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宁玛派的教法 宁玛派的传承
刘立千著
{返回 汉土论著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602

《宁玛派的教法》

刘立千著

  编按:本篇录自《中国藏学》一九九三年第一期,原题《藏传佛教的宁玛派》,为刘立千近年力作。

宁玛派的传承

宁玛派的教法传承是与前弘时期【1】的法统一脉相承的。在禁佛时期【2】是采取极为隐蔽的方式进行传授。吐蕃王朝崩溃后,很长时间无寺庙、无僧团,只有一批在家俗人咒师维护法统,有的则采取在家庭中父子相传的方式进行传法,法脉因而赖以不断(《青史》上84页)【3】。《青史》说,这些在家庭或居山岩的俗人对佛法非常敬重,也重修持。安达·热巴坚王(Relpacen)【4】以前所有的《甘珠尔》、《丹珠尔》【5】他们都保持得很完整。过去吐蕃时期所译经典,大部分到今天我们都能看得到(《青史》上84页)。为什么这些俗人没有遭到灭法厄运?由于当时达磨赞普【6】破坏的对象是寺庙和僧团,还未来得及对付这些在家的信徒。《西藏王臣记》【7】说,有些外表是在家的俗人,实际是在家修持密咒金刚乘【8】的人士,他们没有露出出家人相,当时藏王和他的左右大臣都未注意到,故未遭到迫害。像这样的人还为数不少。一切智者耶桑孜巴【9】说,那时律乘教法【10】虽然衰落了,但大密咒金刚乘教法方面直到如今都未曾衰落过(《西藏王臣记》76页)。公元10-11世纪时期即后弘初期,就有人或自费或被派到印度、尼婆罗等地去学习经教;有些是把印、尼高僧迎请入藏传法,新翻译了大量密乘典籍。由于师承不同、所传教法不同,遂产生了派别,总称为新译密咒派或新派。如噶当、萨迦、噶举等派均属之。宁玛派的出现也在这一时期,开创人是素·释迦炯乃(Zur sakya Jungne)。他得到许多从公元8、9世纪时传下的密经传承,他将这些密经加以整理,组织成为体系,建邬巴隆寺(Ukpalung)招聚门徒,公开传播,构成素氏的一大传承系统。当时除素氏外,尚有绒宋的传承系统、若氏家传系统以及后来隆钦宁提(龙青心髓)的传承系统。由于这些传承系统都是弘扬前弘时期的经典法要,遂逐渐形成为一个独立的宗派,历史家便称他们这一派为前译密咒派,简称“旧派”(Nying-ma-pa 宁玛巴)。

旧派的传承总分为两大传承系统,有直接传授旧有经典的,称为经典传承(教传);有发掘埋藏的经典进而传播的,则称为伏藏传承(岩传)。

除这两种传承外,还有其它方式的传承,如诸佛心传等等,不过上面所说两种传承有比较详细的记载,其它则多不详了。

 

◇ 经典传承
本派的传承最早应追溯到公元8、9世纪赤松德赞王(Trhisong Detsen)【11】至赤热巴坚王之间。他们先后迎请了莲花生、法称、无垢友、佛密等天竺大师多人来藏,传出了宁玛派的九乘中最后三乘,即《摩诃、阿鲁、阿底三大瑜伽》【12】。由白若咱那(Vairocana)、玛·仁钦乔(Ma Rinchen-chok)等人将这些密乘典籍译成藏文,总括为《经》、《幻》、《心》三大部,习惯称《经·幻·心》。若按九乘次序应该是《幻·经·心》【13】。现将三部大密的传法世系分述如下:

一、《幻变网》的传承。《幻变密藏续》等是无垢友传玛·仁钦乔。玛传祖茹·仁钦迅鲁(Tsukru Rinchen Zhonu)及吉热·乔炯(Kyere Chokyong)。二师又传达吉·白季扎巴(Tarje Pelgi Trakpa)。达吉所传的称为钦浦派(Chimpu)或要门派。达吉在藏卫弘传教授,后又发展到朵康,遂产生了“卫派”和“康派”。

无垢友传聂·阇那古玛热(Nyak Jnanakumara)。聂传梭布·白季耶协(Sogdian Pelgi Yeshe),梭布传鲁·桑结耶协(Nup Sangye Yeshe)。桑结传库隆巴·云丹嘉措(Khulungpa Yonten Gyamtso)。他们都是前弘时期和灭法时期传持宁玛派教法的主要人物。他们中尤以鲁·桑结耶协最为有名,他在藏已得到了《经·幻·心》密典的全部传授,尚不为足,又远赴印度、尼婆罗、勃律等国取回内外密法一切续经,使之流传,对密乘贡献极大。“有人说前弘密法有三大传承时期:初期为莲花生、中期为白若咱那、后期为鲁·桑结耶协”(《汉藏史集》446-447页) 【14】。鲁是公元9世纪赤热巴坚王时人,他活到公元10世纪初赤扎喜孜巴王【15】时代,据说他活了113岁。在前弘后弘两个时期,他承先启后,起了很大的作用。热巴坚王时他又得到大钵阐布的称号【16】,地位很高,所以旧派的许多重要经典才能够保存下来(《青史》上141页、《智者喜筵》上614页) 【17】。桑结传法给他的儿子库隆巴,库隆巴四传至娘·耶协炯乃(Nyang Yeshe Jungne),耶协炯乃才传到了素·释迦炯乃。

素·释迦炯乃(1002-1062),通称素布齐(Zurpoche),又称他为拉结·邬巴隆巴【18】(Lharje Ukpalungpa),他得到库隆巴传下来的《幻·经·心》全部传授和前弘时传下来的其它教授,进行整理。首先研究哪些是根本经,哪些是解释经。在经的正文上又配合注释,在续部和修部上配合了实修方便;在修法中配合了仪轨念诵等,使宁玛派教法在理论和实修方面构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体系。他又修建了卓浦寺(Dropuk),一时法缘很盛。从此宁玛教派的派名才大大地显著起来(《青史》上143-144页)。这一派称为宁玛派之“素”派。

又库隆巴父子将法传给娘·协饶乔(Nyang Sherapchok),协饶乔传娘·耶协炯乃。耶协炯乃的法嗣后来又发展成绒派或称为娘派,成为经典传承的另一支系。

素·释迦炯乃收素琼·协饶扎(Zurcung Sherap-tra 1014-1074)为养子,传法给他,使其继承法位。素琼意为小素,别名德协甲沃巴(Deshek Gyawopa)。小素的儿子名卓浦巴·释迦僧格(Dropukpa Sakya Senge),他从其父的弟子四大柱大师听受了《经·幻·心》三部密经教授和修证要诀,又从论·释迦降曲(Len Sakya Cangcup)学《大圆满法》【19】,从达玛索南学《心品》【20】,往北方绛地【21】大弘宁玛派教法。卓浦巴的弟子很多,开的支系也不少。素氏三代到此为极盛时期(《智者喜筵》上615-617页)。

卓浦巴的高足弟子拉结·节敦甲那(Lharje Ceton Gyanak 1094-1150),节敦先与卓浦巴辩论,辩后得胜,卓浦巴大喜,遂将教授全部传授给他。他又得塞觉尊多吉(Cotsun Dorjetra)传给他根本续经的讲解和实修细节,所以他所得到的宁玛派法要较其他素派人所得尤为完备(《智者喜筵》上618页)。

节敦甲那弟子甚多,最优秀者是他的侄子大喇嘛云丹松(Yontenzung 1126-1195)(《青史》上162页),或称节敦·觉松。曾从叔父节敦学《修部八教》以及《阿鲁、阿底瑜伽》的续经讲解及实修要门(《青史》上165、168页)。

云丹松的有名弟子是锡布杜滋(Zhikpo Dutsi 1149-1199),最初在舅父处听受了《大圆满》“绒派”传规。舅父死后,便亲近云丹松,学习《心品》各种教授,以后又听受了“果派”、“绒派”、“康派”等不同的传规教授(《青史》上168-169页、《智者喜筵》上618页)。

锡布杜滋的弟子达敦觉耶(Taton Co-ye 1163-1230),参拜锡布得到锡布的全部教授。达敦的弟子即达敦思吉(Taton Ziji)(《智者喜筵》上619页)。

卓浦巴的另一传承系统是在他的弟子藏巴·基敦(Tsangpa Citon)时开始的。基敦传藏那畏巴,畏巴五传至素降巴僧格(Zur Campa Senga)。素的弟子即雍敦巴(Yungtonpa)和降仰桑珠多吉(Tanak Samdrup Dorje)二人(《青史》上188-189页),成为一系。

雍敦巴名多吉白(Dorjepel),是一位有名的宁玛派大德。1298年曾应诏晋京,元世祖赏赐了他许多财物。他受比丘戒时的法名是多吉绷(Dorjebum)(《青史》上189-191页、《智者喜筵》620页)。

雍敦巴的弟子名嘎挡巴德协(Ka Dampa Deshek)。此人在金沙江东岸德格修建噶陀寺(Kadok)【22】,使宁玛派的教法遍及于朵康地区,成为“康派”。卓浦巴的传承还有许多小支,详见《青史》、《智者喜筵》等书,这里就不尽述了。

又《幻变》传承除素氏而外尚有若氏(Rok)家传及徒传,传出续经讲解和灌顶实修,得法之人为数不少,大多弘传于邓坝【23】、藏堆【24】、芒噶和南北拉堆【25】等地。以上是以《幻变》为主的传承。

二、《集经》的传承。开始由印度大德达耶若期达(Dhanaraksita)以《遍集明了经》和《集密意经》传司陀热玛地拉(Sthiramati),司陀传尼婆罗达磨菩提(Nepal Dharmabodhi)与婆须多罗(Vasudhara)二人。二师又传勃律的齐赞吉(Chetsenkye)译成藏文,由他们三人又传鲁·桑结耶协(《青史》上201页)。桑结传其子云丹嘉措,四传至素·释迦炯乃。释迦炯乃以下与《幻变经》的传承相合。总之《幻变》和《集经》的传承以后均汇聚于素氏之门(《青史》上201-202页)。以上是以《集经》为主的传承。

在《经·幻·心》的经典派中,另一传承系统是以绒宋·却季桑布(Rongzom Chokyi Zangpo)为主的。他与素·释迦炯乃约略同时,他不仅博通经典,还擅长五明,懂梵文,在西藏有班智达之称。绒宋大师得到有《经·幻·心》三部传承。

绒宋系统传持的密法以心品为主。关于《心品》的传承是起自莲花生大师,师以教授传拉朗·多吉杜炯(Nanam Dorje Dudjom),依次传至绒本·仁钦楚逞(Rongben Rincen Tshultrim)之间,成为一支。

又前弘时期,由白若咱那传玉扎宁布(Yudra Nyingpo),五传至绒宋大师,此为《心品》传承的另一支。

又邓隆塘卓玛地方【26】有一名为阿若·耶协炯乃(Aro Yeshe Jungne)的修道士,据说此人得有天竺七传、中土和尚七传的教授,他将教授传觉若·桑噶佐库(Cokro Zangkar Dzokur)和亚司本敦(Yazi Ponton),此二人又将教授传与绒宋大师。这派传承称为《大圆满》“康派”(《青史》上211页)。

又前弘时期,毗玛拉(无垢友)以教授传娘·丁增桑布(Nyang Tingdzin Zangpo)、玛·仁钦乔和聂·奢那古玛热三人,后均由觉若·桑噶佐库继承。觉若又传于库·降曲畏(Khu Cangcup-o),畏传琼布·依畏(Khyungpo Yik-o),渐次传给绒宋大师,故绒宋大师拥有《心品》各派的教授,传法事业颇为兴盛。他的法嗣大多向朵康发展,以后的传承则不详了(《青史》上211页)。以上是《集经》传承和《心品》的一部分传承。

三、《心品》的传承。《心品》的传承并入《大圆满》后称为心部,又分为三部:心部、界部、要门部。

(一)心部的传承。心部共有十八经,前五经是白若咱那所译传,后十三经是无垢友所传授。或称心部二十经(《西藏王臣记》82页)。

心部的传承亦来源于印度,传入西藏后分为数支。先由印僧喜饶僧诃(吉祥狮子)(Sri Simha)传佛密,佛密传无垢友,无垢友入藏传西藏大译师聂·奢那古玛热。又佛密传白若咱那,白若先以教授传藏王赤松德赞。后来白若三赴朵康,又分为三次传授教授。首次传玉扎宁布,由此次第传授于梭布·桑结耶协,梭布传鲁·桑结耶协,成为心部传承中之一派;第二次白若咱那以教授传邦·桑结贡布(Pang-gen Sangye Gonpo),四传至玛尔巴·协饶畏(Marpa Sherap-o),成为一支;第三次白若咱那回藏后又传觉摩哲莫(Zermo Gelong)和玛尔巴·协饶畏,六传至素氏的卓浦巴等,此又为一支(《青史》上216页)。

(二)界部的传承。界部先是由印僧佛密传无垢友,无垢友传白若咱那,白若咱那传邦·木庞贡布(Pang Mipham Gonpo),七传至郑达摩菩提(Dzeng Dharmabodhi 1052-1168),达磨把《金刚桥》【27】教授传给素穹巴(《青史》上215-236页)。以后广传弟子,各出传承,支系颇繁,详见《青史》。

(三)要门部的传承。要门部分为两个传承系统:《甚深大圆满宁提》【28】的传承和《空行宁提》【29】的传承。这两系传持之法又多是伏藏法门。

甲、《甚深大圆满宁提》的传承。先由印僧喜饶僧诃(吉祥狮子)传大善巧耶协多(Yeshe Do)。喜饶僧诃以上的传承与《心品》相同。耶协多传无垢友,无垢友传藏王赤热巴坚和娘·丁增桑布,丁增桑布建伍茹的夏拉康庙【30】,将《宁提》等法埋藏庙中(《青史》上239页)。约在后弘初期,由邓玛·伦珠坚赞(Dangma lhundrup Gyeltsen)掘出伏藏,传出节准·僧格旺秋(Cetsun Senge Wangcuk)。节准又将《宁提》单传娘·噶当巴(Nyang Kadampa),娘将其分三处埋藏。30年后,绒那达(Rongnangda)的节贡·那波(Cegom Nakpo)将一部分伏藏取出自己精修,并广传他人。约在公元1076年,朗仲伽巴达的香巴热巴(Shangparepa)又继续取出伏藏。在节贡取出伏藏约十年后,羊卓的向·扎西多吉(Zhangton Trashi Dorje)也开发了伏藏,还发掘了节准曾在吉机浦秘藏的伏藏和无垢友在素浦崖下秘藏的伏藏,将这些伏藏经典向大众普遍讲说,并传其子尼邦(Nyibum 1158-1213),尼邦传觉白(Cober)(《青史》上238-242页)。

觉白或称古汝觉白(Guru Cober),是尼邦兄之子,他得其叔传授《宁提》法门,后又广从名师学习新派密法并注重显教学习(《青史》上242-243页、《智者喜筵》上576页)。

觉白的弟子楚西·僧格郊巴(Truzhi Sengegyap 1223-1303),僧格郊巴弟子梅龙多吉(Melong Dorje1243-1303),梅龙多吉的弟子仁增·鸠摩罗奢(Rikdzin Kumaradza 1266-1343),鸠摩罗奢的弟子隆钦然绛巴(龙钦巴 Longchen Rapjampa)。

隆钦然绛巴(1308-1364),本名智美沃色(Jikme Ozer)。他在鸠摩罗奢座前求得《大圆满宁提》的全部教授,又在邓坝从阿奢黎迅努邓朱(Zhonu Tondrup)学《经·幻·心》等教授,依照《宁提》的教授解释《秘密藏续》经义,著有《宁提》法类三十五种,总名《喇嘛央提》【31】,还著有《七宝藏论》,分别阐发了大圆满的要义,成为宁玛派《宁提》法门中最重要的论典。他曾到过不丹,把宁玛派的教法首次弘传于不丹地区。晚年又累次讲《空行宁提》。这一派的传承弟子很多,称为隆钦宁提派(《青史》上248-250页、《智者喜筵》上576-578页)。

乙、《空行宁提》的传承。是由印僧噶饶多吉(俱生喜金刚)传仁增室利增诃(持明吉祥狮子),僧诃传莲花生,莲花生传佛母耶协措杰(Yeshe Tshogyel),耶协措杰为利益未来众生,将大法作为伏藏埋藏。在公元12世纪时由白玛勒哲则(Pema Ledreltsal)将伏藏取出传杰赛·勒巴坚赞(Gyalse Lekpa Gyeltsen)和雍敦·多吉白等人(《土观宗派源流》66-67页)。以上是宁玛派的经典传承,也包括一小部分伏藏传承。

自公元14世纪以后,很少有经典传承的情况记载,从公元13世纪起,伏藏法门极为流行,很多人转向学习伏藏,如经典传承人锡布杜滋之子木局多吉就传持伏藏法,14世纪时的雍敦·多吉白也是一位大掘藏师。还有隆钦然绛巴,他不但传播伏藏法,而且他自己也是一位大掘藏师。此时的经典传持者大多转入伏藏的传承中去了。

 

◇ 伏藏传承
伏藏的来源是:前弘时期由莲花生大师、无垢友、赤松德赞王、耶协措杰、鲁·南喀宁布、白若咱那、鲁·桑结耶协等人,先后将密乘经典法门埋藏于山岩土石之间。到后弘期时,逐渐有人将这些经典发掘出来,弘传于人,这些经典便称为伏藏法。《集密意续》、《密集续》、《幻变网》、《修部八教》、《如来总汇》、《文武百圣》、《阎曼德迦》、《马头金刚》、《金刚橛》等经典讲解、教敕、灌顶以及修法的仪轨事相等,皆是伏藏法要。伏藏中最重要者为《大圆满》。伏藏中所发掘出来的经书与经典传承所传之经典大多相同。不过,有的经书中当然有伪造改篡之事。伏藏之法,天竺古来就有,藏地其他宗派是屡见不鲜的。宁玛派的伏藏法从根本续到实修事相有一套比较完整的体系(《智者喜筵》上623-625页、《降央钦则文选》39-44页)。

至公元11世纪时,扎巴恩谢坚(Trapa Ngonshe)将所掘出之伏藏收集在一起,修建了以扎塘(Tratang)为首的108处道场收藏之。当时最重要的发现是发掘了《医明四续论》。至于宁玛派最主要的密典发掘是公元12、13世纪之时,由有名的上下大掘藏师掘出的。上掘藏名安达娘(Ngadak Nyangrel),本名尼玛沃色(Nyima Ozer),或称娘热巴(Nyangrelpa)。他在洛扎的昆庭、扎森摩八吉和马沃角【32】等处掘出密宗最重要的法典和法器。他把伏藏大法传给其子安达·卓衮南喀白(Ngadak Drogon Namka Pelwa),南喀白传子罗丹(Loden),罗丹传子兑杜(Dudul)(《智者喜筵》上627、630、631页)。

下掘藏师名古汝却季旺秋(Guru Chokyi Wangcuk 1212-1273)。他曾在洛扎的喀曲和朗格扎等处掘出《修部八教》、《密集》、《金刚橛》、《马头明王》等重要密法。他的弟子白玛旺钦(Pema Wangcen)继承了他的事业(《智者喜筵》上634-639页、《降央钦则文选》41-42页)。

伏藏中最大的发现是《宁提》四部(四部心髓):

《毗玛宁提》:暗藏在桑耶秦浦,由掘藏师邓玛伦杰掘出;
《堪卓宁提》:系佛母措杰独得莲花生大师传授,由掘藏师白玛勒哲则掘出;
《喇嘛央提》:此为隆钦然绛巴所掘,是广释《毗玛宁提》的书。
《堪卓央提》:亦是隆钦然绛巴所掘,是广释《堪卓宁提》的书。

上下掘藏大师等掘出之伏藏法是宁玛派根本典籍,作为讲解和实修的重要依据(《智者喜筵》上574、649页,《降央钦则文选》41、42页)。

继上下掘藏大师之后,又出现了许多有名的掘藏师,掘出了不少重要密典,尤其是还掘出了重要的历史文献。如公元14世纪邬坚林巴(Orgyen Lingpa)掘出的《五部遗教》等等。

公元15世纪时,热特林巴(Ratna Lingpa)将上下两大掘藏师等所掘出的伏藏汇集到一起,称为南藏。公元17世纪居美多吉(Gyurme Dorje)在雅鲁藏布江南岸建敏珠林(Mindroling)【33】寺,寺中讲修教典以南藏为主。公元16世纪仁增郭季定楚坚(Rikdzin Godem)也掘出不少伏藏,并与前代所掘的汇集一起,称为北藏。公元16世纪北方绛地的扎西多吉(Tashi Tobgyel)在雅鲁藏布江北岸建艾旺噶巴却德道场(E-wam Chogar),其子仁增阿格旺布(Rikdzin Ngagiwangpo)始正式扩建为多吉扎(Dorje Trak)【34】寺,寺中讲修教典则以北藏为主(《降央钦则文选》12、15页)。以上是伏藏传承情况,由于后期所有掘藏大师都各建寺庙,弘传自己所掘出的教法,遂以寺庙为单位,形成了各自的传承系统。


--------------------------------------------------------------------------------

注释:

【1】前弘期、后弘期:西藏佛教的发展分为前后两大时期。前期公元8-9世纪,佛教极为兴盛,称为前弘;后期在公元11世纪,佛教经过毁灭之后又复兴起来,称为后弘。
【2】禁佛:指达磨赞普禁止佛教传播的灭佛事件。
【3】《青史》:桂·迅鲁白著(藏文本),1985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4】热巴坚王:(804-836年)吐蕃王朝第八代赞普。
【5】《甘珠尔》、《丹珠尔》:即通称的大藏经。
【6】达磨赞普:吐蕃王朝最末的一位赞普,或称朗达玛。
【7】《西藏王臣记》:五世达赖嘛著(藏文本),1980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8】金刚乘:密乘之异名,喻教法之坚利如金刚,在一切乘门之上。
【9】一切智者·耶桑孜巴:即桂·迅鲁白,一切智是他的尊号,耶桑孜巴为他的别名。
【10】律乘教法:即戒律之教法,是弘扬佛所制定各种戒律之乘门。
【11】赤松德赞王:(730-786年)吐蕃王朝第五赞普,他与其祖松赞干布、其孙赤热巴坚三位都是弘扬佛教的赞普,合称为法王祖孙三代。
【12】《摩诃、阿鲁、阿底三大瑜伽》:摩诃瑜伽,梵语是以生起次第为主,结合求悟与真实义谛二无分别智获得解脱之法门;阿鲁瑜伽,梵语,是以胜慧为修悟界觉无分别智的法门;阿底瑜伽,梵语,即大圆满法门,求悟本来是佛,即此义上获得解脱的法门。三瑜伽属无上续部。
【13】《经·幻·心》:若按九乘次序,应是《幻·经·心》。幻部属九乘中第七乘的摩诃瑜伽;经部属第八乘的阿鲁瑜伽;心部属第九乘的阿底瑜伽。
【14】《汉藏史集》:班九桑布著(藏文本),1985年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15】赤扎喜孜巴王:为吐蕃王裔,白柯赞之子、沃松之孙,公元10世纪时人。奴隶起义后,吐蕃王朝完全崩溃,他自据雅隆为王,开创了雅隆觉阿王系。
【16】大钵阐布:为当时僧人参与政治而又有地位者的一种称号。
【17】《智者喜筵》:保沃·祖拉称瓦著(藏文本),1986年民族出版社出版。
【18】拉结·邬巴隆巴:拉结,意为医生。邬巴隆,地名,在西藏南木林境内香曲河谷内。素·释迦炯乃即在此地出生,所以人称他为邬巴隆巴。
【19】《大圆满法》:是宁玛派九乘中最上乘,是悟心见性的法门。内分心部、界部、要门部三部。心部专重悟心显发自然妙智,成就法身;界部由妙智起现光明法性境界,成就报身;再运用要门部无作任运的特殊方便,契合要点,即可现证三身,是急速成佛的最高方便。
【20】《心品》:是大圆满法门中最早的经典。
【21】绛地:以昂仁宗为中心的藏北大草原之通称。
【22】噶陀寺:在今甘孜自治州白玉县境内,公元12世纪时嘎挡巴·德协建。
【23】邓坝:拉萨至堆隆一带的总称。(《九》书中为:从拉萨至堆隆中途的一地方名。
【24】藏堆:即后藏上部,为彭措林和谢通门等地方的总称。
【25】芒噶和南北拉堆:芒噶,拉孜以南的一带地方,接近尼泊尔。北拉堆,拉孜西以昂仁宗为中心的一带地方。南拉堆,萨迦西以定日宗为中心的一带地方。
【26】邓隆塘卓玛:邓即邓柯,在今甘孜州的石渠县。隆塘卓玛,庙名,公元7世纪时松赞干布建。
【27】《金刚桥》:为界部中修明空双运智证虹霓身的重要教授。
【28】宁提:是心要的意思,说此法门最为精要。
【29】空行:有男女之分,一般多是女性。如虚空天女、护法女神、佛母、密乘中的明妃。或者是妇女修瑜伽行者和具有德相者的称号。
【30】夏拉康庙:在西藏墨竹工卡东北的拉萨河旁,公元9世纪娘·丁增桑布建。
【31】央提:央提意为精要之精要,即至精之意。
【32】洛扎昆庭、扎森摩八吉、马沃角:洛扎昆庭,寺名,在西藏山南洛扎县境内;扎森摩八吉,在洛扎东部乃西境内;马沃角,在措美县当许区。
【33】敏珠林:寺名,在今西藏扎囊县藏布江南岸,公元1646年德达林巴建。
【34】多吉扎:寺名,在今西藏贡噶县境内,建于公元16世纪末期。绛地领主扎西多吉建。

 


宁玛派的经典
 

宁玛派的密典总分为两大部分,他们把讲解所依据的密经称为续部,把实修教授称为修部。宁玛派的续部属于无上续部的摩诃、阿鲁、阿底三大瑜伽,总括为《经·幻·心》三部,号称十八大怛特罗,即十八续经。

◇ 续部

(一)“幻”,就是幻变续,属于摩诃瑜伽,有幻变十八部,约当新派无上瑜伽的生起次第,主尊是金刚萨埵,依主尊的身、语、意、德、业五类划分为五大续部:

身三续:《佛平等合续》、《大象昏迷续》、《大象入海续》;
语三续:《绝密精点续》、《从一放射续》、《从多放射续》;
意三续:《吉祥密集续》、《山岳聚积续》、《聚于一顶续》;
功德三续:《胜吉祥第一续》、《胜甘露第一续》、《如意宝续》;
事业三续:《迦玛玛勒续》、《炽燃炬光续》、《格奈耶十二字粒续》。

以上十五续经,再加上根本总续经《大幻网秘密藏续》、《建立三昧耶续》、《方便绢索续》三续,总为幻变网十八续经。《幻网》还有解释四续(《智者喜筵》上606页、《汉藏史集》433页)。

(二)“经”,就是《集经》。属于教敕阿鲁瑜伽,约当新派无上瑜伽的圆满次第。集经有根本经《遍集明了续》、解释经《集密意经》。又说经共有四经,或说根本续三经、解释续十经(《知识总汇》上501、513页)。

(三)“心”属于阿底瑜伽,此为宁玛的特法。心品的经即《普成王经》(遍作王续)。心品之外有心部,则有经甚多。或说心部二续,或说母子十八续。十八续先后有两译,前五经是白若咱那所译传,后十三经为无垢友所译传。

总上合称为《经·幻·心》三部(《知识总汇》上511、512页)。

此外,大圆满心部还有宁提法门。秘密心要部的《宁提》有四部:《堪卓宁提》(空行心要)、《毗玛拉宁提》(毗玛拉心要,或称无垢心要)、《堪卓央提》(空行精义)、《喇嘛央提》(上师精义)(《智者喜筵》上578页、《知识总汇》上512页)。所依续经有根本续《如来汇集》、后分续《现证菩提》(《智者喜筵》上603、609页,《知识总汇》上394页)。

◇ 修部

修部八教(八大修部)有:
     ┌ 一、文殊身(毗卢部)
     ├ 二、莲花语(弥陀部)
出世五部─┼ 三、真实意(不动部)
     ├ 四、甘露功德(宝生部)
     └ 五、金刚橛事业(不空成就部)
     ┌ 一、差遣非人
世间三部─┼ 二、供赞世间神
     └ 三、猛咒咒诅

另外还有《文武百圣》等,其经分根本总续五部、解释续五部(《青史》上139页、《智者喜筵》上609、610页、《知识总汇》上394-395页)。

有关宁玛派的密典为数甚多,极为庞杂,有人怀疑是否有伪经。《青史》说,有名的十八大怛特罗中的头三部《吉祥密集续》、《绝密精点续》、《佛平等合续》及其疏释都是很早时期就有了的。在布敦大师所著论藏目录中,《金刚笑法门品类》内的《金刚笑密集》就引证了许多《秘密藏续》的法语,而且其解释也与《密集》相合。毗输弥扎所著《密集后分续释》的论藏目录内也列有此书,亦属宁玛派的经典。嘉坚东布的《佛平等合续释》中,引据了许多《秘密藏续》的经文。大师对这一解释极为满意,并作了公正的评语(《青史》上135页)。过去对于修部八教中之“金刚橛”和“差遣玛摩”等法颇有非议。《青史》说,后来萨迦派法王从香区赛新获得莲师的真正梵文册,译出后致使许多人皆无话可说了。喀齐班钦来到桑耶时获得《秘密藏续》的梵文本,后为达敦司吉所得,献霞岗译师,霞送于炯丹热智,炯丹依梵文本造《秘密续修法华庄严论》,在玛摩地方召集诸咒师,出示梵本,受到很大赞扬(《青史》上136页)。“差遣玛摩”等世间供赞三部是由莲师降伏西藏诸恶神鬼并令其发誓保护佛教,遂建立此三部供祀法,属于杂入苯教之法。于是,宁玛派的经文中出现了白摩苯教等的文字,这也是合情合理的(《青史》上139页)。《智者喜筵》亦说:“觉沃阿底峡尊者曾到桑耶, 开寺中经库,看到过去自己未曾读到的梵文经典珍本很多,亦叹为稀有”(《智者喜筵》上540页、《青史》上70、315页)。从以上所述事实可以证明,宁玛派的经典除一小部分伪经外,大部分均系来自印度的梵文文本。


 


{返回 汉土论著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宁玛派的教法 宁玛派的经典
下一篇:九乘差别略义 密乘差别
 藏传因明学 量学
 藏传因明学 因明学启蒙 卷一
 藏传因明学 藏族学者的因明著作初探
 藏传因明学 自序
 宁玛派的教法 宁玛派的传承
 九乘差别略义 世间乘
 藏传因明学 因明学启蒙 卷四
 藏传因明学 因明学名义略集
 藏传因明学 因明学启蒙 卷二
 九乘差别略义 密乘差别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七[栏目:杂阿含经新译·悟慈法师]
 色(rūpa)[栏目:阿罗汉向•阿罗汉果 The Path to Arahantship]
 用心过日子[栏目:开悟·证严法师的生活禅心]
 挂水与学佛[栏目:成峰法师·天堂里的梦]
 西归直指卷一—净土纲要(周安士)[栏目:明清居士名家文集]
 《金刚经》系列开示 10[栏目:常福法师]
 开智的楞严 成佛的法华——阿弥陀佛圣诞蒙山法会开示[栏目:传喜法师]
 欲修其身,先正其心[栏目:觉醒法师]
 生活禅语(净慧长老)[栏目:法师法语格言]
 学佛方程式[栏目:白云禅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