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杂宝藏经白话 罗睺罗因缘第百十七
 
{返回 杂宝藏经白话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914

  杂宝藏经白话:罗睺罗因缘第百十七

  【白话】

  我过去曾经听说过,佛当初出家的(那个)夜晚,佛子罗睺罗刚刚进入胎中。悉达多菩萨(经过)六年的苦行,在菩提树下,降伏了四魔[烦恼魔、蕴魔、死魔、天魔],除去了五蕴对真性的盖覆,一下子就(大彻)大悟,成就了无上的正觉,具足了十力、四无所畏,成就了十八种不共法,具有了四种辩才。在六度方面都得以圆满[到彼岸],领悟了一切诸佛之法,成就远超声闻、缘觉之上。[十力:(一)知觉处非处智力。(二)知三世业报智力。(三)知诸禅解脱三昧智力。(四)知诸根胜劣智力。(五)知种种解智力。(六)知种种界智力。(七)知一切至所道智力。(八)知天眼无碍智力。(九)知宿命无漏智力。(十)知永断习气智力。四无所畏:(一)一切智无所畏。(二)漏尽无所畏。(三)说障道无所畏。(四)说尽苦道无所畏。十八不共法:(一)身无失。(二)口无失。(三)念无失。(四)无异想。(五)无不定心:佛之行住坐卧常不离甚深禅定。(六)无不知己舍:佛于一切诸法,皆悉照知而方舍,无有了知一法而不舍者。(七)欲无减:佛常欲度诸众生心无厌足,是名欲无退。(八)精进无减。(九)念无减:三世诸佛之法,一切智慧相应满足,无有退转,是名念无减。(十)慧无减。(十一)解脱无减。(十二)解脱知见无减。(十三)一切身业随智慧行。(十四)一切口业随智慧行。(十五)一切意业随智慧行。(十六)智慧知过去世无碍。(十七)智慧知未来世无碍。(十八)智慧知现在世无碍。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智慧]

  在(佛陀)最初成道的夜里,(耶输陀罗)生下了罗睺罗。宫里所有的宫女,(都为这事)感到羞愧耻辱,心里生起极大的忧愁烦恼,这样说道:“奇怪啊!大罪过啊!耶输陀罗不考虑是非,做事太轻率,不知自爱谨慎,让我们整个皇宫都蒙受坏名声。悉达多菩萨早就出家,(却)在今天突然生了这么一个儿子,(真是)非常耻辱!”

  那时有一位释迦族的女子,名叫电光,是耶输陀罗的姨母的女儿,捶胸拍腿,愤怒地责骂耶输陀罗:“你对尊长亲人,为什么却自己去损害他们呢?悉达多太子,出家学道已经六年了,你生这个儿子,时间上非常不符合,是跟谁而有的(孩子)?你不知惭愧,羞辱我们的种族。不说种族,(你还)不防护丑恶的名声。悉达多菩萨有大功德,他的名声远播。你现在为什么不爱护珍惜他,反而正在羞辱他?”

  在这个时候,净饭王在楼阁上看见大地显现出六种震动的奇异景象。白净王[即净饭王]看到这样的景象,以为(悉达多)菩萨死了,心里像被忧伤的箭射入,生起了很大的痛苦烦恼,说了这样的话:“我的儿子持戒的(功德之)香充满四方。(他的)相貌美好庄严,如同莲花串成的花环,现在却被死亡的毒日(曝晒)干枯。我的儿子像大树,持戒是深而坚固的树根,惭愧(是大树的)枝叶,名誉(是大树的)香气,大悲心是(大树)浓厚的树荫,(现在)却被死亡之象践踏(倒下)。像金山那么高大,是有众多宝物庄严而成;我的儿子是金山之王,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身体,,,却被无常的金刚杵打碎破坏。犹如大海,其中充满了众多珍宝,海水却被鲸鱼扰乱。我的儿子像大海,也是这样,被死亡之鲸鱼扰乱苦恼。好像月亮(由)众星围绕(装点)。我的儿子相貌(由)这样的无量功德(集聚而成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今天却被这无常的罗睺罗所吞噬了。。我们家族从伟大的丈夫卢越真净等王一直持续到现在,难道今天要断绝我们的种族吗?只希望我的儿子成为转轮圣王,或者成就佛道,我今天宁可死去。如果失去了我的儿子,我会忧愁憔悴,性命一定不能保全。(本来)希望他出家(后),身披袈裟,手托钵盂,开示演说甘露法语。像这样的种种事情,必定看不到了。”因为忆念儿子的缘故,(心中)思惟的都是种种的愁思。

  这时听到宫中(众人)放声大哭,净饭王更加惊慌害怕,(更加)认为太子死了,问从面前跑过的侍女:“是什么哭声,难道是我的儿子死了?”侍女对大王说:“太子没有死。耶输陀罗现在生了一个儿子,全宫里(的人)都羞愧,因此而哭呢。”大王听到这话,心里越发增添了忧愁烦恼,放声大哭,扬声大叫,大声呼喊道:“怪事啊!真是耻辱!我的儿子出家已经六年了,为什么今天才生孩子?”

  (按照)当时那里的国法,击鼓一下,集结所有军队,九万九千名释迦族的人都来集合,立即召唤耶输陀罗。当时耶输陀罗,穿着洁白干净的衣服,将儿子抱在怀里,毫无惊慌害怕,脸上略带尘污,抱着儿子站在亲属朋友中。这时释氏中(负责)执杖(行罚)的人,满脸恼怒气愤,骂耶输陀罗说:“叱!你这平庸(轻贱)品质恶劣的(女人),太让人羞愧了!羞辱了我们的种族,还有什么脸面站在我们面前?!”

  有一名释氏族人叫毗细天,是耶输陀罗的舅舅,对耶输陀罗说:“小孩子和愚蠢的人也没有比你再粗俗浅薄的了。舅舅也是释迦种族的人,,你应该好好地老实说,究竟是跟谁有了这个孩子?”耶输陀罗丝毫没有感到惭愧羞耻,刚直坦率地说:“(就是)跟那位出家的释迦族种、名叫悉达多的人。我是跟他一起有了这个孩子。”

  悦头檀王听到这话以后,气恼地说:“不要(为了)袒护生身父亲,就胡说八道,是真是假我们各位释迦族的人都知道。我的儿子悉达多,原来在家里的时候(有人谈论)五欲之事,他尚且不往耳朵里听,怎么会有(男女)之欲而生了这个孩子?你说这样的话说,真是卑鄙污浊。你跟谁有的这个孩子,(竟然)来毁谤羞辱我们?(你)实在是诬陷歪曲,不是正直坦率的行为。我儿子悉达多过去在家时,连各种珍宝、美味佳肴都不沾染,何况现在他修行苦行,每天只吃(一颗)麻籽或米粒,(你竟)用这样的事来毁谤他!”

  净饭王非常瞋恨恼怒,问众位释迦族人:“今天应该用什么痛苦的方法杀了他们?”又有一个释迦族人说:“依我的想法,应该挖一个火坑,(把他们)扔到火中去,让他们母子俩都(烧得)一点不剩。”所有人都说这样最好。立即挖了一个火坑,把佉陀罗木柴堆积在坑里,用火点燃。就把耶输陀罗带到火坑边上。这时耶输陀罗,看见了火坑,才感觉到非常惊慌害怕,就像野鹿独自被围在在打猎的围场中间,四处观看而没有谁可以依靠。

  耶输陀罗便自己大声斥责道:“我”自身既然没有罪过,(却)遭受这样的灾祸!”遍观所有的释迦族人,没有一个救自己的。(耶输陀罗)抱着儿子长叹,忆念(悉达多)菩萨说:“您有(大)慈悲,怜愍一切(众生),天龙鬼神都尊敬您。现在我们母子俩,缺乏护佑帮助,没有罪过却要遭受苦难。为什么不见菩萨关心(我们)?为什么不拯救我们母子今天的危难?(欲界、色界)各天的善神们,也没有忆念我们的。菩萨以前身在众多的释迦族人中,像满月在群星中一样,如今却再也不能见一面了”(耶输陀罗)立即向佛所在的方向,一心恭敬地顶礼,又拜了众位释迦族人,(然后)合掌对着火坑,说真实不虚之语:“我这个儿子,实在不是跟别人而有。(这孩子)曾六年在我胎中,如果(我此话)真实不虚,大火会消失,终究不会烧灼伤害到我们母子。”说完这话就立即跳入了火中。

  可是这个火坑却变成了水池,耶输陀罗发现自己身处莲花之上,毫无恐惧,面容祥和喜悦,合掌对各位释迦族人说:“如果我说的是假话,应该立即被火烧死。因为这个孩子真的是菩萨的儿子,凭着我说的是真实语,得以免去被火烧的灾祸。”又有释迦族人说:“看她的神态表情,没有惊恐和畏惧,由此推理,知道(她的话)一定是真实的。”又有释迦族人说:“这个火坑(竟)变成了清水池,以此验证,(可以)知道她没有过错。”

  这时众位释迦族人带耶输陀罗回到宫中,更加恭敬和赞叹。为她找来乳母,供养侍奉她的儿子,(待遇)就像平常一样,没有差别。祖父白净王(对孩子的)疼爱非常深重,见不到罗睺罗就吃不下饭。如果想念悉达多菩萨时,就把罗睺罗抱在怀里,以解除(自己的)忧愁思念。简短捷说,已过了六年。白净王渴望见到佛,派人去请佛。佛(由于)怜愍(父亲)的缘故,回到自己的本国,来到释迦王宫。佛把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变得都像佛身一样,光明相好没有差别。耶输陀罗对罗睺罗说:“谁是你的父亲,去他身边吧。”这时罗睺罗,向佛顶礼完毕,(向佛走来,)正好站在如来的右足边。如来就以无量劫中所修功德成就的(千辐)轮相的手,摩罗睺罗的头顶。这时众位释迦族的人,都这样想:“佛现在还有偏爱(自己子女)的心。”佛知道各位释氏族人的心念,就说偈语道:

  我对于国王的眷属,以及自己所生的孩子,

  没有偏爱之心,只是用手摩他的头顶。

  我所有的烦恼都已消除,彻底除灭了贪爱与憎恨。

  你们不要心怀疑惑,(认为我)对于这个孩子心生犹豫,

  这孩子也会出家,重新成为我的法子。

  大略地说他的功德:(他)出家以后学习真正的佛道,

  会成就阿罗汉的道果。

  附原经文:

  罗睺罗因缘第百十七

  【经文】

  我昔曾闻。佛初出家夜。佛子罗睺罗。始入于胎。悉达菩萨。六年苦行。于菩提树下。降伏四魔。除诸阴盖。豁然大悟。成无上道。具足十力四无所畏。成就十八不共之法。具四辩才。悉于诸度。得至彼岸。解了一切诸佛之法。过诸声闻缘觉之上。

  于初成道夜。生罗睺罗。举宫婇女。咸皆惭耻。生大忧恼。而作是言。怪哉 大恶耶输陀罗。不虑是非。轻有所作。不自爱慎。令我举宫都被染污。悉达菩萨。久已出家。而于今者。卒生此子。甚为耻辱。

  时有释女。名曰电光。是耶输陀罗姨母之女。椎胸拍髀。嗔恚呵骂耶输陀罗。汝于尊长所亲。何以自损。悉达太子。出家学道。已经六年。生此小儿。甚为非时。从谁而得。尔无惭愧。辱我种族。不数种族。不护恶名。悉达菩萨。有大功德。名称远闻。汝今云何不护惜彼。而方耻辱。

  净饭王当于尔时。在楼阁上。见此大地六种震动奇异相现。白净王见是相已。谓菩萨死。忧箭入心。生大苦恼。而作是言。我子戒香。充塞四远。相好庄严。如莲华鬘。今为死日之所干枯。戒深固根。惭愧枝叶。名誉之香。大悲厚荫。我子如树。为死象所蹋。大如金山。众宝庄严。我子金山王。相好庄严身。为无常金刚杵之所碎坏。犹如大海。满中众宝。如摩竭鱼扰乱海水。我子大海。亦复如是。为死摩竭鱼之所扰恼。貌常如月。众星围绕。我子如是无量功德。相好庄严。今为无常罗睺罗所吞。我种从大丈夫卢越真净。如是等王。相续至此。今日将不断绝我种耶。特望我子为转轮圣王。或成佛道。我于今者。宁可死也。设失我子。忧愁憔悴。命必不全。冀其出家法服持钵。敷演甘露。如此种种诸事。必不得见。以忆子故。种种愁思思惟。

  是时闻于宫中举声大哭。王倍惊怖。谓太子死。问前走使女言。是何哭声。将非我子死也。女白王言。太子不死也。耶输陀罗今产一子。举宫惭愧。是以哭耳。王闻是语。倍增忧恼。发声大哭。扬声大唤。唱言怪哉。极为丑辱。我子出家。已经六年。云何今日。而方生子。

  时彼国法。击鼓一下。一切军集。九万九千诸释悉会。即唤耶输陀罗。时耶输陀罗。着白净衣。抱儿在怀。都不惊怕。面小有垢。于亲党中。抱儿而立。时执杖释。作色嗔忿。骂耶输陀罗。叱尔凡鄙。可愧之甚。辱我种族。有何面目。我等前立。

  有释名毗细天。是耶输陀舅。语耶输陀罗。凡鄙婴愚。无过于尔。舅于种族。宜好实语。竟为何处而得此子。耶输陀罗。都无惭耻。正直而言。从彼出家释种名曰悉达。我从彼边。而得此子。

  悦头檀王。闻是语已。嗔恚而言。不护所生。便作异语。若实若虚。诸释所知。我子悉达。本在家时。闻有五欲。耳尚不听。况当有欲而生于子。如斯之言。深为鄙媟。从谁得子。毁辱我等。实是谄曲,非正直法。我子悉达。昔在家时。及众珍宝肴膳。都无染着。况今苦行。日食麻米。以此谤毁。

  净饭王极大嗔恚。问诸释言。今当云何苦毒杀害。复有释言。如我意者。当作火坑。掷置火中。使其母子。都无遗余。诸人皆言。此事最良。即掘火坑。以佉陀罗木。积于坑中。以火焚之。即将耶输陀罗。至火坑边。时耶输陀罗。见火坑已。方大惊怖。譬如野鹿。独在围中。四向顾望。无可恃怙。

  耶输陀罗便自呵责。既自无罪受斯祸患。遍观诸释。无救己者。抱儿长叹。念菩萨言。汝有慈悲。怜愍一切。天龙鬼神。咸敬于汝。今我母子。薄于祐助。无过受苦。云何菩萨。不见留意。何故不救我之母子今日危急。诸天善神。无忆我者。菩萨昔日。处众释中。犹如满月在于众星。而于今者。更不一见。即时向佛方所。一心敬礼。复拜诸释。合掌向火。而说实语。我此儿者。实不从他而有此子。若实不虚。犹六年在我胎中者。火当消灭终不烧害我之母子。作是语已。即入火中。

  而此火坑。变为水池。自见己身。处莲华上。都无恐怖。颜色和悦。合掌向诸释言。若我虚妄。应即燋死。以今此儿实菩萨子。以我实语。得免火患。复有释言。视其形相。不惊不畏。以此推之。必知是实。复有释言。而此火坑。变为清池。以是验之。知其无过。

  时诸释等。将耶输陀罗还归宫中。倍加恭敬赞叹。为索乳母。供事其子。犹如常时。等无有异。祖白净王。爱重深厚。不见罗睺罗。终不能食。若忆菩萨。抱罗睺罗。用解愁念。略而言之。满六年已。白净王渴仰于佛。遣使请佛。佛怜愍故。还归本国。来到释宫。佛变千二百五十比丘。皆如佛身。光相无异。耶输陀罗语罗睺罗。谁是汝父。往到其边。时罗睺罗礼佛已讫。正在如来右足边立。如来即以无量劫中所修功德相轮之手。摩罗睺罗顶。时诸释等。咸作是念。佛今犹有私爱之心。佛知诸释心之所念。即说偈言。

  我于王眷属  及以所生子 

  无有偏爱心  但以手摩顶 

  我尽诸结使  爱憎永除尽

  汝等勿怀疑  于子生犹豫

  此亦当出家  重为我法子

  略言其功德  出家学真道

  当成罗汉果   


{返回 杂宝藏经白话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杂宝藏经白话 优陀羡王夫人一日夜持戒得生天缘第百十六
下一篇:杂宝藏经白话 老婆罗门谄伪缘第百十八
 那先比丘经 5 那先游化人间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九(一○九六)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二(一一五○)
 目次
 那先比丘经 第二十七问 那先真的是有智慧吗?
 《集量论》略解 十一 A
 杂阿含经卷第十(二六八)
 杂阿含经卷第十五(四○三)
 熊十力《因明大疏删注》评介(郑伟宏)
 杂阿含经卷第三(七二)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