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无门直指 第二十九节 话头
 
{返回 程叔彪居士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602
第二十九节 话 头
  永觉曰:『有人谓:参禅须是参无义句。不可参有义句。从有义句入者,多落半途。从无义句入者始可到家。其实不然。「参禅不管有义句无义句,贵在我不在义路上着倒而已。」如「灵光独露,迥脱根尘。」此百丈有义句也。汝能识得「独露」的否?汝才要识得,早落根尘了也。如「光明寂照徧河沙。」此张拙有义句也。汝能识「徧河沙」的否?汝才要识得,早被云遮了也。最前多是有义句,稍後多是无义句。「方便各异,实无优劣。」「学人参看,须是深求其实。深求其实,则不管有义无义,毕竟卜度他不得。卜度他不得,则疑情自发。疑情既发,则昏散自除。昏散既除,则根尘自落。根尘既落,则灵光自露。灵光既露,则回视有义句无义句,皆如炎天破絮矣!」』
  三峰藏曰:『所谓话头者,果何物耶?即千经万论中谈空谈有,以至中道极则,去不得的顶尖是也。即如一大藏教,只在当人初开口处,乍起念处,凡夫之人,便落有念无念。(落凡坑。)圣教之人,便落是理非理。(落圣坑。)不知才一开口,便落凡圣二粪坑中。不开口亦落二粪坑中。了无出头时节。是故教人看个话头。如赵州万法归一,一归何处?马祖拈起餬饼曰:甚么?首山呈拳曰:唤作拳则触,不唤作拳则背。岂都不是教家极则去不得处?皆是如来禅结顶去不得处?纵饶三世诸佛,有口只好挂在壁上。我现在拈出个竹篦问你,唤着竹篦则触,此是落凡见故。不唤作竹篦则背,此是落圣见故。除却凡圣二见,你向那裏安身立命?只这一问,便收尽世出世间一切有言无言等语,故谓之话头。盖话头一句,绝理绝事,绝圣绝凡,绝生绝灭,绝心意识,绝色声香味触法。於话头上既都无渗漏,便如木石,如银山,如铁壁。则心意识无从领纳。既领不得,纳不入,则意念无从而起。妄念不起,则心路不行。心路不行,则六识无从辨别,七识无从执认,八识无得而含藏留种,为将来之业识矣!「或有师者道眼不明,妄教人看话头,要将谁字与本性合。本来面目与妙心合,即心即佛与有心合,非心非佛与无心合。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与非有非无合。狗子佛性有,狗子佛性无,与即有即无合。於一切话头上生出计较,不知动便落在四句,开却魔外门户。无事生事。遂致着色相,容领纳,起想念,辟行途,落分明,而魔外得其便矣。」但能空尽心识,把住话头,不妄生异见,一往直参,任也天崩地裂,只恁麽参去,自然魔外永绝。』
  《宗范》载:『禅流无不参一个话头为入门。话头不同,以悟为则。但激发疑情起处,便是得力话头。』天奇瑞单令人参『谁』字,以其切於实用。如行的是『谁?』坐的是『谁?』语的默的是『谁?』闻见嗅触,一一复各是『谁?』这要悟的又复是『谁?』处处追着,念念提撕。忽然磕着,便尔瞥地。近时禅者多以念佛的是『谁』为话头。由文字而机用,由机用而话头。此门一开,万古不易。以今时人根论,鄙见总觉以『无梦无想,主人公毕竟在甚麽处安身立命?』一个话头为最妥善。所云:明了了,孤历历,圆陀陀,光闪闪等光影,全粘贴不上,断不能认昭昭灵灵,亦不敢认此闷绝无知之昏住为是。两头截定,既易起疑,参情结秀,只眼进开,自有推门落臼时节。至参究之法,须将无梦想话头先行划分清楚。我醒时明了意识现前流露,可仗此明了搪抵。睡着时全体昏闷,绝无纤觉,竟与世间顽空不殊,一毫作不得主。我这主人公毕竟在什么处安身立命?不得向无事甲裏躲根。不得认此迷闷的顽空便是。不得作血脉不断,所以能觉,强为消通。不得谓:了无气息,却好全体独露,穿凿不得。不得举手下喝,将醒时知觉运动抵挡。不得道:这裏谁求相见,却正好扫除悟迹为极则。既一切不得。当此时,我这主人公毕竟在什么处安身?愈无理会,愈要搜求。竖起脊梁,卓起眉毛,反覆推寻,工夫紧密,刻不放松,便有打成一片光景,或因此豁然入定。人法双忘。(若不识本心,躭此定境,误为真实,即入歧途。此点《楞严经》说得清楚,不可不知。)然参看话头,不贵长时定境,但可谓之善境界,定起後,即便如前抖擞精神,进入话头,以期发悟为了当。或因此话头,并归一念,外不知境界,内不知身心。仅只一个话头,耿耿孤悬,亦不得认此一念为是,此因心光逼紧所现,非本心也。本先师亦云:诸人眠熟,不知一切,若道:那时有本来性,又不知一切,与死无异。若道:那时无本来性,睡眠忽醒,觉知如故。还会麽?不知与死无异。眼开觉知如故。如是时,是个什么?若不会,各各体究。(解脱长者曰:永觉曰:有人说:睡着一醒,无有妄想时。这个就是六祖所说:不思善不思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愚谓:睡起无想,或落无记,则全体无明也。可谓:本来面目乎?教中有五无心位,(睡眼,闷绝,无想天,无心定,灭尽定。)皆无善恶二念,可谓本来面目乎?至明上座当请法之际,非无记也。当返照之际,又非无记也。既非无记,则离善恶二念,非本来面目而何?永觉此语,与此处所说,不是相背,而是相成。盖醒来无念,必须非无记,能返照,方始相近,会麽?)私谓:参话头之弊。歧路有二:(一)说道理。(二)认光影。如参无梦想公案时,忽然心中谓:要参究,不过令断妄念,别无奇特。又谓:既无梦想,那得主人公?更以为虽所参在无梦想,而实不在此开悟之类。各各游思,未能悉举,此皆落说道理一边。次则既无梦想,谁求相见?或谓:心本不动,则梦与无梦不二。或谓:梦与无梦皆幻,其非幻者是真。种种说心说性,总是说道理窠臼所收。都不知有悟门。或当参情紧急,忽觉得本心如红日当空,或如孤灯独照,或大弥虚空,或密入无间,或金光闪烁,或暗然空寂,或见大地平沉,或见佛菩萨像,或觉得本心非青黄,非大小,种种一切影事,认为本心,岂知皆是认光影边所致。亦复不是悟门,非本心也。绝此二途,死抱话头,不使有第二念分歧。一切时单提此『无梦想主人公』一句,结成疑团,打又打不破,舍又舍不得,正是得力时。切勿放松改辙,这便是跳金刚圈。钢墙铁壁,忽然[固-古+力]地一声,不觉死中得活,庆快平生!便能与从上佛祖把手并肩,同一鼻孔出气。(《宗范》云:由文字而机用,由机用而话头,此门一开,万古不易。)
  虚云大师谓:近人参话头,都参念佛是谁。禅堂中每贴着照顾话头四字。照者反照,顾者顾盼。即是反照自性。以我们一向向外驰求的心,回转来反照,才是叫看话头。念佛是谁是一句话。这句话在未说的时候叫话头。既说,就成话尾了。再换句说法,则所谓话头,即是一念未生之际。(若能无念即真求,更若有求还不识。)一念才生,已成话尾。这一念未生之际,叫做『不生。』不掉举,不昏沉,不着静,不落空,叫做『不灭。』时时刻刻单单的的,一念回光返照,这不生不灭,就叫做看话头。『念佛是谁?』最着重『谁』字。如穿衣吃饭的是谁?能知能觉的是谁?不论行住坐卧,谁字一举便有,最容易发起疑念。不待反覆思量卜度作意才有。故谁字的话头,实在是参禅妙法。高峰云:『学人用功,好比将一瓦片抛於深潭,直沉到底为止。』我们看话头也是要将一句话头看到底直至看破这话头为止。又云:『若有人举一话头不起二念,七天之中,若不悟道,我永堕拔舌地狱。』只因我们信不实,行不坚,妄想放不下,假如生死心切,一句话头,决不会随便走失的。所谓:看话头,即所谓:反闻闻自性。(不生不灭即是自性,反照不生不灭,即是反闻闻自性。)绝对不是用眼睛来看,也不是用耳朵来听。若用眼睛来看,或耳朵来听,便是循声逐色,被物所转,叫做顺流。若单单的的一念在『不生不灭』中,不去循声逐色,无丝毫杂念。就叫做逆流。叫做照顾话头。也叫反闻自性。但也不是叫你死闭眼睛或塞着耳朵,只是叫你不要生心去循声逐色而已。
  钦山与岩头雪峰过江西,到一茶店吃茶次。山曰:『不会转身通气者,不得茶吃。』头曰:『若恁麽,我定不得茶吃。』峰曰:『某甲亦然。』山曰:『这两个老汉,话头也不识。』头曰:『甚处去也。』山曰:『布袋裏老鸦,虽活如死。』头退後曰:『看看。』山曰:『太岁公且置,存公作麽生。』峰以手画一圆相。山曰:『不得不问。』头呵呵曰:『太远生。』山曰:『有口不得茶吃。』
  大慧曰:千疑万疑,只是一疑,话头上疑破,则千疑万疑,一时破。话头不破,则且就与之撕捱。若弃了话头,别去文字上起疑,经教上起疑,古人公案上起疑,日用尘劳中起疑,皆是邪魔眷属。

{返回 程叔彪居士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无门直指 第三十节 公案
下一篇:无门直指 第二十八节 坐禅
 无门直指 第四十五节 牧牛
 无门直指 第五十二节 知之一字众妙之门
 无门直指 第六十八节 有即是无,无即是有
 无门直指 第十六节 内里抽牵
 无门直指 第五十五节 绝后再苏
 无门直指 第十四节 良久
 无门直指 第八节 动上有不动
 无门直指 第七十三节 圆相
 无门直指 第七十七节 《宝镜三昧》
 无门直指 第八十六节 顿渐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屋外的戒嗔[栏目:戒嗔的白粥馆]
 在家律讲课记录·2001年11月04日(则慧法师)[栏目:戒幢寺首届网络班·在家律讲课记录]
 集科学家与佛学家于一身的人——黄念祖老居士[栏目:佛教与科学]
 恰到好处是中道[栏目:宣化上人]
 茶果文化[栏目:和自己竞赛·迷悟之间]
 变易生死[栏目:六祖坛经说什么]
 净土大经科注 第一九0集[栏目:净土大经科注讲记·净空法师]
 十七届:佛像艺术——佛像雕塑史与风格(李美贤)[栏目:生活禅夏令营演讲集]
 生命的运作[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福慧滋长]
 《大圆满愿文》逐句释文及意解[栏目:达真堪布]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