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细胞心灵说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692
细胞心灵说
 
 
时间:2007年7月8日
地点:国立台湾师范大学
主持:陈国镇教授
讲者:梁乃崇教授
纪录:蔡素钰
整理:周雅容、汪义丽
 
主持人:
 
各位女士、先生:早安!
 
我想梁教授不需要我介绍,大家的认识可能比我还详尽一点。
 
我们的生命观常常是锁定在自己对生命的体验,实际上我们对于自己生命的体验都可以做各种不同尺度的伸缩,我们如果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生命,有时候会发现一些特别的意义。
 
今天梁教授要从细胞的层次,来看生命的合成、及每一个生命互动的关系,我相信这又是一个新的视野。生在这个时代,很多知识可以提供我们生命单元正确的认知,生命尺度不同的分享。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学习,学着不要只用一种尺度,而是用多种尺度来看生命。我们才能真正看懂,生命在整个大局和小格局之内所表现的意义。在《金刚经》里有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也是不同尺度生命的展现。所以要好好了解佛法,在生命的认知上,我们如果能有尺度不同的体验,就会有更丰富的生命经验。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梁教授做这样的演讲。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
 
欢迎大家来听我今天的演讲,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细胞心灵说」。细胞我想大家都知道,心灵指什么,应该也知道。这个题目本来想在后面改成学字,这个「学」是未来式的。事实上现在没有「细胞心灵学」这个东西,我是期待将来会有,所以改成「学」字,来开创「细胞心灵学」。
 
今天要讲的主题,其实是细胞心灵。「细胞」这个观念,是巴斯德用显微镜发现细菌以后,就变成大家通用的名词。所谓的发现细胞,只是发现了细胞的肉体,并没有看到细胞的心灵。所以我们现在所有的细胞学、或是细菌学,讲的都是没有心灵的细胞体。
 
我今天要特别提出来的是,这些细菌、细胞是有心灵的,这件事是一个新的观点。自从巴斯德发现细菌以后,医学有了非常大的进步,这个进步主导了现代医学的发展。但是这样主导的发展是偏颇的,因为他们只看到了细胞的肉体,没看到细胞有心灵,所以「细胞有心灵」这件事情是完全被忽视了。
 
我今天为什么要提出「细胞是有心灵的」这个观点?因为细胞有心灵这件事,在我们学佛、修行的过程里,必然有这样的认知,只是没有办法提出实证。虽然有这样的看法,却没有实证,所以就没有向社会大众提出来。最近我们得到了实证,所以今天这公开的公益演讲才会有这个题目。
 
我们如何发现细胞心灵,这个实证是一个真人真事的记录。我们圆觉宗有一位学员,她来的时候已经得了四年多的癌症,本来是乳癌,后来转移到肺。这几年来,她当然经过各种医疗,到后来她采用了修行,以及中医的疗法。她到我这边来的时候,样子看起来还好好的,我们并不知道她有这么重的病,觉得她的保养还蛮好的。学了一段时间后,她告诉我,她已经是乳癌末期了。但是我看不出来,我看她样子还蛮好的。她就问我对于生病这件事情应该怎么做?我建议她:「你应该跟你的肿瘤癌细胞沟通。」「怎么沟通?我们修行里面有沟通方法的,你对你的肿瘤癌细胞要有feeling,去感觉他是什么。你对他越了解,感觉得越清楚,就越能够帮到他。」对于任何问题,我们采用的方法就是这样,对自己的问题要深入去感觉它。这个感觉要用feeling,不是理解的,是直觉的,这样去感觉它。感觉它是什么,那就是什么。这样的方法,我们叫做用feeling去感觉。
 
她就很认真的做这件事情,她很认真的去感觉,肺部肿瘤癌细胞是什么呢?她感觉到是一团硬硬的东西,几乎没有办法进去,只觉得它是一团硬硬的东西,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我说:「你要感觉到它里面的内容,内容是什么?你要感觉到。你要有feeling,要感觉到。用我们修行的放大、缩小这个技巧,把自己缩小,缩得跟细胞差不多大小再进去,进去了,再感觉那个细胞。」
 
结果她感觉到的是什么?她发觉这个细胞,非常的害怕,陷在恐惧中。除了感觉到他们很害怕之外,还感觉到,原来他是一个小自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她自己。察觉到这样子,她就来问我;我说:「你是不是觉得,它那个恐惧跟你自己,(自己,我们就称为大我好了),跟你这个大我是不是一样的?」她发现是一样的,原来她自己也有这种恐惧。
 
这个细胞的恐惧,跟大我的恐惧是一样的。而且她非常清楚的知道,那些细胞就是从「大我」分出来的一个小「自我」,原来是这样子!她把这个状况告诉我,我说:「既然是这样的状况,你要先做一件事情;先把自己的恐惧-就是你这个『大我』的恐惧先解决掉。你自己的恐惧没有解决,细胞小『自我』的恐惧是解决不了的。」
 
这个时候,她就努力去检讨自己的恐惧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来的?我想每一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她最初觉得是自己怕死,从这个「怕死」继续深入去找,她发现她的恐惧,真正的恐惧,是来自于她母亲。她很小的时候看到她父亲打她母亲,因为她同情母亲,她想要保护母亲,那时她母亲的恐惧转到她身上,一直到现在。最后恐惧变成了癌细胞,癌细胞的恐惧就是这么来的。
 
她自己深入检讨后,发现她的恐惧不是自己的问题,是她母亲的恐惧投射到她身上。她真正的心是爱母亲,是她对母亲的爱。她把自己恐惧的源头找出来了,找出来以后恐惧就解掉了。当然解的过程有许多复杂的程序,因为她后来病得非常重,几乎快死了。就在快死了那个时候,她完全豁出去了,死就死吧!豁出去以后,恐惧反而不见了。她自己那部分的恐惧不见了,这个时候她癌细胞的恐惧,也就得到了抒解。
 
最早她发现癌细胞是在恐惧的状态中,又发现那些细胞其实是小「自我」。虽然发现了这些情形,可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所以她先回来把自己这一部份的恐惧解掉。在「大我」这边还没有解决的时候,她比较没有时间每天去feel她的癌细胞;她做得比较少,有时候是间断的。在间断了feeling的过程当中,她会感觉到癌细胞在呼唤她,她会感觉到他们在呼唤她不要走,要她继续来照顾、来feeling他,跟他们产生关系。
 
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癌细胞的呼唤,她就比较积极的去照护他。当然在这一段时间,她要先处理那「大我」的恐惧,当她把「大我」的恐惧处理成功以后,再去观照癌细胞时,她发现癌细胞的恐惧就消除了。她整个的过程就是这样,当她癌细胞小「自我」的恐惧解掉的时候,也就是她的病况坏到最谷底时。
 
我与她在这中间过程一直有联系,在她还没有解的时候,我已经知道癌症是怎么形成的,我已经得到概念了。因为这些癌细胞就是我们的自我,我们可以把他当作一个一个的人。这些一个一个的人,他们就是在害怕,怕得要死。在害怕的当中他要什么?他要安全。因为害怕就是源自不安全。不安全怎么办?我们人类都会这样做的,你害怕、我害怕,我们就会挤在一起,挤在一起就觉得安全。所以癌细胞会聚集,挤得紧紧的,这个反应跟人的反应是一样的。另外他们还会做一件事情,他会动用他可以运用的资源,建一座厚厚的墙,把自己保护起来,这两件事情他们都在做。所以癌细胞是怎么形成的?癌细胞的心灵,因为处于恐惧的状态,他要取得安全,所以要聚集在一起;同时他们会筑一道厚厚的墙,把自己封闭起来,就觉得安全。
 
你看!我们人不也是这样吗?完全一样的反应。筑起厚厚的墙就形成肿瘤,肿瘤摸起来都是硬硬的一块,那就是他的墙,一道厚厚的墙,一个壳。这样的恐惧状态,事实上就是人们的「自我」。
 
但是我们现在的医学,认为癌细胞是物质,没有生命(编者按:医学上还是认为细胞是「有生命」的,只是并没有尊重他是独立自主的生命。)。既然它是坏的,就要把它杀死,把它切除嘛!但是他们是有心灵的,是有生命的;你要杀他,他会有什么反应?他会逃啊!有人要追杀,一群人就逃。逃了以后,就是癌细胞扩散了。癌症就这样扩散出去。你看到的是癌细胞怎么扩散来扩散去?因为你杀他啊!他要逃命。如果你不知道他们是有心灵的,你就想不到他们会是这样!当你知道他们是有心灵,他们做的这些反应都很正常ㄝ!就是我们人也会做的事,完全一样的。
 
她的病情到谷底时,她也豁出去,反正没指望了,所以她就重新接受第二次化疗。几年前她做过一次化疗结果又复发了,这一次想:「算了,就去试试看嘛!」这次化疗太成功了。医生预计的是能让癌症不继续恶化,或者恶化的速度慢一点,就可以算成功;结果化疗做下去,肿瘤渐渐缩小了,后来几乎看不见了。她的癌细胞原先已经从肺转移到骨胳,这次化疗做完,肺的肿瘤没有了,骨胳里还有一点,医师们再做后续观察。观察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现癌细胞进一步的活动。最近她有一些新的症状出现,医生说她的癌细胞转移到脑了,所以她又去治疗了,我认为根本没有,那应该是个是误判。
 
癌症当然还有其他因缘,我能跟大家谈的只有一部分,就是从这件事情取出一部份跟大家谈。所以这一回的好转,我认为不能说是化疗把她医好的。化疗的医师都不预计她会好,所以我认为她能够好,真正的原因是她已经把那些细胞的恐惧,小「自我」的恐惧解除了。细胞没有恐惧了,不需要挤在一起,也不需要做一个壳把自己包起来,他已经不要这样做了;这次化疗只是把先前做的壳清除掉。在我来看,这件事情是一个非常明确的实证,实证了细胞有心灵。不但细胞有心灵,细菌也有心灵。
 
有心灵他就有一个特质,什么特质?他自己会决策,会采取行动。就像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会做这样的事情。心灵是什么呢?心灵包含了两个成分,一个是自性、一个是识心。说得更世俗或一般人用的语言,也就是说细胞有灵魂,他自己可以做决定、做决策。经过这样一个实例,我可以确定细胞有心灵。
 
如果细胞是有心灵的,而我们把他当作没有心灵,这样来对待他、医疗他,会有问题的。有很多事实让我们知道,像现在的细菌,我们也是把他当作没有心灵,所以我们用各种药杀这些细菌,结果细菌会有抗药性。细菌产生抗药性的速度比人类生产新药的速度还要快。他为什么会有抗药性?因为他有心灵。你来杀我,我就想办法防你、对抗你,并做出对治的决策跟行动,这种反应没有心灵是做不到的,一定要有心灵才有智慧做出这样的成果。这件事也证明了细菌有心灵,此外经过禅定的实例也能证明,细胞是有心灵的。
 
有了这样的观念来看现在的医学,就觉得问题太多了。他们是有成功的地方,但因为这个偏差,也会有错误的结果。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的重要,想把它透过演讲告诉大家,对现在的医学我们要重新来检视。
 
做为一个现代人,面对这种情况,我想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正视这个问题之前,我再多讲一些「大我」的心灵。细胞有心灵,「大我」也有心灵,也是自性、识心这两个成分。关于大我心灵有自性、识心这两个成分,我们圆觉宗把它弄得非常清楚。当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宗教,佛教里面也有很多宗派,都主张有心灵,也都主张有自性、有识心,也许其他宗教不见得能鉴别自性跟识心的差别,但是也会接受人是有心灵的。但是大家要知道,在我们现在这个世界,主张有心灵的这一派是没有力量的,不是主流。
 
现有的世界主张没有心灵的是主流,他们连「大我」都认为没有心灵,怎么会认为细胞有心灵?虽然有些人是认为有心灵,可是他们主张「有心灵」的说法,无法说服认为没有心灵的那一派人。因为他们虽然相信有心灵,但是拿不出实证。另外还有一个不能说服人的原因,是大家对于「心灵是什么」其实是模糊的。
 
因为模模糊糊的,有些人说「啊!我相信,我认为、我接受有心灵!」另外一帮人则说「我就是不接受!」你也没办法。不接受的这些人势力是比较大的,接受有心灵的势力是小的。不接受有心灵的这帮人其实也不是完全不接受,他们局部的接受有心灵,却要做一点修正。
 
完全没有心灵说不通,所以他们也会有条件的接受「有心灵」。他们认为心灵这个东西,是从脑神经细胞生出来的,所以脑神经一坏掉,心灵就没有了。这个其实跟主张有心灵的意义是不同的,我们主张心灵有自性、有识心,脑神经坏掉了,心灵还在的;我这个心灵、这个自性、识心是完全不受影响,独立于脑神经之外的。虽然他们现在妥协成脑神经生出心灵,所以心灵是有的,但是他的「有」是有条件的:脑神经在的时候有,脑神经坏掉,心灵就没有了,烟消云散一点都不存在。现在一般对心灵的认知,大概是修正成这样,这是主流。
 
我们圆觉宗是完全不接受这种说法的。为什么不接受?我立刻可以证明那是错的,当然就不会接受这种说法。我现在来说明一下,大我的心灵是什么?大我的心灵,要说的就是能知、被知的问题。如果各位常来听公益演讲,一定听我们说过。当然有人是第一次来、没有听过,所以这个地方,我快速的说明一下!
 
心灵的作用,一定会有一个「能知」、一个「被知」,这两个部份。所谓知,包含你看到、听到、摸到、想到……,我都把它归为一个字「知」。像这枝笔,我拿它,就有一只手「能」拿,还有一枝笔是「被」拿;一定存在有「被」跟「能」的关系。这个关系是非常基本的,一切事物都有这样的基础关系。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把这个世界,直接分成「被知」、「能知」两部分。我们可以看得出来,「被知」的东西是属于物,「能知」的部分才是属于心。「物」是指我们的世界,「心」是我们的身体,指我们的肉体,包括识心、自性。
 
我也可以把这个世界,分成「世界、身体、识心、自性」四个层次。这四个层次包含了宇宙的一切,世界包括房子、桌椅、日月星辰、山河大地、一切的身外物都是世界。这只笔是世界的一部份,我的手是身体的一部份,当我的手一拿起这只笔,这时「能知」跟「被知」的界线,就划在身体跟世界之间;这世界是被知,身体跟识心、自性,全部都是「能知」。我站在这里被你们看见了,我对你们来讲是世界的一部份,你们的眼睛是你们身体的一部份,所以你看见我的时候,「能知」、「被知」的界线也是划在身体跟世界之间,我想这个大家都知道。我们每一个起心动念、每一个动作,都有所谓「能知」、「被知」的对照关系。有了「被知」一定有「能知」,有了「能知」一定有「被知」;这两个不会脱开的,他们是对照的关系,绝对不会有了「被知」而没有「能知」。
 
什么是「被知」?只要是被你感觉到就是「被知」嘛!我们现在来做一件事情,大家眼睛闭起来,你能不能感觉到整个身体?身体是不是被你感觉了?只要眼睛一闭,是不是可以从头到脚,每一部分都被你感觉了?表示什么?身体是「被知」。只要眼睛闭起来,身体是「被知」的啊!身体是被知的时候,能知与被知的界线就会在识心与身体之间。因为你眼睛闭起来,你的身体不是被眼睛看到的,也不是被你的手摸到的,不是身体的感觉,身体是被感觉的。代表身体跟世界全部是被知的,只有识心和自性是「能知」。这个界线一划出来,已经告诉你,识心是超出身体的,是在身体之外。
 
脑神经在哪里?在身体里。大家只要眼睛这么一闭起来,就知道这个事情。识心是能知,才能够感觉脑神经,这个大脑是被知,是被感觉的。怎么可以说:「识心是由脑神经生出来的。」?识心根本在脑神经之外嘛!一般人认为「我心里想……」是脑神经在想,我的大脑在想,我的头在想,都认为这样。我们只要做一件事,把眼睛闭起来,这个头是不是被你感觉了?脑神经是被你感觉的,是谁在感觉?是识心,是心灵的部分,所以心灵是超越肉体之外存在的。我们这么清楚的知道这件事情,对于「心灵是在脑神经之下的东西」这种说法,怎么会认为它对呢?怎么还能够接受那些错误的观念?没办法接受的。
 
识心是什么?识心能不能被你感觉?能够的。什么是识心?我们是不是会想东想西?那个想东想西就是识心。不是大脑,就是你的识心。你会知道你在想东,你也会知道你在想西,你也可以决定我要想东不想西,那个被你知道的「想东想西」就是识心,每个人都能鉴别的。不需要什么深奥的仪器,马上就知道了。当你「想东想西」的念头被你知道的时候,就是识心被知道。「识心被知道」意思是什么?识心、身体、世界全部是「被知」,能知、被知的界线划在自性和识心中间。
 
到了这里你就会发现一件事情,识心刚才还是能知,现在又变成被知了。身体、识心,又是能知、又是被知,立场会换的;所以我就叫它能知、被知的混合区。我们如果认出这个是混合区,这个事情就清楚了,如果认不出这个是混合区就会被搞混,搞得颠三倒四,到底什么是能知?什么是被知?很迷惑。如果你明白这个是混合区,那就OK!这个世界永远都是被知,它是纯粹的被知。身体、识心这个部分,有时是被知,有时是能知,叫做混合区。
 
自性里面是不是也有办法被知呢?可能。当我们察觉了某一部分的自性,那部份的自性就是被知的,能知、被知的界线划在自性里,切成两半,一半被知、另一半还是能知,有没有这个可能呢?有。就算有这个可能,能知的这一半是不是还可以再剖一半?不管怎样剖下去,总有一个能知留在那里,永世不绝。你怎么切割都切不完的。好,不要那么麻烦,我们做一个人为的规定:假如这一半剖下来,这个部分变成被知了,这一半就并入识心。只要有这个情况发生,都说那是识心。如果我做了一个这样的规定,意思是说自性这里没有办法被知。自性就是不可被知的能知,他永远都是能知。
 
好!最终极的心灵指的是什么?就是自性。就是不可被知的能知,这个就是心。当然佛法也称这就是觉性、就是自性、就是佛性。佛有一个称号叫无上正等正觉,指的就是不可被知的能知,也就是觉性。不可被知的能知,但是他能知道一切。注意喔!他能知道一切,可是他不可以被知。
 
到这里是不是证实了心灵的主体性?证实了,就不会像现在一般主流观点,在这里弄不清楚。我们刚刚这样走过来,你们不是只听我讲,你们是跟我一起做,跟我一起实证,证明了这件事情。这样就非常的清楚、非常的确定「心灵是独立存在的」。
 
在能知与被知的关系里面,能知就有「掌握主动权」这个事实。譬如我们一只手拿着笔,主动权掌握在我这只手,还是掌握在被拿的笔上?没有问题,一定是掌握在我手上。为什么?我不拿它就不拿它,我要拿它就拿它,不会是这个笔要不要给你拿,一定是这个手啊!主动权一定是掌握在我手上,你马上就可以证实的。所以终极的主动权,就是掌握在自性这里。也可以说,掌握在不可被知的能知这里。以佛法的话来讲,就是掌握在佛性,掌握在自性,那才是这个宇宙里的终极主动权。当然掌握主动权的才是老大,不管怎么说,主动权都没有的,怎么会是老大?这句话的意思是心灵才是老大,肉体怎么会是老大?所以医病要医心,要从心灵下手,怎么是下手在肉体上?那个不是老大。
 
我们是因为在心灵这个部分,下了这么扎实的功夫,才有能力说:现在的主流观点是错的。不只是因为我「相信」自己是对的而他们是错的,所以才说他们是错的,不是!我可以证实,对于目前主流错误的看法,我们是有实例说明的。所以这次才敢把细胞心灵说提出来,虽然现在还不成为一个「学」,我相信以后会变成一门学问的。
 
「大我」是什么?刚才已经讲了,「大我」有不可被知的能知—「自性」这个部分,最根本、最纯粹的心灵就在自性。
 
细胞呢?我们的细胞也有心灵,这个心灵包含识心跟自性,那个恐惧是属于识心。我们讲细胞会恐惧,那个恐惧指识心这一部份。我们有自性、识心,细胞也有,细胞有的就是从我们这里分出去的。我们一个人身体的细胞有多少啊?约500亿。如果把每一个细胞当成一个众生或是一个人,大我跟这些细胞的关系是什么?他是从大我这个地方分出去,他的肉体就是我们身体的一小部分;自性也是我们自性的一小部分,他的识心也是我们识心的一小部分。如果有500亿个细胞,那每一个就是500亿分之一的大我,细胞和大我之间有这样一层关系。
 
地球的人口大概60亿左右,比地球的人口还多,所以我们整个人体,不要只看肉体,除了肉体之外,还有识心、还有自性。就数量上来看,这里是不是一个世界啊?每个人体就是一个世界。
 
大我在这个细胞世界里面扮演什么角色?照我们佛经的话来讲,就是摩酰首罗天的天主,用简单的话来讲就是老天爷。真正的你,就是你这个小世界的老天爷。佛经的这个天主是很高的,比一般讲的玉皇大帝、梵天天王、上帝这些境界还要高的天主。摩酰首罗天又叫色究竟天、或大自在天,就是色界的最高境界。《华严经》里面特别讲,这个摩酰首罗天的天主是十地菩萨。十地菩萨担任天主的角色是来代理佛的。
 
好了!我们每一个人已经都是代理佛了,我们统辖了500亿个众生。这500亿个众生把大我的自性看成他们的老天爷,你是不是应该做一个好的老天爷?对你所管辖的细胞众生是不是应该体贴一点、多照顾一点?不应该莫名其妙,把他们赶尽杀绝。他们有什么地方不对、做不好变成了癌细胞,你应该疼疼他们、开导他们,把他们的恐惧化掉。这个不是天主该做的事吗?你怎么变成坏老天爷,接受错误医学的建议要把他们杀光?杀得他们到处逃命。癌症在身体转移、扩散,你不是更完蛋。
 
细胞既然是一个一个的生命,他们就是众生,而你有幸做了他们的天主,应该做什么呢?应该好好的修行。修行成功,修行成佛了,这些细胞也跟着成佛,是整个世界成佛。整个世界喔!不是一个人。这不是一个很伟大的事情吗?把这些细胞照顾好,身体就会健康,寿命就会长,心灵也清净了,这个世界不就是清净的净土吗?
 
我们常常会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担当不了什么大职务,没办法做总统、也没有办法做市长,只不过是个普通个人。ㄝ!你是你那个世界的天主耶。天主这个位子你责无旁贷,你这个都没有做好,还怪东怪西?这个是很重要的观点。大家会想「这个是小世界啊!」我告诉你,事实上没什么好区分大小的,大的就是小的,小的就是大的。佛经讲「一毫毛端含十方佛土」,大的就是小的,小的就是大的;小世界就是大世界,大世界就是小世界,这之间事实上是一致的。小世界做不好,大世界也做不好,大世界更不容易去掌握,因为我们只是整个大世界里的一个小细胞。现在你是这个小世界里的最大、老大,你还不好好做?
 
实际上,我们这个天主还不容易接触到细胞,通常我们接触到的是什么?细胞会分化,组成脑神经系统、心脏血液系统、肠胃系统、骨胳肌肉系统……等等,我们实际能接触的是这些系统。如果我们把一个小细胞当作我相,这些系统就相当于众生相、寿者相,这是指肉体部分。也会碰到识心的部分,我们心里面不只是一个一个小的识心,是什么呢?小小的识心组成了一个理想、一个习惯、一个认知,或者是一个看法、一个欲望、或是愿望。他们会组成众生相、寿者相这种层次,也会组成我们会感觉到的「气」。
 
我们比较会接触的就是这些,这些都是由细胞组起来的。我来比喻一下,我们所接触到的是什么,还不是500亿个子民哟,这还接触不到。你是天主,大部分接触的是手下的文武百官,直接接触的是这些,要处里的是这些,你要把手下的文武百官摆平。那些文武百官为什么要跟着你?因为看你会修成佛。如果你不行,他就想取而代之,那就是五蕴魔境。你为什么不行?你根本搞不清楚在干什么。有些人糊里糊涂的,千万不要做一个糊涂天主,要很清楚,掌握终极主动权。你是这个世界的老大,「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不要乱讲。」他们会愿意跟着你,就是希望你修成;你修好了,他们就跟着你一起修好了。
 
修行程序就是这个样子,这个宇宙里面就是这样安排的,我们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运作,这个世界、这个宇宙也是一直这样运作的。我们常常说:有的时候如何如何……?不是的,不是有的时候并非这样……,而是你没有弄懂。事实上一直都是这样的,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个细胞心灵说,会演变成一个小世界的学问。我们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小世界整顿好,人与人之间,借着修行也把关系都做好。以小世界来说,也就是小世界与小世界关系也处理好了,那我们这个大世界也就可以修成,变成净土了。这样的观念一扩散出去,就好像在修《华严经》的境界,只不过《华严经》没有拿细胞做文章,我拿细胞来做文章而已。这个角度就像主持人刚才说的,用不同的尺度;用很大的尺度、很小的尺度,各种不同的眼界,让大家来透视整个宇宙的实况。我想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各位!。
 
主持人:
 
每个人都是摩酰首罗天的天主啊!听了很高兴,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做一辈子的天主,而且不用竞选。看现在的竞选那么辛苦,我们真是很荣幸,每个人都是做天主。
 
从梁教授的演讲里,我想到了好多实例。我十几年来演讲或上课时,常常会做拉手指环的试验,在座很多人看过,我们发现身体是很灵敏的。细胞比我们想象的要灵敏太多了,有很多东西,在我们的知识、感官里其实还判断不出来,但是我们的身体老早就知道。所以我们常常教学生,你拉拉手指环,就知道那些东西对你好还是不好。这个环境对你有益还是有害?其实大家也可以用这个方式。
 
听这个演讲就可以知道,其实我们每一个细胞跟全像摄影的每一个小格一样,每个细胞都储存了我们生命的所有经验。我们常常告诉同修或学生,要爱护身上的每一吋肌肤。古人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个孝也是孝顺自己,因为我们身上的每个细胞,就是一个小小的我。
 
每个细胞既然有心灵,器官移植就变成很严肃的问题。因为你一定要在这个心灵还没有跑掉的时候赶快移植,移植过去后,他才可以继续存活。可是移植的心灵不一定愿意住在那个新的环境里面,常常会让接受的人很痛苦。我听了很多,有些人跑到大陆换一个肾或一个肝回来,半夜常常被一个声音吵醒:「我不要跟你在一起。」这些都是经济能力非常好的人,他有能力去换肾、换肝,可是换回来却是日夜难安,最后还是不得安宁的走完一生。
 
既有的身体是和我们最合作的,全身细胞何止500亿,有些演讲者说有六、七十兆的细胞。你看看,我们这个天主多伟大!我们不好好照顾他们,谁来照顾他们?所以自己身体要自己好好的照顾,不能交给医生,三分钟就决定你的死活,这是太不负责任了。
 
要怎么样照顾我们的身体?我们回头讲一件事情,我们有没有体会过爱一个人要如何爱?如果你真的体会过,譬如:爱自己的父母、爱自己的孩子,你就用那一种的心去爱你的细胞。细胞就能从惊恐、慌乱中,慢慢的回复他的自信心,回复到跟其他细胞等同的和谐、可爱。
 
我们在临床上有一个统计资料,在家排行第三的女儿,常常很容易得乳癌。原因是生第一个时很希罕,生第二个还可以,生第三个女儿时,作父母的会觉得已经没什么,已经太平常,所以往往就冷落了她。冷落对孩子的身体细胞来说是有知觉的,她就会郁郁寡欢。一旦郁郁寡欢,很容易造成身上很多循环不顺。郁郁寡欢的人通常胃口不好,所以很容易造成肉体疾病。
 
如果把中西医看成一个整体观念,很多事情是相连的。我们绝对不要用现代科学方式,把整体性的东西剖成一小块一小块来个别对待,我们还是要把它看成一个整体。所以每一个人都应该发挥自己的爱心,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要让身体坏到不得已还要做器官移植。
 
我讲我弟弟的例子,他去年得肝硬化,很严重。从国外回来的时候,整个人又黄、又肿,简直不像一个人,看起来随时可以走掉。医生说最好的办法、一劳永逸的办法就是换肝。我心里想,这样怎么叫一劳永逸?结果我这个弟弟真的很疼惜自己,就在台湾养病养了一年,这种照顾把它完全转变过来,连超音波照到的肝硬化那粗糙纹路都不见了,现在他又回去美国上班了。
 
一个人只要能够爱护身体,你的细胞一定很高兴,他的高兴就是我们的健康。学着用最大的爱心,最诚挚的爱意,爱你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梁教授的一句话常会带动我很多想法,刚才梁教授说:一般人把脑神经系统当作是心灵的来源,让我想到所有的死亡的认定,都是以脑波做为判定的标准。我告诉大家,如果定得很深、出阳神,也没有脑神经的电波。我听说过,很早以前我学气功的班主任入定,定到后来没有脑波,他太太以为他死掉了,就把他火化掉。当时我在国外不在场,我的好友告诉我,处理得太仓促,很可能他是入很深的定。以前广钦老和尚入很深、很深的定,很多人以为他死了,结果一位高僧说:「不是!不可以动他。」后来他就还魂过来了,所以脑波不见不一定叫死亡。
 
我想每一个人都要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活一辈子,尤其活到老能健康,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如果做天主还不能自主,那也是一个很痛苦的事情。所以希望大家好好的修,在有生之年身体健康,要走的时候也是来去自如。
 
这些年因为接触的朋友多,看到的人生百态也多。有一位老先生已经九十几岁了,有一天跟他儿子说:儿子啊!我好像要走了ㄝ!本来他每天都去爬山,爬过山就坐在一个凉亭乘凉,来往的山友都会跟他打招呼;结果那一天发现,这老先生怎么不回答了呢?一看!他坐在那里就走掉了。就这么轻轻悄悄的走掉,多么美妙的人生。最近听到好几位老人家,都是这样来去自如的走了,我们如果能这样走掉的话,真要非常谢谢自己!
 
来的时候也许哇哇大哭,那是不得已;去的时候就不要再让别人哇哇大哭了。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因为每一个细胞都有知觉。照顾好的话,要走时他们也不会跟你拉拉扯扯,为了一些未了事跟你扯来扯去,结果扯到病房去。其实这个演讲让我有很多感动,我想在座的听众也有很多感动,这样的感动让我们可以更深层的去反省,有没有活得像天主?有没有活得很慈悲,是个很有智慧的天主?
 
如果能这样活一辈子,我当总统干什么?才两千三百万,我当一个有六七十兆众生世界的天主,何尝不是无上光荣?有生命是很可贵的,要好好珍惜。每一个人应该要懂得生命的珍贵,把梁教授的这些东西尽量融化到我们的生活里,让生活更美好,也让家人更美好。当然,行有余力、互相相濡以沫,大家都更好。如果我们把世界搞得很惨,这个宇宙的大统领一定会说:我身上怎么会有地球这个癌细胞呢?我们有一天被他们一刀割除,那不是也很惨?所以今天的演讲,应该有很多的启发。
 
接下来我相信很多人有非常多的问题,不是只有我,我是占主持人之便,话多了一点,谢谢大家。请梁教授来回答!
 
问:既然梁老师能提出本性与识心,为何不提出证据去说服那些认为心灵只是脑神经的人,进而成为主流、显学?
 
答:我现在不正在做这个事吗!在我们这个社会,每一件事情的演变都是从小开始,而且这个转变需要时间。要让整个世界转变是很慢的,但是我们一小部分的人有机会接触到,就可以慢慢转变,这一小部分可以领先转变。你们今天来参与演讲会,这是很幸福的事情。
 
问:您有了证明,为何无法成为主流,问题出在何处?
答:问题在于时间不够。我可以预见往后这个会是主流,就像科学成为主流之前,它也不是主流,是经过了几百年的时间。在我们这个世界,转变是缓慢的,我们一小部分的人可以领先这个世界。我们只是先知先觉,先知先觉是很寂寞的。我以前更寂寞,现在还有这么多人来听我讲。
 
问:请教摩酰首罗天的天主?
答:大家如果要了解可以看《华严经》。《华严经》的〈十地品〉最后就是讲十地菩萨,讲十地菩萨的时候,就会讲到摩酰首罗天的天主。所以你去看《华严经》的〈十地品〉,十地就是从一地讲到十地。如果没有耐性,翻后面看十地菩萨也可以。
 
问:细胞有「心灵」,那细胞的主动权,会与大我的主动权冲突吗?
例如癌细胞形成,势力扩大,最后「大我」被伤害就没命了?
 
答:细胞的主动权是源自于大我的主动权,所以是不会冲突的。你去看这个世界,在天主这个位子,就是至高无上的,下面的子民不像我们现在民主选举,还可以反抗,没有这样的事情。
 
问:细胞是大我的分身吗?大我就是本尊吗?
答:细胞是大我的分身吗?可以这么说。大我就是本尊吗?也可以这么说。
 
问:色究竟天的天主是「十地菩萨」,但是「凡夫众生」不知道十地菩萨如何做好天主,那凡夫应该如何做好天主的角色?十地菩萨是何种境界?
 
答:十地菩萨是何种境界?要看的话就看《华严经》的〈十地品〉,要懂的话最好从一地读起,很长的。没有从一地读起,只读十地不会懂的。从一地读起才懂得一层一层是什么样子。我想这个问题是:「我怎么一下变成天主?我还是凡夫。」大概是这个问题吧!你不是凡夫,你有佛性就不是凡夫,就是佛,所以做十地菩萨是当之无愧的。
 
你会想:「我不晓得怎么做?」不需要晓得怎么做。不需要!你自然会做,为什么?因为你就是啊!你已经是你这个世界的天主,你怎么会不知道怎么做?不需要晓得怎么做,自动就会做。不会做的原因是你有错误的观念,你认为自己不是十地菩萨,你不认为自己是天主,所以你不会做。我现在告诉你,你就是你这个身体小世界的天主。如果「天主」你听不太懂,老天爷你听得懂吗?你就是你这个身体小世界的老天爷。我们不是很多事情都要求老天爷帮忙吗?而你身上的细胞也是一样在求你,也在求老天爷。那个老天爷是谁?就是你啊!只要你知道你是老天爷,你就知道怎么做。不会做的原因,是你不承认自己是老天爷。你不认为、你怀疑,那你就不会做,所以这个是观念的问题。
 
问:人的自性与遗传,与轮回有何相关?对冤亲债主应持何种态度?
 
答:人的自性没有遗传可言,人的自性就是从佛性来的,跟父母之间的遗传没有关系,但是我们肉体细胞里面的基因、结构跟遗传有关。我们的识心跟遗传无关,而跟轮回有关。自性是从佛性来的,识心是从轮回来的,肉体才跟遗传有关。
 
对于冤亲债主应持何态度?我们要知道:我们的细胞、细胞组成的文武百官,刚才我们描绘的,他们都可能是你的冤亲债主。除了脑细胞,其他的细胞每七年全部都换过一次,全部换新。而红血球、白血球,几天就换新。所以他们就在那里轮回,从这个红血球要换成下一个红血球,那个识心还在里头,但红血球的身体一直在换。那些可能是一个冤亲债主,他已经轮回好多次。所以我们常常渡冤亲债主,就是在解这些问题、这些结。
 
问:如果脑结构与自性无关,试问自性可否存在于石头,植物…并以何现象展现?
 
答:不是自性跟脑结构无关。脑结构是被自性用的工具,自性就代表了能知,也代表了能用。自性不是被用的工具,他是能用。脑神经这个系统,是被「能用」所用的工具,他们是这种关系。他们是「能用」与「被用」的关系。如果你的自性是被大脑所用,那就叫做颠倒。所以修行就是要学会「无所住而生其心」,不要有住生心。如果你用「有住」的模式在运作,你的自性是被你的大脑、被你的识心所用,你就变成奴才不是天主。天主怎么可以被奴才所用,你算什么天主?大家提出这样的问题,嗳!真的是搞不太清楚!这样搞不清楚,想做一个好天主真的很难耶!不见得要好,至少要做一个称职的天主。
 
问:请问「万物有灵」的说法是否正确,请深入开示。
 
答:还要深入啊?万物有没有灵?只要有灵就是生命。我们当然也可以去感受,被我们用的物体是否都有灵,我们可以有这样的看法。要注意,你可以有这样的看法,但是那个灵就是你,不是别人。如果你说:「我认为这瓶水有灵。」,那个灵就是你,你赋予他的就是你的灵。但是你不赋予他,当然就没有,主动权在自性。
 
问:佛法所说「本来俱足」是何意义?与教育学习有否抵触之处?如说本来俱足,为何还要学习?
 
答:我对学习的了解,跟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不一样的。问这个问题的人,认为我们本来不会,经过学习以后才会,称为教育、学习。我想他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先有了这样的主观认定。也就是说,他认为「这个东西我本来不会,透过学习变会。」有这个条件。我没这个条件,我的条件跟这个相反,我的条件是什么呢?你本来就会,透过学习你才知道你会。如果你本来不会,你怎么学,老师怎么教,你都不会,不可能会。如果对「学习」的认知是像我这样,就没有这个问题。「学了才会,本来是不会。」这个看法是不对的。这个问题我在大学时就彻底的想过,我检讨我自己的学习,所有学会的都是我本来知道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会;经过教导以后,发现我原来就会。学佛也是一样,你要修行才知道你是佛。你本来就是佛,你就是不知道,你也不承认,是透过学习才会。
 
问:美国的Kryon(克里昂),对于今天的主题有相当多的启示,他揭示DNA的十二层次,而且目前人类科学所能认识到的,只是3%的第一层次(生物化学层)。其他则涉及到多次元的心灵奥秘及实相,包括累世的记忆、业力及成道等。依照您的「交易原理」,所以特别在此推荐此一网址。(Kryon.com)。
 
答:我会注意看看。
 
问:在二元对立的思维架构下,物质与心灵是对立的。为了纠正太重视科学、物质的思维下,说心灵才是老大是可理解的。我个人的想法是「心物合一论」。物质是心灵的显性,即是物质(物体)是显性的心灵,而心灵是隐性的肉体。物质、肉体是硬体,心灵是软体。软体必须透过硬体发展,光有硬体没有软体也不可以。就像道家哲学中「阴阳」的观念,阳中有阴,阴中有阳,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阴与阳既相生、又相克。如果心灵和物质是绝对二分的话,那两者如何可能互动呢?全然否认心灵是错的,全然否认物质也是错的,否则我们为什么要来世间走这一遭?只要没有肉体(物质)、就只剩心灵就好了啊!那么修行最简单的方法即是「自杀」(当然这是夸张的比喻)。
 
答:说得没错,是这样子。我想会提这个问题,是因为他看到我强调心灵,不要物质。我是在对那些强调物质不要心灵的人说的,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我就不会这样说,这样说也有问题。你是对的。
 
问:明点的位置何在?身内有三万六千神的位置何在?
答:这个我也不知道啊!我所知道的明点就在你的眼睛前面。
 
问:自性是不是没有办法直接体证?
答:可以说没有办法直接,但是可以间接。
 
问:「觉遍十方」、「无上正等正觉」时,是自性显现吗?也就是「空性」需藉「有相」才能显现吗?
 
答:自性要显现,就是透过有相。譬如说:人展现他的生命力,这个生命力的展现就是自性的显现;也就是「空性」需藉「有相」才能显现。因为所谓显现就要被人家知道,所以只能在被知的地方去显现。不是在能知这里显现。「能知」这里是无法显现的。
 
问:师父!我回来了。
葳婕想与师父详谈细胞心灵说,因今年我已经在全国乳癌病友团体内执行第一阶段动作,明年开始去建立「实证医学」。
 
答:喔!好!
回答完了,谢谢各位!
 
主持人:很感谢梁教授今天的演讲,听了演讲可以实际去运作。记得你站起来要把自己身体想象是一个很美的世界,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自我暗示。这个名词现在有,要自我想象有很美的身材、很美的心性。保持这样的心情,明年再来就会发现你的长相不一样了。其实你只要心这么一转,你的细胞就开始转变,细胞小生命比较容易改变;我们这整个世界要变,会稍微慢一点。但是只要你持续七年,一定焕然一新,希望你们听了这个演讲之后,七年后人人都是佛菩萨再来相聚。谢谢大家。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喜佛所喜 乐佛所乐
下一篇:放生的现代意义
 电话语音连线法会(二)
 现代的佛法
 喜佛所喜 乐佛所乐
 放生的现代意义
 《金刚经》的实践-建立人间净土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之一
 「不动地」与「体相用」的真义
 工商时代的佛法
 智崇居士学佛因缘——兼谈圆觉宗的修行与历史以及佛法传承的困难
 《圆觉经》讲座 四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81 砍头落地[栏目:没时间老]
 漫说《中阿含》(卷十九)~B 二、有胜天经[栏目:界定法师]
 难学能学难行能行[栏目:如瑞法师]
 恒常的快乐[栏目:星云大师·微教言]
 禅不入宗教[栏目:怡僧法师]
 《金刚经》释义 第三品、大乘正宗分[栏目:法界法师]
 瑜伽王冠之顶饰[栏目:敦珠法王]
 重庆市忠州佛教研究之三——忠州佛教源流考略[栏目:道坚法师]
 A Taste Of Freedom - Convention and Liberation[栏目:Ajahn Chah]
 第十三回 兴土木重修金光寺 定良辰舍身耶摩山[栏目:观世音菩萨传]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