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八 (7)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896

酉二、别喻慧根

又如月光,于有情身能令悦豫,非四风轮所能断坏;如是此中菩萨慧光,一切有情烦恼郁蒸皆能息灭,一切外道魔军怨敌不能断坏。

「又如月光,于有情身能令悦豫,非四风轮所能断坏」,这是缘起相应增上慧住,第九科「善根清净」,这一科里分两科,第一科是「总辨善根」,第二科是「别喻慧根」,这就是别喻慧根。「总辨善根」,信、进、念、定、慧,所有的六波罗蜜等都是善根,现在特别地说到般若智慧的善根,所以叫「别喻慧根」。

「又如月光」,前面是「如世间善巧工匠以所炼金」,用这些譬喻;现在是用月光作譬喻。「于有情身能令悦豫」,这个月亮的光明对于有情的身体来说,能令有情感觉到喜悦。月亮它也不是很热,清凉的境界,所以感觉喜悦。月光的作用,「非四风轮所能断坏」,四种风轮,应该就是春、夏、秋、冬,春、夏、秋、冬的风,风称之为轮。我们的眼睛因为作用狭小,看得很近;若是得天眼的时候就看见这个风是圆的,这个风在虚空里跑,是圆的,所以称之为「轮」。春天的风叫做和风,譬喻烦恼魔;夏天的风叫炎风,炎热的风,譬喻五蕴魔;秋天的风叫做凉风,譬喻死魔;冬天的风叫做寒风,譬喻天魔,天魔也能破坏人的善根的。这个四风,就是譬喻四种魔。这个月亮的光明能令众生感觉到喜悦,不是四种风轮所能断坏的。

「如是此中菩萨慧光」,这个月亮的光明是这样子,「如是」指月亮的光明是这样子,这里面特别地需要赞叹菩萨智慧的光明。「一切有情烦恼郁蒸皆能息灭」,菩萨的智慧光明有什么好呢?月亮的光明能令有情身喜悦,菩萨的智慧光明能够息灭一切有情烦恼的热,烦恼的这些苦恼的事情,能息灭众生的烦恼,有这种好处。众生有烦恼的时候,感觉到苦;烦恼息灭了,心情愉快。「一切外道魔军怨敌不能断坏」,菩萨的智慧光明教化众生,能息灭众生的烦恼这件事,一切外道、一切魔军、一切佛法的敌人不能断坏的,他不能破坏这件事。这是「别喻慧根」。

 

申十、受生

受生多作妙化天王,善化有情令除一切增上慢等。

「受生多作妙化天王」,前面是第九科「善根清净」,下面是第十科「受生」。「受生多作妙化天王」,说这位菩萨他在人世间自己修学圣道、弘扬佛法、教化众生,他如果这个生命结束了,再去得果报的时候,这个「受生」,受者得也,再得一个生命的时候,是得什么样的生命呢?「多作妙化天王」,多数,不是完全的,多数是到化乐天做天王,化乐天的妙化天王。「善化有情令除一切增上慢等」,他做妙化天王的时候,他做什么事情?他还是弘扬佛法、教化众生,他善于教化有情,使令他们除灭一切的增上慢等的烦恼,破除这个增上慢。这个增上慢,一切众生都有这个烦恼。

 

申十一、威力

所有威力当知此中说百千俱胝数。

这是第十一科。说这位菩萨的威德力,当知道此中说他的威力,有百千俱胝这么大的数目。

 

未二、结略义

当知是名:略说菩萨缘起相应增上慧住。谓十法平等性成满得入故;觉悟缘起生解脱门故;一切邪想不现行故;方便摄受生死故;无着智现前、般若波罗密多住现在前故;证得无量三摩地故;证得不坏意乐故;于佛圣教不可引夺故;广见诸佛善根清净故;受生故;威力故。

「当知是名:略说菩萨缘起相应增上慧住」,这是第二科「结略义」。前面这十一科,这就是略说这位菩萨缘起相应增上慧住的相貌。这底下就把前面这十一科的题目重说一遍。「谓十法平等性成满得入故」,这是第六地,就是第五地菩萨十法平等性圆满了,就入于第六地了;这是第一大科。「觉悟缘起生解脱门故」,这是第二科,觉悟了诸法是缘起的,有染缘起、也有清净的缘起,从这里作观的时候就能成就三解脱门。「一切邪想不现行故」,这是那个第三科,作者、受者、我我所的都是邪想,再也不现前了。「方便摄受生死故」,这位菩萨他自己三解脱门修成功了,他可以不受生死的,但是他有慈悲心,他还善巧方便的,他这个慈悲心不是他有业,不是他的烦恼业力,是慈悲心再来世间上受生死、教化众生的。「无着智现前、般若波罗密多住现在前故」,这个「无着智」就是于一切法不执着,那就是观一切法不可得了,这个智慧叫做「无着智」,他现前了、成就了。「般若波罗密多住现在前故」,这就是这个根本智以后成就的后得智,后得智是观一切缘起法,一切众生都在苦恼里面生活,所以生大悲心,就是「般若波罗密多住现在前故」,所以叫做现前地。

「证得无量三摩地故」,这位菩萨他不只是三解脱门这个三摩地,他还有无量无边的三摩地的。「证得不坏意乐故」,他成就了不可破坏的意乐,就是他若计划做什么事情,就是一定能成功,而不可破坏的,他的意乐坚固。「于佛圣教不可引夺故」,他对于佛陀的圣教,他去弘扬圣教也好,他自己对于圣教的信解也好,是不可引夺的,也不可障碍、不可破坏的。「广见诸佛善根清净故」,这是第九科,他在三昧里面能见十方一切佛,所以他见佛闻法栽培的善根也特别清净。什么叫做染污呢?就是有所得。他能够消除这个有所得,所以善根清净。「受生故;威力故」,这是最后的两科。

 

午二、广指(分三科) 未一、指

若广宣说,如《十地经》现前地说。

这是第二科「广指」,分三科,第一科是「指」。「若广宣说」,如果若是广博地宣说这个现前地他的功德,「如《十地经》现前地说」,那里有详细地赞叹。

 

未二、释

由此地中,无着智现前、般若波罗密多住现在前故,名现前地。

这是第二科是「释」,前面是「指」,这里面再加以解释。为什么这一地叫做现前地呢?「由此地中」,他的无着的智慧现前了、般若波罗密多住也现前了,所以叫做「现前地」。

 

未三、配

即由此义,当知亦名缘起相应增上慧住。

这是第三科「配」。「即由此义」,也就是由这个现前地的道理,无着智现前、般若波罗密多现前,由此义故,「当知亦名缘起相应增上慧住」,它的含义也是这样子。

 

辰八、有加行有功用无相住(分二科) 巳一、问

云何菩萨有加行有功用无相住?

前面是第七住「缘起相应增上慧住」,那么这一科结束了。现在是第八科,也就是第八住,「有加行有功用无相住」。前面是第六现前地,这是第七地,是远行地;就是把这个暖、顶、忍、世第一的胜解行住加上去,所以是八科。这一住里分二科,第一科是「问」。

「云何菩萨有加行有功用无相住」呢?怎么叫这个名字呢?

这个「有加行」这个话怎么讲呢?就是有功用的意思,就是要努力地用功,那就叫做「有加行」。这个「加」就是不懈怠的意思,你若懈怠就是减了,你努力地精进用功。但是这件事在我们没入圣道的人,这是一个好现象,我们要努力地用功,这是好现象。但是已经得圣道的人,反倒是不圆满,还有这件事。

「有加行有功用」,用什么功?就是「无相住」,就是调伏、调和、调顺这一念心在无相这里住。我们凡夫的心在有相这里住,在这里住表现于外的相貌就是贪瞋痴。那么现在入了圣道的人,初得无生法忍的人他是能无相住的;能无相住,就是息灭了贪瞋痴;息灭了贪瞋痴,他是有定、也有慧的。所以他若出定的时候,他有的时候他心还是清净,但是有的时候也有点事情。现在这位七远行地菩萨,他是在无相这里住。在这里无相住,其实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也都是无相住,但是无相住,初、二、三、四地,这个第六地多数是无相住,少数不是无相住;那么前面那就是少数是无相住,多数是有相住。这个第六现前地也是无相住,但是有的时候不是无相住,就是他的无相住有间断,有这个情形。现在第七远行地菩萨,他这个无相住,有加行有功用,能够不间断,所以他的功夫又进步了。

这第一科是「问」。下面第二科回答,回答分二科,第一科是「略说」,略说里面分二科,第一科「别辨相」,分十二科,第一科是「不共胜行成满得入」,分二科,第一科「明得入」。

 

巳二、答(分二科) 午一、略说(分二科) 未一、别辨相(分十二科)

申一、不共胜行成满得入(分二科) 酉一、明得入

谓诸菩萨于前第六缘起相应增上慧住,已得十种妙方便慧。

这是赞叹第七远行地,有加行有功用无相住,他从那里来的呢?「于前第六」,就是第六现前地,也叫做缘起相应增上慧住。那位菩萨他能够用功,有加行有功用,已经成就了十种妙方便慧,才进步到有加行有功用无相住,到第七地菩萨这里,是这样子的。

 

《披寻记》一六○○页:

已得十种妙方便慧者:《十地经》说:若菩萨善具足六地行已,欲入第七菩萨地者,是菩萨当以十种方便智发起殊胜行入。何等为十?所谓善修空、无相、无愿,而集大功德助道。入诸法无我无寿命无众生,而不舍起四无量。起功德法作增上波罗密行,而无法可取得。远离三界,而能应化起庄严三界行。毕竟寂灭诸烦恼焰,而能为一切众生起灭贪瞋痴烦恼焰行。随顺幻梦影响化水中月镜中像自性不二,而起作业无量差别心。善知一切国土道如虚空,而起庄严净佛国土行。知诸佛法身自性无身,而起色身相好庄严行。知诸佛音声无声本来寂灭不可说相,而随一切众生起种种差别庄严音声行。入诸佛于一念顷通达三世事,而能分别种种相劫数修行随一切众生心差别观故。论一一释,如彼应知。

「已得十种妙方便慧者:《十地经》说」,这句话在《华严经.十地品》,如果特别地把它别行,也就是《十地经》,那上面说。「若菩萨善具足六地行已」,若这位菩萨,善者能也,能具足六现前地的道行,「已」。「欲入第七菩萨地者」,他不停留在第六地那里,他还要进步到第七菩萨地这里。「是菩萨当以十种方便智发起殊胜行入」,这位菩萨应当是以十种方便的智慧,用这个智慧发起殊胜的止观、殊胜的德行,他才能入第七地,才能这样子的。「何等为十?」那个十种方便慧是什么样子呢?这也是问了,下面就是回答。

「所谓善修空、无相、无愿,而集大功德助道」,这位菩萨他能够修空解脱门、无相解脱门、无愿解脱门,他能这样修。我们在前面这个三解脱门是讲过了,这个三解脱门也是通深通浅,这里说是已经入圣道的菩萨他修三解脱门,三解脱门现前。但是我们开始修止观,在凡位的时候,也可以修三解脱门的。我们简单一点说呢,观我空,观色受想行识里没有我,就是空解脱门。这个无相呢,就是色受想行识不可得;色受想行识不可得,就是无相,没有色受想行识的相,那么就叫做无相解脱门。但是若是修这个唯识的三解脱门,那么这个说法和这有点不同了。无愿解脱门,就是对这个……。前面列出来的三解脱门的次第和这个不同,前面列出来的次第,无愿是在中间,空、无愿、无相。那么那个无愿怎么讲呢?可能各位同学还记得吧?就是观察色受想行识是不净的、是无常的、是苦,就是这样子生厌离心。然后观察色受想行识是寂灭相,就是无相解脱门了。那么这是「善修空、无相、无愿」解脱门。

当然在唯识来说,那个空解脱门就不是这么说了,就是言说安立的一切法都是寂灭相,那就是空解脱门,那就不同了,那里面也包括我不可得,法亦不可得,这是空解脱门。那个无相呢,就按照圆成实性来解释,也是离一切相的,但是不有而有,那又和空解脱门有点不同。那么无愿还是这样解释。

这样子空、无相、无愿解脱门成就了,若是没有发无上菩提心的,那就是二乘人了,就是阿罗汉了。那么阿罗汉没有大悲心,那他就是任运地入无余涅槃去了,他就不会有这一句「而集大功德助道」,就没这件事了,因为他没有慈悲心。

「而集大功德」,就是积集大功德,那当然就是修六波罗蜜。大功德,也包括自己用功修行,也包括广度众生,都算是大功德。但是大和功德有什么意思呢?也有一点差别。假设说修六波罗蜜,你没有空、无相、无愿般若的智慧,你去修布施、持戒这些功德的时候,那只是功德而不能称之为大。若加上空、无相、无愿,就是大功德了,这个情形不一样。说现在这位菩萨他是有大智慧、又有大慈悲,他能够不同于阿罗汉,他能「集大功德助道」,就是由大功德力帮助你入于第七地,可以这么说,「而集大功德助道」。这是第一句,但是在《十地经论》,就是天亲菩萨《十地经论》,他解释的时候,他这个地方特别地指出来这个大功德,这个大功德是什么呢?是能令你得到财、得到身。就是你想要用财的时候,随意地财就来了,就是因为你有大功德的关系。还有身,就是你的身体,你这个时候有大福德的身相庄严,所以叫做「集大功德助道」。

「入诸法无我、无寿命、无众生,而不舍起四无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位菩萨就是保护自己的清净,不要有过失,这个意思。什么叫做过失呢?我们凡夫有凡夫的过失,这位圣者的菩萨有什么过失?就是不欢喜去教化众生,不欢喜教化众生这是一种过失。第二个过失,就是现起爱、见的烦恼。我度化众生的时候,以爱、见来度化众生的,不是用慈悲心,不是用空、无愿、无相的智慧度化众生,而是用爱心。有我,见就是我,「我能度化众生」,那这就是有过失。

现在说这位菩萨他是「入诸法无我」,这位菩萨他能够观言说安立的一切法是毕竟空寂的,没有我,我不可得。「无寿命、无众生」,这个「无寿命、无众生」也是无我的意思。若按《金刚经》上的四句:「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现在只是有我相、寿命相,没有人相,只是说了三相。这位菩萨也就是我空、法也空,悟入第一义谛。「而不舍起四无量」,但是他不弃舍,还是发慈、悲、喜、舍的四无量去度化众生的,他还有这样的慈悲心,他不是「我不欢喜度化众生」。度化众生,还是无我相,无众生可度的,不是有众生可度,「我能度化众生」,他没有这个过失。「入诸法无我、无寿命、无众生,而不舍起四无量」。

「起功德法作增上波罗密行,而无法可取得」,这位菩萨「起功德法」,他发动无量的善法去教化众生。这个法是什么法呢?「作增上波罗密行」,或者说六波罗密,或者说十波罗密,而这个波罗蜜里面都有「诸法无我、无寿命、无众生」的智慧,所以叫「增上波罗密行」。「而无法可取得」,所做的一切善法还都是不可得的,不执着有法可得。这是第三句。

「远离三界,而能应化起庄严三界行」,这是第四句,这个第四句的意思是摄化众生。「远离三界」,因为他自己修空、无愿、无相三三昧,没有爱烦恼、没有见烦恼,所以他不来三界了,他不到三界里来受生死了,「远离三界」。「而能应化起庄严三界行」,但是他有大悲心,所以他还来现身,现出一个身相来,随其所应现出身相来教化众生。「起庄严三界行」,现起来庄严这个三界的功德行。「庄严三界行」是什么行?「庄严三界行」,也就是教化众生行,教化众生都能「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有这样的贤圣人在这个地方住,这个地方就是庄严的;就是人庄严,世界就庄严,所以这叫做「庄严三界行」。这个「庄严三界行」这里面,这个「应化」就是现身,他本来远离三界了,但是现身到世界来度化众生,为众生的上首,他有这个无量功德,所以众生都接受他的教化。

「毕竟寂灭诸烦恼焰,而能为一切众生起灭贪瞋痴烦恼焰行」,这一句话是教化众生令他灭除烦恼障的意思。前面这句话「远离三界,而能应化起庄严三界行」,这就是这位菩萨的慈悲,又来到三界现身。「毕竟寂灭诸烦恼焰」,这位菩萨自己修学三三昧,他是究竟地寂灭了爱烦恼、见烦恼,像火似的,「烦恼焰」,灭除了烦恼。「而能为一切众生起灭贪瞋痴烦恼焰行」,但是他又能够来到三界里,他为了度化一切众生,他「起贪瞋痴烦恼焰」、「灭贪瞋痴烦恼焰」,他能这样做。这个意思就是教化众生烦恼是可灭的,他也能起烦恼,但是也能用空、无相、无愿灭除一切烦恼,能觉悟众生通达烦恼是毕竟寂灭的,并不是真实有烦恼。若真实有烦恼,就不能灭了。这一节文是教化众生灭除烦恼障。

「随顺幻、梦、影、响、化、水中月、镜中像,自性不二,而起作业无量差别心」,前面是灭烦恼障,下面就是应该灭这个所知障了。所知障也叫做智障,障碍你的智慧,破除这个障碍你就开智慧了,是这个意思。「随顺幻、梦、影、响」,这位菩萨来到这个世界来,他的思想并不认为三界是真实有的,不认为众生是真实有的,也不认为一切法都是真实有的,所以他的思想随顺「幻」,就像幻术所变的事情似的,也不是真的。「梦」,梦里面的境界也不是真的。「影」,你障碍了光明,现出来影,那个影是假的。「响」,空谷发出来的音声,叫做响。「化」,就是神通的变化,也是假的。和水里面的月亮也是假的,镜里面的影像也都是假的。这位菩萨的智慧观察一切法都是如幻如化的,那一切法的真实性不可得,自性不可得。这个「二」是差别的,有差别叫做「二」。观察这一切如幻如化的本性是毕竟空的,都是不二相的。「而起作业无量差别心」,但是菩萨来到世间,他会现起种种的事情,有无量无边差别的心相。因为一切法本身是毕竟空的,由心才现出一切法的,所以这一切法的现前也就是心的分别。这样子来教化众生,使令众生开大智慧,灭除去这个智障。

「善知一切国土道如虚空,而起庄严净佛国土行」,这个地方是起庄严国土行。「知一切国土道」,这个「道」这个字,在《十地经》上是这个字,但是《华严经.十地品》不是「道」字,是个「犹」字,「知一切国土犹如虚空,而起庄严净佛国土行」,我看应该是「犹」字。这位菩萨他知道一切国土看上去好像很实在,但是它是自性空的,犹如虚空,无有少法可得的,这是这样子。「而起庄严净佛国土行」,所以这可以知道,是心的功德业力所变现的,所以重新创造一个庄严的、清净的佛国土。这就是我们这个世界不庄严、不清净,就是众生的心不清净,并不是离开了我们的心有一个污秽的世界,不是这样子。所以菩萨行菩萨道、修六波罗密、修三十七道品,这都是净佛国土的德行,可以创造一个清净的世界。这是菩萨能够「起庄严净佛国土行」,就是创造一个庄严的世界,这个世界,刚才也说过,就是要集会很多的贤人、很多的圣人到这个世界来,大家共同地修学圣道。若是我们在众生的世界,这个世界是众生的共业所成,这个世界修学圣道,有的时候可以,有的时候有问题。若是创造一个清净的世界,都是佛教徒,都是圣人在那里,那要用功修行就方便一点,他就容易一点,没有那么多的困难。这是诸上善人聚会一处的地方。

「知诸佛法身自性无身,而起色身相好庄严行」,前面是说的依报,依报转成一个清净的佛世界,菩萨有这样的大意愿。说我们造一个庙,感觉很难,但是现在菩萨要造一个清净的世界,这可见菩萨的意乐有这么广大。「知诸佛法身自性无身」,下面是正报,菩萨是知道诸佛的法身,诸佛法身以法为身,那么什么是法呢?即是诸法如,「如来者,诸法如义」,以如为身,「诸佛法为身,清净如虚空」,所以法身的体性是没有身相可得的。没有身相可得,这样怎么能度化众生呢?所以「而起色身相好庄严行」,那么这个佛以法为身,是没有身相的,但是为了度化众生,也现「起色身相好庄严」,菩萨亦复如是,也是「而起色身相好庄严行」,那还是无量无边六波罗密的功德所成就的。

「知诸佛音声无声本来寂灭不可说相,而随一切众生起种种差别庄严音声行」,前面是现身,现在这是说法。这位菩萨「知诸佛音声无声」,他是通达诸佛的法音是没有声音的,怎么叫做没有声音呢?「本来寂灭」,这个音声是因缘有的,所以它的本性是没有声音,本性是寂灭的。「不可说相」,那个寂灭的理性是离言说相的。「而随一切众生起种种差别庄严音声行」,但是佛还是得要有音声,这个诸法寂灭相是没有音声,但是度化众生还是需要有音声,那么随顺一切众生的根性,就现起种种差别不同庄严的音声。而这个音声的庄严也是由种种功德成就的,所以是「行」。你若常赞叹佛、赞叹法、赞叹僧,你的音声就好一点;如果常常欢喜说别人的坏话,这就靠不住了,音声就差一点。「音声行入」,「入」字向前念也好,因为你这样子你才能入于第七地。

若向下念:「入诸佛于一念顷通达三世事,而能分别种种相劫数修行,随一切众生心差别观故」,这下面是随众生有什么样的疑问,菩萨都能解释,能除其疑惑,是这个意思。前面是说法,后面是除疑。「入诸佛」,就是这位菩萨他的大智慧能够契入佛的境界,佛是什么境界呢?「于一念顷通达三世事」,就是「一念顷」,或者我们现成的话就是一剎那顷。那么短的时间能通达过去世、未来世、现在世一切的因缘事;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这一念之间就能通达什么什么事情。「而能分别种种相」,能为众生分别、解释种种相、种种劫、种种数、种种修行,能这样分别,这是佛陀的一个根本智、一个后得智,能作如是分别。「种种相」,就是一切法的相。「劫」,一切法的变动就有了劫。还有种种的数,种种相也有数,种种劫也有数;还有种种的修行。「随一切众生心差别观故」,随顺一切众生心的不同而作种种的分别、种种的解释。

「论一一释,如彼应知」,前面这是经的文,这个《十地经论》每一句都有解释,「如彼应知」。

 

所引世间不共一切有情,而共一切世间进道胜行。

前面是说这位「菩萨于前第六缘起相应增上慧住,已得十种妙方便慧」,得了十种智慧。这十种智慧成就了,有什么好处呢?就能引出来世间的不共一切有情的事情,能引出世间不同于有情,就是超越一切有情的事情,殊胜的事情。「而共一切世间进道胜行」,但是这件事还是和世间的事情还有一点相似,所以「共一切世间」。「进道胜行」,就是菩萨自己也在修学圣道,也是渐渐渐渐地使令这个圣道逐渐地圆满,所以叫做「进道胜行」。这个修行是个殊胜的德行,但是它是逐渐逐渐向前进的,由六地到七地,七地到八地,逐渐进步的。

 

《披寻记》一六○○页:

所引世间不共一切有情等者:如下自说:彼由如是妙方便智之所引发增上力故,能行一切有情不共菩萨妙行,虽与世间相似显现,而非彼性。此说趣入,义应准知。由与世间相似显现,名共世间。然非彼性,说名不共。后后胜进加行究竟,故名进道胜行。

「所引世间不共一切有情等者:如下自说」,下文也说这件事了。「彼由如是妙方便智之所引发」,就是那个世间是由不可思议的智慧引发出来的。譬如说我们的这些苦恼的境界,是由我们的业力烦恼引发出来的。现在这位菩萨能造这个妙方便智的清净的业力,所以他引发出来的世间这是不一样的。「彼由如是妙方便智之所引发增上力故」,因为那个妙方便智是有殊胜的力量的原因,那他引发出来的事情,他所创造出来的事情就是不一样了。他有什么事情呢?「能行一切有情」,他所创造的世间,这位菩萨具足十种方便智慧,他也来到这个众生的世界,也和众生在一起住,所以「能行一切有情」,就是能在一切有情世间活动。「不共菩萨妙行」,但是这个事情是不共于一切有情的,这是菩萨不可思议的德行。「虽与世间相似显现」,菩萨来到世间,他也有父亲、他也有母亲,他也可能到学校读书这些事情,他也有眼耳鼻舌身意的身体。虽与世间相似的显现,「而非彼性」,但是他内心里的境界和凡夫可是不一样,「而非彼性」。这样这个不共有情就是这么解释了。「虽与世间相似显现」,就是共一切世间;「而非彼性」,就是不共一切有情。

「此说趣入,义应准知」,这段文的大意是说六地菩萨趣入第七地,主意是这个意思,所以它的道理你应该这样知道,「义应准知」。

「由与世间相似显现」,由于这位菩萨有十种方便智,但是他来到世间和众生相似,而显现出来的,所以叫做「共世间」。「然非彼性,说名不共」,可是内心里面可是不一样了,所以叫做「不共」,又叫做不共一切有情世间。「后后胜进加行究竟,故名进道胜行」,后面这一句话「进道胜行」怎么讲呢?就是「后后胜进」,后后这个字,就是以后,以后又以后又有,又是一个以后。换一句话说,就是渐渐的意思。「后后胜进」,就是渐渐地殊胜起来,当然是由五地到六地,六地到七地,七地到八地,也渐渐地进步,「后后胜进」。「加行究竟」,他努力地修行,到最后是圆满了,故名叫做「进道胜行」,这句话这么讲。

 

即由如是妙方便慧所引不共进道胜行,成上品故、极圆满故,超过第六住,得入第七住。

「即由如是妙方便慧所引不共进道胜行,成上品故」,也就是由于这样妙方便的智慧,那十种「妙方便慧所引」,所成就的,所引发出来的。「不共」,不共于一切有情,也不共于阿罗汉,也不共于辟支佛,他那个进道的胜行。「成上品故」,成为一个上品的功德。什么叫做上品呢?就是「极圆满故」,就叫做上品。这下面解释这个「进道胜行,成上品故,极圆满故」的内容。「超过第六住,得入第七住」,这位菩萨他不断地这样用功修行呢,就超过了第六住,到了第七住,这样子。

这一科「明得入」,得入第七住。

 

酉二、指略义

如是文辞,如经广说应知其相。谓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依于有情利益安乐增上意乐,依为菩提福德资粮菩提分法后后胜进,依不共声闻、依不共独觉,依有情界、依诸法界、依诸世界,依诸如来身语心智,当知是名妙方便慧所引不共进道胜行处所略义。

「如是文辞,如经广说应知其相」,这是第二科「指略义」,前面「明得入」,现在指这个略义。「如是文辞」,它这个文句,「如经广说」,那就是《十地经》广说其相,应知它的相貌。那究竟是什么相貌呢?这里「指略义」。

「谓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依于有情利益、安乐增上意乐,依为菩提福德资粮菩提分法后后胜进」,这个相貌,这个文辞里面所说的这一住的相貌,「谓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就是根据这位菩萨的十种方便慧,他能现起世间的兴盛的,最殊胜的。「摄受福德」,所成就的大福德的境界,就从这里说的。这一句话应该是总说,下面就是别说。

「依于有情利益安乐增上意乐」,就是根据这位菩萨对于有情的「利益安乐增上意乐」,利益增上意乐、安乐增上意乐,这个利益和安乐不一样,我们已经讲过了。这是对于众生的慈悲。

「依为菩提福德资粮菩提分法后后胜进」,这里说的这个相貌就是根据「菩提福德资粮」,这个「菩提」是菩萨自己所得的无上菩提的大智慧境界,就是一切种智,就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因为他所想成就的无上菩提的福德资粮。「菩提」就是福德,那就是无漏的福德。他这个资粮是无上菩提的因,所以叫「福德资粮」。「菩提分法」,这个得无上菩提,一方面要有福德资粮,一方面要有菩提分法。就是三十七道品,叫菩提分法。这个「分」就是因,三十七道品是无上菩提的因。福德也是无上菩提的因。而这个福德也好,菩提分法也好,都是「后后胜进」,逐渐逐渐地殊胜的。

「依不共声闻」,就是因为这位菩萨所成就的这些福德资粮、菩提分法的资粮,不共于声闻的,也「不共」于「独觉」的,实在就是超越的意思,超越了声闻、超越了独觉。

「依有情界、依诸法界、依诸世界」,前面是赞叹菩萨的无上菩提资粮的殊胜,这下面又分开说。「依有情界」,因为菩萨他是大慈大悲来利益众生,利益安乐众生,就是「依有情界」。这个「有情」,就是假名众生叫做有情界。「依诸法界」,色受想行识就是法,色声香味触法、眼耳鼻舌身意,这都是法。「依诸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有情所居住的地方。这三件事就是一件事,有正报就有依报,有假名也就会有法。这就是菩萨的利益安乐增上意乐所饶益的对象。

「依诸如来身语心智」,就是根据菩萨所学习的、所恭敬供养的一切佛的身,佛的法身、化身。佛的法语,为众生说法。这个现身和说法,都是要佛的大悲心、佛的大智慧所现前的,也是一回事;就是菩萨要是常随佛学,菩萨又有大悲心广度众生。「当知是名妙方便慧所引不共进道胜行处所略义」,前面这一段你要知道,这就是菩萨的妙方便的智慧,所成就的不共于一切有情、不共于声闻缘觉的,这些进道胜行处所的相貌的大意,就是这样子。

 

《披寻记》一六○一:

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等者:《十地经论》说:此胜行有四功德。今摄彼义,正释此文。一、财及身胜。随其所需自在能取故,即此名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二、护恶行胜。不舍众生起四无量故,即此名依利益安乐增上意乐。三、护善根胜。勤修正行不取少法故,即此名依福德资粮菩提分法后后胜进。四、摄众生胜。此复多别:随愿受生为不舍有情故,即此名依不共声闻独觉。又复善说正法,为令一切众生永灭烦恼行故,即此名为依有情界。又复唯灭杂染不灭有为作业无量故,即此名为依诸法界。又复庄严一切佛土为于大法众会集故,即此名为依诸世界。又复了知如来无相无声无诸分别,然有种种相似示现,为彼有情见闻亲近供养修行生福德故,及为转*轮故,随彼所问善记别故,即此名为依诸如来身语心智。当知妙方便慧所引胜行以此为依,是故名彼处所略义。

「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等者」,重标这段文的话,「《十地经论》说:此胜行有四种功德。今摄彼义,正释此文」,《披寻记》的作者说,现在把四种功德的话引来,「正释此文」,来解释这段文。就是这段四功德的文,在《十地经论》里面是解释十方便慧,但是《披寻记》的作者要这样解释。第一种功德是什么呢?

「一、财及身胜」,他的财富也特别殊胜、身体也特别殊胜,「随其所须自在能取故」,随菩萨的大愿,若是计画做什么功德,就能拿到钱,财富就拿来了,因为什么呢?因为他积聚大功德的关系,「即此名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这句话就是这样解释。「依能起世间兴盛摄受福德」,这句话就是这么讲,怎么讲呢?就是他的财、他的身特别殊胜,随其所须自在能取。

「二、护恶行胜」,保护自己的身、口、意不要有罪过的事情,这是一个殊胜。怎么讲呢?「不舍众生起四无量故」,就是发动慈、悲、喜、舍来度化众生,不要弃舍众生,入无余涅槃。「即此名依利益安乐增上意乐」,这句话「不舍众生起四无量」就是「利益安乐增上意乐」的意思。

「三、护善根胜」,就是保护自己的善根,不断地积集,能广大无量无边。「护善根胜」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勤修正行不取少法故」,勤修戒、定、慧,勤修六波罗密、三十七道品,但是对于一切法还没有取着,这就是「护善根胜」。「即此名依福德资粮菩提分法后后胜进」的意思。

「四、摄众生胜」,《十地经论》上说四种功德,最后是「摄众生胜」,这句话什么意思呢?「此复多别」,这句话里头还有很多的意义,「随愿受生为不舍有情故」,随他的慈悲愿去得果报,不是随顺自己的烦恼去得果报,那是什么呢?就是不弃舍有情故。「即此名依不共声闻独觉」,不共声闻独觉就是这个意思。

「又复善说正法,为令一切众生永灭烦恼行故」,菩萨能善说正法,为的是令一切众生永灭烦恼,就是佛菩萨为我们说法,是令我们断烦恼的,用意是在这里;「永灭烦恼行故」,「行」,就是心,心在动,烦恼也不是离开心,另外有烦恼的。「即此名为依有情界」。「又复唯灭杂染不灭有为」,就是一切因缘所生法,就是有为法,「有为法」是不可以破坏的,那么有什么问题要解决呢?就是内心的杂染,和一切有为法接触的时候,心里面没有烦恼,就做这件事,「不灭有为作业无量故」,菩萨也做种种功德,现身说法,也造成清净的世界,这都是「有为法」,「即此名为依诸法界」,这句话也是这个意思。

「又复庄严一切佛土为于大法众会集故」,创造一个佛世界,做什么?就是为了佛法,很多的众生在这里集会,学习佛法的意思,「即此名为依诸世界」。「又复了知如来无相无声无诸分别」,「又复」,应该知道,佛是没有相,是离一切相的,也没有声音,也没有分别,这样说「无相」就是没有身,「无声」,就是没有语,「无诸分别」,就是没有意,没有身、口、意的活动。「然有种种相似示现」,可是事实上呢,佛还是现身说法,有种种智慧的境界,有种种相似显现。「为彼有情见闻亲近供养修行生福德故」,为什么无相而又现相呢?为了彼有情能见到佛的身相,能听闻佛的说法,能亲近佛、供养佛,这时候才能发心修行,这就有了福德的关系。所以无相还要现相,无声还要现声。

「及为转*轮故」,就是佛若是没有身、口、意,怎么为众生转*轮呢?所以为转*轮,为众生说法,「随彼所问善记别故」,众生有了疑问的话,佛能够为他开示,开示他能除其疑惑,「即此名为依诸如来身语心智」。「当知妙方便慧所引胜行以此为依」,就是根据这些事情出现的,「是故名彼处所略义」。这是第一科不共胜行成满得入,这一科说完了,下面第二科通达佛境起勤加行。

 

申二、通达佛境起勤加行

菩萨与彼共相应故,便能通达无量无数如来境界,及为彼起无功用无相无分别无异分别,观无量佛境界,起无间无缺精勤修学一切威仪行住作意,一切分位不远离道。

       「菩萨与彼共相应故」,与彼十种方便慧,所成就的「不共的「进道胜行相应故」,也就是成就了。「便能通达无量无数如来境界」,就能通达佛境界,无量无边佛境界就能通达了。不像我们没有得圣道的时候,就是有眼睛去见一见,就是表面上的事情,内里面什么都不懂,凡夫就是这样子,但是得圣道的菩萨不是这样子,他能通达佛的境界。

「及为彼起无功用无相无分别无异分别」,他通达了佛境界以后,还要继续用功,为了它现起无功用无相,就是真如的境界,「无功用」,就是心里面的境界,心里面不用特别努力,「无分别」,就是他的心也不动,叫作「无分别」,「无异分别」,就是差别的分别;「无分别」是总说的,「无异分别」就是对总而说别,有总分别,有差别的分别,或者说是「分别」是概略的分别,「异分别」就是详细的分别,现在这二种的分别都没有。

「观无量佛境界」,就是真如的境界,「无功用无相无分别无异分别,观无量佛境界」其实就是真如的境界。「起无间无缺精勤修学」,这个时候,这位菩萨求无相住,希求内心在无相的真如那里安住不动,「求无相住」菩萨希望能成就,「起无间无缺」,没有间断、没有缺失、也是圆满的,没有缺失、不间断地「精勤修学」,就是不懈怠、精进地、努力地修学无相住。「一切威仪行住作意」,「一切威仪」,就是行住坐卧这些威仪,内心里面的作意。「一切分位不远离道」,不管是行、不管是住坐卧、也不管是在房子里面、也不管是在房子外边、也不管是在山里边,在一切时分、在一切空间的位置里边,「不远离道」,内心不远离第一义谛,这位菩萨就是做这件事。

 

申三、一一剎那圆证觉支(分二科)   酉一、标简

彼于一一心剎那中,十波罗蜜多而为上首,一切菩提分法圆满殊胜,诸余下住则不如是。

       前面是第二科,现在是第三科一一剎那圆证觉支,分二科,第一科标简。「彼于一一心剎那中」,这位远行地的菩萨,「一一心剎那中」,每一剎那中,时间非常地短,这可是不容易。「十波罗蜜多而为上首」,剎那、剎那地他都能现出十波罗蜜多的功德,这十波罗蜜多是最上首,就是在前面,还有很多的无量的功德随顺十波罗蜜多。

       「一切菩提分法圆满殊胜」,十波罗蜜多乃至三十七道品,这都是菩提分法,他的菩提分法、波罗蜜多都非常地圆满、也非常地殊胜。对谁说这句话呢?「诸余下住则不如是」,现在说是第八住,在第七住以前,都不能这样子,对他们说第七地菩萨的菩提分法是圆满殊胜。

 

酉二、辨释

谓于第一极欢喜住。正以大愿为胜所缘。于第二住。正能除遣毁犯戒垢于第三住。正愿增长得法光明。于第四住。正趣入道。于第五住。正入一切世间事业。于第六住。正入甚深缘起道理今即于此第七住中。具足发起一切佛法。觉支圆满。

这是第二科辨释,前面是标简,就是标出来他的功德殊胜,简别其他的所不能及,现在这里面是辨释,就加以解释。

「谓于第一极欢喜住」,那就是初欢喜地、初极喜地,「正以大愿为胜所缘」,他的优点就是发大愿,发无上菩提心,这方面是他特别殊胜,因他这个时候,初开始得无生法忍,他的大智慧现前的时候,感觉到众生苦,又感觉到佛无上菩提最为殊胜,所以他就发大愿,「以大愿为胜所缘」,为他最殊胜的所缘境。

「于第二住」,就是增上戒住。「正能除遣毁犯戒垢」,他是能够破除去犯戒的污垢,犯戒的污染能破除去,能持戒清净。「于第三住」,就是增上心住。「正愿增长得法光明」,这个时候,他也是大菩提愿,能增长他的戒、定、慧,但这个时候得到法光明;就是对佛法的闻思修,他的光明非常地广大。「于第四住,正趣入道」,第四住这个时候,正努力地向前进,其实这句话也共于前面,但是有各别的意思;在第二地特别是增上戒住,第三地增上心住,有特别义,现在第四住菩提分相应增上慧住,正趣悟入第一义谛。

「于第五住,正入一切世间事业」,在第五住这个时候,是在第一义谛这里,又发大悲心,能够在世间上作种种利益众生的事业,那就是五明了。「于第六住,正入甚深缘起道理」,第六住现前地,或者是证入甚深缘起慧住,那就是十二缘起甚深、也是第一义谛,也是智慧现前了,叫「现前地」。「今即于此第七住中,具足发起一切佛法,觉支圆满」,「今即于此」,现在是第七地菩萨,这个地方说「住」,是按照十地来说,胜解行住不在内了,应该这么解释。「今即于此第七住中,具足发起一切佛法,觉支圆满」,就是他的智慧圆满,到了七远行地,到了功用行的最后边了。下面第四科有加行行圆满所摄。

 

申四、有加行行圆满所摄

此住菩萨加行行圆满所摄故。妙智神通行清净,能入第八住故,由是菩萨此住无间,能入第八极清净住。

       「此住菩萨加行行圆满所摄故」,还是说第七住,这位菩萨他努力修行的境界,到了圆满的境界了,属于这一部分。「妙智神通行清净能入第八住」,他的妙智慧,也包括了神通,其实也就是方便行,这方面特别地清净,有能力进一步悟入到第八住,那就是无功用行了,「由是菩萨此住无间能入第八极清净住」,由于这位菩在「此住」,就是七远行地,能够无间断地无相住,有能力进步到第八极清净住,八不动地是极清净住。这是第四科有加行行圆满所摄,下面第五科安立染污及不染污,分二科,第一科望第八住。

 

申五、安立染污及不染污(分二科)    酉一、望第八住

彼第八住一向清净。此第七住犹名为杂,与清净住为前导故,当言此住名不染污。犹未得故,当言此住堕杂染行。

       「彼第八住一向清净」,那就是不动地,他完全是清净的,「此第七住犹名为杂」,这第七住,又不能说是完全清净地,还有不清净间杂在里面。「与清净住为前导故」,他虽然犹名为杂,但是能为第八清净住作前导,由前导才能够悟入第八住,所以他还是很重要的。「当言此住名不染污,犹未得故」,应该知道此住的不染污,这个住还没成就不染污,「当言此住堕杂染行」,还应该知道这位菩萨,还是属于杂染行这一面的,还不是纯清净的。不是纯清净的,就是还有有所得的事情。下面第二科唯约自住。

 

酉二、唯约自住

今此住中一切贪等上首烦恼皆悉除断。当知此住非有烦恼非离烦恼。一切烦恼不现行故。希求佛智犹未得故。

「今此住中」,这位七远行地,他是一切贪、瞋、痴等,「上首烦恼」,就是非常强力的烦恼,「皆悉除断」,都已经除灭了。「当知此住非有烦恼」,烦恼断了,应该知道他没有烦恼,他还「非离烦恼」,烦恼还没有离,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一切烦恼不现行故」,一切贪、瞋、痴的烦恼不活动了。「希求佛智犹未得故」,但是希望得到一切种智,这一切种智他还没有成就,所以还是有烦恼,所以叫作「非离烦恼」。

 

《披寻记》一六○二页:

悕求佛智犹未得故者:此释前说非离烦恼,由有加行有功用犹未证得清净无相故。

「悕求佛智犹未得故者:此释前说非离烦恼」,「悕求佛智犹未得」这句话就是解释前面「非离烦恼」的意思。「由有加行有功用犹未证得清净无相故」,因为他用功的时候,要努力这样才能用功,若不努力,这功夫就不现前,所以「犹未证得」,还没能够成就无功用、自在的清净无相的境界,这个地方还有那么一点事情。下面第六科净业工巧皆得圆满。

 

申六、净业工巧皆得圆满

如是行者,增上意乐已得清净,无量身语意业随转,于诸如来所赞毁业。如前广说,于第五住所引世间工巧业智转得圆满。三千世界共许为师,唯除安住上住菩萨及诸如来意乐加行无与等者。

      「如是行者」,这位修行的圣者,「增上意乐已得清净」;他的「增上意乐」,就是强大的意愿,「已得清净」他已经成就清净了,没有污染了。「无量身语意业随转」,他以增上意乐为上首,无量无边的身语意,都随着这增上意乐去活动。「无量身语意业」,还是这位菩萨的身语意业,在时间上说就是「无量身语意业」。

「于诸如来所赞毁业,如前广说」,对于佛陀所赞叹的功德,所诃责的过失,这位菩萨如前所说,他不会违犯如来的赞毁了。所诃斥的业力,是凡你作功德的时候,有烦恼染污它,那就是佛陀所诃斥的,若有般若的智慧相应,那就是佛陀所赞叹的。一般粗显的烦恼,这是凡夫境界,微细的烦恼,就是有所得,作这样的功德,他就心里面还有执着,不是贪烦恼,不是瞋烦恼,不一样,所以这是「于诸如来所赞毁业」如前面第五地那边说了。

「于第五住所引世间工巧业智转得圆满」,第五住他那智慧引发出来的菩萨道,作工巧业智,「转得圆满」,这位菩萨展转地世间工巧业智,展转得到圆满了。「三千世界共许为师」,三千大千世界里边,这些学习佛法的人,大家同意这位菩萨是我的师父。「唯除安住上住菩萨」,唯独是除去了,安住上住菩萨,那就是第八地以上的菩萨,第八地、第九地、第十地的菩萨,那不能以他为师,也加上佛,「及诸如来」。「意乐加行无与等者」,这位菩萨意乐的功夫,没有人能和他相等的。

 

申七、得三摩地无量不共(分三科)  酉一、辨得相

于一切静虑等菩提分法皆能现前。由修行相现在前故,非由安住异熟分位,如第八住。

这个地方还是有点简别,这是第七科得三摩地无量不共,分三科,第一科辨得相。「于一切静虑等菩提分法」,说这位第七远行地的菩萨,对于一切静虑的禅波罗蜜,「菩提分法」应该包括般若波罗蜜,「静虑等」,其实就是六波罗蜜,但是标出来的是「静虑」。「菩提分法皆能现前」,这些无上菩提的因缘,他都能成就了、现前了。

「由修行相现在前故」;这修行就是三昧,在三昧里边能现前故,不是一般的境界。「非由安住异熟分位,如第八住」,他的现前,就是在禅定里地修,要努力地加功夫禅定现前,现出一切菩提分法,不是安住在「异熟分位」,不是安住在果报,果报是自然的意思,不是安住在自然的境界里面。像第八住不动地的菩萨,那就任运地现前了。说这位菩萨,要有加行、有功用才能现前,就是有这么点差别。 

 

《披寻记》一六○二页:

由修行相现在前故等者:谓有加行有功用令现在前,名由修相。非无加行无功用任运现前,说彼非由安住异熟。

「由修行相现在前故等者:谓有加行有功用令现在前,名由修相」,这是他的修相,当然还是在三昧里面。「非无加行无功用任运现前」,不是第八地菩萨,无加行无功用任运地能现前一切菩提分法,「说彼非由安住异熟」,是这样的意思。

 

酉二、显无量   

此诸菩萨如是方便。能善思择诸三摩地。引发菩萨三摩地上首十百千种三摩地门。

这是显无量,前面是辨得相,这是显他的三摩地的无量相,「此诸菩萨如是方便」,就是很多远行地菩萨,他们的方便智慧是这样子。「能善思择诸三摩地」,在三摩地里面能善思择一切法、一切法义。「引发菩萨三摩地上首」,「思择」就是毗钵舍那的大智慧境界,能引发出来三摩地的上首,「十百千种三摩地门」有那么多。

 

酉三、明不共(分二科)    戌一、于三摩地

由得如是三摩地故,超过一切声闻独觉三摩地境。

这是第三科明不共,分二科,第一科于三摩地。「由得如是三摩地故」,由于这位远行地的菩萨,他能够获得十百千种三摩地故,超过一切声闻、超过一切独觉三摩地的境界了。

 

戌二、于诸境界(分二科)   亥一、辨所行境

菩萨如是一切烦恼皆悉远离难可了知。一切分别现行随逐,身语意业皆悉安住。而不舍离寻求胜进勇猛加行,顾念有情。

       前面第一科于三摩地,这是第二科于诸境界,分二科,第一科辨所行境。「菩萨如是一切烦恼皆悉远离难可了知」,那个境界是难可了知。「一切分别现行,随逐身语意业皆悉安住」,对于一切法的观察、思惟,随逐他的身语意业皆悉能安住,而不散乱。「而不舍离寻求胜进勇猛加行,顾念有情」,他能够在身语意业里面安住,那么广大的智慧境界,但是「不舍离寻求胜进」,他内心里面还希望再进步,还希望勇猛努力地,还希望能够愍念一切众生的苦恼,他还有这样的加行。

 

《披寻记》一六○三页:

难可了知一切分别等者:此显远离一切粗相。唯彼最极微细一切分别现行,是名难可了知,随逐身语意业令其随转,名悉安住。

「难可了知一切分别等者:此显远离一切粗相」,那粗劣的相貌。「唯彼最极微细一切分别现行」,这是用粗显的和微细的对比,唯彼最极微细的一切分别还在现行,「是名难可了知」,是指这个意思说的。「随逐身语意业令其随转,名悉安住」,身语意业能随顺他的增上意乐的活动。

 

为大菩提速圆满故离一切相,无量身语意业随转,妙善修治,无生法忍之所显发。

「为大菩提速圆满」,就是他的内心,为了无上菩提的「速圆满故」,迅速地能得圆满,「离一切相,无量身语意业随转」,他的无上菩提的圆满,也就是第一义谛的圆满,要远离一切虚妄分别相,「无量身语意业」,实在就是时时地随顺「离一切相」随转,随顺第一义谛。「妙善修治,无生法忍之所显发」,他那个时候的大智慧,很微妙地、很善巧地修治无生法忍之所显发,显发出来无量身语意业随转。

 

 

亥二、料简差别

于此住中由自觉慧境界故。超过一切声闻独觉境界。

这是第二科料简差别,于此住里边,「由自觉慧境界故」由于他自己觉悟的智慧境界,不需要佛菩萨的加持。他就超过一切声闻独觉的境界里。

 

《披寻记》一六○三页:

由自觉慧境界故者:谓由加行圆满具自智力能成所作故。

「由自觉慧境界故者:谓由加行圆满具自智力能成所作故」,由他自己努力修行的圆满,他自己智慧的力量,能成就他所做的事情。

 

余六住中但由佛法增上所缘故。超过一切声闻独觉境界。

「余六住中」,就是前面的现前地以前,现在是七远行地,以前的那六位菩萨,他们是由佛法的增上所缘故,要去缘佛法;缘佛的境界、缘法的境界,这样子有增上力的关系。能超过一切声闻、超过一切独觉境界。

 

《披寻记》一六○三页:

但由佛法增上所缘故者:谓即已证法性,发心以大菩提及诸有情一切义利为所缘境故。

「但由佛法增上所缘故者:谓即已证法性发心,以大菩提及诸有情一切义利为所缘境故」,就是这样子能超过一切声闻、独觉的境界。

 

申八、剎那剎那能入灭定

又诸菩萨第六住中所入灭定,今此住中念念能入。然此菩萨甚希奇业不可思议。谓常安住实际住中,而于寂灭能不作证。

这是第八科剎那剎那能入灭定,「又诸菩萨第六住中」,就是第六现前地,「所入灭定」,他们也能够悟入灭尽定,到那个境界,而实在到这个时候说灭尽定,实在就是真如的境界。「今此住中念念能入」,现在到第七住,就是到远行地这个时候,「念念能入」,就是剎那剎那能证入灭尽定。「然此菩萨甚希奇业不可思议」,然而这位菩萨很稀有的、很微妙的事业是不可思议。「谓常安住实际住中,而于寂灭能不作证」,这不可思议的地方在那里呢?就是他常能够安住第一义谛这里,「实际住中」。「而于寂灭能不作证」,但是对于真如的境界,他不作证,他不就是安住在那里,同时他还有作用。

 

《披寻记》一六○三页:

第六住中所入灭定等者:经说:菩萨从第六地未能入寂灭定,今住第七菩萨地,于念念中能入寂灭定,而不证寂灭定,是菩萨毕竟成就不可思议身口意业。此应准知。

「第六住中所入灭定等者。经说:菩萨从第六地未能入寂灭定,今住第七菩萨地,于念念中能入寂灭定」,《十地经》上说:「菩萨从第六地,没能够剎那剎那地入寂灭定,没能这样作,没能有这个功夫。今住第七菩萨地的时候,于念念中能入寂灭定而不证寂灭定,他不证寂灭定,什么叫作「不证寂灭定」呢?看下面这句话,「而不证寂灭定,是菩萨毕竟成就不可思议身口意业」,就是他在寂灭定里面,不离灭定而现威仪,这就叫作「在寂灭定,而又不证寂灭定」,若是阿罗汉,那些三果圣人,或者四果阿罗汉,他们入寂灭定的时候,就不能现诸威仪,不能为众生现身说法,那就是证寂灭定了。证寂灭定呢,就是入在灭尽定里面,不能发生作用,这就叫作「证寂灭定」。而这位菩萨在寂灭定里面,同时能为众生现身说法,那就是「在寂灭定,而又不证寂灭定」,那就是有作用,无作用的差别。

 

申九、现行一切不共妙行(分二科)  酉一、标彼相

彼由如是妙方便智之所引发增上力故。能行一切有情不共菩萨妙行。虽与世间相似显现而非彼性。

这是第九科现行一切不共妙行,分二科,第一科标彼相。「彼由如是妙方便智之所引发增上力故」,说是这位第七远行地菩萨,由这样妙方便智慧的引发,所成就,能引发出来这样殊胜的力量,这样的作用。「能行一切有情不共菩萨妙行」,他能够这样行菩萨道,能在一切有情的世界度化众生,这是不共的菩萨妙行,不共于其他菩萨能做到。「虽与世间相似显现」,前面说下文会说,就是在这里说了,「虽与世间相似显现」,他的身口意,也有一些地方,和世间众生,相似的相貌的显现,「而非彼性」,但是和众生还是不一样的,这是标彼相,标出那句话的文句。第二科解释经义。

 

酉二、释经义

如经广说此中总义,谓依福业事。摄受种种亲属徒众,求生差别,发起胜进三解脱住,信解劣乘方便调伏,受用诸欲求欲差别。转诸外道随他心转,随大众转。

这里解释这个意思,如经广说其相。「此中总义」,这里只说一个大概的要义,没能广说。「谓依福业事,摄受种种亲属徒众」,这位菩萨他造了很多福业的事情,做了很多大福德的境界,由这个福德的境界,能摄受种种的亲属,「摄受」,就是饶益,饶益很多的亲属,也就是他以前,久远以来的父母、兄弟姐妹、亲属,还有他修学圣道的时候,收的徒众,也是用这个福业来饶益这些人。

「求生差别,发起胜进三解脱住」,「求生差别」,那就是这个时候,到这个境界,这个时候他愿意想要作国王,或者是愿意这个时候想要作个比丘,作个比丘尼,或者是愿意生到天作天王,或者是不愿意在这个世界,到他方去了,「求生的差别,发起胜进三解脱住」,那就是他要「发起胜进三解脱住」,空三昧、无愿三昧、无相三昧,在这里特别要进步,才能作这件事,为了要求生的差别的成就,要发起胜进三解脱住。「信解劣乘方便调伏」,就是若有的众生,他对劣乘有好乐心,欢喜学习劣乘,「方便调伏」,那这位菩萨他也善巧方便地调伏这个人,或者用劣乘来教化众生,但是也是调伏他展转能学习胜乘。

「受用诸欲求欲差别」,这位菩萨也能受用诸欲,或者在这里也有种种欲的差别,也能现前,也能依此来利益众生的。「转诸外道随他心转」,他能够转化一切外道,使令外道随菩萨心转,而菩萨自己也能随他心转,随着众生怎么想,他也能随顺你的意思。「随大众转」,这不可思议,他能随顺很多的众生心去转变。

 

申十、善根清净(分二科) 酉一、总辨善根(分二科) 戌一、指同前

余如前说。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八 (6)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八 (8)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 (1)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 (1)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二 (6)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九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一 (4)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八 (8)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四 (5)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五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七 (8)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六 (5)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海洋[栏目:管理三部曲·迷悟之间 ]
 我感觉,修行标准难定,非大智慧,极易入歧途,请问该怎么办?[栏目:济群法师新浪微访谈问答]
 法句经要义 第八品 千品 比丘尼巴户普提卡 了知究竟法尊贵神圣[栏目:法句经要义]
 弥勒菩萨与四大天王[栏目:净空法师·开示集一]
 少康大师传[栏目:陈海量居士]
 廿七、毕业佛学院,再来佛学院[栏目:宁玛的红辉]
 天心明月 3.照顾脚下[栏目:果煜法师]
 《佛遗教经》简介[栏目:正如法师]
 心理导引——喜(60~69)[栏目:傅味琴居士]
 杂宝藏经白话 龙王偈缘第二十六[栏目:杂宝藏经白话]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