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入中论》第一次课程 第一讲之:作者介绍
 
{返回 入中论讲记·110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469

《入中论》第一次课程总第一讲之:作者介绍

主讲人: 上明下贤法师

主办:北大禅学社

时间:2009年3月21日下午

地点:北京大学二教408室

作者介绍
学论之前首先要了解月称论师这个人。有《入中论导读》这本书的,我们可以翻开四百六十四页,有一个关于月称论师的词条解释。这部导读非常重要,就是为学习《入中论》准备的,它从前面的科判,到颂词,到自释的全部的文字,到后面的导读,这些非常全面。

月称论师是印度佛教中后期最为伟大的一个中观论师,他出生在印度的一个婆罗门家庭,幼年也学习了一些修行人的典籍,像当时的印度教和沙门团的一些典籍了解得不少。但因为没有进入佛门,所以观念上还是有夹杂的。比如说像现在印度的沙门团认为抽大麻有利于禅定等等这些观点,在当时也一样地被接受。

稍微长大一点之后,他就闹着想要进入佛门的僧团,觉得佛门的僧团才是最清净、最真实修行的。经父母亲同意了以后,他就到一个小庙里出家为僧了,后来不满足于当时的学习状况,又赶赴那烂陀寺。他拜了一位师父,他当时拜的那位师父非常了不起,叫做月护论师,是在他之前一任那烂陀寺的方丈。在那里受了沙弥十戒,然后得到一个名字,就是月称。他还有在那烂陀寺做沙弥的一年时间里面,他学习非常有成就,博学多闻,显密教法、包括甚深空性和唯识宗各方面密意的典籍,他都掌握得非常的善巧,包括对于戒律、对于中观见的抉择,都已经非常的聪明智慧了。

后来他就去受戒。当他受了具足戒,成了真正比丘以后,整个人就完全变了。大家都觉得很奇怪,不可思议。他这个人表面上来看好吃懒做,没有道德,见了师父不问讯,完全没有个修行人的样子。这个对于我们凡夫来说是最接受不了的。如果是在泰国或者缅甸,这个样子走在街上就要把你的僧衣给剥掉,没个出家人的样子。包括连见了师父,他连站起来都不愿意,到这个程度,然后大家就开始讨论了。因为大寺院里面的管理,是经常要出坡经常要劳动的,大家有学习的时候,有劳动的时候,劳动的时候看不到他,吃饭的时候看到他,沐浴的时候看不到他,就看到他躺在牛圈那个地方待着。个人卫生怎么样不说,但不要影响别人嘛。这样一来,就有很多人对他极其不满,导致了当时大众来讨论:能不能留这样一个僧人在寺庙里居住?最后大家一致的意见:赶他出门,让他去流浪。然后他就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一位师兄就来跟他师父求情说:“赶他走,这个不好吧?毕竟他也是一个那么聪明智慧的人。再说,他又没有真正违犯任何条规,只是比较懒惰、不是很精进而已。”其实他的师父对他懒惰、不懒惰的原因都了如指掌,然后就对他这个师兄说:“是啊!当时大家赶他走,我就是不同意的,但意见太多了,我不能违背大家。现在还是去把他找回来吧!但找回来,不要跟大家住在一起,让他到后山,咱们那烂陀寺牛很多,让他放牛。”后山归他管的牛就有几百头,他就天天去做这个事,跟他的一个师兄一块去放牛。结果在放牛过程当中他也还是懒,(师笑)没出息的人到哪里都没出息。放牛,常规地来说,在炎热的季节就没有草了,寺院就把在比较清凉的季节攒下的这些草料交给后山放牛的人,让牛在没有草料的时候不至于太挨饿。这种情况之下,他的那个师兄很勤快,常常去一车一车地往回拉这些草料之类的,都准备得非常好。但他这个人,仍然不管他那个师兄怎么劳动,他永远是在那儿好吃懒做,天天晒太阳,然后翘着二郎腿,不像个修行人的样子。

不过他师兄觉得有点奇怪的是什么呢?有几年草料不太好,牛奶不多。寺院那边僧众都还是要生活,大家都基本上喝牛奶,每年依靠牛群来供养僧众这些乳制品,让大家能够生活得比较健康。今年牛太瘦了,收成不好,拿什么去交呢?就比较苦恼。这情况下他就跟月称论师就讲了这件事。月称论师说:“你放心吧,保证到了大家需要奶的时候还是会有那么多。”(师笑)这个不像现在三鹿,往水里面兑一兑三聚氰胺就出奶。月称论师他不是用这个方法,奶不够他去找石头,不找三聚氰胺,这个事还是让他的师兄偷偷发现了。他就在一个大石板上画了一个奶牛的工笔画,画的是外部轮廓,寺院里的人给他们送了这个担奶的容器,一大片一大片地搁下来了,他就拿那些容器到那个石头底下去接。他拿一个容器去接,一会儿奶就给灌满了,所有的容器都满了以后,让人给担下山去。上来运这些牛奶的人就觉得奇怪:容器都是满的回去了,但是堆在那的那些草料从来没动过,是不是那些牛没有吃草啊?既然是没有吃草,那怎么还能够有奶产出来呢?难道说真的是只出奶又不吃草?这都是问题啊!大家就都去问他那个师兄,那个师兄有一回跟着大伙到庙里来了,透露秘密:月称论师、我这个师弟,他在山上干了一件事——他其实什么事也没干,就是去接牛奶,在大石板底下他就是画了一个画,就都接满了,所以常年寺庙里使用的牛奶都不缺,但事实上没有一滴奶是从牛身上挤下来的。大伙就觉得这个月称还是有点名堂、有点来头啊!过了一段时间,大伙就想着还是把月称论师请下山来、我们跟他有所交流吧!也许他真的有什么证悟呢?也许他真的不是那么个俗人呢?也许我们真看走眼了呢?这种情况下请下去了。结果请下去了,当时有的人说,就他那个“德行”啊还是接受不了。又赶上来了。(众笑)

后来出了一件事。月称论师那个时候,有一个外道组织了军队,举行当时所谓的“农民起义”。因为当时寺院的强大势力、智慧高不可攀,成为世界各国的供养中心,所有的财物几乎都集中在了四大寺院,那烂陀寺是第一。据说那烂陀寺当时如果门不关,酥油会流出来把大街都堆满了,到了这个程度。当时有一部分贫民就开始滋事,觉得寺庙阻挡了他们的财路,或者是有人说寺庙直接把他们的财富给拿走了,开始来起义闹事。组织的军队四处地烧杀抢掠,最终奔着那烂陀寺就来了,当时的队伍非常庞大。对月称论师所在的那烂陀寺来说,灾难要来了。大家本来修行和学习都非常顺利,而且那个时候世界各国在那烂陀寺留学的僧众、留学生非常多,灾祸要来了,大家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别人军队来了就是要杀人的,而且从沿路的情况看,专门杀出家人和居士。这种情况出现了,那该怎么办呢?寺院的那些负责人,包括月护论师,他们彼此都讨论了很多次,没有结果。

有一次就来到他们的护法神殿去供佛,供养了以后就祈求护法神能够降一点什么吉祥的标志,降一点什么预兆下来。结果刚刚一拜完,有一位天王胳膊的这个地方神像开始裂开了,“咔咔咔”很快地就裂开了,一裂开来从里面飞出了一只小鸟,那是一只会说话的小鸟,大家一下子都惊呆了。说的什么话呢?它就说:“找月称论师,他能解决这问题。”绕着在大家头顶上飞了三圈然后就飞进那个裂缝,那个裂缝又合上去了。这样一来有人就提议:“那还是请月称吧,看样子还是得找他。”请下来了。请下来了呢,他就跟大家提了一个建议,他说现在我们寺院建设不是还有一些剩下来的石材吗,把这些石材都给集中起来。好,大家开始集体劳动,很多的石材就开始向那烂陀寺前方正门的地方集中。这些石材都集中起来堆得像山一样。月称论师又给了一个指示,他说把这些石材来共同打造,进行堆积,做一个巨大的狮子,图纸自己出,月称论师给画了一个图纸。大家就按照他的旨意,用了一个多月所有工人的力量来建造了一个大的卧在那里的狮子。建造好了以后,月护论师带着那些领导们都去看了,觉得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一个石头狮子能挡外道那些军队?他们要杀的是人,又不是杀狮子,所以当时还是有很多人反对,就说我们这样徒劳无益,用什么方式能够挡住外道军队?问到月称论师的时候,月称论师说:“你们放心吧,就是它了。”

结果已经到了一两里地的这么一个距离,别人军队都已经展开攻势了,这边仍然没有一兵一卒。有人开始懊悔,就说:“我们要是提前一点预备,至少我们进行转移人逃跑还可以保住佛教的力量啊!现在他们这样来了那我们不是等着等死吗?”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个石头狮子突然发生了变化,大家就看着石头狮子震动了三下,就像地震一样。从石头狮子肚子的这个地方出了一个裂纹,这个裂纹眼看着就越来越大,这个裂纹“噗通”打开了,从里面跳出来一个人,那个人拿着一根棍棒绕那个石头狮子转了一圈,然后跟大家说:“月称可以,你们不要担心他。”然后绕第二圈回到那个裂缝旁边,又一跳进去,那个缝又合上去了。大家都觉得这可能是指望来了,请月称论师来。

月称论师就坐在那个石头狮子旁边翘着个二郎腿,完全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大家都吓得要死,大汗淋漓,他一个人若无其事。对方的军队、战马都列好阵势朝这边已经冲过来了,紧急关头,大家都去催月称论师说:“哎呀!怎么办呐!别人军队都来了,别人弓箭马上就能够射到我们所在的位置了,我们马上快要没命了,你还在这里悠然自得!”已经逼得没办法了,月称论师放下二郎腿,到旁边的小水沟里面捡起了一根两尺多长的檀香棍子,走到那个石头狮子的旁边,慢慢爬慢慢爬,等军队快要来的时候他爬到那个石头狮子的顶上、头上,照着那个石头狮子一棍子就打下去。一打下去,那个巨大的石头狮子就像我们前面那栋教学楼一样突然“咵”点了一下头,大家都给惊呆了,就看着那个石头狮子——它是白色的石头,这个石头的颜色在慢慢变红;然后“嘣”又是第二棍子打下去,那个石头狮子的脸从红变黑;又打了第三棒子,又点了第三下头,那个石头狮子的脸从黑到紫。到这个程度月称论师已经跳下来了,那个狮子那就不是一个石头狮子了,挨了三棒子点了三下头以后,它“嘭”地一声站起来了,然后朝着大家点头示意了一下,开始朝着外道军队那边冲过去了。印度当时的军队里头大象是有,大象对于其它的国家,对于我们中国来说在战阵当中已经是庞然大物了。但是这个狮子,把所有的大象加起来还不如它大,它反冲过来了。在这个狮子的背后,月护论师和当时那烂陀寺的僧众们就觉得心安了,有一头狮子冲过去了,就想着可能他们也给吓坏了。这个狮子冲过去不光是把他们的先头部队给冲垮了,而且奔着主帅的方向直冲过去,所有的军队大乱,前面的军队往后面跑,跟后面的军队又发生冲突,他们之间厮杀一片,最后把外道军队赶到了一片沼泽地,剩下了不多,就往他们自己家乡的方向跑去了,结果这个狮子还穷追不舍,一直把这一部分的人马一直追到他们起兵的老家那个地方,这个狮子才回去。

从这件事以后,大家就有所议论:“月称论师还是有了不起的地方啊!他的这个整天不修边幅那是有来头的。”月护论师就在旁边跟大家说:“也不要只是猜测,月称论师是一个成就者,我知道。”有人就说:“哪里啊?这是大家共同加持的力量,哪是他一个人的力量啊?”月护论师就说“不要瞎说了!这就是月称论师加持的力量。”他这句话一说完,那个石头狮子一下子就隐入大地了,消失不见了。

在此之后,月称论师又还做过很多调伏的示现。比如说他在讲解《入中论》的时候——在讲解他自己的论典的时候,讲台上就没有人了,只剩下一个大圆光,只听到声音,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有一次,月称论师去调教一个外道,那个外道说:“帝释天是一千只眼,我除非亲眼看到帝释天,我才会去信佛,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月称论师说:“你看天上,是不是帝释天?”结果帝释天真的现身了,身上就是遍满眼睛,真的有一千只眼睛。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个外道也加入佛教了。

还有就是当时非常有名的、在印度南方的月官论师,月官论师跟北部的那烂陀寺的月称论师几乎齐名。他到月称论师的面前来进行辩论。月称论师当时看到他了以后就说:“你是不是南方的月官论师?”他说:“是。”“噢,既然是月官论师来了,那我们应该整个那烂陀寺列队欢迎。请您先到门边等一下,我们来集众、来迎接。”集众以后,准备了两台轿子,前面的一台轿子上面有一尊文殊菩萨像,后面的轿子里面就坐月官论师,抬着往那烂陀寺里面走,两边散鲜花和奏乐来欢迎他。月官论师坐在后面,看着那烂陀寺的学众那么多,有所感慨,就对前面的文殊菩萨像自言自语:“哎呀,看样子月称论师还是了不起啊,你看那烂陀寺如此宏观!”他刚刚这么一说了,前面的文殊菩萨像突然一扭头,说:“是啊!”,一扭头一点,就定在那里了,这尊像就一直在那烂陀寺留下来了,现在还在那烂陀寺。我们要去朝拜那烂陀寺,一定要去看一看。

月称论师有着很多很多的神迹,后来他把那烂陀寺教学的阵容整理得非常庞大。大约五十年的执教生涯之后,他就要求大众,说:“我把我的心血《入中论》也已经交给你们了,现在那烂陀寺的发展交给你们后人去完成,我要走了。”他从那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看到,只是有传说月称论师在某某地方又降伏两百个外道皈依了佛门,有着类似的一些说法。以后月称论师也就没有再回到那烂陀寺弘法。至于说月称论师最后的去处,有的论典上说月称论师他就直接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有人说月称论师活了三百五十多年,后来在印度的一个山上虹化了,他的身体变成虹光;还有人说月称论师走向南方了,再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对于我们的论主有这么一个了解是有必要的,因为一部论典,不光是要知道它对于法义统摄的宏观和水平、对于现在我们学众应机与不应机,还要有一个了解的就是论主本人的证悟。他刚才所示现的这些证悟,拿到人间来说就是菩萨的示现;如果从他内证、从他在《入中论》表述的观点来说,确定就是真正开悟的大菩萨示现来到人间。

 


{返回 入中论讲记·110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入中论》第一次课程 第一讲之:《入中论》教乘所摄
下一篇:《入中论》第一次课程 第一讲之:本论大意与受众群
 《入中论》第八次课程 第十六讲之:本无异宗
 《入中论》第九次课程 第十八讲之:由“止”的正行成就五验相
 《入中论》第四次课程 第八讲之:烦恼无穷世界无边
 《入中论》第六次课程 第十二讲之:魔产生的二十四种原因
 《入中论》第五次课程 第九讲之:四念处的修行及原理
 《入中论》第九次课程 第十七讲之:破自生原颂
 《入中论》第十次课程 第十九讲之:增上果、等流果
 《入中论》第七次课程 第十四讲之:如幻的因果联络
 《入中论》第四次课程 第八讲之:佛教批评科学,星系当让须弥
 《入中论》第七次课程 第十三讲之:到底“无”什么“生”?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梦中梦因果问答 87 什么业力让爷爷被米袋压死,是否是受到神明的惩罚...[栏目:梦中梦因果问答-泰国高僧]
 第三次研究会[栏目:太虚法师]
 畅谈“当代佛教与慈善”——道坚法师作客微访谈[栏目:佛教人物访谈]
 人生观的层次[栏目:圣严法师]
 佛经的作用[栏目:明镜台·法清法师·诗文]
 积极的慈悲 1996.4.16~1996.4.30[栏目:星云日记]
 不选贵的,只选对的[栏目:清净法师·都市茅棚]
 聪明人绝不养狗[栏目:观念·圣开法师]
 基本佛法 3 布施供养[栏目:基本佛法]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