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2卷
 
{返回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日常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1318
菩提道次第广论翻译第二卷B面
  这个地方的一步一步归敬有个原因,说明本论的这个师承,他是这么样的下来的,这个地方说明本论不偏重于智慧,不偏重于方便,所以他归敬当中方便智慧,同样的归敬,还要说明我现在这个论,是不是针对教那些大菩萨的,而是这么一步一步的下来,你就从这归敬上面可以看得出来,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晓得,对论的来源是这样,而现在教化的对象不是大菩萨,而是一步一步的下来,我们看最后下到什么样的程度。第二个说龙树,无著菩萨,他们两个呢,怎么样的特征?“如极难量胜者教”,这个佛下来降到文殊菩萨、弥勒菩萨,但是不管那些经也好,论也好,还是非常地深、广,广是无所不包,深是彻见本源,这个东西是很无可思议,我们不是普通人,乃至于小乘圣者所能了解的,这个地方圣者教,这个很难思量思议的殊胜的教授,是指大乘教法,而特别这个地方指大般若,为什么?大般若是圆满的成佛的次第,从凡夫位到成佛的次第,说的非常清楚。而这个虽然说的很圆满,但是以我们凡夫普通人去看的话我们不懂的,我们不懂的,文字会懂啊内容不懂,而且往往由于我们的偏见,我们往往执著自以为懂了,结果害了,所以楞严上面说,著指为月,有一个善知识指给你看月亮,结果你看不见月亮,拿他的手指做月亮,就是没有人深刻的说明的话内涵,我们不知道,所以殊胜的教授,要经过一些解释,那个解释的人,也必须具足他相应的条件,那么这二位能够把殊胜的教授,造种种的解释,把里面的深刻的秘密的意趣,来教化我们这个众生,因为得到这个佛法的教化,然后这个世间才能转染为净,这个才是真的庄严,庄严本来是颜色,这样我们房子里面都是脏的,拿好的东西,现在世间都是染污的,他用正法来庄严,因为他这样,所以他“名称遍扬于三地”,这个三地是指天上、人间或者地上跟地下,这样,那么这个是谁呢?就是代表弥勒菩萨一系广行的无著菩萨,以及文殊大士深观的龙树菩萨,这是表示了它的传承,这个印度非常的重视,其实到了我们中国也是一样,那个师承非常的重视,不要说佛法,世间学问也是如此,可惜很遗憾的,我们现在末法了,这个师承没有,自己看看书觉得懂了,实际上差得十万八千里。所以谈到这一点,我自己内心上面有一个感受,最早以前我那个时候看书曾经看过几个公案,那个紫柏大师是明末四大师,这是个很了不起的大德,所以那个时候人家称他为紫柏尊者,因为他的成就,他大彻大悟了,那么他大彻大悟了以后,他自己就好辛苦也参了个话头,祈请,传记上面描写他用功的情况,以至头面俱肿,这个头面身体都肿起来,这样后来就开悟了,开悟后他说了一句什么话?假定我在大善知识如临济德山会下一棒便醒,何用如此这般?那我们单单看那个传记就好像轻轻松松的几句,现在我这个简单的跟你们说一下,先看头面俱肿是什么情况?我们无法想像这头面俱肿是怎么一回事,不大晓得,那么这个地方,我提一个,这也是现代的人,这个人将来你们有机会见到他的,今年还不到四十岁恐怕我忘记掉了,有一个时候他自己一个人用功,干什么啊?闭般舟三昧。那个事情也不知十几年了,那时候我刚去从美国回来,回来了以后,他一见我回来,就来找我跟我谈,说他也在一个佛学院念书,我说你去念佛学院就去念了。他也跟我说,我实在在这个地方念不进去,我也晓得他是个修行人,现在一般的佛学院里面多弄课程排了一大堆,还要什么英文还要什么日文,他尤其是没有兴趣,后来我就说你这个既然念了,好好的把剩下的三年念下去,他说法师你回来干什么?我说我回来要闭关,我就跟他简单的说,他跟我一直住了三天,后来他就回去又开始,然后做那个般舟三昧,没有人知道他,我说这般舟三昧,不这么容易,你不要冒冒然啊!他一定要去做,那好,那既然这样做,告诉他这个办法,其实我也是外行说实在的,不过因为学过教法,大概的次第了解一点,我就告诉他,所以他回去了以后他就写信跟我说,我现在怎么开始,当然这个跑,绝对不是说我订一个功夫一口气,晚上这样那么先慢慢的次第,照著那几样重要的东西第一个,第一个就是外缘,这个没有其他的路好走,一刀二断,那么然后自己准备的功课,一方面准备功课把那个身心调治然后,后面开始就每天开始走,刚开始的时候试试走二小时,走总觉得很辛苦,走了以后慢慢觉得就好了,开始变成三小时变四小时,到后来慢慢的可以每天走到二十小时,就这样。这不容易,你们没走过,觉得二十个小时轻轻松松,你们走走看,不要叫你们走二十小时,就叫你一口气走二小时,就受不了。我另外一个经验也是,那就是在纽约乡下,有二个学生,一个是外国人,我们刚去的时候他们就修行,我说你们不要急,他们急的要命,我想急得要命也没办法了,反正你上面这个大殿很空,你就去试试看,他也是弄个功课表摆在一天,一天不知道怎么苦熬过去,我不知道,第二天早晨一大早他说这个不行,“为什么?”在那里觉得上半天还可以,到下半天,坐立不安,自己说了的不出来,不出来又不行,到后来熬到晚上实在不行,所以这是包括我自己的经验,我周围的人,我刚才说那个人熬下去,走走……他第一次三个月并没有什么多大的效果,效果不大但走到后来,他就发生了什么现象呢?发生了水肿,那个腿都肿了,要我们那稍微受点苦就受不了,他那个开始一点肿,他已经听说过,古人的经验,没有这个意志克服是绝不可能,他那个手按下去的话,按了下去手指拿掉,一个洞就不回来了,就这样,然后呢要半天,他慢慢有这样,这样的厉害法,刚开始脚,到后来那个大腿,到后来到那个下半身整个都肿了,他还是咬紧牙关做下去,到了三个月没什么消息,好好休息一下再来。第二次又来。第二次来了情况就不一样,就这样,他那个时候描述到后来到二十小时以上,他说他四边中间都不靠的那个佛堂那个佛像摆在中间,走过去,他有的时候实在累了,累了跑到墙壁上这么轻轻一靠,一靠就睡著了,一靠马上睡著了,睡著了马上咚跌下来,再爬起来,有的时候坐地上想不爬起来,又不可以,那撑了半天又撑了又直在那里,又不能靠到墙,一靠到墙他马上就睡著了,这么严重法,这个意志力,意志力这种情况之下,但是他慢慢的慢慢的继续下去的话,有意思,来了,境界来了,然后产生轻安,然后呢慢慢的消掉了,后来他那个轻安的心理的无比的清凉,实际你心理上如果没有的话,绝对没这个力量支持你的,所以具要二个条件,一个有坚强的意志力,没有坚强的意志力是不行的,还有正确的方法,有了正确的方法,照这个坚强的意志力,坚持下去,如果没有正确的方法,正确的指导的话,得不到正式相应的这种境界,正式相应的境界得不到,白吃苦没有用,没有用,所以他二样总算都得到了,后来身心上慢慢的消了,他感到无比的清凉,那个所有世间烦恼,这个清凉,无法形容的,你们真正用功,你们一定体会到,那是种无比的欢喜,那么清凉到什么情况呢?我普通可以说的就简单说一下,他这么辛苦法,平常他的食量也很大,因为我们刚出家的都是大家持午的人都有这个经验,等到你开始持午没有多久刚开始不习惯,等到你晚上多久不吃的话,胃口非常好食量很大,我们平常有那个钵满满的一钵,有的时候还不够,还要吃二餐,到后来他慢慢的饮食减少,他每天我们这个小碗,稀饭稀稀的大半碗,不能再多吃,多吃吃下去,而一天最难过的时候,就是吃过饭那个半个钟头,吃过饭那个清凉的感觉就没有了,就这样,身心都会沉重,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好处慢慢的……慢慢的相应了以后,夏天像蒸笼一样,他还戴著个毛线帽子,像会冷一样,他也不觉得,不觉得热,今天倒拿掉了,因为他在那前两天才感冒。然后到了冬天,到了冬天我们晓得这里的天气还是蛮冷,他还是那个帽子,还是那件衣服不觉得冷,所以他真正的来的时候,不是我们说硬作的事情,就是这样,所以我这地方我倒顺便的提起来他那个公案,他做的过程当中非常的辛苦,他一共试了三次。在这种情况之下,你离开那个开悟还远的很,还一大截,这样所以我们平常听别人家说很容易,头面俱肿,好像一个故事,如果你们自己试一试就晓得头面俱肿辛苦的状态。还有真正疑情现起的时候,那个参禅疑情现起也蛮有意思的,到那个时候你的脑筋里面,没别的东西就是这个疑,假使你是念阿弥陀佛,说念佛的是谁,就是人家形容如人欠万贯,欠了人万贯钱一样。债主逼在那里不晓得怎么解决,或者是说你被人家被倒了万贯钱一样,你不晓得用什么方式,心里老是放不下要回来的那个味道,他什么东西说打不散搓不开这样啊,你们反正这种东西,所以说你只有正确的体会,好辛苦好辛苦,而且往往是经年累月的这样来,结果他说如果在临济德山会下有大善知识的话一棒醒了,一点都没错,这个善知识这地方特别说明这个善知识的摄受的重要,那么像这种事情,也就是说平平常常我们自己单单凭自己的这个,不管用功也好,认识也好,都需要经过这种过来人的指点。那么现在这个地方,也就是说,那他们两位,把佛最殊胜的东西解释说明了,让我们深入体会到,结果他影响所及不仅仅是我们人间,是天上,天下,无所不及。佛陀在经典当中也悬记他将来末法当中能够振兴把我的教法如理如量的恢复的就是他们两位。那么再下面呢,看下面一个偈子。
  【“摄二大车善传流,深见广行无错谬,圆满道心教授藏,敬礼持彼然灯智”】
  这个传承继续的下来,现在又有一位大善知识,那个大善知识,就叫做阿底峡,阿底峡西藏人对于这位尊者的尊称,他是印度人,对于印度人,相当于我们中国宋朝初年,他出生在宋太宗,宋朝第二代皇帝到仁宗年间,相当于公元的九百多年到一千多年。那么这个大尊者,他是东印度的一个王子,从小的时候,就一心想出家,绝顶聪明,我给你们那一本书,你们好好的看一看,他只有十几岁,就随便学了一点世间的学问─因明,这个因明对我们来说很难学的东西,十几岁他也听人家讲了一遍,就运用这个因明的理论去跟人家辩论,把当年印度最负盛名的那个大学者辩倒了,好不得了,将来如果你们真正的深入,你们都有机会学因明,你晓得因明这个东西非常难学,这个地方说明,这个阿底峡尊者是何等的聪明,他的出生这么的好,后来出了家,出了家以后他从小乘,大乘,性宗,相宗,无所不精,无所不通,到最后是在印度算起来,印度佛教界的顶尖。他的传记后面有简单的介绍我在这里不说了,他这位大德把上面所说的两个传承,两个师承,一个代表深见,一个代表广行的大乘的教法,这个教法、这个传承善巧无误的这个传承,他又把它统摄起来,不但统摄到身上而且圆满没有错误,把这个东西归并起来,这个是佛陀的中心的教授,那么这位尊者,现在来敬礼他。这个地方我们有一点要说明的,就是前面我们已经了解了,佛陀这个是圆满教法的根源,那么他这个圆满的教法是主要的内容是分成共大悲跟大智,或者悲智二点,对我们来说,悲是圆满我们的功德,是福德智是,所以功德能够得到圆满进步,而不是有漏的话那就是靠那个智慧,换句话说一个是报身因,一个是法身因,那个化身就包括在报身当中的,就这样。那么这个东西,他演译成教法时候这样的下来,下来然后当机慢慢慢慢的低下的时候,所以留在世间的教法,他也同样的慢慢慢慢的层次,或者程度的降低,所以第一个是有二位等觉菩萨,最高的人,在下面的话,次一层就像我们现在学校里面的教书一样,现在是大学教授,可是现在我们只有中学,小学程度,所以不行,要用中学教员或小学教员来教我们,这个是为什么到后来又传到一个人,他下面这个人又不分成二部份呢,而是说并到一人身上呢?这个有他很特殊的道理。因为当一个教法流传下来了以后,他自然而然会有一种偏向,特别讲智慧的人,偏向到后来往往把这个方便这部份会忽视,反过来讲大悲这样的话呢,他会把智慧忽视,譬如说我们世间看很多事情,有很多人讲那个事业的,佛法事业讲佛法事业,事业推展的很广,但是他跟法慢慢的往往有点脱节的现象。另外一种呢,他就讲如法,讲如法但是他那个事业慢慢的就慢慢的缩小,这个我们就不大容易产生圆满的这种答案。那么假定自己修行来说那个没有关系,如果你想把那教法圆满的传开的话,这个就不足。所以在任何一个时候,总要把这二样东西能够配合调合的恰当,那这个教法才圆满。同样的我们学的时候,也是如此,是我们每个人有我们的不同的根性,可是假定说你在这个地方你能够注意到这一点的话,你这么走上去的话,最省事最圆满,偏重智慧的人呢,不要忽视这个方便,偏重方便慈悲的人,也不可以忽视智慧,要不然我们很容易的了解,你讲处处方便,现在的话,方便出下流,完了,等外面看出下流的话,看成一团糟,实际上对我们来说的话,这结果是堕落。尽管你一番好心,说我要弘扬佛法,我要修持佛法,修了半天到地狱里去了,不修还好,所以,任何时候要把这二样东西圆满的配合,这是很重要的,那么现在这个尊者,就在这地方示现,他就是这样,他能够把这个圆满的教授,一点没有错的配合起来,这样,所以他本身示现的位次我们不知道,根据他的传记,他刚出家的时候,刚出家就证得那个量是什么,加行位上的位次,加行位相当于中国的大师当中选一位的话,是天台的二位祖师,天台智者大师及他的老师慧思禅师,那高不可攀,这个有一个祖师就是憨山大师,就是明末四大师也是,一般人把他推崇为明末四大师之首,就说四个人当中最高的,人家问他说“大师你这么了不起,比之于古人啊”,他要找几个古人跟他比一比,他那就随便谈几个,天台智者大师,憨山大师怎么说?“我怎么可以跟智者大师相比,那我只是开悟了得佛性,大师的位次高的不得了”,我为什么要特别举这个例子呢?我们因为你没有真实的认识我们种种,增上慢心很容易生,往往人家听见大彻大悟,好像那个大彻大悟成了佛一样,不是,大彻大悟有层次不同的,凡夫也是个大彻大悟,也可以就这样,然后佛也是,天台智者大师也是,那我就特别说明一下,像憨山大师这么了不起的人,看那个天台智者大师这么高,然后呢,天台智者大师,他最后走的时候,人家弟子问他说大师你证得什么品位啊?我只登五品,那还是在观行位当中的人,他的老师才是在相似位当中的人,我们这位阿底峡尊者,他不是最后,他刚出家的时后,还没有出家,他去参访善知识,有几位他那个善知识,最起码都是加行位上的人,有很多是地上菩萨,就告欣他他自己的经验,然后他照著修持,当时就证得他老师相应的位次,这样高的一个人出家,然后几十年。那个时候他参访善知识十几岁到七十几岁死,你可想而知道他多高,但他没有说明,至少从我们现在有的传记当中他没有说出来,我自己到了什么位次,这个没说,但他至少说明了他这个大师有把佛陀的这个教授圆满的摆在这里,这所以为什么当年在印度他的所有一切的宗派都崇奉他,你念佛的你跟了他一定成功,你参禅的跟了他一定成功,不管你禅,净,律,密,教,因为他得到圆满,所以这个地方他这个的表示这个传承有他的殊胜的意义,那么在下面这个除了正知以外,其他的相关的,旁边的一些什么人,下面那个偈。
  【“遍视无央彿语目,贤种趣脱最胜阶,悲动方便善开显,敬礼此诸善知识”】
  这个除了这正统的一脉相传的我这个师承以外,其他的相关周围的这些大善知识都在里头,而大善知识每一个条件都是遍视,这个遍是普遍,他没有执著的,而是无央一切诸佛的这个经教,他了解这个道理而且都是贤种,种,就是种性族,平常我们说三贤四圣,真正具足善根已经一定走上大乘路子的这个行者的,最胜阶,表示大乘的这样的那个祖师们,由于他这个悲心的关系,所以用种种的善巧来说明这个佛菩萨殊胜的意义,教导我们的那些诸大善知识,这个是归敬,也是一方面归敬求加持、消业障,另外一方面表示这个传承,也让我们知所归趣,所以我们真正要学佛法的话,最重要刚才说的你要得到善知识,那么什么叫善知识呢?后面会详细说明,可是这个里边,真正要了解这个善知识你没有智慧辨别不清楚,有一点容易的,那换句话说他的师系如何?他的传承如何?这个东西大家不能乱的,这一点我们不必用智慧去辨别,你能够找到这个话,确定都是圆满无缺的善知识,所以,他这个地方也简单的说明了这一点,也就是说本论真正殊胜之处这样,那么再下面那个呢?第二个造论的宗旨,有了这个归敬以后,那么他要开始造论,说我造这个论,是为什么原因呢?目的何在呢?我希望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呢?那我们看一下。
  【“今勤瑜伽多寡闻,广闻不善于修要,观视佛语多片眼,复乏理辩教义力”】
  说这个,现在很多修行的人,瑜伽翻成中文叫做相应,真正讲修行的不单单是嘴巴上空讲的,一定要跟教的道理你跟他行持相应,所以统统瑜伽分成境,行,理,果,说什么境界我们所对的,那么你怎么去行持?根据什么道理?产生什么结果等等,一定的,等到你修行到什么程度就有什么结果,一步一步的,不是单单讲一个空话,现在那些修行人,他要讲修行,但是不懂道理,请问你,不懂道理,这道理是告诉你怎么修行的,你怎么修法?现在变成闭门造车,实际上闭门造车,多多少少造了一点,但是他在门外空转,转了半天是原地踏步,不仅仅是忙了一生,多生多劫这么空忙,这个很可惜,这个很可惜,那么说好好既然要修行,多了解,多闻,多闻的话呢?广闻不善于修要,听了很多道理以后,他要在文字上去摸索去了,不善巧这个修行,这是一种。还有一个毛病,他听了很多以后自己不修还专门管别人闲事,这个事情的的确确是很容易,因为我们众生的常态,平常我们这个任何一个人无始以来我的习气在,所以看自己不大容易,看别人很容易,那么,世间的人来说,他那个标准本来世间的标准,大家马马虎虎,现在你修学佛法了以后,了解那标准提高了,结果你提得很高那个标准,拿那个标准去照别人的话,那害了,像个照妖镜一样,一看世间所有的人都是妖魔鬼怪,没有一个像样的,只有一个人没看见─自己,就是这样,这个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返回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日常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3卷
下一篇: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1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78-79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20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160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158-159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6-7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34-35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18-19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68-69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36-37卷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 第4-5卷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发菩提心建立正知见,就是要依止大乘经典[栏目:净界法师]
 大悲咒句解 73、娑婆诃[栏目:大悲咒句解]
 一念莲华生命关怀与和谐社会[栏目:第二届世界佛教论坛论文集]
 阎王老子的三封警告信[栏目:妙莲法师]
 大智度论卷第八十三[栏目:龙树菩萨]
 大圆满前行 第九章 皈依 第二节 皈依的类别[栏目:大圆满前行·普贤上师言教集释义]
 第六十四 摩罗迦大经[栏目:第二篇 中分五十经篇]
 拈花智慧 西方的“十字信仰”和东方的“圆形信仰”[栏目:拈花智慧]
 有多大福享多大福[栏目:达真堪布·微教言·2011年]
 Women in Buddhism[栏目:The Buddha, His Life and Teaching]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