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七章 轻弃人王成法王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6982

第一篇 莲花王 第七章 轻弃人王成法王

前前后后前前

是秘密 大秘密 真秘密 究极秘密

密行持明

舍弃王位 到远方

成佛

因陀罗部底王了解了这个因缘的来龙去脉之后,就思维如何来使这件事情得到圆满的解决。首先他为那死去的小儿,施行盛大的佛事,而且给予诸侯许多的财宝作为补偿;同时国王又给予劝慰,使他心中的瞋恼消除,然后向大家公布,让太子在宫中闭关忏悔,不准外出,使大家了解国王有惩罚太子的决心,而太子也能够依律奉行,自修忏悔。

国王要太子深居在深宫之中,并随时派遣百名的大力士,分别把守外门、内门与中门,强令禁止太子,不许太子出门到城外去。而且更将宫城外面的城壕挖深,关起城门,调遣大队人马守护城门。因陀罗部底王从这因缘里面,也了知太子或许将不会久安于国中,所以开始了预先的防卫,一方面既可以给予国人交代,再则也可使太子断除了去国的因缘。

因陀罗部底王在宫中安排了各种吉祥欢喜的娱乐,希望使莲花王太子能够断绝出宫的念头,而安适地居住在乌仗那的皇宫之中。

有一天,莲花王太子与妃子持光女就寝之后,持光女做了一个梦,梦中见到了许许多多可怖可畏的境界。她见到了整座山在摇晃着,而大地引起了各种奇异的震动,大树连根被拔起,地面也裂开了,天地昏乱颠倒,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在摇滚着。不止如此,持光女竟然见到自己的头发一根一根地落下来,而且看到她的牙齿,一颗一颗地往下掉,当掉在地上时,还铿锵有声。

在恶梦之中,持光女从极端的恐怖中惊醒过来,并且一面惊噩不止,一面哀号着。直到完全清醒过来之后,她的身体僵直得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她胆战心惊,大声哭泣而难以抑止。

这时莲花王太子用温柔的眼光注视着爱妃,一只手揽扶着爱妃,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拍抚着她,让持光女慢慢地安静下来。

太子就问持光女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做了恶梦而惊吓难止呢?”

这时持光女就将梦中的景象,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莲花王太子,莲花王太子就宽慰王妃说:“持光女啊!我的爱妃,你是清净无染,毫无罪过的,而且你的心地善良,所以你的所见所思所闻,都应该是善根的发相,千万不要恐惧啊!你刚才所梦到的,其实都是吉祥的好梦。我们修学佛法的人,对于梦境的观察与一般众生是完全不一样的,你不要被梦中的虚幻景象吓住了,安心地睡吧!这些景象都是代表我们的业障即将清净,在佛法的修学与度生的事业上,都将得到增长的象征。”

说着,他就安慰着已经吓得手足无力的持光女,慢慢地让持光女安眠入睡。这时莲花王太子心中,已宛如明灯一样,彻见了这一切因缘。

其实持光女梦到了整座山在摇晃、大地碎裂动摇,与大树连根拔起,这些在佛法中都是代表着,这个世间即将出现伟大的成就者。就宛如佛陀出现在世间之时,大地会发生六种震动一样。而树的连根拔起,更是表示众生的无明命根,将被连根拔除。众生轮回六道的命根,都是从无始无明的业障所产生的。无始无明纠缠着贪、瞋、痴,支撑着造作业障的身、口、意,去贪染挣扎于轮回大海。而这一切无明的根源,现在将被连根拔起了。至于天地摇晃、翻滚,代表所有颠倒梦想的世间要被扶正,一切魔宫都将震动,一切如来的事业也即将增长。另外头发一根一根地落光,是代表具足成就清净比丘的因缘;而牙齿一颗一颗地掉光,则是代表能够去除染污的众事,而具足一切清净。这些都是吉祥的因缘啊!

太子心中有了决定,于是起身慢慢地走向国王的寝宫。这时太子安住在吉祥的心意之中,所以周身映幻看层层的光明,宛若流星一般。他在宫中安详地走动着,宫中也现起了层层的祥光。这时,因陀罗部底王正在睡梦当中,忽然间,祥光映入了眼帘,他从梦中醒了过来。

这时他睡眼惺忪的说:“咦!是不是清晨的时候到了?是不是太阳出来了?但太阳应该没有这么早出来吧!”

等他张开眼睛一看时,原来是太子身上发着闪闪的祥光,来到了他跟前。这时他十分讶异,向莲花王太子问道:“孩子啊!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在寝宫当中睡觉,而跑到这里来呢?如果你不睡觉的话,你那像莲花一般清明的眼睛会受损的,那会影响你庄严的神气。你要注意身体,好好休息啊!”

这时莲花王太子,双足跪下,向父王合掌说道:“父王啊!我大恩的父王啊!请你静静地听我叙说。我在这个世界化身出现,是为了一心想成就佛道,想在这一生里圆满成佛,来救度众生。所以如果我每天直挺挺地睡在那里,像一具死尸一般,那是与我的本愿不合的;对我而言,也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幸福可言。我希望能够抛弃一切懈怠与散慢的心,专志一意地去追求佛陀的教理,实践我对众生所发起的菩提心,圆满佛果。我亲爱的父王啊!请您不要为我伤心,不要为我忧愁,毕竟修持成佛才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因陀罗部底王听了莲花王太子至情至性的言语之后,十分感伤地落下了眼泪,就向他的爱子说道:“孩子啊!你为了使众生得到究竟的安乐,而发起这样殊胜的心愿,我心中实在是悲欣交集。我可爱的孩子啊!事实上我跟你一样,都是要救度一切的众生。我们都在缘起中示现降生在人世间,要来帮助众生。现在我在这因缘里面成为一个王者,但是我却没有一个可以继承我事业的人,所以我敞开所有的宝库,来做种种布施的事业,积聚广大的福德资粮,并且千里迢迢的去航海探险。

“我本来已经不再寄望有任何子嗣了,但是我竟然能够具有这样清净的因缘,在莲花树上发现安住在无生境界,能够超越因果对待的殊胜的化身。而且我不只有幸能够认识你这位——圆满清净以莲花化身无父无母的法尔佛陀,乃至竟成为我的儿子。说真的,我心中已经完全满足,感觉到一切愿满了。

“我现在希望你能够承继我的王位,来帮助一切众生,使正法得到宏扬,并且使究竟无上的密乘得到圆满。我希望你能够承继我的王位,来领导这个国土的众生,使他们安住于无上清净的境界。而整个国家的人民,还有我,都将奉侍你成为宛如头顶上最珍贵的摩尼珍宝一样。其实一切佛法是不离世间的,最究竟的菩提法也是要融摄世、出世间才能圆满。而无上的密乘,更是要在世间当中,勇猛的实践金刚之道才算究竟啊!

“所以你千万不要有错谬的见解,而厌恶这世间的有为法,这是违反大乘佛法与密乘的教理的。请你用智慧、仁慈、悲心来照顾、嗣育我及周遭的人们吧!这是你的责任,这是你的悲心,你不能够逃弃这样的悲心与责任的。你如果逃弃这样的悲心的话,那么你的菩提将不能圆满,也不能够成就究竟的佛果。”

莲花王太子听了父王的这一番话之后,就十分恳切地向父王说道:“父王啊!贪欲、瞋恨与愚痴,这三毒的病根是很难摆脱的,就像我们的影子一样,在生生世世当中,纠缠着我们,引导着我们,制造了黑业。就像乌云所覆盖的大地一样,一片的黑暗。事实上,我们所行、所现起、所作的一切,虽然是用正念迎向光明,但是我们真正扪心自问,往身后观察,当我们看到所面见的光明时,它的背后,不正是我们黑暗的贪瞋痴的影子所显现的吗?或许我们可以口气很大,很理直气壮地傲视别人,但其实这正是在遮盖着我们心里面脆弱的、而且充满了罪恶的贪瞋痴。

“真正的修行人,应该自内反省,来观察自己贪瞋痴的影子,使自己的身体、心灵能像透明的水晶一样,没有任何杂染。不必反射任何的阳光,让光明照射到心灵的最深处,让心灵不再有任何贪染的欲望,使所有的贪瞋痴自然消融无际。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应是这么柔软,能够柔顺的接受一切光明,而不会霸道地将所有的光明反射回去。他圆满地具足着光明,并且绝不会像假修行人一般,将这光明,说是从自身所散射出的。

“众生的可怕我执,带着贪瞋痴三种邪毒,并且用身口意业来不断地造作轮回。有了贪瞋痴三种根本大毒的凡夫,事实上根本没有办法忍受任何痛苦,连身上一点一滴的痛苦,都没有办法有刹那间的安住,当然更没有办法安住在清净的境界里面,何况是具足忍波罗蜜呢?

“众生连身上一点卑微细小的痛苦,都难以忍受,我们怎么敢期望他们能够忍受地狱、饿鬼、畜生这三毒恶趣最深重的苦难呢?我不知道这么可怕、广大的痛苦,何时会来到?而我们却把现生当成永恒,当成长远不坏的,而且用尽一切心力来保护着,这真是颠倒梦想啊! 。

“父王!我现在需要修行清净的道果,我实在无法在这样无知、愚蠢、具足了贪瞋痴众毒的人群当中生活下去了。在这些具足了贪瞋痴三毒的众生当中活下去,实在是生不如死啊!父王!我不会依恋在如幻因缘当中,不断轮回于六道,我不会依恋这像涂满了蜜糖,而里面的实相却完全是贪瞋痴无明的苦果,我不应该在这样外表安适,而内里实在是永无休止的苦痛当中,苟活下去。

“父王!我希望能够让我出家成为一个沙门。因为清净的比丘,让我能够抛开一切的杂念污染,让我能够坚固安住在菩提心当中,修行密乘的大道,修行无上的究竟境界。父王啊!希望你能够满足我的愿望吧。”

说着,莲花王太子的眼泪流了下来,他真实地感觉在一群贪瞋痴众毒具足的人群当中居住,事实上比在阿鼻地狱当中,忍受着凌迟之苦,受着黑风、受着寒毒、受着烈焰的焚烧都还苦痛。

这些外在苦痛都是可以忍受的,但是心的苦痛却是永恒的纠缠;外在的苦痛,可以经由禅定,可以经由观想,可以经由切断神经系统来降伏,但是内心那种心灵最深处的苦痛,却是如影随形,永远没有办法断治的。即使是安住在无想定当中,一出定之后,仍然还是立即感受到无明众毒的纠缠,这么可怕的事情,莲花王太子是彻底观见了。这正是菩萨畏因,众生畏果的示现吧!

这时因陀罗部底王的心中实在是十分的难忍,十分的刺痛,他总算找到了一个清净的化身,成为他的儿子,而且要承继他的王位,但是现在他却要离开王宫,要到远方去修行,他的心在十分苦痛当中,而泪流满面。

他用哽咽的声音,痛苦地断断续续地呻吟道:“呜啊!为什么生命是那么无常,为什么人间是那么苦痛,为什么我竟然不能够在没有见到你之前,就让我两眼永远瞎了,甚至在又穷又病当中死去?为什么世间是那么苦痛,带给了我希望,又活生生地把我这最光明的希望,从心里头狠狠地挖走了?

“一个人的心到底能够经过几次的摧残呢?我这样子活着又有什么用呢?阎罗法王你为什么不来勾走我的神识,让我现在就逝去?世间当中,所有的苦痛,所有的忧愁,还有比这个更痛苦的吗?佛陀啊!一切护法、天神啊!为什么要让我永远纠缠在希望与失望当中呢?”

这时莲花王太子,安慰他的父王说:“父王啊!我们都是密乘的修行人,我们都是了知正法的,都应该安住在正念当中,您现在应该了悟一切诸佛菩萨所教导我们的法义吧。过去的诸佛菩萨,他们曾经不断地劝慰我们,在许许多多的经典里面,也给予我们清净的导引。

“事实上我也曾经想过,要以世俗谛的道路,来满足父王您心中最深刻的期望。但是父王您心中最深刻的期望,反而将成为您生命中最大的障碍啊!

“现在,父王!让我用至诚至念的心,唱诵一首修行曲,讲述我现在心中的觉受来安慰您,请安心听我叙述:

有缘故人相会 最后终将离散

暂时聚首相遇 最后必将远离

世间无常 没有任何不变的有为法

一切君臣的相遇 恍若市集

纷纷扰扰 终是晨时相聚暮时散逸

过去的人 已经离世远去

生命的无常变化 总是令人悲怜

我们的身体是有为之法 必然终将毁弃

人生匆匆 宛如过客一般速来速去

一切的有为法 都是现前无常的

我们将我执的墙围加高 关住在里面

也不能够增长帮助我们长生不老

一切的亲情只能令人衰老

不能使人生命长住

具足广大的财富 也终将散去

徒增我们的苦痛而已

人间的英雄虽然叱咤风云

也难逃生命的期限

流浪在十方

真正实证了佛法的修持

才可了悟究竟的真理

我要找到真实的一乘教

皈命真实的如来之道

让父母也能够成就无上的佛果

这才是真正的大孝

愿父王一切都吉祥。”

莲花王太子一面唱诵着偈颂,一面在父王之前发愿,希望能够使因陀罗部底王安心。

国王心中本来也是清楚明白的,只是父子因缘难舍而已,此时他心中若有所悟,就不断地点头,连连称是。国王心中也了悟,这才是莲花王太子应该走的真正道路,这时他的心念安住在清净无染之中,断除了一切对爱子的贪恋。

因陀罗部底王忍住了心中难忍的苦痛,向莲花王太子说:“爱儿啊!我祝你一切如愿,早日修证成就佛果。”

说罢用衣裹着头,大哭了起来。

莲花王太子眼角湿了,静静地看着哀伤的国王,心中实在是十分的苦痛,十分的难忍。但是为了究竟的利益众生,为了成证圆满的佛果,他必须如实地离去。这时他向父王顶礼告别,慢慢地回到了寝宫当中。

黎明来到了,今日的阳光似乎特别的温暖,也特别的柔和。莲花王太子为了实践远离乌仗那国修行的因缘,所以在黎明的时候,就传下了上朝的命令,要王臣们全部聚集到王宫当中,来成就他舍弃王位的因缘。

莲花王太子即将舍弃王位,而出家修行了,他要受持密法的禁戒律仪。此时大臣们已群集在宫殿当中议论纷纷,不知道到底有什么重要的朝令,太子要召集大家来到王宫?当大家在议论纷纷的时候,莲花王太子已经在佛坛前向佛陀祈愿舍弃了王位,而受持了密教的律仪。

他裸身披挂着六种骷髅的密乘严饰,手握着铃杵与三尖的天杖,在佛前慢慢地舞蹈着,并且用金刚游戏的舞步,舞入了虚空幻化的境界当中。铃杵代表般若智慧与慈悲方便,而三尖的天杖,更是示现了诸佛的法报化三身。他舍弃了王位,在宫庭、在大殿的楼阁之上,跳行着金刚舞步。

这时群臣正聚集在下面的大殿当中,莲花王太子观察着群臣,也了悟在这个缘起之下,他必须以一个具体的因缘,来离开这个国度,而且不能因为他弃绝王位,而使国家产生了种种的纷争。并且在他离去的时候,必须对乌仗那国有着最后的吉祥导引。

在国中有一位大力的魔臣,莲花王太子就是要以超度这个魔臣的眷属为因由。在大悲幻化之中,他示现了秘密的诛法迁识方便。太子假装失手,将天杖与铃杵祭起,诛灭将引发魔难的魔臣的妻与子。

飞空的铃杵,刚好击中魔臣吾巴达的儿子嘎达玛的脑袋上,竟然把他的脑袋打碎了。而三叉天杖直直地**了魔臣的妻子扎达嘎的心中,此时母子两人在一刹那间全部失去了性命。

其实这是莲花王太子以代表智慧与悲心的铃杵,与代表诸佛法报化三身的三叉金刚天杖,用如幻的超度妙法,将他们母子二人的神识,超度到了金刚法界色究竟天,使他们远离魔臣的势力,最终能够得到殊胜的解脱成就,也使魔臣的魔力,受到了压抑。

这时大臣们全部乱成一团,就连希望莲花王太子继续执政的大臣们,登时也慌了手脚。他们刹时不知道如何再支持莲花王太子了,也不知道该如何来使莲花王太子继续执政。这样一来,反而断除了莲花王太子远离乌仗那国的所有缠缚的因缘。

此时,王臣们纷纷议论:“立为储君的莲花王太子,为何老是做出违法乱纪的行为。他上次以石头杀害了诸侯的儿子,惹来极大的祸端,现在才隔没有多久,又将大臣的妻子与儿子杀害了。由这些事情看起来绝非意外,一定是有意的行为,他一定是喜欢杀生,所以故意假借失手,去遂行杀人的行为。这根本不是转轮圣王,这根本是魔王啊!我们应当依据王法来狠狠地责罚,否则他还会继续地违法犯纪。”这时这个大势力魔臣的手下们,甚至还主张应当对莲花王太子施以最残酷的戈弗之刑。

国王听了群臣这样子的禀报之后,心中十分的慌乱和不安。他虽然了知太子的殊胜,也明白太子所要示现的因缘,但是为了使国家安和,使群臣安心,使这些权臣豪门们,不要心生异想,使国家陷入慌乱,所以就附和了他们这些荒谬无知的世俗语言,而说道:“我这个儿子莲花王,到底是佛的化身呢?还是魔鬼的幻化?真是搞不清楚他。但不管怎么样,我看啊!还是不要将他杀死好了,我们就将他贬谪到边疆地区,让他在那边受罚反省吧!”

因陀罗部底王慈爱着太子,他不愿意太子受到群臣所主张的苦刑杀害;但是王法的尊严,却又使他不能不惩治太子,但这一切其实都是莲花王太子早巳预知的幻化游戏啊!

现在因陀罗部底王趁着大家都在场的时候,在表面上,似乎是在惩罚莲花王太子所犯的重罪,但是实地里,却是为莲花王太子开启了一个出离修行的特殊因缘。事实上他是给予莲花王太子最深的恩惠,使他在成佛的道路上没有干扰的自在修行。

此时国王对着莲花王太子,以及众大臣说道:“太子啊!你这位在宝海之中的莲花树上现生,无父无母的清净化身。你具足一切功德与吉祥相好,因为我没有子女,没有继承人,所以立你为我的太子,希望你能够承继我的王业,成为具德的王储。但是没想到你这位太子的行为实在太粗暴了,竟然杀死了大臣的妻子与儿子。

“现在各位大臣希望我用王法来严厉惩治你,甚至希望我施予你戈弗之刑。但是我开启了圣恩给你,将你贬离到遥远的边疆地区去。现在你希望到哪里,就到哪里去吧!远远地离开这个国度,到各处去吧!我现在将你放逐到十方去,希望你善自珍摄反省。”

这时太子向因陀罗部底王回禀道:“父王啊!您永远是我最尊贵的父王!您一切的教诲,一切的光明指引,我必定遵循。在人世当中,父母当然是最尊贵的,也正是父母允许我,我才能够成为王室,也才能够承继国王的大位,然而现在的因缘,让我即将离去。

“但是我要宣说一些过去世的因缘,让大家了解我为何会失手杀人。但请大家相信,这并不是为我自己所行,为我自己失手杀死了大臣的妻儿而辩护,我愿承受这一切所有的责罚。

“因为在佛法的因缘当中,虽然具足菩提心的菩萨行者,可能为了救度众生的缘故,而示现了如幻的罪行;虽然为了甚深悲心的缘故,他必须这样做,但他绝不想因为发心良善的缘故,而企求免罪。就如同释迦牟尼佛在过去世的时候,为了救度五百个商人,不得已将那立即要杀害这五百位商人的强盗杀死一般,佛陀当时救助了这五百个商人,也阻止了这个强盗种下杀人的恶业,但是当他杀害这个强盗,在缘起上仍然犯下了杀人的罪行。

“所以说我杀死了大臣的妻子与儿子,是有极深的缘起存在,现在我要将这一切因缘向父王禀报,但是您要知道我还是欣然地接受父王所给予我的惩罚。

“就如同上一次我失手杀死了诸侯的儿子的因缘一般,这一次我失手杀害了大臣的妻子与儿子的起始因缘,也是在我的前生为乔答摩日种的时候,所种下的缘起。大臣的妻子扎达嘎拉,其实就是当时那位**桑姆的女仆;而大臣的儿了嘎达玛,就是当时的奸商阿里。现在我失手误杀了大臣的妻子与儿子,这实在是藉由此次因缘,来成就深的果报,使他们不再受苦轮回,而受用解脱。

“在表面上,我杀害了他们的生命,但是实际上,是在如幻的大幻迁移神识的游戏当中,超度了他们的生死,使他们脱离生死轮回的苦海,最后能够安住在究竟的密乘当中,而成证圆满的佛道。

“但是,父王啊!王法治国,应当是要从严的。太子犯罪与庶民同罪,将我流放到他方去,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心中无怨无悔,而且欣然喜受。这是我实践菩提心行所应当信受的回报啊!请父王您马上执行这个命令,我欣然喜受,现在也向所有的王臣与百姓谢罪。”

莲花王太子这样子宣说之后,大王虽然明知他所说的是实情,而且心中的难舍之情与痛也不禁在他的脸上展露出来,然而他仍然必须在大众面前表现出对太子所行之事的严正态度,来圆满此次因缘与莲花王太子的心愿。

这时,因陀罗部底王脸上现出十分严肃不愉的神色,而众王臣还是愤愤不平地相互商议,应当将太子流放到何处?

有的说应该将太子流放到勃律的地方,有的说应该放逐到南方的白达地方,有的说应该放逐到孟加拉,有的说应该放逐到外道赤铜洲的地方最适合,有的说应该放逐到房屋洲,有说应该放逐到里域,有人说或许那烂陀是很好的地方,有些人说托嘎尔也可以,有些人说沙河尔,有些人说阿夏的地方,甚至有些人主张应该放逐到大食阿拉伯地方去,有些人则说应该放逐到玛茹则,有些人更是说要放逐到北方的香巴洛的地方。

每个王臣各持己见,竟然争执了起来,大家闹哄哄的,没有定见。这时国王心中很不愉快,而且看到大家争执得实在太不像话,就要求大家肃静下来,然后裁断说:“各位大臣,你们这样莫衷一是,事情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我看这样子好了,莲花王太子他愿意去哪里,就流放到哪里好了。就让他随顺着他自己的心意,到处去流放,只要远离我们的国家就好了。”

这时,这位宛若第二佛陀的莲花王太子,就说道:“父王!法界的一切都是无常幻化的,不只我们的生命无常,连住居的地方也是无常的。一个修证密乘瑜珈的人,安住到哪里,哪里就是净土;到哪一个地方,哪里就是无量光佛所居的光明宫殿。任何地方都是普贤王如来的清净刹土,都是报身佛所居住的奥明天宫啊!

“事实上,我们的生命除了实践佛法之外,实在也没有任何事情是值得我们去珍惜,值得我们去从事的。我在王宫当中,十分幸运地遇到了实践密乘瑜珈的修行人,此时,我的心已经超越了一切对待,已了无生死的缠缚了。所以我不怕受到任何的刑罚,也不会贪恋居住的所在,所以不怕被流放到任何的地方去。

“父王、母后你们两位尊长,请暂时在宫中居住,希望你们一切平安吉祥,在究竟的佛道中,能够日益增长,最终圆满成就佛果。”

莲花王太子说完之后,就向他的父王、母后顶礼。这时王后扶住因陀罗部底王的上身,痛哭失声地说道,“可怜啊!我们如此可爱而举世无双的爱子,为什么竟然要遭到流放的命运呢?这种恶劣的想法,为什么竟然要去做呢?大王啊!让我代替我的爱子来接受流放的刑罚,把我流放到十方各地去吧!让爱子安住在国内吧!我实在不忍心看到这金雕玉琢、清净相好的爱子,到处去流放啊!”

面对王后的苦苦哀求,因陀罗部底王轻轻地说:“王后!你忍着点吧,不要被大殿的王臣们看了当笑话啊!我会在我们的儿子离开国家之前,拿珍贵的如意摩尼宝给他。这个宝物能够驱除一切的疾病痛苦,又能够驱除一切的饥旱,具足了种种的功德。任何的祈祷,任何的祈愿,它都能够使我们得到满足,这如意摩尼宝可以作为王子身上的护身宝物吧!所以请你不用担心。”

太子的心安住于寂静的禅定之中,所以他的耳根十分的锐利,虽然大家都没有听到国王对王后所说的话,但是对他而言却宛如鸣扣洪钟一般,字字清晰的都听闻到了。

莲花王太子就恭身向国王说道:“父王啊!您不用担心!您的儿子现前所见的一切,都是如意摩尼宝啊!所以,父母您的宝贝对于我又有何用呢?因为我本来就是具足一切吉祥的化身。父母啊!我现在就为您这个如意摩尼宝配个对吧!”

说罢,莲花王太子就口吐一滴唾液,唾在国王的手掌心。在不可思议的清净幻化之中,这一滴唾液竟然化成一颗如意摩尼宝。

国王心中感到十分的欣喜,也更加坚信太子确实是珍贵的佛陀化身。这时国王就安心地走向众位王臣之中,而此时众朝臣们也已经悄悄地讨论好了,决定要将太子放逐到何处。

他们认为国王太袒护太子了,所以众口同声地向国王说道:“大王!如果要流放太子的话,不应该随着他的心意,这样子实在是没有任何惩戒的效果。如果要流放的话,我们应该让太子流放到最恐怖最可畏的寒林坟地去,可以给予太子最恰当的惩罚。”

国王心中对这些大臣们的心念,感觉十分的幼稚可笑,但是还是正色地对着朝臣说:“各位大臣啊!莲花王太子是人世间最无与伦比的转轮圣王,他具足三十二种吉祥相,八十种好,实在是空前未有的圣者啊!可惜这位伟大的清净化身,因为违犯了国法,就即将被流放。我原先担心他出家成为沙门,而不能够传承国家的王位,所以我派遣重重的侍卫来守护城门和宫庭,使他们不能够偷偷跑出城外,而去出家修行。

“但是现在,这位伟大清净的化身,却即将被流放。而在他将要被流放的时候,各位王臣大众,竟然是谁也不感觉到可惜,而且还主张要将这位清净的化身,贬谪到最遥远最可怖的地方去。你们贬谪他惟恐不深,责罚他惟恐不重,我们这样做的话,绝对不是一个吉祥的缘起。将来一定会发生许多不吉利的事情。我们的国家将来或许会发生战争,会流行各种的疾疫,或甚至产生了大饥荒,这将是因为我们的心灵都没有安住在正法当中,也没有真正安住在吉祥欢当中所引起的。”

这时魔臣吾巴达听了之后,十分的愤怒,他也不顾君臣之礼,就抢白大王的说:“国王,您是一个执政的王者,您所说的话,一定要能够昭信天下。您的命令如果反复无常,怎么能够治国平天下呢?怎么能够安老百姓的心呢?我们现在的国法,是由大臣们共同来议事的,只能做一次决断,不能够反复无常。如果我们这样反复无常,不能够同心协力、步调一致的,那么如何能够使百姓们得到心服呢?现在大家既然都已经同意,要将莲花王太子贬谪到尸陀林中去,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希望大王不要再反反复复的。”

魔臣吾巴达因为他的儿子与妻子,都被莲花王太子所杀死,所以特别地仇恨、愤怒,硬要将太子贬谪到最可怖的尸陀林坟地中。国王在此情势已难再改变的状况下,只好答应了群臣的要求。

乌仗那国的百姓听说莲花王太子被贬谪到寒林坟地中去,大家都感觉十分的讶异与难舍,几乎每个人都摩肩擦踵的一起赶来,想前来看一看太子;甚至从全国各地最边远的地方,都有无数的人赶到国都,来观看太子出城的情况,向他告别。

这种老百姓们,大多是从事着耕种,或是做粗重的工人,他们的手脚都十分的粗壮,但是现在每一个人的头顶上面都挽成了发髻,装饰着珍珠、玛瑙、金银、珊瑚等种种的宝物。他们宛如参与一场盛会般,几乎将所有的家当都穿戴出来。他们身上也穿着各种红、白各色最珍贵的华衣,女人们的头发也编织了起来,上面用海螺、松耳石及各式的发簪、发饰来装饰。另外又有许多的修行人、婆罗门,与穷困的贱族百姓,都来参与这场盛会,甚至连病人也拖着残重的病躯前来,更不要说一些无依无靠的流民,当然不会错过这场盛会。

现在莲花王太子要被贬出城,反倒像是一个国家的盛会一般。在王城里面,不管城里、城外或城楼上、城楼下,马路的两旁,到处都挤满了人。

这时莲花王太子来到了王宫的内门,大鼓敲出了沉重的鼓声,一声一声的,咚、咚、咚……像敲击在每一个人的心的最深层一般;而海螺也呜呜的响着,似乎是在宣演着法音,也像是宣说佛法即将生起弘扬。有些人敲击着腰鼓,另一些人则敲击着小鼓,各种鼓声间错,与清远的海螺构成庄严难舍的气氛;而琴声也优雅地响起了,各种吹奏的乐器与弦乐,全部一起合奏了起来。

太子妃持光女一直紧紧地跟随着太子,在这时却再也忍不住地痛哭了起来,她向太子哭诉道:“清净吉祥的贵人,我是您的妻子,您无论走到哪里,我今生今世就决定要跟着您到哪里去。现在请您看看,这座具足了众宝庄严的宫殿吧!希望您能够在成就超越一切生死境界之前,安住在这座宫殿当中啊!您千万不要离开我啊!

持光女在极端的哀痛当中,发出悲泣的痛极的声音,在悲泣难忍中,双手紧紧地抓住太子,最后她抱住太子的双腿,不肯让太子离去,硬要将太子拉回到宫里面去。

这时太子心中也是十分的难舍,就对持光女说道:“爱妃啊!我的行为触犯了国家的法律,王法需要严明,我虽然是太子,但是也不能够违法乱纪啊。现在我犯了律法,从此要流放到寒林中,寒林是十分可怖、十分险恶的地方,在寒林坟地当中,只有修证有成就的人,才能够吉祥安住啊!

“像你这样宛若天仙般的美女,是不可能跟随我到那样可怖可畏的地方去。现在让我先到寒林中去放逐,你且安心地居住在皇宫当中。你不必难过,我们必然还会相会,我一定会回来。当然修持成就之时,必然会回来救度你,使你也在修行道上得到圆满的成就。”

这时王妃持光女她的心绪不断地翻滚,心情极端的恶劣,在极端的苦痛中而难以自抑,她心中思维:“太子的流放,虽然是父王的诏命,违犯王法的罪业也难以饶恕,但是如此清净庄严的人,现在要遭受放逐,我的心中是那么难舍,是那么痛苦。”

她想到此处,便说道:“太子!无论如何,我一定要阻止你放逐的这件事情,我去向父王求取恩赐来饶恕你的罪行,不要让你受到流放的处罚。”说着,持光女就匆忙地跑回皇宫。

这时持光女匆忙跑到国王面前,扑倒在地上,悲痛的无法站立起来。此时太子正慢慢走到了宫殿门外,站在一棵无忧树的前面,对着拥聚在那里的人们说道:“各位百姓们,我们应该了悟整个生命无常的真实,我们的身体像海边的树木一样,总是会生生死死,无常变化着。我们身体的力量元气,也像山上的云雾一般,时常翻滚变化、没有不变的时候;我们的心念也像天上的闪电一般,无有停时,倏明倏暗。我们的生命更像草尖上的露珠,朝阳一照到时,很快就蒸发消失无踪了。宇宙中的一切万象都在无常之中,倏然流过。

“我们应该了解生命无常的真理,我们也应该了解整个生命都是由因缘所成就,也都是无我,没有不变的主体的。千万不要执着自己的生命,用无明的烦恼运作看贪瞋痴三毒,指导自己的身体、语言、心念来造作种种的恶业,使自己堕入了罪恶的渊薮当中,而不能够解脱。我们应该体悟生命无常的真实,体悟无我的真谛,如实地在佛道中修持,圆满的增长生命智慧。”

他这样子谆谆向大众教诲着,这些围拢而来的百姓们,不管是男或女,全部伤心地落下了眼泪。

这时从天上冉冉飘下了护世四大天王,东方的持国天王,南方的增长天王,西方的广目天王,北方的多闻天王等四大天王,他们都带着随从大臣,以及眷属前来,这些守护世间的使者、眷属,还有肤色形状各异的各类随从、士卒,一齐到达清净化身莲花王之前,供奉龙王七宝。

此时王妃持光女在国王的面前,向国王哭诉道:“国法如果能够合情合理,那么就能够使国家安泰,人民康安;但是如果一味地随顺臣众不如理的要求,那还是不能够得到吉祥安乐的。一个王者要能接纳谏言,要听从良善有智慧的建议,但是现在国王的心中是不是生起了极大的烦恼障碍呢?为何会使这样的清净伟人,贬离家乡到寒林坟地中去,或许从今而后我们就难以再见面了。

“国王您只有一位继承人,现在却要把他流放到边地寒林中去,未免太绝情了。现在儿子没有了,王嗣即将中断,清净的化身也即将远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正法或许也会慢慢地式微,而王法还是不能够得到彰显。如果如此的话,王法、佛法又有何用呢?而我为什么非得留在宫里不可呢?……”如此向国王不断地哭诉着。

这时因陀罗部底王就说:“太子妃啊!你所说的话,实在是十分的有道理,你的见解也没有错,那我为什么不听从你的谏议呢?”

这时国王就庄严地走向王臣之中,他两膝跪下,五体投地,合掌向诸佛与天地神祇顶礼,而唱诵道:

多么难以思议的奇特之事啊

这位王中之王竟然不是大众的依怙

清净的化身也将示现到各个地方去

除了海生金刚莲花王太子之外

现前世上已无其他具足了义的导师了

佛法各乘皆有差别

但是从莲花中出生的大士的所有言行

乃是真正的通达成佛的道路

我们如果顺从着

从莲花中出生的化身大士的修行之道前进

我们自己以及一切的众生

都将圆满成佛!

国王这样庄严地唱诵着,而四大天王也在国王唱诵完毕之后,迎请从天空飞下的四大空行勇父。他们冉冉地从天上飘下,脚踏着有力的金刚舞步,口中发出微妙的“吽!吽!”梵音,并且协力扶起清净的佛子莲花王骑上马背,各自抬起这一只宝马的马蹄,倏然飘上天远去了;而龙王的七宝也飞跃在天空,忽然在前又忽然在后闪烁、映现光明。天空更有五彩的霓虹,照映着这位殊胜的化身,如彩带一般地披在他的身上。

这时大众看到这副殊胜奇异的景象,突然之间,心中生起了极深的忏悔,眼泪也从脸上慢慢地流下来。尤其是妇女们,更是心痛难忍,甚至声泪俱下在地上翻滚着。这时国王也连声悲叹着:“我最亲爱的王儿啊!你就这样子远去了,真是因缘不能具足啊!这样子不断伤害我的希望,实在是令人伤心痛苦哇!”

而持光女太子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宛如是断了气一般;五百位侍女更是嚎啕大哭,双手捶胸顿足,满地翻,痛苦地哀号。而那些魔臣们,嘴巴大张,气息咻咻,目不转睛地盯着太子,看着太子要前往何方——他们的愤怒,是任何时刻也不能得到止息的。

而王后也痛苦地自言自语道:“我最疼爱的太子啊,从今之后,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这是多么可痛可悲的事情啊!现在忧郁的烈火,已经从我的心中燃起,将我的整个身体燃成灰烬了。信仰佛陀的佛法大臣啊!敬请辅佐大王来调伏这个苦难的国家吧!”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八章 金刚法界见如来
下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六章 宿世因缘示密行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十二章 桑耶永固寺天成2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十一章 上师瑜伽密相应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五章 大力方便摄群生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八章 欢乐遍满金刚持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九章 中阴救度解倒悬2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七章 传法胜利大密主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二章 帝释天城话长安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六章 上师日光住寒林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四章 大乘天鸣天竺国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一章 金刚道歌弘觉音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唯识三十论讲录[栏目:太虚法师]
 出家的感想[栏目:普寿寺僧众园地·修学体会]
 阿弥陀经疏钞演义 第一集[栏目:阿弥陀经疏钞讲记·净空法师]
 六祖坛经讲记 第13集[栏目:六祖坛经讲记·达观法师]
 399.三空道人悟道因缘[栏目:480位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您对我们汉传佛教《六祖坛经》的看法?[栏目:索达吉堪布·问答释疑]
 修道人生[栏目:如瑞法师]
 不知时的祸害[栏目:般若]
 学会成熟(达摩难陀)[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不可思议[栏目:远凡法师·禅的世界]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