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九 (5)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942

卯十七、真实牟尼(分二科)  辰一、举颂言

住戏论皆无,逾墙堑离爱,牟尼游世间,天人不能识。

这是第十七科「真实牟尼」,分两科,第一科「举颂言」,第二科「长行」解「释」。分两科,第一科「别释颂」。又分两科,第一科是「愚夫摄」。又分两科,第一科「出轻毁」。

 

辰二、长行释(分二科)  巳一、别释颂(分二科) 

午一、愚夫摄(分二科)  未一、出轻毁

此颂所明,谓阿罗汉苾刍永离贪爱,由四种相,于恶魔怨一切愚夫所系属主,解脱自在,随意游行空闲聚落。

「此颂所明」,前面这四句颂,所说明的道理是什么呢?「谓阿罗汉苾刍永离贪爱」,这四句颂是赞叹阿罗汉这位大比丘,这位圣者,「永离贪爱」,永久的远离了贪爱的染污心。「由四种相,于恶魔怨一切愚夫所系属主,解脱自在」,由四种相貌表示阿罗汉于恶魔怨解脱自在了,他解脱了恶魔的怨。恶魔以佛法为怨,所以叫做「恶魔怨」。恶魔怨是什么呢?「一切愚夫所系属主」,恶魔是凡夫的主人,凡夫以魔为主,凡夫是系属于魔王的,魔王为他作主,凡夫不能自己作主的,所以叫做「系属主」。阿罗汉由四种相,于恶魔怨解脱自在了,解脱了魔王的系缚,他能够自主了,所以叫做「自在」。「随意游行空闲聚落」,阿罗汉随自己的意思,他可以游行于空闲的地方,也可以游行于聚落的地方。

 

《披寻记》六八九页:

由四种相等者:谓离识住,及离戏论,逾欲爱墙,逾无明堑,是名四相。由此不为魔怨之所驱役,是名解脱自在。言魔怨者,略有四种:谓蕴魔、烦恼魔、死魔、天魔,如〈声闻地〉释。(陵本二十九卷二十一页)如是魔怨,一切愚夫之所系属,故得主名,愚夫是彼所驱役故。

「由四种相等者:谓离识住」,这是一种相;「及离戏论」,这又一种相。第一句「住」,就是四识住没有了,「戏论」也没有了。「逾欲爱墙」,第二句颂「逾墙」,这个「墙」是譬喻什么呢?就是譬喻人的这个欲爱心。但是阿罗汉超越这道墙了,从这道墙跳过去了。「逾无明堑」,这个「堑」就是城墙外边有一道很深的沟,叫做「堑」。这个「堑」譬喻什么呢?譬喻无明的。阿罗汉也超越了这个无明的「堑」。「是名四相」,这「四相」就是这四个,一个是「住」,一个「戏论」,一个「墙」,一个是「堑」,这四个相都超越了。

「由此不为魔怨之所驱役」,这个「魔怨」不能够控制阿罗汉,不能够来驱役,来调弄阿罗汉的。「是名解脱自在。言魔怨者,略有四种:谓蕴魔」,就是色受想行识,这五蕴魔,当然这是有烦恼的蕴,是「烦恼魔、死魔、天魔」,就是这四种魔,「如〈声闻地〉释(陵本二十九卷二十一页)如是魔怨,一切愚夫之所系属」,都系属这个魔怨,「故得主名」,所以魔是主,「愚夫是彼所驱役故」。

 

有诸愚夫,遇见如是真阿罗汉,于最究竟自在游行,不如实知,便于二处妄生轻毁:云何此善男子弃舍自属养命珍财,乃求属他资身众具?何故弃舍生天方便,苦勤精进求有断灭?

「有诸愚夫,遇见如是真阿罗汉,于最究竟自在游行,不如实知」,这是「出轻毁」。「有诸愚夫」,就是有很多的凡夫,遇见了这样的真阿罗汉,「于最究竟自在游行」,阿罗汉能够究竟的自在游行于世间,「不如实知」,凡夫遇见了这样的圣人,并不认识他。「便于二处妄生轻毁」,凡夫在两个地方,就是错误的轻毁阿罗汉。那两个地方呢?第一个地方,「云何此善男子弃舍自属养命珍财」?为什么这个善男子他弃舍了,他不要了,属于他自己的保养他生命的珍财,他不要了,弃舍了。「乃求属他资身众具」,他弃舍了,但是他的生命还是要维持的,怎么样维持呢?就是向别的人,属于别人资养生命的众具去乞求,向别人乞求生命所需。「何故弃舍生天方便,苦勤精进求有断灭?」这是第二个,什么理由弃舍了生天的方便道?生天的方便道他弃舍了,「苦勤精进」,这个「勤精进」是很辛苦的事情,而这位圣人就是努力的做这件事,不怕苦,他努力的「求有断灭」,希望这个色受想行识,能够不再继续下去了,他欢喜做这件事。这是在这两件事上,来轻毁阿罗汉。

 

未二、显难识(分二科)  申一、人

是诸愚夫见生天上有胜功德,见处居家有多财产,故于牟尼妄生轻忽。

前面是「出轻毁」,这是第二科「显难识」,阿罗汉有什么地方不容易认识呢?分两科,第一科是「人」。

「是诸愚夫见生天上有胜功德」,他们看见生到天上去,有殊胜五欲的享受,那是最有意义的事情;「见处居家有多财产」,如果是不生天在人间,这个居家的生活有很多的财富,那也是很好。「故于牟尼妄生轻忽」,所以对于圣人就虚妄的轻视他,「妄生轻忽」,就是轻视他,认为这个人没有智慧。

 

申二、天

彼所事天,于此牟尼广大功德尚不能了,况能事者而能识知。

这第二科是「天」。「彼所事天」,那个愚夫所侍奉、所恭敬的天神,「于此牟尼」,于此圣人「广大」的「功德」境界,尚且都不能明白,「况能事者」,何况能侍奉天的人而能够认识他呢?更不能认识了。

这是「难识」,一个「轻毁」,一个「难识」,合起来就是凡夫的境界。下面第二科是「牟尼摄」,分两科,第一科是「征」。

 

午二、牟尼摄(分二科)  未一、征

云何离爱诸阿罗汉由四种相,于恶魔怨一切愚夫所系属主,解脱自在?

这是先问,什么原因远「离」了三界「爱」欲的「诸阿罗汉」,「由四种相」貌,「于恶魔怨」解脱自在呢?「一切愚夫所系属主,解脱自在」。

 

未二、释(分四科)  申一、离四识住

谓诸愚夫由四识住,为魔怨主之所驱役,令生死中往还五趣,非阿罗汉。

  这下面第二科解「释」,分四科,第一科「离四识住」。

「谓诸愚夫由四识住」,由于四种境界,「为魔怨主之所驱役」,愚夫由四识住为魔怨主所驱使,听他的招呼。「令生死中往还五趣,非阿罗汉」,魔怨主驱使一切的愚夫,使令这些愚夫在生死里边往还五趣,在五趣里边走来走去。「非阿罗汉」,阿罗汉不会这样听魔王的招呼,在生死里流转了。

 

《披寻记》六八九页:

谓诸愚夫由四识住等者:色受想行,名四识住,由彼识蕴于此住故。谓诸异生补特伽罗未得厌离对治喜爱,由所润识能取能满当来内身,由此展转能取能满不能弃舍诸异生性,以于内身能取能满故,于流转中相续决定,是名为住。如〈决择分〉说。(陵本五十四卷二页)此中愚夫,谓即异生。往还五趣,谓即流转相续决定。

「谓诸愚夫由四识住等者」,什么叫做四识住呢?「色受想行,名四识住」,这四个法,五蕴里边色受想行这四个法,叫「四识住」。什么理由呢?「由彼识蕴于此住故」,由彼愚夫的识蕴在色受想行上活动,不能超越这四种境界,爱着这四种境界,所以叫做「住」。下面解释「谓诸异生补特伽罗未得厌离对治喜爱,由所润识能取能满当来内身」,「谓诸异生补特伽罗」,这种愚夫,未得「厌离」喜爱,未得「对治」喜爱。这个「喜爱」就是对于欲的喜爱,这个凡夫他也没能「厌离」这个欲的喜爱,也没能够修戒定慧来「对治」这个欲的喜爱。因为没能厌离,没能够对治,所以他这个欲的喜爱一直在活动。这样活动的结果是怎么样呢?

「由所润识能取能满当来内身」,你这个色受想行四识住,常常在那上爱着的关系,你这个爱着烦恼的活动,就造了很多的业,这个烦恼和业都熏习在识里边了,所以识里边所蕴藏的业和烦恼有力量。「能取能满当来内身」,这个「能取」就是引业,「能满」就是满业,或者说能取是总业,能满是别业。譬如说你造的这个业力,它能够在六道里边给你一个人的果报,这个就是叫做总业,或者叫做引业。这个满业呢?就是在人的果报上能给你寿命很长,给你身体很健康,你的智慧也很大,你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很圆满,都令你满意,那这就是满业;或者给你寿命也不长,智慧也不高,身体也不健康,很多很多的苦恼,这也是满业,各式各样的满业。有的人身体不健康,给你一个身体不健康,但是智慧很高,寿命很长,叫你受苦,这也是满业,这个满业是各式各样的。所以「由所润识」,就是识在色受想行上活动,活动的这些力量,又熏习在识里边,叫「所润识」。这个熏习的力量,「能取」当来的内身,「能满」当来的内身。「内身」对外身说,对外身说内身。

「由此展转能取能满不能弃舍诸异生性」,由此展转得到了一个果报,还继续的在熏习,又得果报,得果报又是继续的熏习,就是没有个完。所以就展转的「能取能满」,而不会弃舍这个苦恼的果报。「不能弃舍诸异生性」,「诸异生性」,就是我我所、贪瞋痴这几件事,不能弃舍这些东西。「以于内身能取能满故,于流转中相续决定」,你有这个能取能满的力量,所以在生死流转里边相续不断的这件事,是决定了,不容易改变的。「是名为住」,这个四识住的「住」,就这么讲,这样的意思。「如〈决择分〉说(陵本五十四卷二页)此中愚夫,谓即异生」,愚夫就是生死凡夫;「往还五趣,谓即流转相续决定」。

 

申二、超诸恶见

又诸愚夫如由重过,为魔怨主之所驱役。谓或增益,或复损减,诸恶见故,发起种种执刀杖等恶不善法,堕诸戏论,生诸恶趣;令造种种诸恶业缘,非阿罗汉。

第二科是「超诸恶见」,前面这阿罗汉能远离这四识住,现在第二科阿罗汉能超越这一切的邪知邪见。

「又诸愚夫如由重过」,举一个例子来说,如这个愚夫由于有重大的过失,「为魔怨主之所驱」使,所驱役。「谓或增益」,这个重过是什么呢?谓或者是「增益」的邪知见,或者是「损减」的邪知见,有增、有减,「诸恶见故」,很多有罪恶的思想。「发起种种」,由这样的恶见,他发动了种种的「执刀杖等恶不善法」,拿着刀、拿着杖、拿着枪,去造作种种罪恶的事情。「堕诸戏论,生诸恶趣」,那个众生自己感觉到我的权利很大,其实就是堕落在虚妄分别里边了,结果他将来是生到三恶道里边去受苦了。「令造种种诸恶业缘,非阿罗汉」,他有这么多的恶知见,使令他造作了很多很多的罪过,以此为因缘在六道里面,生到恶趣里面受苦。这件事只有愚夫,而不是阿罗汉会做这件事的,阿罗汉是超越了诸恶见。

 

《披寻记》六九○页:

谓或增益或复损减诸恶见故等者:谓于无常常倒,于苦乐倒,于不净净倒,于无我我倒,名增益见。谓无施与等诸邪见行,名损减见。由是起邪分别,能引无义,不能引义,名堕戏论。余相易知。

「谓或增益或复损减诸恶见故等者:谓于无常常倒,于苦乐倒」,这色受想行识是剎那剎那变坏的,是无常的,但是认为是常住的,认为前一剎那、后一剎那是一样的。我昨天看见你,今天又看见你了,那就是常见。「于苦乐倒」,这个色受想行识是苦恼,而认为是快乐的,这也是颠倒。「于不净」而认为是「净」,这也是颠倒。于「无我我倒」,没有我而执着有我,这也是颠倒,「名增益见」,这叫做增益见。没有常、乐、我、净,你虚妄分别的增加上常、乐、我、净,所以是增益的恶见。

「谓无施与等诸邪见行,名损减见」,「谓无施与」,就是没有善,作善没有善报,作恶没有恶报,作善是有善报,作恶是有恶报的,但是他认为没有报,就是减,所以那叫做「减」。「诸邪见行」,叫做「损减」的恶知见。「由是起邪分别,能引无义」,由于他有这样的恶知见,而生起的邪分别,「能引无义」,能引发出来种种罪过的事情,叫做「无义」。「不能引义」,不能引出种种功德的事情,有意义的事情不能引出来。「名堕戏论」,「堕戏论」这么讲。「能引无义,不能引义」,这就叫做「戏论」。「余相亦知」。

 

申三、逾欲爱墙

又诸愚夫如由中过,为魔怨主之所驱役,令处欲爱系缚垣墙,不能出离欲界生苦,非阿罗汉。

这是第三科「逾欲爱墙」。「又诸愚夫」,还有一种有一道墙,就是「如由中过」,不是那个重大的罪过,「中」等的过失。什么中等的过失呢?「为魔怨主之所驱役」,这个魔王「魔怨主」来驱使他。「令处欲爱系缚垣墙」,使令这个众生困在这个欲爱的系缚里边,就像一道墙,他不能过去,在这墙里边。这就是在欲界人天的境界里边,他没有造这个三恶道的罪过,这样说三恶道是重过,现在他还不造三恶道的罪过,就是人天的境界,也还是能修多少善法的。「不能出离欲界生苦」,这个欲界爱所生苦,他不能够跳出去。「非阿罗汉」,阿罗汉不是这样,阿罗汉是超过去了。

 

申四、逾无明堑

又诸愚夫如由轻过,为魔怨主之所驱役,令生色界及无色界,无明深堑周匝围绕,闭在生死众苦牢狱,于生等苦不得出离,非阿罗汉。

「又诸愚夫」还有问题,这是第四科「逾无明堑」。「如由轻过」,如这个愚夫由于有轻微的过失,有这个过失,「为魔怨主之所驱役」,你有这样的问题,魔怨主就会控制你。「令生色界及无色界」,就是修禅定,四禅你修成功了,魔怨主能令你往生到色界天去;你四空定修成功了,魔怨主能令你生到无色界天。

「无明深堑周匝围绕」,你生到色界天,生到无色界天,你还是没能出离魔王的势力范围。什么呢?就是无明,就是你不知道诸法因缘生,无我、无我所的道理。这个很深的沟,「周匝围绕」的这道墙,围绕这个城,就是众生生到色界天、无色界天,还是有无明围绕着你,你还没能超越这个无明的境界,还不知道是无我的。「闭在生死众苦牢狱」,或者说你不管是三恶道也好,你在欲界的人天也好,你生到色界天、无色界天也好,都是关闭在生死众多苦恼的牢狱里边。「于生等苦不得出离」,生、老、病、死,乃至到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乃至到五取蕴苦,你不能解脱,都是为无明所周匝围绕,这样的境界就是愚夫,而不是阿罗汉,阿罗汉是从这个境界里面跳出去了。

 

巳二、略辨义(分三科)  午一、标

复次今当略辩上所说义。

前边这四种相,完全说出来了,说阿罗汉超越这个境界。这下面「略辨义」,分三科,第一科是「标」。「复次今当略辩上」面所说的「义」,这是「标」。下边第二科解「释」。

 

午二、释

谓薄伽梵此中略示,一切愚夫羞不应羞,应羞不羞;于不应怖而生怖见,于应怖中生无怖见。

「谓薄伽梵此中略示,一切愚夫羞不应羞」,羞耻不应该羞耻的事情;「应羞不羞」,应该羞耻而又不知道羞耻,这是第二个事。「于不应怖而生怖」的知「见」;「于应」该恐「怖」里边,「生无怖见」,他不恐怖。有这四样事,这里边薄伽梵就显示这四种事。

 

午三、结

当知是名此中略义。

 

《披寻记》六九○页:

一切愚夫羞不应羞等者:谓求属他资生众具,是不应羞;不舍自属养命珍财,是即应羞。苦勤精进求有断灭,是不应怖;为魔怨主之驱役,是即应怖。若于此四生颠倒见,是名愚夫。

「一切愚夫羞不应羞等者:谓求属他资生众具,是不应羞」,就是乞食的生活这件事,是很高尚的事情,不应该认为这是羞耻,而他认为是羞耻的。「不舍自属养命珍财,是即应羞」,不能弃舍自己所有权的养命珍财,你不肯弃舍是即应该羞耻的。「苦勤精进求有断灭」,这件事是不应恐怖的,对无我义有恐怖,这是不对的,不应该恐怖。「为魔怨主之所驱役」,是应该恐怖的。「若于此四生颠倒见,是名愚夫」,不应羞而羞,应羞而不羞;不应怖而怖,应怖而不怖,这就是颠倒见,这是此中的略义。

 

卯十八、蠲除四轭(分二科)  辰一、举颂言

若有熏除诸寻思 于内无余离分别 超过碍着诸色想 四轭蠲除不往生

这是第十八科,一共二十七科,现在第十八科「蠲除四轭」。分两科,第一科是「举颂言」,第二科是「长行」解「释」。

 

辰二、长行释(分二科)  巳一、别释颂(分二科) 

午一、举有学(分四科)  未一、释颂第一句

此颂所明,谓如有一,已入有学位,未离欲界欲,依初静虑,熏除欲界诸恶寻思。

这底下「长行」解「释」,分两科,第一科「别释颂」。又分两科,第一科是「举有学」。分四科,第一科是「释颂第一句」,解释颂的第一句,「若有熏除诸寻思」,这是第一句。

「此颂所明,谓如有一」个人,「已入有学位」,他的修行已经得了圣道,到了初果、二果的程度了。「未离欲界欲」,虽然是圣人,但是欲界的欲还没能够远离,还有欲。那么这个人怎么办法呢?「依初静虑,熏除欲界诸恶寻思」,他就得依据初静虑的这个方法,「熏除」就是等于破除欲界的诸恶寻思,要这样办,第一句就是这个意思。「若有熏除诸寻思」,是指有学的初果、二果说的。

 

《披寻记》六九一页:

熏除欲界诸恶寻思者:谓欲、恚、害不善寻伺,名恶寻伺,由此能令堕恶趣故。

「熏除欲界诸恶寻思者:谓欲、恚、害不善寻伺,名恶寻伺」,欲界的恶寻思是什么呢?就是「欲」寻伺、「恚」寻伺、「害」寻伺,这三种寻伺,这三种虚妄分别,是不善的寻伺。因为什么叫不善寻伺,叫「恶寻伺」呢?「由此能令堕恶趣故」,你有这样的寻伺,就能使令你堕落三恶道去,所以叫做恶寻伺。你依据初禅的善寻伺,就能破除去诸恶寻伺,初禅的善寻伺有出离寻伺,就是从欲里面跳出来,那就是修不净观了,还有无恚寻伺、无害寻伺,三种寻伺是善寻伺。

 

未二、释颂第二句

依第二静虑,内等清净心一趣性,初静虑地所有分别无余永离,无复分别。

这是第二科「释颂第二句」,这是「于内无余离分别」这句。

「依第二静虑」,就是这个已经入有学位的这个人,他能够依初静虑的善寻伺,破除去欲界的恶寻伺,那这个人得三果了。「依第二静虑」,那他应该怎么修行呢?他就依止第二静虑,「内等清净」,这个「内等清净」就是第二静虑的境界;「心一趣性」,就是心住一境,这样的情形。「初静虑地所有分别无余永离」,初静虑就是寻伺,出离寻伺、无恚寻伺、无害寻伺这些分别,「无余永离」,就把这个分别,也没有剩余的完全远离了。「无复分别」,不再会有出离的寻伺,无恚寻、无害寻没有了。那么这就叫做「于内无余离分别」。

 

《披寻记》六九一页:

内等清净心一趣性等者:《显扬论》说:内等净者,谓为对治寻伺故,摄念正知,于自内体其心舍住,远离寻伺尘浊法故,名内等净。心定一趣者,谓如是入时多相续住,诸寻伺法恒不现行。(显扬二卷六页)由内等净,说初静虑地所有分别无余永离;由心一趣,说无复分别,其义应知。

「内等清净心一趣性等者:《显扬论》」,这上面引《显扬圣教论》解释这个「内等净」。内等清净这句话怎么讲呢?「谓为对治寻伺故」,就是这位修初禅成功的人,他又不高兴初禅的寻伺,他就为对治寻伺故,「摄念正知」,就把自己的心念收摄住,不再去生起出离寻伺、无恚寻伺、无害寻伺,不再生起这样的分别心。「摄念」,收摄他的正念;「正知」,如果忽然间又有这样的寻伺,马上就知道要把它排除去。「于自内体其心舍住」,在自己的内心里边,他的心是「舍住」,就是弃舍了出离寻伺、无恚寻伺、无害寻伺,弃舍了这几种分别,而后心里面无分别住,这是「其心舍住」。「远离寻伺」,远离初禅的善寻伺。「尘浊法故」,住在二禅的人,认为初禅的善寻伺也是染污法,本来对治欲界的恶寻伺,初禅的三种寻伺是善法,但是站在二禅的立场来说,那三种善寻伺还是不清净的。「远离寻伺,尘浊法故」,远离那个染污法,「名内等净」,这叫做「内等净」,是这样意思。就是「摄念正知,于自内体其心舍住」,这就叫做「内等」;「远离寻伺,尘浊法故」就是「内净」。

「心定一趣者,谓如是入时多相续住」,进入了二禅以上,这无寻无伺住的时候,「多相续住」,这很长的剎那剎那相续下去寂静住。「诸寻伺法恒不现行」,初禅的善寻伺法,这个时候「恒不现行」,长时期的不现行,不活动了。「(显扬二卷六页)由内等净,说初净虑地所有分别无余永离;由心一趣,说无复分别,其义应知」,这样意思。

 

未三、释颂第三句(分二科)  申一、超碍着

依第三静虑,超过第二静虑地诸喜碍着;依第四静虑,超过第三静虑地诸乐碍着。

这是第三科解释颂的第三句,「超过碍着诸色想」这句话,解释这一句。

「依第三静虑」,成就第二禅的人,长时期在二禅里边入定,他又不高兴这二禅里边的境界,那他就要进一步修这个三禅的法门。依据第三禅的静虑,「超过第二静虑地诸喜碍着」,第二静虑里边有喜,常常的喜,就是不高兴这个喜,认为它是个障碍,现在就是要弃舍二禅这个喜,就是超过第二静虑地的诸喜碍着。因为你得到第二静虑的时候,心里面有很强烈的欢喜心,认为它是个障碍,也是个执着,现在要超越这件事。「依第四静虑,超过第三静虑诸乐碍着」,超越了第二静虑之后,就有强大的乐受,乐受时间久了,也不高兴,那么就依据第四静虑的功夫,超过第三静虑地众乐的碍着,这乐不要,呵斥它,那么乐就不显现了。

 

申二、超色想

依无色定,超过一切所有色想。

这是第二科「超色想」,第一科是「超碍着」,现在第二科「超色想」。

「依无色定」,这个人成就了色界第四禅很好了,但是久了,也就感觉到不满意,不满意那怎么办呢?就是去修无色界的四空定,四空定里边第一个是空无边处定,这是无色定,「超过一切所有色想」,超越这个色界四禅的有想。成就色界四禅的人,虽然是超过了欲界的欲,但是他对于色还是有执着,所以他这个生命体上有广大圆满庄严的身相,现在要超过这个境界,就是观色是空的,这样子。

 

未四、释颂第四句(分四科)  申一、标

如是渐次因依诸定,乃至有顶,若定若生,蠲除四轭。

这是第四科「释颂第四句」,「四轭蠲除不往生」,第一科是「标」。

「如是渐次」,这位有学的圣者,他按照这个次第的办法,他就逐渐的从初禅远离欲界,由二禅远离初禅,由三禅远离二禅,由四禅远离三禅,乃至空无边处定远离第四静虑。这「渐次」就是前后深浅的次第,渐渐的「因依诸定,乃至有顶,若定若生」。「乃至有顶」,就是非非想定。「若定若生」,就是你先修学禅定成功了,得了定,寿命死掉了以后,就生到那个天上去,叫做「生」。「蠲除四轭」,或者是定,或者是生,就是破除去这四种境界,你成就了这四种境界,就为这四种境界所困,所以叫做「轭」。现在进一步的修学一些方法,就能次第的破除去这个轭,它不再苦恼你。

 

申二、征

何等为四?

第二科「征」,第三科是「列」。

 

申三、列

一、蠲除染污寻思轭,二、蠲除不染污寻思轭,三、蠲除喜乐系缚轭,四、蠲除一切色想轭。

「一、蠲除染污寻思轭」,这是欲界的染污寻思,你初禅没成就的人,这个染污的寻思轭住你,苦恼你,你跳不出来。「二、蠲除不染污寻思轭」,第二个方法就是破除去初禅所成就的三种清净寻思,出离寻思、无恚寻思、无害寻思,这三种是不染污的,就是对这个欲界来说是不染污的,现在成就了二禅以上的境界,就破除去初禅的不染污寻思轭。「三、蠲除喜乐系缚轭」,就是成就第四禅的时候,就破除去初禅、二禅、三禅被喜乐系缚的苦轭。「四、蠲除一切色想轭」,就是修无色界的四空定,能破除去色界的禅,破除一切色想缚。

 

《披寻记》六九一页:

蠲除染污寻伺轭者:欲恶寻思,故名染污。初静虑地出离寻、无恚寻、无害寻等,能治二种杂染,名不染污。

「蠲除染污寻伺轭者:欲恶寻思,故名染污。」欲界的三种寻思,当然是染污的。「初静虑地出离寻、无恚寻、无害寻」,这三种「能治二种杂染,名不染污」,初禅的静虑地,出离的寻思、无恚寻思、无害寻思等,就是能远离二种杂染;应该是三种,就是欲寻思、恚寻思、害寻思三种杂染,所以它本身叫做「不染污」了。

 

申四、释

由此因缘,于诸下地不复往生。

这第四科解「释」,前面是「征」、是「列」,这是解释。

由于这位有学的圣者,展转的这样用功修行,向上面进步,对于下边的诸地,欲界五趣杂居地,初禅、二禅、三禅、四禅,乃至非非想天,空无边处地、识无边处地、无所有处地,「诸下地不复往生」,他若离开了以后,他就不会再去了,这是说圣者是这样子。现在下边第二科「简异生」。

 

午二、简异生

当知异生虽到有顶,若定若生,犹为四轭所系缚故,于诸下地还复往生。

「当知异生虽到有顶,若定若生,犹为四轭所系缚故」,若不是圣人,他是凡夫的话,「虽到有顶」,虽然很努力的修行,达到了无色界的非非想天,这么高了。或者是「定」,或者是「生」,「犹为四轭」,虽然达到有顶天了,但是他还为四种轭所系缚,他还没能究竟的远离,只是一时的调伏,并不是真实的远离了。结果呢?「于诸下地还复往生」,所以他对于下面的欲界,下面的色界天,他还是要去的。

 

巳二、略辨义(分三科)  午一、标

复次今当略辩上所说义。

这是「略辨义」,分三科,第一科「标」,第二科解「释」。

 

午二、释

谓薄伽梵此中略示,到有边际有学、异生二种差别。

这个颂是说什么事情呢?「谓薄伽梵」在「此中略示」,「到有边际」的「有学」,「到有边际」的「异生」,这两种人的差别。「有边际」是什么呢?就是非非想天、非非想定,三有的最后边际了。就是异生凡夫虽然是远离了下地,但是他还是要回去的;若是圣者呢?就不再回去了。

 

午三、结

当知是名此中略义。

当知是名此中的略义。

 

卯十九、净信四行(分二科)  辰一、举颂言

惠施令福增,防非灭怨害,修善舍诸恶,惑尽得涅槃。

前边是第十八科,现在是第十九科「净信四」种「行」,分两科,第一科「举颂言」,第二科是「长行」的解「释」。

 

辰二、长行释(分二科)  巳一、别释颂(分四科) 

午一、第一句(分二科)  未一、惠施

此颂所明,谓如有一,于佛所证法毗奈耶获得正信,虽处居家,而心远离悭垢缠缚,受持七种依福业事。

现在是「别释颂」,第一科是解释「第一句」,第一科是「惠施」。

「此颂所明,谓如有一」个人,「于佛所证」的「法」和律,「毗奈耶」是律。「获得正信」,他能够在佛法里面学习,逐渐地对于佛法有信心了。「虽处居家」,有了信心,他表现于外的相貌是什么呢?是这样的,「虽处居家」,他还处于居家的范围,还是在家居士,他没能出家修行。「而心远离悭垢缠缚」,虽然是在家人,但是他的内心远离这悭吝的垢染缠缚。「受持七种依福业事」,他能够奉行,有七种依有依的福业事,做这七种事,这是说「惠施」。第二科说「福增」,这是第一句「惠施令福增」,前面说「惠施」。

 

未二、福增

由此因缘,若行若住,广说如经,乃至生长如是福德。

他能够奉行七种有依福业事,「由此因缘」,他「若行」在活动,或者是在安「住」,不管是怎么样,他所做的福德,继续的增长,使令他的福德越来越大,「广说如经」。

 

《披寻记》六九二页:

受持七种依福业事等者:此中依言,谓摄受依。〈有余依地〉中说:云何摄受依?谓七摄受事:即自己父母、妻子、奴婢、作使、僮仆、朋友、眷属,七摄受事。(陵本五十卷二十二页)于所摄受随摄受仪业用而转,如〈菩萨地〉别释其相,(陵本四十八卷二十六页)是名受持七种依福业事。如契经言:诸有净信,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成就有依七福业事,若行若往,若寐若觉,恒时相续,福业渐增,福业续起,此中广说,乃至生长如是福德。如应当知。

「受持七种依福业事等者:此中依言」,「依」这句话,「谓摄受依」,这个「依」有很多种,现在是指「摄受依」说的,「〈有余依地〉中」有解释。「云何摄受依?」怎么叫做「摄受依」呢?「谓七摄受事」,有七种事叫做「摄受事」。这个「摄受」在这里说,就是照顾的意思,来照顾这七种事。在「(陵本五十卷二十二页)于所摄受随摄受仪」,对你所照顾的人,他怎么样照顾呢?「随摄受仪」,随他去照顾的时候,表现于外有一种很合法的一种相,叫做「仪」。「随摄受仪业用而转」,你做这件事,来照顾这七种人的时候,你做这件事的时候叫做「业」,他有他的作「用」,「而转」就是你有这样的活动,你作这件事,就是这样活动这件事。「如〈菩萨地〉别释其相」,解释这个七种摄受事的相貌,「陵本四十八卷二十六页」那上有解释,「是名受持七种依福业事」。

这个七种「七摄受事」,即是自己的父母,这是一种摄受事,孝顺父母这是一种,还有妻子,还有奴婢,还有作使,还有僮仆,还有朋友,还有眷属,这七摄受事。就是这位菩萨他有这么多的事情,他还有父母,他要孝顺;他也有妻子,他要照顾他,要劝他不要做恶事,广修善法;乃至他还有奴婢、作使、僮仆、朋友、眷属,他也都要给他们金钱,使令他们生活快乐,也劝他们广修善法,不做恶事,这些事情。他要照顾他们,做这种事,叫做「受持七种依福业事」。

「如契经」上说,「诸有净信,若善男子,或善女人,成就有依七福业事」,依这七种事,使令你得很多的福。「若行若往,若寐若觉」,或者你睡觉叫寐,或者你从睡觉里醒觉了,「恒时相续」,不管你睡觉也好,不睡觉也好,或者做事也好,不做事也好,「恒时相续,福业渐增」,你的福德逐渐地在增长;「福业续起」,继续地会生起广大的福德。「此中广说,乃至生长如是福德,如应当知。」这表示说这位在家人,对于佛法有了信心的时候,虽然没有出家,但是他心里面远离悭垢的缠缚,能受持七种依福业事,由此因缘,若行若住,乃至生长如是福德。

这是由惠施而有福增。下边第二科解释「第二句」,就是「防非灭怨害」。

 

午二、第二句(分二科)  未一、防非

若有复能于善说法毗奈耶中,清净出家。既出家已,具足忍力,为护尸罗,虽遭他骂侵恼诃责,或以身手、瓦砾、刀杖殴击伤害;恐坏尸罗,当为障碍,心无恶念,不出恶言,唯缘彼境与慈俱心,于一切方遍满而住。

假设有这样的人,他不但是远离悭垢的缠缚,受持七种依福业事,他又能够「于善说法毗奈耶中」,在佛法里面清净出家,离欲了所以是清净出家。「既出家已,具足忍力」,出家以后是怎么一种境界呢?他要有忍力,出家不是容易,你要有忍力。「为护尸罗」,这个「忍力」怎么讲呢?「为护尸罗」,为了保护你所受戒律的清净,「虽遭他骂侵恼」,虽然遭遇到别的人毁骂,侵犯你,扰乱你,诃斥你。「或以身手、瓦砾、刀杖殴击伤害」,或者有人用身手来伤害打击你,或者是用瓦,或者是用砾,砾是细小的石头,或者是用刀,或者是用杖,来「殴击」来「伤害」你。

「恐坏尸罗,当为障碍」,这个出家人,他若遇见了这样的事情,他遭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内心里面恐怕破坏了他清净的戒律,「当为障碍」,若破了戒,当为他圣道的障碍,所以不要破戒。「心无恶念」,你心里面遇见这种苦恼的事情,心里面没有恶心,不出恶言,也不发出来这恶的言语,那么他心里面怎么样的保持清净呢?「唯缘彼境与慈俱心」,他只是观察这些苦恼他的人,「与慈俱心」,他用这个慈和他的心在活动,还是愿意这么多人得到很多很多的乐,就是在心里面想「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想这些事情。「于一切方遍满而住」,他不但是一个人、两个人,乃至在广大的地区,遍满了很多很多的人,都是用慈来观察这么多的人,用慈心来面对这一切的境界,而没有生恶心,没有生瞋心,这个人真是了不起。

 

《披寻记》六九二页:

唯缘彼境与慈俱心等者:现前饶益,名慈俱心,知此说慈无量定。由慈行相胜解遍满具足而住,乃至十方一切无边世界,是名于一切方遍满而住。

「唯缘彼境与慈俱心等者:现前饶益,名慈俱心」,解释这个慈俱心,就是在心里面原来是没有这个慈的,现在把这个慈心现出来,这个慈的面貌就是利益人,对人有好处,这叫做「慈俱心」。这个心是一法,心是心王,慈是心所,这个慈的心所法和心王在一起活动,叫「慈俱心」。「当知此说慈无量定」,这里边是说什么呢?是说这位出家人得到了慈无量定,这个慈无量定是得到了四禅,或者是四空定,在四禅八定里面修四无量心修成功了,得这个「慈无量定」。遇到这么多苦恼境界的时候,这个人他就入慈无量定,用慈心来为这些人祝福,他不去伤害这些人,不反报。

「由慈行相胜解遍满具足而住」,他在奢摩他里边,又入于慈三昧,这个慈的行相,就是心里面有慈的活动,实在是什么呢?就是一种殊胜的观想,有力量的观想。这个「胜解」的「胜」就是有力量,这个「解」就是做如是解,做这样的观想。「遍满具足而住」,遍满一切处,具足而住,一点不缺少,对所有的人都用「慈行相」来祝福他,这个人这样做法。「乃至十方一切无边世界」,都是慈行相胜解俱足而住。「是名于一切方遍满而住」。这个人是这样,这就叫做「防非灭怨害」,这是「防非」,下面第二科是「灭怨害」。

 

未二、灭怨害

由此因缘,于现法中自他相续所有怨害,并皆止息;当生无恼乐世界中,无多怨敌,为世欣仰,众所乐见。

「由此因缘,于现法中自他相续所有怨害,并皆止息」,由于这位出家人,遭遇到这样的不如意的事情,但是他能够入于慈三昧。因为这样的关系,所以「于现法中自他相续」,就是当前的这些境界里边,自相续所有怨害,他相续所有怨害,「并皆止息」,就是你自家的色受想行识里边的怨害没有了,你一入慈三昧,你的瞋恨心没有了,你用这样的态度来祝福一切人,他人内心的怨害被你的感动,他也不怨害了,你有慈三昧的感动他,他也不生怨害了,所以自他都休息了,这个怨害心都停下来。如果说你对我伤害,我也伤害你,那么自他相续里边的怨害,是不能止息的,不会止息了。

「当生无恼乐世界中,无多怨敌,为世欣仰,众所乐见」,这位比丘,这位出家人,他能有这样的德行,他将来会得到什么果报呢?将来生到「无恼乐世界中」,没有烦恼快乐的世界去了,生到那里。「无多怨敌」,没有多的怨敌,没有敌人,「无多怨敌」,可能还小小有一点,只是不多。「为世欣仰」,这个人功德很广大,那个世界上的人都仰慕他,欢喜他。「众所乐见」,很多很多的人都愿意看见他。这是「灭怨害」,这是解释第二句完了。下面解释第三句,先说「修善」。

 

午三、第三句(分二科)  未一、修善

如是善修正方便已,依增上戒起增上心,依增上心发增上慧。

先说「修善」,修什么善法呢?第三句叫「修善舍诸恶」。

「如是善修正方便已」,这个出家人,这位比丘,他能够「善」者能也,他能修正方便已,实在是得到四禅八定了,而又是得到四无量心三昧了的这个人,就叫做「正方便已」。「依增上戒起增上心」,实在这个人他就是持戒清净,初开始出家的时候持戒清净。这个「增上」有一个趣向的意思,由你持戒清净就趣向于定,戒的清净就使令你向于定那一方面去了,所以由清净的戒就发起来,成就了殊胜的禅定,就叫「增上心」。这个「心」是四禅八定,而这个「增上心」,这个禅定也有趣向于「增上慧」的意思,所以也叫做「增上」。「依增上心发增上慧」,你得到了四禅八定之后,你就能够再修毗钵舍那观,你就能发出来清净殊胜的智慧,就得了圣道了。这里边说「修善」,原来就是修这个殊胜的戒、定、慧,叫做「修善」。

 

未二、舍诸恶

当于圣谛入现观时,则能永舍趣恶趣业,及诸恶趣。

这下边说第二科「舍诸恶」。

「当于圣谛入现观时」,就是依增上心发增上慧的时候,就是在禅定里边修毗钵舍那观的时候。「当于圣谛」,当能于四圣谛,苦、集、灭、道四圣谛,「入现观时」,很分明地,很肯定地,一点不犹豫地观察苦、空、无常、无我的这种毗钵舍那观。「则能永舍趣恶趣业」,他就能够永久的弃舍了往三恶道的业力,就被破坏了。这表示如果你不能够依增上心发增上慧,虽然你得了四禅八定了,三恶趣的业力还没能破坏,还在你心里面储藏着,隐藏在那里,还有往生三恶道的危险。「永舍趣恶趣业」,永舍「诸恶趣」,也不会到三恶道去了。「恶趣业」是因,「诸恶趣」是果,没有因就没有果了。

 

午四、第四句(分二科)  未一、惑尽

又修如先所得道故,渐次永除所有诸结,于有余依涅槃界中而般涅槃。

这上面说「永舍趣恶趣业,及诸恶趣」,就是得了初果了,得了初果不到三恶道去了。前面是「舍诸恶」,下面是解释第四句,分两科,第一科是「惑尽」。

「又修如先所得道故」,就是他得到了谛现观了,得到了无漏的智慧了,「渐次永除所有诸结」,他继续的修四念住,他就逐渐的、次第的、永久的灭除了所有的烦恼,见烦恼、爱烦恼「所有诸结」。「于有余依涅槃界中而般涅槃」,就入于有余涅槃里面了,三界的见烦恼、爱烦恼,完全消除了,但是还有一个有漏果报的存在,所以这叫做入于「有余涅槃」。

 

未二、得涅槃

如是后时,于无余依涅槃界中,复般涅槃。

第二科「得涅槃」。得了有余涅槃之后,他的寿命还存在,还继续的在世间,但是终究有一天寿命到了。「后时,于无余依」,就是色受想行识有漏的这个生命体,皆息灭了,就入于无余依的涅槃,不生不灭的境界了,那就是把有漏的惑业苦息灭了,无漏清净的境界独存了。

 

巳二、略辨义(分三科)  午一、标

复次今当略辩上所说义。

这是第二科「略辨义」,分三科,第一科「标」,第二科解「释」,解释里边先「标」。

 

午二、释(分二科)  未一、标

谓薄伽梵此中略示,得净信者四种正行。

这个偈颂里边,佛在此颂中简要的开示我们,于佛法中得「净信」的人,有「四种正行」,四种主要的我们应该做的好事,有四种。前面这是「标」,下面是列出来这四种正行。

 

未二、列

一、感财富行。二、感善趣行。三、离恶趣苦,清净修行。四、离一切苦,清净修行。

「一、感财富行」,就是没有悭吝心,肯孝顺父母,照顾妻子等这一切人,那么你就会感到财富,这是感得财富的行。「二、感善趣行」,不会到三恶道去了。「三、离恶趣苦,清净修行」,这是第三句。「四、离一切苦,清净修行」,那就是无余涅槃了。

 

午三、结

当知是名此中略义。

这里边四句话的略义,「惑尽得涅槃」,第一句「惠施令福增,防非灭怨害,修善舍诸恶,惑尽得涅槃」,这四句正好是这「四种正行」,「是名此中略义」。

 


{返回 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九 (4)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九 (6)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六 (4)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一 (5)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六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二十一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十六 (2)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 (8)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七 (4)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一 (9)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四十 (4)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一 (1)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家人阻碍我念佛,该怎么办?[栏目:净土念佛·净空法师问答]
 念佛正见[栏目:达观法师·佛法随笔]
 相应133经 向大海低斜经第一[栏目:相应部 45.道相应]
 004 观心论[栏目:02 论]
 亲近善知识的重要[栏目:法闻法师]
 孕妇宜存善心戒杀吃素念观音[栏目:普陀遗珍·印光大师开示精编]
 学佛是生命的改良[栏目:仁焕法师]
 菩提道次第引导 粹炼精金[栏目:夏坝仁波切]
 善人、慈悲喜舍[栏目:空海(惟传)法师]
 南传内观和天台止观的区别在哪里?[栏目:月悟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