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六章 上师日光住寒林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5560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六章 上师日光住寒林

尸陀林的怖畏

正是我们心绪的感伤

来到这里

面对着大悲心的生起

金刚遍照的 日光上师啊

向您祈请

我们的菩提在何方

在缚喝国地方,有一座尸陀林,在这座尸陀林当中,聚集了许多众生的尸身,是座极广大的坟场,方圆共有六十里大。

有一天,释迦狮子比丘向安然寂灭入定的阿难尊者顶礼告别,安步**人间来到缚喝国的尸陀林当中。

在这座名为古那经的尸陀林的中间有一座塔,名叫做日吾达拉;这座塔是用纯珍宝珠贝以及琉璃所建造而成。在这座宝塔的内部藏着各类的摩尼宝珠,而这座大塔的外面,更有各种龙天护法空行圣众守护。这座大塔的旁边,住着一位女罗刹名叫孜热玛,她示现成恐怖的世间空行,并具足广大的威力。

尸陀林的东边有一棵大树名叫出力树。在这棵大树上栖息着,以坟场中的腐尸为食的各种大鸟;另外在树上也住着一位具足各种幻变神术的山神。这位山神,他的神变能力十分广大,能够将一位美人变成狗,转石头与木头变成骷髅,并且能够自在转换太阳与月亮的位置,使湿润的身体,转眼之间变成干尸。这座尸陀林是一个变幻莫测,可畏可怖而且具有不可思议威力的地方。

在坟场的南边,有一座湖泊,在这座湖泊当中,布满了各类的尸体;而湖心当中,则有骷髅聚长生成的五层莲花。尸陀林四周有恐怖的大火焚烧着,这坟场的大火,在燃烧的火焰中,还存有焚烧一半的身体以及骨髓、头颅、断手以及皮肤;有些已经完全燃烧了,但另外还有留下残骸,及尚未完全焚尽的尸块。

而坟墓的西边,常常有浓雾笼罩着大地,饿鬼在这些浓雾、瘴雨当中出没无常;小鬼们骑着骷髅头,满地乱跑。这些骷髅多是绵羊、黄牛、山羊、羔羊等动物的骨架,小鬼骑着骷髅,还有的抓着未死的病人,有的玩弄舞动着尸体,甚至将鼻涕等碎烂的排泄物,到处乱丢。有的手上持着大火,有的随时喷出大水,有的捧着酸奶与酥油,有的提着肉与酒,示现了种种可怖、令人惊畏的景象。

坟墓的北边,有一座坟山叫做大地动摇,这个大地动摇是尸陀林坟山当中最高的一座。坟地中有许多的众生,常聚集于此处。这里尸体堆积相濡,十分的可怖,在山腰则伏藏着如意的摩尼宝珠。在这座大地动摇坟山的东边,住着一位护世的神祇,他的名字叫做大自在摩诃巴拉耶。

这个护世的神祇,他有着牛的身体与狮子的头,屋巴则长着蛇尾,并且骑在罗刹的身上,他手上捏着三尖天杖与人的尸体所成的人尸幢。这个护世的鬼神,他的周遭围绕着许多动物,这些动物们又跑又跳,又欢腾又嬉戏地在他周围,用各种不同的姿势玩耍,来取悦这位世间神祇。

而在坟场的南边则为智慧增长红地大坟冢,这大坟场的东、西、南、北四面都具足恐怖惊畏的种种景象。此时的莲华生大士,紧靠着中央的佛塔修持,他现在名为“上师太阳光”(即日光上师)。他在这座大坟场中安住修行,修证一切最殊胜的秘密法要;而在自我修证当中,也同时救渡一切众生。在坟场当中的一切世间护法与大力鬼神,都前来皈依于上师太阳光的座前,上师太阳光正修行成就着利他的广大菩提事业。

太阳光上师在尸陀林中,精进地修持,希望具足一切殊胜的秘密法要。他在修持中思维:“何者是能够即身迅速成佛的广大要法?如何修习,才能使一切众生在他觉悟的同时现证解脱?”

他在如实的现观思维中,了悟普贤王如来,乃是能够赐予一切甚深密法的究竟法主。当他现观成就的一刹那,就在法身普贤王如来的摄受之下,来到了清净的密严刹土不可思议的金刚法界宫中。

而这座秘密不可思议的金刚法界宫,乃是本初法身普贤王如来,究竟密意所示现,即是从常寂光究竟深密境界之中,法尔示现的清净法身净土。法身普贤王如来是法界本初的清净体性,并从究竟无相法身示现出不可思议的如幻净色;他遍体宛转放射出琉璃清净光明的宝蓝色究竟微妙法身,是法界体性智慧无云晴空的实相示现。

法身普贤王如来通体净蓝地端坐在狮子金刚宝座之上,举身具足净相庄严。一法界之中一切最极究竟的微妙密意,都从他的身上法尔旋流而出。他的头上顶戴着稀世的净意法身佛冠,现出法性尽地的庄严。而太阳光上师,在不可思议的现观中,不管从任何的远、近地方观察,他似乎都如实不变,仿如现在眼前,并具足清净的明空法光。

这时,本初佛陀普贤王如来安住在现法乐住自觉圣智的甚深境界,豁然从微妙奋迅无量众色所显现的三摩地中起定,示现出宛若帝释天清净电光所映照的摩尼妙庄严宝殿,摄受太阳光上师入于无垢金刚法界月藏殿中。

普贤王如来观察十方法界,从眉间珠髻光明庄严,出生无量百千的净光,围绕交映成为光明网络;当这光明之网流照之时,一切佛刹的庄严妙相分明显现,如同密严佛刹一般其余诸佛国土。庄严校饰细妙同于微尘珠网境界,密严世界超越一切的佛国,远离星宿以及日月的差别,现如无为体性不同微尘之世界。密严佛土中的佛陀以及弟子,以及其余世界来此参加会者,现证如同涅槃寂静以及虚空非择灭性的法界体。

这时太阳光上师向法身普贤王如来致以无上的顶礼,并绕佛三匝,目不暂舍地凝望着法身佛陀不可思议的清净庄严。其实太阳光上师即是法身普贤王如来等流所示现,他们的体性是一如的。

而这清净的化身,乃是法身普贤王如来,由究极的清净法身示现无量光阿弥陀如来,而以无量光如来的密意,所摄受示现的清净法体。所以,他们在究竟体性上是如实不二的。现在,普贤王如来摄受加持太阳光上师,并要赐与最极究竟的灌顶加持,所以在金刚法界宫当中,示现了这大幻化的游戏王灌顶。

这时,普贤王如来豁然示现全体法界的诸佛及菩萨,以广大的威神功德加持殊胜的微妙众事,又以佛眼遍观十方的诸菩萨众,然后向太阳光上师开示道:“心子啊!我现在为你宣说密严境界的真实妙义,你应当谛听!如实现前的世界名为密严刹土,在此净土的菩萨大众,都已现得清净法身;于欲界、**、无**等三界中一切无想天及有情众生之处,用禅定三摩地的威力生起了智慧之火,焚烧外色的贪执以及无明,转换所依止的色身而得以示现意成报身;用神足力的神通作为严饰,身相的障碍皆已消除,现身犹如日月摩尼电光,又如同帝释天弓一般的彩虹之身,宛若孔雀花月的镜中影像。这些清净的微妙色身是住于初地以上的法身菩萨修习无漏因,由三摩地中而得证自在,以十种无尽的普贤行愿加以回向,获得殊胜妙身得入密严佛刹。”

这时普贤王如来用微妙的梵音教授太阳光上师道:“密严佛土是最寂静是大涅槃,是微妙解脱、是清净法界,也是证得智慧及大神通的所有现观行者所依止之处,本来清净常住不坏不灭。密严佛土的成立是转妄识成就佛智,超越分别之心,绝非任何妄情所能行履之境。

“密严佛土即是如来之处,无始无终非微尘之土,非由自性出生也非由乐欲所生。不从大自在天出生,也非由无明爱业所生;纯是由无功用的佛智中所生起,超越欲界及**、无**、无想天中等的所有暗冥无明之网。密严佛土的本初成就,不是由因明思维推论所能测量其境,也非任何外道所能显示,乃至于声闻、缘觉以及未登地菩萨的智慧之力绝不能照见了知,惟是如来乃至十地菩萨所修习的清净智境。你能安住于此,应当欢喜。”

太阳光上师在普贤王如来开示之后,双手合掌,向晋贤王如来致以最深的身语意顶礼,并祈请道:“伟大的法界至尊本初普贤王如来,我现在以究竟的身语意向您供养,希望您能赐予我究竟的加持,圆满的灌顶,使我能够具足一切最极无上的殊胜法要。并希望能够具足,现前听闻即能够自在圆通觉悟,并现时解脱成证圆满佛境的最殊胜大圆满境界。在这个境界之中,一切见、修、行、果、刹那圆证根、道、果地,都能同时圆满究竟具足。这法界中最殊胜最不可思议的教法,希望至尊普贤王如来,能够施以教化,使我现前得到成就。”

太阳光上师施以如是最深无上的体性祈请之后,即默然在下首安坐。

此时,法界导师普贤王如来,发出微妙清净、声空不二的法界妙音而宣说道:“大圆满是究竟甚深,远离一切戏论,是法界中最尊贵的法要。你愿意完全地听闻,我十分欣喜。现在将如实加持于你,使你在刹那之间,即具足一切大圆满法的总持;能够从自心中流出,大圆满的殊胜精要,并使一切众生同体成就大圆满智慧海;能够不变现前而具足法身普贤的功德。

“大圆满甚深清净,是远离一切戏论的妙法,本然法尔成就,是一切众生现成智慧法尔的解脱。即所谓宛如大海的《明智自现续》、宛如大日的《金刚萨埵续》、宛如狮子的《大力圆满续》、宛如须弥山的《无字密续》、宛如金轮的《吉祥端严续》、宛如锁钥的《声音应成续》、宛如宝剑的《普贤心镜续》、宛如戈的《燃灯续》、宛如纯金的《珍珠镶嵌续》、宛如母子会合的《日月合璧续》、宛如宝镜的《居间媒介续》、宛如珠在绳的《珠鬘续》、宛如蛇结的《明智自解续》、宛如妙翅鸟的《六界空广续》、宛如长河的《圆满自成续》、宛如利刃的《怒容天母续》、宛如天王的《遗体炽燃续》和宛如府库的《珍宝聚积续》。”

在吉祥胜初的体性中,法身普贤王如来赐予太阳光上师无上的加持。这时从法身普贤王如来的心中,自然**流露一切大圆满现前光明境界,使太阳光上师得证大圆满心要总持,身如清净的童瓶琉璃,所有大圆满心部的经续完全究竟明了。

这时,普贤王如来从法尔之中,与一切法界共同发出微妙的音声,宣示说:“赐予你无上的密号,名为无上金刚持。”

忽然法界明光相掣成音,隐隐地交织成“无上金刚持”的密号。

普贤王如来熙然微笑,赐予太阳光上师无上瑜伽的智慧秘密灌顶;太阳光上师豁然现具事业羯摩手印,成证大乐智慧。此时方便大悲与般若妙智慧双运灌顶,具足圆满大乐智慧身的缘起成就,欢喜遍满了法界。

从法界之中,散发出种种微妙的声空天乐,这些音乐若远若近,从全体法界同时遍满现起,刹那之间,一切众生自然普遍受持,具生吉祥。

太阳光上师从密严刹土的法界宫中,依止法身本初普贤王如来的深密加持灌顶,成就了与本初佛陀无二的大圆满秘密心智,具足修证本初一心的大圆满胜教,并受持悲智无二、双运无上密母的智慧秘密灌顶,然后从虚空法界宫中,降下人间,继续广如大海无边无际的密行救度。

莲师**人间,来到了迦湿弥罗国。

迦湿弥罗国周匝有七千余里,国境的四面环山,山势极为险峻,虽然有进入的门径,但路途却又非常的隘狭,所以自古以来邻敌都无能攻伐。该国的大都城西临大河,南北有十二三里,而东西则约四五里。这里的土地适宜稼穑,而且多产花果。出产龙种良马以及郁金香、火珠、药草等特产。当地气候寒劲,多雪少风,人民大都身服毛褐,穿白毡之衣。

当地的风俗较为轻松活泼,人民的个性大多十分的随和。该国为龙王所护,所以能称雄于邻境之国。这里的人民容貌十分妍丽美艳,性情有时多疑,但是好学多闻,对于佛法、外道有时两者兼信。国都有伽蓝百余所,僧徒五千余人;其中有四座佛塔是在无忧王时所建立的,里面并都供有如来舍利。

古代迦湿弥罗国的佛教僧侣以虔诚、博学、善辩著称。据说无忧王曾邀请该国僧侣多人参加其发起的佛教第三次结集;而佛教史上有名的第四次结集,即所谓的“迦湿弥罗结集”也在此地举行。所以佛典中常赞叹迦湿弥罗国。

迦湿弥罗国是印度最早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的地区之一。尤其在唐朝之时,迦湿弥罗国相当的强大,中国的高僧玄奘大师也曾到过该国;唐玄宗时并有四十余人随该国使者返国,在该国中受戒出家;而慧超法师亦曾到过该国。

迦湿弥罗国的开国,与阿难的弟子末田底迦阿罗汉有一段因缘。

当佛陀于乌仗那国降服恶龙之后,欲返回国中的路途上,曾以神通乘空经过此国,并且告诉阿难说:“在我涅槃之后,会有一位名为末田底迦的阿罗汉,在此地建国安人,并且弘扬佛法。”

而当如来涅槃之后的第五十年,阿难的弟子末田底迦罗汉,修行得证六神通,具有圆满的解脱。当他听闻到当初佛陀的授记之后,心中感到十分的欣喜庆悦,于是便来到此地,在一座大山岭旁,宴坐林中,入三摩地禅观,并现起了广大神变。

龙王见后,对他生起深切的信心,于是便皈信于他,愿供养他一切所需。而阿罗汉告诉龙王说:“龙王!如果你要布施于我,希望你能于此池内布施一小块土地,大小仅要能容两膝之地就可以了!”

龙王于是缩水要奉施土地。但阿罗汉忽然以大神通力变大身形,龙王纵然尽力缩水,到池空水尽,还是无法容下他的两膝。龙王无处容身只好反向阿罗汉请地,阿罗汉于此地西北为龙王留下一池,周匝有百余里,自己则别居小地。

龙王说:“这座大池的土地要全部布施,愿尊者能恒受供养!”

末田底迦回答说:“我刚刚只是以大神通来成就你的福德因缘,不久我就将入无余涅槃灭度了,虽然想要接受你的供养,但哪里能办到呢?”

龙王重新祈请道:“在过去,五百阿罗汉常接受我的供养,乃至于末法法尽之时;而法尽之后,我再重还此国,以为居池,希望您无论如何接受这个供养。”

末田底迦于是从其所请,接受了此地。末田底迦阿罗汉既得其地之后,就运用大神通力,建立了五百座伽蓝寺宇,于其他国家引入贱民,以作为寺院的杂役。当末田底迦入寂灭之后,这些人民自立君长,成立国家。

莲师从虚空降下,**到迦湿弥罗,并发足来到了一座污秽的尸陀林。这座尸陀林称为“欢乐遍满尸陀林”,方圆有百里。其中有一座天然的嘎尼嘎佛塔,在这座嘎尼嘎佛塔的四面,示现出佛教声闻、缘觉、菩萨、密乘等四种宗派的因缘色相。而在这里住有一位世间空行母,名为格若玛。

在尸陀林北边有一棵接密树,云集在尸陀林当中的众生,如猿、猴、一切空行母众们,都在这里尽情欢乐狂舞着。而接密树下,有一条河流,河流的声音十分的阴冷可怖,流露出种种宛如恐怖叫喊的凄凉水声;在水上和水下,常常传出各种可怖的笑声和哭声,还有厮杀的声音。

而在尸陀林南方,更有鬼火腾空,烈焰焚燃,这些鬼火烈焰的音声,甚至在一、二十里外的外围,都仍能听见。这里有无数的主火神,他们骑着山羊,手上拿着骨勺骨瓢,玩弄着鬼火取乐。

在尸陀林的西边,有狂骤强力的大风,世间的空行母众,搬弄着人的尸体,胡乱奔跑,尽情地游戏。她们把人的尸体,折断腿骨,就在口中当做号角来吹奏,腿骨号角所吹出的凄厉声音,呜……,十分可怖地振扬在空中。

而在西北方,有一座叫做百顶王的山,这是一座由尸体所堆集成的坟山。在尸陀林当中的众生,都以这坐山作为大本营;而这座山中有如意摩尼宝伏藏在里面。

在东北角有一个空行母,她的名字叫做具眼空行母。她的身体肤色是湛蓝色的,并且穿着红色的裤裙,她的脸上有着一双宛如猫头鹰般的眼睛,孔雀的嘴,上身披戴着密乘六种骨饰所成的庄严,她的前额正中,生长着一面小小的圆镜,而发辫拖着金刚杵,她的双手不停地剥着人的尸皮,剔着人的骨肉,示现着生死无畏。

在西南方,则有一位空行女叫做烟炭天母。她具有一面四臂,右边的两手持着头骨碗及宝剑,左边两手持着长矛及三叉戟,她常常骑着骡子到处飞奔。

太阳光上师就在这个可怖的尸陀林当中,背抵靠着佛塔,为这些护法、空行母众,宣讲佛法,转动正法之轮;而这些空行母与护法众,其实就是代表着地、水、火、风、空五大的一切诸神。

太阳光上师在欢乐遍满尸陀林当中,不断地精进修持普贤王如来所教授的大圆满胜法,与一切无上的瑜珈的密要,渐渐地到达了圆满成熟的境界。

殊胜的日子到来了,以烟炭天母、具眼空行母为首的空行护法,及代表地、水、火、风、空等五大的神祇大众,齐聚在太阳光上师之前。他们向太阳光上师施以最殊胜的广大礼拜,太阳光上师默然受之。

烟炭天母首先向太阳光祈请道:“伟大的圣者!您是一切众生的依怙,是法界的明灯。我们在您深切的导引下,已了知正法的因缘,祈请您摄受我等为您的奴仆,永护正法之轮。

具眼空行母也说道:“圣者!虽然就体性而言,我们与一切诸佛根本不二;但就缘起而言,吾等世间空行,虽然具足广大力量,但常存有贪、瞋、痴行,尤其瞋火暴怒,更是容易伤生害命。现在,殊胜的因缘,使圣者来到遍乐尸陀林中导引我们,恳请圣者切莫舍弃我等。”

一切空行、护法、神祇一再地顶礼恳请。此时安住在三昧中的上师,睁开了宛如日月的双眼,告诉一切大众说:“诸位世神空行,在密乘中的皈依,是极为殊胜难行的,有着极重要的三昧耶誓句。不能以身、口、意供养,不能算是圆满的皈命;违犯三昧耶,更有无边的罪业,你们必须了知。”

所有空行、世神异口同声地说道:“我们完全了知,并且将依愿奉行,谨守真言,如实地供奉。只要持咒召唤,必然如命奉行,决誓不违三昧耶戒。”

看着如此的因缘,上师太阳光默然密受大众的皈命。空行、世神欢声雷动,或在天上、云间巧跃妙舞,或于地中来回**,散花供养无量珍宝,梵音妙乐不绝于耳。

太阳光上师如实地降伏世神、空行,也圆满成就了八大行法中,役使世神、供赞世神的成就。

太阳光上师继续人间地游历,来到了孟加拉国。

孟加拉国周匝有四千余里。该国的都城人口众多,城中景色优美,水池、屋舍、鲜花、林木往往相间其间。土地极为低湿,农作稼穑甚为滋茂。此国盛产波罗蜜,其果实既多且贵。波罗蜜果大如冬瓜,当成熟时则成为黄赤色,剖开果实,其中有数十粒小果实,大如鹤卵一般;其果肉汁色黄赤,味道十分甘美。国内气候调畅,风俗好学。国都有寺院伽蓝二十余所,僧众三千余人,大小乘的佛法,都是兼功综习。另有外道天祠百所,异道杂居,裸形尼乾外道,十分众多。

另外孟加拉国境内的密教圣地极多,如迦摩佉(kamakhya)、室利诃咤 (Sricatta)、普尔纳山(Purnabiri)等都在其境内;密教各宗多以此国境为发源地。而密教的有名成就者,如娑罗诃(Saraha)、鲁依巴(Luipa),大都生于此国,或是以此国为其活动的中心。

为了成就广大圆满的佛法,莲师来到了孟加拉的尸陀林中修持。

孟加拉有一座名为色康的城市,此城盛行着外道。这里面最著名的外道导师,叫做云先,他天天念诵修持着该教的经典。有一天,云先喝醉了酒,竟然将他的法器丢掉了;而这个法器是该教最重要的传承之物,是一面传说能震动三千大千世界的锣。

而当时色康城中,有一位市民叫做梅多,梅多有一天也不慎地丢掉了一头黄牛,就四处地寻找这头牛。但就在他寻找丢掉的黄牛途中,竟然捡到了这面锣。他看到这面锣不知道是威力强大的法器,只感觉十分的可爱,就将它拾回家中,给他儿子当做玩具。而梅多的儿子很喜欢这面锣,就不停地敲敲打打,但这锣声却震动了精神世界,许多天神地祇都头痛万分。

十分凑巧,这位云先法师在寻找锣时,竟然没有找到锣,却捡到了梅多所遗失的黄牛。云先心想:“锣既然没有找到,只捡到一只黄牛,也算是补偿吧。”就很得意地把牛赶回家了。赶回家之后,又发觉这头牛,乳汁十分的充满,于是他就将乳汁挤出,用这些乳汁去做营养的酸奶。

梅多找到了一面锣,而云先却捡到了一条牛的消息,后来传开了。但是,自然的贪执,使云先听说成是梅多偷了他的锣,而梅多则是听说成云先偷了他的牛。他们两人都十分地生气,于是两个人就互相地监视,结果云先在梅多的儿子手上看到了那面锣,而梅多却发觉云先的妻子正挤着他那条牛的牛乳;两个人都十分地生气,不约而同地去向国王告状。

国王听了云先跟梅多两个人互相告状之后,感觉十分好笑地说:“你们两人,互相把牛跟锣交换就是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不必因此而争吵,惹起官非吧。”

梅多与云先两个人,听了国王的吩咐,就心不甘情不愿地交换,梅多把黄牛牵走了,云先也拿回了法锣。而当梅多牵回黄牛之后,他的老婆发觉黄牛的乳汁干涸了,心中十分地愤怒、不甘心,就跟梅多说道:“梅多啊!我们的牛奶,都被云先挤掉了,我们这口气不能忍下来,一定要把这牛乳要回来。”

结果梅多与妻子二人,与附近的三姑六婆,大家议论纷纷,骂不绝口,愈说愈生气,就决定到云先的住处去讨回公道。他们到达云先的住处后,梅多就对云先说:“云先巫师啊!你把我家黄牛的奶都挤走了,那我们还喝什么奶呢?”

云先巫师也毫不示弱地回答说:“你们同样地,都把我的锣敲旧了,那你们拿什么还给我?”

梅多是越听越生气,就说:“我敲了你的锣又怎么样,锣又敲不坏。”

云先则回答说:“我挤了你的牛奶怎么样,牛奶又挤不干。”

双方因此几乎又扭打了起来,结果在众邻居的鼓噪之下,他们又去找国王来论理。他们在国王面前恶狠狠地相互告状,国王也被他们弄得头昏脑胀,于是宣布说:“云先法师应该先把梅多的牛养足了奶,而梅多得到了牛奶就不要再生气了。”

但是两个人都同声向国王抱怨,不服国王的判决。云先法师说:“大王!我已受了绝大的委曲,绝不会再为他养牛了。”

而梅多则说:“他不把牛奶还给我,我气难消。”

结果国王也生气了,他说:“那好,你们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你们自己回家去吧!这事情到此为止,再争下去,两人全部重罚。”

结果两个人只好往回家的路上走去,来到了半路,梅多越想越恼怒,他一气之下,就抓住云先法师,拳打脚踢了起来;梅多身强力壮,云先不是对手,竟然被打死了。”

梅多怒向胆边生,一不做二不休,不但打死了云先法师,又跑到云先的家中,先把云先的妻子抓住,想要霸占云先的妻子;而云先的妻子则偷偷地捎口信给云先的弟弟。当巫师的弟弟听到消息之后,十分地愤怒,就赶快纠集人手把梅多抓住,把梅多捆绑起来,连同云先的尸体一起驮到国王面前。

国王看到了云先的尸体与受捆的梅多,心中十分地感慨,他马上下谕令,将云先的尸体与梅多,驮在黄牛的背上,敲起云先法师的法锣警示大众,并下令道:“所有的城民听着,以后凡是在路上,见到不属于自己的物品,绝对不许乱捡;所有不明来历的东西,绝对不能够拿回家中。”

国王命令兵士,一边敲锣一边游街,并高声地宣布他的谕令。等到城里每个角落都遍历了,就把云先巫师的尸体与梅多,送到尸陀林中。

梅多与云先法师的尸体,来到了尸陀林时,太阳光上师正在林中经行修持着。他看到了被放逐的梅多,就问梅多说:“这位居士,你到底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与这尸体,一同被流放到这座恐怖的尸陀林当中呢?”

梅多双眼偷偷地看了一下太阳光上师,感觉十分的羞赧,仍把头低着,试图掩饰地说:“这个尸体是法师云先。他杀害了我的父亲,所以我为了报复云先的杀父之仇,就把他杀了,而且把他的尸体拖到欢乐遍满尸陀林。”

其实太阳光上师早已经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但是他还是很慈悲地要教化梅多,保护梅多的性命,所以他先让梅多熟悉了解尸陀林中的世主空行们的可怖,然后告诫梅多说:“梅多啊!这些空行众十分地愤怒可怖,必须好好地调心行善,才能受到他们的保护。现在你先安心好好地把这头黄牛养好,随时在这里听讲经典学习佛法,跟着我一起努力地修持。”

但可惜的是梅多还是执迷不悟,不能放下心中的烦恼,也放舍不下世间的一切享乐,所以虽然在这样困顿的环境里面受到上师的教诲,还是十分地刚强难调。他反而向太阳光上师说:“上师!我虽然想修行,可是我还有家眷,如何能够专心地修持呢?”

太阳光上师悲悯地看着他说:“梅多,娶妻修行虽然有比较多的障碍,但是不会阻断我们密乘行者的修行。一个密乘的修行人,也可以有眷属随从;如果我们能够使眷属随从与我们一起修证成佛,这不是更圆满究竟吗?”

太阳光上师虽然如此慈悲地谆谆教诲,但是梅多还是无法放下心中的苦恼,不能弃舍世间的一切,专注于佛道的修持。他日思夜想心中十分的郁闷,忽然间他心中起了很大的妄着:“我看这位太阳光上师应该不是真的沙门吧!但如果说他是假的沙门,却又做比丘的打扮;说他是比丘,又现出密宗行者的样子,具有密乘行者的种种庄严装饰物。说他是比丘又不像比丘,说是密乘行者又不像密乘行者,不知他的真正身份是什么?而这些空行母大众,又似乎是他的眷属随从,搞不好,他还有一大堆儿女呢?”

他这样胡思乱想,心中都是偏邪妄念,而这邪心愈来愈炽盛,竟然没有办法抑制。不久之后,连陪伴他的黄牛也死去了,他便变成了孤独的一个人。

太阳光上师完全了解,梅多心中所生起的种种邪念,但是他还是慈悲地告谕在尸陀林中的所有的空行世主,还有其余的众生,命令他们千万不要去杀害这个人,让他自由地在林中的树上摘果充饥,安然地生活下去。

尸陀林中的许多动物听闻了上师的教诲之后,也都发心保护着他,有许多的猿猴甚至帮助他摘食野果充饥。可惜的是,梅多心思不定,一心只想着他的老婆,全无修行的意念。林中的野果实在是太丰盛而且甜美,所以他越吃感觉到越饱足,此时他竟然想:“大家害怕到这座恐怖的尸陀林,实在是由于无知的缘故。生活在此,根本不必耕种就能获得充分的饮食,实在是太舒服了,希望我的老婆能一起来分享。”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着林中长着累累果实的果树,心中愈想愈对,结果欢呼一声忍不住赶紧攀爬上树,去摘食树上的果实。但是由于他实在太贪心了,摘食了太多水果,所以从树上下来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把树枝踩断了;而他的身体悬在半空中惊险万分,手上仅抓着一枝细枝,忽然连他手上所抓的树枝也折断了,整个身体从树上刷的一声掉了下来,一下子就掉进了河流之中。

他掉到了河水中,仍心想:“还好没有掉落到地上,否则整个身体大概会摔得碎裂。”但是没想到掉进河里也不好过,因为河中有各式各样的怪兽,正张牙舞爪地浮沉在其四周,十分可怕地瞪视着他,他心想:“这一下全完了,一定难逃怪物的巨口。”

这时一旁好心的猿猴们,赶紧前来救护他,将绳子绑住树枝,然后投入河中,希望能把梅多从河里救拔上来;可是梅多在河里载浮载沉,一点也没有办法抓到绳索。猿猴们吱吱喳喳地叫得十分焦急,最后这些猿猴们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法子。

一只身强力壮的猿猴先爬到了树上,另外一只猴子则抓住了这一只猿猴的尾巴,一只猴子连着另一只猴子,串连在一起,最后一只最灵巧的猿猴接近了梅多的身体,用绳子去勾住梅多。然后猿猴互相地帮忙,终于把梅多救到了树上。

这些猴子们将梅多救上来之后,体力已经全部耗尽了,都十分地疲倦,就在树上相依相偎地熟睡了。

此时被救起的梅多,在休息过后,心里仍想贪吃果实,他贪欲滋生,也不管这些救他的猿猴还在树上休憩,不加思索地一味猛击果树,想把果实摇落下来;这些猿猴因为十分地疲累,都完全熟睡了,所以心里一点都没有提防,结果都被摇落到水中,全部给河中的怪兽分食了。

梅多看到这种情形,心中十分恐慌,惟恐太阳光上师责罚他,所以就跑到上师的面前,假装十分惊慌地欺骗上师说:“上师啊!刚才天上刮起一阵狂风,竟然把在树上猿猴,全部吹到河里面去了;只有我抓住树枝,方才脱险。真是太危险了!而这些猿猴也实在是十分的可怜,竟然在水中,全被怪兽分吃了

太阳光上师看着梅多,知道他所说的全是谎言。对于梅多的恶性,他实在是感觉到太悲哀了,于是他就示现出十分威猛的降伏之相,惊吓梅多说:“梅多啊!你不要再欺骗我了,这些猿猴全部是因为救你,而在树上面熟睡;却又因你的贪欲,而被你摇落到水中而丧失生命的。像你这样的人,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却在这里伤生害命干尽一切恶事,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一点也不肯舍弃尘世的心,好好地修行,这样子,你哪里能够得到究竟的成就与圆满呢?你不断地欺骗、伪装,没有一丝一毫的善心。像这些猿猴发心去帮助你、救助你,却全部被你害死,现在你又来欺骗我,像你这样自私自利到底有什么好处呢?我确实地告诉你,你在这尸陀林中,将难以得到究竟的解脱;而尸陀林中的空行母与世主鬼神们,都已生起极大的愤怒要来吞食你,你要好好的悔改啊!若你好好的忏悔,或许能够逃过这一个大劫难,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梅多听了太阳光上师的训示之后,不但不生起悔改忏悔之心,反而满心的邪见、愤怒,出声就反驳太阳光上师说:“不要再讲了,假修行人,我们两个人为什么这样不平等呢?你有什么资格训斥我?我告诉你,我不愿意受到任何人的恩惠,我自己具足一切力量,能够自立自强,壮大起来。你不要恐吓我,如果鬼神会来吃我的话,想必连你也难脱活命!”

梅多后来趁机逃离了坟地,运用他的骗术、体力和手腕,竟然与七个妇人混在一起。后来他告诉这七个妇人,在尸陀林当中,有许多丰熟的果子,采之不尽,用之不竭;在他的花言巧语之下,这些妇人就随着他前往欢乐遍满尸陀林,想要采摘果子。结果在半路上,都被野兽吃食掉了;他的神识也堕入地狱,实在是十分可悲。

太阳光上师现观梅多的神识堕入地狱,为众生的愚痴无知感到十分的悲伤,但是他不坏的金刚菩提心,还是永远照拂着众生,就是虚空穷尽之时,他也必然救度梅多圆满成佛。

太阳光上师为了调伏一切众生,使众生具足闻思修行,宛若母亲一般慈爱众生,心住大悲,无有间断,所以此时的莲华生大士又被称为“爱慧上师”。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七章 任运成就大瑜伽
下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五章 彻见佛法悟显密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十章 怖畏金刚秘密主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十二章 五台山上晤大圣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六章 甚深伏藏大圆满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三章 曼达啦哇生妙因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九章 誓护佛法迎菩提1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六章 寿命自在持明王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六章 松赞入灭大悲殿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三篇 桑耶大师 第四章 焰火清凉流智海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六章 宿世因缘示密行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十章 六道轮回示极苦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只有“空”了,格局才能扩大[栏目:净慧禅语]
 问55:尊者,您可以描述您认为体证了涅槃的人吗?[栏目:马哈希尊者访谈 An Interview with Mahasi Sayadaw]
 自己的心态与行为是善是恶[栏目:慧语禅心]
 关于制定与宗教医药相关政策的建议[栏目:永信法师]
 普贤放生组的故事——大连组[栏目:菩提洲·佛子心语]
 云散奈愁何[栏目:孤独是一种修行]
 《觉悟之路》第二十一章 为力的本质[栏目:那烂陀长老]
 但看诸上座[栏目:传喜法师]
 依止 附录 慈爱经[栏目:坦尼沙罗法师]
 飘零的仇恨[栏目:延参法师文集]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