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记金陵刻经处研究部
 
{返回 黄忏华居士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613

记金陵刻经处研究部

佛法以后汉入中国,至李唐而极中天之盛,亦至唐贞元以后而衰,祥符景佑自郐以下,元明更无论矣。自贞元五年(公元七八九年)后,历年约千余,当清同光间(公元一八六二——一九○八年),有以居士身出而中兴佛法,上继盛唐,下开来祀,光前裕后者,石埭深柳大师仁山杨先生文会也。(先生尝自号其书斋曰深柳读书堂,学者因以深柳大师称之。)

深柳大师一代之应化事迹,其最着者凡三。一曰,设金陵刻经处以刊布藏经。一曰,设只洹精舍以作育人才。一曰,设佛学研究会以弘宣教义。而以末法时代全赖流通经典利济众生,故其毕生所尤致力者,刊布藏经也。北方龙藏久成具文,太平天国军兴后,流通之经版又毁于兵燹,佛法盖已不绝如缕矣。大师愍焉忧之,远绍紫柏之大业,创设金陵刻经处,刊印单行方册本藏经,弘布佛教于海内。又广求因五代之乱而散佚不传之古本于海外,择其最善者刊布之。于是隋唐诸宗高德之章疏复见于中国,开有志研精佛教教理者深造之涂径。综大师一代,唯以弘通为业,校理刊印劳不告倦,其所印布之方册本藏经达二千卷之多,衰歇千余年之东土佛法得以重兴者,大师之力也。

大师一代,德化遐布,声盖四远,白黑数千,咸共宗事,而其克传衣法以上首称者,凡三,一为南昌黎端甫先生,治法性学,一为宜黄欧阳竟无先生,治法相学,一为德化桂伯华先生,治秘密陀罗尼学。然黎桂二先生早逝,发扬光大大师之事业者,宜黄大师竟无欧阳先生渐也。

深柳大师以辛亥革命之前二日示寂,先期以金陵刻经处校理刊印之事付嘱竟师,盖并迦叶阿难二尊者之事业而寄诸师一人之身也。辛癸之际,金陵扰攘,师闭户珂里宜黄治梵经者二载。民三年春夏间,舍家至金陵,主刻经处勘印事。同时讲学于刻经处侧龚家桥程氏空屋,听讲者有盐城姚妙明,丹阳吕秋逸,顺德黄树因,泰州徐克明及昆明苏心田等。尝函召不慧,以事阻,不克与,而东渡与合浦陈真知同从德化大师伯华桂先生念祖游焉。

翌年,师以来学者渐众,进而求极深研究者亦多,乃于刻经处后双塘巷赁屋,庋大藏,集息心贞信之士而讲习焉,名之曰金陵刻经处研究部,示本于深柳大师之付嘱也。是即支那内学院之先河。时列门墙者,姚妙明吕秋逸黄树因而外,有南昌刘抱一宜黄黄子山,真如及不慧亦返国及门,其常相过从者又若干人。虽筚辂蓝缕乎,然学子莘莘,规模已略具,竹林只园那烂陀寺,具体而微矣。师尝应甘肃主政张广建之请赴皋兰讲学,于兰为诗寄同人,中有句云,‘二一亭亭莲,二黄矫矫驹,二明皎皎月,平湖芳菲菲。’即以同人之姓字入诗,而示归欤狂简之意也。二一谓秋一(秋逸之逸原作一)抱一,二黄谓树因及不慧,二明谓妙明克明,平者邬爱平,时在研究部小住,湖则常相过从之王少湖也。时子山早返赣,真如亦以家难返粤,故诗未及之。

师之内学可大别为三时期,初期明瑜伽,瑜伽既明而中期遂弘般若,晚期更会归密严涅槃。研究部时代,则师盛弘瑜伽学即法相唯识学之时期也。在此时期,师率教门人先治摄大乘论世亲释,为入法相唯识学堂奥之门。又尝教门人先治小乘阿毗昙,六足发智婆沙俱舍顺正理乃至成实等论,以衔接大乘阿毗昙集论等焉。然在此时期之最初,又尝教门人治释摩诃衍论大宗地玄文本论及中观论疏三书,尝谓‘圆顿未精,遽治分析(指小乘阿毗昙学),伏害匪浅。’此虽非师之定论,未几即绝口不提,然记之亦可见师学说思想演进之一斑也。

师在此时期尝为门人讲三法印,又尝讲唯识等书,既而复成瑜伽师地论序。先是深柳大师校印瑜伽,未竟而示疾,临寂以属师,师力赓之,期年而全书成,以克竟深柳大师未竟之志,足以上报师恩下饷学者也,因为之序。虽名为序,实一鸿篇,其文体大思精,不唯阐瑜伽之蕴奥,实窥基瑜伽略纂,道伦瑜伽论记后唯一伟大之着作,而包罗法相唯识学全体系之概论也。不宁唯是,虽称之为佛法全体系之概论亦无不可。且不唯概论也,其于释迦大法,钩深索隐,发前人所未发,致广大而尽精微,又足与法苑义林章匹也。

迄民国七八年间,望风遥集负笈从游者日益众,师以非宏开广厦不足以盛弘大法也,遂扩研究部为内学院。今内学院几与那烂陀媲美,声名洋溢乎海内外矣,而研究部一段史实久为佛学界所遗忘,甚至入师门较晚者亦间有只知内学院而不知有所谓金陵刻经处研究部者也。

师示寂后,真如以书来,谓‘纪念专刊弟已筹得款,所要者唯出格之文字耳,此乃兄与秋逸兄等之任,非弟所能办。望抽多时间,专作长篇,以彰师之学术盛业’云云。不慧师门之朽木焦芽耳,何足以彰师之盛德大业。且羁身尘海已久,学殖荒落,又安得有出格之文字。然世间眼灭,悲痛难言,且师初度弟子,零落殆尽,今唯秋逸,真如与不慧在耳,师恩友谊,两不容辞。尝拟撰宜黄大师学说概要(或宜黄大师学案)以报,顾以资料不备,专刊又出板在即,不得不期诸异日。而以曾侧身研究部,虑师一代应化事迹中之此一段史实,浸至漫灭,爰就记忆所及,拉杂记之。嗟嗟,德化早陟密严,宜黄又生兜率,象王既逝,贫子畴依,握管操觚,不知涕泣之横集。

附记  前岁先师七十大庆,不慧为诗一章寿之,旋师赐复,颇致策励,兹两存之,以免散佚。

宜黄大师七十寿诗

庚辰十月吉日,为吾师宜黄欧阳先生七秩览揆嘉辰,同门浼学长真如兄为寿诗,以表仰止之微意,其诗若长江大河,浑涵汪茫,千汇万状,足以状吾师之广大又可作吾师之应化事迹读,诚为希有,华远在乡僻,又为世网所撄,不克登堂祝嘏,惶歉之余,因效颦为此。

千年象正凌夷久,石埭奋起作狮吼,方册大藏帙百千,剞劂都出金刚手,只园精舍法筵开,林林缁素横经受,  孳孳化他兼自行,行在弥陀教贤首,更由疏钞入唯识,慈恩坠绪遍搜取,等不等观烛大千,微妙不啻出金口。

晚有弟子传心灯,四海弥天两泰斗,一为柴桑一宜黄,如凤在左麟在右。

柴桑本愿弘密乘,求法不惜擘海走,金胎两部一身肩,毗卢家业欣荷负,大悲滂霈如醍醐,夫子循循真善诱,嗟我旷劫天人师,何渠中道远尘垢。

宜黄远绍慈恩宗,唯识绝学辉前后,说法悲深并柴桑,刻经手胼继深柳,雎阳一老天慭遗,其流光远其基厚,唯识已明明唯智,般若三世诸佛母,殿以煌煌大涅槃,扶律谈常会空有,兜率内院现人间,金简玉书齐峋嵝,莘莘学子争踵门,纷纷谬说用覆瓿,如披层云登岱宗,下视众山皆培塿,清凉阐教岁逾百,伏胜传经秩已九, 师今杖国方中天,法流会与龙树偶。

我于师门为宰予,难施雕琢嗟已朽,敬献芜词祝吾师,无量光与无量寿。

复忏华书

忏华老弟,诗,并翦哀梨,登作者堂矣。寻常知识,谁了唯智学涅槃义,而弟及此,宰木难雕之自损,毋乃太甚。唯彼岸非宦海可登,是宜一省耳。即颂冬祉  渐十一月十六日

著者:黄忏华  原欧阳竟无大师的弟子  


{返回 黄忏华居士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南三北七教判之说
下一篇:贤首宗的五教十宗判释
 中国佛教史略—三国佛教
 唯识性
 十八道法
 佛教各宗大意—三论宗大意
 二无我
 色法
 三惑 四谛 五明
 佛教各宗大意—成实宗大意
 佛教各宗大意—中国佛教史纲
 中国佛教史略—西晋佛教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朝暮课诵白话解释卷上 四、心经[栏目:佛法大意·朝暮课诵白话解释合刊]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