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部7经 衣服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692
汉译经文中部7经/衣服经(根本法门品[1])(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召唤比丘们:「比丘们!」
  「尊师!」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犹如被污染、沾垢的衣服,如果染工将它浸入某些染色中,不论蓝色类、黄色类、鲜红色类、深红色类,都成为难染的容色、不纯净的容色,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衣服的不清净性。同样的,比丘们!当心被污染时,恶趣应该可以被预期。比丘们!犹如清净、皎洁的衣服,如果染工将它浸入某些染色中,不论蓝色类、黄色类、鲜红色类、深红色类,都成为易染的容色、纯净的容色,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衣服的清净性。同样的,比丘们!当心不被污染时,善趣应该可以被预期。
  比丘们!什么是心的小杂染呢?贪婪、邪贪是心的小杂染;恶意是心的小杂染;愤怒是心的小杂染;怨恨是心的小杂染;藏恶是心的小杂染;欺瞒是心的小杂染;嫉妒是心的小杂染;吝啬是心的小杂染;伪诈是心的小杂染;狡猾是心的小杂染;顽固是心的小杂染;激情是心的小杂染;慢是心的小杂染;极慢是心的小杂染;憍慢是心的小杂染;放逸是心的小杂染。
  比丘们!比丘像这样知道:『贪婪、邪贪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贪婪、邪贪;像这样知道:『恶意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恶意;像这样知道:『愤怒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愤怒;像这样知道:『怨恨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怨恨;像这样知道:『藏恶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藏恶;像这样知道:『欺瞒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欺瞒;像这样知道:『嫉妒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嫉妒;像这样知道:『吝啬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吝啬;像这样知道:『伪诈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伪诈;像这样知道:『狡猾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狡猾;像这样知道:『顽固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顽固;像这样知道:『激情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激情;像这样知道:『慢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慢;像这样知道:『极慢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极慢;像这样知道:『憍慢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憍慢;像这样知道:『放逸是心的小杂染。』后,他舍断心小杂染的放逸。
  比丘们!当比丘像这样知道:『贪婪、邪贪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贪婪、邪贪;像这样知道:『恶意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恶意;像这样知道:『愤怒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愤怒;像这样知道:『怨恨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怨恨;像这样知道:『藏恶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藏恶;像这样知道:『欺瞒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欺瞒;像这样知道:『嫉妒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嫉妒;像这样知道:『吝啬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吝啬;像这样知道:『伪诈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伪诈;像这样知道:『狡猾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狡猾;像这样知道:『顽固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顽固;像这样知道:『激情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激情;像这样知道:『慢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慢;像这样知道:『极慢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极慢;像这样知道:『憍慢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憍慢;像这样知道:『放逸是心的小杂染。』后,已舍断心小杂染的放逸,他对佛陀具备不坏净:『像这样,那世尊是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对法具备不坏净:『法是被世尊善说的、直接可见的、即时的、请你来见的、能引导的、智者应该自己经验的。』对僧团具备不坏净:『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善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正直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依真理而行者,世尊的弟子僧团是如法而行者,即:四双之人、八辈之士,这世尊的弟子僧团应该被奉献、应该被供奉、应该被供养、应该被合掌,为世间的无上福田。』
  当如其范围[的小杂染]已被舍、已被吐、已被释放、已被舍断、已被断念时,他[想]:『我对佛陀具备不坏净。』而得义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随法的欣悦。当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则身宁静;身已宁静者,则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对法……(中略)他[想]:『我对僧团具备不坏净。』而得义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随法的欣悦。当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则身宁静;身已宁静者,则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他[想]:『如其范围[的小杂染]已被我舍、吐、释放、舍断、断念。』而得义的信受、得法的信受、得伴随法的欣悦。当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则身宁静;身已宁静者,则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
  比丘们!这样戒、这样法、这样慧的比丘如果吃施食粳米饭、黑粒已除去的白米饭、各种汤、各种咖哩饭菜,对他也没有障碍。比丘们!犹如被污染、沾垢的衣服,因为清水而变得清净、皎洁,或者,金因为锻冶炉口而变得清净、皎洁。同样的,比丘们!这样戒、这样法、这样慧的比丘如果吃施食粳米饭、黑粒已除去的白米饭、各种汤、各种咖哩饭菜,对他也没有障碍。
  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以与悲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喜悦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
  他了知:『有此,有下劣的,有胜妙的,有这想类的超出与出离。』当他这么知、这么见时,心从欲的烦恼解脱、从有的烦恼解脱、从无明的烦恼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比丘们!这被称为:『以内在沐浴的已沐浴比丘。』」
  当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坐在世尊不远处。
  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然而,乔达摩尊师到巴乎迦河沐浴吗?」
  「婆罗门!为何在巴乎迦河呢?巴乎迦河能作什么呢?」
  「乔达摩!因为巴乎迦河被众人认同能解脱,乔达摩!因为巴乎迦河被众人认同有福德,又,众人在巴乎迦河除去已作的恶业。」
  那时,世尊以偈颂对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说:
  「巴乎迦、阿地迦迦,伽雅、孙陀利迦,
   色乐色地与波亚家,以及巴乎马地河,
   愚痴者经常跳入,但黑业没变得清净。
   孙陀利迦能作什么呢?波亚家呢?巴乎迦河呢?
   有怨的、已作罪垢的人,不能使那恶业清净。
   清净者确实经常有春斋,清净者经常有布萨,
   清净者有清净业,经常具备清净行,
   婆罗门!就在这里沐浴:请使一切生物类安稳。
   如果不虚妄地说话,如果不杀害生类,
   如果不拿取未给予的,相信、不悭吝,
   去伽雅能作什么呢?即使水井也是你的伽雅。」
  当这么说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乔达摩先生!犹如能扶正颠倒的,能显现被隐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灯火:『有眼者看得见诸色』。同样的,法被乔达摩先生以种种法门说明,我归依乔达摩尊师、法、比丘僧团,愿我得在乔达摩尊师面前出家,愿我得受具足戒。」
  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得在乔达摩尊师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后不久,当尊者婆罗堕若住于独处、隐退、不放逸、热心、自我努力时,不久,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那善男子之所以从在家而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生活的梵行无上目标,他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众阿罗汉之一。
  衣服经第七终了。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大慢(MA.93)」,南传作「极慢」,参看《中阿含91经》「增慢」比对。
  「度相(MA);济度之数(SA);古仙度处(GA)」,南传作「被认同能解脱」(Lokkhasammatā,疑为Mokkhasammatā之误),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被(许多人)以为产生释放」(is held by many to give liberation)。按:「被认同」(sammata)另译为「被考虑;被尊敬;被选为;同意;被商定;被指定」。
  「是愚常游戏(MA);愚者常居中(SA)」,南传作「愚痴者经常跳入」(Niccampi bālo pakkhand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笨人会常在那里沐浴」(A fool may there forever bathe)。
  「如其范围[的小杂染]」(Yathodh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部分」(in part),并解说他是依yatodhi而译,注释书解说,这是相对于全部(anodhi)的小杂染,初果道所断除的小杂染。按:注释书将经中所说的16种小杂染之舍断,分成:初果道舍断藏恶(contempt)、欺瞒(insolence)、嫉妒(envy)、吝啬(avarice)、伪诈(deceit)、狡猾(fraud);不还果道舍断恶意(Ill will)、愤怒(anger)、怨恨(resentment)、放逸(negligence);阿罗汉果道舍断贪婪与邪贪(Covetousness and unrighteous greed)、顽固(obstinacy)、激情(rivalry)、慢(conceit)、极慢(arrogance)、憍慢(vanity)。
  「有此,有下劣的,有胜妙的,有这想类的超出与出离」(atthi idaṃ, atthi hīnaṃ, atthi paṇītaṃ, atthi imassa saññāgatassa uttariṃ nissaraṇant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有此,有下劣的,有优越的,在另一边有一个逃离这个整体领域的认知」(There is this, there is the inferior, there is the superior, and beyond there is an escape from this whole field of perception),并引注释书解说,这一段是指不还果者实行以阿罗汉果为目标的禅观(insight meditation),「有此」指苦谛,「有下劣的」指苦集,「有胜妙的」指道谛,「有这想类的超出与出离」指涅槃;苦的止息。
  「黑业」(kaṇhakamm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黑暗行为」(dark deeds)。
  「有怨的、已作罪垢的人」(Veriṃ katakibbisaṃ nar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做了残忍与兽性行为的人」(A man who has done cruel and brutal deeds)。
  「春斋」(phaggu),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春天的祭礼」(The Feast of Spring),并解说phaggu为婆罗门在每年二、三月(Phagguṇa月)的清净日。
  「请使一切生物类安稳」(sabbabhūtesu karohi khemataṃ,直译为「请对一切生物类作安稳」),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使自己成为所有生命的依靠」(To make yourself a refuge for all beings)。
  「相信」(saddahān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具信仰」(With faith)。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部8经 削减经
下一篇:中部6经 希望经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九(一三○四)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五四三)
 杂阿含经卷第十三(三三七)
 中部96经 耶苏葛力经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一(五七二)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六(六四九)
 那先比丘经 第十问 什么叫做智慧?
 《集量论》略解 三
 杂宝藏经白话 波罗柰王闻冢间唤缘第百十三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五四四)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宁静的森林水池[栏目:阿姜查禅师]
 佛教与山 前言[栏目:佛教与山]
 慈航大师全集 菩提心影(一)释疑篇 一○、救国研究[栏目:慈航法师]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讲记19[栏目:智海法师]
 煮云法师的佛教经验与佛教事业─1949年大陆来台青年僧侣个案研究(丁敏)[栏目:其它]
 做人的佛法 活着就要好好活[栏目:做人的佛法]
 佛法贪嗔痴[栏目:净空法师·开示集三]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 第四四一卷[栏目: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第五集]
 学习《十善业道经》之十三[栏目:智海法师]
 一坐四十年[栏目:禅话禅画]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