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大日经 大日经疏及其思想
 
{返回 大日经·白话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8267

大日经疏及其思想

《大日经疏》,全称《大毘卢遮那成佛经疏》,亦称《大疏》、《本疏》。再治本题《大毘卢遮那成佛经义释》、《大日经义释》。据日本入唐诸家《求法目录》及安然《诸阿阇梨真言密教部类总录》(简称《八家密录》) 、海云《两部大法师资相承付法次第记》等著录,唐时有数种传本,题目、卷数各有不同。

据圆珍于阳城天皇元庆六年(唐僖宗中和二年,公元八八二年)《上智慧轮三藏决疑表》说,自唐代宗大历年(公元七六六至七七九年)以来传于日本的《大日经义释》计有六本。

而于元庆八年(公元八八四年)所作《大毘卢遮那成道经义释目录缘起》说:

「《录》之由来者如余所闻,件《义释》从大唐来我国且有五本焉,今见有四,谓西大寺德清大德(唐代宗大历七年入唐)请来本十一卷,次高雄寺空海和尚(唐德宗贞元二十一年入唐)本二十卷,次当寺慈觉大师(即圆仁,唐文宗开成三年入唐)本十四卷,余(唐宣宗大中七年入唐)赍来本十卷。都虑对勘,大同小异,不免巧拙也。又闻平城山阶寺有一本,此玄防师(唐玄宗开元十一年入唐)入唐将来。」安然《八家密录》载有八种传本:玄昉本《义记》十卷、德清本《义记》七卷(上下十四卷)、圆珍本《义记》七卷(上下十四卷)、空海本《疏》十四卷本和二十卷本、圆仁本《义释》十四卷、遍明本《义释》十四卷、宗叡本《义释》十四卷。知日本最初有七种异本流传,分题《义记》、《义释》、《疏》三种,而《义记》有七卷、十卷两种,七卷本或分作上下共十四卷,《义释》有十卷、十四卷两种,《疏》有十四卷、二十卷二种。

各本之间的差异,据圆珍于唐大中十年(公元八五六年)四月八日及七、八月所记,和咸通三年(日本贞观四年,公元八六二年)九月二十八日校勘记、《大日经义释目录缘起》等,各本之间「大同小异」、「不免巧拙」,均为同疏异本。但有「彼拙此巧」之别,即空海本二十卷《疏》和圆仁本十四卷《义释》为一行草本,而圆珍本十四卷《义释》为智俨、温古再治之本。

据温古〈大日经义释序〉称:

「开元十五季禅师(指一行)殁化,都释门威仪智俨法师与禅师同受业于无畏,又闲梵语,禅师且死之日嘱咐法师,求诸梵本,再请三藏详之。法师秘其文墨,访本未获之顷,而三藏弃世,咨询无所。痛哉!禅师临终叹此经幽宗未及宣衍,有所遗恨,良时难会信矣。」据此一般认为圆珍本十四卷《义释》是经智俨、温古再治之本。从现存本看,《义释》对全文作了分段,个别地方增加了一些文字,最后一段题之《大日经钞记》及个别文字之外,与《疏》没有什么出入,其实谈不上有什么巧拙之别。

温古〈序〉中并没有明确指出是否对原文作了加工和补充,只说一行因觉得经本原已缺文,个别地方的解释不免有些牵强纡回,而嘱智俨更求梵本,再请善无畏详加解释,以使释文准确无误。但智俨访本未获,又三藏弃世,咨询无所,未能完成一行嘱托。当然从现行本看,还是作了一些补充的,如卷八开首说到供养承事法时的一段文字,按其语气即为智俨等承事弟子所出之言。

后世又认为智俨、温古政治《疏》文,名之为《义释》或更名为《义释》。但按温古〈义释序〉所说:「尚虑持诵者守文失意,禅师又请三藏解释其义,随而录之,无言不穷、无法不尽,举浅秘两释,会众经微言,支分有疑,重经搜决。事法图位,具列其后,次文删补,目为《义释》,勒成十四卷。」此中均指一行事迹,并无智俨、温古更其名或自题名《义释》之意。

又崔牧于开元十六年所作之〈经序〉中称之以《记释》,不可思议在开元十六年至二十三年之间(公元七二八——七三五年)所作之《大日经供养次第法疏》中称之以《疏》。玄昉于开元二十二年(公元七三四年)携回日本之一行疏作称之以《义记》,说明一行原作并无确定之名称,随传抄而称之。一行《疏》作于开元十二年至十五年(公元七二四—— 七二七年)之间,此间一行又忙于《开元大衍历》的撰写,疏作一经草成,即来不及分段、补充及题名,便溘然长逝,故随传抄流行,各题疏名,致有同时并存数名,智俨、温古抄本稍事补充分段,即便题名《义释》。疏作卷数亦随传抄人之分而有不同。

空海本二十卷《疏》后来在东密真言宗中留传下来, 圆珍本十四卷《义释》后来在台密天台宗中留传下来。《疏》本于日本后宇多天皇建治三年(元世祖至元十三年,公元一二七六年)及称光天皇应永二十一年(明成祖永乐十二年,公元一四一四年)开版印行,《义释》本于桃园天皇宝历六年(清乾隆二十一年,公元一七五六年)开版印行。

在中国当初亦流行数种异本,海云于唐文宗大和八年(公元八三四年)撰《两部大法师资付法记》,所录为十卷本《义释》,而后来刻版印行的为十四卷本《义释》并〈序〉,辽觉苑《大日经义释科》及《演秘钞》即注疏该本。辽道宗清宁五年(公元一0五九年)十四卷《义释》本印行流通。《疏》现刊入日本《缩刷藏经》及《大正新修大藏经》、《卍续藏经》等,《义释》刊入《卍续藏经》等。

《大日经疏》撰述于开元十二年至十五年之间。关于它的形成,后世或有认为善无畏之作,一行记录而已者,但崔牧〈经序〉载一行请善无畏译出《大日经》之后,「又重请三藏和尚敷畅厥义,随录撰为《记释》十四卷」。

又据温古〈义释序〉所载前引之文义。今并检疏文,凡引善无畏解释之处均标明「阿阇梨言」、「阿阇梨相传云」,凡强调自己解释之处均标明「今谓」、「私谓」、「今私谓」等语。

疏中又旁征博引、训释会证,正如温古所言「举浅秘两释,会众经微言」,且所据均为汉译经论。凡此种种,均可证《大日经疏》为一行之作,是一行依据善无畏解说的笔记和参考显密经论的基础上,加以融会贯通,撰述而成,决非仅记录而已。

《大日经疏》是有关《大日经》的一部权威性注释著作,它不仅表现了作者深邃独到的思想和恢宏博达的知识,而且更重要的是《大日经》的教义和密法通过它才得以阐明和发挥,才使人得以掌握。温古说:「夫经中文有隐伏,前后相明,事理互陈,是佛方便,若不师授,未寻《义释》,而能游入其门者未之有矣。」此话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因为密教经典中尤其是它的密法,大多来自于印度教及其它宗教,讲的都是些神秘复杂的仪轨,如果不借助于逐字逐句的解释,是很难明白其中的意思。

所以后来密宗中人看重它,甚至超过了本经,甚至也没有人再另辟蹊径去这样注释本经了,后来的大部分著述也都是对《疏》的注释。一行注释《大日经》,温古说「举浅秘两释, 会众经微言」,实在是贴切不过了,道出了一行作疏的两个最基本的方法。

如前所说,《大日经》的义理主要源自中期大乘佛教思想,而其密法则主要承袭事部密教,因此密法仪轨中,仍然带有浓厚的印度教和民间信仰的色彩。其经文原义亦如其字面上浅显的意思,未必含有与佛教相联系的意义,但一行通过更深秘一层的解释,使它具有了佛教的内容,与「外道」的祭仪行法回然有别了,一部《大日经》自始至终充满了佛教的气氛,所以一行的《疏》使《大日经》及其胎藏密法进一步佛教化了,后来密宗在唐代能够兴盛一时,在日本能绵延不断、相承至今,且能自立于诸宗各派,在程度上与此有很大的关联。

崔牧说一行「智络群籍,神疑大方」,亦无丝毫恭维之意。一行在《疏》中引用了七十余种典籍,所论除三乘密教之外,还涉及四、五十种「外道」,其学识之渊博, 自不待言。

而以什么经典来注释,以什么观点来解说,为什么如此注释和解说,这就使疏作有了自己的思想倾向,与《大日经》原有的思想有了分别。所以「会众经微言」,使这一产生于印度的密教派别中国化了,在中国得到了发展,成为中国佛教的一个宗派。

一行《疏》的哲学思想是有明显的倾向性,如果说《大日经》兼采瑜伽、中观二说,那么《大日经疏》则偏向于中观学说。

《疏》中特别重视龙树的著作,处处引用《大智度论》和《中论》及《十二门论》、《百论》的说法,推重《般若》、《华严》,运用二谛的方法,如以中道来解释阿字本不生义,说「阿字自有三义,谓不生义、空义、有义。如梵本阿字有本初声,若有本初,则是因缘之法,故名为有。又阿者是无生义,若法揽因缘成,则无自性,是故为空。又不生者即是一实境界,即是中道,故龙树云:因缘生法,亦空亦假亦中一(卷七)。这都与龙树中观学说一直在中国盛行有关。

但中观的传统以否定到否定的方式,不自立量,而《疏》中则从否定开始,以肯定告终,承认有个生死即涅槃、自心即佛心的一实境界。同时以法界为心界,以空性为心性,以实相为心相,这不仅把《大日经》的无分别论作了进一步发展,也把密宗的心性论同天台、华严、禅宗理论相联系。

心性论是一行《疏》阐发的一个重要内容,以「如实自知心」为其中心命题,故说〈住心品〉统论全经大意,「所谓众生自心即是一切智智,如实了知,名一切智智,是故此教菩萨真语为门,自心发菩提,即心具万行,见心正等觉,证心大涅槃,发起心方便,严净心佛果,从因至果,皆以无所住而住其心」。这与善无畏在《大日经供养次第法》中,不可思议在《供养法疏》中强调阿字本不生,是有差别的,更与后来日本真言宗中强调六大说相径庭。

一行判释教相也以心性论为依据,以佛所说心性之深浅而大判为四:

一、出世间心,包括《阿含经》等小乘十二部经中说,为声闻、缘觉二乘唯蕴无我之认识。

二、无缘乘心,或他缘乘心,《楞伽经》、《解深密经》、《胜鬘经》中说,为大乘有宗及其《佛性论》、《宝性论》中八识、三性三无性之说和观阿赖耶觉自心本不生的认识。

三、极无自性心,《般若经》、《华严经》中说,为大乘空宗观十缘生句,本不生之心实际亦不可得之认识。

四、如实知自心,《大日经》中说,为佛性一乘亦即秘密乘自心自证、自心自觉之认识。

四乘之外,又根据《大日经》世间之法亦为佛随类而说的思想,亦把原世间八心增至为十心,判世间心为人天乘。一行又以顿、渐为依据判释三乘,二乘、大乘为渐教,密乘为顿教;小乘如乘羊而行,大乘如乘马而行,密乘则乘神通飞空而度。

一行的判教观也是他的密宗理论中国化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后来空海的十住心判教思想有直接的影响,也对后来中日佛教中的显密教观有直接影响。

在密法方面,一行继承了善无畏事行并用的传统,凡《大日经》行法中欠缺或不清楚的地方,均以事部密典《瞿酰经》、《苏悉地经》、《苏婆呼童子经》等来补充和增加,所以后来的密宗中实际上三部并行合用。《疏》也往往引证《金刚顶经》,也开了金胎并行互释的传统。

唐代及其以后中国的有关著述《大日经》译出之后,除一行撰《大日经疏》之外,还出现了不少有关的著述,虽然不是宏篇巨制,不堪与《疏》相比,但也曾流传一时,有的甚至传至今天。这些著述都从不同的角度撰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日经》在历史上传承、修持的情况。这些著述包括经序和传记、注释、修持仪轨三大类。

经序和传记类中,最早的著述是〈大日经序〉,由崔牧撰写于开元十六年(公元七二八年),主要记载了《大日经》十万偈大本的猿猴相承的传说和摘集略本的历史, 善无畏和一行翻译《大日经》和一行撰写《疏》及善无畏其它作品的情况,并指出《大日经》的重要意义。此序文为当时人所写,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经序〉后来由圆行等携回日本,延宝五年(清康熙十六年,公元一六七七年)刊行,现刊入《卍续藏经》等。崔牧,生平不详,仅知其任职太子内率府冑承军事,河北清河人。

〈经序〉之后,温古撰〈大日经义释序〉,主要记载《大日经》的翻译和《疏》的形成情况。文中说:「此《毘卢遮那经》乃秘藏圆宗,深入实相,为众教之源尔。」「此中具明三乘学处及最上乘持明行法,欲令学者知世间相性自无生故,因寄有为,广示无相,一一推覈,目尽法界缘起耳。当知无量事迹,所有文言,结会指归,无非秘密之藏者也。」这里以华严宗的判教观来判释《大日经》,也以华严宗的法界缘起学说解释《大日经》的思想。这是华严宗同密宗发生的最早联系。温古的判释后来至辽金时代仍有影响。温古生平不详,仅知其为嵩岳寺沙门,当在善无畏移居洛阳之后,从其受法,从他的思想推断,他原为华严宗僧人。〈义释序〉后来由圆珍等携回日本,与《义释》同时流传,现刊入《卍续藏经》等。

唐文宗大和八年(公元八三四年) 十月八日净住寺密宗僧人海云,在五台山大华严寺撰集《略叙传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大教相承传法次第记》,主要记叙了《大日经》的传本、翻译、内容和传承系统,其中尤其详细记叙了从印度到中国,从盛唐到晚唐共八代传承《大日经》的情况,是有关中国密宗传承谱系最珍贵的史料。

此记后来与《金刚界大法付法记》合在一起为上下卷,并行于世,并传入日本流传至今,刊入《卍续藏经》(九十五册)和《大正藏》(五十一册)。海云《付法记》之后三十年,慈恩寺密宗僧人造玄作《胎金两界血脉图》,补充了海云之后的一代传承。

注释类有不可思议的《大毘卢遮那经供养次第法疏》上下两卷,对善无畏的《供养法》作了逐句解释,也参考了一行的《大日经疏》,但解释比较简略。《疏》中以理、事二法贯穿全文,说供养无非是理事两方面,理供养就是会理入证,事供养就是尽心竭力营办香花,供养佛海。所以该《疏》在思想方面强调认识和证悟本不生之理。《疏》中还记载了善无畏早期的一段历史,和《供养法》形成的情况,以文殊师利为《供养法》的作者。不可思议为新罗国妙零寺僧人,生平不详。

按《疏》中所说,从善无畏受胎藏法,并听闻《供养法》的随分抄记为《疏》。《疏》中曾数次引用一行《大日经疏》,又说「凡坐法,圣善之寺三藏和上边面受」云云,说明《疏》撰写于开元十六年至二十三年(公元七二八——七三五年)之间。

其它注释,据宗叡《新书写请来法门等目录》有《大日经略疏》原三卷,圆仁《入唐新求圣教目录》作《大日经略识》,安然《八家密录》作《大日经略义》,均缺上卷,不题作者。《圆仁录》和《八家密录》又有《略释毘卢遮那经中义》一卷,《大毘卢遮那胎藏经略解真言要义》一卷。此诸注释均散佚不存,已无法详考。

仪轨类今存者有法全撰集之《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莲花胎藏悲生漫荼罗广大成就仪轨》二卷,因法全在玄法寺时所撰,称《玄法寺仪轨》,《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莲花胎藏菩提幢标帜普通真言藏成就瑜伽》三卷,因撰集于青龙寺,故略称《青龙寺仪轨》。

两部仪轨均按善无畏《供养法》,将经中仪轨及善无畏所传之法简略集中而成。

法全是密宗第五代传人,为晚唐密宗的中坚人物,兼传三部大法,从法润受胎藏教法,广传于诸弟子,日本僧圆仁、圆珍、圆载、遍明、宗叡等均从他受法。

与法全同门的惟谨着有《大毘卢遮那经阿阇梨真实智品中阿阇梨住阿字观门》一卷,简称《阿字观》,又自称《入理仪轨》或《毘卢遮那经略集字母观行仪》,惟谨之文,虽称之以仪轨,实则除讲观想的方法之外,还引经据典,解释字轮的意义,并以如实知自心为最终入证之理。惟谨此文撰于唐文宗开成元年(公元八三六年)。

惟谨,怀州(今河南焦作、沁阳诸市县一带)人,先住玄法寺,后移慧日寺,再居净影寺比绮院。

现已散佚而见于经录的仪轨类还有《胎藏五轮观门》一卷、《大日如来成佛经释中世间六月持明禁戒念诵仪轨》一卷等。

另外,唐肃宗干元元年(公元七五八年)不空上表请求搜寻梵夹翻译,后来从善无畏携来的梵夹中译出有关《大日经》的几部仪轨,流行并行持,其中有《大日经略摄念诵随行法》一卷、《大毘卢遮那成佛神变加持经略示七支念诵随行法》一卷、《大毘卢遮那略要速疾门五支念诵法》一卷、《毘卢遮那五字真言修习仪轨》一卷。

唐末之后由于密宗衰微几至绝响,近有二个世纪内没有人传承和注释《大日经》了,直到十一世纪中叶才有辽代觉苑的注释出现。觉苑的注释包括《大日经义释大科》一卷、《大日经义释科》五卷、《大日经义释演密钞》十卷,前二部已散佚,今存后一部,卷首并有自〈序〉一篇,文前又置赵孝严〈大日经义释演密钞引文〉一篇。

觉苑为辽燕京(今北京城西南之幽州,一称南京)圆福寺僧人,其盛年的生活在辽兴宗、道宗时代,曾受皇帝加封崇禄大夫检校太保行崇禄卿,赐紫衣及师号「总秘大师」,为辽朝一代义学名僧,尤以密教见长。赵孝严〈引文〉载其「幼攻蚁术,长号鹏耆,学瞻群经,业专密部。禀摩尼(印度人)之善诱,穷瑜伽之奥诠,名冠京师」。

有辽一代,诸帝倡佛,译经讲学,盛极一时,密教尤其兴隆,兴宗雕造大藏,《大日经义释》敕准入藏,道宗开场讲学,觉苑应诏演讲《大日经》及《义释》,因而撰集讲义为《大日经义释科》五卷,通行于时。

道宗咸雍(公元一O 六五——一O 七四年)初年,应提总中京大夫庆寺的建议,副留守守卫尉卿牛铉、守司空悟玄通圆大师道弼及僧首紫褐师德百余人致书觉苑, 请求钞解《义释》,阐发《大日》密义。于是着手撰写《疏钞》。大康三年(公元一0 七七年)又诏进《疏钞》及《科》,不久便撰集成书,题名《演密钞》,赴中京面呈,而敕准雕印流行。

觉苑的《演密钞》,同时钞解温古的〈义释序〉,对《义释》全文,他认为有必要的词句概念及段落进行重点性的诠释,也学一行浅深两释的方法,通过深秘一层的解释来阐发自己的思想。

《演密钞》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以华严宗的理论来解释《大日经》和《义释》的思想。

当时的辽朝义学中华严学最为兴盛,尤其澄观的学说风靡一时,觉苑深受其影响,文中多引澄观之说及《华严经》,这也就是为什么觉苑同时钞解温古之序的原因。

如前所说,《大日经》本来与《华严经》在思想上和密法方面都有许多关系,一行也以《华严》的许多思想解释《大日经》,视《华严》为显教中最深之理论,这就把密教与华严学联系起来了,而温古则直接以华严宗思想解释《大日经》,可视为一个新尝试。到了觉苑以华严宗思想全面解释密宗理论,融密教学与华严学为一体,则成中国密教学的一个重要特点。觉苑认为《大日经》以秘密不思议法界缘起观行为宗趣,《疏》文同样归之于不思议法界缘起,或归之于甚深秘密观行,故以四法界观解释阿字观门以及菩提心清净性。

觉苑尤以华严判教观判释教相,判释《大日经》为密藏圆宗,圆顿不思议成佛神通一乘,因这样判释与清凉判《华严》为一乘秘密之藏相矛盾。又以显密二教来分别,判《华严》为显圆,判《大日》为密圆,二者同为秘密,而《大日》以三密为宗,秘中之秘,密中之密,唯佛与佛乃能究了,故密圆深胜。

觉苑也以《起信论》的思想解释《大日经》,尤其以体、相、用三大解释经题和三身说。

另天台宗的思想对觉苑也有一定影响。

觉苑的著作及其思想在当时有很大影响,道□着《成佛心要集》,即受其直接影响。后来传入日本,赖瑜以及宥快、昙寂等诠释《大日经》,也受到一定的影响。

空海及其东密真言宗的有关著述自九世纪初空海入唐习密并回国建立真言宗开始,《大日经》及其《疏》的传持讲授代代兴盛,名匠辈出,新说纷陈,著述如林,有关著述竟达三百余种,可谓佛门书海中罕见。

空海的有关著述有《大日经开题》一卷、《大日经疏文次第》一卷、《大日经疏要文记》一卷。据称空海说、实惠记的有《大日经王疏传》八卷、《供养次第法疏传》一卷。另外,其《十住心论》、《秘藏宝钥》、《真言宗即身成佛义》、《辨显密二教论》等也都与此有关。其中,《大日经开题》共有七种传本,分别称作法界净心本、众生狂迷本、今释此经本、大毘卢遮那本、隆崇顶不见本、三密*轮本、关以受自乐本。各本之间内容范围及文字增减,均有不少差异,后人多注解法界净心本。

《大日经开题》主要解释《大日经》的题目及全经大意。文中所释除一些基本内容之外,与一行《疏》多有歧义,尤其释「加持」之义时,举二首偈:

「六大无碍常瑜伽,四种曼荼各不离,三密加持速疾显,重重帝网名即身。法然具足萨般若,心数心王过剎尘,各具五智无际智,圆镜力故实觉智。」首次提出六大体性说,认为地、水、火、风、空、识六大为法界体性,能造之体,四种法身(自性、受用、变化、等流四身)、十界(六凡四圣)为所造之相,而能造所造又互相涉入、相应无碍。在《即身成佛义》中认为此偈含有即身成佛之义,而通篇加以解释,同时举出《大日经》中的四首偈及五字义和《金刚顶经》中的一首偈,对其六大说作了进一步论证。

空海提出六大说所依据的六大无碍偈,有的说八祖古来相传,有的说惠果所作,有的则说空海自造。不论出自何处,谁所造作,但空海的论证是很勉强的,与《大日经》的原义和一行《疏》的解释大相径庭。当然,却也是空海的一种阐述,一种新的见解、新的理论,它构成了日本真言宗的缘起论,影响颇大。

空海又认为此二偈含有即身成佛四字之义,初一颂说即身二字,后一颂说成佛二字,全八句依次表体、相、用、无碍、法佛成佛、无数、轮圆、所由。又举《金刚顶经》和《大日经》及《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的话作论证。

关于即身成佛的思想,《大日经》中并不是很明确的。但在一行的《疏》中是非常明确的,如说一生越度三妄执,则一生成佛(卷二) ,又说:「行者以此三方便(身、语、意三密),自净三业,即为如来之所加持,乃至能于此生满足地波罗密,不复经历劫数、备修对治行。」( 卷一)又说:「今此真言门菩萨若能不亏法则,方便修行,乃至于此生中逮见无尽庄严境界,非但现前而已,若欲超升佛地,即同大日如来,亦可致也。」(卷一)

但空海并没有引据《疏》说,而引据根本大经、菩萨之言(《金刚顶发菩提心论》被认为是龙猛菩萨——所谓传法三祖所造),虽见有高远之心,却显得有点勉强,其实骨子里受的恐怕是一行《疏》的影响。六大无碍偈因解释为即身成佛义,故又称即身成佛颂。

空海将颂中前三句解释为表示体、相、用,因而后来形成了真言宗六大体大、四曼相大、三密用大的一套理论体系。除《大日经开题》和《即身成佛义》之外,空海的《秘密漫荼罗十住心论》十卷,其略本《秘藏宝钥》三卷,也是阐发《大日经》之义而建立了判教理论的重要著述。

空海的十住心即:一异生羝羊心,二愚童持斋心,三婴童无畏心,四唯蕴无我心,五拔业因种心,六他缘大乘心,七觉心不生心,八一道无畏心,九极无自性心,十秘密庄严心。

第一心即《大日经》中所指不知因果关系的认识。第二、三心即顺世八心中的第一心和第八心。第四、五心即包括违世八心。第六、七心,是把无缘乘心一分为二;无缘乘,《疏》释亦作他缘乘,空海采用此词,虽未明说,实则说明参考了一行的解释。第八、九心,是将极无自性心一分为二。第十心,《大日经》作十心无边智,《疏》作如实知自心,为佛性一乘如来秘藏。

《疏》判教没有明指中国各宗,而空海则明确指出他缘乘心即法相宗,觉心不生心即三论宗,一道无为心即天台宗,极无自性心即华严宗,秘密庄严心即真言宗。空海又着《辨显密二教论》二卷,亦阐发《大日经》及《疏》义,论二教优劣不同。

空海的《大日经开题》法界净心本,后来又有不少人作注,其中主要有了贤《口笔》二卷,兼澄《笺释》一卷,赖瑜《愚草》一卷、《诸本大纲》一卷,道范《钞》一卷,宥快《钞》、《问题》各一卷,源庆《指示论义》一卷,道应《讲鉴》一卷,宝有《钞》一卷。《大日经开题》原有古版六种,现有《弘法大师全集》本等。

空海之后,有关《大日经》及《疏》的注释者层出不穷,著述很多,其中平安时代的早期著述主要有圣宝《大日经疏钞》一卷、观贤《大疏钞》四卷、真寂《大日经对注》一卷、淳佑《大日经指记》一卷、真兴《大疏略钞》、仁海《疏钞六帖》、济暹《大疏私记》十六卷、教寻《真言教主问答钞》一卷、《显密问答钞》二卷、实范《大经要义钞》七卷、宽信《抄》、重誉《教相抄》十卷、信证《大日经住心钞》八卷、觉鑁《十九执金刚秘释》、《听闻抄》、心觉《大日经私记》一卷、觉贤记会庆《口诀》、叡尊《方便学处品抄》、观心《抄》、高辨《梅尾御物语》三卷、尚祚《大疏初学大要抄》一卷。

至平安时期(公元七九四——一一九二年)末叶及镰仓时期(公元一一九二——二三三三年)学僧辈出,学说多歧,尤其就《大日经》之说法教主及至真言教主展开争论,其中高野山之觉海、道范等主张本地法身说,从而形成真言宗古义学派。

道范的主要著作有《大日经疏除暗钞》七卷、《大疏遍明钞》二十卷、《大疏堪文》三卷、《义释钞》、《义释里书》一卷。而根来山的赖瑜与古义派相对,主张加持身说,后来圣贤又大成其说,遂形成真言宗新义学派。

赖瑜著述甚丰,其中有关《大日经》及《疏》方面的有《大疏指心钞》十六卷、《大疏愚草》二十五卷、《大疏缘起》一卷、《大疏题额》一卷、《大日经说时事》一卷、《微细妄执义》一卷,圣宪《大疏百条第三重》十三卷等。

期间还有真辨《大日经开题闻书》、《大日经开题诸本大纲》各一卷,宥祥《大疏义述》三十一卷、《大疏义述私记》五卷、《科文》十卷、《玄记抄》一卷、《大意抄》二卷、《品目》二卷、《奥疏烂脱》一卷、《大疏彻肝抄》一卷,信日《大疏堪文》三十卷、《纲要抄》三卷,源暹《日轮抄》百卷、《鹦鹉抄》十卷、《尊林抄》三十卷,信坚《大疏闻书》三十八卷、《大疏缘起》一卷,觉和《供养法疏上下闻书》一卷、《大日经奥疏闻书》一卷,赖宝《真言本母集》三十五卷等。

此后足利时代宝性院宥快主张而二说,无量寿院长觉主张不二说,形成两大学派,其中宥快治《大日经》著述颇多,主要有《大日经疏抄》八十五卷、《传授钞》一卷、《大日经教主十九人异议》、《大疏文字读》一卷、《大疏口传钞》一卷、《大疏铁塔相承之事》一卷、《奥疏大事》、《三部经闻书》各一卷。

南北朝时期(公元一三三六——一三九二年)赖宝、杲宝、了贤、贤宝又宣扬不二门教风,其中赖宝着有《大日经疏堪注》四十余卷、《大日经疏抄》二十五帖,杲宝着有《大日经疏演奥钞》五十六卷、《疏略闻抄》二十九卷、《大日经疏钞》二十九卷,观贤记《大疏通心钞》、《大日经教主本地加持分别》一卷、《大疏教主义》一卷、《大日经三国由来事》一卷、《大日经疏玄谈》一卷、《大疏愚案抄》五卷。

期间还有玄海《大疏科文》二卷、《大疏闻书》、《乱印钞》,宥范《大疏妙印钞》八十卷、《妙印钞口传》十卷、《大日经疏范秘记》十卷、《羊竹》二卷、《科文》十卷、《阿镘法乐钞》三十五卷、《供养法记》二卷、《供养法私记》八卷,赖豪《住心品疏开云抄》十六卷、《不思议疏口诀》,快成《大日经奇特之事》一卷,亮严《大日经疏》二十卷、《闻书》一卷,圣宪《住心品随意录》十卷、《大疏百条第二重》一卷、《大疏第三重附自证说法十八段》十一卷。

此后一段时期又有快全《奥疏由来记》一卷、《大疏问题》六卷、《奥疏大事》一卷,成雄《大疏问题》十一卷、《大疏口决私记》一卷,道瑜《大日经缘起》一卷、《大疏寻求钞》八卷、《大日经疏题额》一卷,亮遍《开发钞》七卷,印融《大疏指南钞》九卷、《初心钞》、《大疏愚案钞》三卷、《大疏诠要钞》两卷、《杣保隐遁钞》二十卷、《奥疏附状》一卷、《真俗两点集》一卷、《密宗佛身建立钞》,纯瑜《大疏草子抄》十卷,圆宥《真言宗三部经并大日经疏因缘事》一卷,赖庆《大日经秘诀》一卷,玄广《大日经教主》一卷等。

德川时期(公元一六O 三——一八六八年)智积院、长谷寺以及各地教学仍然兴盛,著述更多,出现了慧光、道空、昙寂、弘道、法住以及净严、慈云等著名学僧,其中慧光着有《大日经疏印义钞》二十卷、《大疏传授闻书》二十一卷、《住心品疏略解讲述》八卷、《毘卢教主义》一卷、《曼荼罗阿阇梨浅深重数》、《大日经奥疏闻书》一卷、《大日经除未传法人》一卷、《大日经疏演奥钞今案》、《大日经始涉要》、《大日经冠注》等。

昙寂着有《大日经疏私记》八十五卷、《追记》十八卷、《大日经教主义》一卷、《供养法私记》六卷、《如实知自心章别记》一卷等,净严着有《大日经住心品疏冠注》九卷、《大日经持明禁戒品六月成就秘决》一卷、《大日经密印品诸印秘决》二卷、《大日经演奥钞校订》六十卷、《大日经讲次采摘》、《阿字观私记》等。

其它注释有亮典《疏科文》一卷、《住心品疏科文》六卷,良誉《不思议疏四重秘释》,庆空《大疏宗义钞》一卷,运敞《大疏启蒙》五十九卷、《大疏谈义》二卷、《大疏第二重》一卷、《同劫心义章》三卷,荣秋《大日经疏缘起》一卷、《大日经奥疏传授血脉相承》一卷、《经疏相传手鉴》一卷,亮汰《不思议疏略钞》三卷、《住心品科注》三卷、《口疏科注》六卷,惠照《住心品疏要解》七卷,亮元《大日经疏篙测钞》六十余卷、《烂脱辨》一卷,卓玄《疏草第五私记》一卷,麟瑞《大疏科目》一卷,美岳《住心品疏玄谈讲录》一卷、《三句大意》一卷、《十地章》一卷、《八重玄门义》一卷、《大日经疏讲录》二卷、《大疏精义》、《大疏第三重记》、《毘卢遮那成佛经疏玄谈》一卷,觉眼《住心品疏拾义钞》十卷、《住心品冠注》九卷、《大疏五行母录》一卷。

亮贞《自证说法十八段私记》一卷、《大疏第三重记》,通玄《大疏裂网》七卷,性寂《大疏传授闻书》二卷,惠曦《大疏传授私记》、《造坛问诀》一卷,灵照《大日经疏传授闻书》二十一卷、《大日经疏传授私记玄谈》一卷,宝严《大日经疏闻书》五卷、《住心品疏略解听讲记》八卷,信恕《四重秘释彼处不言草》三卷、《第三重记》,行澄《毘卢遮那经疏传授纲领》一卷,无等《大日经疏探颐录》十八卷、《大日经秘印品印义》一卷,净空《大日经心地法门》四十五卷、《大日经疏执中抄》四十九卷、《大疏随类》七卷,妙瑞《法性大日义》一卷、《大日经疏条个》一卷、《本地恒说义》三卷、《觉华钞》十卷、《第三劫诸师异说评文》一卷。

亮海《大疏讲录》十卷、《毘卢遮那教主古今异说集》(附指瑕)一卷,周海《大日经肝心钞》十八卷,常操《大日经开藏诀》三卷、《大毘卢遮那经教主义》一卷,智晖《大日经疏同异》二卷,良恭《住心品讲录》(附玄谈)二十五卷,教囿《大日经仪轨传授由来记》一卷。

法住亦是此时期治《大日经》及《疏》的大家,著述丰盛,主要有《住心品疏玉振钞》九卷、《住心品疏科文见闻记》一卷、《住心品疏闻持记》四卷、《管絃相成义》二卷、《大疏管絃秘由》一卷、《大日经疏管絃秘诀》一卷、《相成义弄引》二卷、《管絃相成义科文》一卷、《口门入记》、《大疏管絃相成义见闻记》二卷、《口秀阳记》、《大疏管絃相成义闻持记》一卷、《管絃相成义讲要》一卷等。

如宝《住心品疏专心钞》九卷,隆山《净菩提心门》一卷、《大疏演奥钞补阙钞》六卷、《大日经住心品中净菩提心门采摘》一卷,净光《奥疏听要记》一卷,弘道《大日经疏传灯记》二十卷、《秘密曼荼罗宗教主义》一卷、《大毘卢遮那经教主义》一卷,元瑜《住心品疏讲翼》十七卷、《住心品疏私记》一卷、《住心品疏标条》一卷,快道《口疏私记》一卷、《大疏住心品疏悬谈》二册、《大疏第三重评判》、《大疏第三重记》十二册,谦顺《大疏随类》十九卷,等空《两部教主和解》一卷、《十二口传》一卷、《三部四处字轮百光遍照图》一卷,海应《奥疏分科》六卷。

隆瑜《大日经疏拾要记》五十二卷、《大日经供养法疏私记合》六卷、《大日经不思议记》,明道《教主异义得意》一卷,信海《大日经乱脱记》一卷,戒专《奥疏传诵闻书》二卷,道应《奥疏传授悬谈》一卷,照遍《五部秘经传授要略》五卷、《大疏传授私记》一卷、《大日经教主管见》一卷、《大日经三十一品生起次第略释》一卷、《大日经七日作坛行事》一卷、《大日经具缘品第六夜授戒体相分别》一卷、《大日经世间成就品所说四种念诵法》一卷、《六月念诵行事》一卷、《大日经不授末传法者之文段》一卷、《大日经肝要之文段秘释》一卷、《大疏引瞿酰经事》一卷、《大日经疏传授除之段》一卷,相宪《大疏住心品私记》三卷,辨实《大日经疏玄谭》,觉邦《大日经住心品疏讲义》八卷,大了《大毘卢遮那经住心品疏悬谈》,净空《大日经疏私记》二卷等。

 


{返回 大日经·白话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大日经 台密天台宗的有关著述
下一篇:大日经 大日经供养次第法及其作者
 中部14经 苦蕴小经
 贤愚经白话 大劫宾宁缘品第三十一
 贤愚经卷第三微妙比丘尼品第十六
 中部39经 马城大经
 贤愚经白话 宝天因缘品第十一
 法句经 16 述千品
 那先比丘经 第二十八问 善恶之业果处在何地?
 佛陀与阿罗汉的差别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六(六九五)
 杂阿含经卷第四(九○)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摩诃般若波罗蜜经讲记 种善根品 5[栏目:摩诃般若波罗蜜经讲记·妙境法师]
 试分析印度“六师”之思想[栏目:李志夫教授]
 轻垢分为几类?[栏目:在家居士律仪五百答]
 华严经经首 第十三集[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
 祈愿的力量[栏目:一行禅师]
 用心vs.念头[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心法]
 松鸠[栏目:鸡足山随缘诗话生活禅]
 师父说:“老实是宝,老实可贵,老实好!”请问老实要如何学?[栏目:答疑解惑·净空法师问答]
 智海法师智悲答疑(皈依篇)[栏目:疑问解答]
 压制妄念与调伏妄念的区别[栏目:普巴扎西仁波切]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