待到狂风止息后,他们抬头看时,发现牦牛还在,牦牛上的堪布却已不见了踪影。这时空中传来了堪布诵念莲师心咒的声音,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声音越升越高,直至最后消失。因当时的时代环境所限,押解的民兵回去后不敢告知实情,只告以人死在了半路上,已埋在地下,搪塞了事。民族宗教政策恢复后,当时押解的民兵才敢把真实情况透露出来,现在其中的德哥、格尔玛二人尚健在,这殊胜的事迹已传遍川藏与青藏一带,学院里的丹增降措活佛与诺巴堪布都了知详情。《大圆满大史》中也有他不舍肉身而飞往净土的详细记载。”(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撰写的《肉身飞往净土》中有几处细节描述:“其实所有这一切全都是一个已经练就了虹光身的成就者的随缘示现,才旺仁增堪布的侍者华丹对此就深有体会。一次,华丹为上师系腰带,结果整个腰带竟然完全穿透了上师的腰身,又完完整整地回到华丹手里。华丹顿感大惑不解,他再次把腰带缠在上师的腰上,且打了结实的结。但当他稍一用力、试图收紧腰带时,整个腰带又一次穿透了上师的身躯。华丹这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由于成就了虹光身,才旺仁增堪布的身体在夜晚的灯光映照下已无丝毫影子显现,除此之外,虹光身还有一大特点,即身体毫无质碍,而才旺仁增堪布的另一位侍者阿洛就曾亲身领教过上师无碍之身的穿越能力。

    那天阿洛要出门办事,于是他便象往常一样把上师安顿在里屋后锁上门出去。但当他处理完事情回到上师居所时,一件让他震惊无比的事却赫然呈现在眼前:上师居然已安然地呆在了屋外!平时都是阿洛把上师背出屋门晒太阳,而这次在大门紧锁的情况下,上师竟自己来到屋外,他到底是怎么出来的呢?阿洛看了看门上的锁,锁依然完好无损地挂在门上;再看看窗户,窗户也安然无恙,而且那扇小小的窗户根本就不可能允许一个人进出。看来答案只能是:才旺仁增堪布确确实实已成就了虹光身,或曰金刚不坏之躯。”——引者注)

    “朗卡喇嘛、多吉曲炯

    据上师传记《甘露妙药》中记载,在上师法王如意宝面前听过《大圆满前行龙钦心髓》和《大圆胜慧》的果青寺僧人朗卡,六十年代在那柯班玛日托神山中成就虹身,仅留下了头发和指甲。又德格县玉隆乡扎西寺的多吉曲炯喇嘛修密闭关40年后,在1987年80多岁时圆寂,其光蕴缩小为一尺左右,五佛冠整个罩在了身上,此事为如今学院里的德格堪布希绕荣波等现量所见。”

    “洛珠汪波活佛

    洛珠汪波活佛,四川省色达县人,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叔叔,色达县洛若寺住持,生前曾依止法王如意宝学法,偶显神异。1996年藏历十月二十五日圆寂于色达县洛若寺,世寿70多岁,圆寂时两足跏趺,双手各持铃杵交叉于胸前,七天后身体缩成小孩状,火化前关节仍很柔软,可从其手中轻易取下铃杵。火化时眼睛从烈火中弹出,后捡到舍利数粒,此由登克活佛口述。”

    “贝玛降措

    贝玛降措活佛(1935-1997),新龙县所登寺主持,依止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为金刚上师。1997年藏历九月,因病住进康定医院。藏历十月九日,贝玛降措活佛一反往常病态,精神饱满,晚上在微笑中入睡。十月十日凌晨五点,同住一室的侍者看到活佛从床上坐起,双手结大圆满心性休息手印,口诵三声“拍得”,便示圆寂。三天后,包在身上的布已非常宽松,七天后火化时,发现遗体已缩成一肘高。火化时,传出奇妙香味,此时,三千多参加的信众的疾病都有不同程度好转。三天后,捡出一堆黄色物体,大小如手指的八个晶状物,其一呈明显绿度母像,遗骨雪白。此由所登寺益西降措口述。”

    “阿措活佛

    四川省炉霍县仁达乡卡啥村灵龙寺的阿措活佛,自小在灵龙寺出家。文革时被迫从寺庙迁到了村上居住,尽管形势严竣,但从未还俗,白天就与村里人一起参加劳动,晚上暗自修法。包产到户后,阿措活佛由一家村民供养饮食,从此便足不出户,整天念经修法。当时村里人生病后,经常求助于他,他便将自己剃下的头发点燃,让病人闻一下气味,以这种方法治好了许多人的病。有小孩晚上啼哭不停,他打个金刚结,让小孩带在身上后,小孩当晚便停止了啼哭。后来在金刚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前得到文殊大圆满的灌顶窍诀,于上师作三门供养,勤修密法。1997年藏历十一月十五日圆寂,时年78岁,圆寂七天后身体缩小了约1/3,火化时天空出现彩虹,后捡出舍利子三百余粒。此由秋吉尼玛活佛等数百人现见。”

    “汉族和尚

    据《西藏佛教》1990年第二期∶1960年前后,在青海省的农场里有一位修学大圆满心滴法要的汉族和尚(其名不详),有一天在很多犯人亲眼目睹的情况下,他变成白色的光团当众飞升,一会儿便消尽,当时在场的多珠活佛对此专门写了一首祈祷文∶

    ‘唉吗吙!

    法性净界普贤王报身国刹静怒尊

    随众度化虹光者悉皆无别吾祈祷

    愿今得胜除违缘来世解脱阎罗畏

    往生净土求加持

    持明虹身金刚造于青海牢房中。’

    又据龙阳活佛口述∶当时的农场是西宁的喇嘛仓农场,汉族和尚是跟一起参加劳改的(第四世)多智钦仁波切修学大圆满心滴法要,并在很短时间里便得到了成就。当众飞升后不久,大家见到从空中落下他的衣服。”

    “净检比丘尼

    据《洛阳佛教》1997年第6期刊登的隆莲法师的《心经讲记》载∶‘中国的第一位比丘尼净检,晋朝人,当时由于没有外国来的比丘尼,净检等尼直接从比丘中受比丘尼戒,当受戒时异香芬馥,扑鼻而来,这说明她的功德大,得戒殊胜。她七十多岁要圆寂那天,众人又闻到了受戒时的香气,并见到天上一道祥光,从光束中下来一位手拿花束的女人,净检告诉众人她需走了,教众人好好修持,就与这个女人牵着手从彩虹中上天了。这是非常真实的事,是梁代高僧宝唱写的。后来西藏盛传“空行母成就法”时,才知道净检是修此法最高成就者,修这种法最高的成就是肉身成就,次一等是身子走衣服不带,再次一等的身子会缩小,成就了就往生空行母的净土去了。’”(《比丘尼传》云:“晋竹林寺净捡尼传一:晋土有比丘尼亦捡为始也。当其羯磨之日,殊香芬馥,阖众同闻,莫不欣叹加其敬仰。善修戒行志学不休,信施虽多随得随散,常自后己每先于人。到升平未,忽复闻前香并见赤气,有一女人手把五色花自空而下。捡见欣然,因语众曰:好持后事,我今行矣!执手辞别,腾空而上。所行之路有似虹霓,直属于天。时年七十矣。”在汉传佛教中,此类与密宗相似的神异示现为数甚多,如《释氏稽古略》(卷3)云:“镇州普化和尚,不知何许人也。事盘山,密受真诀,唯振一铎,佯狂街市,或居冢间。至是咸通元年,振铎凌空隐隐而逝,莫测其由。师嗣盘山积禅师,积嗣马祖(传灯录)。”《佛祖统纪》(卷38)云:“梁荆州居士陆法和,以元帝为魏所破,遂归于齐。帝以为太尉,赐甲第。和乞为佛寺,其徒七百人悉修禅法。一朝礼佛坐床上而终,将敛,缩身止三尺。敛毕,帝更令开视,唯一空棺。”——引者注)

    在《密宗虹身成就略记》结文中,堪布仁波切感慨道:“这里还应加以说明的是,藏地因为密法兴盛,各地成就后显现瑞相者代不乏人,故人们皆习以为常,又因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等原因,许多显现瑞相的成就者便多只为当地人们所知。虽然现在笔者手中另有不少成就事迹,因未作最后勘定,容日后抽暇,再出续篇。

    在我们拜读这些大成就者的传记时,都会在内心深处受到一种启发甚至震撼,虽然我们平时知道密续中一再强调具足正见、信心、精进等条件的人可以迅速成就,也知道密勒日巴祖师曾经说过∶‘无论任何人,只要如理精进地修持密续教法,一定都能开悟。’但我们总以为那是在遥远的过去或是在佛菩萨的化身上才会发生的事。上面所收集到的事例中不乏默默无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我们修学密法的人,应从这些事例中吸取力量,抛弃怯弱,珍视利用自己现在同等具有的那份证悟因缘。对密宗不了解的人,也应从这些事例中获得启发,从而更多地阅读成就者的生平传记,深入了解密法的真谛。”

    该书收录的事例,有不少是近年刚刚发生的(该书写于1998年),因而具有很强的说服力。此外,慈诚罗珠仁波切经过严谨的实地采访,而于1999年6月撰写的《二十世纪末超类绝伦的虹身示现——藏密宁玛巴大圆满无上成就者巡访记》,也为世人披露了一桩发生在当代的虹身成就实例。新龙县乐莫寺的阿琼堪布,从此以无余虹光身成就(1998年9月)而名扬海内外。

    大量事实说明,前译宁玛派光明大圆满的确是极为清净了义的大乘妙法,在无上密法加持下,即生成佛、虹身成就是非常真实可信的。任何稍具正见和良心的佛教徒,都不能不承认这一点。当然,我们也不否认,通过修持某些外道法,有可能在表面上出现某些类似的外在征相,但如果把这些外相放到见、修、行、果的整体理论架构和实践过程中,进行综合评判,其粗糙性和有漏性便显而易见。内外道在名相、形式等方面的貌同神异,人们不是头一遭见到,没什么好奇怪的。越是深入细致的观察,越清楚地表明:精彩演绎现空双运法界实相的金刚密乘,是任何外道法皆无法比拟的,其不共殊胜性也为下乘佛法所难以企及。

    值得一提的是,佛门大师的杰出证量和超凡示现,可遇而不可求。他们的神圣伟大,在很大程度上就体现在从不采取主动迎合世俗价值取向的超逸风格之中。因此,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想通过有准备的采访或记录来捕捉他们的神奇点,都不太现实。把世间人的思维逻辑和行为方式,强加在出世间大德身上,想想都是罪过。这些大师真正在意的,是信心、善根和缘份,而不是烙上工业社会特征的广告宣传、严密流程和批量生产。

    萧平实师徒的言论,说明他们和大乘圣境缺乏善缘:

    “虹霓之身则是七彩或五色之身,非是佛身也。佛之报身皆是金光明身,非是七彩之身也。余依自己之证量而观,即知虹光之身乃是鬼神妄想所乐之光也。谓余证得般若智时,金光开始显发;后因证得禅定之故,于金光之中夹杂强烈之白光;随于般若之与时俱进故、令金光渐强,随于烦恼之日消而致禅定日进故、白光亦日渐增长,然无七彩五彩杂色之光夹杂而有。

    此乃自身所经历之过程,渐知佛道之次第与内涵;由一切种智之修证而得道种智故,渐能知之。复由禅定之修证,而渐知色界天身证得之正理,由是而知密宗修证虹光身之说乃是虚妄想也。”(《狂密与真密》)

    “今者佛教受密宗邪知邪见之引导,而建立五色旗为代表佛教之标志,其实乃是从‘密宗对一切法皆分五大、五色、五佛、五佛母、五度母、五智、五菩萨…’等邪见施设而来,是故密宗之佛有五色、菩萨有五色、虹光身有五色……有五色;一切法至密宗已,皆分五色。(中略)依如是邪见施设,而建立佛教之标志旗号亦为五色,实是密宗之邪知见所生之妄想尔,非是佛法也。佛光从来非五色光,菩萨从来非五色光,而密宗之佛有五色,菩萨亦分五色,故‘文殊菩萨’在密宗内便有黑文殊、红文殊…等,皆是鬼神冒名化现之法也,与佛教正法从来无关,学人于此普应知之也。”(同上)

    “虹光身修证之依据,来自《大日经》之建立。而《大日经》所言不及第一义谛,却妄言已得第一义谛,完全异于三乘诸经佛语,已可知其为天竺晚期佛教之密宗祖师所编造者,非是佛语也。《大日经》中如是建立虹光身之修行依据:‘咒术网所惑,同于帝释网,如乾达婆城,所有诸人民,身秘密如是,非身亦非识。又如于睡梦,而游诸天宫,不舍于此身,亦不至于彼;如是瑜伽梦,住真言行者,所生功德身,身相犹虹霓。’(《大正藏》18册33页中栏)

    于此一段密宗之‘佛’所开示语中,已可证知所谓虹霓之身者,唯是内相分所成尔,非有实质色身或光相之能为他人所见也;此‘经’中自言如睡梦中之游天宫故,自言于瑜伽梦中修真言行而‘成就’者故。复次,五色七彩虹光非是清净光,杂诸世间光相故,由修双身法之贪欲所成就故,一切行者勿欣求之。”(同上)

    “谓密宗所言上师种种观想之修证,凡倡言能令他人观见者,悉皆是已故之人;自古至今,从来不曾举出一位当代现存者,言其观想之天身虹光身能令他人观见而加以验证,是故密宗所说古来已证虹光身而能令人观见者,悉是附会渲染之说,无可为凭。……迄今为止,仍未见有任何一人成就——不论由文献或事实而观,皆是如此。密宗古今诸师既皆如是,即可断言密宗所言之虹光身者,乃是虚妄想像所得之法,非有真实可证之事实存在;又复违教悖理,是故有智之人不应迷信,应当理智深思,以免误入岐途犹不自知。”(同上)

    “索达吉堪布接着提到密宗‘虹光身’的问题,引述传说:‘宁玛巴更有众多的虹身成就者在世人眼前演绎出一幕幕活生生的将自身消融于法界的成就景象。’此处笔者想要请问索达吉堪布几个问题,还请索达吉能够不吝与以回答:‘对于宁玛巴更有众多的虹身成就者在世人眼前演绎出一幕幕活生生的将自身消融于法界的成就景象,请问您是亲眼看见的吗?还是您有这个证量能够示现给我们看呢?’……依据笔者修学般若的体验来说,笔者不会虹光身,今生也不见有人会虹光身;关于虹光身的种种传说,就犹如《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一样,只是传说。”(《真假邪说》P182~183)

    缺少善根福德因缘的人,总爱怪这怪那,而不知向内找找自己的毛病。

    是不是成就稀有功德的佛门大师,都必须接受不怀好意的检测呢?是不是所有大乘妙法,都必须拿出直观公开的现场表演和量化指标,才能证明她的清净可信呢?是不是弘扬净土法门的祖师,在让全世界人民现量目睹极乐世界或兜率内院的景象之前,都只能闭口不言呢?是不是因为绝大多数人没有现量见到六道轮回实况,所以连天宫、地狱、生死流转等最基本的佛教法义,也可以推翻不信呢?……多么稀奇啊!自称是佛教徒的人,居然好意思拿“我没看见”作为否定真理的理由!这和只相信自身有漏根识的顺世外道,有什么差别呢?那些顺世外道徒,正是理直气壮地拿着“我没看见”,作为否定前后世、业因果的理由,一如眼前的萧张师徒拿“我没看见”作为否定大乘妙境的理由。

    老实说,对于障深业重、福薄慧浅的人而言,无缘亲眼目睹的佛门神异现象,还多得很。可是,这并没什么好神气的,仅凭这一点,也无法让所有人都拒绝真理。浅陋和孤狂并不是功德,谎言和无耻不可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可怜的业障凡夫啊,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明白,真理不是几声尖叫就能淹没的?

    尽管密宗大师的内证境界与神奇示现,难以预测和窥视,但是,密宗的清净理论和如法修持,却明摆在那儿,无可挑剔。如是因,如是果,胜妙的见解和修行到位后,不获证胜妙的果位和功德,那才是咄咄怪事!

    佛门慈悲广大,但也只能化度有缘之人。对于那些固执邪见顽冥不化之徒,就算佛祖亲临,大概也只能怅然一叹:Believeitornot!

    至于“佛光从来非五色光,菩萨从来非五色光”、“五色七彩虹光非是清净光”,更明显是信口胡言。谁规定了佛菩萨的自在示现,不能够任运无碍呢?现空双运的法界实相不会做出这种规定,事事无碍的圆教妙义不会做出这种规定,当然,萧平实幼稚的大脑皮层也无法做出这种规定。岂止五色七彩,下面的教证将说明,佛菩萨的无漏光明是多么的自在神妙不可思议:

    “是时世尊须臾之顷,口出五色光,遍照方域。尔时,阿难复白佛言:复以何因缘,如来今日口出五色光?世尊告曰:我向作是念:本未成道时长处地狱……或受天福,食自然甘露。我今以成如来,以根力觉道成如来身。由此因缘故,口出五色光尔。”(《增壹阿含经》卷36)

    “是时,灯光(佛)知彼梵志心中所念,实时便笑。佛世尊常法,若授决时世尊笑者,口出五色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是时,光明已照三千大千世界,日月无复光明,还从顶上入。”(同上卷38)

    “尔时世尊见此盖已,实时便笑。此是诸佛世尊常法,设如来笑时,口中便有五色光出:青、黄、白、黑、赤。”(同上卷32)

    “尔时世尊即便微笑,有五色光从佛口出,一一光照频婆娑罗王顶。尔时大王虽在幽闭,心眼无障,遥见世尊,头面作礼,自然增进成阿那含。”(《佛说观无量寿佛经》)

    “尔时世尊,即从口门放大光明,所谓青黄赤白等种种色光,遍照无量无边佛剎乃至梵界。普遍照耀已,其光旋还,绕佛三匝,却从世尊顶门而入。”(《佛说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罗蜜多经》卷22)

    “尔时世尊,知苾刍众增上意乐趣大菩提,定不退转,即便微笑,如佛常法从其面门放种种光:青黄赤白红紫碧绿金银颇胝。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其光渐摄,还绕佛身,经三匝已从顶上入。”(《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57)

    “即时如来从胸卍字涌出宝光,其光晃昱有百千色,十方微尘普佛世界一时周遍,遍灌十方所有宝刹诸如来顶,旋至阿难及诸大众。”(《楞严经》)

    “佛知摩纳心有疑望,即以神足现阴马藏,出广长舌以自覆面,左右舐耳缩舌入口,五色光出绕身三匝灭于顶上。摩纳心动喜怖交集,欣然叹曰:沙门瞿昙真是佛也!相好光明靡不备焉!”(《梵摩渝经》)

    “是时如来含笑,放百千万亿大光明云,所谓大圆满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大智慧光明云、大般若光明云、大三昧光明云、大吉祥光明云、大福德光明云、大功德光明云、大归依光明云、大赞叹光明云,放如是等不可说光明云已。”(《地藏菩萨本愿经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

    “尔时世尊从顶门上放百千万亿大毫相光。所谓白毫相光.大白毫相光.瑞毫相光.大瑞毫相光.玉毫相光.大玉毫相光.紫毫相光.大紫毫相光.青毫相光.大青毫相光.碧毫相光.大碧毫相光.红毫相光.大红毫相光.绿毫相光.大绿毫相光.金毫相光.大金毫相光.庆云毫相光.大庆云毫相光.千轮毫光.大千轮毫光.宝轮毫光.大宝轮毫光.日轮毫光.大日轮毫光.月轮毫光.大月轮毫光.宫殿毫光.大宫殿毫光.海云毫光.大海云毫光.于顶门上放如是等毫相光已。”(《地藏菩萨本愿经见闻利益品第十二》)

    “夫授记法,面门放五色光。从上二牙出,照三恶道,下二牙出,照人天,光中演说无常无我安隐涅槃。”(《妙法莲华经玄义》卷6)

    “时佛舍利光明五色,直上空中旋环如盖,遍覆大众映蔽日光。摩腾法师踊身高飞,坐卧空中广现神变。于时天雨宝华在佛僧上,又闻天乐感动人情。大众咸悦,叹未曾有,皆绕法兰听说法要。”(《缁门警训》卷10)

    “去此不远又有伽蓝,中有青玉佛像,高八尺,相好端严。常有自然妙香芬馨满院,五色光瑞往往烛天,凡预见闻无不深发道意。”(《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

    ……

    光明,是最为神奇和微妙的显现法,可以分为世间有漏光明,和出世间无漏光明。上文引述的佛菩萨种种威光,和密宗大师所示现的虹光一样,显然都是清净无漏智慧功德的自在流露。禅门大德虚云老和尚对这样的无漏光明,有一句贴切描述——“光含万象无今古,不属阴阳绝障遮。”当此之际,无漏光明和胜义智慧显然已无二无别。密宗之所以称之为“虹光”,无非是借彩虹的艳丽无实,来说明既含功德“万象”,又无有“今古”、“阴阳”、“障遮”等一切戏论分别的现空双运妙理。

    在大乘显密了义正法中,有众多证得如是离戏智慧光明的胜妙法门和善巧方便,而将凡夫有漏蕴身全化作智慧光明无余消归法界的神奇境界,则唯自宗宁玛派光明大圆满法所独有。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新月释》中讲到这一点: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颂释》中也曾说:从比量中的果相来衡量,即可明显看出(大圆满法)极密部的殊胜,如了义传记中所说的,莲花生大师并非经过许多苦行积资净障后才显现证悟,而是自小便具足了大圆满智慧,还有许多成就者的现量可见的彩虹身也是独一无二的特点。就象须弥山超然于群山之上不需要过多言语的渲染,极密部的殊胜也是显而易见的。八万四千法门都是佛为调伏众生分别心而宣说的,都是殊胜的妙法,但是能使具缚凡夫在六个月中即可究竟成佛,并且修习直断使有漏身体消失于法界,修习顿超显现虹身任运度化众生等特色唯九乘之顶极密部所独有。

    时趋末世,众生烦恼炽盛,无明盖障越来越重,以星星、月亮等法之光已很难遣除这极深的黑暗障,因此如太阳般的大圆满应运而兴。只要有信心,不管业障多么深重的人也能依此极快解脱,而若没有信心,则连班智达也难入门。

    象莲花生大师、布玛目扎尊者等显现虹身的成就者从古至今皆不断出现。如一百多年前,新龙的大成就者班玛登得证得彩虹身后,以他的加持力,使普通的凡夫人也见到周围的山峰成了透明,化为彩虹,而见不到不清净的色法。前年在新龙县示寂的堪布阿琼仁波切,在圆寂时连毛发、指甲也未剩下。还有法王如意宝在国内外的弟子,圆寂后身体缩小等许多瑞相,都可作为生起信心的根据。

    五世达赖喇嘛曾赞叹说:使有漏身体寂灭在法界中并成就彩虹身的殊胜妙法,唯大圆满极密部独有。”

    大乘佛法的至极不思议处,对两类人造成强烈精神震撼:邪见者惊慌失色,正信佛子欢欣鼓舞!自己是哪类人,问心可知。


{返回 般若锋兮金刚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第九章 神圣的回归 第三节 此中有真意(1)
下一篇:第九章 神圣的回归 第一节 即生成佛
 第四章 不容亵渎的尊严 第二节 莫谤大藏经
 第一章 无尽的恩赐 第一节 源远流长
 第二章 掂一掂萧张师徒的份 第二节 哗众未必可以取宠
 第八章 如意自在 第二节 大乐的秘密
 第四章 不容亵渎的尊严 第四节 汉藏密法一家亲
 第七章 修证之道 第二节 一念不生全体现
 第八章 如意自在 第一节 禁行、善恶、戒律(2)
 第四章 不容亵渎的尊严 第三节 学术研究的误区(3)
 第五章 现空双运 第二节 在大空性怀抱(2)
 第二章 掂一掂萧张师徒的份 第一节 硬伤累累的“终结者”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漫说《杂阿含》(卷三)~J 第72经(知法经)[栏目:界定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