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七
 
{返回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861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卷第七
 
                       弥勒菩萨说
                       唐三藏沙门玄奘奉诏译
                       韩清净科记
 
本地分中有寻有伺等三地之四
 
癸六、宿作因论4 子一、标计2 丑一、所计2 寅一、指广说
 
宿作因论者,谓[1]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广说如经。
 
寅二、释略义
 
凡诸世间所有士夫补特伽罗所受者,谓现所受苦。皆由宿作为因者,谓由宿恶为因。由勤精进吐旧业故者,谓由现法极自苦行。现在新业由不作因之所害故者,谓诸不善业。如是于后不复有漏者,谓一向是善性故,说后无漏。由无漏故业尽者,谓诸恶业。由业尽故苦尽者,谓宿因所作及现法方便所招苦恼。由苦尽故得证苦边者,谓证余生相续苦尽。
 
丑二、能计
 
谓无系外道作如是计。
 
  凡诸世间所有士夫补特伽罗所受等者:此中牒释经文所叙彼计。彼云:凡诸世间所有士夫补特伽罗所受,皆由宿作为因。由勤精进吐旧业故,现在新业由不作因之所害故,如是于后不复有漏;由无漏故,业尽;由业尽故,苦尽;由苦尽故,得证苦边。此是经中所叙彼计。今别牒释,如文易知。
 
子二、叙因2 丑一、问
 
问:何因缘故,彼诸外道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丑二、答2 寅一、总标
 
答:由教及理故。
 
寅二、别释2 卯一、由教
 
教如前说。
 
卯二、由理4 辰一、出彼人
 
理者,犹如有一,为性寻思,为性观察,广说如前。
 
辰二、举彼见3 巳一、标
 
由见现法士夫作用不决定故。
 
巳二、征
 
所以者何?
 
巳三、释
 
彼见世间虽具正方便,而招于苦;虽具邪方便,而致于乐。
 
辰三、显彼思
 
彼如是思:若由现法士夫作用为彼因者,彼应颠倒。由彼所见非颠倒故,是故彼皆以宿作为因。
 
辰四、结彼立
 
由此理故,彼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由见现法士夫作用不决定故等者:彼见世间诸有情类于现法中种种作业,或正方便而反招苦,或邪方便而反致乐,果不决定。故作是思:彼诸所受不由现法功用因得,唯以宿作为因,应正道理。
 
子三、理破3 丑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现法方便所招之苦,为用宿作为因?为用现法方便为因?
 
丑二、别诘2 寅一、宿作为因难
 
若用宿作为因者,汝先所说,由勤精进吐旧业故,现在新业由不作因之所害故,如是于后[2]不复有漏,乃至广说,不应道理。
 
寅二、现法方便为因难
 
若用现法方便为因者,汝先所说,凡诸世间所有士[3]夫补特伽罗所受,皆由宿作为因,不应道理。
 
丑三、结斥
 
如是现法方便苦宿作为因故,现法士夫用为因故,皆不应道理,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现法方便所招之苦等者:此约彼计现法极自苦行为难。此自苦行若用宿作为因,应不说言能吐旧业,乃至得证苦边。若用现法方便为因,便不应言现所受苦皆宿因作。
 
子四、显正2 丑一、标说
 
我今当说如实因相。
 
丑二、列别3 寅一、唯用宿作为因2 卯一、标类
 
或有诸苦唯用宿作为因。
 
卯二、举例
 
犹如有一,自业增上力故,生诸恶趣或贫穷家。
 
寅二、杂用宿作现业为因2 卯一、标类
 
或复有苦杂因所生。
 
卯二、举例2 辰一、举事王
 
谓如有一,因邪事王,不获乐果而反致苦。
 
  或复有苦杂因所生等者:谓若事王,因邪方便而招于苦;当知此苦亦宿因作,亦现缘生。何以故?若有福者,虽邪事王,亦获富乐;若无福者,便反致苦。由无福故,知宿因作;具邪方便,知现缘生。总此二种,名杂因生。
 
辰二、例余业
 
如事于王如是,由诸言说商贾等业、由事农业、由劫盗业、或于他有情作损害事,若有福者,获得富乐,若无福者,虽设功用而无果遂。
 
  如是由诸言说商贾等业等者:此显求财诸邪方便。若言说业、若商贾业、若工巧业、若事农业、若劫盗业、若屠羊等于他有情作损害事。如是等类,彼所招苦亦杂因生,如事王说。然彼亦有或致富乐,或无果遂,当知此由宿所作业,有福无福,故有差别。
 
寅三、纯由现法功用为因2 卯一、标类
 
或复有法,纯由现在功用因得。
 
卯二、举例
 
如新所造引余有业;或听闻正法,于法觉察;或复发起威仪业路;或复修学工巧业处;如是等类,唯因现在士夫功用。
 
  或复有法纯由现在功用因得等者:于现法中,无明为缘,造作诸业,能引后有,名新所造引余有业。闻说正法,正能生起闻思修慧,是名听闻正法,于法觉察。行住坐卧,名四威仪。由心变异,彼有变异,是名发起威仪业路。于此生中,由长大已,习学世间诸工巧业,是名修学工巧业处。如是等法纯由现在功用因得,非宿因作。
 
癸七、自在等作者论3 子一、标计2 丑一、所计
 
自在等作者论者,谓[4]如有一,或沙门、或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凡诸世间所有士夫补特伽罗所受,彼一切或以自在变化为因,或余丈夫变化为因,诸如是等。
 
丑二、能计
 
谓说自在等不平等因论者作如是计。
 
  或以自在变化为因等者:彼执有一大自在天,体实遍常,能生诸法,故说自在变化为因。或执有一大梵,常住实有,具诸功能,生一切法;说余丈夫变化为因。等言,等取时、方、本际、自然、虚空、我等。(成唯识论一卷九页31,3b)如是皆名不平等因论者,执自或他有所作故。
 
子二、叙因2 丑一、问
 
问:何因缘故,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丑二、答2 寅一、总标
 
答:由教及理。
 
寅二、别释2 卯一、由教
 
教如前说。
 
卯二、由理3 辰一、出彼人
 
理者,犹如有一,为性寻思,为性观察,广说如前。
 
辰二、举彼见3 巳一、标
 
彼由现见于因果中,世间有情不随欲转,故作此计。
 
巳二、征
 
所以者何?
 
巳三、释2 午一、因不随欲
 
现见世间有情,于彼因时欲修净业,不遂本欲,反更为恶。
 
午二、果不随欲2 未一、标相
 
于彼果时,愿生善趣乐世界中,不遂本欲,堕恶趣等。
 
未二、释义
 
意谓受乐,不遂所欲[5],反受诸苦。
 
辰三、显彼思
 
由见此故,彼作是思:世间诸物必应别有作者、生者,及变化者为彼物父,谓自在天,或复其余。
 
子三、理破2 丑一、嗢柁南标
 
今当问彼。嗢柁南曰:
 功能无体性 摄不摄相违 有用及无用 为因成过失
 
  功能无体性等者:难彼功能有因无因皆不成就,名无体性。难世间摄或复不摄,道理相违,是名相违。难彼自在变生世间有用无用,及世间生自在为因或余为因皆不得成,名有过失。
 
丑二、长行释3 寅一、别征诘4 卯一、由功用难2 辰一、总征
 
汝何所欲?[6]自在天等变化功能,为用业方便为因?为无因耶?
 
辰二、别诘2 巳一、用业为因难
 
若用业方便为因者,唯此[7]功能用业方便为因,非余世间,不应道理。
 
  若用业方便为因等者:显扬论云:若此功能业为因者,何不信受一切世间以业为因;若此功能以求方便为因生者,何不信受一切世间以自功力为因得生。(显扬论十四卷十九页31,549c)此中总难业及方便,应如彼释。
 
巳二、无因难
 
若无因者,唯此功能无因而有,非世间物,不应道理。
 
  若无因等者:显扬亦云:若此自在生世功能无有因缘自然有者,汝何不计一切世间无因自有。(显扬论十四卷十九页31,549c)今此义同。
 
卯二、摄不摄难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此大自在为堕世间摄?为不摄耶?
 
辰二、别诘2 巳一、世间摄难
 
若言摄者,此大自在则同世法,而能遍生世间,不应道理。
 
巳二、世间不摄难
 
若不摄者,则是解脱,而言能生世间,不应道理。
 
  此大自在为堕世间摄等者:显扬论云:又若自在世间所摄,堕在世间,而言能生一切世间,是则道理相违。若此自在非世间摄,是则解脱,解脱之法能生世间,不应道理。(显扬论十四卷十九页31,549c)此中文义,勘彼应知。
 
卯三、有用无用难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为有用故变生世间?为无用耶?
 
辰二、别诘2 巳一、有用难
 
若有用者,则于彼用无有自在,而于世间有自在者,不应道理。
 
  若有用等者:此中义显诸世间生苦乐等别,如是一切,于大自在何遍须尔?若言有用,变生世间,于无所须应不得生;而言有自在用,遍生一切世间,不应道理。
 
巳二、无用难
 
若无用者,无有所须,而生世间,不应道理。
 
  若无用等者:谓若自在虽生世间,无所须者,不应化生一切世间;或此自在有如颠狂[8]愚夫之过。(如显扬论十四卷十九页说31,549c)
 
卯四、为因性难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此所出生,为唯大自在为因?为亦取余为因耶?
 
辰二、别诘2 巳一、唯大自在为因难
 
若唯大自在为因者,是则若时有大自在,是时则有出生;若时有出生,是时则有大自在;而言出生用大自在为因者,不应道理。
 
  若唯大自在为因等者:此中义显大自在体本来常有,世间出生亦复应尔。唯此为因,更无余故。不应说言自在为因,世间更生。下说乐欲自在为因,义同此故。
 
巳二、亦取余为因难2 午一、更征
 
若言亦取余为因者,此唯取乐欲为因?为除乐欲更取余为因?
 
午二、别诘2 未一、唯取乐欲为因难2 申一、更征
 
若唯取乐欲为因者,此乐欲为唯取大自在为因?为亦取余为因耶?
 
申二、别诘2 酉一、唯取大自在为因难
 
若唯取大自在为因者,若时有大自在,是时则有乐欲;若时有乐欲,是时则有大自在;便应无始常有出生,此亦不应道理。
 
酉二、亦取余为因难
 
若言亦取余为因者,此因不可得故,不应道理。
 
未二、彼欲无有自在难
 
又于彼欲无有自在,而言于世间物有自在者,不应道理。
 
寅二、结略义
 
如是由功用故,摄不摄故,有用无用故,为因性故,皆不应理。
 
寅三、总斥非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又于彼欲无有自在等者:如前已破为有用故变生世间,其义正同。
 
癸八、害为正法论4 子一、标计
 
害为正法论者,谓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若于彼祠中,呪术为先,害诸生命,若能祀者、若所害者、若诸助伴,如是[9]一切皆得生天。
 
子二、叙因2 丑一、问
 
问:何因缘故,彼诸外道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丑二、答2 寅一、明所由
 
答:此违理论,谄诳所起,不由[10]观察道理建立。
 
寅二、出所为
 
然于诤竞恶劫起时,诸婆罗门违越古昔婆罗门法,为欲食肉,妄起此计。
 
  此违理论谄诳所起者:心不正直、不明、不显,解行邪曲,故名为谄。为欺罔彼,内怀异谋,外现别相,故名为诳。如下摄事分说。(陵本八十九卷七页6739)义显唯染污心,故立是论。
 
子三、理破3 丑一、别征诘5 寅一、由因难2 卯一、总征
 
又应问彼:汝何所欲?此呪术方为是法自体?为是非法自体?
 
卯二、别诘2 辰一、是法自体难
 
若是法自体者,离彼杀生,不能感得自所爱果,而能转彼非法以为正法,不应道理。
 
  若是法自体等者:善行所摄,名法自体。若呪术方是善行摄,应离杀生而能感得自所爱果。然汝不尔,要待杀生转彼非法以为正法,不应道理。
 
辰二、是非法自体难
 
若是非法自体者,自是不爱果法,而能转舍余不爱果法者,不应道理。
 
  若是非法自体等者:不善行摄,是名非法自体。若呪术方体是不善,即是能感不爱果法;而能转舍所余若能祠者、若所害者、若诸助伴不爱果法,令得生天,不应道理。
 
寅二、由譬喻难2 卯一、举救
 
如是记已,复有救言:如世间毒,呪术所摄,不能为害。当知此呪术方亦复如是。
 
卯二、申难2 辰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如呪术方能息外毒,亦能息内贪瞋痴毒?为不尔耶?
 
辰二、别诘2 巳一、能息内毒难
 
若能息者,无处无时,无有一人贪瞋痴等静息可得,故不中理。
 
巳二、不能息内毒难
 
若不能息者,汝先所说,如呪术方能息外毒,亦能息除非法业者,不应道理。
 
  无处无时无有一人贪瞋痴等静息可得者:遍诸世界一切处所,遍去来今一切时分,遍世出世一切有情,皆依教法正修梵行而得静息贪瞋痴毒,不由呪术。现见一切不可得故。
 
寅三、由不决定难2 卯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此呪术方为遍行耶?不遍行耶?
 
卯二、别诘2 辰一、遍行难
 
若遍行者,自所爱亲不先用祠,不应道理。
 
辰二、不遍行难
 
若不遍者,此呪功能便非决定,不应道理。
 
  若不遍等者:谓呪术方唯行非爱,不行所爱,是名不遍。若唯非爱用以祠祀,而言令得生天,彼呪功能应非决定。何以故?若定生天,自所亲爱何不用祠?若令非爱当得生天,不令所爱,不应道理。
 
寅四、由于果无能难2 卯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此呪功能,为唯能转因?亦转果耶?
 
卯二、别诘2 辰一、唯转因难
 
若唯转因者,于果无能,不应道理。
 
  若唯转因等者:谓令转变得生天因,是名转因。呪术功能若能转因,何不转令得天身果?无异因故。许唯转因,于果无能,不应道理。
 
辰二、亦转果难
 
若亦转果者,应如转变,即令羊等成可爱妙色,然舍羊等身已,方取天身,不应道理。
 
  若亦转果等者:天可爱身,是名可爱妙色。呪术功能若亦转果,应即转变羊等不可爱身,令成天身可爱妙色。然害彼命,舍彼身已,方取天身,不应道理。
 
寅五、由呪术者难2 卯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造呪术者,为有力能及悲愍不?
 
卯二、别诘2 辰一、有力能等难
 
若言有者,离杀彼命,不能将彼往生天上,不应道理。
 
辰二、无力能等难
 
若言无者,彼所造呪能有所办,不应道理。
 
  造呪术者为有力能及悲愍不等者:若有力能及悲愍者,是则离杀彼命,应能将彼往生天上。然彼不尔,故不应理。若无力能及悲愍者,而言彼所造呪能令所害转得生天,不应道理。
 
丑二、结略义
 
如是由因故,譬喻故,不决定故,于果无能故,呪术者故,不应道理。
 
丑三、总斥非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子四、显正3 丑一、标说
 
我今当说非法之相。
 
丑二、显义
 
若业,损他而不治现过,是名非法。
 
丑三、明体
 
又若业,诸修道者共知此业感不爱果。又若业,一切智者决定说为不善。又若业,自所不欲。又若业,染心所起。又若业,待邪呪术方备功验。又若业,自性无记。诸如是等皆是非法。
 
  我今当说非法之相等者:由非善义,说名非法。若不善业,若无记业,一切皆是非法相摄,以不能感可爱果故。若所造业能损害他,而非方便对治彼现法过,令出不善,安立善处,如是造业是非法相。又若造业能引忧苦,是名自所不欲。烦恼等流,是名染心所起。又所作业,自无胜能,待余方验;如呪术方能息外毒,是名待邪呪术方备功验。又业自性非善所摄,亦非不善,是名自性无记。余相易知,皆是非法。
 
癸九、边无边论3 子一、标计2 丑一、所计2 寅一、举差别
 
边无边论者,谓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依止世间诸静虑故,于彼世间住有边想、无边想、俱想、不俱想,广说如经。
 
寅二、明所立
 
由此起如是见,立如是论:世间有边、世间无边、世间亦有边亦无边、世间非有边非无边。
 
丑二、能计
 
当知此中,已说因缘及能计者。
 
  此中已说因缘及能计者者:依止静虑,是谓因缘。住边无边想,是谓能计者。
 
子二、叙因4 丑一、起有边想
 
是中若依断边际求世边时,若忆念坏劫,于世间起有边想。
 
丑二、起无边想
 
若忆念成劫,则于世间起无边想。
 
  依断边际求世边时者:忆念世间若成若坏,非常住故,名断边际。
 
丑三、起二俱想
 
若依方域周广求世边时,若下过无间更无所得,上过第四静虑亦无所得,傍一切处不得边际;尔时则于上下起有边想,于傍处所起无边想。
 
  若依方域周广求世边时等者:此约世间成劫分位,忆念上下傍一切处二种俱行,故于世间起亦有边亦无边想。若有一向忆念上下,下至无间那落迦下,上至第四静虑之上,忆念如是分量边际,便于世间住有边想。若有一向傍忆无际,便于世间住无边想。如下摄事分说。(陵本八十七卷三页6560)今此唯约住二俱想,故不具说。
 
丑四、起不俱想
 
若为治此执,但依异文,义无差别,则于世间起非有边非无边想。
 
  若为治此执等者:此中唯约异文起不俱想。然忆世间坏劫分位,尔时便住非有边想非无边想,诸器世间无所得故。如下摄事分说。(陵本八十七卷三页6560)今此亦略而不说之。
 
子三、理破3 丑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从前坏劫以来,为更有世间生起?为无起耶?
 
丑二、别诘2 寅一、世间有难
 
若言有者,世间有边,不应道理。
 
寅二、世间无难
 
若言无者,非世间住,念世间边,不应道理。
 
丑三、结斥
 
如是彼来有故,彼来无故,皆不应理,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从前坏劫以来等者:坏劫以来,世间更起,应不念言世间有边;若不更起,世间尚无,应不念言有边无边。
 
癸十、不死矫乱论4 子一、出能计等
 
不死矫乱论者,谓四种不死矫乱外道,如经广说应知。
 
  不死矫乱论等者:四种差别如下自说。由彼外道自称不死,若有诘问,矫设乱言而不分明作决定答,是故说名不死矫乱论者。
 
子二、叙彼问论2 丑一、略辨相
 
彼诸外道,若有人来,依最胜生道问善不善,依决定胜道问苦集灭道,便自称言:我是[11]不死乱者。随于处所,依不死净天不乱诘问,即于彼所问,以言矫乱,或托余事方便避之,或但随问者言辞而转。
 
  依最胜生道至言辞而转者:若世间道能往善趣,是名最胜生道。若出世道能证涅槃,是名决定胜道。若有人来,依此二道而兴请问,谓于最胜生道,云何为善?云何不善?于决定胜道中,云何是苦?乃至云何是道?彼便自称我是不死乱者。意说我于不死无乱而转,然自所证及清净道皆应隐密,不许记别,故但称言我是不死乱者。若有不死净天不乱诘问,彼怀恐怖,便设诡言而相矫乱,或托余事方便而避,或随所问印顺而转。摄事分中广释其相。(陵本八十七卷四页6561)此中不死净天,谓有善清净天,于诸谛中已了达故,其心已得善解脱故,于自不死无乱而转,是故说名不死净天。与彼外道不死矫乱有别。以彼唯能入世俗定,于诸谛中不了达故,其心未得善解脱故,自假宣称不死无乱,是故有别。
 
丑二、释差别2 寅一、第一差别
 
是中第一不死乱者,觉未开悟;第二,于所证法起增上慢;第三,觉已开悟而未决定;第四,羸劣愚钝。
 
  是中第一至羸劣愚钝者:此中第一,谓于最胜生道善与不善,及于决定胜道苦集灭道都无所知,是名觉未开悟。第二,谓于所证世俗定法,非善解脱计善解脱,是名于所证法起增上慢。第三,谓于最胜生道、决定胜道虽有所知,而不了达,是名觉已开悟而未决定。第四,谓于最胜生道及决定胜道皆不了达,于世文字亦不善知,是名羸劣愚钝。
 
寅二、第二差别2 卯一、假托余事2 辰一、别释3 巳一、觉未开悟
 
又复第一,怖畏妄语及怖畏他人知其无智,故不分明答言我无所知。
 
  又复第一怖畏妄语等者:谓作是思:我等既称不死无乱,复有所余不死无乱,于诸圣谛无相心定已得善巧,彼所成德望我为胜。彼若于中诘问于我,我若记别,或为异记、或拨实有、或许非有,彼于记别见如是等诸过失已,作是思惟:我于一切所诘问中皆不应记。又于是中见有余过,谓他由此鉴我无知,因则轻笑不死无乱。如下摄事分说。(陵本八十七卷四页6562)今应准释。若怖异记、或拨实有、或许非有,是即怖畏妄语;怖有余过,是即怖他知其无智。
 
巳二、于证起慢
 
第二,于自所证未得无畏,惧他诘问,怖畏妄语,怖畏邪见,故不分明说我有所证。
 
  第二于自所证未得无畏等者:自所证定,唯依世俗,于诸圣谛无相心定未善巧故;若他诘问,不能无畏。怖畏记别多诸过失,是名怖畏妄语。怖畏隐密而不记别,或怖劣昧为他所知,由是因缘不能解脱,是名怖畏邪见。下第三中说二怖畏,亦同此释。
 
巳三、觉未决定
 
第三,怖畏邪见,怖畏妄语,惧他诘问,故不分明说我不决定。
 
辰二、总结
 
如是三种,假托余事以言矫乱。
 
卯二、随言辞转
 
第四,唯惧他诘,于最胜生道及决定胜道皆不了达,于世文字亦不善知,而不分明说言我是愚钝,都无所了。但反问彼,随彼言辞而转,以矫乱彼。
 
子三、广指经说
 
此四论发起因缘,及能计者,并破彼执,皆如经说。
 
子四、总结斥非
 
由彼外道多怖畏故,依此见住。
 
  由彼外道多怖畏故依此见住者:如前已说怖畏妄语,怖畏他知,怖畏邪见,名多怖畏。依此怖畏,住自见取,是名依此见住。
 
若有人来有所诘问,即以谄曲而行矫乱。当知此见是恶见摄,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癸十一、无因见论4 子一、出二种
 
无因见论者,谓依止静虑及依止寻思。应知二种如经广说。
 
  依止静虑及依止寻思者:依止静虑起宿住念,计我、世间无因而生;或依寻思,亦计无因;是名二种无因论者。
 
子二、叙因缘2 丑一、问
 
问:何因缘故,彼诸外道依止寻思,起如是见,立如是论:我及世间皆无因生?
 
丑二、答2 寅一、明彼见2 卯一、标义
 
答:略而言之,见不相续以为先故,诸内外事无量差别种种生起。或复有时,见诸因缘空无果报。
 
卯二、举事
 
谓见世间,无有因缘,或时欻尔大风卒起,于一时间寂然止息;或时忽尔瀑[12]河弥漫,于一时间顿则空竭;或时郁尔果木敷荣,于一时间飒然衰顇。
 
寅二、结彼立
 
由如是故,起无因见,立无因论。
 
子三、理破2 丑一、别征诘2 寅一、破依止静虑2 卯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宿住念,为念无体?为念自我?
 
卯二、别诘2 辰一、念无体难
 
若念无体,无体之法未曾串习,未曾经识,而能随念,不应道理。
 
辰二、念自我难
 
若念自我,计我先无,后欻然生,不应道理。
 
  汝宿住念为念无体等者:此难依止静虑计无因者。若念无体,若念自我,俱不应理。如文可知。
 
寅二、破依止寻思2 卯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一切世间内外诸物种种生起,或欻[13]然生起,为无因耶?为有因耶?
 
卯二、别诘2 辰一、无因难
 
若无因者,种种生起欻然而起,有时不生,不应道理。
 
辰二、有因难
 
若有因者,我及世间无因而生,不应道理。
 
  一切世间内外诸物种种生起等者:此难依止寻思计无因者。若计无因,是则世间内外诸物应不见有种种差别而生,或欻然生,或时不生,以无种种因缘异故。若许有因,便不应计我及世间无因而生,以有种种因缘异故。
 
丑二、结略义
 
如是念无体故,念自我故,内外诸物不由因缘种种异故,由彼因缘种种异故,不应道理。
 
子四、结斥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癸十二、断见论4 子一、标计2 丑一、所计2 寅一、举欲粗色
 
断见论者,谓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乃至我有麤色四大所造之身,任[14]持未坏,尔时有病、有痈、有箭。若我死后,断坏无有,尔时我善断灭。
 
寅二、例欲天等
 
如是欲界诸天,色界诸天,若无色界空无边处所摄,乃至非想非非想处所摄,广说如经。
 
  尔时有病有痈有箭者:因界错乱所生病苦,是名有病。因于先业所生痈苦,是名有痈。因他怨箭所中之苦,是名有箭。如下摄事分释。(陵本八十六卷四页6497)如是诸苦皆由身有,我若无身,苦皆断灭。
 
丑二、能计
 
谓说七种断见论者作如是计。
 
  七种断见论者:谓欲界人天为二,色界诸天为一,无色界天为四,故有七种。
 
子二、叙因2 丑一、问
 
问:何因缘故,彼诸外道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丑二、答2 寅一、总标
 
答:由教及理故。
 
寅二、别释2 卯一、由教
 
教如前说。
 
卯二、由理3 辰一、出彼人
 
理者,谓如有一,为性寻思,乃至广说。
 
辰二、显彼思
 
彼如是思:若我死后复有身者,应不作业而得果异熟。
 
  若我死后复有身者应不作业而得果异熟者:意谓我死,业随身灭;若复有身,是则我不作业而更得异熟果。此不应尔。由是计我死已,未来我无。
 
若我体性一切永无,是则应无受业果异熟。
 
辰三、结彼立
 
观此二[15]种,理俱不可。是故起如是见,立如是论:我身死已,断坏无有,犹如瓦石,若一破已,不可还合;彼亦如是,道理应知。
 
  若我体性一切永无等者:意谓依现在身,我若是无,是则应无受业果者。此亦不尔。由是计我有身,现在我有。
 
子三、理破2 丑一、别征诘2 寅一、总标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为蕴断灭?为我断灭耶?
 
寅二、别诘2 卯一、蕴断灭难
 
若言蕴断灭者,蕴体无常,因果展转生起不绝,而言断灭,不应道理。
 
  若言蕴断等者:此难彼计断灭若蕴为体,便不应言断不更生。蕴体无常,生灭灭生相续不绝故。
 
卯二、我断灭难
 
若言我断,汝先所说粗色四大所造之身有病、有痈、有箭,欲界诸天,色界诸天,若无色界空无边处所摄,乃至非想非非想处所摄,不应道理。
 
  若言我断等者:汝先所说粗色四大所造之身,乃至非想非非想处所摄,皆蕴为体,而非是我。言我断灭,相不可得,故不应理。
 
丑二、结略义
 
如是若蕴断灭故,若我断灭故,皆不应理。
 
子四、结斥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癸十三、空见论4 子一、标计2 丑一、外道
 
空见论者,谓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无有施与,无有爱养,无有祠祀,广说乃至世间无有真阿罗汉。
 
丑二、大乘恶取空者
 
复起如是见,立如是论:无有一切诸[16]法体相。
 
  广说乃至世间无有真阿罗汉者:此中广说,谓无妙行、恶行及彼二果异熟,无彼世间,无此世间,无父,无母,无化生有情。如下叙破应知。
 
子二、叙因2 丑一、外道2 寅一、问
 
问:何因缘故,彼诸外道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寅二、答2 卯一、总标
 
答:由教及理故。
 
卯二、别释2 辰一、由教
 
教如前说。
 
辰二、由理2 巳一、出彼人
 
理者,谓如有一,为性寻思,乃至广说。
 
巳二、释类别6 午一、无施与等2 未一、由彼见
 
又依世间诸静虑故,见世施主一期寿[17]命恒行布施无有断绝,从此命终,生下贱家,贫穷匮乏。
 
未二、显彼思
 
彼作是思:定无施与、爱养、祠祀。
 
  又依世间至爱养祠祀者:施主所施,略有四种。一、有苦者,二、有恩者,三、亲爱者,四、尊胜者。如下声闻地释。(陵本二十五卷十四页2128)今此施与,谓于有苦;爱养,谓于有恩及亲爱者;祠祀,谓于尊胜。彼诸外道依世静虑所得天眼,见世施主一期生中,或于有苦、或于有恩、或于亲爱、或于尊胜恒行布施,而命终已,生下贱家,贫穷匮乏。故作是思:定无施与、爱养、祠祀。
 
午二、无妙行等2 未一、由彼见
 
复见有人,一期寿中恒行妙行,或行恶行;见彼命终,堕于恶趣,生诸那落迦,或往善趣,生于天上乐世界中。
 
未二、显彼思
 
彼作是思:定无妙行及与恶行,亦无妙行、恶行二业果异熟。
 
  恒行妙行或行恶行等者:感生善趣,是名妙行;令堕恶趣,是名恶行。往善趣生,是妙行果;堕恶趣生,是恶行果。果即彼业之所变异成熟,是名业果异熟。
 
午三、无此世间等2 未一、约同欲界生辨2 申一、由彼见2 酉一、举剎帝利婆罗门
 
复见有一剎帝利种命终之后,生婆罗门、吠舍、戍陀罗诸种姓中;或婆罗门命终之后,生剎帝利、吠舍、戍陀罗诸种姓中。
 
酉二、例吠舍戍陀罗等
 
吠舍、戍陀罗等,亦复如是。
 
申二、显彼思
 
彼作是思:定无此世剎帝利等,从彼世间剎帝利等种姓中来;亦无彼世剎帝利等,从此世间剎帝利等种姓中去。
 
  剎帝利种等者:于一世间人趣有情,种姓有四。谓剎帝利、婆罗门、吠舍、戍陀罗。十方世界无量世间,诸有情类于中往来,由是说有此世、彼世差别。现所依处,名此世间;非现所依,名彼世间。彼诸外道由依静虑所得天眼,唯见此世诸有情类于四姓中展转死生,故作是思:定无此世、彼世剎帝利等流转依处。
 
未二、约从上生下辨
 
又复观见诸离欲者生于下地。
 
  又复观见诸离欲者生于下地者:世间离欲生上地者,彼业尽已还生下地。观见此故,亦作是思:定无此世、彼世差别。何以故?从彼上地生于下地,非从彼世生此世故。
 
午四、无父无母2 未一、由彼见
 
又见母命终已,生而为女,女命终已,还作其母;父终为子,子还作父。
 
未二、显彼思
 
彼见父母不决定已,作如是思:世间毕定无父无母。
 
午五、无化生有情2 未一、由彼见
 
或复见人身坏命终,或生无想,或生无色,或入涅槃,求彼生处不能得见。
 
未二、显彼思
 
彼作是思[18]:决定无有化生众生,以彼处所不可知故。
 
  或生无想等者:由生无色,无所依身;或入涅槃,当不更生;故无中有可得。又生无想,虽有中有,然相难见。彼诸外道依此三事,便作是思:一切定无化生众生。
 
午六、世间无真阿罗汉2 未一、由彼见
 
或于自身起阿罗汉增上慢已,临命终时,遂见生相。
 
未二、显彼念
 
彼作是念:世间必无真阿罗汉,如是广说。
 
  或于自身起阿罗汉增上慢等者:或有外道自未证得阿罗汉果,起增上慢,妄谓已证,苦已解脱;然命终时生相现前,彼见是已,便拨流转对治还灭,说如是言:世间必无真阿罗汉,亦无正至正行,乃至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如是广说应知。下杂染中别释其相。(陵本八卷十四页615)
 
丑二、大乘恶取空者2 寅一、问
 
问:复何因缘,或有起如是见,立如是论:无有一切诸法体相?
 
寅二、答2 卯一、出彼由
 
答:以于如来所说甚深经中,相似甚深离言说法不能如实正觉了故。又于安立法相不如正理而思惟故,起于空见。
 
卯二、显彼念
 
彼作是念:决定无有诸法体相。
 
  无有一切诸法体相等者:谓有一类大乘恶取空者,拨无一切诸法体相。此于如来所说甚深经典不能如实解所说义,不如正理,虚妄分别,是故名为恶取空者。如来经典有二甚深。一、空性甚深,二、缘起甚深。此中唯约空性相应,说名甚深。如甚深义,于一切法离言自性而起言说,是名相似甚深离言说法。又彼大乘恶取空者,由于大乘安立法相不正思惟,起如是见,立如是论:一切唯假,是为真实,若作是观名为正观。彼于虚假所依处所实有唯事,拨为非有,是则一切虚假皆无,何当得有一切唯假是为真实。如下菩萨地说。(陵本三十六卷十六页2976)大乘法相略有三种。一、遍计所执相,二、依他起相,三、圆成实相。遍计所执相唯假非实,依他起相、圆成实相唯实非假。于此安立,颠倒思惟,执一切假,名不如理。
 
子三、理破2 丑一、别征诘2 寅一、诘外道4 卯一、破无施与等2 辰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为有生所受业及后所受业?为一切皆是生所受耶?
 
  生所受业及后所受业者:谓若造业能感无间生果,是名生所受业,亦名顺生受业。若业能感彼后生果,是名后所受业,亦名顺后受业。如下杂染中说。(陵本九卷八页663)
 
辰二、别诘2 巳一、生受后受俱有难
 
若俱有者,汝先所说无有施与,无有爱养,无有祠祀,无有妙行,无有恶行,无有妙行、恶行业果异熟,无此世间,无彼世间,不应道理。
 
  若俱有等者:意难若有后所受业,即所感果非唯生受。汝依天眼见无间生,说无施与,乃至无此世间,无彼世间,不应道理。
 
巳二、无有后受难
 
若言无有后[19]所受者,诸有造作净与不净种种行业,彼命终已,于彼生时,顿受一切净与不净业果异熟,不应道理。
 
  若言无有后所受等者:意难若唯生所受业,便应于无间生顿受一切业果异熟。然实不尔,故不应理。
 
卯二、破无父无母3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凡从彼胎藏及从彼种子而生者,彼等于此为是父母?为非父母耶?
 
辰二、别诘2 巳一、是父母难
 
若言是父母者,汝言无父无母,不应道理。
 
巳二、非父母难
 
若言彼非父母者,从彼胎藏及彼种子所生,而言非父非母,不应道理。
 
辰三、简过
 
若时为父母,是时非男女;若时为男女,是时非父母;无不定过。
 
卯三、破无化生有情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为有彼处受生众生,天眼不见?为无有耶?
 
辰二、别诘2 巳一、若有不见难
 
若言有者,汝言无有化生众生,不应道理。
 
巳二、若无不见难
 
若言无者,是则拨无离想欲者、离色欲者、离三界欲者,不应道理。
 
  为有彼处受生众生天眼不见等者:此中征诘,谓若受生众生,有为天眼所不见者,是则或生无想,不应由不见故,而言无有化生众生。若无天眼所不见者,是则离想欲者、离色欲者、离三界欲者现非不有,而拨为无,不应道理。
 
卯四、破世间无真阿罗汉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为有阿罗汉性,而于彼起增上慢?为无有耶?
 
辰二、别诘2 巳一、有增上慢难
 
若言有者,汝言世间必定无有真阿罗汉,不应道理。
 
巳二、无增上慢难
 
若言无者,若有发起不正思惟,颠倒自谓是阿罗汉,此乃应是真阿罗汉,亦不中理。
 
  为有阿罗汉性而于彼起增上慢等者:此中征诘,谓若许有非阿罗汉而起增上慢者,便不应言世间定无真阿罗汉。若言无有起彼慢者,是则颠倒自谓是阿罗汉,应是真阿罗汉。如是二种,理俱不可。
 
寅二、诘大乘恶取空者2 卯一、总征
 
又应问彼:汝何所欲?圆成实相法、依他起相法、遍计所执相法为有?为无?
 
卯二、别诘2 辰一、有三相难
 
若言有者,汝言无有一切诸法体相,不应道理。
 
辰二、无三相难
 
若言无者,应无颠倒,亦无染净,不应道理。
 
  若言无者应无颠倒等者:谓若无有圆成实相等法,是则由无遍计所执相法,应无颠倒可得;由无依他起相,应无杂染可得;由无圆成实相,应无清净可得。然皆不尔,故不应理。如有颂云:由熏起依他,依此生颠倒;如是互为缘,展转生相续。(显扬论十六卷六页31,558a)此中颠倒成有遍计所执相法。又有颂云:假有所依因,若异坏二种。杂染可得故,当知依他有。(显扬论十六卷十页31,558c)此中杂染成有依他起相法。又有颂云:于依他执初,熏习成杂染;无执圆成实,熏习成清净。(显扬论十六卷十三页31,559c)此中清净成有圆成实相法。今此所说应无颠倒,亦无染净,应依彼颂配释差别。
 
丑二、结略义
 
如是若生后所受故,非不决定故,有生处故,有增上慢故,有三种相故,不应道理。
 
子四、结斥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癸十四、妄计最胜论4 子一、标计2 丑一、所计
 
妄计最胜论者,谓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婆罗门是最胜种类,剎帝利等是下劣种类;婆罗门是白净色类,余种是黑秽色类;婆罗门种可得清净,非余种类;诸婆罗门是梵王子,从大梵王[20]口腹所生,从梵所出,梵所变化,梵王体胤。
 
丑二、能计
 
谓斗诤劫诸婆罗门作如是计。
 
子二、叙因2 丑一、问
 
问:何因缘故,诸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丑二、答2 寅一、总标
 
答:由教及理故[21]
 
寅二、别释2 卯一、由教
 
教如前说。
 
卯二、由理2 辰一、出彼人
 
理者,谓如有一,为性寻思,乃至广说。
 
辰二、明彼立
 
以见世间真婆罗门性具戒故,有贪名利及恭敬故,作如是论[22]
 
  以见世间真婆罗门性具戒故等者:诸婆罗门略有三种。一、种姓婆罗门,二、名想婆罗门,三、正行婆罗门。于中第三名真婆罗门。已能驱摈恶不善法,名性具戒。由见世间此种类故,计婆罗门以为最胜。又见世间所余种类有贪利养及恭敬故,计余种类以为下劣。故作是论。
 
子三、理破2 丑一、别征诘2 寅一、由产生等难2 卯一、举产生难2 辰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为唯余种类从父母产生?为婆罗门亦尔耶?
 
辰二、别诘2 巳一、唯余种类难
 
若唯余种类者,世间现见诸婆罗门从母产生,汝谤[23]现事,不应道理。
 
巳二、婆罗门亦尔难
 
若婆罗门亦尔者,汝先所说诸婆罗门是最胜种类,剎帝利等是下种类,不应道理。
 
  为唯余种类从父母产生等者:此中征诘,意难诸婆罗门亦从父母产生。云何得知是梵王子,乃至梵王体胤?而言婆罗门是最胜种类,不应道理。
 
卯二、例作业等难9 辰一、作业
 
如从母产生,如是造不善业,造作善业,造身语意恶行,造身语意妙行,于现法中受爱不爱果,便于后世生诸恶趣,或生善趣。
 
  如是造不善业至或生善趣者:意难诸婆罗门造业受果,同余种类,不应计胜。谓由先世造不善业,造作善业,于现法中受爱不爱果;复由现法造身语意恶行,或彼妙行,便于后世生诸恶趣,或生善趣。如是差别,结略义中作业故摄应知。
 
辰二、受生
 
若三处现前,是彼是此,由彼由此,入于母胎,从之而生。
 
  三处现前至从之而生者:意难诸婆罗门同余受生,即结略义受生故摄。三处现前,得入母胎。一、其母调适,而复值时;二、父母和合,俱起爱染;三、健达缚正现在前。如前意地中说。(陵本一卷十七页90)于入胎时,或当欲为女,或当欲为男,依此说言是彼是此。若当欲为女,彼即于父便起会贪;若当欲为男,彼即于母起贪亦尔;乃至广说;依此说言由彼由此。亦如前意地说。(陵本一卷十八页94)诸胎生者皆同此相,唯婆罗门计为最胜,不应道理。
 
辰三、工巧业处
 
若世间工巧处,若作业处。
 
  若世间工巧处若作业处者:若由工巧智为先而有所作,名工巧处。所余身语所作,名作业处。结略义中工巧业处故摄。
 
辰四、增上
 
若善不善,若王若臣,若机捷,若增进满足。
 
  若善不善若王若臣至增进满足者:若善不善,谓业增上。若王若臣,谓位增上。若机捷,谓辩才增上。若增进满足,谓财富安乐自在增上。结略义中增上故摄。
 
辰五、彼所顾录
 
若为王顾录以为给侍,若不顾录。
 
  若为王顾录至不顾录者:为王顾录,谓事王业。若不顾录,谓除事王,余营农等。结略义中彼所顾录故摄。此前为显诸有情类自体生已,随堕世俗,造作诸业,故别别说。
 
辰六、老病死法
 
若是老病死法,若非老病死法。
 
  若是老病死法若非老病死法者:谓于三学起邪行时,便不堪任超越疾病、衰老、夭殁,是名老病死法。若于三学起正行时,即能超越如是三事,名非老病死法。云何三学?谓增上戒学、增上心学、增上慧学。于此三学邪行、正行,摄事分中广释其相。(陵本九十四卷五页7071)结略义中应说未说,疑有脱文。
 
辰七、梵住
 
若修梵住已,生于梵世,若复不尔。
 
  若修梵住等者:依世间道修习离欲,名修梵住。住静虑中不退转故,于此命终生彼静虑,名生梵世。结略义中梵住故摄。
 
辰八、修觉分
 
若修菩提分法,若不修习。
 
  若修菩提分法等者:此显依出世道修习离欲。如有颂言:觉分有众多,最初三十七。谓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觉支、八圣道支,是名三十七菩提分法。于此亲近积集,若修、若习、若多修习,是名为修。下声闻地广释其相。(陵本二十八卷十五页2378)结略义中修觉分故摄。
 
辰九、证菩提
 
若悟声闻菩提、独觉菩提、无上菩提,若复不尔。
 
  若悟声闻菩提等者:谓有一类待佛出世,从佛听闻正法音声,证法现观,乃至得证阿罗汉果,是名声闻菩提。或有一类出无佛世,无师自能修三十七菩提分法,证法现观,乃至成阿罗汉,是名独觉菩提。复有一类依菩萨道,一切烦恼并诸习气无余永害,遍一切种不染无明无余永断;是名无上菩提。结略义中证菩提故摄。
 
寅二、由戒闻胜难2 卯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为从胜种类生,此名为胜?为由戒闻等耶?
 
卯二、别诘2 辰一、种类胜难
 
若由从胜种类生者,汝论中说:于祠祀中,若戒闻等胜,取之为量。如此之言,应不中理。
 
辰二、戒闻胜难
 
若由戒闻等者,汝先所说诸婆罗门是最胜类,余是下类,不应道理。
 
  为从胜种类生此名为胜者:此中征诘,显彼前后自语相违,如文易知。结略义中戒闻胜故摄。谓持彼戒禁,从彼多闻,彼计为胜,名戒闻胜。
 
丑二、结略义
 
如是产生故,作业故,受生故,工巧业处故,增上故,彼所顾录故,梵住故,修觉分故,证菩提故,戒闻胜故,不应道理。
 
子四、结斥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癸十五、妄计清净论4 子一、标计2 丑一、所计3 寅一、计现法涅槃2 卯一、总标
 
妄计清净论者,谓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若我解脱,心得自在,观得自在,名为清净[24]
 
  若我解脱心得自在等者:意谓解脱于人趣中俱生匮乏、饥渴等苦,生诸天中,于妙五欲纵任自在,随欲自在,是名心得自在。或复解脱忧、苦、喜、乐诸下地受,生初静虑或至第四,是名观得自在。
 
卯二、别释2 辰一、心得自在
 
谓于诸天微妙五欲坚着摄受,嬉戏娱乐,随意受用,是则名得现法涅槃,第一清净。
 
  谓于诸天微妙五欲坚着摄受等者:此中诸天,谓欲界天。于诸天中,从四王众天乃至知足天,现住欲尘,富贵自在,众妙五欲甚可爱乐,唯发喜乐。恒为是乐牵引其意,以度其时。如前有寻有伺地说。(陵本四卷十七页312)是名于妙五欲坚着摄受,嬉戏娱乐。此谓纵任自在。又乐化天变化欲尘,富贵自在;他化自在天由他所化诸欲尘故,富贵自在。如前有寻有伺地说。(陵本五卷六页340)是名于妙五欲随意受用。此谓欲自在。依此计为现法涅槃,第一清净。
 
辰二、观得自在
 
又有外道,起如是见,立如是论:若有离欲恶不善法,于初静虑得具足住,乃至得具足住第四静虑,是亦名得[25]现法涅槃,第一清净。
 
  若有离欲恶不善法等者:烦恼欲因所生种种恶不善法,如身恶行、语恶行等,名欲恶不善法。由断彼故,说名离欲恶不善法。于一所缘,系念寂静,正审思虑,故名静虑。静虑有四。离生喜乐,是名为初;定生喜乐,是名第二;离喜妙乐,是名第三;舍念清净,是名第四。于诸静虑别别修习,获得究竟能正安住,是名于初静虑得具足住,乃至得具足住第四静虑。依此亦计现法涅槃,第一清净。
 
寅二、计沐浴支体2 卯一、举于孙陀利迦河
 
又有外道起如是见,立如是论:若有众生,于孙陀利迦河沐浴支体,所有诸恶皆悉除灭。
 
卯二、例于婆湖陀河等
 
如于孙陀利迦河如是,于婆湖陀河、伽耶河、萨伐底河、殑伽河等中沐浴支体,应知亦尔,第一清净。
 
寅三、计持狗戒等
 
复有外道,计持狗戒以为清净,或持牛戒,或持油墨戒,或持露形戒,或持灰戒,或持自苦戒,或持粪秽戒等,计为清净。
 
丑二、能计
 
谓说现法涅槃外道,及说水等清净外道作如是计。
 
子二、叙因2 丑一、问
 
问:彼何因缘,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丑二、答2 寅一、总标
 
答:由教及理故。
 
寅二、别释2 卯一、由教
 
教如前说。
 
卯二、由理2 辰一、计现法涅槃者2 巳一、出彼人
 
理者,谓如有一,为性寻思,乃至广说。
 
巳二、显彼见
 
彼谓得诸纵任自在、欲自在、观行自在,名胜清净。然不如实知纵任[26]自在等相。
 
  彼谓得诸纵任自在等者:纵任自在、欲自在,谓于五欲心得自在。观行自在,谓于静虑观得自在。彼诸外道计胜清净,而实不知彼彼诸相。由彼得诸纵任自在、欲自在者,虽无人趣诸匮乏苦,然有烦恼欲贪相应,未能远离,不应妄计最胜清净。又彼得诸观行自在者,虽能远离烦恼欲贪,而未能舍色无色贪,亦不应计最胜清净。是谓不如实知纵任自在等相。
 
辰二、计持自苦戒者
 
又如有一,计由自苦身故,自恶解脱;或造过恶,过恶解脱。
 
  又如有一计由自苦身故自恶解脱等者:此中自恶解脱,意说新不善业能令解脱。谓如彼计,现在新业由不作因之所害故。或造过恶,过恶解脱,意说宿不善业能令解脱。谓如彼计,由勤精进吐旧业故。如前宿作因论中说。(陵本七卷一页473)今于此中略牒彼计,故作是说。
 
子三、理破2 丑一、别征诘3 寅一、破计现法涅槃2 卯一、于欲自在2 辰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若有于妙五欲嬉戏受乐者,为离欲贪?为未离耶?
 
辰二、别诘2 巳一、已离欲难
 
若已离者,于世五欲嬉戏受乐,不应道理。
 
巳二、未离欲难
 
若未[27]离者,计为解脱清净,不应道理。
 
卯二、于观自在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诸得初静虑乃至具足住第四静虑者,彼为已离一切贪欲?为未离耶?
 
辰二、别诘2 巳一、已离一切欲难
 
若言一切离者,但具足住乃至第四静虑,不应道理。
 
巳二、未离一切欲难
 
若言未离一切欲者,计为究竟解脱清净,不应道理。
 
寅二、破计沐浴支体2 卯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为由内清净故究竟清净?为由外清净故究竟清净?
 
卯二、别诘2 辰一、由内清净难
 
若由内者,计于河中沐浴而得清净,不应道理。
 
辰二、由外清净难
 
若由外者,内具贪瞋痴等一切垢秽,但除外垢便计为净,不应道理。
 
寅三、破持狗戒等2 卯一、受净不净难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为执受净物故而得清净?为执受不净物故得清净耶?
 
辰二、别诘2 巳一、受净物难
 
若由执受净物得清净者,世间共见狗等不净,而汝立计执受狗等得清净者,不应道理。
 
巳二、受不净物难
 
若由[28]执受不净物者,自体不净而令他净,不应道理。
 
卯二、邪行正行难2 辰一、总征
 
又汝何所欲?诸受狗等戒者,为行身等邪恶行故而得清净?为行身等正妙行故得清净耶?
 
辰二、别诘2 巳一、由行邪行难
 
若由行邪恶行者,行邪恶行而计清净,不应道理。
 
巳二、由行正行难
 
若由正妙行者,持狗等戒则为唐捐,而计于彼能得清净,不应道理。
 
丑二、结略义
 
如是离欲不离欲故,内外故,受净不净故,邪行正行故,不应道理。
 
子四、结斥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如是离欲不离欲故等者:如前征诘,文易可了。今结略义,依次应知唯最后计。由自苦身能解脱恶,未申征诘。当知如前宿作因论文中已破,故不更难。
 
癸十六、妄计吉祥论4 子一、标计2 丑一、所计
 
妄计吉祥论者,谓如有一,若沙门、若婆罗门,起如是见,立如是论:若世间日月薄[29]蚀,星宿失度,所欲为事皆不成就;若彼随顺,所欲皆成。为此义故,精勤供养日月星等,祠火诵呪,安置茅草,满瓮[30]频螺果及饷佉等。
 
丑二、能计
 
谓历算者作如是计。
 
子二、叙因2 丑一、问
 
问:彼何因缘起如是见,立如是论?
 
丑二、答2 寅一、总标
 
答:由教及理故。
 
寅二、别释2 卯一、由教
 
教如前说。
 
卯二、由理3 辰一、出彼人
 
理者,谓如有一,为性寻思,乃至广说。
 
辰二、显彼见
 
彼由获得世间静虑,世间皆谓是阿罗汉。若有欲得自身富乐,所祈果遂者,便往请问。然彼不如实知业果相应缘生道理,但见世间日月薄蚀、星度行时,尔时众生净不净业果报成熟,彼则计为日月等作。
 
辰三、明彼立
 
复为信乐此事者建立显说。
 
  然彼不如实知业果相应缘生道理者:诸有情类无始时来,自业增上,能感自体,即此自体名异熟果;共业增上,能起世间,即此世间名增上果。日月星度皆世间摄,依有情业,彼方得有。由诸有情净不净业果报成熟,尔时便有日月薄蚀、星宿失度等相显现,是名业果相应缘生道理。
 
子三、理破2 丑一、别征诘2 寅一、总征
 
今应问彼:汝何所欲?世间兴衰等事[31],为是日月薄蚀星度等作?为净不净业所作耶?
 
寅二、别诘2 卯一、日等所作难
 
若言日等作者,现见尽寿随造福非福业,感此兴衰苦乐等果,不应道理。
 
  感此兴衰苦乐等果者:此中等言,等取诸有所作,或得或失。
 
卯二、净不净业所作难
 
若净不净业所作者,计日等作,不应道理。
 
丑二、结略义
 
如是日等作故,净不净业作故,不应道理。
 
子四、结斥
 
是故此论非如理说。
 
壬五、结
 
如是十六种异论,由二种门发起观察,由正道理推逐观察,于一切种皆不应理。
 
  由二种门发起观察等者:谓于十六异论征诘义中,问彼所欲,由二差别令随意答,是名由二种门发起观察。复于其中展转征诘,斥其非理,是名由正道理推逐观察。由此当知十六异论皆不如理作意施设建立,是名于一切种皆不应理。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卷第七
 


[1] 「謂」,磧砂、大正、陵本作「猶」。
[2] 「後」,磧砂作「彼」。
[3] 「士」,磧砂作「七」。
[4] 「謂」,磧砂、大正、陵本作「由」。
[5] 「欲」,磧砂作「故」。
[6] 「汝何所欲?」,磧砂、大正、陵本原置「今當問彼」後。韓清淨註:依顯揚論改之。
[7] 「此」,磧砂作「比」。
[8] 「顛狂」,披尋記原作「癡狂」。顯揚論原文作「顛狂」。
[9] 「如是」,磧砂作「彼」。
[10] 「由」,磧砂作「曰」。
[11] 磧砂、大正、陵本無「我是」二字。
[12] 「瀑」,磧砂作「暴」。
[13] 「欻」,磧砂作「欲」。
[14] 「任」,磧砂、大正作「住」。
[15] 「二」,磧砂作「三」。
[16] 「諸」,磧砂作「者」。
[17] 「壽」,大正作「受」。
[18] 「思」,大正作「念」。
[19] 「後」,磧砂作「彼」。
[20] 磧砂無「從大梵王」。
[21] 磧砂無「故」。
[22] 「論」,大正作「計」。
[23] 「謗」,磧砂作「說」。
[24] 磧砂、大正、陵本無「名為清淨」。韓清淨註:依顯揚論增。
[25] 「得」,磧砂作「謂」。
[26] 「任」,磧砂作「住」。
[27] 「未」,磧砂作「已」。
[28] 「由」,磧砂作「曲」。
[29] 「薄」,磧砂作「剝」。
[30] 「甕」,大正作「盆」。
[31] 磧砂無「事」字。

{返回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八
下一篇: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六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七十五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六十三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十五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八十九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四十九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六十七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五十三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四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五十六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六十八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惭与信[栏目:珍珠之鬘·冈波巴大师全集]
 善财童子参学报告(二三)第二集[栏目:善财童子参学报告·净空法师]
 06-050修行语录[栏目: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6年]
 死在喇荣[栏目:行者随笔]
 弘斯正理门 妙尽自他共——论玄奘对因明的历史贡献[栏目:因明学参考资料]
 婚姻[栏目:生活的层次·迷悟之间]
 朝暮课诵白话解释卷上 五、上来偈赞[栏目:佛法大意·朝暮课诵白话解释合刊]
 如何超越人生困境 如何运用生命的低潮[栏目:法鼓山智慧随身书·心灵成长]
 时刻意识人生[栏目:法云法师文集]
 如何修习金刚乘[栏目:嘉察仁波切]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