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聪颖智慧 辩才无碍──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返回 高僧传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469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一)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最近两个星期来,自从「勇猛精进.坚定不移—持戒第一的优波离尊者」刊出以来,不少弟子向我建议说:「佛陀十大弟子各有尊长,正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师父您何不逐一为我们介绍一下,好让我们加深认识,从而坚定修行的方向、增加实践的力量。」为此,接下来,我尝试分期、分段将佛陀十大弟子的故事,用浅白的、现代化的、生活化的语言向大家讲述;希望能对大家在修学佛法的路上有所帮助。
 
1.诞生的前后
  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离首都王舍城约二、三里路程的地方,有一个迦罗臂拏迦的村庄,茂林修竹,山明水秀,环境幽静,这就是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的故乡。
  舍利弗诞生在婆罗门种姓的家庭,父亲提舍是婆罗门教中颇负盛名的论师,当母亲怀他的时候,智慧就异于寻常的妇女,据说这是受胎儿的影响。
  母亲的弟弟拘稀罗,原本非常善于议论,但每当和怀孕的姊姊议论时,总是辞穷力拙,不支而退。拘稀罗因此惭愧得离家出走,他知道姊姊所怀的胎儿,一定是位大智慧的人,自己若不求进步,将来不如外甥,就会给人取笑;因此他到处参访明师,研究学问,连指甲都没有时间剪,当时的人都称他为「长爪梵志」(后来因舍利弗皈依佛陀,他也皈依成为了比丘)。
 
  舍利弗八岁的时候,就能通解一切书籍,当时的摩揭陀国,有长者兄弟二人,兄名吉利,弟名阿伽罗,设宴招待国王太子、大臣论师,作乐歌舞,谈古论今。宴会中规定不同身分的人坐不同的位置,但八岁的舍利弗,竟坐上论师的宝座,旁若无人,毫不畏惧。众多的大臣论师起初都觉得他年少无知,不屑与语。他们都派年少的弟子和他酬答,但舍利弗言词清晰,义理周详,语惊四座,诸大论师不禁佩服赞叹,国王也很欢喜,当即以一个村庄作为对舍利弗的赏赐。
  八岁的幼童,在如此盛大场面出尽风头,他的父亲虽然是著名的学者,也常常感叹聪明才智不及自己的爱子。
 
2.真正的老师
  年轻的舍利弗,很快就声名远播,全国人民没有不知道其名字;他身材颀长,面容清秀,双目有神,双手过膝,受着父亲的遗传,很有学者的风度。当时的学术界,大家都称许他是个后生可畏的青年。
 
  为了真理的追求,舍利弗二十岁的时候,就告别故乡和父母,出外寻师问道;起初礼拜有名的婆罗门删阇耶为师,但在删阇耶处学习不久,就感到他的学问不能满足自己的要求,于是打算离去。此时,同学中的目犍连,是舍利弗唯一的知友;舍利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目犍连,目犍连也有同样的感觉,于是两人就决定离开删阇耶,另外创立学团,招收弟子。他们傲然地以为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俩更有智慧的人,再也没有人够资格做他俩的老师。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二)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舍利弗和目犍连二人,不但年龄相彷,学问、思想也相约。他们有着共同追求真理的志愿,而且彼此之间相处得非常融洽,除了自修和教学之外,当时全印度没有一个学者让他们看得上眼。
  一天,舍利弗在王舍城的街上巧遇佛陀的弟子阿说示比丘;阿说示是最初皈依佛陀的五比丘之一,他经过多年的苦行,直至听闻佛陀所说四圣谛法,才证得圣果。他态度庄严、行止威仪;舍利弗一见,心中感到非常惊讶,禁不住上前问道:「对不起,请问这位修道者,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我的名字叫阿说示,我住在城外不远的竹林精舍中。」阿说示比丘点头后回答。
  「你的老师是什么人?他平时教你们一些什么道理?」舍利弗说话时的口气,就像是一位长者。
  「我的老师是释迦族出生的伟大圣人释迦牟尼佛。」阿说示慢慢的回答道:「老师所讲的宇宙人生真理,虽然自己学浅还不能完全领会,不过,就我记忆所及,老师常讲的道理是『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又说:『诸行无常,是生灭法;生灭灭已,寂灭为乐。』我们对于老师所说的言教,实在有说不出的感恩。」
  舍利弗从阿说示的口中,听到佛陀及其教法,顿时感到好像天崩地裂一般,犹如朗朗日光的照耀,眼前顿时光明起来,往日心中对宇宙人生种种积累的疑云,也就一扫而空,感到无比的自在。
  他和阿说示边走边谈,就像百年的知交,最后相约定,一定要去拜访佛陀。
  舍利弗回到自己的住处,目犍连见他得满心欢喜、得意忘形的样子,连忙探问道:「舍利弗!看你这么欢喜,什么事情让你如此高兴?」
  「目犍连!我真的非常欢喜,这是我今生最高兴的事了,我告诉你,我找到我们的老师了!」
  「不要这么说,谁有资格做我们的老师呢?」目犍连很不以为然。
  「就是佛陀!的的确确就是伟大的佛陀!」舍利弗回答。
  舍利弗随即把阿说示口中的佛陀和教法转述给目犍连听;舍利弗讲着,目犍连听着,两人不觉都感动得掉下眼泪来。
  因缘法亦即缘起的道理,普通人听了或许不会有什么反应,可是听在追求、探索真理的舍利弗及目犍连耳中,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多年来修行的功夫,好像都白费了。这是因为,认识因缘的人,才能真正认识佛法。
  佛陀的教法,彻底地打动了舍利弗和目犍连;第二天,他们马上带领二百弟子,一同到竹林精舍皈投在佛陀座下;佛陀也很欢喜,今天有两个弟子真正明白了自己所证悟的真理;舍利弗和目犍连也觉得自己现在才遇到了真正的老师。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三)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3.监督祇园的工程
  自从舍利弗及目犍连带着众多弟子皈依佛陀以后,僧团的力量渐渐强大起来。佛陀非常信任舍利弗,派他到北方去弘法并监督祇园精舍的工程。这是舍利弗第一次奉佛陀的慈命去做事。
  竹林精舍原来是在南印度的摩揭陀国。佛陀成道最初的二年里,在印度的北方,还没有一个固定的说法的地方;因缘巧合,北方憍萨弥罗国舍卫城中的须达长者,因到南方访亲,得见佛陀庄严的威仪与容貌,深受感动,自愿皈依并发心要在北方建立精舍,供养给佛陀,用作弘法讲道之所,普洒甘露法雨,让更多的众生受惠得益。
 
  于是须达长者倾尽家财,在舍卫城中用黄金铺地买下祇陀太子的花园,作为建筑精舍之地,并要求佛陀委派一个设计、督导工程的人。虽然佛陀自己还没有去过北方,但知道那里全是外道的天下,因此到北方去,不但要督导精舍的工程,更要具备降伏外道徒众的能力。所以,就在众弟子中选派了聪颖智慧的舍利弗,跟随须达长者前往北方的舍卫城。
 
  精舍才动工不久,正如佛陀所料,魔难马上就来了;当地很多外道对佛陀弘法事业的开展感到非常嫉妒,他们一致要求须达长者打消建立精舍供养佛陀的心意,甚至劝谏他不要信奉佛陀的教法。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四)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4.不退大乘心
  说起须达长者因布施精舍供养佛陀作为讲堂,而能借舍利弗的天眼通看到天上的宫殿。关于舍利弗的眼睛,在其往昔因地中大概是六十小劫以前,行菩萨道时,有着一段感人的故事:
 
  舍利弗发心修菩萨道,行大乘布施,不但愿意把自己所有的房屋、田园、财产等所有资身物品欢喜地布施给别人,最后甚至连身体、性命,也毫不吝惜地布施出来。
 
  发了如此真切的愿心,实在是感天动地,因此,就有一个天人想来试试他的道心。
  天人化现为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在舍利弗必经的路上等候。看见他来到的时候,就放声地嚎啕大哭;舍利弗目睹这种情形,心中甚为不忍,连忙上前慰问道:「年轻人,为什么在这里哭得这么伤心呢?」
 
  「啊!告诉你也没有用!」青年回答道。
  「我是学道的沙门,发愿救度众生的苦难,只要你有所求,凡是我有的或是能力所及的,都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我想,你大概是帮不了我的,我之所以哭,并不是因为缺少世间上的财物,而是我的母亲得了不治之症,医生说一定要用修道人的眼珠煎药,她的病才会痊愈。活人的眼珠已经不易找了,修道人的眼珠又怎会轻易布施给我呢?想到病床上呻吟待救的母亲,所以才会难过地在这里伤心地痛哭!」
 
  「这不成问题,我刚才已告诉你,我就是修道的沙门,我愿意布施一只眼珠给你,救治你母亲的疾病。」
 
  「你愿意布施一只眼珠给我?」青年高兴得跳起来。
 
  「我原有的一切财产都布施给了别人,现正想进一步行大乘菩萨道,将自己的身体布施出去,但苦无受施的人,今天遇到你,正好满足我学道的愿心,我实在非常的感谢你、感激你,请你现在就设法取去我一只眼珠吧!」
 
  六十小劫前修菩萨道的舍利弗,心想,我有两个眼珠,布施一个给人,还有一个仍然可以看到东西,对自己并没有很大的妨碍。
 
  于是他很乐意地叫青年人设法取出他的眼珠,可是青年人却不肯,他说道:「这不行,我怎么可以强夺你的眼珠呢?你愿意的话,那么就自己挖下来给我!」
 
  舍利弗一听,觉得他说得有理,当即下大决心,勇猛忍苦的把左边一个眼珠挖出,交到青年的手中,并说道:「谢谢你成就我的愿心,请你拿去吧!」
  「糟糕了!」青年人接了眼珠,大叫道:「谁叫你把左边的眼珠挖下来呢?医生说我母亲的病要吃右边的眼珠才会好的!」
 
  舍利弗一听,真是糟透啦!他怪自己怎么没有问他一声才挖眼珠,现在怎么办呢?把左边的布施出去,还有右边的可以看东西,若再把右边的眼珠也挖下来,那么连走路都看不见了。如何可能呢?
  此时,可敬可佩的舍利弗,下了最大的决定,他毫不怨怪别人,心想,发心发到底,救人也要救到底,难得遇到一个肯接受布施成就自己道行的人,那么就再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给他好了。舍利弗这么想后,就安慰青年说道:「你不要着急,刚才都怪我粗心,没有问清楚就挖眼珠,现在我明白了,反正人的身体都是虚幻无常的,我还有右边的眼珠,我愿意挖下来给你母亲做药治病!」
 
  舍利弗说后,又再下大决心,勇猛忍苦的把右边的眼珠挖下来交给青年。
  青年接过舍利弗的眼珠,一句感谢的话也没有说,把眼珠放在鼻子上嗅了一嗅,随即往地上一摔,并骂道:「你是什么修道的沙门?眼珠这么臭气难闻,怎可以拿来煎药给我母亲食用!」
  青年人骂后,并用脚踩踏舍利弗的眼珠。
  舍利弗眼睛虽然看不到,但他的耳朵没有聋,他听到青年人骂他的说话,并用脚在地上踩踏他眼珠的声音;他难过地大叹了一口气,心想:众生难度,菩萨心难发,我不要妄想进修大乘了,还是先重在自利的修行上吧!
  舍利弗这样的心一生起,天空中出现众多天人,齐声对舍利弗说道:「修道人啊!你不要灰心,刚才的青年是我们天人化现来试探你的菩萨道心的,你不要气馁,更应勇猛精进,依照原初的愿心,努力地去修学!」
  舍利弗一听,很是惭愧,利他的菩萨心又再生起,当即成就了不退的道心。
  由于六十小劫以来,舍利弗不休不息的精勤学道,这一生遇到了佛陀,就能很快地证得圣果并获得了天眼通。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五)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五、受不净食 
  舍利弗是佛陀的首座弟子,智慧过人,神力超群;对于佛陀的教法,真诚地信受奉行,从来没有违逆过。
  在众弟子中,佛陀最信任的就是舍利弗;佛陀成道后第一次回祖国迦毘罗卫城的时候,自己的儿子罗侯罗要求出家时,佛陀就叫他拜舍利弗为亲教师,并且跟随舍利弗受沙弥戒。
  有一次,舍利弗领沙弥罗侯罗托钵乞食回来,佛陀见到罗侯罗的面色不好看,知道他心中一定有不平之气,佛陀就把他叫到身旁,问他心中有什么不满的事。
  少年的罗侯罗,低着头像不好意思,但又似不平的说道:「佛陀!我是沙弥,不应该说长老的过失,但不说没有人知道我们沙弥的处境。」
  「是什么事?你坦白地说出来吧!」
  「佛陀!上座和中座的比丘,带着我们到外面托钵乞食,信众给他们的供养,都是上等的美味,而对我们初学的沙弥,信众总渗合胡麻渣和野菜的米饭布施给我们。人的身体对于饮食的需要,应该不分年龄和戒行,应该都是一样的。长老们在受用之余,并没有慈悲地顾及我们,让信众对于供养生起分别之心。」
  「这样的事情还需要您来说吗?你就是一点点小事都不能忍受。」
  「佛陀!请您慈悲,不要责怪我们,吃了胡麻油和酥酪,才能增长力气,身体健康,才能安心精进修行;但我们现在每日吃些胡麻渣和野菜,营养自然就不足,总感到身体困倦,常常不能专心一意的修行。」
  佛陀听罗侯罗这么一说,知道这是事实,但仍然教训他说:「罗侯罗!你离开王宫,到我的僧团中来,是不是为了受好的供养呢?」
  「不是!佛陀!我加入僧团是为了学道修行。」
  「你还要说些什么吗?既然是为学道修行而来,那么就能够接受信施一麻一麦的供养,就应该感到满足了。管好自己的修行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老是挂念吃的问题。」

  佛陀虽然这样地教训罗侯罗,但知道了信众对沙门如此分别的供养,心中很不以为然。于是让罗侯罗去后,又再把舍利弗叫来;佛陀慈祥的向舍利弗问道: 「舍利弗!你今天受了不净食,你知道吗?」

  舍利弗一听大惊,赶快把当日所受的饮食从腹中吐了出来,连忙对佛陀禀告道:「佛陀!自从我皈依您以来,就遵照着佛陀的乞食法而行化,不敢不依而行乞不净食。」

  佛陀明白舍利弗的心,慈和地解释道:「舍利弗!我知道你个人的行乞,完全是依照我的法制而行,但是在六和敬的僧团里面,不能只顾自己。法制应该平等,利益也应均衡,尤其做长老的要爱护关怀年少的比丘和沙弥。乞食时要照顾到他们。」
  听完佛陀的说话,舍利弗一点不平之气都没有,对佛陀任何的教法,都是欢喜、感恩地接受。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六)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六、叛徒畏惧者

  佛陀的弟子中,有一位名叫提婆达多的比丘,原本是佛陀的堂弟,跟随佛陀出家十多年后,由于心术不正,走火入魔了,竟背叛佛陀,脱离了佛陀的僧团。
  有一次佛陀乞化后,和弟子们聚在讲堂内休息,提婆达多伺机公然领着叛党来到佛陀前面,向佛陀挑战,要求佛陀把僧团的领导地位让给他。
  佛陀当然没有答应,提婆达多就咆哮起来了,佛陀唯有让开;提婆达多更唆使比丘们跟他离去,这时他的胞弟阿难看不过眼,趋前说道:「请不要乱来,你是我的兄长,想到你竟背离佛法,造作如此不可原谅的重罪,我真为你将来的堕落而感到难过。佛陀是大慈悲的智者,你这样作恶的人,不值得他和你计较。如果今天舍利弗和目犍连在座的话,一定不会容许你放肆。」

  可是,提婆达多后来还不断用种种的方法,威迫利诱佛陀的弟子;少数信仰不坚定的人,因贪图阿阇世王给提婆达多丰厚的供养,所以也就变节跟他而去了。一天,当变节的人和提婆达多的弟子们聚会在一起的时候,舍利弗就庄严有力的走向前问道:「诸位,我想来请问你们,你们出家修道,是为了接受供养?还是为了修道?」

  「为了修道,为了脱离生死的苦海!」大众同声回答说。
  「既然如此,佛陀的出世正道你们不好好地去修,反而被世间物质供养所动摇,这又怎么值的呢?你们必须赶快反省觉悟啊!」

  舍利弗说时,身上放射出万道金光,光中出现佛陀的慈容,变节的人和提婆达多的弟子们,见了都不由得感动下跪诚心忏悔;既然忏悔了,舍利弗又把他们带回到僧团。
  
  佛陀从此对舍利弗就更为嘉许,因为他对僧团的和合,起着很大的帮助,有着很大的功劳。
  由于舍利弗主持公道,敢说敢做,所以,提婆达多不怕佛陀,最畏惧的就是舍利弗。
  由于提婆达多犯了五逆重罪,不久便因罪业深重而堕入地狱;而阿阇世王则因忏悔而得救;此时,舍利弗在僧团中就更受人敬佩了!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七)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七、佛陀开示净土法门

  佛陀在祇园精舍的时候,想到飘泊在生死苦海中无依的众生,轮回在六道之中找不到一个幸福安乐的归宿,所以对他们怀着无限的怜悯。佛陀想说出令他们离苦得乐的法门,又怕根机浅薄的人不能信受,于是决定以舍利弗作为说法的当机众,因为舍利弗智慧过人,一定能接受阿弥陀佛的信仰,一定能深信西方极乐国土的清净、庄严。

  其时,在座的虽然上、中、下三等根器的人都有,但佛陀透过以舍利弗为当机,而说出一条简捷易行的光明大道;佛陀说:「舍利弗!在距离我们这个世界很远的西方,有一个世界名叫极乐世界,那里的教主阿弥陀佛,现在正在说法。」

  「舍利弗!这个世界为什么要叫做极乐世界呢?因为那里不像我们娑婆世界有太多的缺陷,太多的痛苦;生在那个国土里的众生,只有圆满,没有缺陷;只有快乐,没有痛苦;所以才叫做极乐世界。」

  「那里的自然界,平坦、整齐、洁净、富丽;那里的人群社会,一切衣、食、住、行和娱乐等等的事,都是各取所需,各得所宜,都是诸上善人聚会一处。风景比花园还要美丽,建筑比都市还要堂皇。」

  「舍利弗!你只要一心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培植福德因缘,修学三十七助道品,将来就可以得蒙阿弥陀佛接引,往生彼国。」

  「舍利弗!娑婆世界众生,假若要脱离六道轮回的苦恼,唯有发愿求生彼国。我曾叫阿难尊者礼拜阿弥陀佛,他就曾见过阿弥陀佛大放慈光;你们应当要深信我所说的难信之法,乃是确确实实可以得救的大道!」

  佛陀说后,大智舍利弗一点怀疑都没有,他和一切大众都深信这确实易行的弥陀净土法门。(未完待续)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八)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八、忍让的美德
 
 对于佛陀的教法,舍利弗从来都是尊敬信奉,不敢稍有懈怠;而对于布教弘道,亦从不后退畏缩,可是对于自己个人的荣辱毁誉,乃至是享受,则从不计较,总是让予别人。

  有一次佛陀带领弟子出外布教,准备要回到舍卫城的时候,当时被大众讥为六群比丘的弟子,已先佛陀和大众到达了祇园精舍,而且占着比较好的坐卧处,连舍利弗的寝室也被他们占用了;他们还不知羞愧地说:「这是我们师父佛陀的精舍,这是我们应住的地方。」

  舍利弗在佛陀回来的那天,比较迟了一些才回到祇园精舍,见到自己过去的坐卧处都给六群比丘占去了,实在有点不知如何是好;没有办法之余,唯有就在树下静坐一夜。第二天清晨,佛陀起来,听到树下有咳嗽的声音,亲切的问道:「谁在那里呀?为什么不在室内静坐?」

  舍利弗连忙回答道:「佛陀!我是舍利弗。因为昨天跟随佛陀回来的人很多,精舍都被住满了,所以我就在树下休息一晚,这是没有关系的。」佛陀听后,很赞美舍利弗的忍让。

  同时又集合诸比丘说教道:「诸比丘!我问你们,在我的教团中,什么人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饮食呢?」

  「由剎帝力出家的比丘!」

  「由娑罗门出家的比丘!」

  「应该由有修行的和布教的比丘才可以受上等的床坐、上等的水、上等的饮食!」诸比丘纷纷表达意见,回答佛陀。
 
  最后,佛陀庄严的对诸比丘说道:「诸比丘!往昔在雪山中同住着鹧鸪、猿猴、大象,牠们虽是朋友,但因为身材、力量、智巧各有不同,所以都自高自大,互不尊敬。后来觉察这样不对,才对年龄最长的恭敬,并依从他的教诫,由于这样的关系,牠们身坏命终时,都转生了善道。

  「诸比丘!你们要崇敬长老的比丘,在现世受人称赞,后世也才会生在善处。
  诸比丘!在我的教法中,没有阶级的高低,但我的教法中有法腊和戒腊的长老,你们要恭敬、奉事、供养、礼拜。
  长老们许受第一的床坐、第一等的水、第一等的饮食!」

  佛陀为什么要这样说?大家都心中明白。舍利弗听了很感激,大众听了也很感激。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九)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九、无惧死亡  
  由于舍利弗是已证果的长老比丘,所以对于女众修行有成就的人也很尊重。
  一天,舍利弗在王舍城附近的森林中坐禅,正放下一切进入正定的时候,在他对面岩窟中坐禅的优波先那比丘尼突然大声地唤叫他的名字;舍利弗觉得有点不寻常,连忙赶过去看个究竟,只见优波先那比丘尼急迫地对舍利弗说道:「舍利弗尊者!我刚才坐禅的时候,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我起初没有注意,后来才知道是一条毒蛇,我被牠咬了,一会马上就要死去,现在趁毒气在我身上还未完全发作的时候,请您慈悲设法为我召集大众,来见最后一面,好让我跟他们告别吧!」

  优波先那比丘尼说话时,一点都不恐惧或忧虑,就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是真的吗?我看你脸色丝毫没有改变,被毒蛇咬了的话,脸色马上就会改变了。」舍利弗起初以为可能不是真实的,所以才这么说。  

  「舍利弗尊者!人的身体并不是真实的,因为它是由四大五蕴因缘假合而成,其中并没有永恒不变的主体,本来就是无常的,就是空的;我确实已体悟了这个道理,所以毒蛇怎可能伤害到我呢?毒蛇所咬、所伤的,只是一个虚假的身体吧了!」优波先那静静地回答。舍利弗感到非常的敬佩,赞叹地说:
  
   「你说得很对,你已经从这虚假的色身中获得解脱,已超越了肉体痛苦的程度,由于凭靠着慧命的支持,所以脸色毫无改变。」

  舍利弗看见这种情况,连忙通知附近修道的比丘和比丘尼,然后把优波先那从岩窟中扶出来与大众见面,这时蛇毒才在优波先那身上发作,优波先那表现得毫无痛苦,安详地进入涅槃。大众见了这样解脱的修行人,内心都非常赞叹。

  舍利弗说道:「我们修行人要好好调伏自己的心,内心没有任何执着、烦恼,就很容易进入涅槃;色身亦即是肉体的死亡,就像毁去的毒钵,又像是重病而得愈。有求的必定有报,有愿的必定会成,面对死亡而不动摇信心,就是真正的智慧;有了这种智慧,才能出离人间火宅,这实在是生命的大美。」

  舍利弗赞叹优波先那的这番说话,其实就是佛教对死的看法;生死,对已解脱的修行人来说,自然得就像春去秋来,花开花落一样。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十)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十、宽大的胸襟 
 
  随着无常世相的迁移,舍利弗的年岁日渐增加,转眼间,已将近八十岁的高龄了;这一年,在祇园精舍结夏安居以后,为着弘法度生,他不以为年老,不辞辛劳的请求佛陀准许他出外云游教化;慈悲的佛陀马上就允许了,而且更特别褒奖了舍利弗为教为人的精神。

  舍利弗走出精舍不久,一位比丘匆匆跑到佛陀的座前说道:「佛陀!舍利弗这次到外面云游,并不是为了弘毅佛法。而是因为他侮辱了我,对我感到抱歉,不好意思与我相见,所以才借口出外旅行去的。」 

  佛陀最不喜欢人在背后毁谤他人,一听之下,立即命人去把舍利弗追回;佛陀就在大众前面,非常严肃的问舍利弗说:「舍利弗!你去后的不久,有一比丘来对我说,你侮辱了他,真有这样的事吗?」  

  舍利弗温和、恭敬地答道:「佛陀!自从我归投到您座下以来,至今已将近八十年了,在我的记忆里,自己从来没有杀害过生命,没有说过妄语,除了为真理的宣扬,从没有为私人利害得失而和他人争长论短。

  今天是结夏安居的最后的一天,三个月来,我日日忏悔,不失正念,我的心像碧波似的澄清,我没有不平之气,我哪里会轻视他人呢?」

  「佛陀!大地上的泥土是最能忍辱的,无论任何不净的东西加之于它,它都不会拒绝。粪便、脓血、痰唾,他都甘受如饴。今日我的心,可以向佛陀表白,就好像大地似的愿意忍辱而不愿违逆人意。

  「佛陀!清清的水流,不管是好的东西或是坏的东西,都一样的把它洗净;我没有憎爱之念,今日我的心好比水流一样。」

  「佛陀!扫帚是用来扫除尘埃的,当扫除的时候,是不会有好恶的选择;今日我的心,实在不会生起好恶的分别。」

  「佛陀!住于正念的我,决不会轻贱其他的比丘,我对佛陀这么说,是因为清楚知道自己的事,而那位比丘也应该清楚知道他自己的事。如果是我的过失,我愿向那位比丘忏悔,以便消除我良心上的谴责。」

  年纪老迈的舍利弗,不亢不卑地对佛陀作如实的禀告。

  当时在场的大众,听了这番说话,没有一个不被感动。佛陀对这位毁谤舍利弗的比丘说道:「你毁谤长老的过失,必须真诚恳切地忏悔,因为你蓄意使僧团生起纷争,没有为僧团的和合设想。若不诚实悔过的话,将来所受的苦报,必定是无量无边!」这位比丘听到佛陀这番训诲,立刻跪在佛陀的座前,向佛陀恳求道:「尊敬的佛陀!舍利弗尊者的确是位了不起的长老;我实在太惭愧了!对智能能力强的人,不知拥护学习,还要去嫉妒、毁谤,实在太不应该了!请求佛陀慈悲怜悯,给我忏悔改过的机会!」

  佛陀庄严慈和地告诉他说:「你去向舍利弗忏悔吧!」比丘诚恳地俯伏低头跪在舍利弗的面前;舍利弗用手抚摸着他的头,慈祥地说道:「比丘!忏悔在佛陀的教法中,其效有无穷之大。试问谁能无过呢?知过能改,就是很大的善事。我接受你的忏悔,以后切莫再犯就可以了。这样就是佛陀的好弟子。」

  舍利弗的语言及态度,令听到的人都非常感动。舍利弗有宽广的胸怀、平坦的怀抱,以及不计较得失的、无分别的心境,所以,在僧团里能受到大家的敬重。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十一)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十一、进入金刚定
  佛陀在罗阅城迦兰陀竹园说法的时候,舍利弗正在耆阇崛山中入金刚三昧。
  这时山中有一善一恶两鬼王镇守,一名优婆迦罗,一名伽罗,他们远远的见到舍利弗结跏趺坐,心中起了不善的念头;伽罗恶鬼对优婆迦罗善鬼说道:「优婆伽罗鬼王!我有能力以拳击杀这个沙门的头!」

  「你千万不要这样做!这一位沙门是佛陀的弟子,聪明智慧,最为第一。而且他有神德威力,你如果对他生起害意,将来永劫沉沦,受苦无量。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优婆迦罗善鬼回答说。

  「你畏惧沙门吗?我才不怕哩!沙门是世间上最好欺负的人。你看看吧!我一拳击去,这个沙门的头立刻就会粉碎!」

  「如你所说,我实畏惧沙门,沙门虽忍辱不与人争斗,但却不可欺,因他的德力无穷,你如果打他,伤害他;他虽受苦一时,但我们却永久不安与内疚。」

  善鬼说后,恶鬼不听,即以拳击打舍利弗的头,善鬼不忍观看,即隐身他去。说时迟,那时快,恶鬼击拳打来,舍利弗微微觉得像头上落下了一片树叶,睁开眼晴一看,只见那恶鬼七孔流血,堕入地狱之中。

  此时,舍利弗从金刚三昧正定起来,整一整身上的衣服,然后缓步走到伽兰陀竹园拜见佛陀;佛陀问道:「舍利弗!你现在身体有恙吗?」

  「佛陀!我从来没有害过病,不过现在好像有点头痛。」

  「舍利弗!今天幸好你进入金刚三昧之中,所以伽罗鬼打你的头而不能伤你,否则,伽罗鬼以拳击须弥山,亦能令其分成二份;可见金刚三昧之力如此巨大,所以你们诸比丘应该好好修持!」舍利弗常游在空三昧和金刚三昧中,外境的灾难又怎能害伤他分毫?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十二)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十二、请求先涅槃

  佛陀在毘舍离城附近竹芳村的森林中说法后,向大家宣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就是自己三个月后将要进入涅槃。这突然而来的消息,令大家感到说不出的难过,悲哀之情,确实是无法言喻!舍利弗更是无论如何也不忍亲眼看见佛陀涅槃。
  他在禅定中思维:「过去诸佛的上首弟子,都是在佛以前进入涅槃的,如今我是佛陀的上首弟子,也应先佛陀进入涅槃。」
  舍利弗这么想后,立即从禅定而起,走到佛陀的座前,跪下来诚恳地说道:「尊敬的佛陀!现在我想要进入涅槃,请求佛陀允许。」

  佛陀一言不发地注视着舍利弗,过了好久,才缓缓的说道:「你为什么这么快就想进入涅槃呢?」

  「佛陀!您告诉我们,最近的不久就要进入涅槃了;您给我的法乳恩深,我如何才能报答?我怎忍看见您涅槃?而且,佛陀您曾说过,过去诸佛的上首弟子,必先于佛陀之前涅槃,我想,现在正是我进入涅槃的时候了,所以恳求佛陀慈悲允许!」

  舍利弗说话时态度非常的认真而且伤感,但不总失他沈稳、内敛的风度。佛陀又再问道:「舍利弗!那么你要在什么地方涅槃呢?」

  「在我的故乡迦罗臂拏迦村,我百岁的母亲还健在,我很想见她一面,然后就在母亲生养我的房中进入涅槃。」

  「既然您已定下了主意,我也不阻止你,您可以依自己的意思去做,不过,您是我弟子中上首的弟子,等一会儿当您离开我这里的时候,您要给大家留下一些教示。」

  于是佛陀命令阿难集合比丘大众,大家听说是舍利弗涅槃前的告别,所以很快就齐集起来了。此时,舍利弗先对佛陀殷切地告别道:「佛陀!我从无量的过去生中,有幸得闻佛法,一直希望能生在值遇佛陀的时代,我终于满足了这个愿望,再也没有比逢到佛陀更欢喜的事了!四十多年来,承受佛陀慈悲的教导,使愚痴的我得开慧眼,觉悟真理,获证圣果。世间一切的言词,也无法形容我心中的欢喜与感激。现在,我离开人世的时间将近了,我马上就要舍弃世间的束缚,进入自由自在的涅槃境界,我像一个负了很久、很久重担的人,现在就要放下来,马上就可以得到解脱了!」
  我真为自己庆幸,我承受了佛陀的甘露法水,有能力可以解脱五蕴的束缚,再也不受诸有的苦恼。今天这是和佛陀最后的告别,佛陀!请接受我的至诚的顶礼。」

  舍利弗五体投地拜倒在佛陀足下,气氛显得非常沉默、严肃。
  佛陀点点头,慈祥地对舍利弗说道:「舍利弗!我所讲的你都已经了解,我今为你授记,将来你当成佛,名号华光如来,再次降生人间,教化众生,功满果圆,完成最高的佛果。」

  佛陀说后,又叫大家送舍利弗一程;舍利弗站起来,向外走去,直等到看不见佛陀的时候,才转身而去。
  这时诸比丘们都捧着香花列队向舍利弗献赠,这是寂静、庄严的行列,大多数人都不禁流下眼泪。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十三)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十三、最后的赠言

  众诸比丘跟随在舍利弗的身后,走了不远,舍利弗停下来对大家说道:「谢谢大家!请大家在这里停下,不要再送了!只要沙弥均头跟我去就好。你们各位请回吧!个人的修行要紧,希望你们能努力精进,从忧悲苦恼中解脱,远离这恶浊的地方,进入自由清净的世界。」

  「佛陀出现在这个世间,好像优昙波罗花的开放,要几千万年才能遇到一次。人生是难得的,正确纯洁的信心更是难以养成,我们这一生能够出家修行,能够亲聆佛陀说法,更是百千万亿生中稀有的事,希望大众更加努力精进,不要辜负这暇满的人身。诸行无常,一切都是缘起法,我们修行就是要战胜这个无常的苦,到达无我涅槃的境地,那才是我们真正永远的归宿,那才是一个寂静安宁的世界!」

  舍利弗说法的时候,大家想到这是他生离死别的最后遗言,心中难免有着无法抑制的悲伤,大家都呜咽流泪的问舍利弗道:「尊者!您是佛陀的上座弟子,是我们比丘中的长老,以后还要您领导我们从事佛法宣扬的工作,您为什么这么早就要进入涅槃呢?您涅槃以来,我们怎么办呢?」

  当然了,舍利弗又怎会不明白大家的心意?但仍然很平静的说道:「你们不要这么伤心,这个世界是无常的,佛陀不是时常对我们说吗?
须弥有坏的时候,大海也有干涸的一天,如同芥子般微小的关于我舍利弗色身的死亡,这是必然的,这就是世间的实相。」
 
  「我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尘世了,最后我仍然要叮嘱大家的,就是希望大家能一心修道,脱离生死、烦恼的苦海,走向清凉的极乐世界。佛陀过去曾对我说过,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国土,那里是一个清净、解脱、安乐的地方。
  只是您们一心一意的念佛、念法、念僧,所求的必定如您们的愿望。」

  「我更盼望您们对佛陀的教法,要广为弘扬,不要为个人的名利生活打算;如果不想福祉众生、利益人群,那有何必出家?至于说到未来的佛教,世世代代,只要有众生想离苦得乐,他就会来延续佛陀的慧命!」听到舍利弗的这番说话,大家都非常感动。

  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和舍利弗最后的一次会面了,以后就永远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内心都有很多的依恋与不舍。
  舍利弗虽然吩咐大家回去,但大家还是跟随在他的身后;他并不喜欢他们这种执着的态度,所以,又再断然拒绝他们的送别。
  最后大家只得站立在路上,直到看不到舍利弗的背影,但是仍然不想回去;他们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智慧第一的舍利弗,眼泪不觉就涔涔的流下来了。他们虽然已经觉悟,但这同修的道情是那么的真挚啊。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十四)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十四、返回故乡
 
  离开佛陀和僧团之后,舍利弗带着沙弥均头,行走在路上,回想自己一生的经历,思潮起伏,无限感慨。虽然这样,但舍利弗内心非常的安静,没有半点紊乱,而且反而越来越清明了,就像站在雪山的峰顶,整个宇宙、三千大千世界都浮现在他的心中。

  正当舍利弗将要抵达故乡迦罗臂拏村庄的时候,清风送爽,夕阳西下,天边泛起一片红霞,景色实在太美了,舍利弗不觉坐在路旁休息,没想到他的侄儿优婆离婆多突然走来向他行礼;舍利弗连忙问他道:「祖母在家吗?」

「祖母没有出去。」

「你去告诉她说我回来了。」「是的!」

「还有,请你告诉她,派人把生养我的房间打扫清洁,我休息一下就来。」

  这次舍利弗返回家乡的目的,他的侄儿是毫无所知的,因此,对舍利弗所吩咐的一切事,只管连连答是。接着便赶快奔回向祖母报告伯父回来的消息。

  舍利弗的母亲,听到很久没有回来的儿子的消悉,实在高兴得不了,舍利弗虽然已经八十岁了,但在百岁的母亲的心中,仍然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母亲感到有点奇怪,为何缘故舍利弗要她把他的房间打扫干净?但是由于母子久别重逢的欢喜,使她兴奋得不再考虑其中到底是否有着别的原因。

  「祖母!您休息吧,我们来打扫就好了。」优婆离婆多说。「大家来帮帮忙,细心的打扫清净才好啊。因为你伯父是个很爱清净的人!」

    期待了很多天,这一天,太阳下山了,舍利弗终于回到家里;经过了这么长的岁月,差点儿就让人认不出来了!舍利弗和家人一一问好,母亲欢喜得流着泪说道:「终于回来了!」

  舍利弗凄然的向母亲微笑,并将自己回来准备涅槃的意思告诉母亲及家人;她们听了之后都大吃一惊。

「母亲!请你们不要害怕!」舍利弗说道:「请你们不要把我看成和一般的死亡一样。一般人都会为死亡而哭泣,但我进入涅槃你们应该为我欢喜。我现在的心很平和、很踏实、很安稳。因为今生能遇见最伟大的老师佛陀,接受他的教导并依之而实践,现在我已经从生死迷惑的苦海中得渡,已经从无明、烦恼中解脱,已经没有任何事情可以令我恐惧;我之所以返回家乡,就是为了要进入涅槃。因为我是佛陀的上座弟子,按照传统,应该先佛陀而进入涅槃。请你们放心,人间谁没有死呢?如果能做到像我一样,不执着而进入涅槃常住之境,实在是非常幸福的事啊!」

  舍利弗年迈的老母听了这番说话,虽然感到很悲伤,但又想到能自由解脱地往生,确实是最欢喜不过的事;想到将来自己也有死亡的一天,亦希望能像舍利弗一样,以欢喜的心情来接受。

  此时,舍利弗又转诵了一些佛陀的法语给他的母亲听;母亲大概已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慈和地向舍利弗说:「你讲得很对,我也为你欢喜,不迷惑而进入涅槃,是多么的好啊。解脱生死之患确,实是无上的幸福。你就安静地休息一回吧!」
  
  舍利弗的母亲虽然是这么说,但仍然流着眼泪默默地退回自己的房间。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十五)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十五、涅槃

  母亲和家人走后,舍利弗对沙弥均头说:「你到那边的房间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了。」
  舍利弗回来涅槃的消息此时已传遍整个村庄,虽然已是半夜三更,但住在邻近皈依过佛陀的人都聚集而来,甚至王舍城中阿阇世王闻讯,也带领很多大臣赶到,大家都想见尊者最后一面,向他表达关怀及敬意,并聆听他最后的说法。 
  均头引领大家坐在一个地方等候,告诉他们尊者休息一会然后和他们见面。更深夜静,舍利弗的静室中亮着一盏灯光,除此,其他一点声音也没有。

  东方发出晨曦,黎明渐渐到来。舍利弗呼喊均头的名字,问道:「是否有些人来了并且想见我吗?」「是的!听到尊者要入涅槃所以很多人前来求见,阿阇世王也来了。」均头回答。

  「他们很希望能见到尊者。」「那么,你就去把他们请来吧。」均头出来告诉大家,说尊者愿意和他们见面;大家原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舍利弗尊者的生容,所以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很兴奋。
  大家静静地放低声音,不敢随便说话或动作,一起集合到舍利弗的卧室中来,挤不进来的就只好站立在门外。

  这是殊胜而又难得的会面,舍利弗慈和地对大家说:「你们来得很好,我也想和你们见一面。四十多年来,我接受伟大的众生导师佛陀的教示,到各地弘法,或在他的座下修学,我对恩师从来没有生过一念的不快或不满,只会越来越感激及感恩。
  在这个世间上,佛陀对我实在有着如海的深恩,他的教示自己还有许多不解的地方,所以今天想起来实在感到无限的惭愧。不过,以自己被人称誉的这一点点微小的智慧,还能了解到佛陀的慈悲,并遵照他的教示,努力精进,踏实修行,因而最终也能获得正觉。」

  「我对你们所说的这番话,就是希望你们知道,值遇佛陀住世实在是千生难逢,万劫难遇的机会,你们要好好依循佛陀的道理修学;要知道,法海中的宝贝虽多,若不努力去探求,最终什么也得不到。」

  「我对人世间的一切,已没有任何的执着,今日向你们告别,马上就要进入寂静的涅槃世界了,我愿跟随佛陀后面,永远不生不灭的长住在宇宙间。」

  听到舍利弗说法的人,看见他安静祥和的样子,谁能相信这就是将要入灭的人呢?阿阇世王等非常的恭敬佩服,但难免感到非常的伤感。舍利弗向大众作了最后的说法后,右胁而卧,安住禅定,寂静地进入涅槃了。
 

聪颖智慧.辩才无碍(十六)
  ──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十六、精神永留人世

  舍利弗涅槃后七日,均头沙弥把他的遗骨荼毘了,然后恭敬地请回到佛陀说法的地方,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阿难;阿难流着泪,带着均头,详细地向佛陀报告;佛陀默默地听着。

  均头报告完毕,佛陀见阿难很悲伤,便慈和地问道:「阿难!你为什么悲哀难过?难道你认为舍利弗的涅槃不可贵吗?难道他接受了我的教法,就把我所说的真理带走,没有流传下来吗?」

  阿难恭敬合掌回答道:「不是!佛陀!我不是为了舍利弗的离世而难过;尊者舍利弗,一生奉持戒仪,智慧甚高,善于说法,勇于布施,永远保持为教工作是热忱,这不但我们知道,而且所有众生都是赞叹称道的。
  想到现在他既然已离开了世间,为了正法的流布,为了千万年后的教团都受到他早于涅槃的影响,这不是我个人的悲哀缅怀,我想也是大家的悲哀与怀念。」

  佛陀当然知道这个事实,但是却静静地安慰阿难道:「关于这点你不要忧虑,舍利弗虽然不在,但法是不会失去的,无常本来是世间的实相,生灭是自然的道理。大树在砍倒以前,先要砍掉大的树枝;宝山在崩坏以前,先要崩倒大岩;舍利弗在诸比丘之中先入涅槃,这也是法的自然顺序。
 
  我不久也要顺着法性进入涅槃,你们不要失望,我的教法是不会随着人的离去而消失;我将永久活在信仰的人心中,我会永久照顾一切的有情。你们要皈依法,皈依我所说的真理,不要皈依其他。远离欲望、烦恼,进入涅槃,往生是第一要紧的事!」
  佛陀说了这番话之后,从均头沙弥的手中,接过舍利弗的灵骨,对大家说道:「诸比丘!这个灵骨,在数日前,就是为众生说法施教的大智舍利弗。他的智慧广大无边,除佛以外无人可比,他证悟法性,少欲知足,勇猛精进,常修禅定,为教为人,降伏外道,宣扬正法,他已获证解脱,无诸苦恼。」

  「诸比丘!你们看,这就是我亲子的遗身!」佛陀说此话时,大众不觉对舍利弗的灵骨恭敬顶礼,场面肃穆而庄严,气氛令人无限感动。
  舍利弗尊者虽已进入涅槃了,但他的精神却永留于人世!

(全文完)


{返回 高僧传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快活烈汉释妙普
下一篇:慈心平等 乐善好施──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
 虚云老和尚十难四十八奇
 厌离生死 解脱苦恼──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
 虚云老和尚见闻事略
 聪颖智慧 辩才无碍──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坚毅乐观 勇敢正义──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
 高山流水 无尽慈意──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金山活佛
 离欲清淨 梵行高远──头陀第一的大迦叶尊者
 慈舟上人之应化事迹
 来果和尚自行录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佛说盂兰盆经与佛教孝慈之道 第七章•流通分 第一节·当机申请[栏目:佛说盂兰盆经与佛教孝慈之道]
 是解信行证还是信解行证[栏目:闽南佛法学院·学僧园地]
 摄大乘论 第107讲[栏目:韩镜清教授]
 《定解宝灯论》讲记(二十四)[栏目:定解宝灯论讲记·达真堪布]
 已经过世的父母,我们要如何拯救他们?[栏目:大安法师·开示问答]
 宗镜录卷第二十八[栏目:永明延寿大师]
 佛陀法语 三月[栏目:佛陀法语]
 八关斋戒开示(一)[栏目:传喜法师]
 《楞严经》轻松学 卷八(之八)[栏目:楞严经轻松学·超然法师]
 认识自我(曙正法师)[栏目:其它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