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生死的幻觉 第1章 昨天和明天的尽头
 
{返回 白玛格桑法王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5443

生死的幻觉 

佐钦白玛格桑法王

第1章 昨天和明天的尽头


  在这里,我要和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同胞讨论与我们密切相关的重要大事——我们从哪里来?中途驻栖何地?最后会去到哪里?就在我说完上面几句话之后,「这里」二字已经成了过去,它将随着一瞬即逝的人生时光渐渐远离现在而去。
  
  当我们追忆过去的时候,首先得回过头来看一看,让时光倒流一次,这时我们将会发现「时间」就像滚滚流动的河水,永不停止等待;「时间」又像吞食一切的大魔,对谁都不讲情面、不发慈悲。我们可以从今天早晨追溯到昨天,从昨天追溯到前天,从前天一直追溯到去年,再到前年……当我们把日子往后退到自己出生的那一天时,自己今生今世的昨天便到了尽头。但是,如果再继续往后,虽然不是自己今生的昨天,可是还有其它人的昨天,这样,要想把昨天的尽头找出来,谁都无法做到。
  
  如果让时光倒流到很多亿年前,我们可以找到地球形成后开始有人类的那一天。可是再去追寻人类的来源,以及外器世界和内情众生的究竟源头的话,除了查找有无灵魂的存在之外,我们还需要找什么呢?如果有人要谈世间万物的成、坏变化的话,那么所有的物质都处在一刻不停的变化之中,所以这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在这个地球还没有形成之前,从时间方面而言,「昨天」是一直存在的,可是昨天的尽头却总是没有着落,这个昨天也可以说是另外一个已经形成的星球的昨天。不过,除了地球之外,这个宇宙中还有多少星球呢?由四大——地、水、火、风四个元素构成的星球能不能统计出准确的数目呢?可以肯定的是,宇宙是无限的,无限宇宙中的星球数量也应该是无限的。容纳无数星球的宇宙空间,我们把它称为虚空。现在的科学技术虽然很发达,但要测量虚空的空间大小,目前还根本无从下手。同样,要想真正查明无数星球的成、住、坏、空过程和这个地球的最初形成与最后坏灭过程,我们也无从下手。
  
  在这里,人们有必要思考和研究一下佛经中阐述的「一粒微尘中含有诸佛剎土」等不可思议的理论,博大精深的佛家论说的确能够帮助我们解答不少难题,佛教祖师释迦牟尼明确地告诉我们一句真理圣言:「无间流转的轮回没有开始」。无论我们人类怎样顽固,怎样坚持己见,如果不去想想这句话的深刻意义,那么谁都无法避免犯一次大错误,因为事实就是——轮回的确没有开始。
  
  接下来我们研究一下「明天」。要想找出明天的尽头,首先要从明天的明天「后天」找起,当我们找到自己死亡的那一天时,自己今生今世的明天便到了尽头。但是,再往后还有其它人的明天、地球的明天和整个宇宙的明天……这样不停地找下去,结果就是——明天也没有尽头,从中我们还可以发现「轮回无终末」这个真理。
  
  我们这些人都是父母生出来的,我们的父母又是他们的父母生出来的,这样追寻下去的结果,可以找出最初生育人类的那对父母。可是,最初生育人类的那对父母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另外一个星球来到这个地球上的吗?是像大自然中某些生物物种那样湿生或化生而来的吗?除此之外,他们还能从哪里来呢?如果那对父母是从另一个星球来到这个地球上的话,那么就得承认宇宙中除地球之外的其它星球上还有人类存在,可是到目前为止,古今中外还没有人看见或知晓其它哪个星球上有人,更无从说起有多少星球上住有物种。
  
  无论有没有外星人,如果仅以没有看见为由,就否定外星人的存在,这个结论很难站得住脚。这样看来,要找出我们人类的最初祖先也非常困难,甚至于根本就找不到。这又和寻找昨天和明天的尽头一样,无有着落。
  
  如果我们承认以胎生、卵生、湿生、化生等四种出生方式出现了人和其它一切有情众生,那么其出生根源无非就是地、水、火、风四大元素。但是,在客观现实中仅仅有四大元素的聚合,并不能产生出任何有生命活动的有情。在这里,我们必须明白的是,任何具有生命活动的有情,都离不开一个实现因果报应和积存习气的「心识」,要找出这个心识的来源,就无法回避地需要探索和研究今生今世之外的前生前世。
  
  面对这么多的不解之谜,我们一时找不到其它有效的办法来破解它们,我们只能认真研究距今两千多年前佛陀宣说的「缘起」、「业生世界」和「法性不可思议」等圣言,从中找出正确答案。因为有「缘起」规律,所以有了四大与业风和合的名与色之五蕴聚合的身体。照此推想下去,唯物主义无神论者、信奉宗教的有神论者和喜欢从零开始研究的中间分子最终都将集合在大圆满法中常说的「本原有寂分离」的十字路口。
  
  物质的本性决定了这个世界具有最初形成之时、中间长住之时和最终灭亡之时。在佛教经典里,称世界形成之时为「成劫」;称世界长住之时为「住劫」;称世界灭亡之时为「灭劫」。「劫」又分为大劫和小劫,其中又有劫初长时、转长时期和中劫十八返等长期的起伏变化过程。
  
  根据对古代的石器和化石进行研究分析,人们推断出一个结论:这个世界经历了很多亿年的长期不断的变化过程,就连山河大地也经历了无数次的运动变化。这样看来,持续变化的最终结果,除了坏灭,应该想象不出还能有什么其它的结果。当这个世界坏灭时,其它的星球并不一定同时都会坏灭,我们居住的这个地球坏灭之后,其它的很多星球依然会存在。
  
  如果存在一个除四大之外的「心识」,那么这个「心识」完全可以往生到其它的星球上,并在那里投进任何一种有情的身体里,这是显而易见的。因此,作为一个研究人员,他一定要弄明白「心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它从何处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佛教法典中常说的「心识六聚」或「心识八聚」,指的是一个心识的六种现象或八种现象,而不是说心有六个或八个。这个明了之「心」,其实就是在业风的催促和引导下产生的各种各样的念想。如果离开了催促引诱的业风,那么「心」就会回归到本原法界,如果再受到业风的催促和引诱,「心」又会接着连续产生众多念想,并从中体受到苦与乐。如果能用某种方便法门改变「心」受业风催促引诱的状况,那么当业风停止之后,佛家常说的解脱全知果位或涅槃离苦得乐的胜果也就体证了。
  
  「心识」到底是什么东西?它最初来自何处?
  
  其实,「心识」就是无始以来受无明左右而产生的迷妄。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独立产生的新「心识」。假如有新的「心识」产生,那么我们就可以找到轮回的开始,因为根本就没有新「心识」产生的现象,所以我们找不到轮回的开始。
  
  以「过去」和「未来」等概念来给时间下定义的时候,谁也无法说明过去的时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样分析研究的结果,人们只能回到佛教密宗大圆满法中常说的「三时无时之四时大平等性」之中。
  我们受无明和愚痴的驱使,经历了无数次的投胎转世,在其过程中所体受的苦与乐不计其数。今天,我们又受「业」的驱使来到这个世界上,降生在父母的怀里。在今生今世造下各种「业」之后,来生又要受这个「业」的驱使,再次投胎转世……这一切就像昨夜之梦,虚无飘渺。
  
  这世上的几十亿人成天都在忙忙碌碌,为的是成就各自所追求的事业,他们一直忙碌到死,可是最终谁也没能做完要做的全部事情,也不可能做完。来到这个世上的人们,各自出生的地方不同,各自的命运与苦乐不同,各自所处的地位和环境也不同,但是相同的是:人们为得到快乐而忙碌一生,到最终全都不得不放弃世间的一切,空手走向死亡。流浪于街头的乞丐和金銮宝殿中骄横奢侈的皇帝,在死神面前同样都是被动无力、束手无策。
  
  今天,这个世界上的人们越来越精通科学技术,他们所创造的奇迹令世界每天都在发生新的变化,而充满竞争的环境会促使世界在将来发生更大的变化。但是,外在的物质不断丰富发展的同时,人们却忽略了使内心得到满足和喜悦的心灵建设,物质的发展和内心的堕落很不平衡。原本为创造幸福和快乐而造就的物质财富,却成了给心灵带来烦恼和伤害的杀手,这种以自私贪婪为出发点的行为必将给自己和他人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害。仔细看一看,这世上的苦与乐实在是变化无穷,以致于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懂和看透它。
  
  在研究探索昨天和明天的尽头时,时间作为剎时不停的流逝物,无论是经过一个劫的长时间还是剎那间的短时间,待它匆匆流逝完以后,两者没有任何差别。我们人类认为很漫长的百岁寿命,对于生活在另一世界的有情看来,也许只是弹指之间,或者是剎那间。从我们人类自己的角度看一下人生:无数次重复地吃睡走动之后,就像小孩子做完游戏或电动机器断电后停止运转一样,我们的心脏最终停止了跳动,再也无法从床上站立起来,生前的一切犹如昨夜之梦,亦如水月泡影。当美好的青春时光在不知不觉中匆匆流逝,人们突然踏进死亡大门时,才知道此前的所作所为一无是处,一生的荣辱成败此时全都毫无意义。因此,我们不能坐等死神到来时才开始醒悟,要从现在开始,多争取点时间,认真研究怎样使有限的人生更具意义,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现在这个地球上的人口有几十亿之多,此前有几十亿人已经死亡,再此前又有几十亿人已经死亡,再再之前还有几十亿人……在这个地球上留下足迹的人数不胜数。所有来到这世上的人都是忙忙碌碌一生,而走向死亡时人人都一无所有,最后连名字都没有人能够记得住,这真叫人啼笑皆非。在如此众多的人群之中,虽然很有一批有智慧、有远见的人,他们研究的课题包罗万象,但是却很少有人去研究和探索不死的方法、无畏于死亡和死后无需受苦的微妙胜道,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更让人遗憾的是,在很多世纪里,人们为了达到自私的政治目的或其它不可告人的目的,曾经炮制出了众多所谓的宗教,这些宗教把人们引入邪道而浪费了很多人的生命时光,这是人类自己犯下的大错误。尤其让人痛心的是人们推崇各种愚昧的思想来束缚自己,用迷信和狭隘的思想给后人造成巨大的损害。如果有人能为子孙后代着想,恐怕就不会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
  
  有些邪道成为反面的经验教训以后,反而变成了人们寻求正道的最大推动力,从而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经验财富。如果过去和现在的人们,能够以全身心投入于此生事业的精力去对待死后的大事,那么肯定能够找到一种对大家都有利的上好办法。那些一生修持深密心法而最终取得光明身成就的大德们,如果把全部精力用于经营这一生的事业上,那么他们不仅能够像那些大科学家们一样卓有成就,而且一定能够超越他们。只是大德们利用这仿佛借来般的身体,着眼于完成利己利他的恒久大业,他们拋舍了眼前利益,修起了具有永恒利益的善法。
  
  有了来生来世以后,来生之因——烦恼就会接踵而至、如影随形。如何寻求断除烦恼的方法,并找到从烦恼痛苦中永远解脱的殊胜妙法,是人类所面临的众多大事中最大、最主要的事情。找到解脱胜道要比在火星上建造一座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还要重要几十亿倍,其利益不仅仅在于找到一条新的光明大道,而是像骑着飞行宝马逃离罗剎国一样,人们可以从此脱离所有的烦恼和痛苦。
  
  从前,佛祖释迦牟尼在成佛前曾经生为船长的儿子,名叫森嘎拉。森嘎拉从小就乖巧可爱,才智过人。到了少年时期,经过勤奋学习,他文才武略,样样精通。这位德貌俱全的孩子,长大成人以后多次请求父亲让自己出海寻宝,在终于得到父亲的许可后,他高兴万分,立即准备好了一艘船和一支五百人的商队。
  
  上船出海的那一天,森嘎拉和五百名商人为能踏上寻宝之路都激动不已。当时,出海寻宝是非常危险的发财之举,踏上寻宝船的人都要用生命作赌注以换取财宝。如果寻宝船能够风平浪静地出海归来,那么船上的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取很多财宝;如果出现船体损坏、遭遇水兽或遇到大风大浪的袭击,那么船上的人不仅无法返回家园,而且还会送掉性命。在充满艰险的寻宝途中,有一天森嘎拉正带领五百名商人在大海中航行,突然从北方吹来了一阵狂风,一下就把他们的船吹到了南方铜色山罗剎国附近。
  
  铜色山罗剎国有两种胜幢,一种为应和喜悦之地的胜幢,一种为应和不满之地的胜幢,人们可以摇动其中一种胜幢来表达来访者对罗剎国的态度。森嘎拉和五百名商人摇动应和喜悦之地的胜幢以后,罗剎国的魔女们知道了赡部洲的商船已经破烂,于是,她们纷纷变为衣饰华丽的美女,来到岸边朝落难者游了过去。
  
  当魔女们来到落难船员的身边时,她们甜言蜜语地称呼船员们为「哥哥」,并极其热情地劝请他们留下来。魔女们承诺用最好的衣食、住房、花园和沐浴水池来服侍他们,还会拿出全部宝石、珍珠、琉璃和右旋白螺送给他们,希望他们能留下做丈夫。魔女们施展出各种妖媚温柔的美姿,勾引船员们留下来,并请求他们不要再踏足去南方的道路。
  
  禁不住诱惑的船员们全都留了下来,与魔女一起寻欢作乐,并且生下了众多儿女。时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地流逝,森嘎拉对魔女阻止他们往南走产生了很大的疑惑,他一直想解开这个谜。
  
  有天晚上,森嘎拉趁魔女熟睡后,偷偷地溜下床,手持宝剑,悄悄向南方走去。当他来到一个地方时,从远处传来了众多痛苦哀号的声音,有许多人正在哭诉:「可怜啊可怜!今生今世我再也无法与父母兄妹、妻子儿女、亲朋好友见面了,我再也无法回到可爱的赡部洲人间了,我……」听到这里,森嘎拉大吃一惊,一时间竟没敢挪动脚步。
  
  过了好一会儿,森嘎拉才定下神来,他思虑再三,决定克服恐惧,继续往南走下去,最后,他来到了一座高大宽广的铁城跟前。为了看到铁城里的情况,他找遍了铁城四周但却没有找到门和窗,就连老鼠进出的小洞也没有。他四处张望,发现铁城北面有一棵高于铁城的大树,于是迅速跑过去,飞快地爬上了树。
  
  森嘎拉从树顶上看到铁城里关着很多痛苦凄惨的男人,他们个个哀声号叫,惨不忍睹。森嘎拉大声呼喊那些可怜的人,问他们为什么被关进铁城里?如何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为什么这样不停地哀号?那些人回答说:「我们是来自赡部洲的商人,乘船出海以后遭到水兽袭击,结果船破落难。当我们抓住散落的船板在大海中漂浮时,海浪把我们冲到了这个铜色罗剎洲。罗剎洲的魔女们利用美色把我们勾引到她们身边,和她们组成家庭,生儿育女。可是,当一批新的来自赡部洲的船员被魔女们找到以后,她们便显露出原来的凶恶面目,活吃了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她们连一滴血和一颗指甲都要舔干净、吃干净,最后把吃剩下的我们这些人暂时关在这个铁城里,我们已经成了她们必吃无疑的食物。」
  
  森嘎拉问他们:「那你们知道逃离罗剎国返回赡部洲的办法吗?」
  
  那些人回答说:「我们被关进铁城里的人都无计可施,我们想从铁城下面或上面越墙而逃时,这城墙就会奇迹般地往下或往上增长二倍到三倍。但是,你们还在铁城外面的人就可以想办法逃离此地。在我们上方天空中行走的天人,有时候会大声告诉人们:『赡部洲的商人孩子们听着,这个月十五日你们可以到北方大道去一次,那里有一匹人称飞云马王的宝马,它常吃天生稻,全身毫无伤病,充满神奇威力。这匹马能用人类的语言寻问谁想越过大海,回到赡部洲。当它第三次同样询问的时候,你要立即骑在它的背上,并告诉它我要越过大海,请把我平安送到赡部洲。这样你就可以逃离此地,到达赡部洲。』这是诸天赐予的办法,你要听从照办。」
  
  听到这一切,森嘎拉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他把所有的话都牢牢地记在心里。然后,他悄悄地返回到住处,趁魔女还没有醒来,他脱掉外衣和鞋子,又上床睡在了魔女身边。
  
  第二天,森嘎拉很早起床,偷偷地跑了出来,他把所有跟自己一起出海的船员都召集起来,在一处很隐秘的花园里,向大家讲述了自己昨晚的所见所闻。森嘎拉再三告诫大家说:「无论你们在这里过得如何开心和愉快,我给你们说的事情绝对不能透露给魔女,也不能把你们的儿女带来一起逃跑。」经过商量,他们决定于当月十五日在北方大道集合。
  
  当十五日到来的那一天,他们都如约来到了北方大道,在那里他们看见了正在吃天生稻谷、没有任何伤病并且充满神奇威力的宝马。那宝马昂头挺立,用人的语言询问谁要去彼岸。商人们听到后猛厉祈请说:「请把我们平安送到赡部洲吧!」宝马说:「你们一定要除灭对美女、儿女、房舍和财宝的所有贪恋,并且切莫回头观看。若有人生出贪恋之心,他就会像果子成熟后从树上落到地上一样从我的背上坠落到魔女身边,并会立即被魔女吃掉。现在,你们当中除灭了贪恋的人,请用手抓住我身上的毛,我马上送你们平安到达彼岸」。
  
  宝马说完后就把背对着船员,船员们立即一拥而上,有些人骑在了马背上,还有些人紧紧抓住了马毛,于是,宝马一用力顿时飞上了高高的蓝天。魔女们看见不祥之幢在摇动时,知道了赡部洲的商人们正在逃跑。她们立刻把自己变成比以前更加艳丽的美女,带着商人们的儿女来到了北方大道。魔女们面向蓝天高喊道:「亲爱的哥哥们,你们为什么这么绝情啊!请求你们做我们的主人、亲人和保护者吧!看一看这里有你们的儿女、财宝和房舍。」她们的喊声听起来非常的凄凉和悲惨。
  
  马背上的商人们听到魔女的喊声以后,很多人对自己的妻儿和财产产生了贪恋难舍之心,结果他们当时就从马背上坠落了下来。当这些人掉在魔女身边时,魔女们立即显露出真实恐怖的面目,把坠落下来的人全都吃得一乾二净,连滴落在地上的几滴血都舔得干干净净。最后,只剩下船长森嘎拉一人平安返回到赡部洲。
  
  诚如上面故事中所讲述的那样,具有我执和我所执的人,永远不会有从轮回中解脱的那一天。与此相反,没有我执和我所执的人,将能得到永恒的解脱。现在,如果我们能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一下,我们将会发现这个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云游心识,因为受到业的牵引而与父母的种子结合到了一起。当我们这个有血有肉的身体来到世上之后,一生之中受尽了各种各样的痛苦,却得不到什么快乐。一切妙欲受用皆是颠倒诱惑,轮回与上面故事中的罗剎国还有什么区别呢?要知道当一代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必定会悲惨地落入到无常魔女的口中,所有有情众生也都免不了遭遇这样的苦难。因此,我们不能对充满诱惑的轮回太执着,如果能够找到从无常的轮回和痛苦的境地中永远逃脱的办法,那么我们就会像船长森嘎拉一样成为众生的领路人,毋庸置疑,这将胜过一切其它的智士仁人。
  
  我们把人生看成漫长的岁月,为了营造快乐人生,我们不停地忙碌奔波。在忙碌奔波中,我们把时间分成过去、现在和未来三部分。但是,事实上,时间除了过去和未来两部分之外,中间并不能分离出一个「现在」。如果不存在时间中的「现在」,那么以「现在」为分割点而划分出的过去和未来也就不能独立存在。所以,时间原本就没有绝对独立的本性,从大处看时间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从小处看时间是无常变化的一剎那。无论往前看还是往后看,在我们所居住的世界里,不论是山川河流还是平原大地,都将无法脱离无常变化的坏灭,更不用说我们的这个身体——由血、肉、骨头等物质组合而成的脆弱之躯,就连小小的寒热变化打击都承受不了,怎么能够对它抱有长久不变的希望呢?
  
  很显然,我们的这个弱小躯体非常容易坏灭。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照片从儿童时期、青年时期、中年时期和老年时期放在一起做个比较,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人一生的变化有多么大。每当回忆往事的时候,好象一切都发生在昨天,人生的岁月匆匆逝去,蓦然回首,竟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过了那么多的岁月年华!我们的容貌和身体发生变化之快,犹如上演一部短小的舞台剧,一个人从小到老的喜怒哀乐,短暂间就从登台到了落幕。我们的一生也像是一部活生生的短小电影悲剧,要怎样结束这部短暂的电影悲剧,就要看导演怎么编排和我们这些演员怎么表演。
  
  一个人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怎样走完曲曲折折的人生之旅?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朝什么方向走?这一切都依赖于这个人的智慧明眼。如果这个人受无明的控制,遇事愚笨,连明天干什么都想不到,什么事都步别人的后尘,那么这个人就像双目失明的盲犬,当主人跳入大海时,它也会跟着跳进去,尽管它多么的不想溺死。
  
  我们人类从儿童时期、青年时期一直到老年时期,都要经历生、老、病、死四苦,最后在死亡中结束全部生命时光。今天,我们要是忙于追求今生的短暂快乐、忙于打算长久地生存而积累财富、忙于扶亲抗敌等没完没了的轮回作业,就永远不会有把事情做得很完美的那一天。但是,一个人如果没有长远永恒的奋斗目标和无所畏惧的信心,那么这个人可以说是愚痴透顶,他与动物几乎没有什么两样。肉牛被牵往屠宰场的途中,还会抓住一切机会吃草饮水,对于即将死亡的命运,却一无所知、浑然不觉。这个世界从形成到现在已经过了很多亿年,这期间所有的有情没有一个免于死亡,可是谁又曾认真对待过必须面对的死亡呢?从现在起过了一百年以后,现在在世的人几乎都会死亡。假如我们能够拥有无碍的神通,或是某个具有神通的人给我们预言:「你将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遇上某种逆缘而死」。那么我们就会在充满恐惧中度过一生,甚至茶饭不思、惶惶不可终日。可是现在,我们这些愚昧无知的人就像被牵往屠宰场的肉牛一样,虽然知道终有一死,但并不知道死期何时到来,整天安心度日的人们,还在自欺欺人地作长久住于世间的打算,这难道不是非常危险的行为吗?
  
  我们人死之后,如果能像油尽灯灭、雪化水干和狼去无踪迹那样,不再回来遭受无常苦乐,那是最好不过的结局。但是,我们根本没有找到能有这种好结局的有力证据和可靠理论,因此,如果不会有上面那种好的结果,而我们现在依然执迷不悟、我行我素,那就会严重地耽误实现终极目标。有些人不相信有业因和业果,有些人断言来生不存在,他们持这种观点的理由只是因为「没有看见」这四个字,这些自以为是的人抱持这种几乎很荒谬的观点,对人类是不会有什么好的帮助作用的。少数人活着的时候坚持这样的观点不变,但是将要死去的时候却哭喊着要对其忏悔;有些人活在世上青春年少的时候目中无人、妄自尊大,只有当他们遇上各种恶缘而深受打击的时候,才会想到因果报应,认识到轮回不仅不是少数愚人所说的那样无因无果,而是有它的来源和去向,有来生往世和因果报应。
  
  当少数人深刻体悟出因果报应不假、来生往世不虚等道理时,他们会用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博大很多倍的胸怀来对待无常世事,他们对此生世间法的取舍充满智慧和理性,他们的幸福观和快乐观从此会发生巨大的变化,他们视为小小利益而费心费神、为小作业而忙碌一生的人如同蠢猪。猪常常埋头用它那硬硬的鼻子刨土觅食,据说它从来不曾抬头仰望天空,猪的一生看见天空的机会只有一次,那就是屠夫杀猪的时候把猪四脚朝天放在地上的那一刻。待猪看见湛蓝广阔的天空时,随着屠夫的刀子刺进它的心脏,它的一生也就至此终结了。
  
  我们最初出现迷妄而堕入轮回世界,是因为我们具有轮回之根——无明。我们来到轮回世间以后,在烦恼的驱使下一生中积造出各种尘业,并且体受各种苦乐。当人生经历演绎一段时间之后,最终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无常死亡。我们被迫踏上死亡之路后,因为必须承受此前所造众多恶业的报应苦果,从而反复流转于轮回世界里,也许能有幸再转生为人,也许转生为畜生,也许下地狱……面对无穷无尽的轮回,所有的人都会心灰意冷、束手无策。因此,我们应该倍加珍惜稀有难得而且生命时光非常短暂的暇满人身,不要让今世拥有的暇满人身毫无意义地耗费在追求此生的短暂快乐上,我们要充分利用这个暇满人身修造恒久快乐的大业,要立即寻找使此生快乐、来生极乐的正道,赶快修完恒乐伟业,我们应该具备这样的决心和雄心。


 


{返回 白玛格桑法王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生死的幻觉 第2章 生命的奥秘
下一篇:生死的幻觉 序 我和我生长的地方
 生死的幻觉 第4章 未来的神圣事业
 生死的幻觉 第24章 无常的死亡之路
 生死的幻觉 第17章 清净的明月
 生死的幻觉 第11章 永恒解脱的指路明灯
 生死的幻觉 第7章 迈向恒久快乐的步伐
 生死的幻觉 第16章 微妙心宝
 生死的幻觉 第31章 成熟灌顶的重要性
 生死的幻觉 第33章 面对新世纪的话
 生死的幻觉 第30章 脉、气和明点的作用
 生死的幻觉 第3章 无常的人生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细微之处,用清净心的力量来利益众生[栏目:六度万行]
 慈航大师全集 菩提心影(四)杂俎篇 四八、扫帚[栏目:慈航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