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有关「法住智」与「涅盘智」的精彩回应
 
{返回 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092

学对谈:有关「法住智」与「涅槃智」的精彩回应

有关「法住智」与「涅槃智」的精彩回应

时 间:95年5月21日

地 点:玄奘大学慈云厅

场 次:第六届「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第七场研讨会

内 容:林建德发表论文〈论印顺法师对「法住智」与「涅槃智」之多元诠释〉

回应人:性广法师

整 理:陈悦萱

【编按】

95年5月21日下午,在第六届「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的第七场研讨会中,林建德居士发表论文〈论印顺法师对「法住智」与「涅槃智」之多元诠释〉,引起了热烈的回响。其中性广法师有关「法住智」之内涵的回应,因为内容非常精彩,也非常重要,因此主持人卢蕙馨教授特许她破例作了约十分钟的讲述(一般回应不得超过三分钟)。

  会后有许多来宾欲罢不能,许多未能到来的读者,亦耳闻当日性广法师论法的精彩片段,甚欲窥其全豹,因此主编委请陈悦萱同学将录音资料作文字整理与润稿,以飨读者。

《佛教弘誓电子报》主编

释传法

性广法师发言:

  在这里提供我的看法,以回应林建德居士的观点。

  印顺导师在禅学思想的研究上,关于「法住智」与「涅槃智」的讨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见,也引起后来学人的关注。其中一位观净比丘的说法,比较有瑕疵。他认为导师之所以强调「慧解脱阿罗汉」,是否因为导师说:大乘菩萨「不修禅定,不断烦恼」,而慧解脱阿罗汉也没有禅定,所以慧解脱阿罗汉是大乘菩萨的起源?接下来他以一部派对于「法住智」与「涅槃智」的解释,来说导师的诠释是错的。以导师「错解」「法住智」的理由,来推翻导师的大乘思想,并认为可以做「典范转移」。

  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不在于被观净比丘挑起来,而在于导师所述,本自《须深经》的「法住智」与「涅槃智」内容。须深是外道出家的,像在座的魏德东教授非常谦虚,他自称是「外道来研究佛法」。须深对于佛法有很深的好奇,他看到比丘中,居然有不得色界与无色界诸禅定,而证得阿罗汉的人,觉得很奇怪,于是请教佛陀。佛陀说:「不问汝知不知,且自先知法住,后知涅槃。」这指的是:佛法的解脱与智慧有关,有没有甚深禅定不是最重要的,这是问题的原始脉络。

  您(编按:指林建德居士)刚才提到,导师对「法住智」与「涅槃智」的解释,是闭锁性的还是开放式的?乃至于认为可以有多种开放性的诠释。虽然您在后面有比较周延的说明,但是「多元诠释」这样的标题,会不会让人引起误会,认为导师对「法住智」与「涅槃智」的解释,是超出经论正理而「自创」的「多元」诠释?其实,《阿含经》中的〈须深经〉对于「法住智」与「涅槃智」没有进一步说明,但是到了部派论义,就开始有了不同的诠释。而观净比丘引用的,不过是众多部派其中的一个说法而已。

  说明之前,先举一个关于禅定的例子。在《清净道论》里,把色界禅定分为五禅,但是在根本教的《阿含经》中是四禅。四禅与五禅,难道是诠释系统有开放性与闭锁性吗?不是!从经典与论义来看就知道,把色界的禅心分得粗一点,就是四个阶段,若分得细一点,就是五个阶段。所以以禅心的多少、有无来区分,入了初禅得五禅支;入二禅以后,《阿含经》说是「无寻无伺」,少了寻、伺二心所,禅支就更少了。《清净道论》则把「无寻有伺」的中间禅,当作是在「无寻无伺」之前的另一级(第二禅),所以《阿含经》的二禅是《清净道论》的三禅,二者对于色界禅定层级的区分标准是不一样的。但是修学禅定,离欲界五盖得五禅支,以升入色界定心的次第却是必然的。从这里来看,原来连禅定浅深的不同,都可以在「必然」的次第范围中,再有浅、深,粗、细的「多元诠释」──不必然。

  而导师在谈「法住智」与「涅槃智」时,主要是着眼于把握住佛法不共世间禅定而得解脱的重要关键。亦即,从共世间禅定转向不共世间观慧,其中两个必然的步骤,就是经历「法住智」,再到「涅槃智」,一定要具足这两个程序。所以我认为这个观慧得证的次第是「必然」的,不可以说是「不必然」。

  从部派论义来看,声闻禅法中以《清净道论》为主的南传禅法,讲五清净、十六阶智(前面的戒清净、心清净的二清净,属于戒学与定学),以西北印有部为主的北传禅法则说四双八辈的知、断、证、修。两个修道系统中,证道阶位的多寡与名称是不同的,但其中不共世间禅定的「无我观慧」是相同的,而先得「法住智」,后得「涅槃智」的慧学的必然次第也是相同的。说得近一点,比较《清净道论》的觉音论师与当今帕奥禅师的禅法系统,二者将「法住智」放在十六观智其中的哪一个位阶,也是不相同的。所以后来有人用这点来大作文章,把重点放在「到底哪一个观智是『法住智』?」而以某一特定见解的孤例来批评导师对于「法住智」的解释是错误,这是不公道的!如果不是部派的偏见,就是孤陋寡闻!这就像争执「色界禅定的层次到底是四禅或是五禅?」,「到底是《阿含经》说的「四禅」对,还是《清净道论》的「五禅」对?」的论诤一样,没有把问题厘清,不知其中同异的关鉴在何处。

  林建德居士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搜罗列举导师对于「法住智」与「涅槃智」的所有论述,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也在这里提供我对「法住智」与「涅槃智」的见解。

  为什么要见「缘起」?为什么要得「法住」?我们读佛书读到现在,都知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知道「一切缘起」。可是请问大家,每一个人在对境历缘的见闻觉知中,有没有一个「我」在做统觉?有没有一个「我」在做思维?有没有一个「我」在做反应?有统觉之「我」的惯性,而在名言概念上说「无我」,那是不能证得解脱的;因为那只是概念上的「无我」,而在生命的直观里,那个让我们随之而起贪、瞋、痴、慢、疑,因之而颠倒生死,轮回不已的「我」却如影随形,恒恒时,常常时地伴随生起。

  那个「我」的统觉,在哪里出现呢?在一切能知心对所知境的历程中──触、作意、受、想、思的五遍行心所中;当我人的遍行心所运作时,「我」一定会出现。所以佛陀才要强调「知法住」、「得法住智」。为什么要得「法住智」?「法住」是什么意思?经论常出现的表述内容,也是导师最重视的,就是「见缘起」;只见一切法「依缘而起」,没有无明谬见的「我」在其中。见「缘起」就叫做「法住」。「法」是什么?泛说是「依缘而起」的一切法,进而言之,从静止面观察,是一一法的自相与共相。色、受、想、行、识等五蕴、六处、六界,乃至于是诸色、心法的一一自相,就是法的自相。「无常、空、无我」是法的共相;广义而言,观察到法的自相与共相,都可以说是得「法住」。但是因为「我执」而有的生命状态,应该更从动态来观察,观察一一法,其因缘前后辗转相生的时间因素,故顺逆观察「法」的过去、现在、未来的三时相──法的十二缘起相;经论义解与导师重视的,就是观察这十二「缘起」法相。而当「法住智」现前时,是观智的直观,是可以做到「但见缘起,不见于我」的,这是转凡成圣的重要关键。

  谈到这里,您刚刚也说,导师提到:「闻思」也是「法住」。这也是一个重要关键。当我们修禅观的时候,如果观的是身、受、心、法,但是在观的背后,却暗示自己有一个「我」在观身、受、心、法,那么在直观的经验上虽是缘起的,无我的,可是在惯性的思维中,以及受到不正确宗教修行系统的暗示中,则告诉自己:一定要有一个「我」才能作观──无论它叫做甚么,这样的观法,观到驴年马月也没有办法破我执得解脱的。

  既然如此,这个「观」要如何起观?以正见为导的闻思,为什么与「法住」有关?闻思的内容,正是佛陀的教法。佛陀教我们:要「但见于法,不见于我」;导师依于佛陀的教旨,提示我们:观!就只能见一一法。那「我」在哪里呢?先要有「无我」正见的引导,而不受「有我」邪见的暗示,不在触、作意、受、想、思的心所运作中,固执、错误地要去找一个「我」来执取。这个「我」的不见──无我,是净慧直观的「正见」,不能只是概念名言的口诵称念,不能一直告诉自己:「无我!无我!」,把它当作口头禅,而是要只见一一法,不见有「我」,这是证成「法住智」,趋入「涅槃智」的重要关键。

  「不得法住,不得涅槃」,从以上的解释来看,部派论师对《阿含经》中「法住智」与「涅槃智」的诠释,就像《清净道论》对于禅定次第的广略,已有不同于《阿含经》的开展。依经教以观,见缘起,才是破我执的重要关键,从这里来谈「法住智」与「涅槃智」,没有所谓开放式解说的可能,这是必然的,是一定如此的,而在《须深经》的脉络里,就是为了分辨不共世间禅定,而共三乘的慧证。

  所以您刚才提到说,「法住智」是否禅定比较弱的?「涅槃智」是否禅定比较深的?不必然如此!禅定深与禅定弱,都一定要有能力见一一法──得法住智。禅定深的人,如果能得色界的四禅──根本禅,定力是比较稳的,所以能够观得非常清楚,那是剎那剎那毫不间歇的见法,知法住、得法住智。反之,如果是观慧力强而定力弱,只能用剎那定来作观,那么,观的内容确实不如定力强的人来得那么清楚,但是「法」依然是见的,「我」依然是破的。破了我执,就顺向解脱:从法住而顺向涅槃。这是佛法不共世间的特色,也是佛法中「依定发慧」(请注意,不是「依定生慧」)的观慧特色。

  回到大乘的脉络来谈,为什么一直在讲「法住智」与「涅槃智」?其实大乘菩萨的心源不是禅定不深的慧解脱阿罗汉,而是依大悲心,不忍众生苦,而作禅定所缘转向的人菩萨行者。我曾说过:声闻是缘自身苦,发出离心,证涅槃果;菩萨是缘众生苦,发菩提心,行菩萨道,二者的修行所缘是不同的。这其中的教证与理证,我已在拙作〈人间佛教禅法的禅观所缘〉一文中论述。

  我觉得林居士非常用功,对于导师关于「法住智」与「涅槃智」的多面诠释,已经整理出来了,但是这个多面的诠释,一定要掌握这样的要领:从闻思所得的「法住」──正见,到后来现证所得的「法住智」。果能如是,即可知晓:导师的多面诠释,是在同样的一个系统——就像《清净道论》把色界的四禅心讲成五禅心,只是做这样的开放诠释而已。但是「先知法住」到「后知涅槃」的必然性,不可以作开放性的解释。

  回归到导师立足「人间佛教」的大乘禅学思想来看,大乘跟声闻重要的不同,不在于「法住」与「涅槃」的争论,而是在于依大悲心入世间,从大悲的所缘转向中,缘众生苦,发菩提心。但经过林居士这样的讨论,让我们得以在导师谈声闻禅观要领的「法住智」到「涅槃智」当中,重新肯定他老人家对于共三乘禅修见解的深刻,这是我的体会,谢谢!

林建德居士发言:

  刚才有许多法师及居士回应了我的问题,仿佛像上了一堂课,尤其是性广法师。我觉得江灿腾老师讲得蛮有道理的:这真是「人间佛教禅学家的诞生」。我觉得她在这方面下了蛮扎实、蛮深厚的工夫,我与有荣焉!自己要加强的地方还很多,这是我从性广法师与传道法师身上得到的启示。

  可不可以开放的去理解,一定有一个原则。像我自己治中国哲学、东方哲学,我发现古代的典籍,有很多可以开放理解的空间,因为它们是古书,就断句或就文句中的脉络而言,可能存在着歧异性。我看到很多现代学者的论证,都是依循古本,却可能因为断句的方式不一样,就可以吵一场架。不过我看观净法师说《阿含经》文可能是误义,是传抄的错误,应该是「得知法住智,得见涅槃智」。于是想到:古籍可能有不同理解的空间,所以可能会出现不同的诠释。

我认为:大原则不能变,从大处着眼,小处则可以多元。印老扣紧了佛教很核心很关键的思想,着眼于大处,对「法住智」与「涅槃智」做出诠释,我觉得这样已经够了!

  说到底,「法住智」与「涅槃智」,可不可以分成两种阿罗汉?我觉这已经不是关键的问题,关键是「缘起、性空」的道理,这才是佛教当中最核心的教法,解脱开悟的关键,应该就在这里。


{返回 印顺导师思想之理论与实践·学术会议论文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不厌生死‧不欣涅盘——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的精髓(杨惠南)
下一篇:慈悲没有敌人——圣严长老与昭慧法师会谈记
 打造人间佛教的文教空间(释传道)
 记《中国佛教史略》之特见——真空妙有与真常唯心(释悟殷)
 民国时期的佛教与政治(1912~1949)(陈仪深)
 论印顺学与佛教全球化(游祥洲)
 意识改变──喜马拉雅山佛教文化中的女性宗教认同(释慧空)
 有关「法住智」与「涅槃智」的精彩回应
 藏传佛教出家女性的历史、现状与未来(德吉卓玛)
 凝固的历史,积淀的文化(李载道)
 印顺导师《大智度论》笔记之特色与应用(释长慈)
 诸部论师的思想与风格(释悟殷)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解脱、成佛是每个人的愿望[栏目:达真堪布]
 矿难喻:盲修瞎练,错过救度[栏目:净宗譬喻·净宗法师开示集]
 第一章 佛法精要[栏目:当代南传佛教大师]
 不被六根蒙蔽 6[栏目:学修笔记·学诚法师]
 十二圆觉菩萨,每位菩萨手持什么法器?代表什么?[栏目:体恒法师·问答集锦]
 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 第六章 比丘尼‧附随‧毗尼藏之组织[栏目:印顺法师]
 念诵与正法久住息息相关[栏目:多宝讲寺学僧文稿]
 禅修要义 第四章 净修三业(上)[栏目:达照法师]
 修行的利益[栏目: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无住生心与日常生活[栏目:黄国达居士]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