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心灵的治疗
 
{返回 泰·锡度仁波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273

心灵的治疗

心是一切事物的本质。
由于心的净化,一切都变得纯净。
由于心的清明,一切都变得清楚。
由于心的存善,一切都变得美好。
一切事物的本质是我们的自心。

虽然生理上的不平衡是个严重的状况,但是心灵上的不和谐才是更严重的苦因。诊断与治疗心灵疾病的原则与身体疾病相同,因为依一般的看法,心理健康和身理健康一样,都是要将不平衡的地方,调整为平衡。就相对的层面而言,完美的心里平衡,是要能够平息贪、嗔、痴、慢、疑。在相对世界里,这些因素总是存在那儿的,所以,如何找到方法维持他们完美的平衡是一件很基本的要务。心理健康就是能控制五毒,不让它们任何一者失控。若其中任何一项严重失控,疾病就随之而生,此人会感到极度混乱,不知道什么才是真实的。在混乱充斥的人生里,唯有时时保持一颗清明的心,平衡才于焉依止。

生理治疗的艺术与心灵治疗的艺术是合而为一的。在西藏医学的传统里,心理疾病的治疗方法与身体疾病一样,都是用服药、生理治疗和食疗及生活作息的安排等。方法上当然会包括一些关于心理部份的特殊技巧,即为今之心理治疗法(psychotherapy)。在开始讨论治疗与治疗技术之前,必须先澄清一些西藏医学对于心灵问题的看法,它有别于西方。在进一步讨论治疗方法之前,对此差异有所了解是相当重要的。

心理治疗是一种概念与方法,它是由众人生活在快速变迁、高科技社会中的产物。在西藏并没有像在西方所谓的心理治疗师。在那里只有一种治疗法,是融合在佛教的宗教、教育与家庭生活之中的。让一个人生活在一完整而自然的环境里,即是一种温和的治疗。当今,世界上有许多国家,心理治疗蓬勃发展,以因应当今社会与旧社会传统,相当不同的生活方式及社会角色的需求。当人们不能够生活在自然的生活状态里,而必须被孤立于自然的真实之外时,心理治疗就愈来愈被需要,以使人们得以应付新情境中的种种压力。

生命周期里早年的经验,对于态度与行为的塑成有相当重要的影响。这个历程开始于怀孕,从无助的新生儿开始,到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这段期间,大约是二十年,一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在这期间里,被他的经验所塑造,并深植在他这个人里面。

一位怀孕的女性,若感到迷惘、情绪不佳或身体不好,则胎儿也会受到负面的影响。若是人们可以活得接近大自然,那么即使没有特别去注意,他也能感受到大自然的脉动。于是,不需要特别设计一门课,来教授大自然是什么,天然的环境早已经在那儿,被观察、被经验和被接受了。已开发的社会,人们在城市中长大,他们已经习惯于停止聆听大自然的节奏,所以,原本只是生命中很简单的事实,到后来他们必须大费周章的重新去发现。西藏人的习愦,当一位母亲怀有身孕时,人们会尊敬她的处境,会努力减经她心理与生理方面的压力。在母亲生下小孩之后,整个家庭的结构与生活方式都会支持婴儿在生理、情绪及心智上的成长。很自然的,祖父母、叔舅、堂表、姑姨等,加上父母亲,都会来照顾小孩,提供给小孩一个稳定而自然的成长环境。他们没有大型购物中心或高速公路等,他们与大自然为伍,他们知道花草、树木和动物。小孩看着母亲怎么挤牛奶,那就是他们早餐的食物。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在大自然里,学习大自然的秩序。西藏典型的中产家庭,都有两个地方可以居住,一个是高地的聚落,夏天时居住;另一是低地的聚落,冬天时居住。家庭成员在不同的季节会分开住,然后又合在一起住,因为有些家庭成员只固定住在一个地方,而大部份的年轻人则是搬来搬去,他们在分离之时会经验到悲伤,而再度与朋友和亲戚团聚在一起聊天时,会感到高兴。

西藏的儿童由亲戚处得到许多的关照,亲戚们提供了爱的环境,也提供一种纪律的环境。他们无时无刻不面对自然的真实状态。如果他们见到死亡,那就是一个真实的死亡。当一只动物死了,一位亲戚死了,或是他们看到某人生病了,这些都是真实的经验,是第一手的经验。死亡并不是只出现在方方的萤幕中的事,由演员扮演,他可以复活,在另一部电影里扮演另一个角色。西藏小孩成长的环境里,是没有这些错觉经验的。常见的教养小孩的方式,是如果小孩拒吃酸乳酪,妈妈就会解释给小孩听,母牛是怎么样产牛奶的,牛奶又是怎么样一步步的制成酸乳酪等等,所以请小孩再吃三汤匙,于是,小孩也从中学会了酸乳酪是怎么来的。小孩也知道他们穿的夹克是如何由绵羊毛皮制成的,或是山羊柔细的毛,或是其他动物的皮、毛。他可以看到母亲或叔舅们如何缝制衣服,说不定他也帮忙母亲们清理、剪裁,和纺羊毛呢!

这些大自然的讯息,对于一个人内在的发展具有很深刻的价值。当一个人学习到必须要等上半年才能看到花开,由播种、洒水、发芽、长叶、结苞一步步的成长──所有这一切都要有固定的生长期──他会懂得欣赏事物在大自然中发展的节奏。个体渐渐获得深刻的体会,事物的发生都有其特殊的时间与空间,这样的理解,建立了个体的能力,去接纳生命中其他种种事件的发生。它让个体了解生命短暂的本质,以及生命的周期是什么。

要长大成人是需要时间的,去发现事物的功能也是需要花时间的。不过在大自然的环境下成长,这些相对的法则就变得清楚而易理解了。当个体了解这些生命的基础之后,就不再需要心理治疗师来告诉他这些。当真实、正确且清晰的知识,由宁静的大自然仁慈的给予时,人们就自然变得仁慈而有耐性,并且对事物运行的自然法则有所体悟。这不是说就不会有人觉得迷惘,没有疯子,但在比例上将是非常非常少的!尤其较之已开发国家社会中的人们而言,后者有太多的情绪不安。

社会发展并不件坏事,问题出在环绕在我们周遭的环境发展太快速,即使在当今最全盘现代化的国家里,许多事物都不过是最近几十年发展出来的。这是最近才有的现象,发生不过百年,甚至更短。如果你比较近百年内发生的事,与近百年之前所发生的事,其差异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近代的变化或许相当于过去数千年的变化。生命的自然发展缓慢而持续,已经经历了数百万年,直到最近才突然地加速。

如果我们对自己诚实,我们将感到庆幸,自己还没有精神分裂,而变成疯子。我们应该很庆幸我们还很健康,我们走得很快,不过似乎还跟得上脚步,就是这个实况为我们带来了心理学的发展和心理治疗。人们在变动的、人为化的环境里长大,所以很难去了解生命原本是很简单的。每件事对他们而言都变得复杂,尤其是像爱、关怀自己、关怀别人,保持平衡关系、纪律等等。有些基本的快乐、伤心、死亡、诞生等都显得复杂。纵使他们由许多的管道来学习,像书本、录影带等,这些内容探讨一些生命的关键性问题,但这却只是一种间接式的学习。他们也许阅读了上百本的书,但仍觉得迷惘。在自然环境中长大的人们,也许什么书也没念过,也许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爱、尊敬和仁慈是什么,但是他们却能感受,能知道这些原则,这使他们有安全感、稳定感。当代专业治疗师的产生,源自于现代社会人们的需要,去回答生命中重要的问题,但这些问题在过去根本就不需要发问的。过去人们很自然就懂得的简单的事,现在都落到不确定的范畴里去了。

文化的影响造就了人们行事方法的显著差异,波兰人、西班牙人、希腊人、英国人、美国人、中国人、印度人和法国人基于他们文化背景不同之故,都有他们自身对于事物的看法。东方国家与欧美国家的人,对于事物观点上的差异,有时可以大到他们彼此不能互相了解。这不是件负面、或正面的评价,这只是一个事实。例如,西藏人很少表现他们的情绪,但在许多西方文化里,认为表达自己的情绪是恰当的行为。印度人对一位陌生人可能提出许多很个人的问题,对于印度人而言,这很平常,但对于一个西方人而言,这样问是很不礼貌的。同理,西方人的直截了当,也会令印度人感到同样的不适。在六十到七十年代,有许多西方的年轻人到印度去学东方哲学,有趣的是这些年轻人多来自富有的家庭,但他们到了印度却身着旧衣、不带相机,有些甚至不穿鞋子,对大部份不得不如此穿着,没有其他选择的当地居民而言,这种行为看来很奇怪,也很难以理解。当然,这些西方人是来自于科技先进的国家,他们也拥有许多物质方面的财富,但是他们却觉得那些东西太缺乏精神价值了,他们想要在印度找回那些在生命里被斩断的现实经验。

抛开文化的影响,事实上每个个体心灵的本质都是相同的。人们在相对真实里拥有的元素是一样的,所以指导它们的原则也是相同的。文化的差异就像人的个别差异一样,都只是无限轮转流变与化现各种现象之变项的一部份,在佛教里就称之为轮回(samara,原注1)。所有的情境、事件、人格特质、动机、态度,平衡与不平衡,也都是轮回变数里的一部份,不论你在那一种社会长大都是一样的。这些变项的型态不断改变,但是它们都根源于五种主要的原因,也就是贪、嗔、痴、慢、疑。

今日社会常见的负面态度中,最具有破坏性的,就是自怨(self-hate),似乎有很多人,很讨厌自己。这一点对于来自西藏佛教文化中的人而言,是相当难以理解的,在那里大家接受一个事实,就是每个人都太爱他自己了,爱自己超过其他东西。一般的看法是,所有问题丛生于对自己太执着,所以要练习去关心其他众生如关心自己一样。佛陀的教示,强调生命是苦,并告诉我们苦因为何,所以,我们要学着去除我执,不要把焦点上总是放在“我”(I)及“自我”(myself)上面,否则将会丧失明觉之心,或丧失去关心除了我自己喜欢与不喜欢之外的事物。强调生命是苦,并不是要人们哀怜自己,而是要帮助人们了解生命的实相,使他们落在情境中时,感觉会好一些。了解实相可以帮助人们接纳自己,并诚实的接纳自己的处境,如此才能进一步去改善这个处境。让人们对自己感到满意,这远比让痛苦又变成他们生活中的更多负面的因要好。正面的去面对他们在贪、嗔、痴、慢、疑上所犯的错误,并正确的知晓苦因是源自这五毒,那么他们就可以比较客观的来面对所处的相对世界。

在此必须证清一点,即以上这些对于现代心理学的观察,是源自在印度成长的西藏人的经验,尤其是在喜马拉雅山区的锡金( Sikkim)及大吉岭(Darjeeling)地区;他们与来自不同背景的许多人有所接触,有亚洲人也有西方人。这些见解并非源自当代西方心理学的训练,而是源自西方人所谓的佛教心理学的背景。

佛教里有个重要的信条,对于那些不能接纳自己的人,这个信条有治疗的效果。人们常常会对自己不满或感到失望,因为他们不能达到他们自我的期望,他们看到了自己的弱点与毛病,这使得他们感到沮丧。事实上,看到你自己的缺失是一件好事,它总比你看不见这些缺点要好。然而,当你看到自己的限制,自己的问题,和自己的弱点时,你又把它们当成是究竟的你,那么你就会对你自己,对你周遭的事物产生非常负面的看法。在佛陀的开示里,没有任何负面的事物是究竟的,也没有任何弱点是究竟的。所有负面的事物、短处和问题,都是相对的,是暂时的。在究竟意义上,任何事物都是完美的,在究竟上没有任何不完美的东西,知道和了解了这一点,便可以帮助人们不再去说他们恨自己。不管人们可能犯下多少错误,每个众生的究竟本性都是完美的,是正向的,它超越了肉身、人格,和变迁的外境,不论是在哪一个生命周期之中。

假如你不知道你的究竟潜能是完美的,你就会想要去隐藏你的弱点,不仅在别人面前想隐藏,甚至面对自己也想隐藏。有些人玩些心里游戏来隐藏,有些人则以自毁的习惯来隐藏。人们若相信他们自己的负面就是故事的全部,那么他们可能会变得更糟──或变成酒瘾、药瘾,或某种形式的发疯──企图去忽略他们在相对真实中的不完美。谁愿意去承认自己在究竟上是恶的?如果你将自己的弱点看成是你究竟上的潜能,那你就完了,因为一切都没有希望了,你不可能改善任何东西。但是,当你了解到你的短处,只是相对的,是会改变的,那么你才有可能将你究竟的潜能展现出来,对于你自己是什么才会产生真正的信心。如此,你才能成为一个心胸开放的人,同时也能够很实际、很有动机,和很有效率的生活,你将会获得旣真实又真切的利益,活在你的生命之中相信并理解究竟证悟的本质。当然,在相对意义上你是不完美的,所以你必须时常关照到这一点,脑海里清楚这一点,于是透过不断的学习,多开展出一些正向的究竟本性,虽然在究竟的意义上,你一直都是完美的。这看起来有点矛盾,有点吊诡,但这矛盾正有助于思维和理解。

佛教里有种修行方法,与心理治疗所设计的作法有点相似,也就是静坐(meditation)的训练。佛教徒的祈祷,有些时候也被当作是一种心理治疗。甚至依据某些指导原则来生活,就是一种心理治疗,静坐是一种更深刻,更有力的方法。静坐不是肤浅的,也不一定就马上回答一个人所有的问题,它如实的存在那儿,它较表面所见更精微。静坐是一种帮忙人们很容易就解决问题的方法。重要的答案,就能被我们所体会、觉受与了悟。

想像世界倒退,返回到人们都住在接近大自然的状态,是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在许多国家,人们已经不可能再成长于健康、详和,亲近大自然的环境中了,大家必须找到新的方法,来帮助他们理解什么是真正的、自然的实相,对许多人而言,这需要心理治疗;对另一些人而言,他们静坐。西藏佛教里来痊愈心灵的方法,也可被用来作为一种心理治疗,虽然在传统上它不被视为是心理治疗,只不过现代社会这样称呼它。

从佛教徒的观点,人们的生命观常常落入两种极端。当然,有些人是落在两极端之间,有些人具有较多某一端的特质,也有些人两极端的特质都具备。第一种极端,是非常注意过去及未来,对于现在全然不重视,这种人的时间,都花在思索为什么过去会有那样的结果?以及花在计划未来要做什么。另一头的极端,是全然不理会此生以外的未来和前生,生命就像一块两头锯断的圆木。这类人或许神智健全或许不健全,或许快乐或许忧郁,不管怎样,他们觉得生命开始于生、结束于死,这就是生命的全部了。持这两种极端见解的人,都会相当的厌世或有不安全感。

这两种倾向也有其正面的意义,质疑过去展望未来的这类人心胸开放,他们已准备好要去了解事物深刻的一面。他们像磁铁一样,有些人很难理解接受事物,他们很轻易地就吸收接受了;当他们有所成就时,不会认为有什么了不起,因为他们总是向前看,期待未来会更好。这种方式使他们不执着于现在,这使得他们能够向前进,这是非常好的。他们不会被现在所拥有的种种所黏住,却常常去注意哪些他们还没有的东西。

持断见的人会极端讲究效率,他们一旦开始做什么事就会去完成它。他们完成一件工作的方式,常是全力以赴的,就像要征服它们一般的努力。他们真的都能处理好事物,而且他们很肯定自己,一旦从事某件工作便毫不迟疑,当他们做某件事时,总是全面掌控直到事情完成,他们相信自己有权力去操控。他们不常表现自己的情绪,即使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情绪。

就像在任何一个社会中一样,人们会期待一位西藏佛教徒要做某些事情才会得到尊敬。有些理想是人们努力要做到的,例如不仅是利益自己而且利益他人。他们努力充实自己以利益他人,他们会站在别人的立场来着想,以便了解对方。有宗教信仰的人们,会倾向思考事物深层的意义,他们的目标是证悟,不会将自己设限于只追求人世间的完美,人世间的完美只是完全证悟道上的一步。佛教解释每个众生都有证悟的潜能,以及教示我们如何达到证悟。证悟是一种全盘的理解,超越了所有的限制。身体上的完美不是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完美和心灵上的能力。在西藏人的世界观里,世界先生、环球小姐是没什么地位的。

众生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完美的众生,他们对自己很好,对自己周遭的人也很好,他们所作所为都具有建设性。第二类的人包括那些对自己很好,但未去利益他人的人,他们也不会去伤害别人。第三类的则包括那些对自己不好,对别人也不好的人。属于完美一类的人,也可能有所改变而变差了,至于不完美类别的人也可以进步而变得完美。这种分类并不是永久的,它只是相对的及暂时的。

了了分明的心是“因”,若是心灵清彻,则你可能成为一个完美的人;若心中迷惘,则你可能成为第二类或第三类的人。净化心灵的方法很多,从出生开始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为止都很受用。这些方法的运用因人而异。如果某人已养成了许多坏习惯,那么想要提升至完美的人或不为恶的人就比较难,需要耗费些力气。有一些负面的情境只是暂时的,譬如一位很好的人也可能同时遭遇到许多困难与问题,假如一个人没有很深的恶习,那么当生活中的困难产生而负面情境出现时,这个人就可能容易地克服。若某人是一位不仅利益自己且利益他人的人,真正很努力的去发展良好的习惯,那么当他遇到逆境的时候,他会屹立不摇,很难被击倒而变坏,但是,假如某人只是因为幸运而成为第一类人,当环境改变时,就很容易陷入迷惘而改变。

这些不同的类型,有清楚的特质差异。最上乘者的心如空间般的宽广,空间能包容所有的事物,整个宇宙都包含在空间里面,真正的好人的心,是如此开放而广大,他或她可以接受各式各样的情境与情况。第二类人的心则如一个国家,他们有空间去包容一些事物,但却是有界限的,所以仍然是有限制的。属于第三类的人,心量则如一间装饰美丽的小房间,里面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装饰品,除了杂乱之外,没有空间来放其他东西,不过,这种心理状态也是可以改变的。人们可以进步也可以退步,全赖他们如何去对待他们所拥有的。最前进的人性格是稳定的,就像一座山,很少会受到鸡毛蒜皮小事的影响;第二类的人格型态则像条河流,不断的在移动在改变,但仍有其基本的认同;第三类人的特征如羽毛,他们也有认同,但是飘到东飘到西,随风变动,他们不在任一情境里久留。然而,一样的,像羽毛的人可以变成像座山,而像座山的人也可以变成如羽毛一般。

完美的心,在佛教文化里是透过佛教徒生活方式的修行而成就,这种生活方式,称为佛法(Buddhist dharma)。它适用于各种不同层次的生活,它或为单纯或为深刻,运用之妙存乎于各人行业的不同。世俗人常遵循着佛教徒简单而基本的生活方式;学者们关心他们在复杂知识上的理解;隐土们努力于静坐修行等等。不论你归属于那一个群体,不论你做什么工作,你都要去修行佛陀教示中最适合你个人的法门,如此才能使你建立最好的质。佛陀的教示,原本是一些守则,教导人如何去治理一个王国,一个家庭,如何去做生意,如何过僧侣的生活,以及所有能帮忙人把生活过得最好的原则。这种生活方式,在今天我们可以称它为心理治疗,而宗教大师们遵循着佛陀纯净的教法而行,在某方面他们也是位心理治疗师。

人们不见得要到患了心理疾病,才叫做心理失衡,才需要接受治疗。在哲学系统里认为,当一个人的自我了解受到局限时,就会造成相当负面的后果。如果对于心灵全然无知,那么一个人可能会全盘的认同那有限的某某先生、某某小姐等,对他们而言,这血肉之躯就是全部。另外有些人则认同他们自以为的形象,以为所穿所为就代表自己──如商人、政客,军人、老师等等。那些对于自己的了解仅止于自己的身体、自我印象,姓名、思想的人,当他们经验到自己还有一些东西是超过这些表象事物的时候,他们会很难自处。对于心胸开阔而成熟的人,经验到自己较深层面的时候,会觉得很坦然;但是那些不够成熟的人,面对此一情境便会感到非常困难,因为这给他们带来了迷惑。

在一个人往心灵深处走的历程里,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其中之一种现象是正向的情绪与负向的情绪会变得比较清楚而外显,对情绪有较强的感受,似乎情绪反应真的变强了。然而,事实不是这样的,其实是你的心变得比较清楚了,所以你能看到一些本来就在那儿的事,只不过过去你看它们是模模糊糊的。就好像你在丛林里面发现了一只大象,在一开始的时候你看不见它,是因为树木与枝叶茂密,但当你砍断丛林时,大象便赤裸裸的显现那儿了。

当知觉清明时,有些人可以看见和听到他人所看不见听不到的事物。有些人,他们身体感官灵敏,有超觉力(ultrasensitive),但是,如果他们不能以正确的观点来理解和看待这些现象,那么他们的见闻常会给他们带来极大的困扰。至于另一类人,如骗子与迷信者之流,可能会浪费很多时间与精力,去追求这种超觉经验,更差者则以此来伤害他人。当某些很不寻常的事发生时,不要大惊小怪,不要理它就好。这类现象的发生,不象征着好,也不象征着坏,它只意味着某个过程正在进行,如此而已。如果你想强化这些征兆或扩大它,那么几乎无疑的,事情会变得更糟,而且还需花更长的一段时间来修正它。

这些会令你分心的事,多在练习禅坐(meditation)刚开始的阶段发生,若你能保持以正确的方法继续练习,都会在禅修时觉受到相当详和宁静的经验。西藏佛教称这种方法叫“止”(shinay, 音译为“息内”),或称之为止的禅修(tranquillity meditation)。一旦学会如何使心灵平静,人们就会喜欢去禅修,于禅修之后,一切事情都变得清楚了。那感觉不论是心理上或生理上都很棒,不是任何其他事物可以比拟的,但是我们也不可以执着于这样的觉受,因为它毕竟只是过程中的一个阶段。它是身与心最完美的状态,它是强而有力的经验,我们不可抗拒地很喜欢它,我们必须再向下一个阶段前进。如果我们一直被这初始阶段绑住,那么我们就不可能再进步。当我们想要去保持住那美好经验时,它反而很容易就消退了,如果确实是这样,那么我们将会感到孤伶伶的被抛弃了,我们很可能因此而放弃继续的努力;即使各种状态继续发生,有更多不寻常的经验产生,但我们仍然经验不到真实而清晰的禅修状态。如果一个人禅修功夫很深,不只是要心灵平静的疗效,而是要依佛法的修行达到开悟,那么较深层的静坐才可能达到,那经验与只是以平静心灵为目的的禅修是不同的。

人们在生命中面临的困难及别人生命中的障碍,是有其源头及发展形式可循的,这些问题在佛陀的教示里,都有很清楚的解释。苦的由来,其基本成份是源自于自我的贪与嗔,也就是以为有“我”的存在。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贪执及攻击性,平凡众生没有任何人能不役于贪与嗔的,虽然有些人可以将它们平衡得很好,但一旦失了平衡,问题就接踵而至,于是人们就会寻求各种外援,不论是治疗或性灵上的,或两者兼具。

寻求治疗的理由五花八门,正如治疗的方法一样多元,生理性的治疗管身体方面的问题,诸如受了伤或生了病,不过,有些时候身体治疗也可以帮助心理状况的进步。另一类的治疗,则专门负责心理与情绪方面的问题。当然,身与心是连在一起的,你不能真正的将它们分开,但是,强调的重点与目标可以不同,端赖你寻求治疗的原因及那一种治疗方法而定。

有些人寻求治疗是因为他们有很严重的身体或心理的问题,但也有许多人既无身体疾病,也无心理毛病,他们只是想改善自己,使自己变得更好。治疗过程里,动机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有些人动机深,有些人动机浅。比较肤浅的动机,譬如一个人去找受过特殊训练的治疗师,想要克服与他人沟通的障碍。有些人可能是家庭关系有问题,所以寻求治疗以对于他们的问题有更清楚的认识。如果小孩在学校上课有特殊的问题,那么可能被送去找教育治疗师。这些问题都很实际,也有其特定的目的,当目的达成,这些人是会觉得事情到此为止。当某人有很深的情绪与心理问题时,他会有深一层的动机去寻求治疗,治疗对他们而言就成了一件大事,因为他们有欲望去了解生命的意义,或是他们希望自己能在这社会正常的生活。

以禅修寻求帮助的需求与动机也有很多层次的不同,可以是为了身体健康,也可能是因为心理健康,有表面的目的,也有深入的目的。最高的动机,当然是达到究竟的证悟,个体所应奋力的不仅是发展今生好的特质,同时继续发展来生的好的特质,乃至于下好几世,此一目标便是开悟,那是需要经历一世又一世,愈来愈清彻,愈来愈了悟,才能达到的,这是一个又深、又广、又无限的动机。大部份的治疗师对待病人都只针对这一世的心灵,他们采用的方法,目的只在解决此生的某个特殊问题。当然,如果这个方法能有效的去除他们的迷惘,这正面的影响力也是可以延续到未来的好几生的。

一位治疗师若是依循佛法的原则,那么即使他以不同的方式表现,都会与过去曾用相同原则去修行的人达到一样的效果。不论我们称之为佛法,或是其他名称,这历程终可通往究竟的觉醒。个别治疗师想依他们自己个人的能力,去发现同等效力的治疗技术,是非常困难的一事。生命是短暂的,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必须的研究实验,一个未证悟的人,在过程里会犯下很多的错误,所以,采用一个经由许多专家测试了数世纪之久的系统,是很有价值的。

方法不同、动机不同,则所获的成果也不同。如果你对治贪执与嗔恨只是很表面的,那么你的进步会很有限,你或许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你无法发展到更高的境界;如果你对治贪与嗔以更深的层次,那么深刻的发展将由此开始。

贪执是指想要得到或企求什么东西,嗔心则是指你不喜欢或厌恶某些事物。嗔心有时很细微以致于自己不察觉,嗔心也可以使人变得很具攻击性。对治的方法很多,视贪嗔的精粗、正负而定。禅修可以降低欲望与嗔心,可以净化它们,并可以渐进的方式去除贪嗔的最负面的部份。高境界的心灵发展就是透过此法来达到的,虽然嗔与贪仍持续的存在,但只会愈来愈少,一直到超越二元对立,达到完全的证悟为止。透过贪与嗔,众生最终成就了一元的心。所以,五毒中的每一项,都可以此同样的方式运用,来厘清某个面向的心灵状态,最后达到整体的清明与证悟。

一位普通人的心,也可能是清明的,不受烦恼与扭曲之苦,但他未必达到证悟,这种人也未必是初地的菩萨,他可能是一位普通的众生,他们的心是清楚的、健全的。人们可以经由修观的方法来澄清自己的心灵,这是证悟道上的一步。心灵清明的人有能力看清楚每个情境,没有迷惑。若是一个人不只是开展宁静清明的心,还向清明的深处看,并修观清明本身,则它将引导此人走向证悟之路。对一个寻求证悟的人,达至这种心灵清明是个重要的里程碑。若是原本的动机是在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心里清楚不迷惑,那么此人就会停留在初阶的宁静、清明的状态。想要达到证悟,就需在超越宁静之余多做些什么。

禅修的方法很多,有些方法适合于那些想要解除心理压力的人,有些方法包括了看、听、坐,有些与你吃什么,怎么吃有关,有些时候一种方法统合了多种方法。对于每一种情境,都有其最适当之禅修方法。坐禅有其正确的地方,也有其正确的坐姿。

我们并不是真正的将金刚乘佛法(vajrayana Buddhism)称做心理治疗,虽然,它确实可以对不平衡引起的心理障碍有所助益。金刚乘佛法在这方面,有非常多的教示与对治方法。接下来,是一些简单方法的例子介绍。不过,即使是最简单的方法,也需谨慎行之。假如一个人尚未将自己准备好或是修行方法的不正确,那么都可能做错。就像一把锋利的刀,用它来切东西时,又利又净,但若不小心滑开了,割伤了你的手指,那么也可能很严重。通常去做心理治疗的人,都是非常敏感的,他们好像是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如果你触摸的方式不对,气球就会爆炸。对于这类人,所采用的方法一定要绝对正确,一点点小事就可以影响他们,他们很容易兴奋、忧郁或快乐,这种不稳定,正是要小心谨慎的原因。过去的不平衡经验,不论是身体的、心理的或是情绪的,都是造成这些不稳定的因素之一。不论任何人当他想修习这些方法时,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必须先请教具格的老师或治疗师他们对于这些修观法门需有相当程度的了解。

造成心的迷惑的原因,最根本的是各种不同的情绪,这些情绪是由五毒染污所致,佛教的术语就是贪、嗔、痴、慢、疑。未经训练不能自我控制的贪欲,会使你变得像个空间里的黑洞──贪婪和想要得到所有的东西,不管你已经得到多少,你希望得到更多;当你的嗔心未调服时,这世界就像地狱,在你的周遭找不到任何一件能令你高兴的事,你觉得每件事都很可怕,于是这又增加了你的嗔心;当你的嫉妒心未能调服时,所有他人的快乐都变成你的痛苦,任何人的优点都造成了你的问题;未能调服的无明,像云一般遮蔽了觉知能力,使你的心变得像动物的心一样,在你的脑海里只有吃跟喝;骄慢之心若未经调服,会令你自满,觉得自己什么都是最好的,但结果终会使自己堕入深渊。所有这些有时表现得很细微,有时表现得很粗糙,视个人生活中的因缘环境而定。所有各种染污都有同等的力量去扭曲真理,没有哪个比哪个更差。当任何一种染污得逞时,它就留下一个疤痕,个体或许经验到的是沮丧、或是迷惑,或是一些神经质反应。这些经验由轻到重,分布范围很广,严重的甚至可能造成躁郁症或精神分裂。

要避免这些情绪所造成的迷惑,第一步就是要训练你自己,不让贪、嗔、痴、慢、疑左右你那么深,不允许它们掌控你。不过,你不能只是从表面上去调服你的心,你必须走到根部去,由那儿开始做起。想要成功的方法之一,就是断绝五毒的源头,就像你在打一场战争般,当你不让他们有机会去获得水、食物、军用品的时候,他们就会投降。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会下长期或短程的决心,或称戒律(precepts),譬如不杀、不盗、不说谎。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人选择出家过和尚或尼姑的生活,去闭关,或是远离世间,过如隐士般的生活。以上这些方法,都是消除五毒染污力的方法,当你停止去添加薪柴时,火自然就会慢慢息灭。这些是比较特殊的长期修行方式,需要有特定的场所,及特别的生活型式。然而,不论你在何时何地,当五毒升起时,你也可以直接去面对它、处理它。以下是一些传统上怎么处理五毒的方法,同样的,在此必须先强调的一点,是你必须在自己准备妥当之后,才去修行这些方法,而且你可以去请示你精神上的导师──一位有充分的知觉(insight)与知识的老师,判断你是否适合开始练习。

在开始做一些特殊的功课前,先前的准备工作是必要的,必须拨出一段特定的时间,找一个适当的场所──一个干净且安静的地方,在那里你至少有半小时到一小时的时间可以不被打扰。在每节开始时,坐下来几分钟以平静自己的心,静坐是很重要的,因为当方法正确时,它会连结你的生理与心理系统,所以你会经验到它们的连结,并尽你所能的运用这股力量。修观的姿势很多,但最好的方法是两脚交叉的双盘坐姿,坐在一个垫子(蒲团)上,脊椎与肩膀要直,眼睛半张,保持这个姿势身体放松的坐个五分钟,各部位保持得愈平衡愈好。

当你的心变得愈来愈安静时,你的身体就会愈放松,将注意力放在你的呼吸上,只要觉知到就好。留意呼吸的四个向度:吐气、停、吸气、停。呼吸可以影响身体和心理的健康,如果呼吸不均匀,问题马上就来,譬如,有些人吸气之后屏住呼吸很长一段时间在胸部,然后吐气,随后很快的又再吸气,这种人容易有坏脾气及攻击性的人格,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易动怒。有些人是吐气,然后隔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后才吸气,之后又很快的吐气,这类人的活力很弱。花点精力去平衡你的呼吸,对于你身体的平衡及心理的平衡,都会有很大的帮助。当你观察自己呼吸的时候,要慢慢吐气,而且要吐尽,然后止住约二到五秒钟,再慢慢吸气,也要吸得足,之后仍是停二到五秒钟,再次吐气,如此反覆,要做的自然,做的轻松;吸入之气不能闭住或吞入;呼吸时不可太紧张,要放松,用很自然的节奏做。练习呼吸时,如舌尖要抵住上额,正好放在牙齿之后。一呼一吸算一次,在进入正式功课前,至少数息21次以使自己准备妥当。

对治五种染污的第一个方法,就是让它们各自升起,然后去观察染污的自性。譬如,首先去观想一个你真正执着的东西,让你的贪执真正活起来,然后停止让贪执继续发展,再去观察此刻贪执的自性。当你在做这样的练习时,你会发现贪执根本不在那儿,它不是具体的东西,只是个幻生的错觉。接下来,用同样的方法来对待嗔心,观想一件令你生气的事,当愤怒增强时,你去观察它,再次的,你会见到嗔恨的本质是错觉。再下来,建立无明,如果真有那么一件事物,你对它的无知超过你所愿,或是某事物你无法理解,那么就选择它当作观想的对象,增强无明之质,然后让它停在那儿,去观察它。之后,用同样的方法来观察慢心,观察疑心。当你让慢心增长时,你的自我会膨胀,胀得满满的,就让它留在那儿,当你去观察自我本身时,它又很自然得变成什么都不是。

上述的练习法,称为五毒的自我解放,因为,是透过观察每一种染污的自性,而使染污消逝。虽然,这是一种很有效的方法,但是必须要小心,因为,让五毒这样的升起也可能带来困扰,如果你自己还没准备好,那么你可能会被升起的染污所淹没。首先,你必须要先能够掌握自己思考的来去,然后有纪律的来对治自己的五毒。你可以反覆练习多次,在整节练习做完之后,坐在那儿数分钟,什么也不想。再做21次的数息后,再静坐五分钟,然后才重新开始你每日的活动。

禅修者常常不能够在做完禅修之后,很平和舒适的重新开始日常的活动。通常人们会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课表下做禅修练习,假如他们正在做某事,可是禅修的时间到了,他们就会放下手边的工作去做禅修,在做完禅修之后,又冲回去做先前未完成的工作,这使禅修练习和他们所做的其他事一样,都是紧张兮兮的。修行者若能以平静的心去做每件事,那是有益的。认为事情要做得轰轰烈烈的才会做得更好,那是种错觉。如果你的心是清明的,那么愈不紧张,事情会做得愈好。你可以支配时间,不要让时间来支配你。

下一个禅修的方法,适用于那些对自己身体特别执着的人。这个法门对于特定族群的人有益,而不是适用于每一个人,对于某些人甚至有害。如果你够成熟够坚强去处理它,而且如果它适用于你,那么它将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法。如果你已决定要尝试它,那么和前面一样,先做静坐和数息,然后将你的注意力放在前额的中央,将觉性慢慢移动,由皮肤到肌肉再到骨头,从你的内心去透视身体这些部份。然后将你的注意力慢慢向下移,贯穿你的全身,让注意力穿过你的手臂、手掌,而达你的心,再向下移动到肚脐,如此继续一直到达你的脚底。留心在你穿过它们的时候,什么东西在那儿,诚实的去看你所有的一切,整个身体都用这样的方式去看:外面、里面、和最里面的一切。当你延伸了你的觉察力和看清楚那里有什么之后,再度将注意力集中在前额的中央,保持住那经验继续坐一会儿,结束这节练习前仍是静坐和数息。这个练习法会帮助你克服物体吸引力、物体为永恒的错觉。它的目的不是要让你忽视或讨厌自己的身体,而是要帮忙你去欣赏身体真正本质的心。当你知道身体不是永恒的时候,你会想要好好的照顾它,而且你会变得比较不执着于它,因为你将了解它是如何的脆弱。

接下来的两种方法结构类似,但是它们运用的目的不同,其一是为了忧郁症,另一则为了躁狂症。这些修行法,包含了观想、色彩(color)和呼吸,它们很简单但可以很有效。再次,提醒大家要谨慎:要先请示老师或治疗师。

依惯例,在开始前先做静坐及21次数息的准备,在五分钟的休息后,清净呼吸,由鼻子用力吐气,连续三次,双盘坐姿,两手掌放在两膝盖上,每当你重重吐气的时候,同时伸张你的手指,尽你所能的张开。吸气时稍快,要完全,然后停在胸中约一到二秒钟,然后用力吐气,吐得愈干净愈好,这深呼吸共做三次。身体尽量保持直立,现在你已准备好开始作观想以对治忧郁。观想一根长长的管子由肚脐下面开始,一直通到头顶,头顶上有个很大的开口,就像小喇叭的喇叭口一样,管子很直是白色的,顶端的口是开着的,它是由净光所构成,但不要想像有任何具体的东西在你的身体里面,只是去体验这个光道,如它本然的空性一般。做这观想的同时,观想在你的胸中有朵白色的四瓣莲花,白莲花面朝上,中心有个光球,像颗白色的珍珠,大小有如豌豆,这光球带有活力而且轻巧,它恰恰坐在莲花上,随时可以动,而不是重重的坐在莲花上。当这样的观想清楚之后,可以正常的呼吸,不必去特别想你的呼吸。观想的顺序是这样的,首先观想这个管道由底到顶,然后观想中间有朵莲花,再来观想有个光球。将整个观想留在心中,尤其重视光球。当这些都清楚了以后,做缓而完全的呼吸,吸气后停留一至两秒钟,然后用力吐气,要吐得完全。当你吐气时,将小白球向上送,穿过头顶的开口,送的愈远愈好,停在这状态到你再吸气为止,当你慢慢吸气,完全的吸入时,小球掉落下来重新坐在莲花上,如此反覆做多次,视你自己的感觉而定。对一些人而言,多做几次是有益的。当小球上升到空中时,它是你感受里最高最亮的东西。结尾时,先消融管子,接下来是莲花,最后是光球。你不必很用力的,只是消融它,然后它就消失了。再度清净你的呼吸三次,依过去同样方式结束这一节练习。

对治狂躁行为的技巧与此类似,只是改采相反的颜色和方向。观想管子是朝下的,黑色的莲花在胸中,正面朝下,莲花的中央有个亮亮的黑球,黑的颜色如上等的黑珍珠,黑珠很重,随时准备向下掉,黑莲花如磁铁般的吸住它。当你吐气时,黑珠向下掉,垂直向下掉到地里面愈深愈好,吐完气时,停住数秒钟,让黑珠子一直停在你下面,那时,你可能会感觉真的落实,非常的重,在地底下。当你又吸气时,黑色光球上升,重新坐回莲花上并停在那儿。这样的观想对某些人而言或许很困难,他们觉得向下降很容易,但向上回到原处则很困难。如果你不能知觉到球像描述的那样向上升,也没关系,小球会自己慢慢上升坐回到原位的。如此反覆练习多次,然后像以前一样,观想它的消融:管道先消失,其次莲花消失,最后小球消失,一个接着一个。做三次净化呼吸,和过去一样的做完结。

最后介绍这个的方法,在心灵境界上较高,与一些高阶的修观法门类似,但并不完全相同。和过去一样,从调整呼吸开始,这一回在五分钟定心之后,升起你的虔敬心与慈悲心到最高的水准,作法是想像那些精神境界远远在你之上的人,你发出虔敬心;对精神境界不足的人,你发出慈悲心。当这样的感觉很强烈的时候,就停止不再更提升它们,然后保持在这全然的虔敬心与纯粹的慈悲感上。接下来,让虔敬心与慈悲心脆弱的部份一层层的消融,就像洋葱的皮一样,一层层剥落,每剥落一层就带你进入更深的一层。对于初学者而言,虔敬心与慈悲心是纯然易碎的,但是当他开始修行后,脆弱的部份便渐渐消融,真正的虔敬心与慈悲心被凝炼为彻底的纯净。这实在无法用语言精确的描述,它需要自己去经验。

这些金刚乘的修习方法,都需要有适当的预备和条件。当你必须去做时,你该如何正确的去做,什么时候去做,及修行时个人的重点为何,需要由一位具格的老师来决定。至于你个人在做这些练习时该强调的重点,也应由具格的老师来决定,若要令一位学习者在发展的过程里,得到有效的、正向的,有益的经验,则请示一具格的老师是必须而重要的。如果这些方法,在不是完整的知道其结果,和未全然经验其结果的情况下,被不负责任的运用了,那么其后果,可能是很严重的精神创伤而不是精神治疗。金刚乘的修观方法,虽然看起来好像很简单,效果却远远遍及人们的身、口、意。就像一位医生,在下重药时必须是具格的。一位精神上的带领者,他教人做修观治疗,就更须是具格的。

治疗是身与心平衡的日常生活中很自然的一部份。良好的健康状态,在此意谓着运用本能的智慧所得之结果。自然的治疗,不需要在伤害发生之后才开始,它是让伤害根本不发生。

即使受伤是存在的,但大自然里有种炼金术,能转伤害为健康的成长之道。那成长之道本身就是种治疗,带引我们到一个新的知识领域和新的能力那里去。任何一个人都有潜力成就一个完美众生的所有可能,透过成长之道,一个人发展或释放了他的潜能,就像颗种子萌芽了一般。若是一个人不成长,那么他的潜力就被扭曲与糟蹋了。在儿童时期、青少年时期和成年期──在生命的每一阶段──人们必须跨过一个个门槛,若是未能健康的成长与发展,这个阶段就会失序,但人们会假装自己已经成长到下个阶段,事实上此阶段他尚未过关。假如某人并不是真正跨过了那个门槛而是假装的,那么早晚他总是要面对事实。通常人们不愿意去面对它,所以这些问题老是不定时的闯进来,干扰他们的生活。认知到与了解到自己在那里,面对自己生命的处境──接受它是什么就是什么──是走向心理与精神成熟重要的一步。

当一个人在精神层次上健康时,下一步就是要超越这二元的平衡,走向更高的了悟。在一个人甚至开始想达到这些之前,需先获致基本的心理和谐。任何一种心理的不平衡都会有一身体的不平衡与之相应,所以,身体上的平衡需先调整治疗。日常生活习惯要规律而健全,这样可以有助于身体与心理的和谐。在这方法里,有预防之意思,而其根源于戒律。适当的戒律持守可避免身体的失衡。当戒律可以利益日常习惯,使身体达到平衡时,心理平衡就容易达到,而且可以持续。

透过相对世界里的心,我们才能了悟自己究竟的实相。我们必须关照自己的心,像关照自己的身一样,给它们营养,也给予它们训练,使它们的能力变得更敏锐,同时使它保有健康。心灵健康是清明,透过清明之窗,我们才能看到什么是究竟,才能意识到我们究竟的心的实相。


 


{返回 泰·锡度仁波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上师瑜伽的修持即为虔敬心的修持
下一篇:三乘佛法浅释
 菩提心的两个阶段之实修
 修行之道·第三篇 菩提心
 上师瑜伽的修持即为虔敬心的修持
 基本十戒
 何谓四不共加行
 心灵的治疗
 修行之道·第五章 修心七要
 藏传金刚乘佛法及噶举传承
 传承的重要性
 四圣谛与四无量心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功德是清净行为的反作用力[栏目:雪漠]
 禅林开示 第五讲 除障与修福[栏目:玛欣德尊者]
 相应3经 龟经[栏目:相应部 17.利得恭敬相应]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