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部78经 沙门木地葛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806
汉译经文中部78经/沙门木地葛经(游行者品[8])(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当时,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与五百位游行者之多的大游行者众一起住在茉莉园的单一会堂,镇头迦树[旁]的教义论究所。
  那时,木匠五支为了见世尊,中午从舍卫城出发。
  那时,木匠五支这么想:
  「这不是见世尊的适当时机,世尊在静坐禅修;也不是见值得尊敬的比丘们的适当时机,值得尊敬的比丘们在静坐禅修,让我到茉莉园的单一会堂,镇头迦树[旁]的教义论究所去见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
  当时,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与大游行者众坐在一起,以吵杂、高声、大声谈论各种畜生论,即:国王论、盗贼论、大臣论、军队论、怖畏论、战争论、食物论、饮料论、衣服论、卧具论、花环论、气味论、亲里论、车乘论、村落论、城镇论、城市论、国土论、女人论、英雄论、街道论、水井论、祖灵论、种种论、世界起源论、海洋起源论、如是有无论等。
  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看见木匠五支远远地走来。看见后,使自己的群众静止:
  「尊师们!小声!尊师们!不要出声!这位沙门乔达摩的弟子,木匠五支来了,所有沙门乔达摩住在舍卫城的在家白衣弟子们,这位木匠五支是其中之一,那些尊者们是小声的喜欢者、被训练成小声者、小声的称赞者,或许小声的群众被他发现后,他会想应该前往。」
  那时,那些游行者变得沈默了。
  那时,木匠五支去见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抵达后,与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对木匠五支这么说:
  「屋主!我安立具备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哪四个呢?屋主!这里,他不以身作邪恶业,不说邪恶语,不意向于邪恶的意向,不以邪恶生活生活,屋主!我安立具备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
  那时,木匠五支对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的所说,既不欢喜,也没苛责。不欢喜,没苛责后,站起来离开,心想:
  「我们在世尊面前必能了知这所说的义理。」
  那时,木匠五支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木匠五支将他与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间的交谈全部告诉世尊。
  当这么说时,世尊对木匠五支这么说:
  「木匠!当存在这样时,愚钝仰卧的幼儿将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如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所说,木匠!因为,对愚钝仰卧的幼儿来说,他没有『身』,除了扭动的程度外,将从哪里以身作邪恶业?木匠!因为,对愚钝仰卧的幼儿来说,他没有『语』,除了哭的程度外,将从哪里说邪恶语?木匠!因为,对愚钝仰卧的幼儿来说,他没有『意向』,除了说梦话的程度外,将从哪里意向于邪恶的意向?木匠!因为,对愚钝仰卧的幼儿来说,他没有『生活』,除了母乳外,将从哪里以邪恶生活生活?木匠!当存在这样时,愚钝仰卧的幼儿将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如游行者巫额哈码那-沙门木地葛之子所说。
  木匠!我不安立具备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而只是与这愚钝仰卧的幼儿住立于同类者,哪四个呢?木匠!这里,他不以身作邪恶业,不说邪恶语,不意向于邪恶的意向,不以邪恶生活生活,木匠!我不安立具备这四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而只是与这愚钝仰卧的幼儿住立于同类者。
  木匠!我安立具备十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些是不善的习惯。』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像这样是不善的习惯之等起。』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在这里不善的习惯无余灭。』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样的行者是导向不善的习惯灭之行者。』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些是善的习惯。』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像这样是善的习惯之等起。』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在这里善的习惯无余灭。』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样的行者是导向善的习惯灭的行者。』
  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些是不善的意向。』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像这样是不善的意向之等起。』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在这里不善的意向无余灭。』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样的行者是导向不善的意向灭之行者。』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些是善的意向。』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像这样是善的意向之等起。』木匠!我说:『应该知道在这里善的意向无余灭。』木匠!我说:『应该知道这样的行者是导向善的意向灭的行者。』
  木匠!什么是不善的习惯呢?不善的身业、不善的语业、邪恶的生活,木匠!这些被称为不善的习惯。
  木匠!这些不善的习惯之等起是什么呢?当说其等起时,应该说:『心的等起』。哪一个心呢?[虽然]心有众多的、种种的、各式各样种类的,[但]有贪、有瞋、有痴的心,像这样是不善的习惯之等起。
  木匠!这些不善的习惯在哪里无余灭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舍断身恶行后,修习身善行;舍断语恶行后,修习语善行;舍断意恶行后,修习意善行;舍断邪命后,以正命营生,这里是不善的习惯灭之处。
  木匠!怎样的行者是导向不善的习惯灭之行者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为了未生起的恶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已生起的恶不善法之舍断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续、不消失、增加、扩大、圆满修习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木匠!这样的行者是导向不善的习惯灭之行者。
  木匠!什么是善的习惯呢?善的身业、善的语业、清净的生活,木匠!这些被称为善的习惯。
  木匠!这些善的习惯之等起是什么呢?当说其等起时,应该说:『心的等起』。哪一个心呢?[虽然]心有众多的、种种的、各式各样种类的,[但]离贪、离瞋、离痴的心,像这样是善的习惯之等起。
  木匠!这些善的习惯在哪里无余灭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是持戒者,但非戒所成者,他如实了知那些善的习惯无余灭之处的心解脱、慧解脱。
  木匠!怎样的行者是导向善的习惯灭之行者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为了未生起的恶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已生起的恶不善法之舍断……(中略)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续、不消失、增加、扩大、圆满修习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木匠!这样的行者是导向善的习惯灭之行者。
  木匠!什么是不善的意向呢?欲的意向、恶意的意向、加害的意向,木匠!这些被称为不善的意向。
  木匠!这些不善的意向之等起是什么呢?当说其等起时,应该说:『想的等起』。哪一个想呢?[虽然]想有众多的、种种的、各式各样种类的,[但]欲想、恶意想、加害想,像这样是不善的意向之等起。
  木匠!这些不善的意向在哪里无余灭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从离欲、离不善法后,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这里是不善的意向灭之处。
  木匠!怎样的行者是导向不善的意向灭之行者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为了未生起的恶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已生起的恶不善法之舍断……(中略)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续、不消失、增加、扩大、圆满修习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木匠!这样的行者是导向不善的意向灭之行者。
  木匠!什么是善的意向呢?离欲的意向、无恶意的意向、无加害的意向,木匠!这些被称为善的意向。
  木匠!这些善的意向之等起是什么呢?当说其等起时,应该说:『想的等起』。哪一个想呢?[虽然]想有众多的、种种的、各式各样种类的,[但]离欲想、无恶意想、无加害想,像这样是善的意向之等起。
  木匠!这些善的意向在哪里无余灭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以寻与伺的平息,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这里是善的意向灭之处。
  木匠!怎样的行者是导向善的意向灭之行者呢?当说其灭时,木匠!这里,比丘为了未生起的恶不善法之不生起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为了已生起的恶不善法之舍断……(中略)为了未生起的善法之生起……(中略)为了已生起的善法之存续、不消失、增加、扩大、圆满修习而生欲,努力、生起活力,发心、勤奋,木匠!这样的行者是导向善的意向灭之行者。
  木匠!我安立具备哪十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呢?木匠!这里,比丘具备无学者的正见、无学者的正志、无学者的正语、无学者的正业、无学者的正命、无学者的正精进、无学者的正念、无学者的正定、无学者的正智、无学者的正解脱,木匠!我安立具备这十法的男子是善的具足者、善的最高者、无上获得的得到者、不能胜过的沙门。」
  这就是世尊所说,悦意的木匠五支欢喜世尊所说。
  沙门木地葛经第八终了。
「一娑逻末利(MA.179)」,南传作「在茉莉园的单一会堂」(ekasālake mallikāya ārāme),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在茉莉园,单一会堂」(in Mallikā's Park, the single-halled),并解说,「茉莉园」为波斯匿王的皇后茉莉所辟建,最初在其中只见了一座会堂而得名,但后来又陆续建了好几座会堂,不同的婆罗门与游行者团体在这里阐述并讨论他们的学说。按:「娑逻」应为「会堂」(sālaka)的音译。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一娑逻末利(MA.179)」,南传作「在茉莉园的单一会堂」(ekasālake mallikāya ārāme),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在茉莉园,单一会堂」(in Mallikā's Park, the single-halled),并解说,「茉莉园」为波斯匿王的皇后茉莉所辟建,最初在其中只见了一座会堂而得名,但后来又陆续建了好几座会堂,不同的婆罗门与游行者团体在这里阐述并讨论他们的学说。按:「娑逻」应为「会堂」(sālaka)的音译。
  「不行邪命(MA.179)」,南传作「不以邪恶生活生活」(na pāpakaṃ ājīvaṃ ājīvat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他不以任何邪恶的生计过他的生活」(he does not make his living by any evil livelihood)。「邪恶生活」(pāpakaṃ ājīvaṃ),另译为「邪恶命;恶命」。「邪命」(micchājīv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错误的生计」(wrong livelihood)。
  「不念恶念(MA.179)」,南传作「不意向于邪恶的意向」(na pāpakaṃ saṅkappaṃ saṅkappet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他没有邪恶意图」(he has no evil intentions)。
  「戒(MA.179)」,南传作「习惯」(sīlā,另译为「戒;戒行;道德」),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习惯」(habits),并解说「sīla」可以是比「道德」(virtue)更广义的「习惯」。
  「从何而生(MA.179)」,南传作「等起」(samuṭṭhānā,另译为「起立」),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从此生起」(originate from this)。
  「行戒不着戒(MA.179)」,南传作「但非戒所成者」(no ca sīlamay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但他不认定他的德行」(but he does not identify with his virtue),并解说这是指阿罗汉保持着有德的行为(virtuous conduct),no longer identifies with his virtue by conceiving it as "I" and "mine." 但不再以设想为「我」与「我的」认定他的德行。由于他的有德习惯(virtuous habits)不再产生业(generate kamma),所以不能以「善」描述。
  「说梦话的程度」(vikūjitamattā),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闹别扭;闷闷不乐」(sulking)。
  「同类者」(samadhigayha,直译为「相同的克服」),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在同类中」(in the same category)。
  「害界想(MA.179)」,南传作「加害想」(byāpādasaññā),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残酷的想法」(perception of cruelty)。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部79经 色古巫大夷小经
下一篇:中部77经 色古巫大夷大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四(九四四)
 无碍解道 论母
 十地经论 题解
 杂阿含经卷第一(九)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八(七八一)
 中部82经 护国经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七(一二六四)
 楞伽经 集一切法品第二之二
 杂阿含经卷第十八
 中部105经 善星经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佛教对中国哲学思想的贡献[栏目:道坚法师]
 危机的时代佛教应该如何去做些什么?[栏目: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论文集]
 慧愷、真谛与早期唯识学的命运[栏目:徐文明教授]
 故道白云 71.调弦的艺术[栏目:故道白云]
 怎么理解“执着”与“不执着”?[栏目:开愿法师答疑]
 十三天礼佛一万拜[栏目:佛子禅心·种德禅寺佛学苑学僧文选]
 《维摩诘经》与中国文人、文学、艺术(王志楣)[栏目:维摩诘经思想研究]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八十八集[栏目:净土大经解演义·净空法师]
 《普贤行愿品》偈颂 讲记 20[栏目:果平法师]
 Powerful Guide to Zen Practice: Translation of the..[栏目:Zen Buddhism]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