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大方广佛华严经合论简要卷之三(李贽)
 
{返回 明清居士名家文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026

大方广佛华严经合论简要卷之三

  唐沧州长者李通玄合论

  明温陵长者李 贽简要

  明吴兴后学董广阅正

  世主妙严品

  此第一会。在菩提道场。举古佛果法。夫阐教弘经。须分四义。

  一长科经意  二明经宗趣  三明其教体  四总陈会数

  一长科经意者。略作十段长科。一明如来始成正觉。二明举果劝修。三明以果成信。四明入真实证。五明发行修行。六明智悲相入。七明蕴修成德。八明利生自在。九明诸贤寄位。十明令凡实证。

  一明始成正觉者。即世主妙严品是。

  二举果劝修者。即现相品已下至毗卢遮那品。总五品经是。及世主妙严品。举佛所成之果。令使人修。

  三明以果成信者。即从佛名号品已下至贤首品。六品经是。亦通取前世主妙严品已来总是。便以十个智佛。以为自心之果。以不动智佛为首。明自心智随分别性无所动故。

  四入真实证者。从升须弥山顶品已下六品经是。以十住为体。住佛智慧家故。

  五发行修行者。从夜摩天宫已下四品经是。以十行为体。行佛行故。

  六明智悲相入者。从升兜率天宫品已下三品经是。以十回向为体。体圆真俗。成大悲故。

  七明蕴修成德者。从他化自在天中十地一品是。蕴修前三法令惯习成就故。

  八利生自在者。十定品已下。乃至普贤行品等十二品经总是。以十地中蕴德成功。十一地利生行满。方名法行圆满佛。

  九诸贤寄位者。即已上六位诸菩萨。并佛出现世间品亦是。皆从性海大智境界中。方便出现其身。寄位成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及等觉位十一地法门。令凡夫信入。

  十明令凡实证者。以法界性中安立十信等六位进修方便。行不离用。不坏方便。其智弥高。其行弥下。逐根行满。故名进修。随力堪能安立诸位。

  已上十段。长科经意竟。如法界一品。总通前后四十品经。总法界故。以此法界一品是一切诸佛及一切众生之果也。若于根本法界门中。起延促见。皆是自情妄见。于佛正法之中。不成信种。当知是人。设修行出三界果。未有成佛之种。即权教六通菩萨声闻缘觉是也。如法华经不退诸菩萨亦复不能知。此明出生死之不退。未成处生死中不退。又亦但得以空观折伏现行烦恼入初地见道位。非是已达根本无明。得根本智见不退。如是三乘见道。总是三种意生身菩萨。皆非是法界根本大圆明智初发心住中能十方成佛等不退。三种意生身者。初二三地。名三摩跋提乐意生身。四五六地。名觉法自性意生身。七八九十地。名种类俱生无行作意生身。如是三种意生身菩萨。并是法界大圆明智海。大宅门外。草室权施。方便安立。令诸子等且免火难。如此经下文。声闻在会如聋若盲。六通菩萨设闻此经不能生信。设能于佛法生信。但随情生信。迷自智境故。无自契实智起真信修故。若不回心。毕竟不成佛。设复教化众生。还能成得三乘及人天之种。但住一方之净刹。无广大法界量等虚空无边智之大见。

  二明经宗趣者。其义有六。一明经宗趣。二此经何藏所摄。三分其序分。四定其正宗。五明此经付嘱何人。六明此经流通所在。

  一明经宗趣者。此经名毗卢遮那大智法界。本真自体寂用圆满。果德法报。性相无碍。佛自所乘为宗。经云。有乐求佛果者。说最胜乘上乘无上乘不思议乘等是。还令初发心者为志乐广大故。还得如是如来大智之果。与自智合一无二。此经宗趣。甚深难信。若有信者。胜过承事十佛刹微尘数诸佛。尽经于一劫。所得功德。不如信此经中如来大智境界佛果法界门而自有之。如经下文云。设有菩萨。经无量百千那由他劫。行六波罗蜜。得六神通。犹名假名菩萨。设闻此经。不信不入。如法华经。亦是为回三乘人令归一乘。破彼几案所依法。令得如来无依住智本自在故。华严经即是始成正觉时。顿为上根者说。法华经即是佛出世后。四十年中。为回三乘者说。又佛乘三乘。一时总说。但随根自应。一音法门各有差别。总别义生。真体无时。无可作前后故。如法华经云。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无二亦无三。但以假名字。引导于众生。又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即非真。余二者。但以十方诸佛共所乘门为实。三乘为余二。但权施设未真者。是余二故。以一实对诸权。皆是余二。为法华经责声闻缘觉不退菩萨三乘等。皆未能信一乘法故。为权教菩萨。虽有一分求菩提之心。犹有怖生死故。得离染不退。未得称真染净平等不退。如修空观菩萨。乐空增胜。及乐生净土等诸菩萨。皆能离生死出缠不退。不入法界性海一真无欣厌门故。望此佛乘。乐生死者。及厌生死者。二俱是退。设观空增胜。修假真如门。行六波罗蜜。得六神通。是离生死不退。非是生死涅槃一性中不退故。以是义故。华严及法华经。说得六神通菩萨。不闻不信此经典故。如法华经云。设有菩萨读诵八万四千法藏。为人解说。得六神通。亦未为难。暂读此经。是则为难。唯此智境界。违情所解。故甚难信也。三乘信解顺情所欣。何以故。说佛果即在三僧祇之后。说佛净土。在于他方。此娑婆是秽土。修菩提者。厌垢欣真。乐生净国。设有住世菩萨。所言留惑润生。为济众生故。非由法尔根本智自在力合如斯故。如是菩萨。皆是顺情之法。法易信故。非如此经说入佛果不逾刹那。但隔迷悟说无量劫。总不移一时故。说从凡夫地创见道时。因果一时无前后际。不见未成佛时。不见成正觉时。不见烦恼断。不见菩提证。毕竟不移毫念。修习五十位满。一切种智悉皆成就。总别同异成坏一时自在。皆非世情所见。是故难信也。其所信者。当信自心。无依住性。妙慧解脱。是自文殊。于心无依住中。无性妙理。有自在分别。无性可动。名不动智佛。理智无二。妙用自在。是故号曰妙德菩萨。是故一切诸佛。从此信生。故号文殊为十方诸佛之母。亦号文殊为童子菩萨。为皆以信为初生故。信心成就。十住初心便成正觉。取能行行处号曰普贤。自契相应名为正觉。自契相应名为住心。为住佛所住。是故此经宗趣。为大心众生设如斯法。即令善财一生得佛。解云。一生者。从凡夫地。起信之后。即任法界智生。非业生也二明此经何藏所摄者。此经明毗卢遮那法界藏所摄。以遍照法界海。一切诸法门尽含藏故。是故下文法界品中。慈氏所居楼阁。名毗卢遮那庄严藏。善财入已。唯见无量诸佛。法藏行门。报相庄严。无尽福相。皆阿僧祇。是故此经。常以佛果为进修道迹。是佛根本大智古迹。修差别智故。若异佛古迹。而有进修。无成佛义。如三乘。且免一分粗生死苦。非是依佛智体古迹契修佛乘也。是故此经是毗卢遮那藏所收。非三乘菩萨藏所摄。

  三明分经序分者。分为二门。一都该一部。二当品自有序分。一都该一部者。即世主妙严品是。二当品自有序分。如经品品之中会会之内。皆有尔时如是。以总言之。一切过现未来诸佛。皆尽一时成佛。并众生生死。亦不移刹那。但众生妄计有年岁长短。如佛所说。即生即死皆不移时。是故经云。一念普观无量劫。无去无来亦无住。如是遍知三世事。超诸方便成十力。明从凡夫地一念发心。忽然见道。进修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五位等法。成佛转*轮入涅槃。总不移刹那。为以法界门为开示悟入故。名实教一乘法界之门。法如是故。以三昧名目明之。此品都举此一乘根本法界。皆明时不移亦不移处。以菩提场无中边故。所修众行。常等如刹那三世。无增减故。无去来故。次入法界品。都举天上人间十方世界。总不思议法界体。寂用自在故。故令众生悟入。是故此之一品。如来但以不思议神力说。不借口言。明世间总真总神。无出没故。

  四定其正宗者。有三种正宗。一随位正宗。二随品正宗。三大体正宗。若以随位正宗。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各有正宗。十信以佛根本不动智为正宗。十住以证入法界智如来果德理体妙慧为正宗。十行以佛根本智起普贤行为正宗。十回向以理智圆融真俗起兴大愿成悲智为正宗。十地蕴修悲智使令惯习功济为正宗。十一地普贤行等众生情流充满法界海任用利生为正宗。此为随位正宗。二一部教门四十品之内。当品自有正宗。三一部教大体正宗。以如来大智法界性绝古今体用圆满一乘佛果为正宗。常以此佛果正宗。以为开示悟入进修。使令惯习成就。

  五此经法门付嘱何人者。此经法付嘱大心凡夫。经云此经法不入余众生手。解云。余众生者。三乘及外道乐著人天及求出世乐者。何以故。三乘菩萨。具六神通。尚自未能闻经生信。何况二乘人天外道。经云唯除生如来家法王真子。即大心凡夫。能生信证入故。生于佛家。不言已生佛家诸大菩萨。诸大菩萨。常为众生说法。无大心凡夫信证。不名付嘱。不名流通。为无人信无人悟入故。

  六明此经流通所在者。如来出现品中。示现法则。表始终五位因果满故。即以眉间光灌文殊顶。口中光灌普贤口。令此二人体用因果互相问答。以文殊为法界体。普贤为法界用。二人互为体用。或文殊为因。普贤为果。或二人互为因果。此一部经。常以此二人表体用因果。今古诸佛。同依此迹。以明因果进修之益。口光是付嘱义。流通义。眉间毫光是果义。以放果光付嘱文殊。令文殊发问果法。普贤说佛出现。即是流通。

  三明教体者。依涉法师释。出经教体有六。今通玄依此大方广佛华严经。约立十法。以为教体。

  一一切众生根器佛一圆音。一念三世无始无终。常转发轮。以为教体。

  二一切圣凡境界庄严果报。以为教体。此乃见境发心。不待说故。又一切法无非佛事故。

  三一切法自性清净。以为教体。以观察力。心契自相应。不待说故。

  四以行住坐卧四威仪为教体。见敬发心。不待语故。

  五以佛菩萨出现涅槃为教体。以此法事。令诸众生见敬及念恋发心故。

  六以佛菩萨神通道力为教体。现诸自在。见者发心。不待文句故。

  七以无常苦空为教体。观者发心。不待语故。

  八以无言寂然为教体。即净名居士默答。不待名句文及以语故。

  九以名句文身语及众生根为教体。藉言方现故。十以法界一切法本真为教体。众生法之。能净垢故。大要言之。一切众生诸烦恼海。一切众生随分善根。人天乐果。声闻缘觉菩萨佛乘。解脱涅槃。名句文身语业等。及一切善恶果报。虚空法界。言与无言。一切法无非教体。以自观智。或以闻法。或自思惟。内熏智现。能离诸恶。及得涅槃。说与不说。皆是教体。若无烦恼。即无教体。

  四总陈众会。于中大意。其义有三。一总举会数。二陈会意。三说佛出世所由。一总举会数。其会有十。二陈会意。

  一初会在菩提场中。明示现初成正觉。为化众生故。

  第二会在普光明殿。重言如是我闻。显起初会。为初兰若菩提场体不离此体得道。此处报宅所居故。犹如世人。于净处得道。方始归来。示现此法。本无来去。迁其时分。

  第三会升须弥山顶帝释宫。说十住之门。明十住之位创始应真。心与空合。自得慧用。自在如天故。如上高山身与空合。

  第四会在夜摩天宫者。明夜摩天。居在空际。不与地连。明其十行。依空行行。在行恒空。无所依故。

  第五会在兜率天宫者。明此天处是乐知足。故说十回向。为表回向之位。均融理事。不贪涅槃。不著大悲。不著大愿。使令处世。如莲华同尘而不污。又表此天于欲界处中。下有忉利夜摩。上有化乐他化。此天处欲界之中。还说十回向门。不令如三乘乐修出世心增。二乘趣寂。菩萨留生及舍净土等过。表法如是。不即要生彼天。明回真入俗。使悲智均平。

  第六会在他化自在天。为于此天说其十地。为此天以他变化用成己乐。以明十地大悲大智。但化众生。以为自己涅槃之乐。无自乐故。问何故超化乐。而于他化说十地之行。答曰。为明从十回向。均融理智。大悲大愿成满增胜。不依次第而超化乐。不同下位次第而修。又明菩萨进修行相。十地之位。道力功行阶降合然。以无明住地未纯熟故。未明净故。其无明住地。果极方终。设至十一地。二愚犹在。是故此经阿僧祇品。如来随好功德品。二品之法。佛果已前十一地。普贤行满。未能达尽。最下入法界一品。如来神力说。表法界中一切法。总神总真总不思议。以此二愚。佛果方息。是故十地之位。随力所堪。堪至此天故。虽进修阶降位位差殊。然法界体。一时一念。一得一切得。不可即作始终长短存情思想违理之见。

  第七会在第三禅说。此一会说百万亿偈。明三禅之中。初禅除忧。二禅灭苦。忧苦既无。三禅唯是法悦乐故。由法乐故喜动还存。以喜动故色心还在。此色心是乐禅悦。乐无思之色。非如欲界之色故。心有无思乐禅之色。出入之息犹存。报得净身。身如皓雪。衣如金色。过身一倍。行即游空。足不履践。初禅身长二里半。二禅身五里。三禅身十里。衣与身倍。明此天说十一地法门。表等觉位中。顺其法身。行其万行。教化众生。遍周法界。常法乐故。至第四禅。寄同是佛位故。称真法性。无出入息。随理普周。任众生见。习气迷法之愚。一切总尽。世及出世法。无事不穷。号之为种种光明遍照义也。以智满故。表法如是。此之一会。超前十地。过初禅二禅二天。明此十一地智倍倍增故。

  第八会在普光明殿。说十定法门。其定名入刹那际。以刹那是极短促。思虑不及之故。终不论别有生灭。明如来出世始终不离刹那际。为此称法界本性以为定体。更无长短始终三世。但以佛自体无作大悲为母。以一切种智为佛。以法无性无所依为时日岁月。以一切众生根器为明镜。佛于一切众生法海。任物自见各得自法。皆令向善。及得菩提。非是如来有重来重去相故。但明此普光明殿是如来自性。一切智种智之都体也。为依报所居。此刹那际定。是佛一切智种智之法性故。意在总括一切法界众海会等总体。不令学者有往来自他故。

  第九会在普光明殿者。明从此处起信心。发行修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定十通十忍。乃至如来出现品。佛果位终。皆悉不离普贤旧行。明以法身定体。圆通始终。一际一处。三法同一。不移普光明殿报居之宅。齐头普印。无有重会三会。去已还来。以法界门。不可作世情思想解故。如善财从觉城东大塔庙处妙德之所初生信心。经过五十个位门。见慈氏如来。令其却见文殊。明今至果不离初信之门。菩提理智。便闻普贤名。便见其身等普贤身。经云。更入无量三昧者。为明证过佛果位内二种愚故。二愚者。一迷阿僧祇广大数愚。二佛位之内随好功德广大愚。此之二法。唯佛究竟。以是义故。此两品经。如来自说。及法界品。如来不思议神力说。为明法界。是一切诸佛共所究竟果故。以将此品示悟众生。余三十七品。是当位菩萨说。胜鬘经云。无明住地佛地方除。

  第十会说法界品。明此一会。普含诸会。及十方刹海。法界虚空界。总之一会。重重无尽。无尽重重。一切诸佛海会。及一切众生之海。总以此法界一品总为一体。若见如来始成正觉。及正像末三时教者。非正觉见。非见佛出兴。此乃劣解众生。且如是见。求正觉者不应如是。问曰。云何见佛出兴。答曰。当见自身。无身无心。世及出世都无住处。无心所法。无法法心。心法无依。以无依住智。说如斯法。教化众生。皆令悟入。是名见佛出兴。不令众生取佛出兴灭没之相。见初见末。但见自身众生身。心无生灭体是出世间。

  如是我闻一时佛

  如者。诸法如故。即是佛。故言如是。以法界大智之真我。闻佛说法界大智之真经。故言如是我闻。即明师弟体一。又一切法如也。以法体如所说法者。及法亦如。以法界智是所闻之智。智亦如故。故言如是。心境不二方闻佛所说经。若心境有差。不可闻佛所说。亦复不能信顺领受。我闻者。是法界智之真我。还见法界智之真佛。还闻法界智之真经。总法界智之真人。互为主伴。还化法界之真众生。悟入法界智之真性。故言如是我闻。如来所坐之座。以法界为座体。以如来一切万行报得。为依果庄严。如来是大智之身。座上所有庄严。皆是如来大智随行任运报得。如龙游云起虎啸风生。报感之应然。非物能与为也。成最正觉者。为简非外道声闻缘觉。于权教中木树草座。厌俗出缠。令劣解众生。起三乘种。且拔分段苦。非究竟觉之正觉。简非如是觉故。故言成最正觉。略说大相。有九十七种大人之相。随好无尽。顶著华冠。项著璎珞。手著环钏。非同三乘厌俗出家。劝诸菩萨生于他方佛国净土。简非如是故。言成最正觉。号毗卢遮那。尔时世尊。处于此座。成最正觉。并十普贤众。此是现果成因生信分。何以然者。为如来是正觉之果。普贤等众是佛行果。如来所居华藏净土是佛报得依果。一切众生。以自根性。观如来三种因果。及行佛自行普贤门。而生信心故。若不如是。从何生信。第二执金刚神等九众诸神。以明十住因果。何以然者。海月光大明菩萨。亦是普贤等众。既以佛果位内诸佛。共行普贤法。入俗利生。所堪利者。还得旧法。不利旧行。以是义故。还以普贤位内海月光。异名菩萨。便为十住初心。明从凡夫地。修学十信心。信诸佛正觉之果。无异自心所行诸行。即普贤行。所转*轮。即与十方诸佛智。契同不异。故以普贤入俗果行名海月光。通已下等。共成十众。用成十住菩萨位门。已下通九众诸神。至主药神等。明是入十住之果行。为入十住应真。称之为神。非世鬼神也。自心达理。不与妄合。其智自神。不为不思。而智善通万有故。

  世主妙严品十住法门

  方便住中十波罗蜜。以禅波罗蜜为体。以道场是除蕴秽义。明禅能治蕴义故。如世间场也。以禅波罗蜜为场体。般若波罗蜜为人功。普贤万行为驮运。法界普光明智殿为大都居。以一切种种智为大藏。

  世主妙严品十行法门

  主稼神已下至主昼神。此十众神。明十行利生法门因果。以主稼神为表行。为资粮故。如世间以禾稼为资粮。长养有为之身。佛法即以十波罗蜜行为资粮。长养法身。十信之中。全信自心与十方诸佛性相大智无差别体。十住初心。以修方便三昧力见道。从初发心住。及已上诸住。总为见道之位十行十回向十地。总为加行。总为资粮。如三乘菩萨。多生他方净土。及四禅向上。别有菩萨净土。设在欲界。即言以悲愿力故。留惑润生。非如此经法门。乘如来法界乘。从初发心住。以如来大智法身性果。普贤行果。普周生死。动寂均平。理事普进。故以所见道除惑处。为作佛名。以心开悟处而为世界。总是以随位入道处因果为佛。及国土世界菩萨之名。皆非外有。总明自行所行也。如十行位中。十个慧世界。十个佛号。皆名之为眼。以为其佛果。功德林等十林菩萨。以为其行行之因。大要言之。以当位十佛。为本位之果。当位十菩萨。为当位修行之因。如此初会中。以如来为当五位之果。普贤菩萨。及诸神天等。为五位修行之因。又普贤菩萨。及诸神天等。以毗卢遮那根本智。为起修行本因。以自己修行之身。为佛差别智果。以佛性智果为因。以现修之身。即理智之性果故。互为因果。互为体用。是故神天叹德中。先叹佛德。次叹自己与佛同智同德。此为入法之样。令诸学者。迷即凡。悟即佛故。智悲齐进。如善财童子。十行初位中。欢喜行善知识所居之国。名为三眼。还同十行菩萨所居世界。名为亲慧世界。幢慧世界。宝慧世界等十慧世界也。三眼者。一摩诃般若。二解脱。三法身。亦以智眼慧眼法眼为三眼故。如世∴字。如摩醯首罗天王面上三目故。为一切佛法。不离此大智大慧法身故。此十慧世界义。通此三眼。以是善财十行之中。初善知识。国名三眼。比丘名善见。即同十行之位。佛号常住眼佛。无胜眼佛。名为善见者。具三眼也。为十行之中。以智眼知众生根而同行故。佛号为眼。善知识名善见。目发绀。青皮肤金色。圆光一寻。相好如佛者。明十行中。所行三眼行因果即佛也。以是义故。五位中五十种资粮。五十种佛果。互为主伴。互为因果。互为体用。以如来理智性果。常资普贤行。使令无染。普贤行常资如来性果。使得圆满悲智。废一边一切不成。所有行门。即是人天因果。设得出世。即是声闻二乘。及出世净土菩萨。及留惑润生等。如此十行。与佛果资粮。犹如黄瓜。果华同出。华果相资。以无功而为自在也。

  世主妙严品十回向法门

  从阿修罗王至日天子。于中有十众。用表十回向。何以然者。为阿修罗居大海中不没其身。表十回向。圆融真俗常处生死大海。不没其身。前之十住十行。但修出世。悲智心增。加以回向。回真入俗。得真不证。知真同俗。处俗无染。利生自在。如阿修罗。虽处大海。而海水不没。虽同天趣。无天妙乐故。此位菩萨。处于生死。无生死中五欲乐。虽处涅槃。无涅槃中寂灭乐。故名救护众生离众生相回向。又如法界品云。成就如来高出世间阿修罗王。又王者自在义。明此位菩萨于涅槃生死中得自在故。又阿修罗。亦云阿素罗。阿之言无。素云游故。又云妙。又罗云戏。如婆沙论释。为非天也。虽天趣摄。为多谄诈。而无天妙乐。像此位菩萨。行大悲方便万行。似如谄诈。似如生死。无有人天五欲乐。无常住涅槃出世寂灭之乐。主十回向中檀波罗蜜门。

  第二明不坏回向。为真性无亏。同流入俗。名为不坏。今以迦楼罗王托事显之。明于大海上。以清净目。观命尽之龙。而以两翼搏取之。迦楼罗王。此云金翅鸟王。显十回向菩萨。常于生死大海之上。以法空清净智目。观有根熟众生。以止观两翼而搏取之。安置自性清净涅槃之岸。此止观。以法性为止体。以自性无性智为观体。非能观所观而有二事。主戒波罗蜜。戒净故。犹如大海不宿死尸。明大悲大智戒。不宿人天及三乘染净二见之死尸故。此金翅鸟。取龙之时。于一念顷。掇身入海水。水波未合。取龙而出。名为速疾力。得道菩萨亦复如是。以定慧观察力。从无明大海之际。系长短心。一念应真。古今三世一时见尽。如是见道。如是修道。是名为发心。如是发心先心难。但明十住初心。从凡夫地。一念应真难故。非为究竟佛果难故。至于究竟不异初心。故明法不异。智慧不异。时复不异。以定慧照之可见。情以思之即迷也。

  第三紧那罗王。明等一切诸佛回向。以一切诸佛。处于生死。以法忍门。以为万行之主。令一切众生。皆得菩提无上法乐。故寄表紧那罗王。此云疑神。亦为行主。似人而头上有角。口似牛口。人见皆疑。人耶非人耶。故曰疑神。明此位菩萨。以十回向。成大慈心。以法忍力。生于六道。同行益生。人见皆疑。为凡为圣。若是凡夫。有智如佛。若是贤圣。行同凡事。故以疑神寄表其行也。此神能作行主。与天作戏。主忍波罗蜜门。以忍为万行主。若无忍者。万行不成。是故忍为行主。此类畜生道摄。

  第四摩睺罗王。此云大蟒。亦云大腹。罗伽云。胸腹行也。主精进波罗蜜。胸腹行者。明趣求乐法利人。匍匐谦敬也。是精进义。明至一切处回向。六道四生。无处不入。此是守护伽蓝神。能护法故。此中十王。明精进波罗蜜中十波罗蜜。

  第五夜叉王。明无尽功德藏回向。主禅波罗蜜。以禅定夜叉。守护一切众生心。令心不妄。得大功德藏故。夜叉者。此云苦活。或名伺察。明以禅门守护伺察一切众生苦活心。令心不妄。此天王领夜叉众。在须弥山北面。

  第六毗楼博叉龙王。主领龙众。在须弥山西。此之龙王。主随顺坚固回向。明般若波罗蜜门。如龙游空。能隐显降雨润众生故。以般若空慧。自在有无。雨诸法雨。益众生故。

  第七等。以鸠槃荼王主之。是魇魅鬼神。啖食精气。亦名冬瓜鬼。如是恶众生。菩萨亦皆随顺。是故名等随顺一切众生回向。乃至地狱。悉皆遍入。此神是南方天王。领二部众。一名鸠槃荼。二名薜荔鬼。此鸠槃荼。阴囊大如冬瓜。若行乃擎置肩上。坐时即踞之而坐。明爱染贪求犹如饿鬼。大悲菩萨。尽兴随行。断一切贪求故(主方便波罗蜜)。
  第八真如相回向。乾闼婆王。此云寻香。有香气处。以作娱乐。而求其食。表真如相位菩萨。常以真如法界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五分法身无染之香。娱乐众生。令其爱乐故。于中十王。明愿波罗蜜中十波罗蜜。第九无缚无著解脱回向。托事于月天子。表力波罗蜜。以无缚无著法性虚空智慧。照烛众生。净烦恼热。得法清凉故。

  第十入法界无量回向。以日天子托事表之。明十回向中智波罗蜜。如日处空。下照万有。其位益上。其功益下。像此位菩萨其智甚高。其行弥下。彻至人天神鬼外道邪行畜生地狱。尽同其行。犹如日月。其形在上。其功在下。善恶俱照故。已上十王。配十回向中十波罗蜜竟。如十住十行十回向乃至十地。一一位中波罗蜜。各随当位。取意即得。一例取之。即不知其趣。如是日月天子。皆表十回向。成大悲愿行之门。明悲智无依。常以法空为体。随根普照。无有所为。任无功之智日。称万有而成益。

  世主妙严品十地法门

  十住十行寄表如神。十回向位寄表如王。于此十地寄表如天。明其进修。渐渐惯习殊胜。此天名妙高天。其山在大海中。出水高八亿由旬。入水深八亿由旬。四宝合成。北面黄金。南西琉璃。西面水晶。东面白银。形如腰鼓。上有四层级。四天王各随方所居四面。其山顶上四埵。埵列八天王。各有部众。中顶帝释居。众宝所庄严。以是名妙高。亦名妙峰山。亦名忉利天。此云能主天。由帝释能为天主也。下有七重海。重别金山围绕。迦楼罗速飞七日方始达。金山有天居。皆四天王所摄。其上三十三天。所有天身。长一由旬。衣长二由旬。广一由旬。重六铢。寿一千岁。一日一夜。同此人间一百年。三十日为一月。十二月为一岁。已上依俱舍三法等论说。此天王有五种名。一名能主。一名释提桓。一名憍尸迦。一名天帝释。一名因陀罗天。此名天主。具云释迦因陀罗。释迦者。此名百也。为先因百度设无遮斋。得作天主。此配欢喜地中檀波罗蜜。此位菩萨。对治观行。苦空无常世法非实。皆从十二缘生。本无体相。成于舍法身命财等。如是于诸佛法。信顺修行。且治欲界粗悭吝业。行檀波罗蜜。于十二缘生。未善了知。六地菩萨。方明十二缘法。如炼真金数数入火喻。明对治悭障。

  第二复有无量须夜摩天王。表离垢地。为此天离地际故。依空而居。有众妙乐也。像此位菩萨戒波罗蜜增胜。有法乐。以法身为戒体故。渐增进。离前地世间系故。初地檀度为胜。此位上上十善净戒为胜。名为离垢。初地须弥之顶。世界与人连。寄同世间。此位以空居。寄同出世间。故名离垢。初地喻炼真金。未云加药。但数数入火。转转明净。此地炼真金。加以矾石。转令明净。以戒为矾石故。夜摩天此云时分天也。为此天无日月。天光自相照。不分昼夜。但莲华开合。知其昼夜时分故。此天身长二由旬。衣长四由旬。广二由旬。衣重三铢。寿二千岁。日月岁数与前天倍。此位修上上十善戒。治欲界现行粗惑习气。三地修九次第定。方无三界烦恼。生如来家。同如来性。

  第三复有不可思议兜率天王。此名知足天。佛地论云。最后身菩萨。于此教化。如璎珞本业经。十一地等觉地。始名一生补处。方名最后身。配在第三禅。此知足天。为最后身菩萨在中者。皆是如来随时方便设法利生。不可定也。前位明以上上十善净戒。离欲界现行粗惑垢故。此位菩萨。以九次第定。净色界无色界并欲界心习。得出三界心。作炼金喻。善巧炼之。不失铢两。转转明净。明以九次第定炼之。以法眼观之。以行加之。无亏本法。但转明净。欲界修定。以治欲障。上界修慧。以治定障。如是对治。随顺法行。方便利生无所染著。名发光地。以忍波罗蜜为体。此天身长四由旬。衣长八由旬。广四由旬。寿四千岁。日月岁数皆与前天倍。此知足天。当修三法。得生其中。所谓戒定慧。若但修戒施。即生余天。若一乘法中。其事不尔。以智遍周。以为天体故。

  第四化乐天王。表焰慧地菩萨。像此天处。常以变化以悦自乐。亦名乐变化天。心外无境。从心变故。此天王众有十天王。皆是精进波罗蜜中十波罗蜜。常以精进波罗蜜为体。此位作炼真金作庄严具喻精进明修三十七助道之观。对治三界邪业习故。此天身长八由旬。衣长十六由旬。广八由旬。寿八千岁。日月岁数与前天倍。衣重一铢。食甘露味。

  第五复有无数他化自在天王。托事表难胜地。为此天在欲界顶。明菩萨欲境难超故。故曰难胜地。此位菩萨。常以禅波罗蜜。以为观体。魔王波旬居此天中。修十谛观。即为菩萨位。不修观者是魔眷属。又此天名他化自在。以他变化以为自乐。像此位菩萨。常教化众生。令他得乐以为己乐。此天身长十六由旬。衣长三十二由旬。寿命岁月。悉与前倍。

  第六复有不可数大梵天王。明现前地。以初禅是色界。无女人生。无欲界染故。依佛地论云。离欲寂静故名梵身。又依长阿含云。梵众中以梵音语故。故名为梵。又尸弃者。或云持髻。或云螺髻或云火顶。以火灾至此天故。修得初禅者。得生此天。此天王。于梵众中发大梵音。诸天各自谓言。唯共我语。于大千界最得自在。颜如童子。身如白银色。长半由旬。衣如金色。无男子形。禅悦为食。寿命一劫。于中有十大梵王。明般若波罗蜜中十波罗蜜。

  第七复有无量光音天王。明远行地。此二禅天。初禅灭忧。二禅灭苦。明此位菩萨在七地。诸行已终。大悲圆满。四摄四无量十波罗蜜。三十七助道法。常在现行。自苦已无。常度他苦。染净二障。此位通过。譬如真金饰以众妙杂宝转更殊胜。明以法身为金体。悲智万行圆满为众妙宝。互为庄严。常以行网教光。普化一切众生故。故像此天。已灭忧苦以心净故。出语口中光生。此有十大光音天。以明方便波罗蜜。此天身长二由旬。寿二劫。此天水灾至。

  第八复有无量遍净天。明不动地菩萨。明此天忧苦已无唯有禅悦。像此位菩萨功用已终唯有法悦。法悦习气。十地始无。此天风灾至。为有禅悦喜动其性。像此位菩萨无功智现前。犹有无生法乐智净习气第九复有无量广果天。明善慧地。为此第四禅无出入息三灾不及。又此十天。皆以寂静法门而作宫殿。表九地善慧庄严。以百千阿僧祇陀罗尼门法宝宫殿。教化众生。能以一个言音。为一切众生说种种法。无心意识。像此天无思意识能为语言。此天无下界意识。有色界意识。乃至非想天皆有微识。若识想尽。即非三界业收故。于中有十天王。明力波罗蜜中十波罗蜜。此天身衣及寿。与前天皆倍。明此位菩萨常以法宫而为安止。以福德广大。名为广果天。

  第十大自在天王。表第十法云地。明此位无相智成。如菩萨本业璎珞经云。十地之中心色二习一时总尽。十一地方心境二缘中。得无碍自在。从八地至十地。于十一地普贤门。犹未自在。如十定品中。求觅普贤不见者是。又智度论云。第九天外。更别有十地菩萨天。名摩醯首罗。此天有八臂三目。骑白牛。一念知三千大千世界雨滴之数。此是引进菩萨。方便设法。托事表法。及摄化境界渐增胜故。一乘法界理事同参。一微尘内诸佛国土。人天同处。身尘毛孔如影相入。修真之者。须当如实而。知莫随化相应。

  如来现相品

  自此现相品。至普贤三昧品。世界成就品。华藏世界品。毗卢遮那品。此五品经。总是答前三十七问。明举果劝修分。

  普贤三昧品

  理智无边。名之为普。智随根益。称之曰贤。三之云正。昧之云定。亦云正受。为正定不乱能受诸法忆持简择。故名正受。为普贤为佛绍法界大智之家。诸佛万行遍周之长子。善简众法。令众生迷解。故须入定。然普贤菩萨。体无定乱。以示法则。故须如是。明普贤菩萨。常在三昧。静乱总真。然教化众生故。明初入法须加定业。一万诸龙。寄位是凡。表凡夫有得入者故。若有人言。此经非是凡夫境界。是菩萨修行。是人当知灭佛知见。破灭正法。令其正教世不流通。令其世间正见不生。断灭佛种。诸有智者不应如是。不劝修行。设行不得。不失善种。犹成来世积习胜缘故。此三昧。以法界根本智为体。以差别智为用。又以法界根本智为体。随众生行为用。又以入三昧为体。出定为用。又以无入无出为体。入出俱为用。又以入出俱为体。大要言之。且以为化众生法则。以入定明体。后从定起。显示十种定名是用。于十个定名中。总以法界无依住智性为体。此体亦名首楞严定。与不可说一切诸三昧诸智慧门为体。如经云。世界海漩无不随入者。海者广大义。漩者甚深义。明此三昧体用广大甚深无尽。诸佛菩萨及一切十方六道众生中。行皆遍故。

  世界成就品

  今释此品。为明世界海。依住形相。苦乐净秽。皆是众生。自业果报之所庄严。不从他有。佛菩萨世界海。依不思议变化力之所成就。故名世界成就品。令始发心者知众生界。广大等法界虚空界。如影相入。重重无尽。依住各别。佛菩萨行悉充满故。令始发心菩萨。知诸佛菩萨境界海众生境界一异不可得故。随众生自业转变。故刹海转变。随自业成坏。故刹海成坏。若不说众生界法界佛界菩萨境界虚空界无二无尽如影重重依住者。所有发心者。设不入二乘道。修菩萨行。但得权教菩萨。心常染净而有限碍。不入佛境界。有自佛他佛及以国刹分剂。有往来所依处故。如三乘中所说净土在于他方。菩萨愿生其中是也。说此品者。意欲令初发菩提心者。知众生境界诸佛境界广大之相重重无碍。令现在未来发菩提心者识佛所行。众生业海无际。如来以普贤行普济。以法性理智无碍。从初发心。兴大愿云。悲智普覆。以波罗蜜海。无刹不现其身。无行不同其事。尘毫内刹。影现重重。平等智身。莫不随入。令学者仿之趣求不谬。此乃如大王路。法尔常然。更有异求。偏僻不当也。

  华藏世界品

  将释此品。略作十门分别。一释品来意。二释品名目。三释华藏世界海因何报得。四释华藏世界形状安立。五配华藏世界。安立属因。六释华藏世界海纯杂无碍。七释华藏世界海圆摄三世业境。八释华藏世界本空出生所缘。九明华藏世界因何得隐现自在。十随文释义。三释华藏世界因何报得者。以从初信心。至于八地已来。恒以大志愿力持。令其不退菩提诸波罗蜜海。教化饶益一切众生。至于八地。任利无功。当知风轮。是大愿波罗蜜所成报故。众生世间。妄想业风所持。如来世间。以大愿力智风能持诸境。为以智能随愿。愿能成智。还以大愿法身大智之所报。成风轮之体。若不以法身。一切诸行总有为故。若无至愿。法身无性。不能自成。何况成他。以此三事为缘。方堪利生。不滞空有。进修功熟。任利无功。且取初因大愿为首。令持万境。总以大愿智风以为持境。如是华藏世界所有庄严。总是风轮上持诸境。由诸福行本从愿生。还将本因以持诸果。以此用愿波罗蜜。能成一切诸波罗蜜海。以本因如此。故因果相持。一切庄严。以愿波罗蜜互体相参。能持其上诸行。报得一切庄严。莲华藏体。是法身随行无依住智体之所报得。宫殿。总大悲含育之所报得。楼阁。即是智照观根顺悲济物之所报得。其地金刚。平等自性法身之所报得。但是诸庄严中所有金刚为庄严者。皆法身随行之报。但是摩尼庄严。皆法身成戒体随行报得。金刚轮围山。即是大悲戒防护之业之所报得。众华庄严者。万行利生开敷众善之所报得。宝树庄严者。建行利生覆荫含识之所报得。略而言之。且复如是。广说报业所因。不可具悉。夫报不虚得。皆有所因。若不知因。云何修果。六释华藏世界纯杂无碍者。为佛所行之行遍法界众生界故。既是行遍。所得依果亦遍。但业不相应者。同住居而不见。犹如灵神及诸鬼趣。与人同处。人不能见。如经云。譬如人身。常有二天随逐。天常见人。人不见天。此经为佛行周遍依正亦遍。不同三乘推净土于余方。而致去来自他之相。为彼小心根劣者。且如是设教网故。毕竟求大菩提心者。还须归此不二之门。兴遍周法界之行愿也。七明华藏世界圆摄三世业境者。明此教法一念三世故。一念者为无念也。无念即无三世古今等法。以明法身无念一切众生妄念三世多劫之法不离无念之中。以是义故。此华藏世界。所有庄严境界。能现诸佛业。众生三世所行行业因果。总现其中。或过去业。现未来中。或未来业。现过去中。或过去未来业。现现在中。或现在业。现过去未来中。如百千明镜俱悬。四面前后。影像互相彻故。为法界之体性无时故。妄计三世之业。顿现无时法中。是故经言智入三世而无来往。八释佛国本空何为华藏世界出生所缘。一为明二乘虽得解脱三界粗业。无有福智。不利众生。滞于涅槃。二为三乘菩萨。有乐生净土。净相常存。障法性如理。染净当情。知见不普。情存净土。不得自在。不如此法。隐现自在。为利众生。显胜福德故。即具相万差。光明显照。若令众生情无取著。如幻云散一物便无。无有所得存其系故。三为怖一切法空众生。为法空无相之理。谓言断见。空无福智。不乐观空。乐取相缚。随境存业。不能解脱者。所现福德依正果故。令观空法。空却无明。成福德业。四总为一切三乘及一切凡夫。现广大愿行。福智境界量度样式。令其仿学不偏执故。经云。诸佛国土如虚空。无等无生无有相。为利众生普严净。本愿力故住其中。九明华藏世界因何得隐现自在者。为从一切法空之理。随智现故。得隐现自在。世间龙鬼具有三毒。犹能隐现。何况法空。空诸三毒。纯清净智。不能隐现自在。如善财入弥勒楼阁。以三昧力。具见众庄严。从三昧起忽然不见。一相都无。善财白言此庄严何处去。弥勒答言从来处去。曰从何处来。曰从菩萨智慧神通来。依菩萨智慧神力而住。无有去处。亦无住处。非集非常。远离一切。又如幻师作诸幻事。无所从来。无所至去。虽无来去。以幻力故分明可见。彼庄严事亦复如是。无所从来。亦无所去。虽无来去。然以惯习不可思议幻智力故。及往昔大愿力故。如是显现。华藏世界亦复如是。以如来大愿智力法性自体空无性力。隐现自在。若随法性万相都无。随愿智力。众相随现。隐现随缘。都无作者。但以理智法尔自具不思议功不思议变。无能作者。自在隐现。凡夫执著。用作无明。执障既无。智用自在。顺法身。万象俱寂。随智用。万象俱生。随大悲。常居生死。但随理智。生死恒真。以此三事。隐显万端。不离一真之智。化仪百变。

  毗卢遮那品

  此第二会。

  前之五品。以举现世毗卢遮那佛果。恐不成信。何以然者。为古无旧迹。今何所来。以此引古证今。明道不谬。成其信者。不狐疑故。问曰。古佛今佛。为一为异。答曰。为一为异。何以然者。为法身智身。九十七大人之相。大慈大悲。智慧解脱。是一。各各众生。发心成佛。是异。又无量三世诸佛。皆同一念成佛无前后际。是一。然亦不坏一念中。见无量众生三世劫量。是异。文中有四佛出世。总明毗卢遮那一号。各随世间应缘名异。非是佛名号有异。世间一切名号皆是诸佛名。为如来德遍一切法故。犹如虚空遍含众法。无不净故。一切众生名。入佛名号。无不净故。问曰。此中一种是人。非天龙神。何得业报神通衣服饮食随念而至。又所居高胜。依报宝严。以何业故。报得如是。答曰。为因广大故业报广大。为因高胜故业报所居高胜。问曰。何者是因广大高胜。答曰。为于往因。于此毗卢遮那法界智体用无依住门性清净法。而生信心。修信解力。常信自他凡圣一体。无所依住。无我无我所。心境平等。无二相故。无我所故。一切凡圣本唯法界。无造作性。无生灭性。依真而住。住无所住。与一切诸佛众生。同住性真法界。所有分别。是一切诸佛本不动智。凡圣一真。共同此智。全信自心是佛种智及一切智故。不于心外别有信佛之心。亦不于自心之内见自心有佛相故。信如斯法。以此信因高胜广大。获得如斯胜妙依正果报故。问曰。何故此佛莲华化现出兴。释迦佛母胎出现。答曰随根所见母胎出现。惟劣解众生自根见尔。如离世间品云。为劣解众生。母胎出尔。应大根众生。皆见莲华出现也。此第二会六品经明菩萨信心门。在普光明殿。以果成信。信自己心是佛。此一段约有六法。一佛名号品。令信心者信佛名号遍一切世间名。知名性离故。二四圣谛品。令信心者自信一切世间苦谛即圣谛。不别求故。三光明觉品。令信心者。自以自心光明。觉照一切世间无尽大千世界。总佛境界。心境合一。内外见亡。还以东方为首。光至东方十三千大千世界百三千大千世界。如是十方十重。倍倍周回。十方圆照。身心一性。无碍遍周。同佛境界。如是观察。然后以无作方便定印之。入十住初心。生如来智慧家。为如来智慧法王真子。一如光明所照。不可作佛光明自无其分。须当自以心光如佛光。开觉其心。圆照法界。四问明品。令信心者明所信之法门。五净行品。令信心者。回无始妄念。以成智海无生灭性。六贤首品。令信心者。信佛神力。通化无边。得大自在。及信心之福。信此六法。观行相应。名为信心。初会是举佛果劝修。信诸佛所得。此第二会一会。以果成信。信自心是佛。与果佛不异故。十方世界。无有一名非佛名者。名体性自解脱故。但随众生所闻不同。此明佛名号遍周。即明于一切名无所著故。大意令众生。达自根本无明。本唯如来根本大智。令诸众生顿识本故。顿作佛故。下举十个根本不动智佛。以成十信。举十个月佛。同号之为月。以成十住。明创契法身本智。心得清凉。明此位菩萨。契理惑亡。得法性智清凉故。十行位中。以十个眼佛。同号之为眼。为明十行。以智知根。利生摄益。故佛号为眼。十回向中。以十个妙佛。同号之为妙。为明十回向位中菩萨。进修渐熟。妙智现前。故佛号为妙。十地同妙。已上从十信中。自信自心分别之智。与一切诸佛根本不动智。本来是一。以成信心。心外见法。不成信心也。故一切诸法。总名佛号。为一切诸法及以名言。自体性离故。一切法自体性离。即法界性。法界性即佛号也。是故一切法及名言。皆是佛号故。为如来称。此一切自性离之法。以成佛故。文殊师利。即是自心善简择无相妙慧。觉首目首等菩萨。即是自心随信解中所见理智。如是三乘之人未回心者。定当不信。何以故。为立三阿僧祇劫后当得佛故。为直认自身及心总是凡夫。但言佛有不动智等。不自信自心是根本不动智佛。以是义故。法界乘中。以根本智为信心。此经信心。应当如是直信自心分别之性是法界性中根本不动智佛。金色世界。是自心无染之理。文殊师利。是自心善简择妙慧。觉首目首等菩萨是随信心中理智现前。以信因中契诸佛果法。分毫不谬。方成信心。从此信已。以定慧进修。经历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日月岁劫时分无迁。法界如本。不动智佛如旧。因果不迁。时劫不改。方成信也。若立僧祇。定是凡夫。凡圣二途。时劫移改。心外有佛。不成信心。即世间人情量。直是生死长流。常随见网。何太苦哉。以此如今第二会及初会。明始成正觉如来出现。后三十二品。又著如来出现品。明始终信进修行者。与三世佛一时出现。明法界总一时故。如持宝镜普临众像。顿照显现无前后时故。明于法界根本佛智境界中顿现众法。不可将情量度量作前后解故。一依弥勒楼阁中境界。初会中始成正觉佛。是举果劝修佛。出现品中佛。是明诸菩萨进修五位因果行终佛。与信位中不动智佛相对故。又此五位中修行。位位各有佛果。三乘教中。前位向后位。但有菩萨果。非佛果也。如下文殊师利所说佛号。即此当品及通一部。总为信心。总信五位中因果。心无滞碍。方可以行修行。譬如有人。过五百由旬险道。先知通塞。然后行往。喻如十信菩萨。于信心之中。先知五位进修通塞。预以愿行防之。以信自心分别之性本是一切诸佛不动智体。用防那见。外取他境故。以随位妄识散动。障真智故。以是义故。十信之心。总通五位。悉皆成信。今此一部之经。顿举五位因果。诸佛果门。总成信也。从总信已。入位修行。方始不迷理智。如人造食。五味一时顿熟方始食之。从初食时。五味同食。乃至食竟。其味不离五也。明五位因果。十信总明。时亦不移。毕竟佛果。不离初信之法。如依样画像等。问曰。一切众生。本有不动智。何故不自应真常净。何故随染。答曰。一切众生。以此智故。而生三界者。为智无性。不能自知是智非智善恶苦乐等法。为智体无性。但随缘现。如空谷响应物成音。无性之智。但应缘分别。以分别故痴爱随起。因痴爱故即我所病生。有我所故自他执业便起。固执取故号曰未那。以未那执取故名之为识。因识种子生死相续。以生死故众苦无量。方求不苦之道。迷不知苦者。不能发心。知苦求真者。还是本智。会苦缘故方能知苦。不会苦缘不能知苦。知苦缘故。方能发心求无上道。有种性菩萨发心信解种强者。虽受人天乐果。亦能发心求无上道。是故因智随迷。因智随悟。是故如人因地而倒因地而起。正随迷时名之为识。正随悟时名之为智。在缠名识。在觉为智。识之与智。本无自名。但随迷悟而立其名故。不可计常计断名也。此智之与识。但随迷悟立名。若觅始终如空中求迹。如影中求人。如身中求我。依住所在。终不可得故新长短处所之相也。如此无明及智。无有始终。若得菩提时。无明不灭。何以故。为本无故。更无有灭。若随无明时。不动智亦不灭。为本无故。亦更无有灭。但为随色声香所取缘。名为无明。但为知苦发心缘。名之为智。但随缘名之为有故。体无本末也。如空谷响。思之可见。

  佛名号品

  问曰。以东方表法。况喻十信初首。如金位在西方。何故东方为金色世界。以表法身为金色。显根本智为不动智。答曰。此问甚彰道理。如经所说。以信心为胎。至十住之位。名初生佛家。今以东方为金色世界者。明金。正月胞。二月胎。三月成形。四月生于巳。五月养于午。六月冠带于未。七月相。八月王。明十信如胎。故以东方金胎表之。如金色世界。此是举十信初因。如南方妙色世界。西方莲华色世界等。是十信进修之胜用。云结跏趺坐者。以会世间众缘为一法界。名之为结。以一法而称多缘。名之为跏。又结跏趺坐者。是安静不动威仪之相故。经云南方。表法中南为正。为日。为明。为虚无。为离中虚故。善财入道进修。即南巡诸友。表南方为正。为日。为明。为虚无之理。是故礼佛。皆云南无。明南方虚无也。法界品。是此一部经之大体。一切凡圣之本源。初会信佛果。即以如来并普贤为首。明已成佛果及已行之果。生信。今以入自己入信修行门。即以文殊师利及如来名号并四谛法门。为所信之因果。即明以妙慧法门。及名言而修学。问曰。何故如来不自说其教。何用放光令菩萨说。答曰。如来意。令当位菩萨说当位法门。令修学者。知分剂易解故。文殊常与一切诸佛及一切众生。作信心之因。成妙慧之本母。普贤菩萨常与一切诸佛众生。作修行之因。以此二人。成就菩提无作智果大悲之海。令二人自相对问。说如来出现品。明是修行者。因果始终圆满。前后因果。性果智果行果。相彻一体。令后学者易解故。

  四圣谛品

  谛者实义也。明如来说四种实义。令诸众生起信解故。问曰。何故不说多。但云四。答曰。此四种谛义。总摄多故。为明一切世间不离苦集。一切出世间不离灭道。灭尽诸苦名为灭谛。灭尽涅槃名为道谛。三乘涅槃皆有可得。此大涅槃无余可得。名为道谛。以二乘趣寂菩萨多生净土。又推净土在余他方。又云菩萨留惑润生故。若不故留烦恼。还应必有涅槃可证。或有他方净土可生。是故三乘涅槃。皆有可得。又阎浮提成正觉佛。木树草座。是化佛。上方摩醯首罗天。红莲华上佛。是实报。皆有欣厌故。是故。三乘四谛。厌苦集。欣灭道。名四谛*轮。此一乘经。言四圣谛者。是其实义。何以故。达苦性真。无欣厌故。无有他方别佛刹别净土故。无有染净涅槃生死有欣厌所修道故。所修道者。住如法住。修如法道。不厌不著。不欣不取。一如法界。无去来性。无住处性。身尘毛孔。心之及境。皆称法性。如是信解。如是修道。以是义故。一乘四圣谛。三乘四谛。各各差别。各有信解。如来依根方便设教。皆非凡夫能立。如法华经。为声闻人说四谛法。为缘觉人说十二因缘。为诸菩萨说六波罗蜜。亦是如来随时之说。大要总言。此四圣谛十二缘生法门。但一切诸圣一切凡夫。起信乐佛法心。道未满者。皆从初心观自他苦。故发菩提心。乐求道法。但依大小胜劣不同。四谛十二缘各别。但一切世间法四谛义无不该通。如缨络经。立九乘法门者。一声闻声闻乘。二声闻。缘觉乘。三声闻。菩萨乘。如是三乘中。各有三通。为九通。此法界不思议乘。于解脱道中。总有十乘。皆得究竟无三界苦。诸余道门。皆是人天世间生灭之法。设得少乐。终竟不离苦本。三乘虽得出三界。其道未真。未是佛果乘故。

  光明觉品

  一切处文殊师利。同时说颂。明信心者。从初自信如是十色世界。十智如来。十首菩萨。总是自己果行。法性大智。万行遍周。以成信故。从此修行。经历五位。不离此也。是故发心毕竟二不别。如是发心先心难。自未得度先度他。是故我礼初发心。初发以为天人师。超胜声闻及缘觉。此明从凡入信心者难故。为凡夫总自认是凡夫。不肯认自心是不动智故。是故入十信难。明十信心成就。任运至十住。初发心住。乃至究竟佛果故。如三乘中。修十信心。经十千劫。此教中。为以根本智法界为教体。但以才堪见实。即得不论劫量。如觉城二千之众。善财为首者。是路上发心。六千比丘之众。亦皆是智慧猛利。人类精奇。一闻多晓悟。谦恕仁慈。专求大道。以利含生。皆是一生信满发心入位人也。若不信自心元是不动智佛者。即永劫飘沦。何能利人济物。如经所说。若自有缚。能解彼缚。无有是处。是故发心有二种。一修信解发心。但修十信解故。即如前十智如来十首菩萨是。二信满发心。十住位初名初发心住故。即十慧菩萨十个月佛。是其因果也。问曰。何故成十信门。皆文殊师利说法。答曰。为明文殊是十方诸佛妙慧。善简择正邪。正邪既定。方以行修行。即名普贤行也。明文殊师利是童子菩萨。以因创发启蒙。入信之首。故因行成名也。

  菩萨问明品

  此问明品。即是明十信心者。正修行之行。及断疑故。文殊善问世间善恶因果不相知业。能成就善恶因果。觉首菩萨便以法不相知。以真理答。但为迷真。自作业尔。知真者。但以全业是真。为明觉此随流生死业体。本性恒真。而无流转。眼耳鼻舌身意。恒如法知。非流转生死性故。亦不虚妄。亦无真实。但为无贪嗔痴爱。真智慧故。名之为真。故说如斯法利众生。为以此当体无明诸业因果上。自觉觉他。令知法界自性真理。真妄两亡。名为觉首。以信此法初。名为首也。明十信初心。全信自身眼耳鼻舌身意。及以一切众生。全体真妄两亡。唯佛智海故。故以不动智佛十智如来。为十信位中自己果。金色世界。妙色世界。莲华色世界等。十色世界。是十信之中所信理。文殊师利觉首财首等。十菩萨众。是十信行。问曰。何故颂初云。文殊法常尔。答曰。为文殊是诸佛之慧。不动智是体。文殊是用。以将此一切诸佛一切众生根本智之体用门。与一切信心者。作因果体用故。使依本故。迄至究竟果满。与因不异。无二性故。方名初发心。毕竟心。二种不别。明此十信心难发难信难入。闻之者皆云。我是凡夫。何犹可得。是故佛设少分信者。即赞神通道力。是故当知。且须如是正信。方始以正信正见法力。加行如法进修。世界名金色者。明金胎二月。表十信为圣胎故。佛号不动智者。为无明本空。无体可动。名不动智。但应境知法。应器知根。如响应声。无有处所形体可得。名之为智。无可取舍。名为不动。三配当位因果者。以妙慧善拣择法显智。故以妙慧为因。不动智为果。若以慧由智起。即以不动智为因。妙慧文殊为果。或智之与慧。总因总果。明体用一真。无二法故。亦智之与慧。总非因非果。为体无本末依住所得故。此是性法界自在知见。非如世间因果比对可得故。此文殊师利不动智佛。初起信心。即从此起。乃至信终。亦不离之。迄至自行圆满。示成正觉。亦不离之。故以佛智慧。示悟众生。令众生入佛知见。佛知见者。文殊师利妙慧不动智佛是。此是凡圣等共有之。佛示凡夫。使令悟入。

  净行品

  此品以本净智。问其妙慧。说一百四十净愿。用净信等六位中染净无明。七地法执现行。十地已来法执习气佛地二愚。一时总净。于此信心之中。不令偏执。以愿防之。使令寂用无碍。以此诸佛本净智妙慧门。说一百四十大愿。以防染净二障。故以六位上通信。并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十一地。随位修道上烦恼皆因身见边见。二见有二十。总有一百四十。为防此障。起一百四十愿。令此进修者。从初信心。理事圆融。使信心者。达其愿体。无亏自心根本净智妙择之慧。动寂俱真。不偏修故。由是义故。信心之上法性悲智妙慧万行。总依佛有而为进修。不得别有。若离佛别有自法者。不成信心。不成十种胜解。不成修行。设苦行精勤。是邪精进。

  贤首品

  信心有二。一三乘。二一乘。如起信论。有三种发心。一信成就发心。经一万劫。善根相续。方至不退。二者解行发心。以佛菩萨教令发心。或自有大悲。或以正法欲灭。护正法发心。论云。如是信心成就得入正定聚。毕竟不退。名住如来种中正因。已前二种。是不退发心。三证发心者。若有众生善根微少。久远已来。烦恼深厚。虽值佛亦得供养。然起人天种子或二乘种子。设求大乘。根则不定。或进或退。大意依他发心。或以二乘教令发心。解行不实。有得有证。有舍有取。总住退位。二一乘发心。如此经十信发心。初发心时。以初会中如来始成正觉之果普贤菩萨。法界微尘毛孔。重重无尽。随根本智行果。而起信心。信自心佛智。与古今三世诸佛同一体用。分毫不差。方名为信发心。从此信心。以佛名号品。明所信十方示成正觉佛果之号遍周。四圣谛品。明三世诸佛所说法门遍众生界。光明觉品。明如来智慧光明境界。遍照法界。无有尽极。令发信心者。以观观之。令心广博如佛境故。菩萨问明品。明十信心菩萨十种所行之法。是自己所修之行。净行品。一百四十大愿。即是十信心位所发大愿。成大悲门。具普贤行贤首品。明十信心所欣佛果功德。无有尽极。明初发十信心。诵持此品功德。胜过供养十佛刹微尘数佛。经于一劫。何况随其解行而以修治。如此经十住初心。才发心时。法尔身遍十方。示成正觉。大意明此经发十信心。但以法界不思议乘。一切智乘。而发其心。不依佛不依佛法。不依菩萨法。不依声闻法独觉法。不依世间法。不依出世间法而发其心。但无所依发菩提心。但以一切智发菩提。不如三乘依倚物故发菩提心。不依三祇劫后有佛果故发菩提心。不依现在三世有佛果故发菩提心。以是义故。入此信者。皆无有退故。设习气未淳熟者。暂时念退。信及住位。一住不退。为正信自己身心。总是法界佛。无自他性故。以十方诸佛智身如影。所言如响。如是信解当得成佛。我今信者亦如是知。如是信解云何有退。全身全心一切境界。总是法界一真法身。体用理智。住在何所。退至何处。若也身心有所依住。放却依处。即有退失。自了身心。本无依住。本无所得。一切语言分别。如空中响。应无作缘。任物成声。本无依住。了如斯法而生信解。即无退转。有所依法而发心者。放却所得所依著处。即有退转。是故起信论云。证发心者。多住退位。为有所得可证故。是故乘此不思议乘一切智无依住乘。发菩提心。一往不退。若有退者。只为信心不成故。于佛教法及如来所乘。有所得故。有取舍故。未成信故。不入信流。


{返回 明清居士名家文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大方广佛华严经合论简要卷之四(李贽)
下一篇:大方广佛华严经合论简要卷之二(李贽)
 欲海回狂集卷三—决疑论(周安士)
 法华经持验纪卷下(周克复)
 楞严说通卷三(刘道开)
 西方合论卷之三(袁宏道)
 楞严经述旨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二(陆西星)..
 文昌帝君阴骘文广义节录卷下(周安士)
 楞严经述旨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第八(陆西星)..
 万善先资集卷三(周安士)
 准提净业卷之三(谢于教)
 楞严经说约 第六卷寂字集(陆西星)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生命就是生命[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福慧滋长]
 法华经讲演录 (药草喻品第五)[栏目:太虚法师]
 做事的方法[栏目:确戒仁波切]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三九二集[栏目:净土大经解演义·净空法师]
 白果神[栏目:佛教与拜拜·圣开法师]
 清净道论 第十八 说见清净品[栏目:觉音尊者]
 净土大经科注 第四三二集[栏目:净土大经科注讲记·净空法师]
 有关禅病[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禅法]
 轻轻叩问命运[栏目:延参法师文集]
 漫说《杂阿含》(卷四十九)~D 1297经:在本经中,天子以偈问佛[栏目:界定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