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入行论讲记》第七册 第八品 静虑 第一百三十四节课
 
{返回 入行论学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119

第一百三十四节课

现在讲的还是自他平等的修法。昨天说发了大乘菩提心的人,看见可怜众生就愿意去度化,甚至前往地狱也如同天鹅入莲池一样欢喜。为什么呢?下面讲这个道理。

有情若解脱,心喜如大海,

此喜宁不足?云何唯自度?

如果众生在业和烦恼的束缚中获得解脱,超越生死轮回的大海,得到暂时究竟的无量妙乐,大乘行人的欢喜心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就像深不可测的大海一样广大。各位可能也有这种感觉吧,假如你菩提心发得比较成功,只要看到众生快乐,内心深处的欢喜会极为强烈。这样的喜悦难道还不满足吗?

人的欢喜心若到了极点,是很难控制的。有些表彰大会上的得奖者,好像坐也坐不下,站也站不稳,在短暂的时间中,整个人的形象已经变完了。甚至去年的电视上,有几个出家人得了“爱国奖”,我看了一下他们的表情,他们兴奋得就像获得圆满正等觉果位一样。如果利益众生方面有这样的欢喜心多好啊,但他们这方面有没有做事也不好说,只不过给政府帮些忙而已。现在很多人自己生意成功、名声大振、获得利益,就欣喜若狂,但是让众生解脱、获得法利,情不自禁的欢悦并不常见。

有些人自称是大乘修行人,甚至大乘修行人还不满足,一定要说是密宗修行人,有一种超越世间的称呼,自己才有欣慰感。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佛教徒,应该实事求是、实实在在,假如内心对佛有信心、对众生有悲心,不管你有没有名声都可以;如果没有这两种功德,纵然你再有名声、再有财产,也是一种虚设而已,没有多大的意义。所以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度众生,而要追求声缘等独自寂灭的小乘之乐呢?《学集论》中云:“乏味解脱有何用?”这种舍弃利他的解脱,没有任何味道可言。

当然,从个人来讲,自我的寂灭、自我的解脱可令自己断除烦恼,脱离轮回,是有一定的利益。但从大乘佛教的宗旨而言,自私自利在修行中是极大的障碍。弥勒菩萨在《经庄严论》中云:“智者虽常处地狱,不障清净大菩提;二乘清凉自利益,得乐虽妙障菩提。”菩萨即使长期处于地狱,由于利他心极为强烈,根本不会障碍取证菩提;而声闻和缘觉二乘行人,就算住在寂静的地方饶益自己,也对解脱有很大的障碍。

我们不管学汉传佛教,还是藏传佛教,一定要看自己修的是大乘还是小乘?如果念佛参禅是为了自己解脱,那纯粹是小乘宗法。口头上再怎么说也没有用,关键要看自己的发心。有些净土宗的老太太,每天念佛非常精进,这一点值得随喜,但什么叫利益众生根本不知道,发心上有很大问题。净土宗有个别法师和居士,口口声声说密宗不好,但密宗自古以来特别强调菩提心,理论上也好,修行上也好,将之贯彻得非常圆满,有相当一部分修行人以利益众生为目标。而在有些宗派中,法师只是提一下菩提心,到底菩提心怎么修、菩提心的利益是什么、没有发菩提心有哪些过患,几乎从来不强调,以致下面的人都不知道。

一般来讲,有智慧的人很少,《水木格言》云:“百人有一勇士,千人有一智者。”一百个人当中,勇敢的人只有一个;一千个人当中,有智慧的人只有一个。可能万人当中,大乘修行人也只有一个。很多人修行的目的,或是为了自己今生的利益,或是为了来世往生到极乐世界,那里的待遇、享受如何如何优越……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些,这种修行不太好。

要知道,菩提心是最重要的,藏传佛教有很多修菩提心的窍诀,这些窍诀即使你从徒弟那里得来,也应该接受。名义上你是他的剃度师或传戒师,但是他到藏地求得菩提心的教言,你跟他学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藏传佛教中互为师徒的人非常非常多,汉传佛教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鸠摩罗什的传记中记载,鸠摩罗什有一个小乘师父,叫盘头达多,对他的恩德比较大。后来鸠摩罗什在龟玆国翻阅大乘经论,因为智慧非凡,完全通达了大乘的殊胜教义,很想能为自己的师父解说。不久,盘头达多正好来到龟玆国,鸠摩罗什就为他讲说《德女问经》,首先师父不同意人无我和法无我的观点,鸠摩罗什便运用种种比喻,深入浅出地进行剖析,终于说服了盘头达多。最后盘头达多赞叹道:“和尚是我大乘的师父,我是和尚小乘的师父。”两人大小乘互为师徒,这一佳话流传至今。

因此,不管哪里有殊胜的教言,自己都应该接受。但现在有些人水平比较低,认为“我是你的师父,就永远是你的师父”,所以徒弟有什么样的功德和智慧,都不愿意去求,求的话,好像面子上过不去。其实不应该这样,我们藏传佛教的一些大德,不论哪个人有清净的传承、殊胜的教言,只要对方是真正的善知识,就愿意虚心请教。今后佛教界的思想若能进一步发展,过去保守派的观点,应随着时代的变化而逐渐开放,这样只有利益,没有损害。

在这里,寂天论师讲了很多忘我的功德、利他的教言,这方面在其他论典中恐怕没办法获得。尤其是利益他众的功德,用我们世间的语言很难以描述,《入行论大疏》中说:“情难自禁利他大悲德,诗人妙笔难能赞少许。”古代大名鼎鼎的诗学家,像唐代的三大诗人,只能描述西湖的秀丽、泰山的巍峨,而对于菩提心的功德,即使用最好的笔墨,也无法尽致其万一。

所以,修行人应该先从理论上懂得菩提心的功德。平时不管你是生活还是工作,如果有了菩提心,将会带来极大的利益。我们修行也是如此,假如没有菩提心,那么修行不一定成功。在这些问题上,大家平时应该多观察,看自己在众生获得快乐时,有没有喜悦的心情?没有的话,说明你菩提心修得不成功;如果众生获得快乐,你就像中了大彩一样,这才是大乘菩提心的标志。

故虽谋他利,然无骄矜气,

一心乐利他,不望得善报。

因此,菩萨虽以种种方法来饶益他众,却没有骄傲自满、自以为是的心态。现在有些大德,真是名副其实的大乘修行人,不说他的一生当中,即使一天的行为也难以想象,弘法利生的事业极其广大。以前上师老人家在世时,我们身边的人经常有感而发:“一个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发心,这么大的威力!”尤其是开法会的时候人山人海,一个大菩萨能给成千上万的众生,种下了菩提的种子。

这些有大乘菩提心的人,绝不可能有傲慢心,在别人面前炫耀:“我的眷属如是众多,我的事业如是广大,我一个人度了这么多众生,难道你们不觉得稀有吗?我是不是登地菩萨啊?我现在是多少地呢?”除了有调化弟子的特殊必要外,(这是经论中也开许的,)诸如此类的话,不可能从他们口中说出。对高僧大德而言,利益众生是一种责任,任何丰功伟绩都不值得声张,言行举止还是跟普通人一样,自己不会高高在上。

现在有些人恐怕不是这样,为众生没有做什么事情,却喜欢用各种方式来宣传自己:“我修了什么塔,建了什么寺院,我在人们心目中的影响如何如何……”我遇到过很多所谓的高僧大德,也许是在众生面前的显现吧,看起来特别傲慢,好像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做点区区小事就要昭告天下,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不是很好!真正的大乘菩萨,一是没有骄傲心,二是一心一意愿意付出,帮助众生、利益众生没有任何条件,不图任何回报。在《释尊广传》中,佛陀因地时布施身体财产、妻子儿女,帝释天问他是为了什么,他说:“唯一想让众生获得快乐,此外没有其他希求。”这句话的含义,大家理当深深地思维。

现在很多人学佛也好、念佛也好,都是求福报,但无论是求来世的福报、今生的福报,发财也好,升官也罢,都属于人天乘的修法,根本不是大乘佛教。因此,我们一定要观察自己的心,心很清净,所修的法也会圆满的;如果心不清净,被自私自利的毒药染污了,纵然表面上做很多功德,那也不是成佛的因,只是随福德分善,而没有成为随解脱分善。

如今有些人的世间知识相当丰富,但对藏传佛教、汉传佛教的知识比较欠缺。要知道,世间知识几年就要更新换代,六七十年代的大学生,所学的现在根本用不上。可是佛陀的真实语,千百万年也不会改变,只要按照这个原则去做,任何时代的变化都可以印持。

可是有些佛教徒并不懂这一点。前段时间,听说藏地有些寺院进行整顿:所有的出家人要么守戒律,要么强迫把僧衣脱掉。事后很多人问我怎么看,我说:“这个可能有点麻烦,他自己愿意的话,那是可以,我们有时候也强调:‘你这样不如法的出家人,不如当在家人好。’这是佛陀也开许的。但强迫让他脱僧衣,过失还是非常大。佛陀在《地藏十轮经》中讲过,如果强迫出家人把僧衣脱掉,则是毁灭了我的佛法、毁坏了三宝,比五无间罪还严重 。”

乔美仁波切在《山法》中讲过一个公案:有个居士的境界很高,常到布扎拉刹土 面见圣尊。有一次,他在路上看见一个居士,穿着出家僧衣在驱牛耕耘,旁边有好几个孩子,树上挂着钵盂,耕耘时杀了无数小虫,鲜血染红了工具。那居士一看,特别心痛,觉得他故意玷污佛教,于是把他痛斥一顿:“你如果要做出家人,为什么娶妻生子?把僧衣脱掉,穿你在家人的衣服去!”然后把僧衣、钵盂全部拿走,放在一个清净的地方。

但从此以后,他到清净刹土去,再也见不到圣尊的面了。他励力忏悔了很长时间,最后才开了一个宫殿的门,但里面的圣尊还是见不到。后来另一圣尊告诉他:“因为你脱掉了出家人的衣服,所以才见不到圣尊。”他特别后悔,赶紧把衣服还给那人,还是让他继续不伦不类地穿着。

现在有些居士也是这样,不同意自己的家人出家,就强迫他换在家衣服。其实这个过失非常非常大,比五无间罪还严重。不信的话,汉文的《地藏十轮经》中也有,你们可以看看佛陀是怎么讲的。

有些人根本不懂佛教,说话从来没有教证,甚至个别高僧大德讲法时,也全部是自己的分别念。当然,他若是大成就者,说出来的话会比较可靠,但有时候好像也不是这样,因为他有地位、有财产,很多人就恭敬万分,把他的话当成金刚语。不说像他们那样的大德,即便是我说几句,暂时与我有关系的人也会认为千真万确,但如果没有佛经的依据,确实不应该随便说。我讲《入行论》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围绕着颂词发挥,问题可能不是特别大,也不可能太离谱,但若有时候没有经教的依据,自己很怕偏离轨道,所以尽量引用一些教证。

有些汉地的大德和藏地的上师,开示时对因果好像不太懂,随随便便就下定论,然后自己的语言成了弟子永远的依靠处。如果你是大成就者,说得完全对,那倒是非常好,否则,将无数人引入无明之道,过失是很大的。所以,大家应当值得注意。

藏传佛教中历来有很多大德,不顾一切利益众生,从来没有一丝一毫慢心。如第二世多哲仁波切,年轻时显现上行为不太如法,被寺院迁单。他到了另外一个地方,成为当地的国师,以大慈大悲度化了很多众生。后来一场可怕的天花袭卷该地,他以菩提心和自他交换的力量,自己承担了这一疾病。当他濒临死亡之际,他以前寺院的一些弟子到来,要求他临终时不要示现神迹,这样才不致损害寺院的名声,毕竟他们曾把他赶出寺院大门。多哲仁波切同意了。(如果是世间人,恐怕不会这样,自己有一点境界的话,“你原来开除我,我一定要在你面前示现一个大神变!”)

几天后,多哲仁波切屈服于天花的摧残,跟普通人一样痛苦地离世了。寺院那些僧人感到很欣慰,他们的任务达成了。但就在那一天,大成就者钦则益西多吉(多哲仁波切的一位上师)突然出现,一如往昔穿着猎人的装扮。

(我原来也翻译过他的传记 ,里面有很多精彩的故事。这些大成就者超凡入圣的境界,凡夫人不一定能够接受,但修行人至少要知道一些。对有信心的人来讲,利益当然会非常大。最近我也在翻译第一世敦珠法王的传记,里面也有很多感人的故事。好,不说了,偏题了。)

他看见多哲仁波切的尸体躺在地上,痛骂道:“难道你一点都不懂吗?大圆满上师怎么能这般死法?起来!坐起来,显示你骄傲的传承。”在这个时候,尸体在无人扶持下,突然腾空而起,结双跏趺坐的姿势,毫无支撑地坐于空中,出现彩虹、天乐各种瑞相……在藏地,这是家喻户晓的事实,当时有很多人亲眼目睹了这一经过。

藏传佛教的这种故事非常多,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尤其是有极个别的人,并不了解藏传佛教的殊胜性,随随便便就开始诋毁。分析其来源,大概在明末清初和现代,有一些老和尚在佛教界相当有名望,他们对藏传佛教有过片面的评价,以致下面的弟子纷纷效仿。藏传佛教中大成就者的殊胜行为,有些人根本不知道,清净戒律的一面也不了解,只不过听别人说藏族的喇嘛吃肉、娶妻子,就在不同的场合公开谴责藏传佛教。

我看到汉地一些很有名的大德,对藏传佛教一点都不了解,说出来的话,听了以后就想笑:“这么大的大德说这种话,确实对自己的身份有害。”他的弟子也不断用师父的话来毁谤藏传佛教。其实现在世界的距离拉近了,藏地到底是什么状况,通过各种方式都可以了解,即使你不能了解,也可以亲自到藏地研究一番。到时候你也许会迷惑的,你诽谤的时候很厉害,但真正到藏地学习中观、密法以后,可能连基本的道理好几年也学不会,在那个时候,你批评或诽谤的勇气全部会消失的。

有些大德说话不太注意,尤其是五六十年代,藏地的交通不方便,消息也比较闭塞,汉地很多人一听说密咒,就认为是自己念的《楞严咒》,喇嘛念的就是密咒,至于藏传佛教的真相,根本一无所知。有些台湾和大陆对密宗有看法的人,肆无忌惮地造了一些论典,但这些论典经不起任何观察,有些人连名字都不敢写出来,我想除了愚笨之人外,谁也不会相信的,因为里面很多都不是藏传佛教。若想了解真相,大家不妨来藏地看看,如今交通这么方便,这并不是很困难。因此,某些人在引用自己上师教言的时候,应该稍微观察一下,现在学藏传佛教的人这么多,随便信口开河的话,会不会给自己的事业带来不良影响?

辛三、摄义:

微如言不逊,吾亦慎防护,

如是于众生,当习悲护心。

对于自身,别人稍微有点出言不逊,说“你的亲戚不好”、“你朋友不好”、“你很难看”、“你学习没有进步”等,自己就特别不高兴,马上竭力去辩护。同样,对于任何一个众生,当他受到别人的谴责毁谤时,你也应该修习这种悲悯心与爱护心。

然而,凡夫人自私自利的心非常强烈,利益他众的心很微薄。当众生遭到毁谤时,自己无动于衷,甚至人云亦云、随声附和。而自己呢,华智仁波切说:“小虱子叮咬的痛苦都无法忍受,会立即做防护。”身上溅了一个小火星,也会觉得痛苦难挡。既然如此,众生都是一样不喜欢痛苦,为什么你看见旁生遭杀时,什么感觉都没有呢?这算不上大乘行人!

有些念佛的老太太,旁边有众生遭杀时,不但没有感觉,甚至边看边放声大笑。出家人也有这种情况,别人在杀牦牛时,就像在做其他工作一样,自己根本不觉得众生在受苦。但如果是杀人,他会觉得多么残忍啊;如果是杀他父亲,感觉会比较强烈;如果是杀他自己,那就更不用说了。但是心态若转到别的人或旁生身上,自己就没有执著了,这说明他菩提心修得不好。

从道理上讲,我们自己怎么样,众生也是怎么样,自己对小小的危害毁谤都不愿意接受,众生也是一模一样。因此,以后看见其他众生受到毁谤、痛苦时,应该像保护自己一样。大家在实际行动中能不能做到这一点?如果能,那真的算是一个佛教徒。

那天我去我的家乡,正好看见一个学校放学。天气比较炎热,水池里的好多小虫快干死了,当时大概是一点钟,小学生的午饭还没有吃,但一直在那边救小虫。藏地的很多地方,小孩从小就有这样的悲心。我当时在想:汉地的小孩会不会也这样啊?恐怕有一定的困难。原因是什么呢?跟父母对小孩的悲心培养有关。

作为父母,不仅要让孩子学一点知识,最关键的是让孩子有悲心。如果没有悲心,他长大以后读完大学、博士,会盘算着怎么样贪污,一直想着自己,根本不想这是众生的血汗,随便享用不合理。现在学校非常缺乏悲心的教育,如此一来,社会不安定因素将不断地出现,因而,以慈心和悲心的理念来调整人心势在必行!

如亲精卵聚,本非吾自身,

串习故执取,精卵聚为我。

如是于他身,何不执为我?

有些人想:“众生与我完全不同,怎么可能把众生当作自己呢?这是很困难的!”

作者驳斥道:这种想法不成立,有些东西虽然不属于自己,但只要习惯了,就会成为我所执著的法。比如说现在的身体,凡夫人认为“这是我”,但用智慧来观察,众生在中阴身阶段,并没有真实的色身;后来以前世业力所吹,父母的精卵不净种子交合之后,自己的意识开始入胎,昏厥在里面,依靠母体的温暖、养分成长,降生后就成了一种躯体。这种躯体只是暂时的因缘聚合,但由于众生的俱生无明,将本来不属于我的东西,偏偏执著为我。

不属于我的原因,一是所谓的我,通过上上下下的观察,在身体上根本不存在;再加上身体并非实有,唯是外界不净种子所引发的。通过这两方面的义理分析,父母不净种子形成的骨肉之躯绝对不是我,但是因为颠倒串习,众生反而将它执著为我。既然这种习惯能串习成熟,那么其他众生同样具足四大假合的身体,你凭什么不能将之执为“我”呢?这在道理上完全说得过去。

我有时候想:“你们若能从小学开始,一直对大乘佛法不断串习,现在很多人的心,不会这么自私自利。”毕竟习惯成自然,俗话也说:“一切世间事,串习无不成。”就像舞蹈演员,开始什么动作都不会,但逐渐经过训练,最后跳得那么精彩。还有杂技团的小孩,经过长年累月的串习,身体怎么样动都可以,好像没有骨头一样。跳高、跳水的运动员也是同样,都是依靠串习而来。你们很多人非常聪明,若把所有的精力用在摧毁我执、修菩提心方面,所作所为除了利益众生不想其他,应该是可以做到的。佛陀在经中说:“是故无论真或假,凡事若经久串习,串习力达圆满时,不思亦能生是心。”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串习到量,根本不用思维,轻而易举即可达到目标。修菩提心也不例外。

《胜莲经》中有一个故事说:有个婆罗门女,经常受人欺负。后来她听说一切万法唯心造,为了吓唬那帮人,她就天天观想自己是老虎。果然真的变成老虎,把当地的人全部吓跑了,最后城市都空了。

以前龙猛菩萨让一个弟子观头上长角,弟子在山洞里按上师的教言一直修,最初他的角摸得到、看不到,后来也能看得到了,卡在山洞里出不来了。他托人捎口信问龙猛菩萨怎么办,龙猛菩萨教他再继续观没有角,然后他不断地观修,角慢慢就没有了。心的力量真的非常大,这些都是事实。

现在也有这样的例子。某医学院曾有一位教授,发给每个学生一颗药,说这颗药可使血压上升。服药不久后测量血压,果然都上升了。其实那仅仅是一颗糖而已。

还有一个故事说,某病人因感冒咳嗽到医院看病,经X光检查,说是得了肺癌。病人知道这个消息,病情更加严重,几乎没办法下床。后来隔了一个星期,医院打电话来道歉说,重新检视原来的X光片,发现他得的病仅是普通的感冒,而非肺癌。那病人一听,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病马上就好了。

这种经历我也有。以前我在马尔康拍片子,医生说是肺炎,肺部有很严重的问题。当天下午我就感觉肺部特别痛,觉得医生诊断得确实没错,不仅仅是肺炎,可能是肺癌吧。后来到大城市里一检查,根本不是肺方面的毛病,顿时就感觉轻松了。

听说汉地也有两个人,同时去检查身体,一个是感冒,一个是癌症。但医生把化验单搞错了,癌症患者认为自己只是感冒,结果就好了;感冒的人认为自己得了癌症,最后就死了。心的力量的的确确非常大,如果真的去串习,正如佛经中所说,不管真的假的,一定会熟能生巧,没有任何问题。

在这里,我顺便给大家讲一下,据说最近在汉地,出现很多很多假修行人在欺骗信众。前段时间我在课堂上也稍微提了,今天再次重申一下:如今“活佛”骗钱的现象比较严重,汉地道友不要认为这是真正的藏传佛教。在藏传佛教中,历来活佛制度和认定方法特别严格,而现在这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有些人本来自己就是假活佛,然后又认定很多假活佛,这样对佛教有非常大的危害。还有些藏地的小喇嘛,什么功德都没有,别人给他取上活佛的名字,说是某某寺院的住持,然后带到很多地方去。他灌顶也不会,传法也不会,什么道理都不懂,但汉地的很多信众就开始盲目起信心,大量地供养。

当然,你有信心,怎么样供养都可以,可是大多数人最后都会后悔,有些甚至倾家荡产。尤其是一些女众,讲起来特别可怜,跟丈夫也离婚了,结果那人原来不是活佛,而且不仅有她一个女人,还有很多很多女人。知道这个真相后,自己的一切希望都落空了,财产也没有,地位也没有,结果什么都没有,只留下什么呢?就是对佛教的邪见,认为凡是穿这种衣服的出家人都是如此,于是就开始四处毁谤。

这种现象值得引起注意,怎么样注意呢?来一个出家人或者活佛时,不要盲目去依止,应该多打听、多了解。我们买东西时,也要看它有没有合格证,厂家的信誉如何,到底是不是伪劣产品?汉族人买货物非常聪明,但是在佛法方面并不聪明。

我都知道,包括学院附近的有些人,根本不是活佛,也不是出家人,纯粹是打工的在家人。为了挣钱就到汉地去,随便剃个光头,穿上出家僧衣,过一段时间变成“活佛”了,带着很多弟子上来,拿着照相机、摄像机,觉得特别了不起。他在外面说自己是佛学院的,我们在学院呆了这么久的人,到外面都不说是佛学院的,这些人却敢到处说。他们连基本的佛教知识都没有,但到外面去了以后,就成了大活佛、大成就者、大瑜伽士,什么样的身份都被认定出来了。这些人无恶不作,绝不是藏传佛教的修行人,可是在很多人的眼中:“他就是我的金刚上师,跟普贤王如来无二无别。”这种现象非常可悲!

也许有些人对我不高兴、不满意,如果他们当面跟我理论,我会有更严重的话要说他们。在这里我也没有指名点姓,所以也不过分。但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一两个人,现在是非常普遍,所以我经常提醒菩提学会的道友,不要盲目去依止,主要是学习佛法,懂得佛教的道理之后,真假区分会有能力的。现在很多人学佛不知道佛教到底是人还是法,遇到一个就崇拜得不得了,过段时间就生邪见,最后也毁坏了佛教。

大家一定要注意,现在有很多假修行人,口口声声说是佛学院的。也许他们是来过,但我们学院就像拉萨大昭寺一样,每天都有几百个人上来下去,来过佛学院的人不一定就是货真价实。如同清华北大,虽然学校很了不起,但里面出来的也有贪官,最后被判死刑,不可能全部是精英。同样,有些人即使在学院呆过,也不一定是十全十美。所以你们一定要观察了解,不了解就去盲目依止,后来又四处诽谤,有些人不愿意诽谤,还执迷不悟地一直跟着,真的非常可怜!

要知道,得到人身、遇到佛法非常难得,那些骗子人格很不好,不要说出家人、修行人,连当一般的工人也没有资格。但他们摇身一变,就成了了不起的“高僧大德”,在他们的相续中,自己都没有佛法的境界,能给别人传授,让别人获得利益吗?

当然,这些人跟我没有任何过节,我今天讲这一番话,发心纯粹是怕你们上当,害怕你们的财产全部用完了,信心全部用完了,最后信心也没有,财产也没有,甚至家人也不理你了,那个时候只有流下眼泪了,这样没有必要。

作为大乘佛教徒,利益众生的欢喜心哪怕生起一刹那,价值也是非常昂贵,不一定天天追求外在的事物。你们学习佛法时,一定要懂得取舍,先好好地观察,然后再去依止。那天有个人跟我说:“我现在来不及了!你说他是真的还是假的,快给我说啊!马上要灌顶了,我来不及观察啊!”以前法王如意宝也常说,就像饿狗遇到一大块肥肉一样,来不及等马上要吞下去。

依止上师是终生大事,不能随随便便去依止一个人,不然到时候对双方都不利。你们在依止善知识时,一定要观察,《如意宝藏论》中有两品专门讲依止善知识和舍弃恶友,讲得非常殊胜,应该要学这些道理。没有学的话,很多人的行为听了以后,感到非常可怜:这些人怎么这么笨啊,听说不是大学本科的吗,为什么会这样?什么本科啊,连——不说了,不说了,嗡班匝儿萨埵吽……


{返回 入行论学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入行论讲记》第七册 思考题 第八品 117~134
下一篇:《入行论讲记》第七册 第八品 静虑 第一百三十三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三册 第四品 不放逸 第四十六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七册 第八品 静虑 第一百三十四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八册 思考题 第八品
 《入行论讲记》第一册 第一品 菩提心利益 第二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十册 第九品 智慧 第一百七十七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六册 第七品 精进 第一百零一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九册 第九品 智慧 第一百六十三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九册 第九品 智慧 第一百六十四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九册 第九品 智慧 第一百六十一节课
 《入行论讲记》第三册 第四品 不放逸 第四十五节课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大手印教言——催动空行心弦 上师与弟子之关系[栏目:大手印教言·催动空行心弦]
 福德日记9月29日-「念恩」与「观功」(下)[栏目:福德日记]
 《楞严经》是伪经吗?[栏目:宣化上人]
 出家因缘(宽秀)[栏目:福建佛学院·学僧园地]
 《入中论》第五次课程 第九讲之:四念处的修行及原理[栏目:入中论讲记·110]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四(九四六)[栏目:杂阿含经]
 略述台宗《十乘观法》[栏目:张秉全居士]
 第十五章 藏传宁玛派佛教[栏目:中国佛教传统宗系提要]
 《金刚经》系列开示 86[栏目:常福法师]
 挽救现代人的心理危机[栏目:慈诚罗珠堪布·微教言]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