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四五四 迦达贤者本生谭
 
{返回 第十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205

                四五四  迦达贤者本生谭
                                                              〔菩萨═贤者〕
        序分  此本生谭是佛在祇园精舍时,对儿童之死所作之谈话,事情完全与辉煌
    耳环本生谭相同。佛向优婆塞发问:「优婆塞!汝愁烦耶?」答曰:「唯然。」佛对此
    云:「优婆塞!古之贤者闻贤人之语,对儿童之死而无悲。」佛应其求说过去之事。
        主分  昔日,玛伽堪萨王于郁多拉巴达地方之堪萨国阿西丹伽那城治国时,王
    有二位王子,堪萨与宇婆堪萨,及王女一人,德瓦格芭。王女出生之日,婆罗门预
    言者来预言曰:「此女之腹所宿之子,将灭堪萨国之堪萨王系。」王为爱情不忍扼杀
    王女,王思:「彼兄弟二王将可善为图谋。」王年老而薨。因王之死,堪萨继承王位,
    宇婆堪萨为副王。
        二人思考:「若予等使吾妹亡故,则必受非难,如是使彼女独身,不与任何人结
    婚,使人看守。」于是建造一柱为中心之塔,使王女居住,而以王女之侍女难陀句芭
    及其夫安达卡温夫使者为看守之人。
        时在宇达拉玛都拉地方,有摩诃萨拉王君临治国,彼有二位王子萨伽拉与宇婆
    萨伽拉,其父王死后,萨伽拉承受王位,宇婆萨伽拉为副王。宇婆萨伽拉与宇婆堪
    萨于同一师尊处共同修学。宇婆萨伽拉侵入兄王之妇人室内被捕,逃往堪萨国宇婆
 80 堪萨之处,宇婆堪萨介绍彼与堪萨王,王对宇婆萨伽拉以优厚之待遇。
        宇婆萨伽拉事王之时,见德瓦格芭所居一柱为中心之塔,彼问:「此为何人居
    住?」彼闻其理由,对德瓦格芭寄与同情。某日之事,德瓦格芭见与其兄宇婆堪萨一
    同仕王之王子,彼女问:「此为何人?」侍女难陀句芭答:「此摩诃萨伽拉国之王子。」
    于是彼女私恋王子。而宇婆萨伽拉对使者难陀句芭加以用心,彼云:「汝能否使予与
    王女会面?」彼女云:「王子!此事甚易。」于是彼女转告王女,王女本即倾心于王
    子,彼女闻使者之言云:「其善。」与以同意。难陀句芭向王子预为转达其意,夜导
    王子至王女之住居,王子遂得与王女共同居住。
        如是二人时时相会之中,王女怀孕,其后王女有孕之事告知兄王。兄之二王子
    问难陀句芭,使乞求恕罪,言述事之始末,王兄弟闻此思考:「妹不能亡故,生女亦
    无亡故之必要,若生王子则必须不许存活。」于是将王女配与王子。
        王女月满生一女子,兄等闻之,大为喜悦,命名为安佳纳德威。王与彼等名哥
    瓦达玛那之富村,于是宇婆萨伽拉与王女共住于哥瓦达玛那村。王女又再怀孕,而
    使者亦同日怀孕。二人月满,同日王女生一男子,使者生一女子,王女恐杀其子,
 81 秘密将其子送往使者之所,而将使者之女取为己女,于是二人生子女之事向王兄弟
    告知。王兄弟问:「为男抑或为女?」闻知又生一女,王云:「如此继续养育。」如此
    以同一方法,王女先后生十人之男子,而使者生十人之女子。十人之男子皆育于使
    者之处,十人之女子则在王女之所,此事无任何一人得知。
        王女德瓦格芭之长子名世天,第二子力天,第三子月天,第四子日天,第五子
    火天,第六子水天,第七子阿周那,第八子拔周那,第九子伽达贤者,第十子安库
    拉。彼等作达卡温夫之子,为十人被使役之兄弟。
        时间经过,兄弟成长,强而有力,具有残忍粗暴之性质,步入掠夺之行径。终
    于劫掠向王奉献之贡物,诸人集聚云:「使者安达卡温夫之子十人兄弟行将掠夺王
    国。」对宫廷之优柔加以非难。王呼安达卡温夫结问曰︰「何故汝子等为掠夺事?」王
    多次遣人,威胁使者,对之责难。使者大为恐怖战栗,求王宽恕,向王告白曰:「大
    王!彼等非我子,实为宇婆萨伽拉之子。」王集合宫臣协议:「以如何方法捕缚此十
    人兄弟?」宫臣等云:「大王!彼等为拳斗士,可于城中召开拳斗大会,呼唤彼等至
    拳斗场再捕杀之。」并于城中鸣击大鼓传布命令云:「自今七日,举行拳斗竞技。」于
    王宫门前准备拳斗场,周围作栅栏,装饰场内,以胜利之幢竖着于栏杆之上。全城
    之内涌起热潮,车轮相接,为得座席拥集而来。
        彼等命洽努拉与穆提伽往拳斗场,咆哮跳跃,阔步弹指,耀武扬威;而十人之
    兄弟亦前往欲为公众之掠夺,身着美丽上衣,于香市掠夺香料,于花市掠夺花鬘,
 82 四肢涂香油,身着花鬘,耳饰耳环,跳跃咆哮,弹指阔步,神彩飞扬出现于拳斗场
    上。
        尔时洽努拉不断弹指拉近,力天见此曰:「予不用手触。」由象小屋中取系象之
    大绳,大叫一声跳起投绳,围绕洽努拉之腹,绳之两端,卷合为一,旋转于头上,
    击打倒于地上,然后将之扔掷于栅栏之外。
        洽努拉当场摔毙。王呼穆提伽,彼起立跳上,咆哮弹指,力天击彼骨碎,彼叫
    曰:「予非拳斗士。」力天曰:「予不知汝为拳斗士与否?」捉其双手,扑打倒于地上
    气绝,然后扔出栅栏之外。穆提伽临死时立誓云:「予将为药叉,吞食此男。」彼于
    伽拉玛提亚森林中再生为药叉。王起立云:「召捕十人兄弟。」
        恰于是时,世天以铁轮为武器,投落于王之兄弟二人颈上。民众战怖,平伏于
    十人兄弟之足下云:「请饶恕我等。」十王子杀其二人叔父,据阿西丹伽那城,治其
    国家,迎父母于其地。十王子更考虑:「以全印度之王国为我等之物。」进而往伽拉
    塞那王所居之阿约迦城,将城包围,平杂木林,破周围之城壁,捕虏其王,王国入
    于其手。
        其次向都瓦拉瓦提地方前进,其市面临海,一方高山耸立,内住有妖怪,有药
 83 叉护持其市,见敌至辄现驴马之姿,扬起鸣声。此时依药叉之威力,举全城于海中
    置于一孤岛之上,敌去再行复置于原地。如是之驴马知十王子来,扬起鸣声,使城
    上升,立于孤岛,城之姿态忽然消失,王子离去其所,城再来立于原地。十王子来,
    而驴马又如前状。
        十王子对都瓦提城之王国不能入手,于是往黑底帕雅那道士之前,表示敬意:
    「尊师!我等不能得都瓦拉瓦提王国,请告我等以何方法?」道士告曰:「于如是如是
    之沟所,有一驴马居住,彼见敌而长鸣,尔时城即上升。汝等捕捉其足,彼可告汝
    等之方法。」王子等作礼而去,往驴马之足下,向驴马请求:「吾友,除汝之外,别
    无可助予等者,予等攻城之时,请勿长鸣。」驴马告曰:「使予不鸣,势不可得,然
    汝等中四人先行,取大铁锄,于四方之城门向地中入大铁棒,于城上升时,手持铁
    锄附着之铁锁与铁棒相结合,于是城即不能举起。」十王子云:「甚善。」彼等于驴马
    未鸣之间,取锄来向四门打入铁棒。时驴马长鸣,城开始上升,但四门立四持锄者,
    以附着铁锄之铁锁结住铁棒,城遂不能举起,十王子于是入城杀王,使王国成为彼
    物。
 84     如是彼等十人之兄弟,以铁轮杀及全印度六万三千之王,如是十王子住于都瓦
    拉瓦提,配分王国为十分,尔时忘却其姊安佳纳德威。于是十兄弟云:「如是可分为
    十一分。」然最少之安库拉云︰「予之一分,请与予姊,予为商贾,以维生活,但诸
    兄长等使各自之人民对予献与年税。」兄等赞成,将其配分赠与其姊,于是其姊与九
    人之王子住于都瓦拉瓦提,安库拉则为一商人。尔时人寿为二万岁。
        时长兄世天王失去其一爱子,王甚愁恼,舍弃一切工作,终日着于寝床之一部
    而哭泣不止,伽达贤者自思:「除我之外,无能去兄之忧者,我须以方法除兄之忧。」
    于是彼扮成狂人巡回于城内,自向空中胡言:「与我以兔,与我以兔。」城中起大骚
    动,传云:「伽达贤者发狂。」此时大臣罗希内雅向世天王近前告白事由,唱第一之
    偈:
              一  堪哈族之君!君起何横卧  贪眠有何益
                  君弟望虚空              身内跃狂气
                  开萨瓦!伽达贤者王      口中说虚语
 85     闻大臣如是之语,佛知王心动,现等觉者唱第二之偈:
              二  开萨瓦!汝闻大臣语      为恐怖所袭
                  因有亲弟忧              打破汝沉寂
        王起立,速由王宫而下,往伽达贤者之处,双手紧握其弟,语述第三之偈:
              三  如何汝狂气        彷徨于都城
                  口中呼兔走        谁取去汝兔
        伽达闻王之语,仍不关心,仍反复同一之言不变。王又唱次之二偈;
              四  黄金与宝珠        白银他金属
                  宝石珊瑚贝        望兔为汝作
              五  且于他森林        为作兔饵场
                  为汝赍彼等        汝望如何兔?
        贤者闻王之言述第六之偈:
              六  地上所住兔        一切非我求
                  我愿住月兔        开萨瓦!汝可交付我
        王闻此语:「无疑地予弟确已发狂。」于是悲伤述第七偈:
 86           七  亲弟!汝必舍生命  生命实可贵
                  月中求取兔        勿望不可望
        伽达贤者闻王之语,身不动而立,向王云:「兄长!汝知失生命求兔亦不可得,
    何故死子而如是悲痛耶?」于是唱第八之偈:
              八  堪哈王!陛下若知此  堪为他者训
                  奈何昔逝子          今更添愁烦?
        伽达语毕立于道之中央云:「兄长!予只望可知(可见)者,然汝悲痛不可知(不
    可见)者。」贤者为王说法唱次之二偈:
              九  依神或依人          不得留永久
                  我子生不死          何能以求得?
            一○  咒文树根皮          药草与财宝
                  堪哈!死子汝悲痛    无力使子苏
        王闻此语云:「可爱者!善哉!汝之意图,为除予忧而试为此。」王称赞伽达贤
    者说次之四偈:
 87         一一  依此大臣与贤者          虽已对予有忠言
                  无如今日得正觉          伽达为我人间师
            一二  如火注入油(与第四四九第八偈同)
            一三  我心食入箭(同第四四九第九偈)
            一四  我箭已拔除(同第四四九第十偈)
        最后现等觉者说偈:
            一五  有同情者        有斯智慧
                  由忧免除        伽达慰兄
        其次,世天王以伽达童子之力免去忧愁,支配王国甚久。时十王子之童子等思
    考:「黑底帕雅那道士具有天眼,予等对彼一试。」使一青年童子美装,扮为怀孕之
    人,于腹部附以如和尚枕状之物,往彼之处问曰:「此妇人何时生子?」行者见此,
    知此兄弟十人灭亡之时到来,又知今日为自己之死期,彼答王子曰:「汝诸童子!汝
    等与此男子有何关连?」王子等云:「回答予等问题。」彼等向道人进迫,行者答云:
    「此男自今至第七日将产竭地罗树(坚木)木片,因此而世天之一族灭亡。总之,汝
    等取竭地罗树之木片烧灰,投诸流水。」彼等云:「此男一派胡言,男人如何生子?」
    于是作丝绳绞杀行者。
 88     王呼王子等问曰︰「何故杀行者耶?」王闻语之始末,心怀死惧,命人看守此男,
    至第七日由腹部生出竭地罗树木片,烧之成灰,投舍于河中。其后生长为爱拉伽树。
        其后某日之事,王子等欲往游水,往城门入口处所设之临时假屋,大为装饰,
    于中饮食游乐之间,手足互相抵触,遂分成两围,互相乱斗。
        时有一人未带棍棒,彼往爱拉伽树摘取爱拉伽树叶,在其摘取完了之时,竟成
    为爱拉伽树之棍棒,此男依此而席卷一切。其它诸童子亦皆往取成为棍棒,彼等互
    殴,终至全部灭亡。其中只余世天、力天、姊安佳纳德威及司祭官四人生还乘马车
    逃逸,彼等四人逃至伽拉玛提亚森林中,此森林为前拳斗士穆提伽依愿生为药叉之
    所,彼见力天接近,于是化现一城,自为拳斗士之姿,跳跃而大声叫曰:「谁与我战
    斗?」力天见此云:「兄长!予与此男战斗。」世天阻止不听,彼由车飞降,行近彼前
    弹指,药叉伸手捕彼,将彼如食球根之野菜而吞入腹中。
        世天知其弟被杀,与其姊及司祭官连夜攒行,日出之时行近村落,彼向二人云:
    「请料理食事前来。」其姊与司祭官入村,彼则隐于灌木之间。时有一猎师名伽拉者,
    见彼往灌木之间而去,思为野豚,以枪向世天足下投刺,「何人向予投刺?」彼闻人
 89 声,知被刺者为人,惊而逃去。王惊魂甫定起立云:「汝勿恐惧,可近前来。」彼向
    前来之男问曰:「汝名为何?」「予名伽拉(老年)。」王曰:「人为老年所刺必死,古
    人有如是之说,予今必死无疑。」王呼伽拉:「汝其勿恐,前来为予缚伤。」伽拉为世
    天缚扎伤口后离去。
        王非常痛苦,对二人持来之食物亦不能食,王向二人云:「予今将死,君等纤弱,
    不可能为其它工作而生活,可学此咒文。」于是口教咒文,向彼等告别,当场命终。
    如是除佳纳德威之外,王之一族全部灭亡。
        结分  佛述此法语后,佛言:「优婆塞!闻此古贤之语,人可免自己失子之愁而
    勿悲。」于是说明圣谛之理──说圣谛竟,优婆塞证预流果──佛为作本生今昔之结
    语:「尔时罗希内雅是阿难,世天是舍利弗,其它者是佛之僧团诸人,伽达贤者即是
    我。」

 


{返回 第十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四五三 大吉兆本生谭
 四五○ 布施比丘本生谭
 四四一 四布萨誓愿本生谭
 四四三 小菩提童子本生谭
 四三九 四门本生谭
 四四四 康哈提帕耶那道士本生谭
 四五一 鸳鸯本生谭
 四四八 雄鸡本生谭
 四五二 布利般哈本生谭
 四四○ 黑贤者本生谭
 四五三 大吉兆本生谭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人命在几间[栏目:人生的阶梯·星云大师]
 释迦牟尼佛讲的是什么[栏目:仁焕法师]
 法句经讲记(二十一)[栏目:传道法师]
 自信的小马[栏目:智空和尚讲禅]
 如何忏悔罪障与积聚资粮(格赖仁波切)[栏目:忏悔业障]
 修密法要有显宗的基础[栏目:达真堪布·微教言·2014年]
 福德日记5月17日─一切众生都曾是我的母亲[栏目:福德日记]
 莲宗故事(八)[栏目:莲宗故事]
 俱胝崇惠禅师[栏目:准提菩萨感应篇·行者]
 七、爱情让我如此刻骨铭心(7)[栏目:盛噶仁波切自传]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