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想出家的沈施主
 
{返回 戒嗔的白粥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995

想出家的沈施主

  来过天明寺里的施主挺多,有些是常来的,也有偶尔来一两次的,戒嗔发现来的少的施主往往好奇心强一些,他们会找些机会和我们聊聊天,还会问一些问题,所以,戒嗔会经常面对一些各式各样的问题。
  而在众多问题中,有一个问题被问的次数挺多,也是让戒嗔觉得难以解答的问题。
  施主常常问戒嗔:“小师父,我来你们寺里出家吧。”
  开始的时候,戒嗔总是老实的回答说:“寺里的房间不多,估计暂时收不得人了。”
  听到答案的施主们会忍不住偷笑,有的施主会说,不急,不急,即便编制不够,那么我等你们寺院扩招的时候再来;还有施主说,也不是急于一时,我只是想退休以后再出家的,而说这话的施主也不比戒嗔大几岁,戒嗔这才发现原来大部分施主只是在和我们开玩笑。
  虽然开这样玩笑的人挺多,但也偶尔有一些施主是比较认真,前几年就有一位姓沈的施主三番四次的要求来天明寺出家。
  第一次见到沈施主的时候,距离今天应该有十年了,那时候戒嗔也刚到寺里没多久,那天和智惠师父与戒傲在院子里,忽然见到沈施主从门外奔了进来,一下跪在智惠师父的面前,一句话不说,便痛哭起来,我们三人被沈施主的行为吓了一跳,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处理,赶快和戒傲把沈施主扶起来,然后递了张凳子给他。
  沈施主坐在凳子上,眼泪却没有收起,一边流泪一边向智惠师父要求给他剃度,本来智惠师父叫戒嗔与戒傲去厨房打扫一下卫生的,可是被沈施主一闹,两人便舍不得走了,留在旁边听沈施主哭诉,看看我们会不会多一个师兄。
  沈施主哭几句,说几句,东一句,西一句,听的我们很吃力,最后终于闹清楚了,原来沈施主是因为平时成绩很好,可是大学却落榜了,和戒傲对望,觉得也不是什么太大不了的事情,人生的路很多,如果都选择一条路走,那不是太拥挤了。而且每年高考落榜的学生怎么说也有好几百万吧,都去做了和尚或尼姑,那过不了几年,中国就成了一个佛教国家了。
  智惠师父只是坐着听,偶尔插话开导一下沈施主,具体和沈施主说了多久,戒嗔却不知道,因为我们只听了一小会,智惠师父便很严肃的看着我们,直到我们想起要去厨房打扫卫生为止。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沈施主已经离开了。
  问沈施主的情况,智惠师父说,沈施主想通了。
  到了第二年,沈施主的邻居,带来了他的消息,说沈施主复习一年,考上了非常好的学校,听到这个消息也为沈施主庆幸,不管怎么样,这对沈施主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那几年,见沈施主的次数很少,也就是假期时候能见到他几次,但是在佛堂中,淼镇的施主们却经常提到他,毕竟镇上考到名校的学生并不多。
  过了几年,又见到沈施主一次,依然是我和智惠师父与戒傲坐院子中,他冲进院子里向智惠师父痛哭,恍惚间觉得时光是不是倒流了,要不怎么情景如此相似。
  不过这次沈施主哭泣的内容略有不同,说是因为一个费了很多心力才弄到的工作指标在最后时刻被别人取代了,所以,又一次想不开了。
  又一次和戒傲对望,没有好意思去插话,也知道现在工作不好找,没有就业就失业,这种心情应该不好受。
  还是智惠师父开导了他很久,沈施主离开时,心情仿佛好了很多。
  过了一段时间,沈施主离开了淼镇,一直没有回来过,也没有消息传回来。
前段时候,在镇上见到他,由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陪着在路上走,远远的向我们挥手,他胖了很多,若不是他主动打招呼,戒嗔是决计认不出的。
  又过了些天,在佛堂里听到大家对沈施主的议论,据说这几年,沈施主在外面闯荡,人有天分,加上机遇不错,事业已经有了不少成就。
  回想起当年在天明寺院子中痛哭的沈施主,觉得他的变化很大。
  人的命运也许就是这样,有坦途,有波折。
  有时候,命运可能会决定把属于你的东西拿走,也许我们不需要失落也彷徨,因为这可能只是命运给我们开的玩笑,如果你坚持下去,你会发现,原来命运是为你准备了更好的东西。


{返回 戒嗔的白粥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我们的方向
下一篇:岩石上的小水洼
 屋外的戒嗔
 会驱鬼的戒嗔
 长条石板
 清香野茶
 另一扇门
 前方的小嵇山
 智惠师父家的高考生
 戒尘和外国女施主
 很贵的理发费
 宠物狗旅行团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摄大乘论 第55讲[栏目:韩镜清教授]
 9 善知识[栏目:没时间老]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