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四 (1)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660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四.本地分中声闻地.第四瑜伽处之二

子二、往出世道(分三科)  丑一、标七作意

如是已辩往世间道,若乐往趣出世间道,应当依止四圣谛境,渐次生起七种作意。所谓最初了相作意,最后加行究竟果作意,乃至证得阿罗汉果。

前面的文说到,得了未到地定以后,有二条道路:第一条往世间道,就是在未到地定里边修七种作意,得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乃至非非想定。现在是第二科往出世间道,「往出世道」,分三科,第一科是「标七作意」。

「如是已辩往世间道」,这是结束前面的文,前面这一大段文,「如是」,已经说明了往世间道的经过、方法。「若乐往趣出世间道」,如果这位补特伽罗,应该指佛教徒说,他欢喜「往趣出世间」的圣「道」,就是往趣涅槃,超越世间,那怎么样办法呢?「应当依止四圣谛境」,应该努力地学习,苦集灭道四种圣谛的境界,这心,我们的内心安住在这里。「渐次生起七种作意」,怎么样学习四圣谛境呢?也是渐次地生起七种作意,那七种作意呢?「所谓最初了相作意,最后加行究竟果作意」,就是这七种作意。用七种作意来学习四圣谛的法门,有什么好处呢?「乃至证得阿罗汉果」,最初得须陀洹果,然后得斯陀含果、得阿那含果,最后证得阿罗汉果,就成就了出世间道。

这一段文就是结前生后,也就是标七种作意,这是第一科。下边第二科「辨四谛境」,就是说明苦集灭道四谛的内容。分四科,第一科是「观察」。分二科,第一科是「了相作意摄」。又分二科,第一科是「总标列」。

 

丑二、辨四谛境(分四科)    寅二、观察(分二科) 

卯一、了相作意摄(分二科)  辰一、总标列

修瑜伽师于四圣谛略标广辩增上教法,听闻受持,或于作意已善修习,或得根本静虑无色。由四种行,了苦谛相。谓无常行、苦行、空行、无我行。由四种行,了集谛相。谓因行、集行、起行、缘行。由四种行,了灭谛相。谓灭行、静行、妙行、离行。由四种行,了道谛相。谓道行、如行、行行、出行。如是名为了相作意。

「修瑜伽师」,就是已经成就未到地定的这位瑜伽师。这位瑜伽师「于四圣谛略标广辩增上教法,听闻受持」,他怎么样来学习四圣谛呢?就是这位成就未到地定的这位禅师,他对于佛说的修多罗里面,有略标的四圣谛,有广辩四圣谛的,这样的增上教法,就是佛说的四圣谛这个法门,佛说四圣谛的法门,他宣说这个法门的方式,先是略标,然后广辩,使令我们容易明白,所以用这两个方式。「听闻受持」,佛宣说的这个四圣谛法门,我们要「听闻」,去听闻,就是佛这么宣说,我们这样听闻,当然佛灭度以后应该由佛弟子来宣说,也可以自己去阅读,阅读这样的修多罗,听闻以后要受持,要领纳在心里面不要忘了,它里边有法也有义、有义也有法,你要「听闻受持」,要这样学习。

「或于作意已善修习」,这位禅师,学习佛说的四圣谛法门,这样学习的人,也不完全是一样的,有可能,或者是这个人,「于作意已善修习」,就是他在学习四圣谛之前,他已经学习了世间道的七种作意,「已善修习」。「或得根本静虑无色」,他学习七种作意,可能,没有……只是还是在未到地定里面,或者是超越了未到地定,他成就了色界的根本静虑,或者是又进一步成就了无色界天的四无色定,那这个人有这么样高深的禅定。这样情形呢,就是学习出世间道的人,有这么多的不同,就是有的人已得未到地定,没得色界、无色界的禅定;有的人得了色界、无色界的四静虑、四无色定,有各式各样的情形,那么得到了四静虑的人,也可能只得初禅,也可能也得二禅,也可能得三禅、得四禅,也不是完全一样的。可是他在这个时候就发心学习圣道。

「由四种行,了苦谛相」,有四种修行的方法,去理解这苦圣谛的相貌,那四种行法呢?「谓无常行、苦行、空行、无我行」,用这四个方法来认识这个苦谛的道理。「由四种行,了集谛相。谓因行、集行、起行、缘行」,用这四种观行,来学习集谛的法门。「由四种行,了灭谛相」,这苦集灭道的这个灭谛,怎么样学习呢?佛在经里面已经说了。「谓灭行、静行、妙行、离行」,用这四种行来观察这个灭谛。这个苦谛、集谛,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的众生的一种境界。这本来是凡夫境界,但是凡夫虽然生活在这里,未必明白,所以佛就这样子来告诉我们,这里就是苦和集,另外没有别的事。那么学习圣道,就是灭谛,这是阿罗汉、辟支佛、一切佛的境界。那个灭的境界是什么境界?就是灭、静、妙、离,这四种境界。「由四种行,了道谛相。谓道行、如行、行行、出行」,用这四种行来学习这个道谛。

「如是名为了相作意」,你得到未到地定也好,你得初禅也好,得二禅、得三禅、得四禅,乃至得到非非想定,你若想要学习出世间的圣道,你要这样的学习,四四一十六行,用这十六行来学习四圣谛,这样子。

 

《披寻记》一○八九页:

或于作意已善修习等者:谓除了相作意,于余乃至加行究竟五作意中已善修习,名已习行瑜伽师。若住加行究竟果作意位中,由此超过加行方便所修作意,安住修果。如前已说。(陵本二十八卷十四页)今于此中说二差别,如次应知。

「或于作意已善修习等者:谓除了相作意,于余乃至加行究竟五作意中已善修习,名已习行瑜伽师。」这个《披寻记》的作者,解释这句话,这个论文:「或于作意已善修习……」,这些文是什么意思呢?「谓除了相作意」,就是七种作意里边,了相作意不算,不算在内。这个「于余乃至加行究竟五作意」,就是把最后一个作意不算在内,那么七种作意,把最初和最后二个作意不算在内,中间的五个作意,「已善修习,名已习行瑜伽师」。那么这个三种瑜伽师,这是第二种已习行瑜伽师。这样子说法呢,为什么要把了相作意不算在内呢?这个地方,他就是把净惑,净烦恼初修业者,净烦恼初修业者呢,这了相作意是在那个净烦恼初修业者的范围内了,所以他就不说了,不算在内。那么这已习行、已善修习就指第二个瑜伽师说的了。

「若住加行究竟果作意位中」,若是这位禅师,他在七种作意里边,已经进步到加行究竟果作意位中,达到这个程度了。这个时候呢,「由此超过加行方便所修的作意,安住修果」,在禅定里面,这个修是当个禅定讲,在禅定里边所修的已经成功了,那么这个呢,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得到了色界初禅,叫做加行究竟果作意;一种是成就了初果,成就了初果须陀洹,那也叫做加行究竟果作意,乃至得阿罗汉果,也叫做加行究竟果作意。前面解释三种瑜伽师那个地方说过了。「安住修果」,「如前」面「已」经「说」了。这样子呢,本论作者的意思,「或于作意已善修习」这个地方呢,这么样解释。但是这个文还是有一点。(陵本二十八卷十四页)

「今于此中说二差别,如次应知」,说二种差别。若是从第二个已习行瑜伽师开始说,那么就是再加上一个已度作意瑜伽师,就是这两个瑜伽师来说,这是两个差别。但是这文上说是:「如是名为了相作意」,这了相作意还是不能除掉的,不能除掉的,那么就是应该说是,初修业瑜伽师、已习行瑜伽师,那么就是这二种差别,应该这么说。

这是「总标列」。下边第二科「广别释」,分二科,第一科是「观察十行」。分二科,第一科「略标举」。

 

辰二、广别释(分二科)  巳一、观察十行(分二科)  午一、略标举

由十种行观察苦谛,能随悟入苦谛四行。何等为十?一、变异行。二、灭坏行。三、别离行。四、法性行。五、合会行。六、结缚行。七、不可爱行。八、不安隐行。九、无所得行。十、不自在行。如是十行,依证成道理,能正观察。

「由十种行观察苦谛,能随悟入苦谛四行」,佛在修多罗里边说四种行观察苦谛,现在本论的作者用十种行,解释这个四种行,那也就是说,用十种行解释苦谛,这样子。「由十种行观察苦谛」,就是下边这一大段文说的什么呢,就是说十种行观察苦谛,用这十种观行,就是在内心里面思惟观察,就是毗钵舍那了。在这个奢摩他里面,用十种的毗钵舍那行,观察这个苦谛,这个苦谛是什么?就是色、受、想、行、识,就是我们这个果报,眼、耳、鼻、舌、身、意这些东西。「能随悟入苦谛四行」,你若用十种行来观察苦谛的时候,你就会悟入,能随顺悟入苦谛的四行,那四种行你就会明白了。

「何等为十?」前边第一科是略标举,这包括在里面,「何等为十?一、变异行。二、灭坏行。三、别离行。四、法性行。五、合会行。六、结缚行。七、不可爱行。八、不安隐行。九、无所得行。十、不自在行」,就这十种行。「如是十行,依证成道理,能正观察」,这十种行,不是随便云云的,是由证成的,就是这理论是证成的、证实成立的,就是佛的大智慧已经证悟了这样的道理,而我们凡夫,从事实上也应该觉悟到这里,所以叫作「证成」,用这样的道理来观察四行的苦谛。

 

《披寻记》一○九○页:

由十种行观察苦谛等者:谓由变异行、灭坏行、别离行、法性行、合会行,能随悟入实无常性。由结缚行,不可爱行,不安隐行,能随悟入一切苦性。由无所得行,能随悟入我唯是空。由不自在行,能随悟入无我的实性。广如下释。

「由十种行观察苦谛等者:谓由变异行、灭坏行、别离行、法性行、合会行,能随悟入实无常性」,这五种行,你去观察它,你在奢摩他里面去观察,你就会明白什么叫作无常,这个无常的体性你就明白了。「由结缚行,不可爱行,不安隐行」,这三种行「能随悟入一切苦性」,什么叫做苦,用这三行你就明白了。「由无所得行,能随悟入我唯是空」,我是没有的。「由不自在行,能随悟入无我的实性」,无我的真实的境界你就明白了。「广如下」面解「释」,一样一样都有解释。

这前面是「略标举」。下边第二科「随别释」,解释这四种行。分四科,第一科「无常行摄」,这一大段文说的很多,都是属于无常行。又分二科,第一科是「辨」。分四科,第一科是「变异灭坏二行」,解释这二种行;十种行的第一、第二就是变异行和灭坏行,先解释这二种行。又分二科,第一科是「别显」。分二科,第一科是解释「变异行」。又分二科,第一科是「依至教量」,就是根据佛的法语来解释这个变异行。分二科,第一科是「引证」,就是引佛语为证。分二科,第一科是「总说诸行」。

 

午二、随别释(分四科)        未一、无常行摄(分二科)  申一、辨(分四科)

酉一、变异灭坏二行(分二科)  戌一、别显(分二科)      亥一、变异行(分二科)

天一、依至教量(分二科)      地一、引证(分二科)      玄一、总说诸行

此中且依至教量理,如世尊说:诸行无常。

这里边,变异行、灭坏行,暂时先根据佛的法语所说的道理,佛怎么说的呢?「如世尊说:诸行无常」,「行」就是一切有为法,现在主要是说我们的色、受、想、行、识,它是无常的,就是有变化的,不是名言不变的境界,这是佛总说的这句话,这是总说诸行。第二科是「别显二种」,又分二科,第一科是「标列」。

 

玄二、别显二种(分二科)  黄一、标列

又此诸行略有二种:一、有情世间。二、器世间。

「又此诸行略有二种」,简略的说,说其要义是有二种:一个是有情世间的诸行,二是器世间的诸行。有情世间就是我们的生命体,这个器世间就是有情的生命居住的大环境,这是器世间,就像这个生果在一个器里面放着,这叫做器。我们这个生命体它不可以单独的存在的,它要依赖这个器世间来生存。这是标列。下面第二科「随释」,来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有情世间」。分二科,第一科「举说」。

 

黄二、随释(分二科)  宇一、有情世间(分二科)  宙一、举说

世尊依彼有情世间说如是言。

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陀,「依彼有情」,根据在欲界、色界、无色界流转的这些有情众生。「说如是言」,宣说这样的开示。

 

苾刍当知!我以过人清净天眼,观诸有情死时生时,广说乃至身坏已后,当生善趣天世界中。

佛为诸比丘说法的时候,先招呼诸苾刍,「苾刍当知,我以过人清净天眼」,我已经成就的,超过了人的天眼,是特别清净的不像肉眼那么污浊,是天眼。「观诸有情死时、生时」,能观察众生死亡的时候,投生的时候,去受果报的时候。「广说乃至身坏已后」,受生了以后,继续生存,乃至到最后他的生命体坏了,破坏了。「已后」,以后又怎么的呢?「当生善趣天世界中」,他因为有善业,所以生到善趣,生到好的地方去,这个生活不太坏,到天世界里边去。这是举说。下面第二科是「显义」。

 

宙二、显义

由此法门,显示世尊以净天眼,现见一切有情世间,是无常性。

这句话就是由佛陀……,这个「法门」就是修多罗、就是法门。佛在修多罗里面这一段话,显示世尊以净天眼,就是不是我们凡夫的肉眼,凡夫的肉眼不知道,死亡的时候怎么回事,看不懂,生死也是看不懂,所以超过了这个肉眼,天眼就看清楚了,所以这不是说凭空说的,佛是用天眼看见事实了,事实是这样的。「现见一切有情世间,是无常性」,是有变化的,不是不变化的。说是那个人很快乐,他有变化,那个人很苦,他也有变化的,都是不决定的。

 

《披寻记》一○九○页:

我以过人清净天眼等者:由诸静虑,说名天住。眼依彼故,是彼果故,彼摄受故,名为天眼。是极圆满。是善清净静虑果故,名极清净。于其人中所有名字皆不相似,是故说言超过于人。诸有情类临欲终没,名为生死,生在中有,名为生时。如是差别,皆如菩萨地释。(陵本四十九卷二十页)又复广释恶色好色;造诸恶行,当往恶趣,堕那落迦,造诸善行,当往善趣乐世界中。今于此中略不具说,故于中间置乃至言。名色二种更互乖离,故名身坏。善行为先所有诸趣,名为善趣。受极乐故,名乐世界。亦如彼释。

「我以过人清净天眼等者:由诸静虑,说名天住。」「天住」,天上的人,他们的内心在什么地方安住呢?就是在四静虑,初禅、二禅、三禅、四禅,空无边、识无边、无所有处、非非想处,这是他们心的住处。我们人间的人在什么地方住呢?在色、声、香、味、触上住,在这里住。人间的这个住,「人住」这个境界,不是太好,所以就不说了。这个天住,就是四静虑,主要是四静虑,四静虑好过四空天。「眼依彼故」,这个天眼就是「依彼四静虑」,四静虑为天眼的依止处,这个天眼通从那儿来呢?就是要得到四静虑,等到成就了四静虑之后,你要修天眼通,就是有了天眼。所以你要用这天眼的时候,你要入四静虑,才能发出天眼的作用,你若不入四静虑,不发天眼通,那就是肉眼的境界。「是彼果故」,这个天眼是彼天住的果,是四静虑的果。「彼摄受故」,这个天眼是由四静虑来控制的,来控制它,「名为天眼」,所以这个天眼这么讲。

「是极圆满,是善清净静虑果故」,这个天眼是极圆满的静虑,这句话是赞叹四静虑,四静虑的功德是很圆满的,能力很圆满的,「是善」,这四静虑是善,是非常好的一种功德,一种堪能性,里边是特别清净的,没有欲,所以叫做清净。这样的又圆满又善又清净的静虑,你这天眼是这静虑的果,由得四静虑而后修天眼通才能得天眼通的。「名极清净」,这极清净就是这么讲。

「于其人中所有名字皆不相似,是故说言超过于人」,说在人中所有的名字,人中的众生没得四静虑的人,你的眼睛,各式各样的名字都不和天眼相似,「是故说言超过于人」。「诸有情类临欲终没」的时候,名为死的时候,「名为死时」。「住在中有,名为生时」,这个生时是指什么说的呢?在中有的时候。我们前面说过,在意地里边说过,就是这个生命体存在的时候叫本有,死亡的时候叫做死有,死亡以后次一剎那就是中有。中有投胎了一剎那叫做生有。所以一共是四个有。现在是说「生时」,就是中有去投生的时候叫做「生时」。「如是差别,皆如菩萨地释。(陵本四十九卷二十页)」

「又复广释恶色好色;造诸恶行,当往恶趣,堕那落迦,造诸善行,当往善趣乐世界中」,这是人的世界和天的世界那比三恶道好的多了,所以名之为乐世界。「今于此中略不具说」,没有详细去说,就是说往天世界。「故于中间置乃至言」,就是把这些都略去了。「名色二种更互乖离,故名身坏」。这个身坏命终,身坏怎么讲呢?名就是受、想、行、识;色就是眼、耳、鼻、舌、身,这是由地、水、火、风物质所组成的生命体,这个生理的组织和心理的组织,他们更互乖离,我离开你,你也离开我,这二法不和合了,那就叫做身坏。因为身体这个生理的组织一坏了,受、想、行、识就不能在那儿住了,就要离开。若是业力尽了的时候,所有生理非坏不可,所以这个生理也要离开了心理,这是「更互乖离,故名身坏」。

「善行为先所有诸趣,名为善趣」,你先要有善业的功德,然后你才能往生善趣。所以那个趣叫做善趣。由善趣所得到的果报,就名为善趣。「受极乐故」,在那个天世界,他的享受是特别快乐的,不像人间,故名为乐世界。「亦如彼释」。

前面是说到有情世间,下边说到「器世间」。分两科,第一科是「举说」。

 

宇二、器世间(分二科)  宙一、举说

又世尊言:苾刍当知!此器世间长时安住;过是已后,渐次乃至七日轮现。如《七日经》广说,乃至所有大地诸山大海,及苏迷卢大宝山王。乃至梵世诸器世界,皆被焚烧。灾火灭后,灰烬不现,乃至余影,亦不可得。

又世尊这么说:「苾刍当知!此器世间长时安住」,这个世界的存在,不像我们的生命体,我们生命体安住的世间不是很长,这器世间安住时间是长的。

「过是已后,渐次乃至七日轮现」,「过是已后」,在前面的意地里说过,就是二十中劫,有这么长的时间。第一劫是增劫,二十劫的第一劫,这个就是半劫,实在是半劫,不够、不足。这最后第二十劫是增劫,第二十劫是增劫,就是人的寿命特别长,不只八万岁,那个时候人的道德非常的高,当时有人提倡修禅定,有人提倡修禅定的事情。那时候都是有道德的人,所以寿命长,这个世界也特别好,这些人就学习禅定,很容易地就得了初禅、得了二禅,所以人就死掉了,死掉了升到二禅天去了,升到二禅天的时候,这个世间没有人了,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有道德,所以没有地狱、没有饿鬼、没有畜生,地狱也空了,这个世界是没有三恶道了,因为这世界上的人道德特别高,所以没有三恶道。而这些有道德的人修禅定,得了二禅,升到二禅天去了,这个时候呢?「过是已后,渐次乃至七日轮现」,这个世界就开始有第一个太阳出来,过了一个时期,有第二个乃至到第七个太阳出来。

「如《七日经》广说」,那个地方说得详细。「乃至所有大地诸山大海,及苏迷卢大宝山王」,所有的大地、诸山和大海,苏迷卢就是须弥山,这个须弥山是大宝山王,是大宝所成就的山王。「乃至梵世诸器世界,皆被焚烧」,梵世就是初禅,都是起了火了,「皆被焚烧」。「灾火灭后」,这个烧的火终究有一天火是灭了,灭了这灰烬都不现,本来一般的火烧这个木头,还有灰,剩余的灰烬,那个时候那就是火劫,火劫的时候呢,「不现」,那个火把这个世界烧坏了,那灰烬都没有了。「乃至余影,亦不可得」,因为这个本质没有了,也就不会有影了,完全这世界是空的了。所以到这个世界的末日,那个时候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没有众生的,只是破坏这个世界,众生都到二禅天以上去了,这是大三灾。小三灾呢?那是人的苦恼。大三灾对人没有关系。这是举说。下面第二科「显异」。

 

宙二、显异

由此法门,世尊显示诸器世间,是无常性。

佛这样说法呢,这个「门」就是法的作用,比如这个房子有个门,我们就可以进到这个房子里边来。佛说这样的法呢,也就是我们众生的一个门,我们从这里可以明白什么叫做无常,开这个智慧,是个智慧门。「世尊显示诸器世间,是无常性」,是变化的,这个器世间还有一天终究都坏了。

 

地二、结成

如是且依至教量理,修观行者净信增上作意力故;于一切行无常之性,获得决定。

这是第二科「结成」。「如是且依至教量理」,前面说到有情的世间,就是死掉了身坏命终升到天上去,天上去也会身坏命终,六道的众生都是这样的。现在说到器世间,有七个太阳出来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日了,把这世界也破坏了。「如是且依至教量」,这个有情世间的无常和无情世间的无常,姑且根据佛陀的圣言量所说的道理。「修观行者」,我们得到未到地定修止观的这些禅师的行者。「净信增上作意力故」,这件事我们相信佛陀说的话,佛说有一天是有七个太阳出来,这个世界毁灭了这个事,我们自己是不知道的,我们要相信佛陀的话,对佛相信了,佛说的话我们相信,我们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一点也没有疑问,以叫做净信。就是这个信心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是决定不疑惑的。这个信在内心里面作意,也是在心里面在作意,这个信就是作意,这个「力故」。「于一切行无常之性,获得决定」,对于有情世间的诸行、器世间的诸行,都是不决定的,这样的理性我们可以得到决定,决定是无常的。人众生是无常的,器世间也是无常的。

 

天二、依现见量(分三科)  地一、略标

得决定已;即由如是净信增上作意力故,

这是第二科「依现见量」。前面第一科是依佛的至教量,现在是依现见量,就是根据我们自己现实上的、我们所感觉到的,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接触色、声、香、味、触、法的时候,也应该会感觉到这里,这是现见量。分三科,第一科是「略标」。

「得决定已」,由佛的圣言量我们相信有情世间、器世间都是无常的,不疑问、没有疑问,「即由如是净信增上作意力故」,

 

数数寻思观察一切,现见不背不由他缘,无常之性。

「数数寻思观察一切」,「数数」就是一次又一次的,不断的重复,叫「数数」。而是在奢摩他里边,不是我们散乱的分别心,在奢摩他里面,数数的寻思去思惟、去观察,就在奢摩他里边寻思而又观察。「一切现见不背不由他缘,无常之性」,观察这一切的时候,在禅定里边去观察这一切,分二个部份,一个是现见的,「不由他缘无常之性」,就是我们凡夫眼、耳、鼻、舌、身、意,所现见的色、声、香、味、触、法。一个是我们没有现见,不现见的,我们只是一部份现见,还有一部份我们感觉不到的,但是那一部份也不违背你现见的无常的道理,也不违背。现见的、不现见的,都是无常的。「不由他缘」,不需听别人讲解,你自己就观察到它都是无常的,这样的意思。这是略标,下面第二科「广释」。分二科,第一科是「安立二事」。分三科,第一科是「征起」。

 

地二、广释(分二科)  玄一、安立二事(分三科)  黄一、征起

云何数数寻思观察?

前面这段文里面,有净信增上作意力故,数数寻思观察。这个寻思,或者是就是由自己的力量去观察,这个观察就是由佛陀的圣言量增长了信心,去观察叫做观察,可以这么说。这下面说,怎么样数数寻思观察呢?这就是征起,就是问,由问来提起这件事。第二科「总标」。

 

黄二、总标

谓先安立内外二事。

你若想要在禅定里面数数观察、思惟的话,应该安立二种事情,就是把它分成二部份,那二部份呢?有内事和外事的不同。这是总标,下面第三科「列释」。

 

黄三、列释(分二科)  宇一、内事

言内事者;谓六处等。

就是你本身的眼、耳、鼻、舌、身、意这六处。色受想行识这些事情。

 

宇二、外事(分三科)  宙一、标

言外事者:有十六种。

第二科「外事」,分三科,第一科「标」。

「言外事者:有十六种」不同。第二科是「列」。那十六种呢?

 

宙二、列

一者、地事。谓城邑、聚落、舍、市廛等。二者、园事。谓药草、丛林等。三者、山事。谓种种山,安布差别。四者、水事。谓江、河、陂、湖、众流、池、沼。五者、作业事。六者、库藏事。七者、食事。八者、饮事。九者、乘事。十者、衣事。十一者、庄严具事。十二者、舞歌乐事。十三者、香鬘涂饰事。十四者、资生具事。十五者、诸光明事。十六者、男女承奉事。

「一者、地事」,地面上的事情。「谓城邑、聚落」,这个「城邑」,就是地区广大了一点叫城邑;「聚落」,就是地区小一点,都是我们居住的地方。「舍」,就是你个人居住的房舍。「市」,就是很多人在这里做生意的地方。这个「廛」呢?也是市,或者是一个人居住的地方叫做「廛」。这是地事。

「二者、园事。谓药草、丛林等」,这个「园事」是甚么呢?「谓药草、丛林等」,就是那个地方有药,还有其他的草。提婆尊者那个经上说:没有草不是药的,信手拈来都是药,所以叫做药草。「丛林等」,丛林就是很多树的地方,这是园事。

「三者、山事。谓种种山,安布差别」,山也是各式各样的,安布的不同,安布有差别,或者是指一个岭,或者一个峰,或者是一个圆,或者是一个方。

「四者水」的「事」情,「谓江河、陂、湖」,这个字也念ㄅㄟˊ。「江、河、陂、湖」,江也是水,河也是水,这个陂也是水,就是水池子。有湖泊,「湖」、「众流、池、沼」,很多的水。

五者,作业的事。六者是库藏的事。七者、食事。八者、饮事。九者、是乘事,就是车。十者、衣事。十一者、庄严具的事。十二者、舞歌乐事,跳舞、唱歌、音乐的事情。十三者、香鬘涂饰事。十四者、资生具的事情。十五者、诸光明事。十六者、男女承奉的事。

 

宙三、结

如是名为十六种事。

这是外事,外事有十六种,「如是名为十六种事」。这是结束这一段。

 

玄二、观察变异(分二科)  黄一、总标

安立如是内外事已,复于彼事,现见增上作意力故;以变异行,寻思观察无常之性。

这是第二科「观察变异」,分二科,第一科是「总标」。

「安立如是内外事已」,你在奢摩他里边这样观察,分成这么二部份,这叫做安立内、外事已。「复于彼事现见增上作意力故」,你这安立完了,就是这样子。安排完了以后呢,你要在禅定里面去观察,「复于彼事现见增上作意力故」,就是你自己看见的,这是「增上的作意力故;以变异行,寻思观察无常之性」。

宙一是「标」。

 

黄二、别显(分二科)  宇一、内事(分三科)  宙一、标

此中内事,有十五种所作变异,及有八种变异因缘。

这第二是「别显」。前面是总标,这是别显。分二科,第一科「内事」。分三科,第一科是「标」。

内事里边有十五种所作的变异,这个所作的「作」当个现起讲,内事有十五种现起的变化;还有八种变异的因缘。为什么会有这个变异呢?有这八个原因。这是标出来,下面一一的解「释」。分二科,第一科是「略」说。又分二科,第一科「十五种所作变异」。又分二科,第一科是「征」。

 

宙二、释(分二科)              洪一、略(分二科) 

荒一、十五种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内事有十五种所作变异?

这是征。第二科是「列」。

 

日二、列

一、分位所作变异。二、显色所作变异。三、形色所作变异。四、兴衰所作变异。五、支节具不具所作变异。六、劬劳所作变异。七、他所损害所作变异。八、寒热所作变异。九、威仪所作变异。十、触对所作变异。十一、杂染所作变异。十二、疾病所作变异。十三、终殁所作变异。十四、青瘀等所作变异。十五、一切不现尽灭所作变异。

这是把十五种所作变异标出来,下面一一都有解释。

 

荒二、八种变异因缘(分四科)  日一、征

云何八种变异因缘?

第二科是「八种变异因缘」,分四科,第一科「征」。

「云何八种变异因缘」呢?下面第二科「列」。

 

日二、列

一、积时贮畜。二、他所损害。三、受用亏损。四、时节变异。五、火所焚烧。六、水所漂烂。七、风所鼓燥。八、异缘会遇。

这是标出来八种因缘、八种变异因缘。下面第三科解「释」,分八科,第一科解释「积时贮畜」怎么讲。

 

日三、释(分八科)  月一、积时贮畜

积时贮畜者:谓有色诸法,虽于好处安置守护,而经久时,自然败坏,其色衰损变异可得。

「积时贮畜者:谓有色诸法,虽于好处安置守护」,这解释积时贮畜,就是这些是凡属于四大所成的,地水火风所成的这些有色的一切法。「虽于好处安置守护」,虽然你放一个很好的地方,我放在一个锁柜里面安置,放在那里保护。「而经久时,自然败坏」,没有人破坏,但是时间经久了呢,那个东西自然是坏了,自然是败坏了。「其色衰损,变异可得」,他那件东西,颜色不对了,起了变化了。「可得」,就是事实上可以知道,得者,知也,事实上是这样子嘛,就是我们不用别人讲,你自己的经验也会知道有这件事,「可得」。「他所损害者」,这是第二个因缘。

 

月二、他所损害

他所损害者:谓种种色法,若为于他种种捶打,种种损害;即便种种形色变异。

若是有人为的破坏,或者是用什么捶打、捶打它,或者是用刀、用木头、木杖,或者是用什么器体的东西,用种种的方法去损害它。「即便种种形色变异」,那件东西,它的形、它的色就变化了、就破坏了。

 

月三、受用亏损

受用亏损者:谓各别属主种种色物,受者受用增上力故;损减变异。

第三受用亏损者,谓各别的属主种种色物,一样一样不同的都有……那个是属于那个人,那个所有权是他的,种种的色物。「受者受用增上力故」,那个主权者在享受这个东西的时候,由于受用的力量,受用的时候有很大的力量故。「损减变异」,那件东西经过受用了,它就起变化了,这也是一个变化。

 

月四、时节变异

时节变异者:谓秋冬时,丛林药草华叶果等,萎黄零落;于春夏时,枝叶华果,青翠繁茂。

「时节变异者:谓秋冬时,丛林药草华叶果等」,这时节变异怎么讲呢?这是秋天或者冬天到来的时候,这个「丛林」,就是这些树、很多的树;「药草」、或者是花、或者是叶、或者是草的、花叶果等,或者是丛林的、树木的花叶果等。「萎黄零落」,颜色也变了,萎黄、枯萎了,就落下来了。于「春夏」的「时候」呢,「枝叶华果,青翠繁茂」,春夏的时候又不同了,又有变化,这是时节的变异,时节上有这个变异。

 

月五、火所焚烧

火所焚烧者:谓大火纵逸,焚烧村邑、国城、王都,悉为灰烬。

「火所焚烧者」,怎么讲呢?谓大火纵逸,这火太大了,不得了,大得从那头烧到另一地方去了。「焚烧村邑」,这个村邑被焚烧了。「国城、王都悉为灰烬」,都被火烧成灰了。

 

月六、水所漂烂

水所漂烂者:谓大水洪漫,漂荡村邑、国城、王都,悉皆沦没。

「水所漂烂者:谓大水洪漫」,水所漂烂,这是第六,这个水很大很大的洪漫。「漂荡村邑」,村邑被水淹没了。国城的王都呢,「悉皆沦没」,都被水淹没了,也都被水破坏了。

 

月七、风所鼓燥

风所鼓燥者:谓大风飘扇,湿衣、湿地、稼穑丛林、干曝枯槁。

第七科。「风所鼓燥者」,风的鼓燥,风有二个作用,一个鼓,一个燥。「鼓」者动也,飘动;「燥」,令你里边的水分缺少了,干燥了。「谓大风飘扇」,这大风飘动起来,扇者也是动,飘也是动。「湿衣、湿地、稼穑丛林、干曝枯槁」,你湿的衣服、湿的地,地面上有水很湿,稼穑的容貌,农田里边的稼穑怎么样的容貌,还有树林,都被大风一飘动时都干曝了,都干了,水分缺少都枯槁了,都破坏了。

 

月八、异缘会遇(分三科)  盈一、诸触变异

异缘会遇者:谓缘乐受触,受乐受时。

「异缘会遇者」,这是第八「异缘会遇」,分三科,第一科是「诸触变异」。怎么叫作异缘会遇呢?「谓缘乐受触,受乐受时」,这个是在我们的心理上说的,就是「缘乐受触」,你去攀缘那个乐受的触,这个触能令你生乐受,你去同它接触的时候,你就受到乐受。

 

遇苦受触。缘苦受触,受苦受时,遇乐受触。缘不苦不乐受触,受不苦不乐受时,遇乐受触或苦受触。

「遇苦受触」,忽然间变了,变成个苦受了,遇苦受触,所以叫异缘会遇,变成个苦受触了。缘苦受触的时候,受苦受的时候,遇见乐受触,有这样的变化。「缘不苦不乐受触」的时候,你就受这不苦不乐受,而这个时候忽然间遇见乐受触了,或者是遇见苦受触了,也变化。因缘是不决定的,好的也有变化,坏的也是变化的,这是一种。

 

盈二、烦恼变异(分二科)  昃一、举有贪

又有贪者,会遇瞋缘,贪缠止息,发起瞋缠。

前边第一科是诸触变异。下边第二科是「烦恼变异」,分二科,第一科是「举有贪」。

「又有贪者」,就是有贪心的人,就是有可爱的境界,贪心就现前了,就是有贪心。「会遇瞋缘」,而这个时候遇到愤怒的因缘出现了。「贪缠止息」,这个贪的烦恼就停下来了,这个缠,形容贪的相貌,就像一个大毒蛇,缠绕着你似的,贪烦恼来的时候,像毒蛇缠绕你似的,有瞋的烦恼来了的时候,贪的烦恼就停下来了,就是不贪了。「发起瞋缠」,这个令你不快乐的,令你愤怒的这些因缘,大概你这时候你不能自主的,你就发动了瞋的烦恼了。这是有贪,第二科是「例瞋等」。

 

昃二、例瞋等

如是有瞋痴者,会遇异分烦恼生缘,当知亦尔。

「如是有瞋痴者」,就是贪是这样子,那么有瞋烦恼的人,有愚痴烦恼的人。「会遇异分烦恼生缘」,他遭遇到不同的,不同于瞋,不同于痴的烦恼,遇见贪烦恼了,「生缘」。「当知亦尔」,也是心里上有变化,也是一样的。

 

盈三、诸识变异(分二科)  昃一、举眼识

如是眼识正现在前,会遇声、香、味、触境等余境余缘,起异分识。

这是第三科,前面第一科诸触变异,第二科烦恼变异,现在第三科「诸识变异」,先「举眼识」。

「如是眼识,正现在前」,前面烦恼这样子,眼识也是这样子,眼识正在看见一样东西的时候,正现在前的时候。「会遇声、香、味、触、境等余境余缘」,忽然间有个特别的声音出现了,你的眼识就停下来了,耳识又动起来了,或者是香,或者是味,或者触境等余缘,余境界、余因缘出现的时候,就发起异分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就出来了,而意识都是在动的,眼识动,意识就会动,耳识若动,意识也是动的,这是举眼识。第二科「例一切」。

 

昃二、例一切

其余一切,如理应知。

其他的一切,也都是有变化的,我们心里边在苦恼,它也可能会有乐的因缘出来,也是变动的。说我现在很快乐,你不要相信这件事,会有苦恼的因缘来触恼你的,也会变的,这都是无常的境界。

 

日四、结

是名八种变异因缘,一切有色及无色法,所有变异,皆由如是八种因缘。除此更无,若过、若增。

「是名八种变异因缘」,这结束这一段八种变异因缘。「一切有色、及无色法,所有变异,皆由如是八种因缘」,这个有色的,就是地水火风的物质组成的这些有色法,那么,福报大的人,色法好一点,特别强一点,你福报轻,就是差一点。及无色法,就是你内心的思想,思想也是,智慧大的、智慧轻的,或者是无智慧的人,但是,都是凡夫境界,都是有变化的,不能和圣人比的。「所有变异皆由如是八种因缘」而有变异,「除此,更无若过、若增」,除了这八种因缘之外,再没有因缘了,不可能还有超过这八种还有第九种的,或者增加了几分,没有这个事,没有这个事。谁敢说这句话:「除此,更无若过、若增」,这是佛才说这句话!

 

《披寻记》一○九二页:

一切有色及无色法所有变异者:前七因缘,能令诸有色法变异,后一因缘,能令诸无色法变异。总举一切,说有八种,然非无别,如应当知。

「一切有色及无色法所有变异者:前七因缘,能令诸有色法变异,后一因缘,能令诸无色法变异」,就是心法。「总举一切,说有八种,然非无别,如应当知」,这个作者说,也可能还有其他的,八种之外还有其他的,然而那其他的也属于这八种,应该是这样说法。

 

洪二、广(分十五科)  荒一、分位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分位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前边的内分十五种,现在这里「广」说。第一科是「分位所作变异」,分两科,第一科是「征」。

「云何寻思内事分位所作变异无常之性?」这是征。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从少年位乃至老位,诸行相续前后差别,互不相似。

这个内事,就是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分位所作变异无常之性,什么叫做分位所作变异无常之性?「谓由观见」,这个不必听别人说,你自己会看得见的。这个「观见」,「见」就是眼见,「观」是心见,是第六意识,第六意识叫做观,眼叫做见。因为眼识一见的时候,只是一剎那,第六意识就出来了,他就会观了。「或自或他」,或者观察自己,或者观察他人。「从少年位乃至老位」就是分位,是婴孩也包括在少年位了,少年位到青年、壮年位乃至到老年这个阶段。「诸行相续前后差别」,你的眼、耳、鼻、舌、身、意都叫做「行」,是相续下来没有中断,但是前后又不同、有变化。「互不相似」,你老年的时候……,你在婴孩的时候,到少年就不同;少年到壮年的时候,彼此也不一样;乃至老年的时候也不一样,但是彼此是相似的,这是你可以看得见的事情,这是由现见。下面第二科「念无常」。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何以故?此内分位前后变异,现可得故。

「见是事已」,你看见这件事情以后。「便作是念」,你心里面就生起这样的念,生起这样的观察。「如是诸行,其性无常」,这样的色、受、想、行、识,这样的眼、耳、鼻、舌、身、意,这些有为法,他的体性不是决定的,有变化的。「何以故?」什么原因呢?「此内分位前后变异,现可得故」,这个眼、耳、鼻、舌、身、意,由婴孩、由少年,乃至老年这个分位,前后的变化。「现可得故」,从现实上就可以知道的,不须要人说什么理论来证明,不用,就能知道的,这是念无常。

 

荒二、显色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显色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第二科「显色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怎么叫做寻思内事显色所作变异无常之性呢?第二科解「释」,分两科,第一科「由现见」。

 

日一、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有妙色,肌肤鲜泽;后见恶色,肌肤枯槁。复于后时,还见妙色,肌肤鲜泽。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有妙色」,以前,这个颜色就是显色,就是青、黄、赤、白,自然的有妙色,很好,看上去颜色很好。「肌肤鲜泽」,这个肌肉很丰满,皮肤也很鲜洁。「后见恶色」,过了一个时期看见,不是妙色,变成恶色了。「肌肤枯槁」,又不是那么丰满,也不鲜泽了。「复于后时,还见妙色,肌肤鲜泽」,又过一个时期,又看见那个人又是恢复了妙色,肌肤鲜泽又变了。这样说,好的颜色也不决定,坏的颜色也不决定,都是无常的!这是第一科由现见。第二科「念无常」。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更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何以故?此内显色前后变异,现可得故。

现实就可以知道的,现前就可以知道的。下面第三科「形色所作变异」,分两科,第一科「征」。

 

荒三、形色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形色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云何寻思内事的形色所现起的变异无常之性呢?

 

日二、释

谓如说显色,如是形色,由肥瘦故,应知亦尔。

「谓如说显色」,如前面说的青、黄、赤、白、的显色,如是形色也是一样。「由肥瘦故,应知亦尔」,肥,他比较体重重一点;瘦,体重轻一点。肥,是广大一点;瘦,是减少一点了,这是形色有变化。

 

荒四、兴衰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兴衰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这第四科「兴衰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怎么叫做寻思内事的兴衰所作变异无常之性呢?这是征。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时眷属财位,或见悉皆兴盛,后见一切悉皆衰损。复于后时还见兴盛。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时眷属财位」,以前的时候,他的这些可爱的眷属、可爱的财富。「或见悉皆兴盛」,可爱的这些人看上去都很满意,都很快乐,财富也很多,天天的增长、兴盛。「后见一切,悉皆衰损」了,可爱的这一些人,都不是那么兴盛了,可爱的财富也不兴盛了,衰损了。「复于后时还见兴盛」。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更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何以故?兴衰变异,现可得故。

这是念无常。下面第五科「支节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

 

荒五、支节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支节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云何寻思内事支节所作变异无常之性?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是问。下面第二科解「释」,第一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时支节无有缺减;后时观见支节缺减。或王所作,或贼所作,或人所作,或非人作。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时支节无有缺减」,他的眼、耳、鼻、舌、身、意都很圆满,没有缺少。「后时观见支节缺」少了,缺一个耳朵,缺了一件,或者把眼睛破坏了,缺少了。「或王所作,或贼所作」,为什么缺少了呢?国王、国家的法律判定你这样子,或者是土匪来伤害你;「或人所作,或非人所作」的,鬼神来捣乱。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披寻记》一○九三页:

余如前说者:谓如前说前后变异现可得故,是名为余,下皆准知。

 

荒六、劬劳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劬劳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这第六科「劬劳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怎么叫做寻思内事劬劳所作变异无常之性呢?这是问。下面第二科解「释」,第一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身疲劳性、身疲极性,或驰走所作、或跳踊所作、或跳踯所作,或驯骑所作、或作种种迅疾身业。复于余时,见彼远离疲劳疲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身疲劳性」,做什么事情有点疲劳。「身疲极性」,这个疲劳,极疲劳、很辛苦,这是也不同了。「或驰走所作」,或者是你跑路,跑得很快,这令你身体疲劳。「或跳踊所作」,你跳高。「或跳踯所作」,跳踯是向远处跳,你在一处跳高,这个跳踯是向远处跳,向前跳,跳一大步。「或驯骑所作」,就是骑马,上马一跳跳到马身上叫做「驯」。「或作种种迅疾身业」,各式各样很迅速地身体上的作用。「复于余时,见彼远离疲劳疲极」,或者前面你这样做的时候疲劳,等过一个时候又看见没有疲劳,没有疲极,他不做这个事情,他也不疲劳了,也有变化。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更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劬劳,劬就是劳,就是你辛苦了,你的身体也会有变化。

 

荒七、他所损害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他所损害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这是第七科,也是分二科,第一科「征」,第二科解「释」。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他所损害,其身变异。或由刀、杖、鞭、革、皮、绳、矛鞘等坏;或由种种蚊、虻、蛇、蝎,诸恶毒触之所损害。复于余时,见不变异。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他所损害,其身变异」,或者你自己一时的错误,自己伤害了自己,切菜的时候,本来是切菜,忽然切自己手指头了,你自己做的。或他人呢,有什么事情伤害你「其身变异」,你的身体有变化。「或由刀、杖」,这个变异或者是因为刀,对自己的身体有伤害、或者是木杖伤害、或者是鞭、革,用皮做的鞭子,这个鞭伤害你,或者是皮做的绳伤害你,或者是「矛鞘等坏」;这个矛、鞘念ㄑㄧㄠˋ,这是武器,这个武器等破坏自已的身体,或由种种蚊、虻、蛇、蝎,诸恶毒触之所损害。「复于余时,见不变异」,你原来由这些因缘使令自己身体受到伤害,过一个时期呢,他身体什么伤害都没有。「复于余时,见不变异」。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下面第八科「寒热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

 

荒八、寒热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寒热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云何寻思内事寒热所作变异无常之性?这是问。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两科,第一科是「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于正寒时身不舒泰,蜷局战栗;寒冻缠逼,希遇温阳。于正热时,身体舒泰,奋身干语,霢霂流汗,热渴缠逼,希遇清凉。复至寒时,还见如前所说相状。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于正寒冷的时候。「身不舒泰」,这个身体不能舒展,心理不安泰。「蜷局战栗」,就是收缩自己,身体掉动战栗。「寒冻缠逼」,这就是特别寒冷地、冻得你身体这样的苦恼,缠逼你。「希遇温阳」,内心里面希望遇见温和的,或遇见太阳这时候我就会舒服一点。「于正热时,身体」会「舒泰」,「奋身干语,霢霂流汗」,正热的时候,身体是比较舒泰能伸展。「奋身干语」,这个时候身体会动作起来,但是水份渐渐减少,会干,感觉身体干,说话的时候,感觉到不那么润泽。「霢霂流汗」,「霢霂」就是身体流汗像下雨似的,「霢霂流汗」。「热渴缠逼」,身体感觉到热、感觉到渴,有这些苦恼逼迫自己。「希遇清凉」,希望遇见清凉的天气,改变这热的苦恼。「复至寒时,还见如前所说相状」,热完了以后,又遇见寒冷了,又遇见前面的境界了。这是前面的现前,下面第二科「念无常」。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荒九、威仪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威仪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这是第九科,现在是问。第二科解「释」,分两科,第一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行住坐卧随一威仪,或时为损、或时为益。

你行住坐卧的不管那一种威仪,有的时候对你有损害,有的时候对你有利益,比如说你坐久了的时候腿子痛,这个坐就对你有损害,这个时候你改变威仪,我站起来走一走,这个行的威仪对你有利益,但是行的时间久了你也感觉辛苦,坐下来又感觉舒服了,所以说:「行住坐卧随一威仪,或时为损、或时为益」。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荒十、触对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寻思内事触对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这是第十,分两科,第一科「征」。怎么叫做「内事触对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第二科解「释」,又分两科,第一科「由触对」。又分两科,第一科「辨分位」。分两科,第一科「举乐受」。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触对(分二科) 

盈一、辨分位(分二科)  昃一、举乐受

谓由触对顺乐受触,领乐触缘所生乐时,自能了别乐受分位。

这是一种,就是你触对,这个「对」就是「触」,它本身有体质,你碰到他有阻碍叫做「对」,触对。触对什么呢?「顺乐受」的「触」,你触到了呢,你内心里面就领受「乐触」的因缘所生的乐的时候,「自能了别乐受分位」,你自然能知道这乐受的分位,从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了,这是一个时间上的分位。或是乐受的轻重,你会知道这个事情。这是第一科举乐受。第二科「例余受」。

 

昃二、例余受

如能了别乐受分位,如是了别苦受分位,不苦不乐受分位,应知亦尔。

如是了别乐受分位是这样子。如是了别苦受的分位,不苦不乐受的分位,应知也是这样子。这是第一科辨分位。第二科「由了知」。

 

盈二、由了知

彼由了别如是诸受前后变异,是新新性,非故故性,或增或减,暂时而有,率尔现前,寻即变坏。

「彼由了别如是诸受前后变异」,前后是不同的。「是新新性,非故故性」,都是新,剎那剎那的示现,都是新的,不是旧的,前一剎那是新的,后一剎那也是新的,前一剎那不是旧的,后一剎那也不是旧的。「或增、或减,暂时而有」,这些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有的时候是增,有的时候是减。就是乐受很强,叫增,或者是减少的,前几剎那是乐受很强,后几剎那乐受轻了,这就是减。或者是前几剎那乐受是减,后几剎那乐受是增,苦受也是一样。而这些事情呢,是「暂时而有,率尔现前」的,就是因缘的和合,「暂时现前」,有了。「率尔现前」,你不知觉,它出来了。「寻即变坏」,立刻又变化了。它是因缘有的,因缘若变了,因缘所生法非要有变坏不可。

 

月二、念无常

知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知是事已」,这是念无常。「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这是第十科「触对所作变异」。下面是第十一科「杂染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

 

荒十一、杂染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观察内事杂染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云何观察内事杂染所作变异无常之性?问。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两科,第一科是「由了知」。又分三科,第一科「于心有贪或离贪等」。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了知(分三科)  盈一、于心有贪或离贪等

谓能了知先所生起,或有贪心、或离贪心、或有瞋心、或离瞋心。或有痴心、或离痴心。

「谓能了知先所生起,或有贪心、或离贪心」,这个修行人,常常的静坐,常常的观察,这个心就细一点,所以他会了知。「谓能了知先所生起」,就是过去的时候曾经生起,是什么呢?或者是贪心,生起贪心,「或离贪心」,或者有了,或者四念处提起来,有正念提起来,就把这贪心排除出去了,不要了。或者是有瞋心出来了,或者又离了瞋心,就是把正念一提起来,不要有瞋心。把瞋心灭出去了。或者是有痴心、或离痴心。这是一种。

 

盈二、于心染污或不染污

又能了知随一一种诸随烦恼,所染污心。又能了知随一一种诸随烦恼,不染污心。

这是第二科「于心染污或不染污」,其实也就是总说。

这位修行人他又能了知,随种种因缘现起的各式各样的「随烦恼」。「随烦恼」这句话也通于根本烦恼,也通于枝末的烦恼。「所染污心」,这个心本身是无纪的,受烦恼的染污,你随时要知道,这是修行人才能知道,不修行人不知道,不修行人烦恼现起了,向外攀缘去。修行人就反省自己,我现在的心被烦恼污染了,所以这「能了知」表示有修行的意思;也表示你有正念的意思。「又能了知」,这个修行人知道自己的清净心被烦恼污染了,赶快的用奢摩他,或者毗婆奢那来清净自己的心。清净了,你的奢摩他、你的毗婆奢那有力量,就能立刻的把烦恼消除了,使令心恢复清净。所以,「又能了知随一一种诸随烦恼,不染污心」。

这个「不染污心」有两种:一个是已经现起了染污心,你能够用奢摩他、毗婆奢那把它消灭了,这是一种染污,一种办法。第二种,有这个贪烦恼的因缘,来触动你、引诱你生贪心,但是你心不动,心里不生贪心。这个瞋烦恼的因缘出现了,有人轻视你,或者是发出来语言,或者什么行动,来苦恼你,而你心不动,我不生瞋心。你叫我生瞋心,我偏不起瞋心。当然你要有奢摩他、毗婆奢那的力量。当然这修行人,不管遇见什么境界,也不管对方是什么居心,你本身认为这都是考验,我就是心不动。我就不动贪心、也不动瞋心,就是心不动,这又是一种。当然这个修行的程度的深浅,而外面的境界也有大小的不同,也有轻重的不同。你从这里,时时的就知道,我今天有进步了,若我昨天这个境界,我一定要动心的,今天我不动,这表示你有进步了。但是后天、大后天又动心了,那你就是又退了。就时时的会知道反省自己,是进步了,是退步了,就是会有这种感觉。若是你不用功修行、你不静坐,不知道这件事。事情过去了,心里还盘算着,他搞我,我也要搞他,就是心里想这些事情。有修行的不管这些事情,你怎样搞我,我只保护内心的清净,我不搞你。你触恼我,我不触恼你。所以有没有修行,一看就知道了,就从日常生活上就知道了。

 

盈三、于心趣入变坏或不变坏

又能了知彼心相续,由诸烦恼及随烦恼,于前后位,趣入变坏不变坏性。

这是第三科「于心趣入变坏不变坏」。

「又能了知彼心相续」,这一位修行人,他还能了知他的内心的相续,这个心是剎那剎那地相续下来的、不中断的。「由诸烦恼、及随烦恼,于前后位,趣入变坏不变坏性」,这个内心的相续,剎那剎那的变化,但是是相续不断的。这相续不断的心,它随时有种种的因缘来触动它,来冲击它的。「由诸烦恼、及随烦恼」,由是各式各样的重的烦恼,各式各样的轻微的烦恼来冲击你,有时候瞋烦恼,有时候爱烦恼冲击你。「于前后位,趣入变坏不变坏性」,于前位,以前就是过去,过去的时候我没有修行,这个烦恼不管是轻微的烦恼,是严重的烦恼,冲击我,我心随境转,我心里面就变坏了,就是不能保护这个清净心,被破坏了,烦恼一来就把我这清净心破坏了,就是「趣入变坏」。

「于后位」,但是我出家了,我学习《瑜伽师地论》修四念住的时候,常常修奢摩他、毗婆奢那,我内心里面有多少道力,你这个烦恼来了,不管是轻的、是重的,我这个心不被你破坏,不被你染污,我的心不变。我不随你的舌头转,你叫我欢喜,我就偏……心里也不动,你叫我愤怒,我也不动。「不变坏性」,后来的时候经过了有修行了,我心里不动。这样时时的用止观来调心,才能有这样的境界。你不用止观调心,那有这回事?一直的就是「趣入变坏」,而不能趣入「不变坏」,不能的,没有这个力量。你稍为的一点失掉了正念,就会…你的身口意就不对了。所以是说个笑话,没有戏唱了。就会说一些笑话,或者是逗别人乐,或是怎么的,然后这心越来越……分别心越来越多,若是忽然间能觉悟了,能收回来的话还好一点,如果不知道收回来呢,本来最初是好心,没有说是起烦恼,最后说笑话,不是说笑话,但是真话说了,大家就互相吵起来了。现在这就是「入变坏不变坏」,这就看你有修行、没有修行的意思。第二科是「念无常」。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何以故?心由杂染所作变异,现可得故。

第二科是「念无常」。「见是事已」,你看见这样事情,是看见别人事情、看见自己事情,「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这是无常的。「何以故?心由杂染所作变异,现可得故」,这个心被这个污染的事情,你心做不得主。这个污染的事情使令你心里有变化,你不能自主了,这是从事实上可以知道的。

 

荒十二、疾病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观察内事疾病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这是第十二科「疾病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就是问。怎么样观察内事的疾病所现起的变异无常之性呢?下面第二科解释。解「释」里面分二科,第一科是「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无疾病安乐强盛;后时观见或自或他,遭重病苦,触对猛利身诸苦受;如前广说。复于余时,还见无病,安乐强盛。

「谓由观见或自或他,先无疾病安乐强盛」,看见自己或是看见他人,他以前没有病,心情安乐,身体健康,这样子。「后时观见或自、或他,遭重病苦」,遇见很严重的病苦。「触对猛利身诸苦受」,你内里面的心,触对猛利的、很多的苦恼,你内心与苦相接触。「如前广说」,前面已经说过,各式各样的苦恼。我们没有修行的人,你遇见了苦,你没有办法解脱的,就被这个苦来扰乱你,只有受着。有修行的人,你有奢摩他、毗钵舍那观呢,能破坏这个所缘境,破坏所缘境,就到那个无一切相的境界去了,你心就到那地方去,就没有苦了。所以表面上还有病,有很多苦,但是心里不苦。但是你这个心,从那离一切相的境界又回到一切相这里来,还是苦,除非是病好了,不然的话,就是这样子。「复于余时」,又经过多少时间以后。「还见无病」,又看见这个人又没有病了,内心情安乐,身体强盛,又健康起来了,这样子。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这个《披寻记》上说是陵本三十四卷一页。这是如前广说。

 

《披寻记》一○九五页:

如前广说者:谓如前说:或彼男女,自遭重病,命终殒殁,(陵本三十四卷一页)是名广说应知。

「如前广说者:谓如前说:或彼男女,自遭重病,命终殒殁」,现在就是三十四卷,一页。「是名广说应知」。

前面是第十二科,下面是第十三科「终殁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

 

荒十三、终殁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观察内事终殁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云何观察内事终殁所作变异无常之性」呢?「谓由观见」,这以下解「释」,分二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今时存活,安住支持。

我看见现在这个时候,生命的存在很活泼的、很正常的。「安住支持」,生理和心理都是安乐地居住,四大地水火风互相支持而不互相破坏。

 

复于余时,观见死没;唯有尸骸,空无心识。

「复于余时,观见死没」,过了多少时间呢,看见这个人死掉了,「唯有尸骸」了,只有个尸体了。「空无心识」,那里面没有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了,变成个无情物了。下面第二科「念无常」。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这是第十四科「青瘀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是「征」。

 

荒十四、青瘀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观察内青瘀等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怎么样观察呢?这是征。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死已尸骸,或于一时至青瘀位,或于一时至脓烂位,如是乃至骨锁之位。

「谓由观见死已尸骸」,看见这个死亡了的以后,他那个尸体,「或于一时至青瘀位」,当然也要多少经过一点时间,身体青瘀了,「或于一时至脓烂位」,脓烂了。「如是乃至骨锁之位」,前面说过。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余如前说。

这是第十四科。现在第十五科「一切不现尽灭所作变异」,分二科,第一科「征」。

 

荒十五、一切不现尽灭所作变异(分二科)  日一、征

云何观察内事一切不现尽灭所作变异无常之性?

这是征。下面第二科解「释」,分二科,第一科「由现见」。

 

日二、释(分二科)  月一、由现见

谓由观见彼于余时,此骨锁位亦复不现,皆悉败坏离散磨灭;遍一切种,眼不复见。

「谓由观见彼于余时,此骨锁位亦复不现」,就是这位在奢摩他里面修观的这个人,他内心里这样思惟,观见彼那个人在其它的时间内,那个尸体在其它的时间内,「此骨锁位亦复不现」,也不见了。「皆悉败坏离散磨灭」,那个骨锁,一节一节的骨头,连接在一起,败坏了,不连接了。「离散磨灭」,彼此分离了,分离了以后呢,也磨灭了。「遍一切种,眼不复见」,所有的、大的、小的、白的、黑的,一切种,眼睛都看不见了。

 

月二、念无常

见是事已,便作是念:如是诸行,其性无常。何以故?如是色相数数改转,前后变异,现可得故。

 

《披寻记》一○九五页:

皆悉败坏离散磨灭者:抉择分说:若终没已,埋于地故,或火烧故,或为种种傍生诸虫所食啖故,或即于彼为诸风日所暴燥故,皆是散坏磨灭法性,当知此类是无常性。昔会今乖,名为离散。散已变坏,最后都尽,名为磨灭。(陵本六十七卷十二页)其义应知。

「皆悉败坏离散磨灭者:抉择分说」,我们现在是〈本地分〉,这个〈抉择分〉就是解释〈本地分〉的。「若终没已,埋于地故」,埋在地里头,当然就看不见了。「或火烧故,或为种种傍生诸虫所食啖故,或即于彼为诸风日所暴燥故,皆是散坏磨灭法性,当知此类是无常性。昔会今乖,名为离散」,以前是聚会合会在一起,现在分离了,所以叫作离散。「散已变坏,最后都尽,名为磨灭。(陵本六十七卷十二页)其义应知。」

 

宙三、结

如是且由现见增上作意力故;十五种行,观察内事种种变异无常之性。

「如是且由现见增上作意力故」,这是结束这一段,前面这一共是十五科。姑且由我们现见的境界「增上作意力故」,就是你在奢摩他里面修毗钵舍那观的增上作意力故。「十五种行,观察内事种种变异无常之性」,观察。

 

宇二、外事(分三科)  宙一、标

观察是已;复更观察十六外事种种变异无常之性。

「观察是已」,这是第二科「外事」,分三科,第一科是「标」。观察内事种种变异无常之性是结束了。「观察是已;复更观察十六外事种种变异无常之性」,前面十五种是内事,这以下是十六种外事,也要再观察的。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三 (6)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四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五 (3)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三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五 (7)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七 (3)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三 (15)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九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三 (7)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 (13)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八 (9)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