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 (4)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588

盈二、护持

于食知量,

这个摄善法戒里面,积集诸善这一科里面分三科,第一科是引摄,第二科是护持,现在是护持这一科:「于身语意,住不放逸,于诸学处,正念正知。正行防守,密护根门。」这个护持的意思就是保护这一念心的清净,是这样的意思。「于食知量」,就是在日常里面的饮食要知道量,你不要吃得太少了,可也不要吃得太多。

 

看这个《披寻记》:

「于食知量者:谓正思择食于所食」,就是吃饭的时候、饮食的时候,内心里面要观察,要这样的去食于所食,饮于所饮。前面的声闻地有详细的解释过。「乃至为当存养力乐无罪安稳而住」,中间有一大段文,乃至于为当存养,为什么要饮食呢?就是为了生命体的存在,须要饮食的资养,使令这个身体有力量,健康,心情快乐。「无罪安稳」,那么不做有过失的事,使令身心安稳而住。这是为什么要吃饭的一个目的。「声闻地中广释其相。(陵本二十一卷七页)」。

 

初夜后夜常修觉悟。

这就是睡眠的事情。这个初夜不要睡眠,后夜也不要睡眠,长时间修觉悟的法门。

 

看这个《披寻记》:

「初夜后夜常修觉悟者:夜四分中过初一分,是名初夜」,这在声闻地里面也是讲过。这个夜间分四部分,白天也分四部分,那么合起来就是八分,八分来分二十四小时,就是一分就是三个钟头,三×八,二十四小时,三四一十二。那么初一分,假使从午后六点钟开始到九点钟,这是初夜,这个时候你不要睡觉,你要用功修学止观。「过后一分,是名后夜」,从九点钟到三点钟的时候这是中间的二分,从三点钟到六点钟是后分。这样子呢,就是若从九点钟开始睡觉的话,就是睡到三点钟,九点到三点钟是六个钟头,睡六个钟头。从三点钟到六点钟这个时候应该起来了,这是后分。「过后一分,是名后夜」。

「如所闻法初夜后夜经行宴坐」:「如所闻法」,就是如自己所学习的佛法,在初夜的时候、在后夜的时候要在内心里面实践,就是经行宴坐,也要去经行、也要去宴坐。宴坐就是静坐,就是修止观,就是修禅了;不能完全经行,也不能完全宴坐,就是这样修禅。「从顺障法净修其心」,(我那天解释过)这个顺障,能随顺生起障碍的事情。这个障碍就是烦恼,内心里面贪瞋痴的烦恼能障碍自己的功德,能令自己懈怠不愿意修学圣道,那都是障碍。这个贪瞋痴从什么地方来的?就从虚妄分别来的。这个虚妄分别顺于贪、顺于瞋、顺于邪知邪见的。那么从顺障法之中来净修其心,就是要清净自己的心,叫它不要虚妄分别。

这可见,为什么我们要修学止观呢?就是要破除内心的虚妄分别,是这样意思。说是初夜后夜不要睡觉要坐禅,修学禅做什么呢?破除内心的虚妄分别,做这个事情。所以我们不愿意不这样子做,不愿意修禅、破除内心的虚妄分别,那么你的虚妄分别还在,还在的时候你就危险。说我没有懈怠,我早晨起来还念佛或是念经,拜佛,你这样子也算是修行了,也算是很了不起了,但是随时会不拜佛了,也不念佛了,也不念经了,随时会我不信佛了,随时会这样子,所以这样的修行它不坚固。若是你能经行宴坐从顺障法中净修其心,修学止观来破除虚妄分别,那就能达到不退转的境界,就能得圣道。得了圣道的时候,永久也不会再退转下来,不会再退转下来,那么他就是一直地向前进步。按小乘佛法来说,由初果到四果;按大乘佛法来说,就是得无生法忍,从初地到第十地乃至到佛的境界。「净修其心,是名常修觉悟」,就是初夜后夜常修觉悟,何况是白天呢?是这个意思。

「此如声闻地释。(陵本二十四卷一页)」,在那里有解释。这是第二科护持,底下第三科是增长。

 

盈三、增长

亲近善士,依止善友。

这个使令内心清净的力量,叫它不断地增长广大。「亲近善士」,要同那个善士同他常常接近。「依止善友」,以善友为依止而成就一切功德,那么这样子就叫做增长。

 

看这个《披寻记》:

「远离不善业道,成就百种善行,是名善士」,什么叫做善士?这个人是个好人,要什么资格可以名之为善人呢?就是这个人是远离不善业道,他的身口意不会有杀盗淫妄言、绮语、恶口、两舌,内心里面不会贪欲、瞋恚、邪知邪见,那就叫做善,叫做远离不善业道。这个不善业在这里走来走去的,在你的身口意上常常地做一些错误的事情。现在远离了这件事,「成就百种善行」,能成就一百种有功德的事情。「是名善士」,这就叫做善士。

「此如抉择分释」,这个百种善行在决择分有解释,在「陵本五十三卷三页」那里有解释。这个是说这个十善业,是有少分的十善业、有多分的十善业、有全分的十善业,那么这就是三种。有少时,少时间我学习十善业;或是多时间;我尽形寿修十善业,这又是三种,那么加起来就是六种。另外,就是自己修学十善业是一种、劝他人修学十善业、又赞叹十善业的功德,这是第三种。第四种随喜别人修学十善法,那么这加起来就是十个十善业,就是百种善法。有这么多功德的人,就名之为善士。要亲近这样的人,这是一种。

「爱敬供事,是名亲近」,这个善士这样意思。这个亲近怎么讲呢?亲近,是要爱敬这位人。「供事」对这个人能供给奉事,为他做事情,这叫做亲近。

「为所摄受,是名依止」,你为这个人所摄受,他常关心你,令你改过迁善,那就叫做依止。这个十种善法里面,前九种应该说不是难事,就是后一种不邪知邪见,这件事不容易的。你对于佛法学习得不及格,你永久的有邪知邪见,你不能断除去邪知邪见的,这件事不容易。这是要由善知识的依护,依止善知识来增长自己的善法。

 

月二、总说名戒

于自愆犯审谛了知,深见过失。

这前面第一科是积集诸善,下面第二科总说名戒。「于自愆犯审谛了知」,就是这位修行人他常能够反省自己,对于自己有过失,这个「愆」就是有过失,违犯了佛法所开示的道理,这件事「审谛了知」,很真实地、很深刻的明白我这个地方不对,知道这件事。「审谛了知,深见过失」,很深刻地知道这是错误的,我这样做,我这样的身口意是有过失的。

 

既审了知深见过已,其未犯者专意护持;

前面说「于自愆犯审谛了知,深见过失」,这是第一个意思;要知道这是过失。下面既审了知深见过失以后,「其未犯者专意护持」,说我没有违犯这一条,那么这一部分是清净的,那我要专心的护持,叫他不染污。

 

其已犯者于佛菩萨同法者所,至心发露如法悔除。

「其已犯者于佛菩萨」,在佛前、在菩萨前,或者在同法者前,同修梵行的人的地方。「至心发露如法悔除」,要诚恳地要把自己的过失坦白说出来,然后依法地忏悔,除灭这个过失。那么这是总说名戒,是这个意思。

 

看这个披寻记》:

「于自愆犯至如法悔除者:此中愆犯,谓于摄善法戒;非律仪戒」,这里面说这个愆犯、说有过失、违犯了这样的过失,是指什么说的呢?「谓于摄善法戒」,指摄善法戒说的。摄善法戒说这个人有病,我应该去照顾他,但是我没有去,那么这就是犯了摄善法戒了。我应该修闻思修三慧,要静坐修止观,而我没有做,那么就是犯了摄善法戒了。「非律仪戒」,不是指前面的律仪戒说的,是指摄善法戒说的。

「不作应作,是名为愆」,这个愆和犯有什么不同呢?不作应作,没有作应该作的事情。这件事应该作,我应该去闻思修,去修学止观而我没有做,那么这叫做愆。「作不应作,是名为犯」,你做了不应该做的有罪过的事情,那叫做犯。这个愆和犯不同,没有做功德那就叫做愆,做罪过的事情就叫做犯。

「于违犯事有染无染上中下品及其因缘,当知差别及无颠倒,是名审谛了知」,什么叫做审谛了知呢?于违犯的事情,「有染无染」,你有这个贪瞋痴的烦恼,那是有染。无染,虽然是犯了这件事,但是并没有染污心,还有这样的不同。当然有染污就是重,没有染污就是轻了。「上中下品」,这个有染也有上中下品的不同。「及其因缘」,上品是什么因缘,中品什么因缘,下品什么因缘。「当知差别及无颠倒」,应该知道它其中不同的地方。「及无颠倒」,不能够搞错了。当然这是要经过学习才能达到这个程度的,「是名审谛了知」。

「知由如是诸所违犯定当不能成熟佛法及作有情一切义利」,知道由于这么多的违犯、愆犯。「定当不能成熟佛法」,若是有这种过失,你在佛法中三明六通四谛四无碍辩,这一切一切的功德你不会成就的。这些佛法的功德乃至一切种智你不会成就的。「及作有情一切义利」,你有这样的污染,有这样的过失,那你也不能够去造作利益一切众生的事情,这个利益众生的义利你也做不来的。「是名深见过失」,这个深见过失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个意思。不能成就,自己的功德也不能成就,利益众生的功德也不能成就,这叫做过失。

「深敬专念无有违犯,是名专意护持」,这个深敬专念无有违犯这句话是专意护持的意思。「设有违犯,应向有力于语表义能觉能受大乘小乘补特伽罗发露悔灭」,设有违犯,假设我失掉了正念,我有了违犯、有了愆犯。「应向有力」,应向有智慧、有道力的人。「于语表义能觉能受」,这个于语表义,这个实在就是有力有智慧的关系。你说的话,这是文句,文句里面有道理是所表的义,能表的就是语言文句。对于这样的语和义,「能觉能受」,他能明了,他内心里面能够接受,你说的话他的前五识和第六识能觉能受。这个能受,应该是说前五识。能觉就是第六识了。这样的人有大乘的补特伽罗,或者是小乘的补特伽罗。这个大乘的菩萨也可以,发无上菩提心的七众弟子也可以。小乘,没发无上菩提心,只发声闻菩提心的人也是可以。在这两类众生这里发露悔灭。

「今于此中说三种人」,现在这一段论文里面说了三种人。「一、于佛所」,于佛菩萨同法者所这三种人,第一个是佛所。「二、于菩萨所」,在菩萨这里。「此唯大乘补特伽罗」,这两类是大乘人。若是遇见佛出世的时候,当然就是遇见佛了。遇见有发无上菩提心的菩萨,真是很难得的事情。这二种人,此唯大乘补特伽罗。「三、于同法者所」,第三个就是同修圣道的人。「此通大小乘补特伽罗」,这同法者所是通于两种人、通于大乘小乘补特伽罗。这个大乘小乘的人叫做同法者所。若是你没有受菩萨戒,你是发了出离心,受了声闻的律仪戒,那就和小乘佛教徒是同法者所。若是于大乘佛教徒,这个发菩提心与未发菩提心是不一样的,那就不能说是同法。但是其中有一样事还是有一点相同,就是你发无上菩提心,虽然不同于小乘佛教学者,但是你在没有入圣道之前,你还是一样的要有闻思修三慧,一样要这样修行,那这一方面也应该还是共同的,所以也可以说同法者。

「如所犯事,随其所应或对于三补特伽罗,或对于一补特伽罗」,如自己所违犯的罪过,就是随其所应,随你所犯的事情,所应,就是其中有差别。就是你若是上品缠犯他胜处,那就是失掉了戒,这个戒就没有了,就是你菩萨的身分就失掉了,那应该忏悔和重受,这是一种。其次是中品缠,中品的烦恼,你犯了波罗夷,犯了他胜处法,那就「或对于三补特伽罗」,要对三个补特伽罗,三位修行人,在三位修行人的前面忏悔。「或对于一补特伽罗」,若是以下品的烦恼犯了他胜处,这是《瑜伽菩萨戒本》所说的前四种他胜处,不包括杀盗淫妄在内的。你若是下品烦恼犯的呢,就是面对一个大乘或者小乘的修行人忏悔。「如佛所制发露悔灭恶作罪犯称述所犯」,如佛所规定的,你要发露你犯那一条戒,要忏悔灭除这个罪过,灭除这个恶作罪。看这文的意思,这个犯他胜处法乃至下面的,像我们所诵的这个昙无谶所翻译的菩萨戒本,这一共四十一条,那都叫做恶作罪,都名之为恶作罪的,这是忏悔恶作罪。「称述所犯」,要把自己所犯的要说出来。「令自当来终不重犯」,忏悔了以后,你的正念要命令自己将来决定不要再犯戒。「是名至心发露如法悔除。如下自释」,下文有解释。「(陵本四十一卷十九页)」。这是总说名戒。

 

日四、结

如是等类所有引摄护持增长诸善法戒,是名菩萨摄善法戒。

这是第四科,结束这一段文。这个摄善法戒第一科是标,第二科是征,第三科是解释,现在第四科结束了。「如是等类」,前面的解释所有的里面有引摄,有自所摄,有他所摄,有胜所摄。还有护持,像刚才讲的护持。和增长,诸善法戒,是名叫做菩萨得摄善法戒。

 

看这个《披寻记》:

「引摄护持增长诸善法戒者:引摄,谓于未生善法」,这个引摄这句话指什么说的呢?指未生善法,你没有创造出来的善法说的,没有生出来的善法你现在要生出来了,这叫做引摄。「引,谓引发」,引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把它引发出来。说是一个人在屋子里面,把他捉出来,那么引发。现在就是没有生的善法,能把它引发出来,叫做引。「令后善法展转增胜故」,使令将来的善法展转的叫它增长,叫它殊胜。这个摄是什么意思呢?「谓摄受。令彼善法和合相应故」,这叫做摄。令彼善法的因缘和合相应,善法就现出来了,那么叫做摄,这个摄是这个意思。

「护持,增长,谓已生善法」,这个引摄就是指未生善法说的,下面那两句:一个护持、一个增长是指什么说的呢?是指已生善法说的。「护,谓防护。正念正知无违犯故」,这个护是保护的意思。「正念正知无违犯故」,你没有违犯正念和正知,就是你心一直地叫它清净。

这个我们在凡夫的时候,使令内心清净很不容易,这个圣人是可以容易清净。圣人正念现前的时候,他的心能离一切相,就是独立地、湛然常寂,他就能清净。我们凡夫心要清净呢,你就得用止观的方法,它才能清净,不然它不能清净。说我们不修止观的人我们要怎么办能清净?就念佛,念阿弥陀佛名号,你念阿弥陀佛名号的时候就没有念贪瞋痴,你就没有念其它的种种烦恼。你若念烦恼的时候,佛号就没有了。或者说是念经也好,念咒也好,就是用这个方法使令心清净,也是可以。

而现在这里说修学止观,有正念、有正知,修止也是正念,修观也是正念,那叫好正念,就是清净的念。这个「正」有个清净的意思。这个「知」这个字呢,就是有时候失掉了正念,心不清净了,心不清净而能觉悟,那叫做正知。能觉悟心不清净了,立刻地把它恢复清净,这是正知的力量。你有了正知有了正念的时候,你就能保护你内心的清净,这叫做正念正知无违犯故,你没有违犯这件事。

这个我们初出家或者出家很久也好,没有学习佛法的时候,怎么样才能保护内心的清净呢?我看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你没有学习佛法,你有什么办法令心清净?没有办法。若是学习了佛法,但是你不修止观,你也没有办法令心清净,这烦恼来了就随着去了。有惭愧心的呢,说我多念咒也可以,就把这个烦恼割断了;念经也可以、念佛也可以、拜佛也可以。但是主要的修行方法,我那天说了,就是禅是非常重要,就是它有力量能断烦恼,有力量使令你不虚妄分别,你可以转凡成圣,这个禅。若是我不坐禅、不修禅,我们只是一般的这样用功修行,没有力量,力量不够,随时就我不修行了。但是修止观没成功的也是一样,就是我不修行了,我不坐禅了。这是「正念正知无违犯故」,这个正念正知,你修止观的,常常坐的时候,假设有一点相应了的话呢,就像抽大烟有瘾,不坐不行,就是到时候没有人打板,他也要坐,因为他感觉到好,他的内心里面有了一点味道,尝到这个味道了,他就继续地想要做这件事。那么到那个时候就不难了,不是太困难的,所以这个正念正知无违犯故,所以能够护持。

这个「护,谓防护」,用正念正知来保护内心的清净。这个持是什么意思呢?「持,谓受持。安住诸法无失坏故」,这个持是受持,持是用手拿住它不失掉。就是你内心里面有这个正念正知,有正念就把这个法门能捉住,用这个法门,你不失掉法门。这个《辨中边论》上也是有、《瑜伽师地论》里面也是有、这个《阿毗达磨杂集论》上也是有,这个受持这个持是什么意思?不忘圣言。你若不受持就忘掉了,没有正念的时候,就是忘失了圣言,忘掉了佛菩萨的法语,那就是这个法门,你学习这个法门你忘了,忘了就没有正念了,没有正念就不能受持,所以这个持是不忘圣言的意思。「安住诸法」,这个安住诸法是什么?就是安住在这个法门里面,你心在这个法门上活动,这就叫做受持。如果这个法门在你心里面不现前了,也就是没有正念了,那就是不受持了,这个受持这个意思实在还是很深的。「安住诸法无失坏故」。

「增,谓增上。摄受随与无上正等菩提果故。依所趣义,故名增上」,这个增长这句话,这个增字什么意思呢?「增,谓增上」,就使令你逐渐进步,越来越高上,是这样意思。这个话指什么说的呢?「摄受随与无上正等菩提果故」,你常常地坐禅修学圣道,这个圣道有力量能拿到无上菩提,就是摄受。「随与」,这个随顺,随是相应,与无上菩提相应的还有种种的功德,你都成就了,所以叫做与,就是「摄受随与无上正等菩提果故」,那就叫做上。「依所趣义」,就是依据你所求的意思来说的。求什么呢,求无上菩提;求无上菩提,你常常求,就是常常修学圣道,就使令你不断地进步,最后达到无上菩提,那就叫做增上。「故名增上」。

「长,谓长养。数修善法随顺能熟自佛法故」,「长,谓长养」,这个长叫做长养。我们这个身体要吃饭,要摄取各种的营养来增长身体的力量,现在修行也是,这个圣道逐渐增长,那么你就逐渐逐渐有成就了。「数修善法」,一次又一次地去静坐修学圣道,那么叫数修善法。「随顺能熟自佛法故」,你能常常修学圣道,这件事是随顺佛法,能成熟佛法,就是你内心这个戒定慧,由有漏的戒定慧变成无漏的戒定慧了。原来不是清净,现在六根清净了,可以得三明、六通、四无碍辩、无量无边的三昧,无量无边的陀罗尼都成就了,「随顺能熟自佛法故」。「此总结文,配释前义,如次应知」,这个总结文里有引摄、有护持、有增长,这前面分科的文就是照这样分科的,用这几句话来分科的,「是名菩萨摄善法戒」。

 

荒三、饶益有情戒 2

日一、征

云何菩萨饶益有情戒?

前面律仪戒和摄善法戒都说完了。通常我们讲解这三聚净戒的时候,摄律仪戒我们就说诸恶莫作,当然这话也没有说错。什么叫做摄善法戒?就是诸善奉行,这样说也没有说错。但是现在这里说的摄律仪戒,菩萨的摄律仪戒,这个七众弟子发了无上菩提心,那么你所受的七众律仪戒就是菩萨的律仪戒。如果是没有发无上菩提心,你所受的律仪戒不是菩萨的律仪戒,这地方有一点差别。这个摄善法戒现在知道就是这么多的事情,由闻思修得无生法忍,这叫摄善法戒,这地方和一般的说法可是不一样的,这里说的很详细。

现在这是第三科说到这个饶益有情戒,分二科,第一科是征。「云何菩萨饶益有情戒」呢?怎么叫做菩萨有很多很多的功德的事情去利益一切众生,这条戒是什么意思呢?

 

日二、释 3

月一、标

当知此戒略有十一相。

这下面第二科是解释,分三科,第一科是标。应该知道这个饶益有情戒一共有十一个相貌。这是总标,下面解释。

 

看这个《披寻记》:

「饶益有情戒者:授与众生有利益品所有安乐,是名饶益」,这个饶益这句话怎么讲呢?就是菩萨发了慈悲心,授与众生有利益品所有的安乐,这叫做饶益。这个安乐和饶益在前面解释过,在这里也就再重解释这个意思。这句话等于是总标,下面就解释。怎么叫做有利益品的安乐,叫做饶益?「谓于现法当来可爱果业所摄因乐」,这叫做有利益品的所有安乐。「谓于现法当来可爱果业当来可爱果业」,这个现法这句话呢,就是我们现在的色受想行识,就是现在的生命体,我们现在的这个身口意,现在的眼耳鼻舌身意就是现法。它能够在佛法里面创造可爱果业,就是将来能得到可爱的果业。你现在的行为思想有一种功能,使令你将来能得到可爱的果报,那么叫做现法可爱果业。「当来可爱果业」,将来,我现在也创造,我将来也创造,将来的生命也有这种智慧去创造一种能得可爱果的业力,属于这一类的,叫做所摄因乐。这个不是指果乐说的,说因乐,就是能得乐果的因,那么这个因将来会给你一个可爱的果,这就叫做利益品所有安乐,是这个意思。这样讲呢,菩萨不是给你一个乐果,不是!给你一个乐因,是这个意思。给你一个乐因,乐因,当然是你内心要身清净、口清净、心清净,用清净的心做种种功德,那么将来你会得到果的,给你个乐因是这样意思,这是一种有利益品的所有安乐。

第二是「苦对治乐」,这个苦有寒热饥渴,特别冷、特别热,或者是饥渴,这都是苦恼的事,苦恼的事情要想办法来对治,站桩,那天那个蒋先生告诉我们一个站桩的方法,立刻就不冷了,就会出汗了。那么这就是想办法来对治寒热饥渴,把寒冷饥渴的苦恼消灭了,你感觉到快乐,这叫苦对治乐。「及受断乐」,这个受断乐就是没有受,不受一切法,能断除一切受。譬如说我们人间,欲界这个苦乐忧喜舍这五种受都有,五种受都有,等到这个到了初禅的时候把这个忧受没有了,苦,乐还是有,忧没有了,喜舍,苦乐忧喜舍,到初禅的时候只是断了忧受。二禅的时候也断了苦受,苦受、忧受,其他的喜乐舍还是有。到了三禅的时候,这时候还有乐受,喜受没有了。到了四禅的时候乐受也没有了,只有舍受,苦乐忧喜舍,这五种受到四禅以上只有舍受。本来非非想天的禅定也是只有舍受,到了灭尽定的时候舍受也没有了,苦乐忧喜舍这五种受都没有了,那叫做受断。他心里没有受,不受一切法了。这个我们众生有苦乐忧喜舍的受,若对涅槃来说,对这个胜义谛来说,苦乐忧喜舍都是苦受,没有乐受。若是到了灭尽定的时候,这一切受暂时地都息灭了,就是涅槃的境界出现了,那个时候叫做受断乐,这是胜义谛的境界。

「无恼害乐」,这个无恼害乐是没有恼害,无恼害乐里面一共有四种乐:出离乐、远离乐、寂静乐、三菩提乐,有这四种。这个出离乐就是出家,在家是个苦恼的境界,家是烦恼系缚所,那么出离了家就是一个快乐的境界,所以叫做出离乐。第二是远离乐,远离乐就是初禅,初禅远离了欲界的欲的苦恼,这时候叫做远离乐。这个寂静乐就是二禅,二禅心里面没有寻伺的动乱,所以叫寂静住。第四是三菩提乐,就是灭除一切烦恼、灭除一切烦恼的种子,对于一切法如实觉知一切法相,这个时候叫做三菩提乐。这个三菩提乐就是指涅槃说的,就是它永久的安乐,不是那个灭尽定是暂时地把一切受灭除了,三菩提乐是永久的。不过这个地方是有一点事情的,就是这个灭尽定他原来的这个生命体还在,或者人间的一个比丘得了灭尽定,他入灭尽定或者是一天,或者是一小时,或者是十二小时,不要超过七天,他还可以从灭尽定里出来,那么从灭尽定里面出来就等于是从涅槃里面出来。因为涅槃是永久的,这个灭尽定是暂时的,就是永久和暂时的不同。那么这个地方我们若多思惟的话,那么得了涅槃的人能从涅槃里面出来,灭尽定就是涅槃嘛,他从涅槃里能出来,那么入无余涅槃的人也应该从涅槃能出来。那就是小乘人入了涅槃以后还能发无上菩提心的地方了。发无上菩提心就是不入涅槃了,从这个地方也可以做这样的分别,那叫做三菩提乐。

这样说呢,就是这个因乐,可爱果业所摄因乐这是一种,苦对治乐是一种,受断乐是一种,无恼害乐是四种,加起来是七种。七种另外还有一个受乐,那么就是八种了。那个受乐就是乐的果报,就是所得的果报,叫受乐。但是这个地方没有提,不提这件事。这是「及受断乐,无恼害乐」。

「如是等类,是应授与」,这么多的乐是菩萨应授与一切众生的。「令生喜乐及无罪故」,为什么菩萨要把这样的乐送给众生呢?因为众生得到了这样的乐,将来能得到喜乐的果报而没有罪过,而不会有罪过的,所以菩萨可以授与他。「此如自他利品中说」,这在真实义品之前的自他利品中说过,就是在「(陵本三十五卷二十一页)」说到这件事。

「所余诸相,不名饶益」,就是除了前面所说的几种乐之外,其余的乐相不名饶益,那不是有利益的事情。这句话是标,下面解释。「谓与利益而非喜乐」,就是有一种是对你有利益但是你又不欢喜的,这么讲也可以讲这句话。或者说是你认为有利益,但是将来你不能得到乐的果报,你不能将来得到乐的果报,那样菩萨也不给你。「谓与利益而非喜乐」,这句话可以作两个解释:就是这件事对你是有利益的,但是你不欢喜,你不欢喜做这件事。譬如说是坐禅,坐禅是将来能令你得圣道,但是我不欢喜坐禅,就是利益而非喜乐,这句话也可以这么讲。另外一个解释,就是你自己认为这件事有利益,但是将来不能得乐果报,谓与利益而非喜乐,也可以这么解释。

「或与安乐而非利益」,或者这件事你若得到了,你会感觉到快乐,但是对你没有利益,这是一种。这个在本论的下文有举一个例子,譬如说这个土匪抢劫了其他人的财物,然后做种种的放逸去享受去,他感觉很快乐,但是这件事不是有利益的,将来你还是要受果报的,所以是「或与安乐而非利益」。

「菩萨于此应审思择或应授与或不授与」,这个发无上菩提心、发大悲心的菩萨对于这件事应该深深地去观察,「或应授与」或者应该布施给他,或者是不应该授给他。我们凡夫做功德就是用肉眼的境界,说这个人是饿了,我给他面包吃,这是个功德,这个肉眼是这样子。但是佛菩萨看,佛菩萨不这么想、他不这么看的,他是看得深远一点。说是这件事给他,他好像欢喜这件事,但是对他不利益,可能有伤害,会考虑这件事。譬如说是这个人,我曾经说过,说这个人失业了,他要想要找一个工作,找不到,来求观世音菩萨。求观世音菩萨嘛,说是这个船公司要招请工人,他去应招的时候没有录取,他不高兴了!认为观世音菩萨不肯帮他忙。过几天的时候,这个船遇见台风了,遇见飓风了,断成两截,沉到大海里去了,报纸登出来了。哎呀,观世音菩萨帮我忙的。这个菩萨帮众生忙的时候,不只是看眼前,看这件事以后又怎么情形,然后再决定是帮他忙,是满他愿是不满他愿的,是这样意思。不过我们凡夫多数是这样子的,就是看眼前,不能再远看的。所以是「或与安乐而非利益,菩萨于此应审思择或应授与或不授与」。

「此中唯说饶益诸有情者,名之为戒」,这里面只是说饶益有情的戒,指这一方面说的。「义如前说不应违犯」,像前面说的十善法戒,「设有违犯,应速悔除」。

这一行文是标。

 

月二、征

何等十一?

这是问。这十一相貌是什么呢?下面第三科是列,分十一科,第一科是与作助伴,又分二科,第一科是于事业。

 

月三、列 11

盈一、与作助伴 2

昃一、于事业

谓诸菩萨于诸有情能引义利彼彼事业,与作助伴。

这是说这十一种里面。「谓诸菩萨」,这些发无上菩提心的菩萨,对于一切众生能引义利的彼彼事业,是为他做助伴,那么这就叫做饶益有情戒。「能引义利」,就是能引发出来对于你有利益的果报。你发动这样的事情在做的时候,菩萨会帮助你,同你合作,帮助你这件事做成功,这样做助伴,这就叫做饶益有情戒,是这样意思。

 

看这个《披寻记》:

「能引义利彼彼事业者:此中义利,世出世别」,有世间的义利,有出世间的义利。这个义利,或者这么说,就是你现在能得到利益叫做义,将来能得到利益叫做利。这个义和利可以用现在未来解释。或者说是得到福德叫做义,得到智慧叫做利。但是这个福德智慧又有世间出世间的差别。「引可爱果是世间摄」,得到人天的荣华富贵,能得天福,能得到色界、无色界的禅定,这都是世间可爱果报。「引生圣道是出世摄」,能引生圣道无漏的戒定慧,那是圣道,这是出世间的,超越世间福德的,属于这一类的。那么这个义利有世间、有出世间的不同。

「思量所作,功用所作品类众多,故名彼彼事业」,这个「思量所作,功用所作」,思量所作就是内心里面观察所作的事情,究竟有多少,是有功德还是有罪过,要经过观察,那么叫做思量所作。功用所作,就是采取行动,这件事是有义利的,对众生是有利益的,那么就采取行动同他合作,帮助他成功,那么叫功用所作。这个「思量所作,功用所作品类众多」,布施也是一类,持戒也是一类,忍辱、精进、禅定、智慧各式各样的,品类众多。「故名彼彼事业」,一样一样的事业,「与作助伴」,所以叫做饶益有情戒。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 (3)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 (5)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四 (14)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一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五 (8)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四 (17)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六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二 (4)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二 (5)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八 (1)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 (9)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六 (9)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记印顺导师《印度之佛教》的特见——从声闻部派到大乘二大唯心论[栏目:悟殷法师]
 修法不修心的喇嘛[栏目:上师讲故事]
 竭诚方获实益论 讲记二(印光大师文钞选编)[栏目:益西彭措堪布]
 空·大自在的微笑·序[栏目:竹清嘉措仁波切]
 贰叁 出家要真为生死[栏目:老和尚的禅机之饮水思源]
 逆境当中成长[栏目:大安法师·微教言]
 先觉~题大慈坞祖塔院[栏目:禅诗三百首]
 佛有四辩八音[栏目:宣化上人]
 平常心 Normality - 请跟我来 Come This Way[栏目:平常心 Normality]
 《集量论》略解 九 B[栏目:因明学讲记]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