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灵婴报仇
 
{返回 心灵小品·禅语故事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145

灵婴报仇 
 
  一宗曾经发生在我两个徒弟未入门前的灵婴报仇案子!站在边缘生活的他们……………….是灵婴不忍看见他们的沉落给他们一个醒觉或是我的说道另他们清醒?
  在一个清闲的下午,看见供奉祖师的灯油香烛快用完了,於是就前往湾仔鹅颈街市的一间相熟的佛具店补充所需之供品,如其是停留在店中和店中的潘师父交谈论道,潘师父修密宗的,虽然我是修道教法门,却大家都十分好谈,可能是道佛本一家吧!

  当大家谈到驱邪的内容时…………..潘师父特然想起一件事,说希望我能帮助他,事情是他同门的亲人好像给灵界鬼魂所侵,听说每晚都不能入睡,连屋也不敢回呢!也试过很多方法找过很多师父用了很多金钱也不能治好!他们已经把事情成为了生活一部份,硬着头皮生活,巳可算达到完全灰心的地步了。今天燕兄特然到访所以大胆相求,希望立一个功德,不知道燕道兄可否帮一帮他们。

  当其时我听完潘师父这个案子,心内当然在想那有这么利害的鬼邪呀!密法茅山法都试过,而且处理过的师父在名星界也相当知名,潘师父的朋友一定是精神有问题吧!我把自己的想法相告了潘师父后,他却没有见怪,原来潘师父当时也有我的同感,但他却回答我,如果一个人是精神有问题,难到另一位同往的朋友也是发同一种精神病吗?他们是情侣也没有血缘的关系,为何他们两人见到同一样的事情受同一样的迫害呢?

  潘师父说完,我沉静思想了一回,心内也却希望能够帮助他们,也相见识下那利害的恶鬼,是否那么惊人。所以答应了便告知潘师父把我的联络电话告知他们,如果有缘他们自然会联络我吧!

  就在当天晚上,他们终於致电话给我,他们是一对男女,男的这里称呼他叫A君吧!女的叫S君吧!电话中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叫他们明天到我这里相见,并正式答应帮助他们,就是这样就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师徒之缘,当电话放下后,我终於知道对方果然是真的给鬼弄,因为我已经察觉到有些不束之客到访了,奇怪的是它们没有向我作出一些动作,只是行行走走到处参观,而且法坛并没有作出回应,所以我就当什么都看不见,随便它们,但实在太平静了,好像暴风雨的前夕般,内心真的有点不安,不过都要等待明天和A君S君见面后才算吧!今晚还是好好地大睡场,养足精神待明天的一战吧!

  下午时分A君S君终於到来了,我相请他们前来坐,见到他们更加肯定我昨晚的推继,他们的面色完全是死人样般,头额乌青,左右太阳穴尽乌黑,相眼无神,说话气弱,面色青白,就当我详细地问他们相方时辰八字后,准备想用十二宫飞犯去去查出他们的事因时,特然看见女仕主,身旁带有四位小孩,年岁也不少了,并且其中一个还敢爬在我膊身,不停地打我个头,还不断地捣乱企图影响我不能集中精神帮A君S君算出事因,迫使我心里引念出(金光神咒)才使那些小鬼乖乖地站在他们身后面,这个时候我心里想,一般鬼魂绝对不能轻易越过我屋门的封印,并且门神护卫也没有禁止它们内进,这些小鬼一定和他们有些关系吧!同时候终於计算出他们所犯之事因,在十二宫飞犯中是(大山)(五庙)解释是遇到山神恶煞或邪师害人,有生命之危险!论危险级数是乙级,不轻呀!并非一般邪灵作怪!是恶煞……………..是来取命的呀!

  当我了解情况后,我开始向A君和S君说明因有便见意立即开坛做法事,再三问他们是否自愿接受我为他们做大制煞法事,他们相方听完我说后好像没有想过般连声说好!於是我便叫他们先回去准备所需要的物件,芧草、红头绳、八卦镜、子孙尺、米、鸭蛋、穿过的衣服等等……… …最重要的还有双方的头发和手脚指甲,因为发是人的血之精、指甲是人的骨之精!因为这些都是制煞科必顺有的东西。并相约明天中午申时再次前来?最后我问S君你是否曾把打过胎呀!S君惊呀地并不好意思地向我点头后,我就没有再问下去了。

  送客后我便立即准备明天所顺要之灵符…………………待明天所用。

  申时到,开坛降圣,请神念咒……………………..上表………..弟子今天为苦主A君S君做大煞制法事,望祖师大显威灵,扶持弟子…..万无一失。步罡行斗,行八卦步罡转行七星斗步,连接天地之正气,金光出现,立即上坛符,在此同时我看见A君叩在坛前不断震斗,双眼反白,而S君却没有太大动作,静静地叩在坛前,见这个情况自然主力为A君作法,并没有特意地注意S君,我先把灵符火化加水叫A君先饮,再给S君饮下,等那些灵符在他们身体发辉作用,把体内邪气驱散,再把他们全身封印起来,免得他们在受其他邪灵近身作怪,然后再把他们三魂收藏起来,使那神煞不能伤害他们元神,渡过难关!到了这个地步,我所能做到的已经尽使出来,他们能否过关,就看他们的福份了。

  但我万万想不到的这个案子却是案中有案计中有计,把我玩弄其中,先是邪鬼又来灵婴再来山恶神煞,故事情况风徊路转有兴趣的朋友请留意下集大结局!

  上回…………当我正为A君和S君做大制煞法事,法事做到为A君作最后加持封印的时候,S君正站在一旁观看着我的做法,就在这同时当我认为法事万无一失的时候,却感觉到这场法事是完全失败的!就因为那种极阴寒的气息还不断地向我侵来,意味着我所做一齐对他们没有多大的帮助,正当我四处张望,内心寻找对方的时候,特然法坛上祖师爷的金身像出现了一个变化,看见祖师爹的左眼好像活生生地活动作,而且那眼珠却可以三百六十度转动作,并且不停地视线向着S君的方向看去,好自然地我也同时望向S君,心中特然一惊~~~~~~~难到是它们作怪吗?我看见S君身前有三个小鬼站在前,一个握着S君的左手,一个握着S君的右手,其中一个还坐在S君的双膊上,双手还放在S君的双目之上,再看一看S君,她完全不是我之前所见过的面容,她差不多完全失控理智了,给那些小鬼(灵婴)控制着,那对邪恶以怒恨的眼晴,她的眼光正好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剑旨一样直剌我心,这个时候我终於明白为何之前其他师父们没一位可以治好他们了,原来背后作怪的是S君身上的四个鬼仔,它们已经成长了,有自我思想了。

  婴灵是一种(中阴生)的物体,又名(水圣子),非人非鬼非神非魔,是停留在阴阳界的一种物体,直到其本身阳寿尽后,才能正式列入鬼魂,可以轮徊再世,婴灵有着比鬼魂更大的怨力,而且其怨力会因其日渐成长而增加,它们初其为一依赖生存的食粮,就是亲生母亲的元气,一般女性一生中只能接受三个灵婴付身,一但越个,那女子必然身体气虚,精神有所错乱,这是她元神虚弱的表现,母体元神虚弱,婴灵日渐成长所需之元气也相对多了,其母体身上不能得到足够的能量,自然四处找寻对像,补给不足,在这时候它们会日渐扩大外游的范围,自然会遇上其他山神神煞,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等等!

  由於婴灵处於非阴非阳之体态,一般阳间法师们所行的法术完全对它们毫无影响,法师们的法术对付那鬼魂神煞就可以,要对付婴灵就好难了,如同老鼠拉龟越帮越忙,返然使它们更加怨恨,产生反后果! 现有的我就好像老鼠拉龟般,不知如何能救到他们,整个人呆呆地看着祖师法擅,沉思 ………………..

  到了这个地步,我没有可能放弃吧!好!就这样一试吧!就在它们没有防避的时后,我手结华光诀念起华光咒,好特然地向S君身上打去,使它们徊避,令S君清醒过来,就在这个时候我再念曰金光神咒,在坛前严肃地向S君A君直说:「我所能做到的已经尽使出,足能保你们四十九日,期后就要看你们的福份了。」他们两人听完我说后,都不肯离开,希望我能再帮他们医治断尾!我再对他们说:「如果你们若是真的有诚意求存,方法不是没有,只不过你们今次所遇到的不是鬼邪之害,是业报,不是我等法师所能解救,所谓(阎王要人三更死,那怕留人到五更呢?)加上S君你身边四个婴灵,怨气极高,来势凶凶,好像非要把你们害死非可!」最好你们老老实实地告訢我,你们曾经做过些什么事情,伤害过什么人,如果不能相告我真的不懂如何帮助你们了!」…………….他们很不好意地向我说,A君说:「燕师父其实我是黑社会成员,专门收贵利数。」S君立即补充地说:「而且我们还有销售毒品,例如大麻、冰、等」。我再问:「那么四个小鬼头是什么原因呀!」S君说:「三个是别人的,最后一个是A君的。」…………………………..他们自白完后就再次求我帮他们,希望燕师父想想办法!辨法不是没有,就是你们拜入我门下,向我门历代祖师及先仙师法主立下诺言,行善立德为本,以后不可再做害人的事情,身入道门,旧我已销,新我重生於道门之内,并且立即替那四个小鬼头取名,使它们知道最起码你是有重视它们,还要为它们做一场法事使它们上到灵位由婴灵转为灵婴,惜心供奉,如有不从,那么神仙下凡也无能为力,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S君A君好像想也没有想清楚,立即叩在坛前,我於是为他们燃点了清香交给他们手中,叫他们开始许下诺言「坛下信仕S君A君诚心拜入门下,决心改过自身,行善立德,不敢欺师欺祖,如有不从,不得好死,天理不容」诺言已立,你们要记得呀!一星期后你们再次到来吧!到时我会帮你们行皈依法事,希望你们在这七天内素食净身吧!…………………..

  其实收他们入门为弟子,这是无辨法中之辨法!人力有限,为有把他们的生命交给祖师看护,或者是他们命不该绝吧!和我还有一份缘,希望他们好好珍惜吧!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看看日子还有两天,就是A君S君的皈依大喜日子,所有需要用的奏表灵符等物,我也已经安排完整了,就安心地等那一天的到临。

  就在皈依的前一天零辰四时半左右,我正好梦之时,特然电话响起,把我从梦中叫醒!当听电话的时候,第一句就听到救命呀!救命呀!当时我真的不知道发生甚么事情!好不容易才知道是A君的来电,他很惊地说:「师父呀!S君出了事呀!救命呀!她给鬼上了身呀!如何事好!她不停地伤害自已,还想咬舌自尽,现在我只好用手指放在她口中不给她咬断舌头呀!~~~~~~~~~~~」我说:「这么大件事呀!还要在我好梦的时候!事不延迟,不论你用甚么方法,速速带S君到我处!!」这个时候我我为一可做的就是立即换上道服,上香降圣,降下兵马,准备一场恶战,不到半小时,A君连同三位朋友把S君五花大绑带来,当到我屋门前,S君特然想极力争脱,A君四个人也控制不了她,看见这个情形,我立即走到S君背后,使出独门的领鬼双龙剑印,轻轻地按在S君双膊下,念起咒语!S君就如像木偶般由我带领入屋之坛前!入到坛前,S君还不停地乱叫,五指形爪,不停看我说:「哈哈哈!你收服不到我的…………哈哈哈!」还不停地发出怪声如同野兽般,这个时候S君面色青绿,双眼反白,声粗男音,头发全起,阴气极重………不是…..怨气才真,这时我才明白S君是给她的婴灵上身控制!今次真是大件事啦!今次不是她死就是我更麻烦了,如果救不醒她,她在我屋中大事破坏,必然要报警求助,送她入医院,到时我都不知道如何解释是好!在这前无去路的情况下,我立心就和那小鬼一斗,看看我道高还是它魔高,立即在地上结下天罡封印,把她困在里面,使她不能四处活动,并且下起本门驱邪灵度最高之灵符火化溶在水中,再加持引咒,给她送饮,但她却反抗不饮,要烦到A君帮我打开她口,把符水一一送入口中,目的是希望用符力迫使你身中的婴灵小鬼离开母身,因为如果我直接开法诀从S君打去,是要先伤其魂魄才再能伤到小鬼身上,若这样一来,不但不可以有十足把握把那小鬼打出体外,更肯定的是一定会严重伤害S君之三魂,到时候可能会使S君昏迷不醒!

  服饮符水后,我就等侯符力的产生,希望迫它离开,但可恨的是那小鬼却能把我之灵符一一迫回,符之灵气全部由S君口中迫出,并且还吐出似血非血红色物体,随后又现身向我哈哈大笑,并且带痛苦和凶恶的眼神向我说:「话你收不到我啦!哈哈!」这时我气愤得很,把自己的功力提昇到极点,我全身开始发热,毛孔全部扩开,把坛上之能量尽纳,再起出一道灵符并把我所有的灵气加持在灵符之中,起五雷神咒,再次送符入S君体内,这个时候S君企身开始发斗,面色由青变黑再转灰白色,两眼反白三百六十度打转,特然小鬼又再起现身在S君上,这次它并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有邪笑!一面得意的样子,不可一世般!

  到了这个时候,我必须控制自已的愤怒,要用万事不惊,安静太然的心态面对这个奸险的小鬼,心里在想它的目的是甚么呢?为何要这样害它自己的母亲呢?而且S君己经下了诺言,将会为它们取名和安排上灵位的法事了,它的用意何在呢?……………………

  就在这个时候,S君身内的那个小鬼,好像也不好过,之前那种来势凶凶的怨阴气,也薄弱了不少,相信是给我之前二度灵符攻击所伤吧!但需如此S君的元魂也不好过!如果我在次第三次攻击,相信S君又可能不能清醒过来!最后我只好兵行险路,用一招螳螂补蝉黄雀在后的方法,特然奇来用剑诀向S君体内的小鬼打去,由於事法太特然了,小鬼完全没有防避,加上它已经能力减降很多,所以很轻易地打出S君体外,就在这个时候黄雀就立即杀到了,我立即用了法坛八宝之一的法扇,借用祖师之法,把那小鬼打回原形,原全脱离母体,这时S君立即昏晕过去倒在坛前,而那些小鬼们却特然不知所踪,一整特然地平静下来,随后我立即为S君封身护体,再给她一道元神灵符给她服食,这符是可以帮助她提高魂魄的元气,使她三魂七魄在次回归身中,不一会儿,S君终於慢慢地清醒起来,当时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何事,却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甚么事,只记得昨晚和朋友晚上去了的士高玩,后吸食了一些大麻,之后的事情却一一都不记得了。协助A君带S君到来的朋友和A君都眼光光地呆坐在一旁哑言无声好像还没有惊完!

  事情到今,终於可到一段落了,我对A君S君责备地说,你们如果真的不想惜珍生命,就把你们之前的诺言全却忘记,明天的皈依法事也不须要来,在我来说你们的事情我已经仁至义尽,也没受取你们一分钱,也帮助你们找到一路新路,如果你们把我所说的话是小事,那你们还是另找高人吧!………………….

  最后他们终於听肯我说话,皈依入门,改过自身,并且为那些小鬼立位供养,女的现在做了美容师,男的做了计程车司机,并且不久S君告诉我,又一晚在亲眼看见小孩子们共三男一女呀!它们还对我说要搬新居了,并且还提及师父你!叫我多谢您呀!

  经过这次事件,我终於明白到那些小鬼的用心,并非邪恶的,事实上用心良苦,冒险被打散的险危,放弃轮徊做人的机会,合力使亲母清醒起来,但因S君A君两人毒害太深,始终不能改正自身,经过多次其他法师的医治,却找错高人,直到遇上我后,再次以死相劝,希望用(死)来相劝,因为这也是小鬼们最后能做的事了,若S君没有重新做人,最终也是走上不归之路,对小鬼不但没有好处,到时还成弧儿鬼,无家可去,到处流浪,在漫长的时间里也不好过,或许遇到山精妖怪所收制,到时也不是绝路一条!………………………………

  事情的起因是小鬼们对其母的孝心?还是为了自己的前路呢?还是我和他们的缘份呢?还是他们命不该绝呢?

 


{返回 心灵小品·禅语故事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紫磨金盘
下一篇:佛性故事
 要敢于一跃而下
 紫磨金盘
 生命的滋味
 獼猴与猎人
 百头鱼
 赶紧丢掉
 真正的老师
 火石和火镰
 文殊菩萨的考验
 征服心魔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佛之心法 四无量心[栏目:一行禅师]
 Food for Thought - First Things First[栏目:Ajahn Lee Dhammadharo]
 感情的提升[栏目:人间佛教的人情味]
 永恒的慈悲[栏目:传喜法师]
 终生修持[栏目:慈成加参仁波切]
 Can the Bodhisattva Ever Rest? Answer: Mu[栏目:Zen Buddhism]
 先生自从受五戒以后不吃不睡,狗、鸟、乌龟都变成他的生命,对家人不被重视,不知道该怎么办?[栏目:海涛法师·佛学问答]
 邪淫的人家里,恶鬼屯门,接下来厄运恶缘连连![栏目:戒邪淫·悔过励志篇]
 伸缩缝[栏目:生活的情趣·迷悟之间]
 具有哪些缘才能构成“不瞻病苦戒”?[栏目:在家居士律仪五百答]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