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部130经 天使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574
汉译经文中部130经/天使经(空品[13])(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召唤比丘们:「比丘们!」
  「尊师!」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比丘们!犹如两间有门的家屋,在那里,有眼的男子们站在中间能看见进、出,走动、探查家的人们。同样的,比丘们!我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善行、语善行、意善行,不斥责圣者,正见与持正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善趣、天界,或者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善行、语善行、意善行,不斥责圣者,正见与持正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人间。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斥责圣者,邪见与持邪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饿鬼界,或者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斥责圣者,邪见与持邪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畜生界,或者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斥责圣者,邪见与持邪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比丘们!狱卒们各捉住他一边手臂后,给阎摩王看[而说]:『大王!这位男子是不孝顺母亲者、不孝顺父亲者、不尊敬沙门、不尊敬婆罗门、不尊敬家族中长辈者,请大王对这位判决处罚!』
  比丘们!阎摩王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一位天使:『喂!男子!你没见过第一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他这么说:『大德!没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在人间没见过幼嫩愚钝的婴儿跌卧在自己的大小便中吗?』他这么说:『大德!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有识、有念、老练的你不这么想:「我也有生法,未跨越生,来吧!我要以身、语、意为善。」吗?』他这么说:『大德!我未能够,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语、意为善,喂!男子!他们确实将依[你]那放逸处置你。而你的那恶业既不是母亲所作,也不是父亲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亲族亲属所作,也不是沙门婆罗门所作,也不是诸天所作,而那恶业就是你所作,你将感受那果报。』
  比丘们!阎摩王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一位天使后,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二位天使:『喂!男子!你没见过第二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他这么说:『大德!没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在人间没见过年老的、像椽木那样弯曲的、弯曲的、依靠拐杖、颤抖着而行、病苦、青春已逝、齿断、发白而稀或秃头、皮皱、肢体斑浊的女子或男子吗?』他这么说:『大德!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有识、有念、老练的你不这么想:「我也有老法,未跨越老,来吧!我要以身、语、意为善。」吗?』他这么说:『大德!我未能够,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语、意为善,喂!男子!他们确实将依[你]那放逸处置你。而你的那恶业既不是母亲所作,也不是父亲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亲族亲属所作,也不是沙门婆罗门所作,也不是诸天所作,而那恶业就是你所作,你将感受那果报。』
  比丘们!阎摩王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二位天使后,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三位天使:『喂!男子!你没见过第三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他这么说:『大德!没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在人间没见过生病、痛苦、重病、跌卧在自己的粪尿中、被他人扶着起来、被他人扶着躺下的女子或男子吗?』他这么说:『大德!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有识、有念、老练的你不这么想:「我也有生病法,未跨越生病,来吧!我要以身、语、意为善。」吗?』他这么说:『大德!我未能够,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语、意为善,喂!男子!他们确实将依[你]那放逸处置你。而你的那恶业既不是母亲所作,也不是父亲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亲族亲属所作,也不是沙门婆罗门所作,也不是诸天所作,而那恶业就是你所作,你将感受那果报。』
  比丘们!阎摩王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三位天使后,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四位天使:『喂!男子!你没见过第四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他这么说:『大德!没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在人间没见过国王捕捉盗贼、罪犯后,会处以种种刑罚:会以鞭打、以棒打、以手杖打,会切断手、脚、手与脚、耳、鼻、耳与鼻,会处以酸粥锅刑、贝秃刑、罗侯口刑、火鬘刑、烛手刑、驱行刑、树皮衣刑、羚羊刑、钩肉刑、钱刑、碱浴刑、扭转门闩刑、稻草足踏台刑,淋热油,令狗咬,活着令刺入,以刀剑砍头吗?』他这么说:『大德!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有识、有念、老练的你不这么想:「先生!凡作恶业者,他们在当生中被处以种种刑罚,更何况在来世!来吧!我要以身、语、意为善。」吗?』他这么说:『大德!我未能够,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语、意为善,喂!男子!他们确实将依[你]那放逸处置你。而你的那恶业既不是母亲所作,也不是父亲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亲族亲属所作,也不是沙门婆罗门所作,也不是诸天所作,而那恶业就是你所作,你将感受那果报。』
  比丘们!阎摩王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四位天使后,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五位天使:『喂!男子!你没见过第五位天使出现在人间吗?』他这么说:『大德!没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在人间没见过死了一天,死了两天,死了三天,肿胀的、青瘀的、生烂脓的女子或男子吗?』他这么说:『大德!见过。』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有识、有念、老练的你不这么想:「我也有死法,未跨越死,来吧!我要以身、语、意为善。」吗?』他这么说:『大德!我未能够,大德!我放逸了。』
  比丘们!阎摩王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以放逸而不以身、语、意为善,喂!男子!他们确实将依[你]那放逸处置你。而你的那恶业既不是母亲所作,也不是父亲所作,也不是兄弟所作,也不是姊妹所作,也不是朋友同僚所作,也不是亲族亲属所作,也不是沙门婆罗门所作,也不是诸天所作,而那恶业就是你所作,你将感受那果报。』
  比丘们!阎摩王审问、质问、追究他关于第五位天使后,他变得沈默了。比丘们!狱卒们对他作五种系缚刑罚:他们使赤热铁棒穿过手掌,他们使赤热铁棒穿过第二只手掌,他们使赤热铁棒穿过脚掌,他们使赤热铁棒穿过第二只脚掌,他们使赤热铁棒在中间穿过胸部。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比丘们!狱卒们使他横卧后,以斧头削他,……(中略)。比丘们!狱卒们脚上头下抓住他后,以小斧削他,……(中略)。比丘们!狱卒们将他套上轭于车上后,使他在点燃火,已燃烧的、辉耀的地上来回,……(中略)。比丘们!狱卒们使他在已燃烧的、辉耀的大炭火山爬上爬下,……(中略)。比丘们!狱卒们脚上头下抓住他后,丢入已燃烧的、辉耀的赤热铜釜中,他在那里被起泡沫地煮着,他在那里起泡沫地载沈载浮或走横。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比丘们!狱卒们丢他入大地狱,而,比丘们!那大地狱:
  四个角落有四个门,被区分成等量部分,
  周边为铁壁,顶部被铁覆蔽。
  其地是铁制的,被火燃烧到发光,
  全部一百由旬,遍布后一切时存续。
  又,比丘们!有火焰从那大地狱的东墙喷出撞到西墙,从西墙喷出撞到东墙,从北墙喷出撞到南墙,从南墙喷出撞到北墙,从下面喷出撞到上面,从上面喷出撞到下面墙。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比丘们!有时,在某时或其他时候,经过长时间后,那大地狱的东门被打开,在那里,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当快速地、急速地跑时,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脚]抬起就像那样。比丘们!当他快到达时,门被关了。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比丘们!有时,在某时或其他时候,经过长时间后,那大地狱的西门被打开,……(中略)。北门被打开,……(中略)。南门被打开,在那里,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当快速地、急速地跑时,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脚]抬起就像那样。比丘们!当他快到达时,门被关了,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比丘们!有时,在某时或其他时候,经过长时间后,那大地狱的东门被打开,在那里,他快速地、急速地跑[向它]。当快速地、急速地跑时,他的外皮被烧、内皮被烧,肉被烧、筋被烧、骨头冒出大烟,[脚]抬起就像那样。他从那个门出来。
  又,比丘们!那大地狱紧接着大粪便地狱,他掉落那里。比丘们!他在那粪便地狱中被针口众生切断外皮;切断外皮后,切断内皮;切断内皮后,切断肉;切断肉后,切断筋;切断筋后,切断骨头;切断骨头后,啃骨头。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们!那粪便地狱紧接着大热灰地狱,他掉落那里。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们!那热灰地狱紧接着大绢绵树林:一由旬高、十六指长荆棘、燃烧的、灼热的、炽热的,他们令他在那里爬上、爬下。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们!那绢绵树林紧接着大剑叶林,他进入那里。那被风吹动的叶片落下,切断[他的]手、脚、手与脚、耳、鼻、耳与鼻。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又,比丘们!那剑叶林紧接着大碱水河,他掉落那里。在那里,他被顺流、逆流、顺流与逆流运送。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比丘们!狱卒们以钓钩拉起他,使他站在陆地上,他们这么说:『喂!男子!你想要什么?』他这么说:『大德!我饿。』比丘们!狱卒们以燃烧的、灼热的、炽热的热铁钉打开嘴后,以燃烧的、灼热的、炽热的热铁球丢入嘴中,它烧唇、嘴、喉、胃,取了肠、肠系膜以下的部分出去。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
  比丘们!狱卒们这么说:『喂!男子!你想要什么?』他这么说:『大德!我渴。』比丘们!狱卒们以燃烧的、灼热的、炽热的热铁钉打开嘴后,以燃烧的、灼热的、炽热的热熔铜灌入嘴中,它烧唇、嘴、喉、胃,取了肠、肠系膜以下的部分出去。他在那里感受苦的、激烈的、猛烈的、辛辣的感受,直到那恶业灭前,他都不死。比丘们!狱卒们再丢他入大地狱。
  比丘们!从前,阎摩王这么想:『先生!凡世间作恶不善业者,他们被作像这样的种种刑罚,愿我得为人间众生!且,愿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出现于世间!愿我侍奉世尊!愿那世尊教导我法!愿我了知那世尊的法!』
  又,比丘们!我非听闻其他沙门、婆罗门而这么说,而只是以我自己所理解、以我自己所见、以我自己所知而说。」
  这就是世尊所说,说了这个后,善逝、大师又更进一步这么说:
  「[虽]被天使们督促,那些人放逸,
   当人们转生到下劣界时,他们长时间忧愁。
   当这里的善人被天使督促时,
   他们在善法上随时不放逸。
   在生与死的生起中,在取着上看见恐怖后,
   他们在生与死的消灭上,以不执取而解脱。
   那些不放逸者是有乐的,在当生中成为寂灭者,
   一切怨恨、恐惧已过去,超越了一切苦。」
  天使经第三终了。
  空品第三终了,其摄颂:
  有二种空,未曾有法与巴古勒,
  阿基勒哇大、名叫地生,阿那律与小杂染,
  愚者与贤者、天使,它们为十则。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八楞善治」,MN.123作「八个切割面的、作工细致」(aṭṭhaṃso suparikammakato),参看《中阿含32经》。
  「阎王;阎摩王」(yamo rājā),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阎摩王」(King Yama),并解说,祂是死神,注释书说祂是拥有天宫的夜叉王(king of spirits),有时在天宫享受天乐,有时则感受其业报。祂是正义之王(a righteous king),注释书并加注有四位阎摩王分驻于(地狱?)四门。
  「天使」(devadūt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天使;天的使者;天的信差」(divine messenger)。
  「生法」(jātidhamm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属于出生者」(subject to birth)。
  「不尊敬沙门、不尊敬婆罗门」(asāmañño abrāhmañño,原意为「非沙门性、非婆罗门性;非沙门位、非婆罗门位」,DN.26作asāmaññatā abrahmaññatā),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虐待禁欲修道者,虐待婆罗门」(ill-treated recluses, ill- treated brahmins)。按:依前后文义,「非沙门、非婆罗门」应该是「不尊敬沙门、不尊敬婆罗门」。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部131经 贤善一夜者经
下一篇:中部129经 愚者与贤者经
 长部29经 清净经
 杂阿含经卷第十五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六一七)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八(七六四)
 阿含经菁华节录·肆、慈善不放逸
 中部40经 马城小经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六(六四六)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五(一二一一)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八(一二七六)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五(一二○二)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